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英雄救美/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凝香和画眉立刻睁开了眼睛,画眉上前就用发钗捅了几下,那铁索轻微的磕噌一声,应声而开。

三人走到了帐后面,将帐篷划了一道,趁着巡逻的人刚刚经过,便动作迅速的蹿了出去,将队伍最末的三个士兵给敲晕了拖了进去,迅速扒了他们的衣服互换,将三人脖子一扭给杀了就关进铁笼,把锁重又合上,忙出去跟在刚刚那支队伍后面。

巡逻了一圈,便到了交班时间,新的一只巡逻队过来,门口的守卫换班的时候掀开帐帘一看,见铁笼还上着锁,她们三人面朝里躺着睡了,也就放心的将帘子放下。

夏依依三人跟着巡逻的队伍走了回去,解散后要回帐篷的时候三人就偷偷摸摸的往外走,离开了那支巡逻队的视线,三人在营帐中间迅速的逃窜着,小心的避开巡逻的士兵,一路往往西。

很快,就到了西面,依依看了看时间,才子时两刻,还得要再等一刻钟才有人来接应,依依观察了一下,这营地外围除了有高高的围墙以外,还有许多士兵站在围墙下面把手。

只要再等一刻钟,她们就能逃出去了。

赵熙有些心神不宁,总觉得今夜会出事,而且他隐隐觉得,夏依依开的那个药方有问题,鬼谷子的医术已经很高名了,若是别人有病,让鬼谷子回去开个药方就行了,还用得着夏依依亲自开个药方?

赵熙便是穿衣起身,走到关押夏依依的那个帐篷前,那些巡逻和守卫都已经换成下半夜的人了,而那个副将也在帐篷外守着,赵熙问道:“可有异常?”

“回太子,没有任何异常,她们吃过晚饭后不久就睡下了,卑职一直在外面守着,没有发现她们出来,而且卑职还时不时的撩开帘子看看,她们一直关在笼子里。”

副将对太子这般的小心谨慎有些嗤之以鼻,不就是看守三个女人吗?这么多人守着,连他这个副将都亲自在帐外守着,还能出什么问题?

赵熙上前去撩帐帘,副将往里一看,她们果然还老老实实的睡在笼子里,就高兴得邀功请绩似的说道:“你看,她们还在里面睡觉吧。”

赵熙看着那三个侧躺着的背影觉得有些不对劲,虽然穿着女人的衣服,可是根本就没有那种玲珑有致的身材,像是男人,赵熙屏气感知了一下,那三人根本就没有了呼吸。

赵熙恼怒不已,转身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副将那璀璨的笑容给打碎了,勃然大怒骂道:“人都已经跑了,你们还在这里守个死尸守得这么带劲?”

赵熙随即就出了帐篷,紧急通知了下去,全营搜捕夏依依三人。

副将有些委屈,怎么莫名其妙的就被打了一巴掌。副将捂着疼痛的脸,走到铁笼一看,这才发现虽然还好好的上着锁,可是里面根本就不是躺着夏依依,而是三个已经死掉了的士兵。

副将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可是在帐外寸步不离过,她们是怎么逃出去的?副将查看了一下帐篷,才发现帐篷后面被划破了,只是因为这个开口的缝隙不明显罢了,副将气得七窍生烟,跺了跺脚,连忙跑了出去搜捕夏依依。

夏依依见军营里响起了紧急军号,很快,就有士兵到处找她们。

依依紧皱着眉头说道:“不好,他们发现我们跑了。”

“怎么办?”

若是他们这么大规模的搜索,一定会搜出她们来的。

“混水摸鱼,我们就装成普通士兵,跟着他们一起到处找人。”反正他们身上穿的是北云国士兵的衣服。依依沉着冷静的说道,她那双明亮的眸子四处张望了一下,瞅准了一个机会,低声说道,“跟上”。

夏依依便是弯着腰从躲避的地方跑出来,跟在别的士兵身后,凝香和画眉也紧跟着到处瞎转悠。

她们跟着一拨士兵到处找东朔轩王妃,还跟着他们到自己刚刚藏身之所翻找了一遍。

那些士兵满营的找都没有找到轩王妃,不禁纳闷,按照守着营墙的士兵的说法,并没有看到她们出去啊,她们在这营里还能遁地了不成?

夏依依正跟着那些士兵找她自己找得不亦乐乎,突然,一声阴狠的暴喝声传来:“站住”。刹那间,一个人影便飞到了夏依依的身前,正是那副将。

那副将知道夏依依她们穿了士兵衣服,便是怀疑她们混在士兵人群中,因此,刚刚他特意查看哪些士兵的身姿看起来是像女人,果然让他给找着了。

副将恼怒不已,自己竟是被三个女人给耍了,自己亲自着都能把人给守丢了,真是被将士们笑掉大牙了。

副将一看到依依,气得牙齿咯吱咯吱响,脸色通红,怒瞪着双目说道:“轩王妃,你好大的本事,竟然能从本将的眼皮子底下逃跑。”

夏依依莞尔一笑,扬眉道:“不是我有本事,而是你太没有本事了!”

“你找死!”副将怒道,脸色铁青,当即就挥刀就朝夏依依砍去,夏依依轻松的一闪就闪了开去。

那些士兵见状,便也拔刀要帮忙,那副将刚刚才被夏依依说了他没有本事,此时一心想亲手抓到夏依依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也为了能在太子那里将功赎过。当即便是喝道:“都滚开!”

那些士兵便是都在旁边观望起来,让那副将恼怒的是竟然有两个士兵似乎没有听到他的命令一样,依旧拔剑冲了过来。

只是下一刻,那把剑却不是对上夏依依,而是架在了副将的脖子上。

凝香阴狠的说道:“快放我们三人出去,否则,我保证你立即人头落地。”

副将这才想起来,这冲过来的士兵竟然是夏依依的两个丫鬟装扮而成的。只是此时才想起来,为时已晚,已然成了别人的人质了。

“哼,你们劫持了我,也出不去!”

凝香直接用剑将他的脖子割了一道小小的伤口,狠狠的说道:“废话少说,不然我让你身首异处。”

副将的脖子涓涓的流出了细细的一道血迹来,副将不禁打了个冷颤,这个丫鬟的狠厉可不比一般的女子啊。

“连个女人都看守不住的副将要来何用?姑娘动手吧,免得还要本太子动手。”

一声夹带着冷厉寒风一般的声音由远及近传来,赵熙身着一身灰色衣袍踩着帐篷顶飞身而至,他落定在夏依依的身前,看着夏依依,虽然只是穿着一身普通士兵的衣服,而那身稍大的衣服更更显得她的身材娇小了,她右手拿剑,神色凛然,毫无畏惧,绝艳的脸庞上冷清不已,赵熙冷哼道:“果然不愧是轩王看中的女人,真是不能小觑。看来,要本太子亲自看守着你才行了。”

“我还以为北云国有多厉害呢,没想到一个副将级别的人居然看不住三个女人,还要让堂堂一个太子来看守,之前我真是高估了你们。你说若是连你也看守不住,你说会不会在历史上成为笑谈?”依依冷哼一声,嘲讽道,冷眼与赵熙对视。

赵熙尴尬的抽了抽嘴角,这个女人,倒是伶牙俐齿得紧。“成则为王败则为寇,等轩王败在本太子的手下时,你就知道史书上会写些什么了。”

赵熙拔剑就上去捉拿夏依依,画眉连忙拔剑上前保护夏依依,而凝香一见那赵熙竟然半点不在意自己手上还挟持着一个副将做人质,她顿时就觉得自己挟持个无用的人质在这里傻站着简直就像是一个大傻瓜一样。

凝香在那副将的耳边阴冷的说道:“是你们太子要你死,你去了阴曹地府,也别来找我,找你们太子索命去吧。”

那副将见这形势,知道那赵熙已经放弃他了,心中十分憎恨赵熙,他连忙说道:“女侠饶命,你若是放了我,我甘愿投诚到你的部下去。”

“哼,像你这种软骨头的叛徒,我们东朔才不要呢。”凝香说罢就拿刀去抹那副将的脖子,只是才刚要动手,一把锋利的匕首夹带着凌厉的寒风呼啸而至,带着十足的劲道没入了副将的心脏。

副将的胸膛顿时喷射出鲜血喷泉,副将顺着匕首过来的方向望过去,便见到赵熙阴狠的看着他,赵熙冷哼一声道:“叛徒!没用的废物。”

凝香惊讶的看着赵熙,以刚刚那匕首的速度和力道、准确度,凝香刚刚都没有感受到有匕首飞过来,匕首就已经扎进副将的身体了,估计就连副将,都没有注意到匕首过来。赵熙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了,只怕,也就比轩王弱一点而已吧。

凝香不禁一阵后怕,脊背发寒,刚刚若是赵熙将匕首飞向自己,而不是飞向副将,只怕自己就要死在这把匕首下面的。

那副将狂吐了几口血后,眼睛圆睁,死死的瞪着赵熙,死不瞑目。死后无力站立,身子就重了起来,凝香便打算将他的尸体扔下去,结果赵熙又朝这边唰唰的飞过来两个小东西,凝香这次凝足了注意力,便是看到了飞过来两个东西,连忙闪身躲开,再拿眼看过来的时候,那个副将的两个眼珠子已经被小石头给打爆了。

凝香不禁翻了个白眼,这赵熙是嫌那副将的两个眼睛瞪着他吧。

凝香看着地上副将的尸体,不禁感慨,如果刚刚副将不说投降的话,也许赵熙会趁着自己不备,拿匕首杀了自己从而解救副将。这副将真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

夏依依跟画眉两个人完全就不是赵熙的对手,即便是后来凝香也赶过来帮忙,也依旧不是赵熙的对手,不过才几招,凝香和画眉便已负伤在身,即便如此,她们两个依旧咬着牙将夏依依护在身后。

夏依依抬手看了一下手腕上的表,该死,怎么就还差五分钟才到子时三刻?依依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就应该说子时二刻,让他们来等自己,也好过自己来这里等他们。

夏依依见凝香和画眉还要冲上去,而赵熙眼中已经流露出了杀意,夏依依自是已经看出来,以赵熙的功力,两三招就能将她们三个拿下来,刚刚不过是手下留情,想活捉她们罢了,显然现在赵熙已经没有了耐性,打算杀了她们两个,独独活捉自己一个。

夏依依连忙上前喝止道:“住手,你们两个退下。”

凝香和画眉立即停了手,疑惑的回头,“王妃?”

夏依依走了上前,看了一眼身上涓涓流着鲜血的两个姑娘,十分心疼,便道:“别逞强。”

夏依依定定的看着赵熙,说道:“你放了她们两个,她们不过是丫鬟,我一个人留下来当人质就可以了。”

赵熙冷冷的扫视了一眼,道:“只要你肯乖乖的配合,本太子就放了她们两个。”

“你放心,你放了她们以后,我就老老实实的呆在牢笼里,不会乱跑了。”

“好,不过是两个丫鬟罢了,放了就放了。”

夏依依拿剑将自己身上那件士兵衣服给割破,割了一些布条,便上前去给凝香和画眉包扎伤口,边包扎边对赵熙说道:“回去路上太远,得包扎上,不然也会流血而死的。”

赵熙冷眼瞧着夏依依动作利落的给凝香包扎了之后,又去给画眉包扎,赵熙猛然想起什么来,便是冷哼一声,说道:“你是不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没有啊,我拖延时间做什么?”依依眨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道。

“哼,现在本太子改变主意了,你们一个也走不成。”说罢也不跟她们多废话,更不想跟她们玩猫逗老鼠的游戏了,直接下狠手朝夏依依飞过来。

夏依依连忙侧身拔剑迎上,用余光瞟了一眼手表,擦,怎么子时三刻都已经过了三分钟了啊?除了担心他们来不及赶到这里以外,依依还担心他们那些笨蛋是不是没有猜出自己药方里的含义啊?那不就白费了自己的一个好计策了吗?

依依心里极为失落,不禁低低的骂了一声,“笨蛋!”

依依拿剑准备迎挡赵熙的剑,然而,凝香和画眉却飞身上来用剑去挡,却被赵熙狠历的剑一剑劈开,她们二人的剑顿时就断成了两截,两人也被震飞了出去,被赵熙强劲的内功给震得受了内伤,在地上狂吐两口血便晕了过去。

看来赵熙是下定了狠心要抓她了,现在就夏依依一个人孤身作战了,夏依依冷笑一声,没有退缩,眼睛专注的看着赵熙的剑刺过来,便是立即提剑迎了上去。

即便是死,也要死得像个英雄。

只是在那柄剑即将刺向自己的时候,却被另一把剑轻巧的格开来,随即,夏依依就落入了一个冰冷坚硬的怀抱里,一阵天旋地转,便是已经飞离了原地。

依依的耳畔响起低低的戏弄声:“你说谁笨蛋呢?”

依依抬眸,便看见了那张让自己又气又恼又想念的脸,他清冷严峻的面庞冷厉的怒视前方,凌轩拿剑直指向赵熙,面色狰狞阴狠,冷冷的声音仿若修罗王,“赵熙,你敢动本王的女人,找死!”

赵熙被凌轩挡开了那一剑后,有些惊讶,他刚刚可没有感觉到轩王快速从远处飞过来的动静啊,除非……赵熙不怒反笑,拿眼瞟了一眼窝在轩王怀里瞬间变成小女人的夏依依,说道:“想必阁下已经混在人群里看了许久的热闹了吧,你看得高兴,却是让你的女人在这里焦急又受苦,呵呵…”

凌轩明显的感觉到自己怀里的人儿身子僵硬了一下,凌轩不禁觉得赵熙这笑容真是太讨厌了,便用手抚了抚夏依依的肩膀,当作是宽慰了一下她,便将夏依依交给了夜影,低声道:“快带她出去。”

赵熙连忙拔剑上来阻挡夜影,凌轩便是飞身对上了赵熙,给夜影断后。

凌轩对赵熙冷哼一声,道:“本王只是想看看本王的手下败将需要用几成功力来对付一个女人。”

赵熙被凌轩阻挡了去路,只得跟凌轩对打,赵熙连忙喊道:“放箭!”

那些弓箭手立即搭弓就朝夜影和夏依依射去,夜影连忙往前逃窜,一边用剑挡开射过来的剑,只是带着夏依依这个不会轻功的人后,行动便是缓慢了许多。正当这时,天问便速速赶来,替夜影和夏依依挡箭,三人这才迅速的飞出了营地,他们二人将夏依依交给了秃鹰后,天问就和秃鹰带着那些兵马保护王妃回东朔,夜影又连忙折回去,替王爷解围。

“夜影,如果可能的话,能不能将她们两个一起带回来?”

夏依依有些小心的祈求道,夏依依抿了抿嘴唇,自己也有些难以开口求他。他们能自己活着从里面逃出来就不错了,若是带上两个昏迷的女人的话,只怕还会连累他们也受伤甚至死在那里。

依依见夜影有一瞬间的犹豫,便连忙说道:“我只是说尽可能,当然,你还是先保证你们自己能全身而退。要不,天问,你跟夜影一起回去救她们。”

天问皱眉道:“不行啊,王妃,属下得护送你。”

天问微微皱眉,便是说道:“属下会尽快赶回来,你们撑住。”

便是和夜影一起往敌营跑去。

夏依依和秃鹰骑着马快速撤离,刚走出去不远,便是有追兵追了出来,天问和夜影只得先拦住那些追兵,给夏依依他们留些时间跑路。

待这批追兵杀完以后,他们二人才往军营而去。

夏依依与秃鹰等人跑了许久,便是听到了后面又有追兵追上来,夏依依问道:“你可听得出有多少人马?”

秃鹰便趴在地上听了片刻,道:“大约二百余人。”

夏依依不禁皱眉,他们这次过来接应她的人也就一百来人,其中五十人就是她训练出来的猎豹特战队,可能是凌轩为了防止人数过多引起敌人的注意才派了这么点人吧。

“快速跑,将他们甩在后面。”依依沉声吩咐道。

只是跑到一个路口,却发现敌人竟然分了一波人抄小道在马路前头挡住了夏依依的去路。

“轩王妃,你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夏依依微微凝眉,拔剑出来,神色凛然,双眸坚毅的注视着秃鹰说道:“现在就是检验我们猎豹特战队的时候了,你们不用害怕,他们只是普通的士兵而已,可你们却是新兵考核科科夺第一的尖兵,他们不是你们的对手,你们不用紧张,将我平时教你们的本领都拿出来。”

“是”

夏依依挥剑指向前方,说道:“三十人对付前面的小拨士兵,七十人对付后面的士兵,你们五人为一个小组,拧成一股绳,互帮互助,不要单打独斗。团结才是力量,明白了吗?”

“明白!”

“上!”

夏依依首先就挥剑骑马冲了过去,身形矫健,手起刀落,快速斩落了冲过来的第一个士兵的头颅,鲜血喷涌而出,那个无头尸身直直地向前栽去。

天问纠集的那五十个兵都是老兵,已经当即举起刀就与对方厮杀了起来,而秃鹰带的这五十人,则是新兵,虽然之前训练的时候很勇猛,在夏依依的狠绝训练下杀了不少无辜的小动物,可到底是没有杀过人,这见了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赴了黄泉。

他们顿时就呆若木鸡,惊恐的看着眼前的夜色里喷洒着鲜红。

夏依依见状,焦急不已,大声骂道:“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你!快动手啊!”

那些人听到后,倒是不再站在原地不动,而是上前拿刀跟敌人打了起来,只是却不敢拿刀砍杀对方。

猎豹特战队里,也就秃鹰一人敢下手杀人。

夏依依策马过去,抓着一个新兵的手,就直接砍落了敌人的脑袋,那个新兵不禁啊啊啊的叫嚷了起来,夏依依不仅不安慰他,反而继续握着他的手又杀了一个敌人。

夏依依对着其他人怒吼道:“你们还是不是猎豹特战队的?平时口号喊得那么响,这个时候一个个都变成了孬种了吗?是不是要我解散特战队?”

夏依依便又换了一个新兵,也抓着他的手疯狂的杀人,好似着了魔怔一样疯狂虐杀。

“你们都给我听着,今天不杀一个敌人,便踢出猎豹特战队。”

夏依依双眸通红,大声怒吼道,她有些疑惑,自己训练了一个月,精挑细选出来的优秀尖子兵作为特战队员,结果上了战场就这怂样?那还不如不要,宁缺毋滥。

那些新兵一听,谁都不想被踢出特战队,他们从挑选进特战队以后,那就表明他们比五营其他的兵要厉害,能进特战队是他们的自豪,也是其他士兵梦寐以求想进的地方。这些新兵便是牙一咬,闭着眼狂喊着狠狠的将对方的头颅砍下来,这杀了第一个敌人后,克服了心理恐惧,再杀第二个人的时候就大胆了许多。

夏依依见他们终于敢开始杀人了,面上露出欣喜之色,高亢的说道:“杀两个有奖,杀三个奖更多,杀得多奖得多。”

顷刻间,这片土地上响起了震天的厮杀声,这声音更是燃起了士兵们的热血,砍杀得更加勇猛。

一个个头颅成弧线型飞了出去,鲜血模糊了人的双眼,敌军看着这着了魔一般的士兵,都畏缩着不敢向前了,因为每一个冲过去的人都被对方好几个人一起围攻,身上好几个致命伤,死状惨不忍睹。

敌人首领一看原本二比一的人数转瞬间就变成了一比一,连忙想抓住最后的胜利希望,鼓动军心道:“冲上去杀了他们,只要活捉了轩王妃,都有奖赏。”

然而这个首领高亢的话语却被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湮没了,他的手下依旧畏缩着不敢上前。

夏依依嘴唇勾起,对秃鹰说道:“看到了没有?对方的头领是个有军衔的,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你去杀了他。”

秃鹰侧头看向她,她这是要考验他的能力?秃鹰杀这些普通士兵可谓是游刃有余,可是要他去杀有军衔的人,他还真的没有信心,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新兵,入伍才一个多月,万一要是打不过,可是会尸首异处的。

夏依依微微扬眉,冷哼一声道:“你不敢去?”

秃鹰咬了咬牙,说道:“属下这就去将他的人头带回来。”

秃鹰连忙策马就往那个首领跑去,夏依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随即也策马跟了过去,虽然要锻炼秃鹰,但是如果秃鹰真的不是对方的对手的话,夏依依可也还舍不得让秃鹰就这么首战断命了,若是紧急时刻,自己还是会助他一臂之力的。

秃鹰冲了过去之后,就举起剑跟那个首领打了起来,那个首领有些愠怒,怎么来对战他的人不是老兵里的首领,反倒是他这么一个没有任何头衔的新兵?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当即就想狠狠的将秃鹰的脑袋给削下来。秃鹰跟他对打了几招之后,倍感吃力,毕竟对方能得到一个军衔,怎么也上过好多次战场,得了战功的,这战场经验就比秃鹰多了好几箩筐了。

秃鹰在那里打得十分费劲,好几次都差点死在了对方的手上,然而夏依依却只是在旁边冷眼旁观,时不时的杀上两个想前来助阵的敌人。虽然夏依依现在没有插手的打算,却也给对方造成了莫大的心理压力,那人知道,夏依依一定会在最关键的时候了结自己的性命的。

秃鹰打了十几招之后,便是渐渐的看出了对方的弱势,也了解了对方出招的习惯,秃鹰打得越发的流畅,渐渐的占了上风,几经殊死拼搏之后,秃鹰一声暴喝,斩下了对方的头颅,策马奔过去将那在半空中旋转翻滚的冒着热腾腾鲜血的头颅一把接住,揪着头发将那个头颅提拎了回来,兴奋的跟夏依依喊道:“血狐,我竟然能杀了他。”

夏依依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朝着秃鹰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道:“好样的。”

夏依依随即就转身面向那些还在搏杀的已经所剩无几的北云士兵喊道:“你们的首领已经死了,你们赶紧住手。”

那些人便是立即朝这边看过来,一看,他们首领的头颅竟然在一个新兵的手上,他们大惊失色,连首领都打不过一个新兵,那他们这些人岂不是更加打不过了?

“放下武器投降,我保你们不死。”夏依依望向那些害怕中的残余敌兵,威严的扫视了他们一眼,声音清冷,她面上的肌肉并没有显示大声说话的扭曲,然而她的话却清清楚楚的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那些人犹豫了片刻,夏依依又说道:“我可没有耐性等你们考虑多长的时间,我数三声,三声音落之时,凡是没有放下武器的,杀无赦!”

“三”,零零落落的有几个士兵扔了武器。

“二”,声音加重,这一次,扔武器的人便是增加了许多。

“一”,音落,响起了一大片的扔武器的声音,少顷,便响起了零散的几声惨叫,那几个不愿投降的都被乱刀砍死。

“捆起来”,夏依依狠历的说道,不消片刻,那些敌兵便都被老老实实的绑了起来,一个个的都像是赶群鸭一样,赶着往东朔而去。

夏依依等人往前走了大约半柱香的时辰,凌轩便策马追赶了过来,他刚刚经过那片凌乱的战场时,心里猛地一惊,十分担心夏依依出事,毕竟天问没有在身边。在看到地上的死尸绝大多数都是北云士兵以后,凌轩才稍微安心了点。

这时,看到夏依依正春风得意的坐在马背上,带着一群俘虏回东朔,凌轩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她竟然能带领猎豹突击队冲出了北云国的袭击,还真是厉害啊,凌轩不禁对夏依依更加刮目相看,看来,她训练出来的兵绝对不是花架子而已。

夏依依听到后面的马蹄声传来,便是回头一看,只见凌轩独自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凝香和画眉已经醒来了,各自骑着一匹马,在最后面的,竟然是天问和夜影,而夜影好像受了伤,骑得有些慢。

依依不禁皱眉,调转码头快速奔了过去,凌轩以为她是来找自己的,不料她竟然只是留给他一个一闪而过的倩影。依依冲到夜影身旁,见夜影背上插着一支箭,表情十分痛苦,脸色煞白,嘴唇微微发抖,忍着剧痛也不呻吟出声。

夏依依还未开口询问,凝香就焦急的凑了过来,额上沁出了细密的汗珠,神色慌张道:“王妃,你快救救夜将军,他为了救我,被敌人射中了。”

夏依依也有些自责,若不是她开口要夜影将她们两个救回来,凭夜影的功夫,只是助凌轩退出敌营的话,夜影也不会受伤的。

“先吃了这个药吧,赶紧回去,我给你治伤。”夏依依便将一粒药递了过去,先减缓他的流血速度再说,现在这路上实在不适宜扎营给他治伤,毕竟现在还不能保证北云国不会派兵过来再追杀他们。夜影想也不想,直接接过来一口吞下。

凌轩便让天问留在后面带着那些俘虏回营,而他则和夏依依带着猎豹突击队的人员,赶紧护送着受伤的夜影快速先行回营。

夏依依刚刚进军营,鬼谷子便是立即迎了过来,他似乎没有睡觉,而是一直在大军帐外头焦急的来回踱步等着她回来。

鬼谷子走过来拉着夏依依的手看了一番,便是双眸通红,有些后怕的说道:“丫头,往后,咱们可不能再这么任性的说走就走了,你看看多危险啊,差点连命都没了。”末了,鬼谷子又有些恼怒的瞟了一眼轩王,说道:“老夫就说你这个轩王妃的身份,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倒是全都摊上了一堆坏事,真是倒霉催的。”

凌轩被鬼谷子气得脸色铁青,夏依依这见到了鬼谷子,心里也是一暖,随即就连忙说道:“鬼谷子,快,叫上严清一起来帮帮忙,夜影受了箭伤,要立即做手术。”

那些士兵连忙将夜影扶到他的私帐里躺下,夏依依和鬼谷子、严清准备了一下医疗器械和药品,就走进去给夜影做手术。

夏依依一瞧,怎么屋里还多了一个凌轩?

凌轩冷冷的站在床边,看到夏依依进来的时候,凌轩脸上神情微动,想跟她道歉,他不应该不信任她。

夏依依可没有给他好脸色看,摆着一张臭脸说道:“闲杂人等立马出去。”

“依依!本王只是看着,不会出声打扰你了。”凌轩说道,他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像上次在西疆的时候惊扰她做手术了,他只是想乖乖的站在旁边看着她就好了。这一天可把他担心死了,现在见着她又活蹦乱跳的站在他面前,他的心情就高兴不已。

夏依依铁青着脸,将手中的器械托盘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冷哼道:“你什么时候出去,我就什么时候才开始做手术,不过夜影可撑不了多长时间,你若是想看着他死,你就尽管耗着。”

凌轩眉头微皱,她还是在生他的气,但是为了夜影,此时不是跟她斗气的时候,凌轩说道:“本王现在就走,你一定要尽力去救他。”

哼,还用你说尽力?夏依依冷哼一声,连个白眼都懒得翻给他看了。

夏依依等凌轩一走,就走过去用剪刀直接将夜影的衣服给剪开来,如果脱衣服的话,很容易碰到背上的箭,引起第二次伤害。

几下就将夜影的上身全都给裸露了出来,不仅被夏依依盯着看,还被夏依依那双手摸来摸去的。夜影顿时觉得不自在,而且还有些害怕,王爷那么小心眼的人,会不会在事后找自己麻烦?

然而夏依依似乎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在夜影裸露的胸膛和背上摸来摸去的有何不妥,全部的身心都在紧张的手术当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夜影那尴尬的本来是惨白的脸色竟是慢慢的有些微红了起来。

凌轩可没有走远,一直在帐篷外等着,直到夏依依掀开帘子出来,凌轩便又厚脸皮的凑了上去,语气缓和,说道:“忙完了吧?依依,本王吩咐人给你做了饭菜,你先去吃饭,本王也有话要跟你说。”

凌轩可是想着好好的跟她道个歉,哄哄她。

“没空!”依依甩了一个愤愤的眼神给他,竟是都没有正眼瞧他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