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全都抓活口/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身子僵硬了一下,自己刚刚这么急着要证明自己的清白,似乎更多的是为了自己在凌轩心中的形象,而不是自己真的在乎这个污名。自己真的有这么在乎凌轩的看法吗?他都不相信自己,自己究竟还要不要跟他在一起呢?

这件事情,就很明显不过了,凌轩的骨子里,依旧是那种封建社会的大男子主义,即便平时对她再好,自己一旦触及了底线,他根深蒂固的思想就会立即跳出来,他可以在这种时候动用私刑,任意虐打自己。

夏依依的眉毛皱了皱,眼眸黯淡了下去,良久,她抬头,脸上泛起了怒气,竟然敢陷害到她的头上来,夏依依冷哼一声,说道:“鬼谷子,我们把歹人查出来,就算不为了跟他证明什么,也为了我的清白,同时也为了不让坏人逍遥法外得逞,否则,即便我现在离开了,我一想到那个坏人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我亦犹如鱼刺在喉。”

“那抓到了坏人,你就跟老夫回去吗?”

“嗯!”依依认真的点点头,似是做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夜影见鬼谷子还没有去给王爷解毒,便出来朝鬼谷子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道:“谷主,烦请你给王爷解下毒。”

“哼!”

鬼谷子没好气的瞪了夜影一眼,便负气将手负在身后,转过身去,气鼓鼓的哼着粗气。

夜影自知鬼谷子脾气古怪,劝不动他,就只得去求夏依依,“王妃,你看……”

夏依依心里也有些恼恨凌轩刚刚那么对她,若是这么快就给他解毒了,未免也太便宜了他,依依冷冷的说道:“将他弄醒来做什么?继续发疯打人啊?先让他躺着吧,我也好清静清静,我们当务之急是找到陷害我的坏人,可没有这个精力跟他那个疯子吵闹。”

夏依依随即便是吩咐道:“凝香,快去第五新兵营将秃鹰叫过来。”

凝香领命前去,夜影便是皱眉说道:“王妃,你叫秃鹰来做什么?”

王妃如今正深陷奸夫淫妇的风波之中,应该更加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怎么却在大半夜又将另一个男人叫过来?

夏依依不悦的蹙眉,冷冷的瞥了夜影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叫他来不是去找歹人,难不成还找他来约会?”

夜影连忙低头,急急的说道:“卑职没有这个意思。”

“哼,没有最好。”

不一会儿,凝香便是带着秃鹰来了,秃鹰,就是之前的那个毛一陌,目前是夏依依在这个军营里头,除了凝香和画眉以外,最为信任的人了。

秃鹰已经听说了今夜的事情,自知王妃此时定是十分的无助,王妃既然找自己来帮忙,自己就一定要替王妃找到那个歹人,还王妃一个清白。秃鹰上前来恭敬的单膝跪下,低首说道:“血狐”。

夏依依看向对自己毕恭毕敬,忠诚有加的秃鹰,一阵暖心,幸好自己练兵这段时间,培养了猎豹特战队,依依沉声问道:“秃鹰,你以前既然是猎户,那你应该知道,如果你追踪的野兽跑了,你该如何找到那个野兽。”

“在下养了几只猎狗,平时都会带上猎狗上山,让猎狗追踪野兽的气味,找到那个野兽。”

“你的猎狗可曾出过错?”

“未曾出错,在下十分精心的训练过那些猎狗。”

“很好,你家在何处?可远?”

秃鹰立即明白了王妃是要用什么办法去找那个假冒丁大力,陷害王妃的歹人了,秃鹰立即说道:“在下的家并不太远,若是快马加鞭的话,两个时辰就能赶到了。”

“好,夜影,麻烦你现在就护送秃鹰一起回去带猎狗过来,我希望,明天天亮之时,你们能回来。毕竟,时间拖得越久,气味也就散得越快,猎狗就很难追踪了。”夏依依看向夜影,神情严肃。

夜影颔首,迅速跑去牵来战马,跟这秃鹰一起往他家跑去。

夏依依这边带着凝香和画眉就守住了自己的军帐,不得让任何人靠近,以免破坏了案发现场。

凝香有些担忧,眉心皱起,低声问道:“王妃,这光靠一条狗,就能找到歹人了吗?”

“你可不要小看一条狗,关键时刻,狗比人有用。”

天色微亮,那些士兵就都已经起床来,从这里走过的时候,却发现王妃已经将她的帐篷用绳子给围了一圈,禁止任何人接近,那些人便是偷偷的交头接耳起来,“王妃这里怎么啦?为什么不让人经过啊?”

“你还不知道啊?你昨天一定是睡得太死了,昨天这里都闹翻天了。”

“什么事情啊?”

“听说王爷亲眼见到丁副将和王妃偷。情。”

“而且还是被抓奸在床呢”

“啧啧,可真是伤风败俗啊。”

那些人越传越离谱,一边往这边指指点点,也不顾忌他们这么说话的时候,王妃坐在那里是能听见的,凝香气恼的就要过去教训他们,夏依依连忙拉住了凝香,说道:“先别管他们,现在我们没有证据,多说无益。”

直到了天全亮的时候,夜影和秃鹰才赶了回来,一人抱了一条猎狗,下了马来,到了夏依依这里,秃鹰道:“血狐,在下怕一条猎狗不足以信服人,就带了两条过来。”

“很好,夜影,你即刻下令,让全军的人都回到自己的帐篷里,不得各处走动,另外,将几个副将和白澈、天问叫过来,一起见证一下,我们是如何找到歹人的。”

“是”

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夏依依就对来的这几个人说道:“各位,你们可都是聪明人,想来,不用我说,你们也知道,猎狗是可以根据气味找到目标人的,昨夜,除了我和两个丫鬟掀过我的帐帘,就只有那个陷害我的人了。那我们现在就用猎狗去找找。”

夏依依朝秃鹰使了一下眼色,秃鹰立即就带着两条猎狗去闻那帐帘上的气味,那两条猎狗就闻着味道走到了夏依依、凝香、画眉的面前,一阵狂吠,气势凶猛,饶是夏依依三人还算是有胆量的,也被吓得抖了一下。

众人一见,这狗还真厉害,他们这里围了这么些人,它们就立即找到了夏依依三人曾经碰过那帐帘。

秃鹰立即喝道:“还有一个”,便又带着两只猎狗再去闻帐帘上的气味,这一次,两只猎狗闻完之后,就低着头在地上闻,慢慢的朝着丁大力的帐篷方向走去。

那些人一见,有的人便是面露嘲讽之意,他们见夏依依这么急着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还真的开始相信夏依依是清白的,结果,如今连狗都找到丁大力帐篷那边去了,她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这不是更加证实了,昨夜就是丁大力去了她的帐内吗?

然而他们脸上的嘲讽之色还未在停留片刻,便已经惊讶的发现两条猎狗并没有走进丁大力的帐篷里,而是绕过了帐篷,躲到了另一处帐篷后面,随即,那两条狗便是跑进了胖参将的帐内一阵狂吠。

众人跟着狗冲了进去,便见到胖参将正拿着刀就要去砍那两条狗,秃鹰连忙将两条狗唤了回来。

夏依依一见到胖参将,心中便是了然了,自己在这军中可并没有得罪过谁,也就是前些天因为三营跟五营打架斗殴,连累得胖参将也被打了二十军棍,而昨天,新兵考核,五营又得了个第一,而三营却又悲惨的没有通过考核,胖参将也被凌轩给骂得个狗血喷头。所以,胖参将将心里的那股怨恨发泄到自己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

胖参将的身材也十分的魁梧,跟丁大力的身材差不多,若是带上假络腮胡子,大晚上的,又看得不是很清楚,倒是很容易被认错。

夏依依冷哼道:“原来是你故意陷害我。”

胖参将怒气冲冲的回骂道:“你凭什么说是我陷害你?你自己跟丁大力偷情,现在却想推出我来顶罪?”

“这两条猎狗鼻子可灵敏得很,闻到了我的帐帘上有你的气味,一路跟踪到你这儿来的。”

“哼,简直是瞎胡闹,居然根据两条畜生的瞎叫唤,就污蔑我。”胖参将咬紧了牙关不肯承认,满脸怒气的痛斥着夏依依。

“它们可是很厉害的猎狗,刚刚追过来的路线都是你昨夜逃跑的路线,还不能证明是你吗?”

“人都会有错的时候,难道狗就不会闻错了吗?”

夏依依恨恨的瞪着胖参将,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看来,一定要将他的假胡子找出来才行。

夏依依面色阴冷,冷冷的说道:“夜影,立即搜查他的帐篷。”

“你们谁敢搜!”胖参将当即就有些害怕,厉声喝道。

夜影神色凛然,胖参将这话未免也太放肆了,自己堂堂一个将军,还搜不了一个参将的帐篷不成?

夜影当即就上前将胖参将给抓了起来,大手一挥,就派人进去搜查,不一会儿,就在床底下的地里头,挖出来一个假络腮胡子出来。

这会儿证据确凿,胖参将再也无话可说,被众人一番攻打之下,老老实实的招了,随即便是被人五花大绑了起来,抬着就往大军帐那边而去。

昨夜,胖参将知道夏依依有功夫在身,因此,也不敢走到夏依依床边去欺凌她,只是在帐门口等着,等到王爷练武回来的时候,就故意放下帘子,从门里走出来,引起王爷的猜疑。

夏依依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昨夜为何要喝酒,自己若是不喝酒的话,有人撩帘进来,自己一定会醒来的。胖参将进来的声音也轻,自己又喝了酒,才没有听到动静,喝酒误事啊。

“王妃,如今歹人已经抓到了,也还了你的清白,现在可以给王爷解毒了吧?”夜影再次跟夏依依恳求道。

夏依依这抓到了歹人,心情也好了一些,就跟鬼谷子道:“要不,咱们把毒给解了?”

鬼谷子有些不悦,扁了扁嘴巴,哼了一声才将解药给了夜影,说道:“拿温水服下,两刻钟之后就会醒来了。”

“多谢谷主!”

夜影拿了药,就迅速朝凌轩的私帐飞去。

夏依依便对秃鹰感激的说道:“多谢你帮忙。”

秃鹰连连摆手:“举手之劳罢了,真是可恨了那人竟然想出这样的毒计来陷害你。”

“这军营里是非多,确实不是我该来的地方。你这两条猎狗真好,再强加训练,就可以变成出色的军犬,也别再带回去了,你就将它们带在军营里养着吧!”

“真的可以吗?”秃鹰十分高兴,他已经许久未见到这两条狗了,还有些舍不得将狗送回家了,能养在军中陪着他再好不过了。

“嗯,若是有人不同意你养狗,你就去找夜影,跟他说是我同意的,他自然会给予你方便。”

秃鹰眉毛一皱,“你为何不直接跟夜将军说?难道你真的要走了吗?”

“嗯,我不想在这里给军营添乱。”

“可是你走了,我们第五新兵营怎么办?猎豹特战队怎么办?”

“你们原本就是丁副将管治的,我又没有军衔,我一走,自然还是由丁副将管你们了。”

夏依依故作轻松的说道,然而,脸上却是闪过一丝不舍,第五新兵营是她的骄傲,而猎豹特战队更是她的心血了,她也有些不想放弃,但是不舍弃也不行啊。

秃鹰知道王妃可能是气恼王爷,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劝她,只得应道:“在下会带领好猎豹特战队的,你放心好了。”

“嗯,那就好。鬼谷子,我们赶紧去收拾了东西走吧。”

两刻钟后,凌轩便是醒了过来,一看这天都已经大亮,他揉了揉有些晕乎乎的脑袋,自己平时都会天没亮就去练武的,怎么今天睡到这个时候?

不过片刻,凌轩就已经想起来了,自己是昨夜被鬼谷子下了药,才晕了过去的,而且昨夜还发生了夏依依与丁副将半夜偷情之事。

一想到这儿,凌轩就恼怒不已,爬下床就快速的要冲出去找夏依依和鬼谷子算账。

夜影见状,立即上前拦住他,“王爷,你干嘛去?”

“别拦着本王,那对奸夫淫妇!本王一定要……”凌轩脸上的肌肉愤怒的扭曲,额上青筋暴起,一把推开夜影就往外冲。

夜影眉心一皱,昨夜王妃不给王爷解毒的做法是对的,若是昨夜就解毒醒来了,王爷肯定会闹事,真的不利于找出真相。

夜影一个飞身上前,连忙再次拦住,生怕王爷再次犯错,惹恼了王妃,“王妃是清白的,歹人已经被抓住绑起来了,正等着你处置呢!”

凌轩身子猛地一震,他顿在了原地,末了缓缓回身,眸子里全是惊讶:“你说什么?”

“王妃是清白的,昨夜是肖参将故意戴了假络腮胡子,到王妃的帐门口故意等着你的,然后又故意引你到丁副将的帐篷处,他则躲在旁边的帐篷外,等你进了丁副将的帐篷,他就连忙溜回了自己的帐篷,将假络腮胡子给藏了起来。不过好在他昨夜仅仅是想陷害王妃,并没有凌辱王妃。”

“可恶,连本王的王妃名声都敢污染,他好大的胆子!”凌轩浑身气得发抖,拳头不禁捏的更紧,骨头咯吱咯吱作响。肖参将若是真敢凌辱夏依依的话,他可以保证肖参将尸骨无存。

“怎么查出来的?”凌轩沉声问道。

“还是王妃聪明,让卑职和秃鹰去秃鹰家带了两条猎犬过来闻帐帘的气味,那两条猎狗循着气味一路走到丁副将的帐外,但是没进帐内,而是在帐外绕了一圈到肖参将的帐内朝他狂吠,卑职便在他帐内搜到了假络腮胡子,他也已经供认不讳了。”

“他现在何处?”

“押在大军帐里。”

凌轩立即就冲了出去,一到大军帐,便是立即一脚就将胖参将给狠狠的踢倒在地,随即上去就是一拳,直接将胖参将的下巴都给打脱了臼。一番暴打之后,胖参将便是已经被他给打得死翘翘了,随即直接让人将胖参将给抬了出去扔掉。

打了胖参将一通,凌轩就想着赶去跟夏依依道歉,一想起昨夜,夏依依屡次跟他说自己是清白的,可是自己却是被愤怒给冲昏了头脑,根本就不听她的解释,还想动手打她,伤害她。

凌轩急匆匆的掀开了依依的帐篷,却发现里面已经人去屋空了,凌轩的心紧紧的收缩了一下,揪得紧紧的,“依依”,凌轩的声音心痛之中略显沧桑。

凌轩心里十分自责,夏依依一定是被自己气跑的。

“夜影,她们何事离开的?”

夜影也一头雾水,他拿了解药就回去给王爷服下,然后去审问了一下胖参将,接着,就又回了王爷帐内等王爷醒来,可是却没有任何人过来跟他报告说王妃走了的事情,“属下不知,不过应该在两刻钟以内。”

凌轩立即跨上了闪电的马背,快速跑到了军营门口,一问,说是已经走了两刻钟了,因为夏依依没有马,所以凝香和画眉共乘了一匹马,还有鬼谷子和严清也一道跟着回去了。

凌轩横眉怒骂道:“本王以前不是下过命令了吗?不得放她出营去?”

那个守卫大惊失色,连忙跪在地上说道:“小的不知,刚刚王妃过来说王爷因为昨夜之事,十分恼怒,就直接将她休了,赶她出去,她是得了王爷的命令才出这军营的,所以,小的才给她开了门。”

只是这个守卫仅仅是听到了昨夜传出来的王妃通奸,被王爷打了的消息,却还没有听到刚刚已经找到作乱之人的消息。因此,这个守卫也就被王妃的话给蒙骗了过去。

“昨夜之事是肖参将故意假装成丁副将陷害王妃的,王妃是清白的,你们莫要胡乱说,本王并没有休了她,更没有将她赶出去。”

凌轩警告了一番,便是快速骑马追了出去,只是刚刚跑出去没多远,迎面就碰见了三尧镇的通信兵快马加鞭的朝军营跑去,凌轩眉头紧皱,看那通信兵背上背得那个旗子,可是紧急军旗的旗子,这是给各个城镇守卫快速通过关卡用的,凌轩策马迎了上去,远远的就开始问道:“什么事?”

那人见竟然遇上了王爷,就立马策马过来,边跑边大声喊道:“王爷,不好了,北云贼子攻城了。”

“什么?什么时候?大概多少兵马?”

“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开始攻城了,大约二十万兵马,我们有些抵挡不住了,求王爷速速去救城。”

凌轩望着通往南方的那条路,以夏依依比自己早出发两刻钟的时间,自己从后面追的话,应该能在一个半时辰以内就能追上她,只是,现在三尧镇的军情紧急,自己绝不能为了自己的私情,就将整个三尧镇置之不理。

“战报给本王,你现在速速回去复命,让守城参将拼尽全力守住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内,本王一定会派兵过来支援。”

凌轩拿过来战报,就速速往军营赶,一进大军帐,就立即召集了将领开会。稍刻,周副将就从大军帐里出来,速速带了十万兵马急急的往三尧镇赶去。

“天问,你现在速速往南边赶去,一定要将王妃平安带回来,现在打战了,路上不安全。”

凌轩吩咐道,现在是战时,所有的将领都不得离开阵地和军营,因此,凌轩不能再去找她,万一还有新的军情过来呢。也不太方便派夜影去,毕竟夜影可是除了他以外,职位最高的将军了。

然而天问的身份则不一样,天问并没有官职在身,他只是凌轩的贴身护卫罢了,他不受朝廷军规的管治,即便是在战时,他离开军营也是可以的。

凌轩安排完所有的事情以后,便是有些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自己今天这一天都干了一些什么蠢事?什么事情都处理不好,什么事情都乱七八糟的挤着。

凌轩才歇息了半个时辰,帐外就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凌轩不禁蹙眉。

一个通讯兵跳马下来,连忙跑了过来,急急的禀告道:“王爷,不好了,北云贼子攻打银泽镇了。”

凌轩猛地站了起来,眉毛深深的皱起,走了过去,将战报接了过来,目光快速的扫视了一眼战报上的内容,随即将战报交给了夜影。

“王爷,这北云国果然是想等着我们这边疫情结束了,天气又炎热了,他们才开始攻打我们,没想到他们这一攻打,竟然气势这么凶猛,同时攻打两个镇,还出了这么多的兵。看来他们是下定了决心要攻打我们了。”

夜影也是满脸焦虑,这北云国似乎是蛰伏了许久的蛇一样,一旦从洞中冲出来,就以猛烈的攻势开始进攻。

“唯今之计,只能让齐副将再带十万兵去银泽镇了。”

夜影担忧的问道:“可是,我们若是这样的话,很容易将兵马都给分散开来的。”

“我们根据对方的人数来安排兵马,我们的兵马分散了,他们的兵马又何尝不是也分散了?”

凌轩静下心来,冷静的分析道,当务之急,可是不能再像之前那样焦躁了,要沉着面对。

那一厢,夏依依等人走了一个时辰,在路上看到前面有一辆马车快速的往南走着,虽然那马车跑得也快,但是马车的速度是比不上轻装上阵的马匹的,夏依依很快就追上了那辆马车,夏依依快速的瞟了一眼,见赶车的人正是上次出营的时候在路上出手救了的那个少爷的两个小厮。

那个小厮一见到夏依依,就立即掀开车帘,朝里面兴奋的喊道:“少爷,少爷,我们竟然遇到了上次救你的那个大夫。”

那少爷立即探头出来,一见到夏依依,就十分高兴的朝夏依依拱手,说道:“在下多谢大夫上次出手相救。”

夏依依便是放慢了速度,跟那个少爷的马车速度平齐,说道:“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你上次不是说去西边投靠亲戚的吗?”

“是的,我确实是去亲戚家住了一阵子,不过……唉,也不能怪人家,哪能长期叨扰别人呢?我也就只好再回家了,不过,刚刚回家的路上竟然看到从我们镇子里跑出来一个送信的通信兵,背上还背着代表紧急军情的红色旗子,想必是打战了,所以,我干脆就调转马头,直接去南方,去京城里躲一阵子。这年头,哪里都不安全,也就京城还安全一些。”

“你家乡打战了?哪个地方?”

“三尧镇”

“我怎么之前没有听说过打战了啊。”

“应该是刚刚才打起来了,若不是我正巧遇见了那个送信的通信兵,我也不知道呢。”

夏依依不禁皱了皱眉,这新兵考核昨夜才结束,北云国这就开始打战了?那昨天通过考核的士兵会不会被派到战场上去?自己的五营会不会也要上战场?那些士兵受伤了怎么办?我要不要回去救他们?自己这一走,可就连鬼谷子和严清一起带走了,还带走了好多药,这军营里就一下子少了三个主力大夫。

凝香见夏依依有些犹豫,便是上前劝说道:“要不咱们回去吧,现在正是需要我们的时候。”

鬼谷子立即不悦的反驳道:“管我们什么事?我们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上阵杀敌那是将士的事情。”

那个少爷便立即说道:“还是他说得对,我们只是老百姓罢了,哪能帮得了什么忙啊?”

依依对他的话有些反感,“国之兴亡,匹夫有责。那些士兵也都送从普通老百姓家中抽丁送进军营里的,他们没进军营之前,也是和我们一样是普通百姓。”

那少爷讪讪的说道:“大夫批评得对,只是那些士兵训练过了,我们没有训练过,上了战场,也是个死啊。”

“我记得三尧镇可是有被抽丁的,你怎么没有去军营?”依依疑惑的问道。

凝香则是快人快语的鄙夷道:“我看你根本就不是去投奔亲戚,你上次就是想躲避抽丁吧。”

少爷拱手说道:“姑娘说笑了,这朝廷抽丁,官府可是要记录在册的,谁敢躲啊?若是躲了,被抓到了可是要坐牢的,而且按照律法,子孙三代皆不得科考。谁还敢逃避服兵役啊?坐牢也就罢了,可也不能害了子孙啊。”

“那你为何没有去当兵?”

“现在是每户抽调一名男丁而已,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要去的,我家是我大哥去当兵了,我有疾在身,实在不适合当兵。”

原来如此,夏依依点点头,想了想,自己也不想回去了,实在是不想再回去看见那个讨厌的人来。便是扬起马鞭,继续往南走。

“大夫,你若是也去南边,我们不如搭个伴,一起回南方吧,如今打战了,这路上可是不太安全了,我们搭伴走还能壮壮胆啊。”那个少爷连忙喊道,笑嘻嘻的,一脸真诚。

凝香啐了一口,说道:“你们三个没有半点武功,就是想要我们保护你们吧?休想!而且你们这马车慢腾腾的,跟你一道走,可不是要浪费我们的时间?”

那少爷便是说道:“我也就是这么一提议罢了,你若是不愿意,便作罢。”

夏依依瞪了凝香一眼,便对那少爷抱歉的笑道:“公子莫要见怪,她素来心直口快。”

“无妨,无妨。你们若是有急事,着急赶路,就先走一步吧。”那少爷谦谦有礼的说道。

夏依依可也不想让三个陌生人跟着一道走,毕竟,她们在路上还会时不时的从储物空间里取东西了,若是带着他们,就有些不方便了。自己哪里用得着去操那么多的心,管别人那么多啊。

夏依依便是快马加鞭的往前跑,只是刚刚跑出一百多米,便从道路那头涌过来上百黑衣人,夏依依心里一惊连忙就策马往回跑,道路那头也涌过来上百黑衣人,糟了,被人包了饺子了。

那两个小厮一见这么多黑衣人,当即就吓得尖叫,连忙就挤到马车里,跟少爷三人挤在一起,大叫道:“少爷,少爷,好多人啊,是不是来打劫的啊?我们可没有带多少钱啊。”

那个少爷微微蹙眉,倒是十分冷静,道:“他们不是山贼,抢个银子,哪里需要这么多的人?”

“那他们该不会是想杀了我们吧?呜呜,少爷,我还没有娶老婆,还没有留后呢。”那个小厮哭道。

少爷微怒道:“你哭个啥?少爷我也没有娶老婆也没有留后呢?我们三个又没有武功,又没有跟人结怨,哪里会有人要来杀我们,即便是杀我们,来几个人就绰绰有余了。他们不是冲我们来的。”

“那是冲他们来的?”那个小厮拿眼瞟着夏依依几个人,随即不满的说道:“哎呀,真是要被他们给害死了。”

那个少爷立马怒斥道:“你休得胡说!”随即又有些歉意的望向夏依依。

夏依依此时才没有心情去管一个小厮的言辞不善了,夏依依冷目盯着前方的黑衣人,冷冷的问道:“你们是何人?为何要拦路?”

“轩王妃,我们是北云国的人,想来,我也不必再解释为何拦路了吧?”为首的那个黑衣人跳出来,开门见山的说道。

北云国?而且还知道她是轩王妃?依依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自己可是乔装打扮过了,跟凝香画眉都是女扮男装的。

“你是轩王妃?”

那马车上的三人皆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上下打量着夏依依,还特意将目光停留在她的胸口上,去看看有没有凸起。凝香当即就恼怒的扬起马鞭在他们的面前狠狠的打了一鞭,重重的打在马车木板上,怒斥道:“你们看什么看?当心我挖了你们的眼珠子。”

夏依依凌厉的盯着他们,语气冰冷:“你们怎么知道我会经过这里?”自己这刚刚出了军营才一个时辰,他们动作这么迅速的就从北云国赶过来围堵她?而且,自己这出军营可是临时起意的。

“我们可是在军营外蹲点了许久了,你一单独出来,就抓你。弟兄们,给我上,轩王妃一定要活捉,至于其他的人,能活捉就活捉,不能活捉就杀掉。”

夏依依低低的问道:“凝香,这次,可有把握赢?”

开什么玩笑啊?凝香苦着脸看着夏依依,“王妃,这次,可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啊,自从我们在军营里呆着十分安全,王爷就把红菱他们调走去做其他任务去了。”

依依不禁抚额,没有红菱他们暗中保护了啊?那就靠着她们两个,怎么可能是那两百多人的对手啊?现在纯粹就是瓮中捉鳖了。

那个小厮一听说要杀掉他们,连忙哭喊道:“各位大哥,好汉,我们不认识什么轩王妃,我们只是过路罢了,求求你们,放了我们。”

“不认识?刚刚路上还聊得那么欢?”

“我们只是遇上了,想搭个伴一起行路罢了,可是他们还不愿意,我们真的不认识他们啊,你就行行好放了我们吧。”

“老子管你们认不认识?老子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兄弟们,全都给老子抓起来。”

依依咬咬牙,说道:“你放了他们七个,我一个人跟你们走就是了。他们都没有什么用处,你们的主子应该只是想抓到轩王妃罢了。”

凝香和画眉瞬间感激涕零,立即靠上来说道:“不,王妃,奴婢誓死保护你。”

依依低低的说道:“别逞强,我们打不过,你们不要枉送了性命。”

那黑衣人哈哈大笑道:“好一对忠心的奴婢啊,全都给我抓起来,一个不剩,而且,老子全都要活口。上!”

那些黑衣人便是一窝蜂的冲了过来,凝香和画眉立即拔剑就对上了那些黑衣人,将夏依依给护在了中间,夏依依一见,便也抽出了剑,跟那些人对打了起来。

不过挣扎了片刻,三人便是都被他们用刀架上了脖子,依依侧目一看,鬼谷子他们五个男人都已经被五花大绑起来了。

夏依依几人也只得被束手就擒,一起被绑了,蒙上了眼睛,塞进了马车,听着这马车的速度,应该很快,不过是一炷香的时间后,夏依依她们又被换到了另一辆马车上,想来是对方为了混淆凌轩派人过来追踪的视线吧。

下了马车,又被那些人推着走,最后感觉应该是将她们给关进了一个牢笼里面,待那些人上了锁,退了出去之后,夏依依才跟凝香互相解开绳索,随即便将眼睛上的黑布给拿开。

夏依依微微眯了一下眼睛,适应了一下里面的光线,然后才缓缓睁开双眸开始打量这周边的环境。

------题外话------

第二十三章,关于假丁大力的事情有些细节上的改动,看过的亲们可以回头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