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请叫我代号——血狐/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爷,我想将河对面那为数不多的疫症士兵给迁到培养青霉素帐篷那边去,我想将河对面那块地用作我的新兵训练基地,我要按照我自己的想法,修建一个适应于我的训练方法的新型训练基地。”

夏依依现在是以一个属下的身份在跟凌轩说话,毕竟现在是在谈论公事,而且,还当着这么多的将领,自己也不好像私底下那样直呼其名。那样感觉有些不正式,其实夏依依更想称呼他为总司令。

“好,丁大力,你配合她,她若是需要什么帮忙,你只管听她的吩咐办事就可以了,不必再来请示本王。”

凌轩闻言,微微点头,他之前就已经猜想到现在的这个训练场,也许并不适合夏依依。而同意她的做法,除了确实需要给她一个单独的训练场以外,也是在遵循他们之间的约法三章,无条件的支持她。

帐内的其他将领便是开始提出反对意见了,不外乎就是丁大力说过的那些话罢了,然而凌轩却不以为然,力排众难,道:“她既是要用新的训练方法,就一定会有新的改造,你们暂且容忍一个月,一个月后,看看她训练出来的士兵后,你们再来发表意见。”

那些将领便是只得不吭声了,而且不过就是新开辟一个训练场罢了,对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只不过他们的兵要挤着时间去那个大训练场练兵,而夏依依,仅仅是一个营,却要独自新开一个训练场,他们自然是会心存不满,觉得王爷有些不公。

“王爷,我还想跟你再借用一个人。”

夏依依声音清亮,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坐直了身子,纷纷揣测夏依依会要借谁,会不会点到自己啊?

“何人?”

“天问”

“好!”凌轩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天问是个机械天才,十分会做武器之类的东西,上次就按照夏依依的武器仿制了一批了。

“属下遵命”,天问上前抱拳说道,夜影仅仅是神色微变,却依旧站在原地不动,然而白澈就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了。

“王妃为何单独选了天问?”

依依看着白澈笑道:“怎么?你是不是以为你没有他厉害?所以我选他不选你啊?那你能不能帮我扛得动一百斤的圆木?”

白澈连忙摆手,说道:“不不不,干苦力活的事情可不适合我,我还是适合脑力活。”白澈有些后悔,自己上来凑什么热闹啊?夏依依若是抓着他当苦力,那可真是苦不堪言了。

夏依依从大军帐出来后,天问和丁大力便是跟着一起出来了。

“丁副将,麻烦你现在就去将河对面的那些疫症士兵都迁走。天问,我要你帮我先派人做一些我训练需要用的东西,我画好图纸以后就来找你。”

他们二人点点头,丁副将就立即去办事去了,夏依依则回了帐篷里写写画画的。凝香见夏依依脸上一直冒汗,有些心疼,便是站在一旁给她扇风,只是这么一扇风,连带着将夏依依作图的纸也给扇飞了几张。凝香连忙住手,吐了吐舌头,低头去捡那几张图纸。

“王妃,要不,奴婢去跟王爷说,给你弄个冰盆过来摆着?”

依依笑道:“我哪有那么娇气?再说了,现在还不是最热的时候,这就用上冰盆了?而且,我以后还要去练兵,直接在太阳底下暴晒,不是更热?你总不能将冰盆给搬到外头去吧?”

凝香皱了皱眉,道:“王妃,你何苦去干这个活?军营里头那么多的参将和营长,让他们去训兵就可以了,王爷也真是的,怎么舍得让你去大太阳底下训兵去?”

“他可能是想看看我的训练方法管不管用,若是管用了,他也将其他的士兵用同样的训练方法,提高士兵的作战力。”

“凝香,画眉,你们二人帮我训练新兵吧。”毕竟射箭、刀剑、马术这些她可不在行,还是交给她们两个武功高强的人吧。

“好”,二人皆认真应允道。

依依将画好的图纸交给天问,简单的跟他交待了几句。

到了下午,依依便再次带着凝香画眉去新兵营去了,丁大力在忙着清理河对面那块空地,便没有跟夏依依一起去。

这一次,新兵营倒是比他第一次过来的时候要干净整洁了许多,只是那些床铺都铺的皱皱巴巴的,物品也是胡乱找个地方摆放的。

依依大声喊道:“营长”。

廖永辉噔噔的跑过来,以为夏依依会表扬他,然而却是遭到了一声斥责:“这就是你教的?内务整理成这样?”

营长有些委屈,低声说道:“就是这样的啊,老兵营也是这样子,我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依依微微皱眉,道:“还可以做得更好,你们在这等会,我进去整理一个帐篷给你们看看,标准的内务应该是怎样的。”

一柱香后,依依便要士兵们分批次进去观看夏依依刚刚整理好的帐篷,他们一进去,便是都惊呆了,物品都摆得整整齐齐,家具都擦得一尘不染,衣服也叠的整整齐齐,特别是那床单被子,就好像被熨过一样,平整得就像一面镜子,那被子就更是惊叹了,四四方方的,跟块豆腐一样,菱角分明,她是怎么做到的?

依依在众人惊奇的目光下再次做了一个示范,亲自教他们怎么整理内务,随后说道:“明天早上,你们就得按照我这新标准整理内务,若是有不合格则惩罚。这帐内的内务一天之内不得弄乱,不得睡觉,只有中午休息半个时辰的时候可以睡觉,但是起床后必须恢复帐内整洁。现在开始整理你们身上的着装,穿戴整齐,不得邋里邋遢的。我接下来就要教你们最基本的站军姿和正步走。”

依依便寻了一块空地,就整顿他们的军容军姿,一个一个的将他们身上歪七歪八的衣服整理好,就开始训练。

这么练了一个多时辰,那些士兵就有些站不住了,晕了好几个士兵,依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没有半点心疼,等他们醒来休息一会儿,就又被夏依依抓去训练了。

一会儿,那丁大力就过来了,“王妃,河对面已经清理好了。”

“嗯,营长,你继续训练,就按我刚刚的方法反复训练就行了。”

依依便跟着丁大力去河对面查看了一番,心中就有了一个蓝图,立马回了帐篷开始绘制训练基地图纸。

“王妃,天都黑了,快吃饭吧。”

凝香将热了一遍又一遍的饭菜端了进来,皱眉劝道。

“唉呀,你别扰乱我的思绪,快出去,我画好了就会吃了。”依依不耐烦的说道,她可是很想快点将训练基地弄好,这本来就只给她一个月的训练时间,若是训练基地还要搞个一个星期,那不是太浪费时间了吗?

凌轩走了进来,不禁微微皱眉,这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吃饭?一忙起来就不顾及吃饭了?

“怎么能不吃饭呢?再忙也要吃饭,还是要保重身体。”凌轩沉声说道,缓步过来,挥退了两个丫鬟。

依依抬头,心里有些惊慌,晚上来她帐内做什么?该不会是又想来占她便宜吧?

“你来做什么?”

“夜影见凝香热了几次饭菜,便是怀疑你还没有吃饭,本王就过来看看。”

“我快画完了。”

“那也要先吃饭”,凌轩轻轻的从夏依依手中把笔抢了过去,就将夏依依抱了起来,在桌子另一侧坐下,把饭菜推过来,用筷子夹了一个菜,霸气外露:“把这个吃了!”

依依往后缩了缩脖子,躲闪着不去看他,用手去拿他手上的筷子说道:“给我,我自己吃。”

凌轩手腕一扬,躲开了夏依依的手,旋即就坐了下来,将夏依依一把搂过来,“本王喂你吃。”

“不要!”依依挣扎着要推开他,怎么觉得杜凌轩调戏她的频率越来越密了?动不动就对她搂搂抱抱的?

“你是想要本王用筷子喂你还是用别的方式喂你?嗯?”

凌轩扬眉,尾音拉长,一双促狭的双眼微笑的看着她,他的脸上泛着一股戏谑的暧昧。

别的方式?

吓得依依一阵激灵,算了,还是用筷子吧。

依依微微想开口,总觉得要他喂有些别扭。

“张大点,这么小个嘴巴,哪里塞得进去?”

依依又再张大了一点,一脸娇羞的吃下了凌轩喂的那个菜,十分扭捏,嚼了数十下才把菜咽下去,真是太不习惯了,若是她自己吃,几下就咽下去了。

凌轩见她乖乖吃了,就又夹了一筷子,轻柔的说道:“啊~”

直接把依依惊得一声鸡皮疙瘩,跟哄小孩吃饭似的,依依连忙将筷子夺过来,说道:“别喂了,我自己吃。”

凌轩瞧着她忙不迭吃饭的样子,笑着说道:“以后要准时吃饭,你若是不吃,就说明你是想等着本王来喂你吃。”

依依顿时惊慌的说道:“好,我按时吃饭,不要你喂。”

凌轩这人肯定说得出来就做得到,还是自己老实一点吧。

凌轩左手搂着她在怀里,依依竟然没有再挣扎,而是一心在吃饭,凌轩的嘴角缓缓上翘,看来,她已经渐渐的习惯了他的怀抱。

凌轩静静的抱着她,闻着她身上的味道,笑着耐心的等着她吃完饭。

依依将饭吃饭吃完,就把饭碗和筷子推得远远的,生怕凌轩再整什么幺蛾子,依依说道:“我吃完了”。

凌轩将手捏住依依的下巴,忽而快速的在依依的嘴角轻啄了一下,依依怒目瞪着他道:“混蛋!”

就知道他不会这么老实的仅仅只是抱着她而已了,果然吃完饭就开始轻薄她了。

凌轩含笑嚼了下便是将饭粒吞下去,说道:“有粒饭,别浪费了,嗯,挺好吃。”

“要死啊,你不会跟我说一声,我自己会吃掉。”

依依有些恼怒,他分明就是寻了个借口趁机占她便宜。便是伸出手在凌轩的胸膛上重重的拍了下,就起身继续去画图纸。

凌轩随手拿起一张已经画好的图纸,看了下那上面奇奇怪怪的布局,说道:“你以前的训练场长这样?”

“是的,不过,很多我都没有照搬过来,毕竟武器不一样,一些设施就不需要了,我还把以前的设施稍加改良,更适合你们这个时候的兵器。对了,你能不能再借些士兵给我?我想连夜赶工,早点将那个训练场建出来。”

“借人可以,但是是明天,你还想连夜赶工?你不用睡觉了?”凌轩拒绝得十分干脆。

“没事,不就是几天而已嘛,而且我把活交待下去以后,我就可以睡会儿觉的,又不是我去干活了,我这不是为了早点训练好那些新兵吗?”

“那要本王帮你这个忙,本王可有什么好处?”凌轩一脸坏笑的看着依依。

依依浑身抖了一下,这个杜凌轩,又想占她便宜,依依假装听不懂,眨巴着一双纯净的双眸说道:“帮你练好了兵,不就是给你的好处了?”

“本王要的是另一种好处!你应该明白!”凌轩缓步朝夏依依走过去,眼睛朝着夏依依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扫去。

“我不明白!”依依摇摇头,然而她那躲闪的眼神和不自觉往后退的身子无疑表露出她其实听明白了。

凌轩哈哈一笑,见她这么窘迫和慌张,便是揶揄道:“你这小脑瓜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本王说的是给本王按摩一下。”

“混蛋!”依依暗暗咬牙切齿的说道,杜凌轩之前故意逗弄她引起她的防备,结果却又故意来嘲笑她。

凌轩便是脱了鞋直接往她的床上躺了上去,趴在床上,说道:“本王今儿练武伤了腰,疼痛得厉害,你给本王按摩一下。”

“闪了腰你不知道喊鬼谷子给你治疗啊?”依依嘟囔着说道,并不愿意去给他按摩,依依翻了个白眼,还骗人分明就是故意想要她按摩,就说伤着腰了。

“本王已经找过他了,搽了药膏,又针灸了,但是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还是得靠养着,你快来给本王按摩一下。”

“我去叫凝香和画眉来给你按摩。”

“本王从不让别的女人碰。”

“那我去给你找夜影?”

“不要,本王也不想要男人碰。”

依依暗暗锉了锉牙,合着你就是想要我给你按摩了?

凌轩见夏依依还不过来,就慢悠悠的说道:“你又想求人帮忙,又不给人好处,怎么能行呢?不过是要你按摩半个时辰而已。”

依依咬了咬牙,就走过去,重重的捶了一下他的腰,说道:“好,按摩是不是?我怕你承受不起。”

凌轩痛苦的哼了一声,皱眉说道:“轻点。”

依依心下疑惑,见他的模样似乎不像是装的,便掀开来一看,还真的是伤着腰了,红肿了一大块,上面还有一些针眼,抹了药膏。依依不禁皱眉,怎么伤了这么一大块,按理说,伤得这么深,连走路和弯腰都难受,他怎么刚刚还能抱起她来?真能忍痛啊。

“受伤了还抱我做甚?你也不怕把腰再伤着?”依依不悦的沉着脸教训他道。

凌轩侧脸,低低的笑道:“你心疼了?”

“谁心疼你啊,痛死你活该。”依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就走到内室去拿了活血化瘀的药出来,抹在了伤处,不轻不重的按摩着。

凌轩瞧着夏依依一边咒骂他,一边却又认真的给他按摩,那种感觉,就像是又生气又心疼一样。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凌轩不禁眼里含笑,歪着头看着她。

“伤了腰就别去外头忙活了,休息几天。”

“不行,本王事务繁杂。”

“没了你,太阳照样升起,你也别把你自己想得太重要了。你还有夜影他们,会帮你处理好那些事情的。”依依嘟囔着喋喋不休。

凌轩没有再应话,而是静静的听着夏依依的唠叨,就好像普通百姓家,老夫老妻之间互相埋怨又互相关心一样。

这种氛围真好,凌轩双眸带笑的看着夏依依。

依依唠叨了一会儿,见凌轩没有回话,便是看过去,发现凌轩睁着个花痴眼睛看着她。

依依不禁下手重了一些,说道:“看什么看?”

“哎呦,轻点,若是把为夫的腰弄坏了,你可就没性福了。”

凌轩一脸坏笑,气得夏依依按摩得更加重了,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流氓。”

凌轩哈哈大笑几声,便是皱眉忍着夏依依给他带来的剧痛。

渐渐的,夏依依也没了力气按那么重了,便是放轻了力度,按摩了一个时辰之后,便抬眼一看,凌轩竟是早已经睡着了,呼吸轻缓,安静而祥和,脸上的线条也变得柔和,没有白天里那股冷冽之气。

“还是睡着以后比较可爱”,依依低低的说道。便是拿了几张膏药贴贴在他的腰上,给他盖好被子就轻轻的走了出去。

凝香一见夏依依出来,便连忙劝道:“王妃,王爷都留下来睡了,你不侍寝?你大晚上的去哪里?”

“侍寝?我才不呢,我有事要忙。”

依依轻点了一下凝香的额头,这家伙,每天就盼着她跟王爷复合。

依依出去找了夜影和天问,要他们安排一些士兵连夜去河对面按照夏依依画的图纸施工。

凌轩在依依撩帘走出去之后,就立即睁开了眼睛,用手摸了摸腰上贴的膏药,身上盖着的薄被,她的被子似乎有一种好闻的香气,凌轩嘴角微微上扬,重又闭上眼睡觉。

夏依依忙活到凌晨,才拖着疲累的身子回了帐内,走到床边,见凌轩还沉睡在床上,只是他的被子已经被掀开了。

“这么大个人了,睡觉也不老实。”

依依轻声嘟囔着,就探身子到床里侧去拿被子给凌轩盖被子。不料那沉睡的男人竟然快速的伸手拦腰抱住了她,就将给掀到了床上来,眨眼间,依依就已经躺在了凌轩的怀抱里,两人紧紧的挨着裹在被子里。

依依瞧着凌轩那双狡黠的眸子,顿觉上当受骗了,以凌轩这么高的武功和警觉性,只怕自己还没进帐,他就已经听到自己的脚步声了,又怎么可能会在自己都走到床边还没有醒。

“杜凌轩,你丫的装睡骗我?”依依怒目瞪着他,挣扎着要起来,跟他在一个被子里太危险了。

凌轩箍紧了她,说道:“本王可没有骗你,本王只是不想睁眼罢了!”

凌轩的大手在她的身上一阵游走,那冰凉的唇瓣便是附上了她的那一抹红唇。

依依连忙往后缩头,打了个哈欠说道:“别,我困得很,想睡觉了,睡一个时辰又要起床去练兵了。你快走吧,我睡会儿。”

“本王不走,本王就抱着你睡。”

“你这样我怎么睡得着?”依依用手去推他,却是推不动。

凌轩爱怜的捧着她的脑袋,在她光洁的额头印下,说道:“你放心,本王腰痛得厉害,不会对你怎样,你只管放心睡。”

依依翻了个白眼,这点腰痛,根本就不妨碍他干坏事好吧?

凌轩拍了夏依依的后脑勺道:“还敢对本王翻白眼,别以为以前本王看不见时,你翻了那么多白眼,本王就不知道了?”

依依有些疼痛的揉了揉脑袋,眨巴着眼睛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翻你白眼了,你以前不是看不见吗?”

“现在知道为夫的厉害了吧?”凌轩有些小傲娇的看着夏依依。

切,依依扁了扁嘴巴。

凌轩呵呵一笑,将她的头按进了自己的怀里,拍了拍,说道:“放心睡吧。”

依依十分困顿,脑袋躲进了凌轩的怀里之后,几乎是秒睡,宛若一只温顺的小猫咪,脊背随着轻轻的呼吸也微微的起伏着。

凌轩将夏依依的手搭在了自己的腰上,让两人靠得更近,便用手轻轻的摩挲着夏依依的背,便也慢慢的闭上眼睡了。

整个帐篷内静悄悄的,似乎与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这个帐篷里的被子由原来的一个身子,变成了一大一小,呼吸声也由一个轻浅的呼吸声变成了两个或轻或重的声音,交相呼应。没有过多的暧昧气息,也没有娇媚喘息,有的只是两个互相放心的心态。

凝香听到两人竟然又仅仅是相拥而眠,不禁为王爷赶到无语,王爷竟然两次这样怀抱美人而眠,却没有任何进展?王爷是不是有那方面的隐疾啊?

而被猜想是有隐疾的某人实则心痒难耐,努力控制着某个努力生长的地方。他宁愿就这么安安稳稳的抱着她睡觉,也不要把她惹火了,被她赶出去。

夏依依睡了一个多时辰,天才蒙蒙亮,她晃悠悠的睁开了睡眼惺忪的眼睛,床侧已经空无一人,只是那凹进去的枕头显示着昨夜这里曾经睡了一个人。

夏依依用手抚了抚那个枕头,枕头已经冰凉,想来,他已经离开很久了,应该是一大早就去训练那些将领去了。依依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完好无整,依依满意的撅了一下嘴巴,算他还有点信用。

依依随即快速起床,凝香闻声就进来伺候她洗漱,凝香端了水进来,一看夏依依竟然还是穿着昨天那身衣服,想来昨夜真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王妃,昨夜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何还不跟王爷……”凝香撅着嘴,十分不解。

依依冷冷的瞟了她一眼,“你管太多了,下次离远点,别隔得这么近。”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简直就跟自己房里装了一个窃听器似的,天天有人听墙角。自己一点隐私都没有,还好作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若是发生了,那自己还要不要留点颜面见人了?

凝香被夏依依冰冷的目光看得浑身打了个激灵,连忙闭上了嘴巴,怯懦的应允。

夏依依再次去了新兵营的时候,他们的内务比之前好了太多,大多是仿照夏依依昨天做的样板模式套用过来的,自然是比不上夏依依整理得那么好了。

夏依依却十分高兴,对他们大加赞赏了一通之后,就直接将他们都带到河对面去修筑训练场去了。

他们一开始还为自己有个单独的训练场而感到高兴,但是,很快,他们就高兴不起来了。

这个训练场要比原先那个大许多,训练的科目也多,除了跟原先那个一样有射箭场,驯马场,等等以外,还有好多特意弄出来的泥塘,火圈,高低杠,还有一些他们根本就说不上来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不禁抖了一下,若是让他们把这么多的训练科目全都做一遍,只怕是半条命都没了吧。

这个训练场在夏依依的连夜赶工之下,花了三天三夜就做出来了,依依不禁感慨,还是人多力量大啊。

为了方便通行,依依用竹子绑在一起,绑了一个漂浮在水面上的竹桥,为了走路的时候尽量不湿鞋,这个竹桥下面还绑了一层羊皮筏子。虽然走路的时候有些晃荡,但是最起码,比每次都要划船来得方便得多,也快得多。

依依接手这个新兵营的第五天,便是夏依依开始魔鬼训练的第一天。

夏依依在天还未亮的时候,就换上了自己以前穿过的作训服,将一应要用到的训练的东西都给带上,便是跑到了第五新兵营吹响了她的第一声口哨。

那些士兵并未听过口哨声,一看时辰还未到,便都纷纷翻个身继续睡。

夏依依等了一会儿,就又继续吹口哨,喊道:“快起床了,集合啦,集合。”

这时,才有一些士兵懒洋洋的穿着个裤衩掀开帐帘一看,呀怎么王妃在外头,还穿得这么奇怪。便是有一些胆小怕事的士兵连忙穿了衣服就往外边跑,有些人则是跟风,见他们出去集合了,便也跟着出去集合了。

整整过了两柱香的时间,夏依依的面前才仅仅站了一半的人数,零零散散的有一些士兵跑出来,还有一些明知要集合,却依旧睡觉,反正整个军营里的起床号声还没有响呢。

“营长,去把他们都叫起来。”

夏依依看着这些懒散的士兵就来气,整张脸都阴沉不已,好像是即将下暴雨前乌云密布的天空一样。

廖永辉连忙带了几个人就去叫人起床,又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又出来了一些人。

依依的眸子不禁微微一缩,语气冰冷,充满怒气,“还有一些人呢?”

“卑职去叫了,可是他们说时辰未到,军营里的起床号角还没有吹,他们就不起来。”

“哼,不肯起?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还能怎么睡。”

夏依依拎着一桶水就直接冲进了一个帐篷里,将整桶水都朝着睡在床上的士兵的脑袋上倒去,哗啦啦,冰冷的水倾泻而出,浇醒了睡梦中的人,还把整个床铺都给淋湿了。

“神经病啊,你发什么神经?”

那个被淋湿了的士兵暴怒而起,仅仅只是穿着一个大裤衩就对着夏依依破口大骂道,即便是王妃又如何?不过是个女人,对他们这些大男人指手画脚的,就已经让他们的心里很不舒服了,然而她一个女人,竟然大剌剌的就这么冲进男人的帐篷里,而且他们都仅仅是穿着裤衩而已,王妃这么做,简直就是伤风败俗。

“塞了嘴巴,给我绑起来,扔到泥潭里去。”

夏依依冷厉的看着那个士兵,狠狠的说道,话音刚落,画眉上来就在地上随手捡起一双臭袜子就塞进那个男子口里,随即用他的衣服将他给绑了起来,那个人还想反抗,然而在画眉的手底下,他竟是没有半点招架之力。三两下间就被画眉给绑了起来,和凝香两人夹着他就运用轻功给他带到了河对面扔进了泥潭里。

这帐内其余几个团结起来一同赖床的士兵一见这架势,一骨碌的从床上立马爬起来,迅速穿上了衣服。夏依依用同样的方法整了三个人之后,她泼人的消息立马就传遍了整个第五新兵营,那些之前起哄要一同反抗夏依依的训练的人,便也都老老实实的起来了。

这一下,除了那四个在冰冷的泥潭中瑟瑟发抖的士兵以外,第五新兵营的每个人都齐聚在了营里的空地上。

夏依依神色阴狠,浑身散发着一股暴戾之气,“从今天起,我将对你们进行正式的训练,我就是你们的教官,在我训练你们的时候,别叫我‘王妃’,叫我‘血狐’,这是我的代号。明白了没有?”

“明白、明白”底下又是一阵稀稀拉拉的声音。

夏依依恼怒不已,自己不过是三天没有训练他们,让他们当了三天苦工修筑训练场罢了,他们这就已经忘了自己第一天教他们的规矩了?

夏依依愤怒的吼道:“你们的脑袋是不是还没有醒来,落在了床上?为什么回答得一点都不整齐?往后,叫我‘血狐’,听明白了没有?”

夏依依的怒吼声让在场的人浑身打了一个颤抖,三天前的记忆又涌上了心头,便立即用她第一次教他们的规矩,大声整齐的喊道:“明白”。

“现在,你们每个人,都给我回到帐篷里,把衣服脱了,全躺到床上睡觉去。解散。”

“是”

士兵们便是三三两两的离去,依依皱了皱眉,这些人,要学的规矩还有很多啊,不过,现在,先不急着纠正,等去了训练场再纠正。

那些士兵便是高兴的回去继续躺在床上睡觉,只是刚刚睡了才一刻钟,那声尖锐的哨声便又急促的响了起来,那些士兵有些迷茫,刚刚王妃不是说了,要他们回来睡觉的吗?怎么会又吹口哨啊?

“王妃是不是吹错了?”

“我们要不要出去啊?”

不过是迟疑了一会儿,在听到隔壁有跑出帐篷的动静后,他们便是再也不踌躇了,慌忙的穿了衣服就往外跑,这一次,集合的时间缩短到半刻钟,人员便全都到齐了。

夏依依有些满意,虽然速度慢了一些,但是,好歹他们有进步。

依依素来是有错就罚,有进步就奖。

夏依依威严的扫视了一眼众人,高声说道:“你看,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你们在听到哨声后,第一时间就穿上衣服跑出来集合,这种态度就很好,继续保持,不过,你们的速度还是有些慢了,往后,我希望,你们能在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就赶到这里来。”

十分之一柱香,也就是一有一分半钟。

那些士兵听到夏依依的表扬后,心里都有些开心,可是在听到夏依依嫌他们慢的时候,他们就有些不忿了,他们有的人,刚刚已经是尽了自己最大的速度了,这才能在半刻钟之前赶到这里,可是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别说跑过来了,就是连衣服都穿不上啊。

底下便有胆大的士兵说道:“王妃,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这太短了,不可能做得到,这不符合常理。”

依依冷冷的说道:“首先,抛去你的问题不谈,你就有两个错误,一、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在训练你们的时候,请叫我的代号‘血狐’,第二,从今往后,想提任何问题,你若是想插话,就先打报告,在说了‘报告’之后,我若是允许你说话,你再说话。来一遍。”

那个士兵没有想到自己再普通不过的一句问话,竟然被王妃给挑出了两个毛病来。心里虽然有些讨厌王妃这种装腔作势的态度,哪有这么多规矩,其他的营里怎么就没有这些破规矩?

那个士兵按捺下心里的厌恶,大声说道:“报告”。

“请说”,依依的语气虽然带着些客气,可是却透露出一股威严。

“血狐,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这太短了,不可能做得到,这不符合常理。”

“很好,以后,想问任何问题,都要用这样的方式。现在,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我都不需要。”

语毕,那些人都有些不置信,怎么可能办得到,就算是他们这些男人,拼尽了速度,都来不及,更何况还要穿衣服,她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办得到呢?

“我知道,你们肯定以为我在吹牛对不对?”

底下的士兵一片静默,在他们的心里,确实觉得王妃在吹牛,不过,他们却是没有说出来,但是不做声,不就相当于默认了吗?

夏依依的嘴角微微弯起,抬眼自信的扫视了他们一眼,便是拿出了一个军用包囊出来,说道:“刚刚,你们出来得匆匆忙忙的,一定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床铺吧,现在,我就去离这里最远的一个帐篷里,不仅穿上衣服,我还能把背囊收拾好,十分之一柱香的时间内赶到这里。你们可都瞧好了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