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谁允许你动本王的东西/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志王回了东宫,心里却还想着夏依依,这么好的一个女人竟然被凌轩给占了,志王心里不禁愤愤不已。一想起自己后院的那些女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比得上夏依依的,整天就知道勾心斗角,拈酸吃醋的。就连他平日里极宠的钟诗音,如今看来,也就是个搔首弄耳,撩拨男人的骚女人罢了。

这夜,钟诗音画了精致的妆容,翘首以盼的等着志王过来,然而却是空等了一夜,她不禁忿忿的将那把坚硬的牛角梳给生生的折断了,究竟是谁?竟然跟她抢王爷?王爷今早不是说好了要来的吗?怎么就不来了。

“樱桃,去打听一下,王爷昨夜睡在哪个的屋里。”钟诗音愤愤的绞着手绢,眼里散发出狠历的光芒来。

樱桃只觉得今天的音侧妃脸色极为不好,生怕她把怒气撒在她的身上,便连忙福了福身,转身出去了。

不一会,樱桃便是回来了,心里倒是安稳了一些,不再那么胆战心惊了,“王爷他昨夜哪儿也没去,就歇在了自己的屋里了。”

“嗯”,钟诗音微微点头,心里便是好受些了,既然王爷哪儿也没去,那就是没有被别人抢了去,她便也就放下心。她相信,以她这么被宠幸的频率,一定会早早的有孕,若是一举得男,祖父就一定会扶持她当上志王妃,将上官琼给赶下来。

钟诗音愉快的站起身来,问道:“樱桃,我的补汤可炖好了?”

樱桃见她心情好起来了,便是轻快的过来搀扶着她,说道:“音侧妃可放心好了,奴婢可是吩咐了厨房在寅时就开始炖的,估计已经炖的正合口味了,奴婢这就吩咐下人端过来,等你去请了早安回来,补汤正好放凉了,就可以吃了。”

“嗯,你可要小心照看着点,不能出了差错。”钟诗音慢慢腾腾的往外走,去花厅给上官琼请安,她有些恼怒,每日里要去给那个不得宠的王妃请安,凭什么啊?她才是应该坐在主位上接受那些侧妃和侍妾的请安的那个人。

樱桃小心翼翼的扶着她,生怕她摔跤,说道:“奴婢省得的,音侧妃,你慢点走,小心别摔着了。”

花厅里的那些人对于钟诗音总是最后一个到,已经习以为常了,见她的丫鬟这么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她们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这才嫁过来多久啊,又没有怀孕,天天补汤喝着,走个路还这么搀扶着,若是真的怀孕了,还不知道要怎么娇生惯养的折腾呢。

北疆,日头日渐大了,天气也开始变得热了起来,以往还要穿三件衣服,现在,只是穿两件衣服就够了,其实夏依依只想穿一件的,可是凝香死活都不肯,非得要她在外套里面加件白色的中衣,不能没有形象。依依只要依了她,若是搁在现代,依依都想穿短袖了。

这天气好了,洗洗晒晒的,减少了病毒传播,这北疆军营里一扫以前一股病兮兮的模样。

夏依依这些天却是悠闲自得起来了,反正疫症也已经控制住了,一些轻度和中度患者已经治疗好了,就剩下一些重症患者了,不过他们也已经被控制得转为了中度,再过个半个月,也就好了。那些好了的士兵都回到了原来的营里,河对面就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了,那些疫症士兵就交给军医就行了。

鬼谷子和严清二人就不必再忙着救治疫病了,鬼谷子这得了空,就使劲讨好着夏依依,要夏依依将军医系统里所有的药都拿出一份来给他,他便是天天捣鼓着炼制新药了,也没啥空再来跟夏依依玩闹了,让鬼谷子高兴的是,王爷竟然将上次讹他的两批药的药钱还给他了,鬼谷子便是忙不迭的跑去跟夏依依得瑟,却是在遭到了夏依依伸手要分成的时候,鬼谷子才懊悔不已,早知道就应该偷偷摸摸的藏起来,便是只得心痛的跟割他的肉似得拿了一些钱给夏依依。

日子过得舒坦的夏依依,唯一让她郁闷的是,杜凌轩竟然背着她私自做主将烈焰送给了丁副将,就是为了防治她骑马跑回去。而那些士兵果然十分听信王爷的指令,说什么也不肯放夏依依出营,夏依依便是只得每日里在军营里无所事事的瞎转悠。

至于烈焰,夏依依只得忍痛割爱了,凌轩说了,不许她再用许睿的东西,自己若是再要回烈焰,凌轩肯定会生气的。不过夏依依也觉得,烈焰送给丁副将也算是物尽其用了,毕竟像烈焰这么好的一匹战马,天天跟着她在军营里闲散的养着,可算是暴殄天珍,大材小用了。还是让烈焰去战场上,发挥它应该有的作用的,跟着丁副将,也能保护丁副将。

凌轩这几天倒是消停了,没有再半夜里跑她的帐篷里来调戏她,甚至连面都见不上了,他好像很忙?每天天刚亮就出了他的私帐,直到天黑了才回去。

二人自从那夜夏依依跟凌轩摊牌,摆明了自己的态度以后,要凌轩想清楚,究竟能不能接纳她的这种思想之后,凌轩似乎再也不想理她了?

夏依依不禁摇头,无奈的自言自语道:“我就知道,什么情情爱爱的,一旦触及到他的切身利益的时候,什么情爱呀,喜欢啊,就会都被抛之脑后了。”

算了,自己单着也没有什么不好,反正最多半个月,等疫症治好了,她也就和鬼谷子回去了,也许就跟着鬼谷子在药王谷逍遥,当一个世外人也挺好。

夏依依不急,凝香可是有些着急了,凝香跟在夏依依的身旁,陪着夏依依在军营里漫无目的的瞎晃悠,凝香笑着说道:“王妃,你这么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们去弄点好吃的,给王爷送过去?”

夏依依白了她一眼,道:“你想送,你就去送,我可不想送。”

“王妃,你那天晚上把王爷惹生气了,奴婢瞧着这几天王爷似乎不大高兴,要不,你还是去哄哄王爷吧。”凝香心里暗暗为夏依依捏了一把汗,自古以来,有哪个妻子敢把丈夫往外撵的?不怕被休掉吗?更何况王爷身份尊贵,她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王妃敢把王爷赶出去的。

“你想说什么?”依依促狭着双眼问道,这个凝香,什么时候都改不了对王爷的忠心啊,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自己对她这么好了,她还胳膊肘往外拐,尽帮着王爷说话,她怎能不说要王爷来哄自己啊?却要自己去哄王爷。哼,真是白对她好了。

“王妃,王爷对你真的很好,你不要气他,而且,这都几天了,你就低个头跟王爷认个错,和好吧。”凝香小心翼翼的劝说道,说完就连忙低下头去,一边又微微抬眼皮偷偷打量夏依依的神情。

“嘿,你究竟是谁的丫鬟啊?你怎么尽替他说话?”依依用手戳了戳凝香的脑袋,轻声斥责道。

凝香嘟囔着嘴巴,说道:“奴婢自然是王妃的丫鬟了,不过奴婢劝你也是为了你好,奴婢了从未见过哪个女子敢给自己的丈夫脸色看的。你居然还把王爷给赶了出去。”

“说起来,我还没有找你们两个算账呢,你们两个是怎么守的门?竟然大晚上的让一个男人进我的帐?”

“可是王爷是你的夫君啊!”

依依低低的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已经和离了。”

“可是奴婢想要你们复合,而且王爷也想复合。”

依依悠悠的道:“他之前是想复合来着,不过,现在,他已经不想了。”

“为何?”凝香十分不解,王爷这么喜欢王妃,没道理不想复合啊。

“因为他没有办法答应我开出来的条件。”

“什么条件?”

“这我就不能告诉你了,好奇宝宝!”

依依莞尔一笑,拍了拍凝香的脑袋,径直往鬼谷子炼药的帐篷走去。

鬼谷子忙着炼药,见她来了,也只是打了声招呼就继续忙活了。

依依劝道:“你也别这么日以继夜的炼药了,又不着急,咱们过段时间回药王谷,交给你的两个徒孙慢慢炼药嘛!”

鬼谷子抬头:“你真的跟我回药王谷?”

“怎么,你不欢迎啊?那我就回静苑好了。”

“不是,你不留在这里陪王爷了?”

“我陪他做什么?他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

依依瞪着眼睛说道,努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鬼谷子捋着胡子笑道:“你就别骗老夫了,那天你在大军帐中,跟王爷独处了半个多时辰,大家都传的沸沸扬扬的了,你还能说你们没有关系?”

依依暗暗啐了一口,军营里这些人,真是太八卦了。

“依依,其实老夫觉得轩王还是个不错的人选,他很关心你的啊。”

“鬼谷子,难道你也被他灌了迷魂汤了?你怎么也替他说起好话来了?”依依不禁皱眉,以前鬼谷子不是老是在她面前说凌轩的坏话的吗?今天太阳往西边出来了?

“老夫以前不是误会他了嘛,他都已经跟老夫解释清楚了,他上次是先派人去保护你的。而且如今,他已经把药钱给了老夫了,还从军营里拨了一些药材送给了老夫去炼药,老夫觉得,他为人还是不错的。”

依依不禁跳脚,上前揪着鬼谷子的胡子说道:“鬼谷子,他给你一点点好处,你就把你师父送给人家了?”

鬼谷子连声哎呦的叫唤着,说道:“哎呦,丫头,你轻点,老夫这不是为了你着想吗?你忘了啊?许睿那小子为何最后没有跟你在一起?还不是你这个王妃的身份把人家吓着了?放眼放去,你看看,这东朔,哪个人敢娶王妃啊?王妃只有两种结局,要么在王府呆一辈子,要么回娘家呆一辈子,要想再嫁人,绝无可能的,没人敢娶,你也嫁不掉。还不如就守着王爷好了。”

“那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

“你这傻丫头,女人哪能不嫁人啊?以后你老了,可就没有儿子给你养老了。”

“我领养一个去,或者像你这样,教些徒弟徒孙的,让他们给我养老。”

鬼谷子顿时就气结了,挥了挥手道:“算了算了,随你去,不过这姻缘啊,谁也说不准它什么时候就锁定你了,你跑也跑不掉,老夫就不跟着你瞎担心了。”

鬼谷子扁了扁嘴,心疼了将自己被揪乱了的胡子给理了理,又炼药去了。

依依在里面站了一会儿,也觉得着实无趣得紧,便是往回走。

走了一路,便觉得热得慌,回了帐内就大口大口的喝水。而这帐篷简直就像是一个温室帐篷一样,热量积聚在里面一直散不出去,这帐篷里头的温度可就比帐外的温度要高上许多了,这时候又正直午后太阳正毒辣的时候,在帐内坐了一会儿,竟是已经惹得汗涔涔的了。

“凝香,把帐帘掀开,透透风。”

凝香便是拿了一把小扇子过来给夏依依扇风,道:“王妃,可不能掀开帐帘,这外头来来往往的士兵,你这么掀开帐帘,那些人不就总是往里头瞅了吗?那你可就什么隐私都没有了。这帐篷可就相当于你的闺房啊,开不得门。”

这扇着风,倒是凉快了一些,可这扇出来的风也是热风,不过一小会儿,凝香就已经热得满头是汗了,不停的用衣袖擦着汗。

依依便将扇子给夺了下来,道:“行了,别扇了,看你这样,也怪可怜的。”依依便搬了一个小板凳出去,寻了一棵大树,坐在树底下乘凉,比起在帐篷里头要舒服许多。

太阳炙烤着这片焦黄的土地,将土地上的水分都蒸发掉,阳光透过树叶,在树底下撒下斑驳的树影,蝉虫在茂密的树枝上高声唱着曲,时而高亢,似乎在吵架,时而低沉,似乎在谈情说着侬侬软语。

夏依依便是这么靠着树干,听着蝉叫,看着来来往往的士兵忙忙碌碌,便是渐渐的有些昏昏欲睡,眼睛慢慢的闭上,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那些士兵便是觉得惊讶,这王妃未免也太不注重自己的形象了吧,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坐着睡着了?这样的王妃,还真是少见啊。

凝香见那些士兵的眼神,她也觉得王妃在外头睡觉不妥,便连忙摇了摇夏依依道:“王妃,还是回帐内睡觉吧。”

“不去,帐篷里太热,在这儿睡觉正舒服,你走开,别打扰我睡觉。”依依模模糊糊的应道,继续睡觉。凝香只得跺跺脚在旁边干等着她醒来了。

而大军帐,他们也是热的不行,便是将帐帘给卷了起来,即便如此,也难抵这高温,凌轩正襟危坐,悠闲的小口饮着茶,似乎一点也不热一样,只是他的衣服早就已经湿透了,不过是穿着一身黑色,显现不出来罢了。

另外两个将领则是有些坐不住,不停的擦着脑门上的汗。

丁副将跨着大步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先瞧了一眼帐内,见里面情况正常,随即才大步走到桌子上斟茶喝。自从那次撞见了王爷和王妃亲热之后,丁副将每次进这个帐帘都变得有些小心谨慎了起来。

丁副将咕咚咕咚的将一大碗水喝下去之后,还不解渴,又倒了一碗茶,只是才倒了半碗,就已经没有了。

丁副将一口气将那半碗茶喝光,就吩咐外面的小兵续茶。丁副将将衣服解开,半敞开着胸膛说道:“他娘的,这鬼天气,热得要死,刚刚在外面练兵,才练了不到一个时辰,就有好几个士兵虚脱晕厥了,再过段时间,天气就更热了,连门都出不成了。这还怎么练兵啊?还怎么上阵杀敌啊?那些北云国蛮子皮糙肉厚的,都扛得住,可是咱们这些兵,特别是那些新兵,一个个的,都娇弱得跟个娘们似得,老子看着就来气。”

凌轩微微抬眸,却并未说话,只是看了丁副将那个半敞开的胸膛一眼,脸色有些冷。

周副将宽慰道:“丁副将,哪个新兵不都是这样的吗?训练训练也就好了,不过这天气越热,也确实不适合打战啊,这还没有打战呢,赶了半天路,人就已经虚脱了,更何况那些马也会受不了。”

丁副将便是不高兴了,说道:“那北云国也不知道怎么了,这么一个多月了,也没见他们动手要攻打我们,那赵熙天天就守在那吉泗县,也不知道要干嘛。”

周勤比丁副将考虑事情要多几个头脑,便道:“想必是他们怕染上我们的疫症,因此就不敢跟我们打战,只怕,等我们这边的疫症治好了,他们就要开始打了,而且那个时候,正是炎热的时候,他们的身体素质素来比我们的士兵身体素质好,在这么热的天气里,他们占优势,所以,我在猜,他们是在等时间。”

凌轩微微颔首,道:“周勤思虑得不错,他们可能就是这么打算的,因此,在这段时间里,一定要加强练兵,只怕过一段时间,就会有一场恶战了。”

“行”丁副将大声应道。

凌轩看了丁大力裸露的胸膛一眼,还是忍不住说道:“不要敞开衣服,传令下去,军中所有人,都不许敞开衣服。”

丁大力有些不解,以前也这么敞开衣服的啊,“可是很热啊。”

“那本王怎么从来都不敞开衣服?”凌轩淡淡的瞥了一眼丁大力。

丁大力不禁咽了下口水,暗自腹诽,王爷你可不是常人啊,大夏天的穿着两件衣服,也不嫌热啊。他们这些人可是都已经只穿一件衣服了,若是训练后出汗热了,可是都喜欢脱了上衣光着膀子的。

丁大力还想要说什么,周勤连忙瞪了他一眼,说道:“如今王妃在军中,是应该让大家都规矩一些。”

丁大力被周勤一提起王妃,便想起来一件事来:“我刚刚过来的时候看到王妃在外边的树荫底下睡觉,想来是帐篷里太热了,才出来睡觉的吧。”丁大力一边说,一边将自己半敞开的衣服给合上了。

凌轩一听,脸色不禁更加阴沉起来了,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一点点羞耻之心,竟然在全是男人的军营里,在外头睡觉?就连他这个丈夫,都很少见到她睡觉的样子,她居然让大家都瞧见了她睡觉的模样。凌轩有种自己的妻子被人偷觑了的感觉,心里极度不爽。

便是阴沉着脸快速走了出去,这个女人,才几天没有盯着她,她就惹事是不是?

凝香和画眉见到王爷铁青着脸走了过来,便心觉不好,连忙就去摇夏依依,“王妃,你快醒醒。”

夏依依有些不高兴的重重的拍了凝香的手道:“凝香,你烦不烦,说了不要叫醒我了。”夏依依闭着眼睛骂了一句,又继续睡觉。

凝香真是被夏依依给急得不行,便是要再去叫醒她,凌轩已经板着脸走了过来,挥了挥手,让她们两个人下去,凝香给夏依依投去一个同情的自求多福的目光,便和画眉离开了,心道,王妃这次肯定惨了,要挨揍了。

夏依依虽然在半睡半醒中,却是已经感受到这周边的空气都有些冷了起来,刚刚明明还很热,怎么会觉得突然脊背冰凉呢?

依依便是半睁开眼来,瞧见了凌轩脸色铁青的站在她对面,仿若一股冰冷的寒气笼罩在他的身上,依依不禁浑身抖了一下,来者不善啊。

依依环顾了一下四周,那两个死丫头又不见了,关键时刻又不留下来帮帮她!

依依便是眨着眼睛说道:“你过来有什么事吗?我这几天可没有捣乱,没有违反军纪?”你还能无中生有,责罚我不成?怎么看他的表情好像自己做错了事惹着他了一样?

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是没有违反军纪,可是你违反了妇德。”

“你说清楚点!”

依依淡淡的说道,无视凌轩那快要炸裂的脸庞。

凌轩瞧着外头那些士兵往这边张望,便是忍了忍,说道:“在外头不方便说,咱们回帐内再说。”

依依好像防色狼似的连忙用手捂着胸口,说道:“我不要跟你去帐内。”

凌轩微微皱眉,面色更加难看,脸色都快结冰了,这女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自己不过是要跟她谈谈事情而已,她就把自己当成色中恶鬼了?

凌轩低低的低低的说道:“本王保证不会碰你,你放心好了,跟本王去帐内说话,这里不方便。”

依依防备的瞪着个纯洁无辜的眼睛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哦。”

凌轩轻哼一声,负手先走一步,道:“还不快跟上”。

依依撅了撅嘴巴,翻了个白眼,拽什么拽,便起身跟在了凌轩的后头进了凌轩的私帐。

进了凌轩的帐篷,里面也是闷热不已,依依不禁翘着嘴巴不满意的说道:“这里头这么闷热,还是外头凉快。”

凌轩这进了帐篷,便是将自己在外头隐忍不发的怒气全给发泄了出来,道:“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啊?你怎么可以在外头睡觉呢?简直是伤风败俗,有违妇德。”

依依说道:“你以为我想在外头睡觉啊?又没有床,那么坐着睡觉可不舒服,这不是在帐篷里头太热了吗?根本就睡不着,我都热得衣服都汗湿了,这么热还裹两件衣服,我想脱一件,可是凝香又不允许我只穿一件衣服。”

凌轩几乎要被她给气炸了,怒气冲冲的瞪着她说道:“你还想只穿一件衣服?还有没有妇容了?”

“行了,你就别妇德妇容的教训我了,我根本就不认同你们这个社会的这些制度。你要知道,以前啊,这种天气的时候,我们那边的姑娘们都已经只穿一件衣服,露胳膊露大腿还露肚脐呢,满大街都是白花花的大腿子,又凉快又养眼。还有,睡树底下怎么了?我以前什么地方没有睡过?死人堆里也睡过。”

“露这露那的,跟青楼似得,伤风败俗。”凌轩没好气的说道,随即警告道:“这儿可不是你那个地方,这里的女人都裹得严严实实的,你别想着露胳膊露大腿,更别想着露肚脐,你若是这样,他们会误以为你是军妓。”

“行,知道了,我不露行了吧。”

凌轩微微缩了缩眼眸,“你以前怎么了?怎么睡死人堆里?”、

“你以前不是想知道我前世是干什么的吗?我告诉你,我以前跟他们一样,也是当兵的。所以,睡树底下,睡草坪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并不觉得怎么不合适。”

“你以前当兵的?女人也能当兵?”凌轩惊讶道。

“对啊,我若不是当兵的,你觉得我能拥有那些武器吗?而且,还敢杀人?”依依扬眉,有些骄傲的说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我们那儿男女平等,男人能干的活,女人也能干。别说是当兵上阵杀敌了,就是上天,女人也去过。”

“上天?”

“哈哈,扯远了,扯远了啊。”依依打着哈哈笑道,连忙将话题给拉回来,若是让他知道人类还能登上月球,这货指不定会要求自己造火箭出来呢,她可造不出来。

凌轩怔怔的看着她,难怪以前觉得她身上会有一种杀气,而且还有些功夫,可是却没有多高的武功,甚至连内力和轻功都不会,原来,以前,她是当兵的,还上阵杀敌,难怪总觉得她身上的那股气质跟普通的女子不一样。

“以你以前的军队来看,本王现在管治的这批军队怎么样?”凌轩询问道,脸上全是真诚。

依依眨了眨眼睛,说道:“这怎么好比?武器都不一样。”

一个是信息化时代的热武器,导弹、炸弹、枪支、飞机、坦克。

一个是消息闭塞的冷武器,刀剑、长矛、盾牌、弓箭、马匹。

“如果让你来管理一批军队,你能按照以前你的军队那样训练出一支高素质的军队出来吗?”凌轩的眼中充满了希冀和期待,他很想看看,她那个社会的先进的军队是什么样子的。

依依看着他的神色,吓了一跳,他该不会是想动用她的那些热武器吧,依依连连摇摇头,说道:“不能,这武器都不一样,我只会用我的那些武器,我没法用你们的武功教这些兵。而且,我告诉过你,不能打我武器的主意,会引起乱子的。”

“本王可没有说要用你的武器。就是想要你按照以前的模式训练出一支军队来。”

依依摆了摆手,说道:“不行的,我以前在西疆的时候,那时候倒是有想将我那个时候的军队模式套用一些改善一下西疆的军队,可是金维压根就不同意我一个没有军衔的女人插手军营里的事情啊,皇上也十分恼火。所以,我来这里之后,我只管治疗疫症,一概都不插手军中的事情了。”

“无妨,本王会跟那些将领商量的,而且有本王做主,父皇不会有意见的。”即便是有意见,皇上也拿他没有办法。

“那我试一试吧,不过别给我太多的兵马了,给一个营就好了。”

“好”凌轩说着就要出去。

“慢着,我可要跟你约法三章。”

凌轩顿住了脚步,回头看向她,微微蹙眉,“你又想提什么条件?”

“第一、我对我所管治的这个营,有绝对的话语权,无论我做什么,只要不损害祖国的利益,你都不可以干涉。第二、无论我有什么需求,只要是对军队有益的,你都应该无条件支持。第三、我不是你们军中的人,若是我想回京了,你不得阻拦。”

依依脸上绽开了一朵无害的笑靥,弯弯的眼睛含笑盯着凌轩,说道:“我素来喜欢丑话说在前头,你若同意,我就试试看。你若不同意,我就不适了。”

凌轩心里无由的有些郁闷,丑话说在前头?就像她跟他提条件,说除非他能接受她的这些怪异的思想,她才肯接受他的感情一样,这种感觉更像是一种契约制。

“前两条可以,第三条,不行。”凌轩沉声说道,语气坚决。她怎么就是想着要走啊?时时刻刻都想着离开他?

“那我就不会帮你训练军队了。”依依的语气也很坚定,自己可不能被他套牢在这里。

“一个是公事,一个是私事,能混为一谈吗?”

“在我眼里,都是私事。我训练那支军队,又不是朝廷派下来的活,我只是作为朋友,帮帮你的忙罢了。”依依耸耸肩,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凌轩恨恨的看着她,不禁暗暗咬牙,自己怎么就拿她半点办法也没有了呢?不过,就现在先答应她再说,等到时候,她若是要走,自己再拦好了。

“你在这里等一会儿,本王去去就来。”

“嗯,你快些去寻求意见吧。”依依挥了挥手,独自坐在桌前怡然自得的喝着茶,不禁用手抹了一下下巴下面的汗珠,这帐篷里,确实是热啊,要是有窗就好了。

凌轩回到了大军帐,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不过,却没有说夏依依诡异的身份的事情,只是说夏依依有一些特异独行的想法罢了。

丁大力是个乐天派,也不管那些个乱七八糟的规矩,当即就高兴的说道:“那感情好啊,卑职最近练的那批新兵,卑职看着就厌烦,正好,这个新兵营就交给王妃去训练好了。卑职倒是很想看看,王妃究竟能不能把那些娘娘腔一样的新兵训练成什么样的猛虎之师。”

周勤却是有些担心,“王爷,这军中可都是男子,让王妃一个女子去训练他们,是不是有些不妥啊,而且,皇上那边,怕是会不同意吧,毕竟这些士兵可是用来上阵杀敌的,若是交给一个女子,到时候没有训练好,这上了战场,岂不是让那些士兵白白送死吗?”

凌轩慎重的说道:“父皇那边,不必担心,本王自会跟他解释清楚。至于你担心她训练不好,会让那些士兵去送死的问题,你大可不必担心,本王会隔断时间去检验一下她练出来的士兵是个什么样,若是好,就让她继续训练,若是不好,也就此打住。横竖也就一个营的新兵罢了,到时候再交回给丁大力继续训练就成。”

天问便是插嘴说道:“王爷说得是,以属下对王妃的了解,王妃是个很有才能很有想法的人,必定能训练出一批优秀的士兵出来。”

虽然凌轩对天问的说法表示赞同,可是从别的男人嘴里听到对夏依依“了解”二字的时候,凌轩的心里就有些吃味,别人还能有他了解夏依依吗?

“既然如此,那么第五新兵营就交给夏依依了。”凌轩说道,随即便大步跨了出去,跟夏依依商谈去了。

凌轩撩开自己的帐帘的时候发现,夏依依那个女人,竟然拿着他的扇子在用力的扇着风取凉。

凌轩微微皱眉,说道:“快放下本王的扇子。”

依依一愣,旋即有些不高兴,冷着脸说道:“不就是借用你的扇子扇扇风吗?有这么小气吗?”随即就把扇子要往桌上扔,可是却不知道自己究竟碰了这扇子上的什么地方,竟然从扇子的扇骨里面唰的射出三根毒针出来。

凌轩一惊,心道不好,自己担心的事情可就真的发生了,连忙飞身过去,只是那扇子里的暗器投射得十分快,而凌轩的帐子又大,桌子离帐帘还有些距离,等凌轩火速飞身过去推开夏依依时,不过就是挡开了两根毒针,还有一根毒针却是直直的插进了夏依依的左边肩膀上。

“该死,谁允许你动本王的东西?你不知道本王的扇子里藏了暗器,你就瞎动,碰了机关?”凌轩有些恼怒,眼眸微红,大声斥责道。还好她刚刚仅仅是碰到了毒针的开关,若是碰到了刀子的开关,就没有这么轻松了,怕是要被削掉一块肉了。

依依被刚刚这把扇子给吓了一跳,肩膀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夏依依疼得眉心皱起,委屈的吸了吸鼻子,说道:“我看你以前经常拿着这把扇子扇风啊,我就拿来扇风,我怎么知道你这个人这么怪异,连自己常用的扇子里都藏着机关,你就不怕死在你的暗器手下吗?”

“本王的扇子,本王自然会注意不碰到开关的。你个蠢货!”

凌轩便是立即将夏依依肩膀旁边的几个穴道给点了,防止毒蔓延开来,便立即将夏依依肩上的毒针给拔了出来,接着就开始动手去解夏依依的衣服扣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