第十七章 辗转难眠/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凝香见到王爷大晚上的居然来王妃的帐内,这可是来北疆军营快一个月的头一遭啊,凝香的心不禁也嘣嘣跳,王妃可还是个雏呢,王爷这是打算今夜就要洞房吗?那自己要不要给王妃的床上先垫上一块白色的喜帕啊?

“守好了,谁都不许进来,包括你们自己。不然,你们就提头来见。”

凌轩吩咐道,这北疆军营就是人多事多,若是不好好交待一二,又要像白天一样,扰了他的好事,这回,他可没有那么好脾气对待闯帐的人了。

毕竟白天那是大军帐,是办公谈事的地方,而现在,这可是王妃的私帐,哪个不要命的敢大晚上的闯进来?

凝香和画眉连忙应诺,亲手给王爷掀开了帐篷,请王爷入内。

帐内没有点灯,但是外面的篝火却是将光线照射了进来,帐内便是投射出一些昏暗的光线,将帐篷里的东西的轮廓照的模模糊糊的。

凌轩此刻便是见到了帐内床上躺着的那个倩影,凌轩心里一阵悸动,便是缓缓的往那里而去,依依听到了动静,转头一看,便是看到了凌轩高大的身影已经快走到了自己的床边。

“啊”,夏依依惊叫一声,连忙起来就要下床,凌轩一个箭步就跨了过去,掌住了夏依依的肩膀,夏依依仅仅只是半坐在床上。

依依心里有些害怕,大晚上的,他不在他帐篷里睡觉,却跑到她的帐篷里来了,很显然,肯定是白天在大军帐中他被丁副将给打断了,他还只是吃了个半饱,就想大晚上的过来再把她吃干抹净?

夏依依连忙就要挣扎着下床,却被凌轩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怀里,鼻尖传来了凌轩清冽的气息,应该是洗的白白净净了才过来,这准备工作倒是已经做的很充分了嘛。

“你要干嘛?”

“要!”

凌轩的回答很简短,唇角泛起一丝坏笑。

依依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这个杜凌轩,故意歪曲她的意思,还趁机占她口头上的便宜,真是可恶。

“你明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

“但本王就是这个意思。”凌轩坏坏的笑道。低下头就在依依光滑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浅而快速的吻。

依依立即用手抹干净额头上的口水,嫌弃的说道:“脏死了。”

“不许擦!”

凌轩闻言,面上不悦,阴沉着脸,立即快速的在夏依依的额头上盖了几个章。

夏依依立马又用手去擦,凌轩便是将她的手给固定住,在她整张脸上都落下了细细麻麻的章。

夏依依整张脸都被沾上了口水,不禁皱眉,嫌弃的皱了皱鼻子,“臭死了”。

“胡说,本王刚刚漱口了才过来的。”凌轩板着脸,轻声训斥道。

依依侧脸,将自己的脸在凌轩的胸膛处的衣服上擦了擦。

“本王的衣服被你弄脏了,罚你明天亲自给本王洗衣服。”

依依仰头:“咦?你之前不是还说你的口水不脏的吗?弄我脸上就不脏,擦你衣服上就脏了?”

凌轩笑道:“这张小嘴,伶牙俐齿。不仅说话厉害,咬人就更是厉害了。本王这胸膛上被你咬的牙印还没有好呢!”

“怎么可能,这么多天了,早就好了。”

“你不信?本王脱了衣服给你看?”凌轩便是松开了抓着夏依依的手,就去解扣子。

“耍流氓,臭不要脸。”

依依白了他一眼,立即就从他的怀里起来,就往床下跳。

凌轩一个大力将她拦腰抱住,一个翻身,就将她给压倒在床上。“本王这就让你看看真正的耍流氓是什么样的。”

依依大惊失色,他这是要用强吗?连忙挣扎,脸色顿时就变得苍白。

凌轩见她被吓着了,微微皱了皱眉,看来不能操之过急啊,凌轩一把将她抱了起来,离开了床,走到椅子上坐了下去,二人的姿态又变回了白天在大军帐时的姿势。

一切好像又回到了白天,只是不一样的帐篷而已。

“你放我下来。”

这句话似乎都已经成了夏依依与凌轩在一起的口头禅了。

凌轩只是老老实实的抱着她而已,并未有任何逾矩的行为,他脸上露出浅笑,“在本王怀里坐着不是比坐凳子舒服些吗?”

“你占我便宜!”

“你也占本王便宜了,本王的怀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凌轩促狭着一双似笑非笑的双眼。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大白眼,道:“不要脸,你的便宜我可不想占。”

呵呵,就连翻白眼都这么好看,凌轩面上带笑,不禁低头,就要去吻依依的嘴巴。

依依连忙捂住了自己红肿的嘴巴,说道:“不要,还痛着了。”

凌轩一愣,旋即低低的笑道,声音绵柔,“本王也还痛着了,你今天啃得可真用力。”

闻言,依依的脸不禁羞得通红,使劲锤了他一下,“流氓”。便是要下去。

凌轩将她紧紧的箍住,道:“听话,别动,让本王就这么抱你一会,就聊聊天。”

“我干嘛要让你抱?”依依微怒,瞪了他一眼。

“因为你是本王的王妃”

“我不是,我有休书”

凌轩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咧嘴笑道,“你把休书拿出来撕毁,反正父皇也不知道,你的身份还登记在宗人府没有除名呢。咱们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你想得倒挺美”

“那你想要本王怎样,你才肯接受本王?”凌轩沉声问道,自己一个王爷,居然这么低声下气的求一个女人接受他,自己这是有多缺女人啊?

“那估计怎么都不行了,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本王觉得挺合适,本王这么英俊潇洒,才华横溢,武功高强,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天下多少女子都想成为本王的女人呢,本王都不要,偏偏看中你,这可是你的福气。”

依依扬眉,嘴角泛起一丝嘲讽,声音里隐含些许怒气,“所以,你觉得是我配不上你,你在施舍一份感情给我?”

凌轩微微皱眉,怎么好好的,一句话不对,就又把她给惹毛了?只是凌轩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何不对啊。自己可是王爷,身份摆在这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确实是有很多女人想嫁给她,享受荣华富贵的生活!夏依依只是一个臣女,身份地位比他低,无论怎样算,自己配她都绰绰有余了。

凌轩便皱眉冷冷的道:“你是觉得本王配不上你?”

依依冷笑一声道:“配不配得上?在你们权贵的眼中,婚姻就只有身份地位的匹配以及物质和权利的一种交易对不对?我告诉你,你眼中的这不是爱情,而是一种交易。”

凌轩眉心微皱,他们皇室宗亲的人,哪一个的婚姻不是一种交易?谁又能娶得了自己真心喜欢的姑娘?

志王娶了上官琼以及钟家二姐妹,又何尝不是一种交易?貌美如花的安王妃嫁给了相貌丑陋的安王,又如何不是交易?安王妃又怎么可能会是因为喜欢安王才嫁给他?还不过就是皇上一纸赐婚罢了。

就连当初,他娶夏依依,甚至连交易都不是,他们两个的婚姻只是皇权斗争的牺牲品罢了。

凌轩握着依依的手,深情的眸子看向她,“虽然以前,我们两个不是自愿成亲的,但是现在,本王是真心喜欢你的,跟交易无关,只是单纯的喜欢你。”

“我怎么不觉得你喜欢我?你若是喜欢我,当初我去西疆的时候,鬼谷子去求你派人保护我,你居然要他用两匹药跟你交换,你才派人去保护我?”

凌轩暗暗咬了咬牙,鬼谷子,本王就知道,夏依依这么不待见本王,肯定有你的手笔。

凌轩微微蹙眉,“生气了?”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鼓着腮帮子气鼓鼓的说道:“没有”

凌轩用手宠溺的捏了捏依依鼓鼓囊囊的脸蛋,道:“口是心非”。

“我没生气啊,我只是问问清楚,好更清楚的知道你这个人对我是个什么态度而已,既然你是交易的态度,那我就知道我应该怎么选择了。”

“选择什么?”

“绝不接受你。”

凌轩眉眼笑得弯起,扬声道:“哦?反之,你就会选择接受本王了?”

依依点点头,反正他已经没有机会了。

“你说的哦,本王告诉你吧,当日你一走,本王就立即去拦你了,你不肯回去,本王就已经立即安排了人手暗中保护你了。而鬼谷子却是在本王安排人手以后回了王府,他才来找本王帮忙,本王不过是想着鬼谷子之前曾用药物跟本王摆架子威胁本王,本王气不过,就像趁机教训教训他,就要他用两匹药交换。实则,即便他不出药,本王的人已经去保护你了。因此,你误会本王了。”

“哼,谁信你?”依依撅着嘴说道。

“你可以推算一下时间,你可是点了他们二人的穴道之后跑的,而本王来路上找你这么快,就绝对不会是鬼谷子穴道解了以后来找本王,本王才来找你。”

依依垂眸思考了一下,还真的是,时间上根本就来不及。依依撅着嘴道:“那又如何?反正到最后你就是赚到了两批药啊。除非你把要钱还给鬼谷子,我就信你咯。”

凌轩板着脸道:“把本王的钱拿去给外人?你就是这么坑夫的?若是留着这笔钱,你可以买多少首饰衣服?你是不是傻?”

依依瞪眼道:“你才傻呢?你的钱,又不是我的钱。但是这钱若是到了鬼谷子手中的话,我可以和他按照以前炼药的约定,可以瓜分这笔银子。”

“那分到你手上才有几个钱?你若是很想要这笔钱,本王就将这笔钱全都给你,你就不必跟鬼谷子分账了。”

“给我”,依依伸出了手,依依可不会独吞这笔钱,自然是要跟鬼谷子分的,但是要先把钱要到手再说。

“自然会给你,不过你得先答应本王,你愿意接受本王。”

依依放下了手,嘲笑道:“还说不是交易?你先改改你的性子,再来跟我谈接不接受你的事情吧。你这一生都在算计,你也习惯了算计,但是我告诉你,什么事情都可以算计,唯独爱情不能算计。”

依依那双眸子定定的盯着凌轩的眼睛,眼里的态度十分坚定。眼底流淌着微微的嘲弄,对他的态度又疏远了许多。

凌轩微微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这件事可以皆大欢喜,她拿了她想要的钱,自己又得到了她,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怎么会变得更加糟糕了?

凌轩连忙从怀里抹了一把银票说道:“这个给你,你不用回答本王要不要接受本王。”

“我不要你的钱”

“那你拿去跟鬼谷子分”

“我也不要,你要是想给药钱,你就直接给鬼谷子去。”

凌轩不禁皱了皱眉,怎么用钱也哄不好了?

“你要怎样才不生气?”凌轩耐着性子问道,怎么跟女人打交道就这么难?

“我没有生气啊,现在不是在谈公事吗?你跟鬼谷子之间的交易,你跟鬼谷子去结算这笔银子啊。”依依眨巴着眼睛说道,可是语气里却充满了拒绝和疏离。

凌轩面对这么一个喜怒无常的女人,他变得手足无措起来,平时杀伐决断,有任何战报传来的时候,他都能冷静的分析,给出一个合理的作战计划。

可是面对这么一个女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智商完全不够用了。似乎无论自己说句什么话,做个什么决定,怎么到她这儿来,一切就都是错的了?

所有的女人都这样难对付吗?那父皇后宫三千佳丽,他是怎么应付得来的?

“你想要本王怎么做,本王就按你说的去做,那你可愿接受本王?”

依依托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咧嘴笑道,“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表现得好呢,我再考虑考虑。”

凌轩见她松了口,便是高兴得说道:“好,这可是你说的!”

依依扬眉道:“就怕你表现得不好哦,这事情啊,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既是你想跟我在一起,那你就要接受我的思想。”依依暗自揣测,以凌轩这种性格和根深蒂固的封建思想,怎么可能会接受她那些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的想法?到时候,也必定会知难而退。

“我口渴了,给我倒杯水喝”

“好”

凌轩暗笑,不过就是这么一些个使唤人的小事罢了,哪能做不到呢?

“给我按按腿”

“给我揉揉肩”

“把我今天换下来的衣服带回去洗了。”

凌轩前面都殷勤的将夏依依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听到最后一句话时,凌轩惊讶得睁大了眼睛,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你要本王给你洗衣服?”

“对啊,有何问题吗?”

“你真是,够胆大!”凌轩不怒而威,瞪着夏依依,他可是连自己的衣服都没有洗过的,更别提给别人洗衣服了。

依依反倒是不生气了,笑着看向凌轩,语气有些缓慢:“如何胆大了?不过就是要你给我洗一件衣服罢了,有何难?我若是记得不错,就在刚刚,你还说了句要我给你洗衣服了。”

“那能一样吗?”凌轩微微愠怒,他是夫,她是妻,丈夫要妻子洗衣,天经地义,妻子就应该以夫为天,伺候好丈夫。哪有龙凤颠倒,要丈夫给妻子洗衣服的?要他堂堂一个王爷给女人洗衣服,那他的颜面何存?岂不是要被人笑掉大牙?

因此,凌轩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夏依依这个无理的要求。若是端个茶水,按摩一下,还能当做是夫妻之间的一些小情趣的话,那这洗衣服也已经完全脱离了自己的底线,而且他并不觉得洗衣服有什么情趣可言。

依依如自己意料当中的一样,他不会答应,他的意识里,他才是掌握绝对权利的人,而女人,只是一个附庸品,根本就没有夫妻平等可言。

依依却没有发怒,而是莞尔一笑,站起身来,说道:“你也知道,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我们那里,就是男女平等,虽然也有不少人像你这样大男子主义,但是很多人都已经接受男女平等的思想,男人照样需要做家务。你定然接受不了这样的思想,你若是觉得跟我这样的人在一起,你觉得格格不入,难以理解,那就最好就此打住。你呢,就去娶一个能理解你现在的思想的人,甘愿在你身边伺候你的人。我可是先申明,我不会伺候你的,你若是想以后你的婚姻生活过得安稳一些的话,我劝你还是找一个你这个年代的人吧?也许你也就是觉着我特别罢了,但是能忍得了我一时,却认不得我一世!否则,即便我们开始了又如何?到最后,还不是会因为世俗观念不一样而分手?如若那样,还不如不开始。”

凌轩不禁一怔,她说的就像她跟许睿一样,即便开始两人都觉得对方好,可是最后却依旧无法融入到对方的生活。

诚如他现在一样,他现在喜欢她,仅仅是在情爱当面来说,可是若是两人真的生活在一起的话,就无法避免两人来自不同世界而存在的不同的思维,也许即便是在一起,也走不长远。到最后,伤的,却是他们两个人。

凌轩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他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走,自己喜欢她,就想娶她,娶回去也无异于就像父皇那样,养在屋里头。可是自己却是忘了,夏依依跟别的女子不一样,她从来就不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相夫教子,将来,怕是与自己少不得要闹矛盾。

凌轩不禁有些踌躇,自己作为一个王爷,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放弃自己的自尊,连夫纲都不顾了,却实行妻管严?

“刚刚不是还说做得到的?做不到也没关系。呐,门在那边,慢走不送。”

依依一脸揶揄的看着他,做出了一个请离开的姿势。

凌轩冷下脸来,一脸阴沉,却是不肯走,自己今天幻想的二人同床的美好幻想全都破灭了,这也就算了,居然还被一个女人给扫地出门了,传出去,他都没脸见人了。

凌轩大有今晚就坐在椅子上坐一夜的架势,即便是上不了她的床,也不能让外人知道,他被赶出来了。

依依扬眉,“呦,怎么的?还赖着不走了?是不是还是放不下你那点自尊心?”

凌轩愠怒的瞪了她一眼,一声不吭的坐着生闷气。

依依用手轻轻的毯了毯自己有些微皱的衣服,明亮的声音里带着轻快和愉悦,“你既然这么喜欢这个椅子,你就在这儿慢慢坐,我呢,就去你的帐篷里睡觉去了。”

依依唇边带上一抹得意的笑,转身就走,也不管背后的那人脸色有多阴沉。

凌轩恼怒的起身,这有什么区别吗?还不就是分帐睡吗?

凌轩气冲冲的起身,比夏依依还要先一步掀开了帐帘大步而去。

凝香和画眉面面相觑,不禁互相轻叹一声,怎么又没成啊?

夏依依则是高兴的拍了拍手,走到床边就睡了上去。

哼,大晚上的还想来占她的便宜,看我不收拾你。白天那是被你吻了个措手不及,才让你占了便宜去,现在,要是再被你占了便宜,我就是傻货。

只是独自而睡的夏依依却也没有高兴到哪儿去,自己把凌轩赶走了之后,竟然有些微的失落?

听了凌轩的解释,自己知道当初,凌轩是主动派人去保护她的,她的内心,若是说不高兴,那是假的。她更深刻的明白了凌轩对她的心,确实是真诚和火热的。只是自己将他赶走究竟对还是不对呢?

依依有些迷茫,究竟是要改变凌轩,让他适应自己的思想,还是自己随大流,改变自己的思想去适应凌轩呢?依依用手锤了锤自己的脑袋,却得不出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来。

如果自己真的固执己见的要对方来适应自己,自己有没有可能在这个社会里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男子?自己难道要孤独终老?

依依轻轻叹了一口气,在床上辗转反侧,却难以入睡。

这一夜,同样辗转反侧不得入眠的还有凌轩。

与这北疆分帐而居的两人相比,志王则是有福气得多。自从娶了一个正妃和新纳了两个侧妃之后,志王的夜生活可谓是安排得满满当当的,每天就她们三个轮换着侍寝了,侍寝最多的反倒是钟诗音。志王却早就将以前纳的那些个侧妃和侍妾全都冷落了。

承受了一夜恩泽的钟诗音翌日更是显得抚媚动人,行动缓慢的朝花厅而去。

上官琼坐在主位上,瞧着唯一空下来的那个座位,恨得牙痒痒,她虽然是正妃,可是志王宠幸她的次数居然都没有钟诗音多,而且即便是她和钟诗彤两个人加起来的次数都没有钟诗音一个人多,这钟诗音简直比她更像是正妃了。还不是就靠着脸蛋和那一股子狐媚气勾引着志王么?

坐在侧首的钟诗彤低头抿着茶,貌似漫不经心的饮茶,其实余光却已经将上官琼脸上的神情都看了好几遍了,钟诗彤低垂的眼眸底下闪过一丝幸灾乐祸的讥笑。

过了好一会儿,钟诗音才缓缓而来,走路的时候一步三摇,端是扭得跟个水蛇似得,一股子狐媚气更是散发了出来,她一进来,只是跟上官琼微微福身,却不说那些请安的话,就直接朝自己的座位上坐去,钟诗音坐下后,便是吩咐樱桃给她按摩肩膀,时不时的将脖颈上的领子“不小心”的拉开了,露出里面青紫的吻痕。

钟诗音拿帕子掩嘴,轻生一笑,对上官琼说道:“昨夜侍寝,可是把妾身给累坏了,今儿一早,就觉得浑身酸疼,连起床都费劲,这才来得迟了些,王妃不会见怪吧?”

上官琼气愤得后槽牙都咬得咯咯直响,冷哼了一声,说道:“音侧妃若是起床都费劲,怕是身子骨不行吧?不如先休养休养身子。”

钟诗音面上更是带着得意的笑容,道:“这倒是无妨,让丫鬟按摩按摩,也就好了,今儿晚上,妾身还能伺候得了。”

“放肆,音侧妃这是忘了东宫的规矩了?你怎么可以接连两夜都侍寝呢?你让其她姐妹怎么办?你可莫要独自霸占着王爷。”上官琼愤怒的说道。

钟诗音却是不怕,娇滴滴的笑道:“王妃切莫动怒,妾身可是劝过王爷的,要他雨露均占,可是王爷今早离去的时候,可是亲口跟妾身说,晚上还来妾身这儿,妾身婉拒了,王爷还不高兴了,非要来。妾身也没有办法啊,这伺候人的活可也累,妾身倒是想休息,可王爷不让呢。”

另一个原本很得宠的侧妃,如今却好似被打入冷宫一样不得宠,闻言便是愤怒不已,嘲笑道:“音侧妃莫要得意忘形,风水轮流转,别到时候跟我一样。”

钟诗音无视的斜了她一眼,道:“你是你,我是我。”

钟诗音相信,以她的床上功夫,定然能锁得住王爷的心。

坐在钟诗音一旁的钟诗彤全程却是半句话都没有说,钟诗彤的相貌在这东宫后院可是首屈一指,又满腹经纶,可是性情太过高傲,房事又过于呆板,跟个木头人似得,志王起初垂涎她的美色,还流连了几次,渐渐的便也面对着这么一个过于循规蹈矩的木头人也失去了性趣。那上官琼的相貌虽不赖,但是在这美女如云的后院就显得姿色普通了,而上官琼的性格过于大大咧咧,又头脑简单,在志王的眼中,就是从南青国那蛮夷之地来的一个山野村妇似的。便是对她也没有多大的兴趣。至于钟诗音,虽然比不上她姐姐钟诗彤,却比钟诗彤妖媚,又比上官琼聪明,便是一路得宠,在东宫后院里,几乎被志王宠得快上了天了。

上官琼便是见不得钟诗音这副恃宠而骄的模样,便是转而将矛头指向了钟诗彤,道:“永福侧妃,你有多久没有侍寝了?可要长点心,别躲在房里偷懒,也要勤快着点伺候王爷。”

钟诗彤面上带笑,道:“音侧妃得宠,做姐姐的,由衷的为她高兴。这伺候王爷的活也不分是谁去伺候,这后院众多的姐妹,呆在一起的目的不就是让王爷过得舒坦一些吗?既然音侧妃比妾身伺候得更好,王爷又喜欢她,妾身也为王爷高兴。”

“你倒是大度!”

上官琼恨恨的说道,这个钟诗彤,也不知怎么的,以前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处处都要争个第一,以前还没有入宫前,在街上遇着她了,钟诗彤竟然能直接给她脸色看,将志王抢走。可是自从进了这东宫后院之后,竟然不争不抢起来了,日日被冷落在后院里,她竟然能天天清心寡欲的绣绣花,看看诗书度日,嫁了人,就这么快转变了性子?

上官琼狐疑,这钟诗彤这么忍让着钟诗音,太不可思议了吧,可是这么些天来,她还真的就什么争宠的动作都没有。

“妹妹多谢姐姐体谅,若是妹妹那几天来小日子,身子不爽利了,定会多劝劝王爷歇在姐姐那里的。”钟诗音含笑面带羞涩的说道。

直接将花厅中的众人气得嘴角直抽抽,真是太放肆,太狂妄了,也太不要脸了。

这花厅里的众位姐妹明里暗里的或嘲讽或奉承或针尖对麦芒,已然成了这东宫后院里每日早晨请安时的一场必须的风景了。

她们这些人都在争夺着的那个男人--志王,此刻正悄悄的出了东宫,往一处人声鼎沸的茶楼而去,不过刚进去雅间一会儿,人就已经从后门悄悄溜走了。

钟尚书已经在一个无人居住的民宅里等了许久了,见到志王过来了,钟尚书便立即朝志王拱了拱手,唤了声:“志王”。

志王笑道:“外公就不必如此客气了,这里又没有他人。”

钟尚书捋了一下胡子,上下打量了一下志王,笑了起来,道:“志儿,你这新婚燕尔的,看起来,似乎比以前精神头要好了许多啊?两个表妹可还行?”

“诗彤和诗音很好,都是外公培养的好。”

“那就好,你也不小了,早点生个孩子,也好有个后。”钟尚书说道,至于跟哪个女人生孩子,就不必他明说了吧,若是别的女人先怀了孩子,他可以保证那个孩子不会活着出娘胎。

志王脸上讪讪的笑了一笑,心里暗暗骂道,老东西,管得也太宽了。

“不知外公叫我出来,可有什么要紧事?”

“哼,我们弄出来疫症,本是想让那杜凌轩死在那北疆,可是没有想到那个夏依依竟然有这个本事将疫症给治好,连皇上对夏依依如今都大为赞赏了,真没用想到,这杜凌轩就是一个锋芒毕露的人,他娶的王妃竟然也是这般的锋芒毕露,她炼制出来的药,一运回京城,如今已经将我们散布到各处的那些疫症百姓都给治疗得差不多了。我们本想是她若治不好,到时候就参她一本,让她回来也是个死。没想到,她竟然因祸得福,现在,这民间里竟然也开始传诵她的好来了,都说她救苦救难,救了那些疫症士兵和百姓。哼,着实可恨。”

钟尚书狠狠的捏紧了拳头,森白的的骨头几乎都要凸出来了,手关节咯吱作响,钟尚书的眸子几乎都要喷出火来了。

自己本来以为这一招可以将轩王和轩王妃打倒到一蹶不振,甚至有去无回,直接死在那北疆,没想到自己反倒是弄巧成拙了,如今他们治好了疫症,整个东朔的人都念着轩王和轩王妃的好去了,哪里还有人记得志王啊?

“不行,志儿啊,我们必须要再次下手了,不然,任由那些百姓这么歌功颂德下去,只怕将来,民心所向,都支持轩王去了,你可就当不成太子了啊。”

志王一提起夏依依,他就懊悔不已,夏依依真的是又漂亮又聪明,而且还有帮夫运,明显的就是一个旺夫相啊,自己当初怎么就将她塞给了轩王呢?

若是当初自己娶了夏依依为妃,现在,这东朔百姓歌功颂德的对象就是他志王了呀。

志王心里一阵恼恨,说道:“可是还能怎么下手?难道又各处散布一些疫症啊?”

“那是不成了,如今有药了,即便是散布了,也能会治好,若是散布过多了,反而会引起皇上的疑心。”

“那还能用什么办法?”志王可是想不出什么办法来,以前,陷害他们通敌,也没有成功,现在散布了疫症,也还是没有将他们打垮,他实在是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办法来了。

钟尚书眸子微缩,瞟了一眼志王,眼底闪过一丝的鄙夷,真是个没用的东西,绣花枕头一包草。什么计策都想不到,每次都是靠他来想办法。

“你新娶的那个王妃可派上一点什么用场了?”钟尚书毫不掩饰自己语气里的不爽快。

明明王妃就应该是他们钟家的人,却莫名其妙的被南青国抢了去,若是南青国能给他们带来一些好处,那便也就罢了,暂时利用一段时间,若是没有什么用处,就趁早的换人。

志王自然是明白钟尚书的言外之意了,他娶了上官琼之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跟南青国大皇子上官云飞搞好了关系,拉拢上官云飞,并且要上官云飞给他办一件事情,就是速速回南青国给他找百花虫毒的解药。只要拿到了解药,就是抓住了杜凌轩的命脉。

志王轻轻的摇了摇头,微微皱眉,道:“还没有,上官云飞来信说暂时还没有找到解药。”

“哼,那些南蛮野人,没有一个讲信用的,以我看,即便他找到了解药,也不会交给你的。说不定,他还会拿着这解药去跟杜凌轩交换条件了。”

“那应该不会,南青国的女婿是本王,又不是杜凌轩,他们不扶持本王,难不成还能去扶持杜凌轩,而害了她女儿不成?”

钟尚书冷哼一声,“还是防范一些的好,若是将来,南青国又将另一个女儿嫁给杜凌轩呢?女儿嘛,谁家的女儿不是多得是?”

志王身形一震,眉头紧锁,钟尚书所言不假,若是那南青国拿到了解药,而他们更看好凌轩的话,说不定会解了凌轩的毒,跟凌轩和亲,然后扶持凌轩上位。至于上官琼,也不过就是损失了一颗棋子罢了。一想到这,志王就更是害怕了,若是凌轩拉上了南青国这股助力的话,那自己就更是没有胜算了。

“不行,我们一定要在他们之前找到解药。”志王的话略显着急。

钟尚书眸子里散发着阴狠的气息:“要他死的方法,可不止断了他的解药这一条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