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长了翅膀的流言/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了让你们信服,来几个人过来瞧着,以防我作假。”

依依睥睨了众人一眼,拎着那个背囊就往最里面的帐篷走去,便有几个对于凌晨就被叫醒来训练而怨声载道的士兵就结伴跟在了夏依依的身后,不过他们却是不敢跟进帐篷里去。

不一会儿,听到了凝香在那边吹口哨的声音,那几个士兵就听到了帐篷里迅速起床穿衣服的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即又是拿物品整理东西的声音,乒乒乓乓的,不过小片刻,就见到一道闪电一般的娇小人影,从帐篷里蹿了出来,迅速往前方跑去,身形矫捷,好似一只飞速奔跑的狐狸。

血狐?很符合她的气质。

时间刚刚好,夏依依站在了众人的面前。

夏依依有些喘气,她极力的抑制自己粗粗的喘气声,她暗暗皱眉,真是太险了,差点就赶不上了,自己现在这具身体还是有些弱啊,跑起来根本就没有前世快,看来,自己在这一个月里头,可不能偷懒,要跟着他们一起训练了,将自己训练成前世那么强悍的自己。

过了一会儿,那几个跟着去监督的士兵才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他们即便是这么空着手跑,也没有背着背囊的夏依依跑得快,他们到了这里后,便向大家证实王妃并没有作假。

所有士兵惊讶不已,王妃还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能赶到这里?而且还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背包。

夏依依将背包解开,从里面拿出了水盆,洗漱用具,鞋子,食物,被子,当一大堆东西一一摊满地的时候,他们就更是惊讶了,这么多的东西是怎么塞进那个小小的背包里的?

“这些都是急行军需要用到的东西,以后,听哨声,若是有急行军的哨声时,就要按我的方法,将这些东西都收进背囊里,在规定时间内出来集合,我会让人做好背包以后,再教你们,这几天,你们要练的就是速度。你们的身子太弱,你看看他们几个,几乎跟我同时往这边跑,我到了这里好一会儿,他们才跑过来。照他们这个速度,哼,就算是当逃兵,跑都跑不过别人,落在背后也是个死。”

依依嘲讽的说道,那几个士兵脸一红,便是低下了头去,他们一直以为王妃就是靠着王爷这个夫君,她才有了这个身份,在他们面前装腔作势的,没有想到,王妃还真的有些本事。

“现在,从这里跑到河边,沿河跑七公里,天就亮了,正好可以回来集合吃早饭,没跑完的,不许吃饭。”

“七公里?会跑死人的。”

“七公里?那得跑很久啊,等我们跑完回来了,饭都被别人吃完了。”

“跑三公里吧。”

众人便是纷纷反抗了起来,依依抬手腕,看了一眼自己的机械手表,闲闲的说道:“七公里,没得商量,你们是决定在这里继续磨蹭,还是早点跑完早点回来?”

众人便是噤了声,依依威严的扫视了一下众人,说道:“你们不要气恼我严格要求你们,我说了,你们跑得慢,就算是当逃兵也是死。只有平时多流汗,战时才能少流血。”

“立正,向左转,齐步跑!”

依依的口令声威严而又霸气,那些士兵不禁不由自主的就听从了她的指令行动,夏依依跑在了他们的前面,大声喊道:“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你们喊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大声点”

“一!二!三!四!”

喊声震天响,将其他营地的人都给震醒来,声音渐渐远去,朝着河对岸而去。那些士兵本来有些困顿,萎靡不振,在这有节奏的高亢声中,便是提起精神来了,喊声也愈发的大了起来,随着节奏,速度也稳定下来,沿着河边来来回回的跑着。

将领训练场,这些将领都比普通士兵要提前一个半时辰到训练场集合,接受王爷的训练,他们比那些士兵更辛苦。

凌轩听到那边的声音,不禁停了下来,那些正在训练的将领也停了下来。

“王爷,这离军营起床号响还有半个时辰了,怎么这么早就开始练兵了?不知道是哪个营在练兵?”

那个参将还在猜想是哪个营长这么早就开始练兵,就听到王爷淡然的说道:“听这声音是往河那边去了,应该是第五新兵营。”而且除了她,别人可不会喊这些口号,更不会这么早就开始练兵的。

“王妃这么早就开始练兵?她是不是不知道军营里起床号的时间?”

“她来了这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是故意提早练兵罢了。”凌轩神情微动,有些期待,一个月后,夏依依究竟能将这些人训练成什么样。

夏依依在队伍前面跑着,喊着口号,刚开始,那些人还都能跟得上,只是仅仅过了一会儿,便有些人跟不上步伐,渐渐落到了队伍后面,再跑下去,那些士兵的队伍就被拉的很长,在夏依依身后紧跟着的人数也越来越少了。

在跑到五公里的时候,身后就只剩几十人了,大部分人都在后面气喘吁吁的,脸色都有些泛白了。而当七公里结束的时候,就只剩下三个人还能跟在夏依依的背后紧追不舍了,其中一个壮硕男子比她还厉害,脸不红气不喘的,只怕这区区七公里根本就不在他的眼里,若不是他在保持夏依依是在领头位置的话,只怕他早就跑到前面去了,就连夏依依要想追他都有些费劲吧。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就知道了。

依依看着面前三个身形结实的男子,面露欣赏之色,道:“你们倒是身体素质挺好的。”

那个壮硕男子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王妃见笑了,在下就是一个猎户,整日里在山上追野兽的,自然跑得快了。”

“挺好,不过,我现在叫血狐。”

“在下又忘了,呵呵。”那个男子傻傻的笑着。

依依轻声道:“无妨,刚开始可能不适应。你叫什么名字?”

这个壮硕士兵朝依依抱抱拳,声音响亮,“在下毛一陌”。

“你既然是猎户,那你的箭术应该不错了?”

依依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毛一陌,见他身上的肌肉结实,只怕是徒手撂倒一头熊也不成问题啊,跑得又快,耐力又好,箭术也高,这样的人应该是在这些孱弱新兵里的拔尖高手了,若是对他严加训练的话,必定会成为第五新兵营里的兵王。

“在下的箭术还成,虽然不是百步穿杨,但是百步以内,要想射中任何一只野兽还是不成问题的。”

“很好”,依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赞赏,毛一陌看在眼中,心里一阵激动,若是王妃肯提拔他,将来在军中给他安个头衔,不说高位,就是安排他当一个都长,他回老家说出去,也能光耀门楣了。

依依站在原地等着,来一个就记一个名字,然后让跑完的人先回去吃饭,而那些没有跑完的,就只能对那些离去的人投入羡慕嫉妒的目光,然后继续跑完自己的路程。

而落在最后的那几十个人,他们根本就跑不动了,几乎是三三两两的互相掺扶着,慢慢腾腾的拖着沉重的步子往夏依依这边走来。当他们拖着沉重的步子走到饭堂的时候,饭菜早就已经没了。然而,他们刚刚回到帐篷里,都还没有来得及躺下,尖锐而又讨厌的哨声急促的响起来。

“妈蛋,又要训练,人都要被她整死了。”

“老子才跑了七公里,腿都迈不开了,连饭也没有吃上,就要训练,她会不会训兵啊?”

“操,老子只怕还没有上战场,就要死在她的训练场上。”

那些士兵咒骂着,然而他们却不敢拖沓,依旧急急忙忙的往营地前面的空地跑去。

依依一脸倨傲的看着众人,她抬起左手腕,眼睛快速的扫描了一下手表,随即嘴唇微微一勾,很好,比凌晨那次的集训要快三分钟。

依依喊道:“报数”。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依依不禁皱眉,问道,“营长,你平时是怎么数人数的?”

“卑职是拿着花名册念名字,念一个,答一个。”

“这样太慢,今天就学一个新方法。”

教了报数以后,这点人数的速度可快了许多。

“营长,这人数怎么不对劲啊?”依依眯缝着眼睛,俏丽的容颜上凝聚起了一层寒冰。

营长抹了一把脸上的冷汗,说道:“少了整整三十二人。”

“三十二人?”

那营长猛然想起来什么,补充道:“除了早上被抓走了四个,就是少了二十八人。”

“二十八人,很好。”

依依的嘴角大大的向上扬起,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只是在下面站着的那些人却是觉得王妃的这个笑容简直比王爷的冷脸更加可怕呢?

“营长,凝香,画眉”,依依沉脸思索了以下,叫出了自己刚刚才认识的那个名字:“还有毛一陌,你们现在就去将那些躲着的人抓过来绑到一起。”

那些士兵听到毛一陌的名字时,不禁疑惑,这个人是谁啊?没听说过啊。

毛一陌站在人群中并不显眼,这一听到王妃的话时,他也是浑身一激,几乎不敢相信刚刚念到的是他的名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王妃怎么这么快就开始提拔他了?

毛一陌呆立了片刻,立即振奋的回道:“是”。

毛一陌即刻从人群中站了出来,跟着他们三个去抓人。

与毛一陌同一帐篷的新兵不禁有些讶异,毛一陌不是仅仅只是一个新兵吗?怎么会被王妃点名帮着干活?难道他跟王妃早就认识?他是个有背景的人?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士兵被绑着拖了过来,而有些士兵试图逃跑,却是被凝香和画眉快速的追上,直接点了穴道了事,一一给拖了过来,齐刷刷的排成了一排。

“毛一陌,点数。”

“王……血狐,正好二十八人。”

“营长,派人把他们都抬着,抬到河对面新训练场上去。”

夏依依带着他们到了训练基地,直接命令将那二十八人一起扔进了泥潭里。

“将他们所有人都给分配好,每八人一根大圆木,让他们在泥潭里头扛着大圆木坐蹲起。”

依依神色凌厉,看着他们狠历的说道,那双眸子仿佛能将他们所有人都看穿。

那些人打了个冷颤,有些害怕,然而在他们看到士兵们搬过来的那四根大圆木时,顿时就开始尖叫起来:“这个大圆木少说也就两三百斤,光是扛起来就已经很费劲了,更何况是要扛起它做蹲起呢?”

“不行,我今天已经累得虚脱了,再让我们做这个,你有没有把我们当人啊?”

那些士兵尖叫着,怒吼着,眸子里散发出了恼怒的恨意,他们很想将这个狠心的女人给生吞活剥了。

夏依依的双眸带笑,嘴上带起了冷意,缓缓的说道:“我没有把你们当人?首先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把我当你们的教官,你们竟然敢违背我的命令,他们几个,听到我的哨声之后,还赖床不起,而你们,竟然敢在刚刚躲避我的训练,缩在各处不出现,你们以为我不会清点人数吗?你们应该庆幸,你们现在只是落在我的手上,我只是让你们累一些苦一些罢了,你们若是连这点苦都吃不了,你们可知道,你们若是落在敌人手上的话,会变成什么样子。只怕就不会这么轻松了吧。”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我看你比敌人更可怕、更可恶。”

夏依依没有再与他们争辩,而是让人将圆木给扛了过去,那些人并不肯扛这圆木做蹲起,夏依依眼眸里散发出了寒意,声音却极尽温柔,说道:“看来,是我对你们太过温柔了,你们也许是想要换一种惩罚方式吧。”

“来人,将他们都扔到臭水窖里。”

那些人不禁有些瑟瑟发抖,臭水窖,比这泥潭更要脏污,这个训练场可是他们修建的,他们自然知道那个臭水窖里头都有些什么了。那些人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在泥潭里的环境已经很好了。

一个个的挣扎着不肯走,却是每个人都被三五个壮士给拖走了,扔进了臭水窖里。

只见这臭水窖里全是污泥,里面还有许多粪便,更是有许多白色的蛆以及蚂蟥、老鼠,还有各种恶心的小昆虫,他们想要爬出来,但是这个臭水窖上面被无情的盖上了一个铁网板,他们一旦从臭水沟里往上爬,就会受到站在岸上的人往下从头顶上浇大便的待遇。他们有几个人吃了这个亏之后,就再也不敢挣扎了,老老实实的呆在里面,和里面的脏污作斗争。

不过在里面呆了小片刻,这些人就开始软骨头了,一个个的求饶着,“王妃,我们错了,我们真的错了,求求你,放我们出去。”

“叫什么叫?王妃在那边练兵,才没有空来管你们这些人了,这可是你们自己咎由自取,你们惹怒了王妃,才会受到这样的惩罚,本来只是让你们扛圆木而已,你们自己不干,还要辱骂王妃。”站在外头的一个壮硕男子对着他们冷冷的训斥道,这个人正是那毛一陌。

“兵哥哥,求求你,去跟王妃说一声,我们真的已经知错了,求求她,放了我们出去。”那些士兵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嚣张气息,都跟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一样,祈求着,让他赶紧去跟王妃说一声。

毛一陌有些鄙夷的看着这些人,真是一帮软骨头,不就跑个步吗?就好像要了他们的命一样,跑完就逃跑了,躲避训练,而现在,不过就是在臭水窖里呆了一小片刻,就立即怂了,哼,太让人瞧不起了。

毛一陌扁了扁嘴巴,说道:“你们等着,我这就去跟王妃说一声。”

毛一陌便是要别的士兵赶紧看好了,他立即跑去找王妃。

不一会儿,毛一陌便是跑了回来,说道:“王妃念在你们有悔改之心,本来打算是要将你们关一天的,现在就只是关你们半个时辰,就放你们出来。”

“半个时辰?我一刻也不想呆了,我现在就要出来,你赶快放我出来。”

那些士兵又开始吼道,一边恐惧的将爬进自己脖子里的蛆和蚂蟥给抓出来,只是他们的手上已经沾满了污泥和粪便,还沾满了蛆,这一伸进衣领里,情况就更是糟糕了。失神尖叫了起来,“救命啊”,一个个吓得脸色惨白,在里面直接尿失禁了。

毛一陌有些鄙视的看了他们一眼,扁了一下嘴巴,便是站在旁边冷眼看着里面的人犹如疯子一样尖声叫着,手舞足蹈着,心道,若是这次不整治他们,轻易就将他们给放出来,只怕接下来的训练就一点也不好进行下去了,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士兵开始逃避王妃的训练。

夏依依在其他的训练场上继续训练那些士兵,只是夏依依也知道,第一天就给他们极强的训练的话,很容易就将他们给练伤了,因此,夏依依并没有让他们进行很高强度的训练,而是让他们去练射箭去了,等练完射箭再扛圆木吧,若是先扛圆木再练箭,就不太合适了,大家的双手都已经发抖了,还怎么练射箭啊。

那些士兵本以为会进行很残酷的训练,结果只是射箭罢了,一个个都庆幸不已。然而,仅仅是庆幸了半刻钟,他们就庆幸不出来了。

夏依依要画眉教了他们射箭的基本姿势以后,让他们先练了小半个时辰的射箭,就让他们开始练基本功,一个个的,将箭搭在弓上,瞄准前方的箭靶,却是不让他们射箭,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

夏依依看着他们不停颤抖的双手,忽而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轻轻的说道:“这么训练未免太过枯燥了,我们来加点有趣的玩法吧。”

那些士兵一听,就开始哭丧着脸了,王妃说的有趣的玩法,肯定能折腾死他们的。

光是听王妃这声坏笑,就知道,王妃有多么的不怀好意了,那笑声里似乎已经充满了想看到他们被惩罚时候的期待之意了。

夏依依说道,“另一个小组的人过来,像我一样,在他们的箭尖上放上一颗石子,要保持这颗石子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不能掉下来。画眉,你过来做一下示范。”

画眉冷着脸,微微点头,便是走上前来,拉弓搭箭,眼神专注的盯着前方。夏依依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头,就稳稳当当的放在了箭尖上,夏依依松开了手,那个石子却是没有掉下来,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个小石子依旧没有掉下来。

那些士兵不禁看得目瞪口呆的,他们没有想到这个教他们的射箭的王妃的丫鬟,竟然能有这么高的武功,就连射箭的基本功都这么扎实。他们之前看她射箭几乎是百发百中,百步穿杨,没有想到,她的射箭功力是靠着这些扎实的基本功做基石的。

夏依依便是吩咐另一组的士兵在他们的箭尖上放上小石头,为了安全起见,夏依依特意吩咐他们不能站在箭尖的正前方,一定要站在侧方,以免他们失守误杀。

那些士兵别说能保持一炷香的时间了,就是连一小片刻都保持不了,这石头刚放稳,这才松手,就又掉下去了。

“捡起来,继续放”

那些士兵只得一次有一次的放石头,而那些拉弓的人的手也越发的抖了起来,就连放石头都要放不稳了。

夏依依只得轻轻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你们赶紧交换,换一拨人,刚刚拉弓的那个小组,现在就负责放石头,你们就这样练,若是谁能保持一炷香的时间不掉石头,就可以打报告先休息。不过,你们可别妄想着打假报告,我可是会检查的。”

那些士兵只得苦眉愁脸的应允了,不过他们却是有了斗志了,只要自己先练出来,就能先休息了。

王妃似乎特别喜欢给那些先完成任务的人奖励,他们心里暗暗思忖,这种方法与其他营里的训练方法不一样,别的营都是统一时间开始训练和休息,不管做得好做不好,都是一样的训练时间。

他们便是想着,以后一定要早点完成王妃交代的任务,自己就可以休息了,就能比别人要轻松一些了。

训练了半个时辰后,毛一陌就带着那三十二个脏兮兮,而且连精神都有点失常的士兵从臭水窖那里送过来,他们一个个的,脸上都没有一块干净的皮肤,身上到处都爬满了恶心的昆虫,他们连嘴巴都不敢张开说话了,生怕一说话,那些蛆就会从嘴巴里爬进去。

他们一过来,就带来了一股铺天盖地的臭味,臭烘烘的,他们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哭着朝着王妃磕头,呜呜咽咽的,却是不敢开口。

其余的士兵都被眼前的这一幕给惊呆了,天啦,不过才半个时辰而已,他们就已经变成一个鬼样了。还好自己刚刚忍住了,跟着别人一起来训练了,不然,自己若是跟他们一起闹事,一起逃避训练的话,现在被从臭水窖里捞出来的人,就是他们了。

他们十分同情的看着那些人,也仅仅是同情而已,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给他们求情,毕竟,他们现在已经不太敢得罪王妃了,这王妃整治人的手段,还真的有一些另类和残忍。

夏依依睥睨了地上那些人一眼,厉声问道:“你们可知错了?”、

“恩,嗯”那些人连忙点头,恐惧不已。

“下次可还敢违抗我的命令?”

那些人连忙摇头,拼命的摇头,好似一个拨浪鼓一样,大家都有点担心,他们会将自己的头给摇掉了。

“你们知道错了就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就给你们一个时辰,现在立马去河里洗干净,回去换身衣服再来训练,若是一个时辰后未到,我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夏依依说话的声音并不高,也并不狠厉,而是带着一种舒缓,只是这种舒缓,让他们更加害怕的瑟瑟发抖,呆呆的跪在地上。

依依闲闲的说道:“还不快去?”

那些人立马爬起来,就急急的往河边跑去,一看到那清澈的河水,顿时就觉得开心不已,立即跳进河里清洗自己身上的脏污,虽然他们还想多洗一会洗得更干净一些,但是王妃只给了一个时辰。他们从河里一出来,就没命似的往帐篷里跑去换衣服,即便他们的腿已经很累了,可是却靠着一种要逃脱王妃惩罚的意志力,而拼命的奔跑着。

毛一陌很快就加入了射箭的训练中,虽然第一次对夏依依这种放石头的训练方法有些不适应,也是不断的掉石头,不过,他掉石头的频率却比别人小了很多。

一个时辰后,那三十二人便是很准时的出现在了训练场上,他们胆战心惊的站着,等着夏依依再次斥责他们,然而夏依依却是已经将刚刚那一番给掀了过去,淡淡的说道:“归队。”

那些人便是长嘘了一口气,纷纷走进了队伍里,按照那些人的训练方法也训练了起来,即便是肩膀拉弓酸痛不已,可是他们却都咬紧了牙关忍着,干干净净的站着拉弓,可比去臭水窖里要舒服多了。

这么训练了一个多时辰,依依便是听到了自己很想听到的那声:“报告”。

依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毛一陌,依依有些欣慰,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依依缓缓的走到了毛一陌的身旁,说道:“何事?”

“报告血狐,在下已经能坚持一炷香的时间不掉下来了。”

“嗯,你们两个先换一下,你休息一会儿,等会儿,我会来考核一下。”

“是”

再换下一轮的时候,依依便是亲自给他放了一个小石头在他的箭尖上,在旁边慢悠悠的等着,毛一陌有些紧张,依依看他脸上的肌肉有些僵硬,便轻声说道:“你不用慌,这个除了技术以外,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考核心理素质,你只有放轻松了,才能将弓拉稳了。”

毛一陌一听,便是轻轻的吸了几口气,稳定住自己的心神,忽略夏依依还站在他的身旁,全神贯注的关注着箭尖,瞄准最前方的箭靶。

依依约莫着时辰到了,便是抬起手腕去看时间,时间刚刚好,正好一刻钟,不过夏依依却微微一笑,露出了狡黠的笑容,没有喊停,继续站在他的身旁监督着他。

毛一陌拉了许久的弓,而旁边的人都已经换了一批人,他还在拉着弓,他微微有些皱眉,自己估算的时辰应该已经到了啊,怎么王妃还没有喊停啊,毛一陌只能展平了眉毛,继续紧盯着箭靶,全神贯注的拉着弓,只是肩膀越来越酸,那双肩膀上仿佛并不是拉着个十斤的弓而已,而是拉着几十斤的两桶水一样,他咬了咬牙,继续支撑住。

此时的太阳已经接近中午了,直直的照射下来,照射得他的头顶都已经火辣辣的疼痛起来,他脸上的汗水像是刚刚揭开锅盖一样,布满了水珠。但是他却忍着,没有去擦汗,也没有用手去给头顶挡一下阴凉。

终于,毛一陌实在是支撑不下去了,他的手实在是太酸了,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只是这么一抖,那个石头就掉了下来。

毛一陌有些自责的收了弓,跪在地上,他有些迷惑,自己究竟有没有完成任务啊?王妃说的是一炷香的时间即可,而他感觉已经超过了时辰,可是王妃并没有喊停,难道是因为自己紧张,所以觉得时辰过得慢了些,估错了时辰?

“起来吧,你做得很好,你可知道,你刚刚坚持了一刻半钟?”依依十分高兴的看着他。

“一刻半钟?在下真的没有想到在下能坚持那么久。”毛一陌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夏依依,自己之前喊报告的时候,可是掐着时间点的,勉勉强强的撑住了一炷香的时间,自己都还担心会在考核的时候失手丢脸了,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超了一半的时间。

“好了,既然你已经完成了任务,你可以下去休息了。”

“不,在下还能继续练,请血狐成全。”毛一陌顿时就信心大涨,当即就立即大声请求道。

依依笑眯眯的说道:“练就暂时别练了,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你就教教他们,把你自己的心得体会告诉他们,你是怎么做到的,你就言传身教,让他们也早一点达标啊。”

毛一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害羞的说道:“在下不过就是一个山野村夫,哪里会讲什么心得体会?”

“你在拉弓的时候,你是怎么思考的,你是怎么努力做到稳住不动的,总是会有一些诀窍的嘛,跟他们多交流交流,互相沟通才有进步,不然,他们有可能是在用错误的方式,所以一直练不好。”

依依之所以让他去跟那些士兵沟通交流,而不是让画眉直接去教他们,也是考虑到毛一陌跟他们都是新兵的身份,他们对毛一陌会有一种亲切的感觉,而对画眉,则是敬而远之的态度,画眉可是他们的教官,身份上就比他们高一截,而画眉又是冷冰冰的模样,不苟言笑,那些士兵即便是不会,心里有疑问也不敢开口问画眉,但是绝对会敢开口问毛一陌的。

毛一陌听罢,便有些胆怯的说道:“在下便尽力一试吧。”

毛一陌便是主动找上那些频繁掉石头的士兵,动手调整了一下他的姿势,刚开始,他还不会怎么将自己内心的诀窍如何表达出来,但是在一问一答之中,便渐渐的将他的诀窍全给说了出来,经过调整姿势后,那些士兵掉石头的频率也有所减缓了。

依依微微一笑,不禁为自己的好眼光而感到自豪。

他们感觉这个上午出奇的有些慢,这半天的训练强度,简直比他们以前两天的训练强度还要大得多了。他们几乎已经全身乏累,又饥肠辘辘了,顶着个大太阳的,便是陆陆续续的有士兵晕厥了过去,这一晕倒,手中的箭便是松了手,直直的往前射去,还好,那些放石子的人都是站在箭的侧面,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给伤着。

夏依依缓步走了过去,将备好的消暑药给他们吃了,便将他们抬到了阴凉的地方休息。

剩下那些人几乎累得也要晕厥了过去,便是听到了“停”字,这个声音,仿若天外来音一般动听,让他们的心仿佛也跟着这个声音飞到了天外去。

总算是可以休息了,他们瞬间就放松了下来,一个个的全躺在了地上做瘫巴。

然而,还没有休息好,就被夏依依又给叫了起来,夏依依总结了一下他们上午的训练,言简意赅了讲了一小片刻,便是才开口带回饭堂吃饭。

那些人满心的以为,可以欢脱的离去了,却又被夏依依紧跟着用严苛的规矩给一路带到了饭堂,接着又被夏依依用严苛的方法教他们吃饭的规矩。

其他营的士兵都是各自分散着,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吃着饭菜,一边玩笑打闹,在瞧见了第五新兵营过来吃饭的时候,他们都侧首往这边看了过来,惊讶之后,各自的眼底都流淌过一份浓浓的嘲笑,不过在这里,他们是不会出声的。

然而,那些人出了饭堂之后,回了帐篷,整个军营里头的人都开始议论起王妃带的新兵来了。

“嘿,你们今天可瞧见了第五新兵营的人了吗?”一个士兵躲在帐篷里低低的问道。

另外一个士兵回答道:“没有啊”

“那你可是错过了一场好戏了,我刚刚从饭堂才回来,你知道吗?他们吃个饭都还有那么多的破规矩,一起坐着,坐得规规矩矩的,在王妃开口说‘开饭’之后,他们才开始吃饭,而王妃规定的时间一到,一出声,那些士兵不管吃完没吃完,都得立即放下碗筷,跟着王妃出去,你不知道啊,有好多士兵都没有来得及吃完饭,就这么饿着肚子走了,听说,下午还有训练呢。”

那个士兵有些得意的将自己的所见所闻给说了出来,仿佛自己能知道这些消息,有多么的了不起一样,脸上泛着得意的神情。

另一个士兵赶忙也来吹吹牛,“你这算得了什么啊?我今天碰见了三十来个浑身湿漉漉的士兵跑回来,我一打听,你瞧怎么了?王妃居然将他们给关在臭水窖里整整半个时辰啊,我听说臭水窖里有粪便,有蛆,有蚂蟥还有老鼠,简直是丧心病狂,我可是问过那些老兵了,就连他们,也从来没有被这样惩罚过。”

“哼,以我看,王妃什么本事都没有,就只是会一堆整人的玩意,那些东西在我看来,分明就是后宅里头惩罚奴役用的。”

“那又能怎样?她有王爷撑腰,而且王爷肯定还宠她得紧,居然拿出一个营来给她瞎胡闹玩。”

“嘘,小声点,你居然连王爷的坏话也敢说了?”一个新兵有些害怕的连忙止住了他们的怒言怒语。

一个士兵不屑的瞪了一眼那个胆小的士兵,“哼,怕什么?我听说一个月以后,王爷就会安排一次全军新兵的考核,只要到那个时候,我们将第五新兵营的人打得落花流水,哭爹喊娘的时候,大家就可以借此请命,让王妃辞了这训兵的活,老老实实的呆在帐篷里伺候王爷去,别出来瞎搅和。”

“哼,一个月?时间太长了,不如,过个几天,我们就好好教训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王妃那样训练是没有用的。”一个尖嘴猴腮的男子尖声说道。

夏依依躺在帐篷里睡得香甜,却浑然不觉这些流言蜚语在这个午睡的时辰里,仿佛跟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全军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