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奇特的传递方式/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一个小帐篷里,帐内放了一个铁笼子,里面只是关了夏依依和凝香画眉,想来,他们那些男人应该是另外关了一处了。

此时应该是刚过了中午,帐篷里还很闷热,透过帐篷,还能依稀看到帐篷外面围了一圈的士兵,还有不少士兵在外来回巡视,只怕,自己即便是打开了铁笼的锁,也绝对出不了这个帐篷。

“王妃,现在怎么办?”凝香低低的问道,凝香自己倒是不怕死的,只是如今连王妃也被关了进来,她很担心那些人对王妃不利。

夏依依沉思了一会儿,淡淡的道:“静观其变!”

凌轩在大军帐里总觉得自己有些心绪不宁、坐立不安,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担心两个城镇的战事,还是在担心夏依依。

凌轩为了方便报信的人进出,便将帐帘给卷了起来,坐在大军帐里就能一眼看到远处走过来的通信兵。

大半天过去了,凌轩约莫着时间,以天问的骑术,也该追上夏依依将带回来了,怎么会这么久了都没有回来?凌轩微微叹了口气,也许,夏依依还在生他的气,并不想跟天问回来。

直到下午过半,凌轩才看到天问急冲冲的回来了,凌轩微微皱眉,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了?

天问冲了进来,焦急的说道:“王妃被北云国的人给掳走了。”

哐的一声,凌轩的手抖了一下,握着的杯子也滚落到地,凌轩倏的站了起来,脑子轰的一声,几乎炸裂了开来,双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天问。

“在哪里被掳走了?其他人呢?掳到哪里去了?北云国的人可有留话?他们究竟有什么要求?夏依依她现在怎么样了?”凌轩连着问了几个问题,语气十分着急。

“属下一路追到了五十里开外,便是见到那里有打斗的痕迹,现场还留了有一封信。”天问连忙将信拿了出来。

凌轩将信一拿过来,就连忙要撕开信封,正巧秃鹰带着一条猎狗从大军帐外经过,那条猎狗竟然突然冲入了大军帐,狂吠两声,跳起来就朝凌轩的手的那个方位咬去。

哪来的野狗?竟然冲进帐内咬人?凌轩眼带狠历,当即就要挥掌劈向那条野狗。

“王爷,不可!”秃鹰和夜影同时大声喝止道。

凌轩连忙收回了掌风,怒目看向秃鹰,说道:“这是你的狗?为何不好好看着它,竟然胡乱咬人?”

秃鹰连忙将狗拉了回来,而狗却依旧对着凌轩的手狂吠,秃鹰眼眸一缩,连忙跪下说道:“王爷,在下是第五新兵营的毛一陌,王妃给在下赐了个名,叫秃鹰,这条猎犬名叫大黑,它不会胡乱咬人的,在下见它一只盯着你手中的信狂叫,在下猜测,它可能是想从你手上将这份信咬下来,阻止你撕开信封。”

“它阻止本王撕开信封做什么?难不成它还能知道里面写了什么内容不成?”

“它不认字,但是它可能闻到了信封里面的味道不对。”

夜影闻言,眉毛一皱,连忙上前将信封抢了过去,说道:“王爷,这条狗正是今天帮王妃找到歹人的狗,鼻子十分灵敏,这狗很通灵性,卑职以为,宁可小心一点。”

白澈也连忙上前说道:“不错,王爷,这北云国的人素来奸诈,他们很有可能在这信封里塞了什么毒药或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好,既然如此,那边将这封信拿出去,在一个空旷一点的地方,远远的拆开。”

接下来,凌轩就在外面的地上放了一个兔笼,将信放在兔笼里,自己隔得远远的飞了一小片树叶,那树叶竟是像刀子一样划开了信封。

顷刻间,那信封里便是冒出了一股淡绿色的烟,那兔笼里的兔当即就在笼子里乱蹦达,不过一会儿,就四腿一蹬,死了过去。

“里面果然装了毒药。”

凌轩愠怒的说道,若是刚刚自己撕开信封的话,即便自己武功高,及时躲避闭气,也定会吸入少量的毒药。

过了好一会,等毒药散了,凌轩才派了一个小兵去将信封拆开了,见那小兵无恙了,才将信拿过来看。

“贼子好大的口气,竟然要三座城池交换。”

凌轩恼怒不已,当初夏子英被俘虏的时候,西昌国也就只是提出了用绥元镇交换而已,可是这北云国,竟然开了三倍。

秃鹰从他们的只言片语里听出来了,不禁担忧的问道:“王妃被抓了?”

夜影轻声回道:“嗯”。

秃鹰立即下跪请求道:“王爷,若是要去营救王妃,卑职愿意带领猎豹特战队前去营救。”

凌轩微微动容,夏依依竟然还有这么忠心的属下。

“嗯,若是有需要,本王会通知你的。”

秃鹰退下后,凌轩道:“夜影,以后四处寻一些猎狗交给秃鹰训练。”

“王妃那边怎么办?”

“你派人立即在北云军营里打探一下,看能不能将她直接救出来。”

这个铁笼还算宽敞,夏依依三人在铁笼里坐着,不一会儿,帐帘掀起来,一个小兵走了进来,将饭菜放在铁笼外,淡淡的扫视了她们三个一眼,就转身离开。

凝香迅速拿出一只银钗在饭菜里试了一下毒,道:“王妃,这饭无毒。”

“吃吧,他们既是要抓我们做人质,就暂时不会毒死我们的。”依依吃着吃着,就在一个馒头里面发现了一个小字条,上书“王爷会来救你”,依依眼眸一缩,微微一愣,他,还会来救她吗?

听到撩帘声响起,夏依依连忙将字条塞回了馒头里,一口将馒头咬了一大半,连着那字条也含在嘴里,将整个腮帮子鼓得大大的,只是嚼了几下就快速咽了下去,只是里面夹了张生硬的纸,咽得依依嗓子眼疼,接着又将剩下的那点馒头一口塞进嘴巴里,边嚼边睁个圆溜溜大眼睛看着来人,看服饰应该是一个副将。

进来的那副将不禁一愣,怎么传说中极为受宠的轩王妃竟然是这般的粗鄙?轩王怎么会看上她?

依依俏脸微沉,不满意的扁着嘴巴说道:“你们这饭菜干巴巴的,咽都不好咽,下次配个汤。”

副将微微扬眉,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你还是在王府里享受呢?你如今不过是阶下囚,能有口饭吃就不错了,还敢挑剔?”

依依淡定的用手伸出铁笼,从饭盘里抓饭菜吃,接着又说道:“我可不是你们北云国的人,不习惯用手抓着吃饭,下次拿筷子给我,端进这笼子里吃。”依依抬了抬眼皮,看了副将一眼,冷冷的嘲笑了一通,“我说你们也太胆小了,不就是关了三个女人吗?都已经重兵把手了,还用得着这么小心翼翼的,连吃个饭都害怕我跑了不成?”

副将瞧着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半点害怕的模样,还敢嘲讽他,他冷哼一声,道:“你也别得意,若是轩王不答应我们的条件,你们通通都得死。”

“什么条件?”

“三座城池!”

“呵呵,你们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就我,在他的心里能值三座城池?你倒不如趁早歇着。”

副将审视的盯着夏依依看,见她脸上的神情似乎是真的对轩王的态度不以为然,他不禁纳闷,探子传过来的消息难道是错误的?这轩王妃并不受宠?

副将笑道:“也好,你也可以借此事考验一下轩王,看看你在他的心中究竟如何。若是不值三座城,你也别跟他过日子了。”副将临了还不忘想着要拆散他们,挑拨离间。

依依扬眉,轻松一笑,道:“还用得着考验?他的选择是什么已经一目了然了,想必他已经收到你们的条件了,可是他还没有答应吧?”

“我们只给他三天时间考虑,如果不答应,就等着给你收尸,而且,在你死之前,还得让他看看,他的女人是怎么伺候北云国士兵的。”那个副将语气越发的阴冷。

凝香怒视着副将恶狠狠的说道:“你们敢!”

副将仿佛这才看到她们两个奴婢一样,眼睛眯缝起来,用手抚了自己的胡子一把,道:“没想到王妃长得这么漂亮,这身边的丫鬟也长得如此的水灵,放心,到时候,你们也跟着王妃一起去伺候人。”

“呸!”凝香恨恨的啐了他一口。

“哼,还挺辣!到时候有你好受的。”副将嘴角被气得抽搐了一下,恨恨的骂道,便离开了帐篷,转身进到另一个帐篷。

鬼谷子瞧见了这副将进来,便是将那饭狠狠的往地上一倒,破口骂了起来:“老夫这么一大把年纪了,牙口也不好,竟然给这么硬的饭菜,咽都咽不下去,连口汤都没有。”

“怎么一个个的啊,明明都是一些阶下囚,却都跟老太爷一样的难伺候?她是王妃,还有那么点资格挑剔,你算是哪根葱?就敢这么放肆。”副将气恼不已,拿出马鞭就往铁笼里挥去。

鬼谷子连忙躲到一边,躲过了这一马鞭,气得脸色通红,跳起脚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连老夫都不认识,老夫可是药王谷谷主鬼谷子,可是你们北云国皇后的恩人。”

那副将立马就停了手,看着他疑惑的询问道:“你真的是药王谷谷主?”

“哼,若是你这只狗眼不识得,你就去找能识得老夫的人来,哼,当初老夫救了你们的皇后,没想到,北云国如今竟然恩将仇报。”

那副将也被鬼谷子这义正言辞的气势给唬住了,连忙拱手说道:“还请稍待片刻。”

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魁梧的国字脸男子走了进来,一看到鬼谷子,那男子便立即狠狠的踢了副将一脚,怒骂道:“放肆,谁给你们的胆子将谷主给抓起来了?还不赶快将谷主和严大夫放了?”

副将立马就跪下磕头,说道:“太子殿下,末将实在不知他就是谷主,这是抓错了人了,末将这就将谷主放出来。”

副将连忙上前将铁笼给打开来,连声跟鬼谷子道歉,说道:“谷主,实在对不起啊,我们是真的不知道你就是谷主,而你又跟轩王妃在一起,这才殃及了你。还请谷主大人有大量,原谅则个。”

鬼谷子冷哼一声,说道:“哼,这一路上,老夫这把老骨头都被你们折腾散了,这手都快被你们给扭断了,老夫这双手可金贵着,若是扭断了,可就没法行医了,你们北云国赔得起码?”

太子赵熙便是歉意的说道:“谷主,我们北云国只是想抓东朔的轩王妃罢了,并不想连累旁人,更何况,你可是本太子母后的救命恩人,当年,若不是你,我母后可就一命呜呼了,本太子对谷主一向感恩戴德,这份情,本太子会记一辈子的。本太子这就设宴好好款待你,随后就放了你。”

鬼谷子不禁撅了撅嘴巴,得意的睥睨了一眼那个副将,随即对赵熙说道:“那还差不多,就他们给的这些饭菜,连狗都不会吃,还敢拿到老夫面前来。”

赵熙连忙怒气瞪了一眼副将,冷哼了一声,骂道:“你真是狗眼看人低,连谷主也不认识,还不赶紧下去准备准备,给谷主拿上好酒好菜盛情款待?”

“是是是,末将这就去。”

哼,鬼谷子撅起了嘴巴,胡子一翘,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甩了甩衣袖,就老气横秋的大摇大摆走了出去,严清便也连忙跟在了鬼谷子身后走了出去。

赵熙果真摆上了好酒好菜盛情招待他们二人,酒席上,说尽了对鬼谷子的感谢之情,说到最后,便是连声哀叹,说道:“谷主,本太子还有个不情之请,想让谷主给本太子医治顽疾。”

鬼谷子道:“太子有何疾病?”

“心疾,本太子经常心绞痛得厉害,严重的时候,若是没有药物,就疼晕了过去,而现在,发病的次数也越来越密了,疼痛也愈发的剧烈,那些太医也没法治愈,只能用药物暂时控制住,在晕过去的时候保住本太子的性命罢了,而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只怕本太子命不久矣。”赵熙紧皱着眉头说道,说起话来的时候,便用手揪住了心口的衣服,仿佛已经疼痛起来了。

鬼谷子上前将手指搭在赵熙的手腕上,微微闭眼,随即皱了皱眉头,轻叹了口气,摇摇头将手收回。

赵熙见他的神情哀叹,隐约觉得不祥,小心的问道:“谷主,本太子的心绞症可能治?”

鬼谷子摇摇头,道:“没得治,你这是心脏有问题,光是靠吃药是吃不好的,除非是把你的心脏做个手术,可是心脏可不是一般的器官,可动不得,老夫也是没有办法啊。”

“连谷主也治不好啊!”赵熙十分失落,自己在北云国遍寻了名医,没有一个能治好他,这好不容易遇上了鬼谷子,可也依旧没有办法。

鬼谷子面露不悦,道:“这天下这么多的病,哪能每样都治得好?那老夫不成了神仙了?”

赵熙忙致歉:“本太子不过是太心急罢了,谷主既是治不好也无妨,只是谷主可有办法尽量减轻本太子的病症?本太子愿以重金相酬。”

鬼谷子眼眸一转,眼睛微弯,“老夫倒是可以减轻你的病症,只是老夫有个条件。”

“谷主请说,价钱好商量。”

“老夫若是给了你药方,老夫要将轩王妃带走。”

赵熙面露难色,“谷主,若是你想带走今天绑过来的另外那四人,本太子都能答应,只是,轩王妃,只怕你带不走了,毕竟,她的身份,可关系到两国之间的战役,即便是本太子有这个想法放人,那些将士也不会答应,本太子可难以做得了这个主,还请谷主见谅。”

鬼谷子气得不轻,他堂堂一个太子,哪里就做不了主了,分明就是搪塞之词,面色阴沉的问道:“你当真不放?”

赵熙之前脸上还恭恭敬敬的态度顿时就变得阴冷不已,板着脸,冷哼一声,道:“谷主,本太子敬你是母后的救命恩人,因此,本太子并不想刁难你,你若是想离去,自可离去。只是那轩王妃牵涉到两国利益,本太子公事私事分明,绝不会将轩王妃送给你做人情。”

“哼,若是有老夫的药,你还能活个十几年,如今,依老夫看,你也活不过五六年了。”鬼谷子气恼的站起身来,诅咒了赵熙一番后,拂袖而去。身后,传来赵熙重重的将酒杯拂落到地的声音。

鬼谷子一走,身后就跟着好几个士兵监视着,鬼谷子走到了关押夏依依的帐篷,那守卫便是拦住不让他进去,鬼谷子怒道:“不过就是进去瞧一眼,老夫还能把她们救走不成?老夫有这个能耐打得过你们这么多的士兵?”

那守卫依旧不让他进,之前那副将便是走过来,挥了挥手,让守卫放他进去,量他也救不了人。

鬼谷子一进来就焦急的喊道:“丫头。”

夏依依见鬼谷子没有挨打,便也放心了些,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老夫以前救过北云国皇后,刚刚太子答应放了我,只是老夫说要带你一起走,他却是不肯答应。”

“你便赶紧走吧,免得等会儿他反悔,别管我了。”依依随即便对鬼谷子说道:“谷主,我还想托你一件事!”

“什么事?”

“我以前答应过给秃鹰治病,我如今想了一个方子,麻烦你把方子交给他。”

“方子呢?”

依依道:“我这哪有纸笔?直接背给你听嘛,听着啊,紫蔻,石斛,三克,西庄,当归。”

鬼谷子不禁皱眉,这是什么破方子?听都没听过,而且根本就不能治病,鬼谷子正欲开口询问,却见夏依依连忙给他使眼色,催促道:“鬼谷子,你快些走吧,别到时候路上天黑了,可不好赶路。”

鬼谷子只得按捺下心里的疑问,便是特意叮嘱道:“你在这里撑住啊,老夫这就回去给你搬救兵去。”

夏依依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鬼谷子这话说得也未免太肆无忌惮了吧,那个副将可是还站在帐篷里盯着他们了,他就这么直言回去搬救兵?他不怕别人把他给拦下来吗?

鬼谷子无视夏依依眼里的惊讶,还傲娇的瞪了一眼副将,撅着嘴巴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一路往南出了军营,顺畅无阻。

副将连忙回去跟赵熙讲述刚刚鬼谷子去看夏依依的细枝末节,还特意跟赵熙说道:“那鬼谷子跟轩王妃说,要她撑住,他回去搬救兵。太子,我们要不要将鬼谷子拦住?”

赵熙不以为然,轻飘飘的瞟了一眼副将道:“搬救兵?还用得着鬼谷子回去搬救兵吗?那轩王又不是不知道夏依依被关在咱们这儿,他若是想来救她,自然会来救她,若是不想来,鬼谷子回去也没用。”

副将刚刚转身要走,赵熙微微蹙眉,问道:“夏依依开了个什么药方?”

副将挠了挠脑袋,郁闷的说道:“太子,卑职不懂药材,她说的全是些中药材的名字,卑职根本就听不懂,也没有记住。”

赵熙朝他飞过来一记凌厉的眼神,骂道:“蠢货!这些天,你必须严加看守她们三人,若是有什么闪失,本太子唯你是问。”

东朔,大军帐内,凌轩有些焦急,“夜影,那边的线人可有传出消息?”

“回王爷,轩王妃她们三人关在一处,鬼谷子和严清另外关在一处,我们传递的消息混在馒头里送给了轩王妃,但是我们的人进不了帐,轩王妃也没法把消息传送出来。她们的帐外有重兵把手,怕是营救很困难。”

“不管如何,今夜,本王一定要动手去救她。”凌轩的眉毛紧皱,眼里的神情坚定。

“王爷,虽然以你的功夫,要悄无生息的混进军营确实很简单,可是若想靠近那帐篷,将她救出来,又带着她离开的话,绝对做不到。那赵熙必定会对你有所防备,说不定,在那帐篷周围,他已经备下了圈套,就等着你往里跳呢。”

“那要本王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按照他们的指令,白白的送给他们三座城池吗?若是如此,他们得逞了,那往后,不仅仅北云国,若是西昌国和南青国纷纷效仿这种方法,劫持夏依依交换城池,那东朔的城池岂不是会被他们瓜分掉?这样的话,不仅毁了东朔的江山,也对不起那些城镇的百姓。”

凌轩有些颓然,以前夏子英被西昌人掳走的时候,提出要交换一个城镇,父皇都没有答应,若是自己用三个城池去换一个夏依依,只怕父皇会勃然大怒吧,而且,即便是自己,站在一个将军的角色上,而不是一个丈夫的角色上,自己就不能将三个城池的百姓推入火坑,数十万百姓的牺牲,去换一个人的生命,是自私的做法。

凌轩宁愿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夏依依的生命,也不愿用数十万百姓的生命去换她。

“夜影,带上天问,我们三人一起去。”

凌轩不打算带太多的人,别的人武功太低,刚进敌营就会被发现,不仅不能帮他的忙,还会拖他的后腿,暴露了他。

夜影没有应诺,而是继续开口劝阻道:“王爷,即便是我们三人,也救不出王妃。王妃的牢笼是在军营的最中间的位置,无论我们见到她以后,从任何一个方位逃跑,都有很远的距离,一时半会儿的根本就逃不出去,到时候,北云数万兵马对上我们三个人,我们根本就无力招架,可能还会连我们三人都被他们给抓了。”

“难道任由三天后,让她被杀了?而且,以北云国的阴狠,绝不会只是被杀这么简单。”凌轩的眼中阴狠的气息渐重,若是夏依依被他们给玷污了,他绝对会挥兵过去,誓死杀了赵熙和那些北云狗贼。

白澈连连摇头叹息,以前东朔的将领可也没少被北云国掳了去做人质,以往王爷都是直接忽视对方握有他的人质,该怎么打,还继续怎么打战,就好似北云国掳走的都是无用的人质一样。王爷屡屡这样,那些北云国的人便也知道,掳走东朔的将领当作人质并没有任何用处,王爷根本就不会顾惜他们的死活,只管像个疯子一样,疯狂的进攻。所以,北云国后来便也就不掳人质了,一旦抓到将领之后,严刑逼供不出什么来,就都给杀了。

这,还是头一次王爷因为人质的事情而伤脑筋。

白澈感受到王爷向他投来求助的目光,白澈连忙缩了缩脖子,应付似得说了个办法,“王爷,我们赶到敌营正中心去救人出来太困难了,可若是王妃她们是在靠近外营的话,那我们救出她的可能性就大了许多了。”

夜影和凌轩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吗?谁都知道,她若是在外营的话,自然比在营中心好救了。问题是没有办法把她从营中心弄到外营来啊。

凌轩皱眉说道:“有没有什么办法,让里面的线人将她们给弄到外营来?”

二人皆摇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仅没办法把她弄到外营来,还会暴露了线人。现在那里重兵把手,哪个线人都没有这个本事让那些守卫将她们放出来。

几人正绞尽了脑汁在想办法应对,便有小兵快速跑过来高兴的回禀道:“王爷,谷主他们回来了。”

凌轩不禁惊讶,怎么就回来了?自己都还没有去救她,也还没有答应北云国的条件呢,怎么就放他们回来了?凌轩心里一阵激动,便是立即跑了出去,准备迎接夏依依。

跑了出去才发现,哪里有夏依依的身影,仅仅只有鬼谷子和严清呀,凌轩不禁恼怒,愤怒的对那个小兵吼道:“说个话也说不清楚,他们、他们,谁知道你说的他们饱含了哪些人?”

那个小兵连忙低声认错,承受着凌轩的怒火,自己不过就是没有说明“他们”指谁,王爷竟然就有这么大的怒火。

“鬼谷子,你们怎么回来了?本王听说,你们可是被人抓走了的。为何只有你们两个人回来了,她们三人却没有回来?”

凌轩冷冷的问道,怀疑的盯着他们二人,凌轩不禁蹙眉,他们两个该不会是被敌人策反了,跑回来当奸细的吧。

鬼谷子这一瞧凌轩怀疑的眼色,顿时就气得脸色铁青,腮帮子气鼓鼓的说道:“你就这么多疑?疑心这个,不信任那个的,既然你都开始怀疑老夫了,那老夫也就没必要回来这里,免得你们还以为老夫过来给你们干了多少阴私的事情呢。”

鬼谷子说罢转身就走,管他什么要搬救兵还是要送药方,像轩王这么疑心重,难怪昨天会不信任夏依依。看他这样子,铁定是不会救夏依依的了,自己还想着回来搬救兵去救夏依依了,结果,只怕自己根本就搬不了任何一个救兵了。

凌轩被鬼谷子说的“疑心这个,不信任那个”的这句话给震了一下,他的身子站在了原地,呆愣了片刻,若不是自己昨天不信任她,她也不会离营回家,也就没有被掳走当俘虏了。今天的这一切,都是自己昨夜惹出来的祸事。

凌轩连忙拦住他道:“那你告诉我们一个原因,好让我们信服。”

“老夫以前救过北云国皇后,那赵熙就当是报恩,放了老夫,怎么?有什么问题?”

“那夏依依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她有没有受苦?”

“老夫看她应该没有被挨打,只是关起来了而已,老夫是回来求你去救她的,现在老夫看你这样,估计也不会去救她了。老夫没空跟你在这闲扯,老夫要去找秃鹰。”

凌轩微微蹙眉,面上不悦,“你找他做什么?谁说本王不会去救她?本王本就打算入夜以后就进敌营去救她。”

“哼,你以为救个人这么容易?那个帐篷外可是有重兵把手的。”鬼谷子十分不屑的瞟了凌轩一眼。

“如果本王都救不了人,难道你以为就凭秃鹰,他就能救得了夏依依?”凌轩被鬼谷子的鄙视眼神给激怒了,阴沉着脸说道。

“老夫又不是要秃鹰去救她,只是给丫头送个药方给他。”

“夜影,去将秃鹰带过来。”

不一会儿,秃鹰就来了,一脸疑惑的说道:“在下并没有生病,更没有要王妃给在下治病啊,哪里有药方需要给在下?谷主莫不是听错了人名?”

“哼,听错了人名?你当老夫真的是老得耳聋眼花了?丫头她清清楚楚的就是说的你的名字,秃鹰,秃鹰啊,也就你,才这么喜欢这么难听的名字。”

秃鹰撇撇嘴,秃鹰这名字怎么了?这可是血狐赐名的,是他在猎豹特战队里的代号,他可觉得血狐赐的这个名字很有杀气。

凌轩闻言,眸子微微转动一下,难不成并不是给了个药方,而是在传递消息?沉声道:“她给的药方是什么?”

“紫蔻,石斛,三克,西庄,当归。”鬼谷子记其他的东西记性可能会不好,但是记药方却是一遍就能记住,鬼谷子快速的念出了这个药方,随即又扁扁嘴,疑惑且愤愤的说道:“丫头以前说过,她不会开中药药方,不会开就别开,你看看,她开得这药方都是些什么鬼啊,根本就不是一个药方,就是把几味不相干的药材混在了一起罢了。搞不好还会吃死人。”

听他这么一说,凌轩就更加肯定了夏依依是在用这种方式来传递信号,“你们说话的时候,是不是旁边有人?”

“是啊,老夫回来之前去看望她一下,被北云国的人盯得很紧。”

“那就对了,她应该是说话不方便,想要你传递个消息回来,就故意说了个药方来迷惑敌人。”

“可是这药方里看不出什么啊。”鬼谷子自认自己十分懂药方,然而根本就从这药方里看不出任何的有用的消息来。

凌轩提起笔,洋洋洒洒的在纸上写下了这个药方,盯着这个药方看了一会儿,双眸猛地一收缩,道:“她是要我们今夜子时三刻去西面接应她。”

他们几人均是一愣,也盯着那个药方看,看了一会儿,末了说道:“这药方里哪有写了你说的这个信息?”

白澈看了一会儿,便是点点头,道:“王爷说得确实不错,没有想到王妃居然这么聪明,能用这种办法当着敌人的面,亲口将信息给传递了出来。”

“从哪里看出来的?”夜影脑子里一片混沌。

“紫蔻,石斛,三克,西庄,当归。你若是拆分一下,就是‘紫石三克,西,当归’,谐音就是‘子时三刻,西,当归’,这‘当归’虽是一种中药材,可是从它的字面意思来说就是‘应当归来’。”白澈认真的跟夜影等人解释道,他有些洋洋得意的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拿眼骄傲的睥睨一下众人,一副藐视尔等庸人智商欠费的神情,气得夜影暗暗磨牙。

凌轩快速的做出了决定:“天问,你速速带人,去敌人西营外等着,秃鹰,你带着猎豹特战队的人一起去。夜影,你跟本王进入敌营里接应她。”

天问和秃鹰领命出去,夜影则暗暗纳闷,皱眉问道:“可是她哪有什么办法从看守严格的牢笼里面跑出来,还能跑到西面去?”

凌轩虽然也困惑,如果是他自己,他肯定能逃脱出来,毕竟北云国看押夏依依的人武功不高,但是对于夏依依来说,根本就出不来,她可没有自己那么高的武功能对付得了门外那么多的士兵,更没有飞檐走壁的本事。他自己也很疑惑夏依依究竟能用什么办法跑出来。

然而,当下只能按照夏依依的吩咐去做,若是她到了西面,而没有人接应的话,那不是害了她吗?凌轩道:“她既是这么说了,就一定是已经想到出来的办法了。”

凌轩与夜影骑马飞速的往北云国军营驰去,夜影终是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担忧,道:“王爷,以属下看,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啊。王妃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出得来,而鬼谷子向来就没有什么国家的概念,他会不会是被北云国的人特意指使回来送个假消息给我们,设了个圈套,让我们去送死啊?”

凌轩也有些不信任鬼谷子这人,他在四国各处行医,在鬼谷子的眼里,没有什么忠君爱国,只有利益。他很有可能会在北云国的某种利益下,给北云国帮忙。他想了想,给了自己一个心理安慰,说道:“应该不会,鬼谷子即便他这人不太可信任,但是鬼谷子对夏依依是极好的,他不会害了夏依依。退一万步说,即便前面是一个坑,本王为了救她,也会毫不犹豫的往下跳。”

北云国,军营里一片漆黑,只有军营正中心烛火通明,将帐外照的如同白昼一般,别说是逃跑三个人了,就是跑过去一只老鼠,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子时将近,约莫着该到了帐外守卫换班的时候了,铁笼里沉睡中的夏依依猛地睁开了清明的眸子,神情冷冽,低低的说道:“开始行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