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难以下咽的爱/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有些担忧的问道:“夜影还没有做完手术吗?”

依依面无表情的说道:“他的手术已经做完了,不过凝香和画眉两个人身上受的伤也很重,我现在要去给她们两个医治。”

她们两个是女孩,她们的思想这么的保守,自然不会同意鬼谷子和严清给她们两个处理身上的伤口了。所以夏依依便是要鬼谷子回去休息,要严清在那里看着夜影的点滴。自己则要回她们两个的帐篷给她们医治。

凌轩也不能阻拦她去给两个丫鬟医治,只得说道:“今夜也晚了,你给他们治好了以后,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本王再来跟你聊天。”

“我可没什么好跟你聊的。”

依依冷哼一声,便是抬脚就走了,独留凌轩一人在冷风中飘零。

夏依依刚进凝香的帐内,凝香立马就问道:“王妃,夜将军他如何了?”

“所幸那支箭并没有伤及要害之处,手术很成功,只要再修养个十天,他就能恢复得差不多了。”

凝香微微叹了一口气,“那就好,唉,都是奴婢害了他。若不是奴婢当时跑不动,也不会连累他被箭射中了。”

夏依依道:“你若是真有心,那就明天你给他亲手熬上一锅补汤跟他致谢啊,不过,你也伤得这么重,怕是也照顾不了他。”

凝香便是脸色微红,道:“奴婢这也伤着呢,反正也要给自己炖一锅补汤的,就分一半给他好了。”

画眉则是哎呦的叫了一声,揶揄道:“那也要分一半给我,我这也伤着呢。”

凝香顿时就羞得满脸通红,道:“那我就分成三份吧。”

夏依依笑道:“她逗你玩的呢,你都受伤了,就别去熬什么汤了,而你们这伤是因为保护我才受伤的,我就给你们炖个汤吧。”

凝香立即说道:“奴婢不敢要王妃伺候我们。”

“说什么呢?哪有什么伺候不伺候的?不过是我们三个互相照顾罢了。”

“奴婢就多谢王妃了,奴婢都没有吃过王妃熬的汤呢,肯定很好喝。”

夏依依医治好凝香和画眉,再去给今天那些受重伤的士兵医治了一下,天就已经大亮了,夏依依收拾完东西就回帐篷睡觉,竟然发现自己帐外站了两个士兵。

依依淡淡的瞟了他们一眼,便撩帘进去了,那个杜凌轩,想来是为了假丁大力的事情,就派人来守卫自己的帐篷了。随他吧,派人守着也安全一些,自己睡觉也放心点。

大军帐里,凌轩将秃鹰叫了过来,审视的看了他一眼,道:“昨夜你们猎豹特战队总共杀了多少人?”

“回王爷,共一百三十二人。”

“你们特战队可有死伤?”凌轩的声音里充满了期待,他希望听到的是一个让他高兴的好消息。

秃鹰沉声说道:“没人死亡,重伤三人,轻伤二十人。”秃鹰自己也有些激动,他虽然是第一次上战场,但是也清楚的明白,他们昨夜打了一场漂亮的战。

凌轩微微点头,露出几分赞许的神色。白澈则惊讶的说道:“你们可是头一次上战场啊,竟然能有这么高的功绩,竟然无人死亡,还杀敌一百三十二人,你们真是好样的。我可从未见过这么厉害的新兵了,一般新兵上战场对上老兵,死亡率是三比一甚至更高,没想到你们竟然完全反转。你们是卧见过的最厉害的新兵。”

“都是血狐教的好。”秃鹰低下头,谦虚的说道。

凌轩问:“听说昨夜对方的首领是你杀死的?”

“是”,秃鹰有些紧张,他昨夜回营后,其他的士兵就都说他能得奖励,也许是银子,他就有些期待,自己若是能得个打赏银子就好了。

“本王打算将猎豹特战队的人数再扩充一倍,着升你为百夫长,以后带领猎豹特战队做出更大的贡献。”

“小的多谢王爷。”秃鹰哪里想到自己才进军营一个多月,竟然就已经能升职了,而他能升职,也要多亏了血狐一路栽培他,昨夜还特意将立功的机会留给自己。

秃鹰随即又小心翼翼的问道:“只是这扩充特战队人数的事情,血狐可答应了?”

他说的是“答应”,而不是“知道”。

凌轩淡淡的说道:“本王会与她商量的。”

秃鹰微微垂眸,面上不显,心里却暗自腹诽道,合着你是想要先斩后奏呗,秃鹰暗想,你才得罪了王妃都还没有哄好,这会儿,就又开始作茧自缚了,到时候又要惹得王妃生气了。

待秃鹰走后,白澈撇了撇嘴道:“这秃鹰似乎并不忠心于你,反倒更像是忠心于王妃。这军营里要扩充哪个营,只需王爷一句话就是了,哪里需要王妃同意了?最多告知她一声就行了,王妃可没有军权。”

凌轩微微点头,白澈说得确实在理,不过,夏依依比他在特战队里更有威信,倒是让他有些意外,若是让旁人夺了他的威信,他许是会吃味,不过被她夺了,夺了就夺了呗。

凌轩说道:“特战队是她一手挑选训练出来的,那些人自是唯她马首是瞻了,也是件好事,关键时刻,她的命令才能被执行下去。”

凌轩微微垂眸,慢慢饮茶,内心不禁暗暗思忖,若是有可能,也不是不可以给夏依依一些兵权,横竖在这北疆军营里,他若是敢这么做决定,也没人敢拦着。

夏依依不过是小睡了一个时辰,就醒了过来,一醒来就去夜影帐篷里查看他的伤势。

一进去就发现凝香端了一大碗补汤送给夜影,说了一番感恩夜影救她的话后,便是微红着脸退了出去。

依依扬眉,眼底暗笑,还真的送了大补汤过来?夏依依瞧着凝香这模样,自己受伤了还非要给夜影送补汤,依依便是暗暗猜测难不成凝香的意中人是夜影?

依依拿眼瞧着留在桌上的那碗汤,便笑道:“你快点喝,不然汤都要凉了。”

夜影微微有些不自在,撇过脸去,低声道:“等会儿再喝。”

依依抿嘴暗笑了一声,给他检查完以后便是想起来自己今天错过了饭点,还没有吃饭,唉,也不知道这饭堂还剩不剩饭了。自己也不好意思再让两个受伤的丫鬟来照顾自己,还是自己照顾自己吧。

夏依依便是想先将诊箱放回帐内,再去饭堂看看,刚走进自己的帐篷,便是已经闻到了帐内传来的饭菜香,依依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依依心里有些愧疚,凝香都已经受伤了,还来照顾自己的饮食。

依依撩帘进去,正准备叮嘱凝香好好休息,却见帐内坐着的人竟是凌轩。

夏依依呆愣了片刻,终是不想看见他,转身就往外走,只是下一刻,依依出去的路就被一堵坚硬的黑墙一般的胸膛给挡住了。

“让开!”

夏依依俏丽的容颜上没有半丝温度,声音清冷,仿若冬日里呼啸而过的寒风,双眸冰冷,别开脸,视线落在别处,并不想看他。

“依依,本王错了!”

凌轩声音沙哑,低沉且真诚的道歉,他炙热的目光直直地落在夏依依那冰冷阴沉的脸上。

“让开!”依旧决绝无情!

凌轩眼中闪过一丝心痛,若不是自己怀疑她,还要打她,也不会将她伤得这么深了。

“依依,本王错了,跟你道歉,本王不应该怀疑你,你原谅本王好不好?”

凌轩几近恳求的看着她,他真的后悔了,在知道夏依依决然而去的时候,他心里那种抽空了整个心灵的痛感让他难以忍受,他开始害怕她的离去,害怕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理他了,害怕自己从此以后就真的失去她。

“让开!”

依依似乎对于他,并没有更多的言语可说的,只有深深的厌恶和痛恨。

依依从旁边借了一步,打算从旁边走出去,但是这个帐篷门口本就小,凌轩个子有大,直接将整个门堵得就剩一点空隙,夏依依便用手去推凌轩,然而,他却纹丝不动。

凌轩侧过身子,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伸手去拉她的手:“不生气了好嘛?你今天都还没有吃饭,别饿坏了身子,先吃饭,本王特意要伙房营给你做了你爱吃的菜。”

夏依依连忙把手背在了身后,不让他牵手,抬头,眼底冰冷得如同结了冰的冬湖,冷哼一声:“哼,这个时候惺惺作态给谁看呢?不知是饿坏了身子严重,还是被打坏了身子严重?”

凌轩眼眸微垂,歉意更重,“本王不该打你,可是本王前天确实是被气坏了,一怒之下也没有多想,本王以为你真的与别人有染,这才怒急攻心,对你出言无状,又想教训你出气。”

“那我跟你解释了那么多次,说我是清白的,你为何不信?”

“本王当时已经失去了理智,一心觉得自己眼见为实,误以为你是在骗本王。”

“如果不是鬼谷子帮我逃过去,你打算怎么教训我呢?是暴打一顿后,拖到后面那条河里淹死?就像以前一样?”

想起以前,夏依依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冰冷的眼眸里开始泛起了水雾。

夏依依苦涩的一笑,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扯出一丝难看的苦笑:“我真是撞了邪见了鬼了,竟是会相信你会改变,原来,你从来就未曾变过,你依旧是以前那个冷血无情,暴虐成性,杀人不眨眼的大恶魔。”

凌轩焦急的说道:“不是的,本王为了你已经改变了许多,本王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花心思要去讨好一个人。也从来不会忍受别人对本王这般给脸色耍脾气。本王前天是真的误会了你才怒急攻心做下那样的事,本王没有想过要杀你,本王只是想打你一顿出出气,本王实在难以忍受本王深爱着的女人竟然背叛了本王。”

“深爱!?哼,不好意思,王爷,你这份深爱我承受不起,麻烦你换个人去折腾,我现在只想离你远远的。”夏依依眼里展露出厌恶和拒绝,一副与他划清界限的架势。

杜凌轩宁愿她喊他凌轩,或是大坏蛋,混蛋也好,却不愿意见她这么冷冰冰的绝情而又恭敬的称呼他为王爷。

凌轩眼里闪过一丝痛楚,“你怎么称呼本王为王爷?”

“你自己都一口一个的本王本王的,时时刻刻不忘提醒我你高贵的王爷身份,谁敢得罪你?那不是死路一条?我还是规矩一些,免得被你杀了!”依依冷哼道。

“依依,本王说了没有想过要杀你!”凌轩顿了顿,又重新再次说道,只是这一次,他改了自称,“我没有想过要杀你!”

这一声自称,他第一次在别人面前自称“我”,他头一次愿意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放下那高贵的身份,与夏依依处于一个平等的阶级,这一刻,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王爷,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普通的丈夫。

依依听到他的这一声自称,眼眸微微一缩,面上的冰冷却依旧未变。

“依依,原谅我好吗?”

凌轩低沉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向前走了一步长臂一捞,将依依抱在了怀里。

夏依依连忙往后挣扎,抬头,冷冷地说道:“原谅你?这一次,我反应快,躲过了你的那一巴掌,那下次呢?我还能躲得过?”

“再也没有下次了,我发誓,从今天起,我绝不会再动你一根手指头。”

“哼,发誓有何用?我已经对你失望了,我以前还想着等你改观以后接受你,可是经过前夜的事,我已经不想跟你在一起了。”

不知为何,说出决绝的话后,依依的心里却也是一阵揪着疼,她有些疑惑,不过就是与他分手罢了,怎么会这么难受。更何况,他们两个甚至似乎从未在一起过,至少,两人都没有明确态度他们已经复婚。

“不,依依,你若是生气,你骂我也好,打我也好,但是我求求你,不要对我冷冰冰的,更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夏依依的话仿若一把锋利的匕首,一刀扎进了凌轩的心,将它刺得鲜血直流,好似挖心之痛。

夏依依抬头看向他,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冷冷的道:“我!不!要!”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我要怎么做,你才肯原谅我?”

“你怎么做我都不会原谅你的。嗯,如果你放手,我就原谅你。谁还能对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生一辈子的气呢?”

“如果你打我,你心里会好受一点的话,那你就打我,我绝不还手,只要你不离开我,你想怎么打我都可以,只要你高兴!”

凌轩近乎恳求的说道,他以前从来都不会想到这辈子,他居然有一天轮落到求着别人打他,而别人还不屑打他的地步。

哼!依依冷哼一声,懒得理他。

凌轩突然抓起夏依依的手,狠狠的在自己的脸上打了一耳光,啪,声音清脆嘹亮,将夏依依吓了一跳,也将门外的两个守卫吓了一跳!

凌轩的脸上瞬间泛起了五个浅浅的红印,颜色浅,不是因为不用力,而是因为凌轩的肌肉太结实。夏依依那被抽得几乎麻了的手就说明了刚刚打得确实很用劲。

依依不为所动,冷眼瞟了他一眼。

“虽然前天那一巴掌没有打到你,可是却伤了你的心。我将这一巴掌还给你,若是不够,你就打到你觉得够的时候。”

凌轩抓着夏依依的手,又是朝着自己的脸上狠狠的落下了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见夏依依仍旧没有松口,便是抓着她的手继续狠狠的再打下去。

依依连忙缩回了自己的手,冷冷的道:“你是个受虐狂啊?”

“对,我就是个受虐狂,你想怎么虐打我都可以,只要你高兴。”

依依嘴上忽而绽放出一个奸诈的笑容:“刚刚打得我手麻,我喜欢看着你自己亲自动手打!”

啪,比起刚刚那两声耳光,这一次的耳光更加结实,依依觉得如果这样的力道落在一个女人身上,怕是要被扇晕了过去。

“这个力度你可还满意?”凌轩忍着火辣辣疼痛的半边脸,眼冒金花,看着都已经变得有些模糊的夏依依的人影问道。

依依吃惊的看着他,竟是忘了答话,他是傻了吗?打自己居然下这么重的手。

凌轩见她不搭话,也不原谅他,便道:“你既然不满意,那我就再重重的打。”凌轩说罢就又狠手朝自己扇去。

夏依依连忙制止他道:“行了,别施苦肉计了。又没有人愿意看。”

凌轩立即停了手,眼含笑意,声音里也带着几分笑意,“你心疼我?”

呸,依依啐了他一口,“臭不要脸,我心疼你做甚?来,你继续加大力度打。”

依依便是拿眼斜斜的看过去,脸上云淡风轻,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美目一挑,示意他赶紧开始自虐。

凌轩嘴角抽了抽,这种情况下,自己根本就无法再动手打自己耳光,活脱脱的像是犯错被自罚的下人。

“怎么?不打了?”依依眉毛一扬,挑衅的瞟了他一眼。

“还是你打我吧。”

“我手疼”

凌轩将自己的衣袖挽了起来,伸了过去,道:“给你咬!”

依依犹豫了一下,并没有动,凌轩就直接将手臂放在了依依的嘴上,依依的唇碰触到那个坚实的手臂时,相似的触感再次袭来,上次咬他时,他还穿着衣服,这一次,若是直接咬下去,会不会是不一样的感觉呢?

依依感觉自己一定是好奇心作祟,不然,自己怎么会鬼使神差的咬了上去。

那硬帮帮的肌肉,咬起来很费劲,就好像磨牙棒似的。

依依一点点加重了力道,直到嘴里已经泛起了血腥味,依旧没有松口。

凌轩的脸上竟像是没有感到痛一样,毫无表情的承受着夏依依对他的疯狂举动,她似乎很想将那块肉咬下来。

直到一滴温热的眼泪滑落到凌轩的手臂上时,凌轩才神情微动,似乎这滴眼泪比被咬破皮肉更让他痛楚一样,眼泪滴落的地方,好似被火焰灼伤一样疼痛,更是让他的心跟着一起揪着疼。

这一次,真的伤了她的心。凌轩后悔不已,如果再有下次,他一定不会再怀疑她,一定会好好的听她解释。

夏依依咬到最后,几乎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波澜,许多事情瞬间涌上心头,如同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闪过。林林总总的记忆碎片在一瞬间就像拼图一样拼凑起来。

她以为她并不喜欢凌轩,也不会爱上他,可是当自己被他误会的那一刹那,自己是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他解释,证明自己的清白,自己是那么担心他误会自己。又是多么迫切的去查出事情真相,她在那一刻,才清楚的知道,自己有多么在乎自己在他心里的形象和地位。

若是以前,即便他误会了,自己也不会觉得难受,可是前夜,当他怀疑她时,她是多么的伤心难过,那种感觉,似乎在清楚的告诉她,她已经喜欢上了他。

夏依依有些难受,她内心两个矛盾的声音一直在打架,一个高声的劝她原谅他,另一个声音则呐喊着远离他。

到最后,她的牙齿开始呜呜咽咽的颤抖着,眼泪下滑的速度也加快了起来,她松开了口。

凌轩将另一只手臂挽起,主动送到了夏依依的嘴边。

夏依依别过脸去,不肯再咬,兀自站在那里无声的哭泣着。

凌轩心里一阵绞着疼,用手抚上她的脸,冰凉的指腹轻轻擦拭着她温热的眼泪,“对不起”,他沙哑低沉的嗓音低低的响起,充满了自责和愧疚,比起之前说的那些为了获得原谅具有目的性的道歉不一样,他现在的这句话似乎不是在说给夏依依听,而仅仅只是在吐露自己内心的感受罢了,他不希冀于她的原谅,只是深深的自责。

依依拍开他给她拭泪的手,倔强的努力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想要抑制住不断滑落的滴滴答答的泪珠,然而却是越发的情绪泛滥,泪珠渐渐的变成了细水长流的泪水。

凌轩一把将她抱在怀里,用手将她的脑袋埋进自己的胸,冰凉的薄唇在她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接着用自己的下巴抵在她的脑袋上,轻轻的用手抚摸着她的头和后背,任由她的眼泪浸湿他的衣服。

夏依依一躲进了那个坚实的胸膛以后,就像一只绝望的鸵鸟将脑袋扎进了沙坑以后,仿若全世界都安全了一样,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小声的抽泣着,渐渐的,变成了呜呜咽咽的哭声,泪水宛若决坻的洪水一般泛滥。

哭着哭着情绪开始崩溃,那双手不禁重重的锤击着凌轩的胸膛,“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再也不会了。”凌轩低沉的说道,他的眼眸也开始晕染起了迷雾,心脏也随着依依的锤击而疼痛起来,用手抚着夏依依剧烈抖动的肩膀。

她哭了一会,哭声越发的大,似乎要将这辈子所受的委屈全都给哭出来。这么重重的锤子他似乎还不解恨,又再次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胸膛上,将那嚎啕大哭声渐渐的湮没在紧咬的牙齿里。

凌轩微微动情,鼻子一吸,有些心疼的看着趴在自己怀里哭泣的小女人。这一刻,她不再是那个冰冰冷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她不再将自己伪装得很坚强。

他宁愿她放下防备躲在自己怀里哭,也不要她坚忍着,甚至对着自己强颜欢笑。

夏依依发泄了一通,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她也不捶他了,也不咬他了,只是安安静静的趴在他的胸膛里当一只缩头乌龟。

二人就这么静静的站立着相拥,良久,夏依依便是抬头,想离开他的怀抱。

睁眼一看,凌轩的衣服上已经糊满了眼泪鼻涕。

凌轩瞧见她的眼睛都已经哭的红肿,眼底还氤氲着薄雾,心里更是一阵疼。

“对不起”,凌轩抬手,用自己冰凉的手当做是冰敷一样,轻轻抚上了依依红肿得发热的眼睛。

依依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凌轩低头,吻去了她那温热的略咸的泪珠。

依依哭了一小会儿,便是才再次忍住了哭泣。

依依侧脸,躲开了凌轩试图噙上她嘴的唇,伸手欲推开他。

凌轩放跑了那个让他有些心痒的一抹红唇,轻轻的抱起了她,走到桌前坐下,夹起一柱筷子的菜,说道:“乖,把菜吃了。”

依依皱眉,撅着嘴巴别开脸。

凌轩又将筷子伸过来,温柔的劝道:“再生气也要先吃饭,吃了饭,才有力气打我不是?你看看你这双小手,哪有什么力气?刚刚打得一点都不疼。”

依依摇摇头。

“快吃,吃完有了力气,我再给你打。来,张嘴吃!”

依依拿眼瞟了一眼桌上看着很有食欲的饭菜,却是再次摇摇头。

“乖,吃一口。”

依依便张嘴吃了一小口,皱着眉头咽了下去。

“怎么不好吃吗?”

依依有些小委屈的点点头。

凌轩便是夹起来吃了一口,有些狐疑,明明很好吃的啊,夏依依不是嘴巴一向都不刁的吗?在军营里吃大锅饭菜也吃得不亦乐乎,怎么这会儿,特意开的小灶,她居然会觉得不好吃?

凌轩也只当她是心情不好,所以才觉得吃任何东西都索然无味罢了。凌轩便又再次劝道:“你好歹吃一些,不然会饿着的。”

依依摇摇头,不说话。

“那我去叫伙房再做一些你爱吃的?”

依旧是摇头。

“你想吃什么?”凌轩柔声问道。

依依闻言,眼眸微垂,弓着腰猫在凌轩的怀里,撅着嘴,拿手无聊的拨弄着凌轩的衣扣,十足的一副小女人姿态,嘟囔道:“我想吃你做的!”

凌轩眸子瞬间睁大,惊讶的看着夏依依,吃他做的?他连炒菜是先放菜还是先放油都不知道,难不成他炒的菜还能比厨子做得好吃不成?

不过一会儿,凌轩便已了然,合着这小女人是在跟他撒娇要宠呢!看来她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只要她能原谅他,让他做什么都愿意。

凌轩那双副好看的眉眼不禁微微弯起,眼底带笑,嘴唇勾起,用手指轻轻的刮了一下依依晶莹小巧的鼻梁,宠溺的说道:“好,我这就给你去做菜,你稍等啊。”

凌轩起身,将依依抱到床上躺着,替她盖上被子,说道:“你休息一会儿,我现在就给你做菜。”

凌轩起身,看着自己那皱巴巴脏兮兮的衣服,还是决定先回帐篷换身衣服。

伙房营里的士兵惊讶的见到王爷头一次来这里,而且还走到了后厨来,他们不禁有些害怕,该不会他们今天做的饭菜有问题,王爷过来找麻烦来了?一个个胆战心惊的看着王爷。

“王爷,是不是小的们哪里做的不好?”

“嗯,你们做得不合本王胃口,本王自己来做些吃。”

凌轩大手一挥,将那些士兵全都给轰了出去,不过等他们一走,凌轩就呆若木鸡的,看着这么一大堆的东西,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凌轩只得叫道:“怎么全都跑没影了?快进来一个教教本王做菜。”

门外的士兵互相看了一眼,便将伙房营营长给推了进去。

凌轩根本就不会做菜,只得在营长的指导下,一步一步来,即便有人指导,凌轩依旧是做得手忙脚乱的,不一会儿,伙房里面便升腾起一股浓烟出来,少倾,便是盛出来一碗黑乎乎的烧焦的菜。直到做到第三次菜的时候,那碗菜才像个样子。

夏依依在帐里等了一会,还没有见凌轩来,便开始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直到自己这一觉都睡得半饱了,才听到撩帘进来的声音。

依依睁眼一看,凌轩放下了两个菜,就又折了出去,从帐外士兵们手上拿了饭菜再次进来,足足做了六个菜,原本就小又摆了菜的桌子就根本放不下凌轩做的菜了,凌轩灵机一动,里将先前摆的丰盛的饭菜全都给撤了下去,独留下自己做的饭菜。

他很满意自己做的饭菜,一脸得意的看着夏依依道:“你看,我第一次下厨,就做了六个菜,你肯定喜欢吃,你刚刚不是还说想吃我做的菜吗?”

依依起身,走了过去就坐,凌轩竟是比她动作还快,一屁股就坐在椅子上,依依来不及反应,竟是直直地坐了下去,当她惊觉坐在人腿上时,忙不迭的就要起身,却被凌轩一把按住了,说道:“这可是你自己坐上来的,你还想跑?”

依依挣扎了几下,挣脱不掉,便也懒得挣扎了。

“来,这是我做得最好吃的一个菜了。”凌轩可是把自己做的每一个菜都尝过一遍的。便是最先展示自己最得意的一个菜,拿筷子夹了菜,送到依依的嘴里。

依依刚刚尝了一口,就觉得这菜太难吃了,眉毛鼻子都皱一块去了,整张小脸都皱巴了起来,舌头都快麻木了。

辣椒和盐放的未免太多了吧,他一定是把药贩子打死了,不然怎么放盐跟不要钱似的。那菜半生不熟的,还有一股烧焦味,吃这个菜简直是要命。

天啊,这就是他说的这六个菜中最好吃的菜吗?还能有比这更难吃的菜?

凌轩看着夏依依这副表情,便是纳闷的问道:“有这么难吃吗?”

夏依依点点头,便是要将口中的菜给吐出来。

凌轩见她要吐,立马板着脸孔说道:“不许吐,咽下去。”

这可是他做的第一顿饭啊,她怎么能这样将自己倾注了全部心血的菜给吐掉呢?明明是她自己说要吃他做的菜的嘛。

依依的嘴巴被一只大手给堵上了,强迫她咽下去,依依不禁皱眉,只得将这难吃的饭菜给咽了下去。

凌轩见她吃了,便是十分高兴,说道:“你看,我就说好吃嘛!来再试试这个菜。”

凌轩又把他自认为第二好吃的菜夹给夏依依吃。

这一次,依依彻底相信凌轩没有说谎,刚刚吃的第一个菜果然就是他做得最好吃的菜。

接下来,凌轩依依将那些菜夹给夏依依吃,依依内心狂喊道,果然没有最难吃,只有更难吃的菜啊。

夏依依将六个菜全都试了一遍,凌轩便又开始按照刚刚的那个顺序继续加菜给依依吃,依依连忙摇手说道:“不吃了,我已经吃饱了。”再吃下去,自己的胃就要废掉了。

“才吃了这么几口,怎么能就吃饱了?”

“那你怎么不吃?”依依扬眉,即便是要受一个罪,也要拉着他一起受罪。

“好,我吃。”

凌轩夹起那些菜就往嘴里吃,一边吃,一边自豪满满的说道:“你看,我吃了,而且我觉得很好吃啊。”

接着,凌轩就你一口我一口的吃饭,一个是脸色难看的简直跟吞毒药一样,一个就是满满的享受好似跟吃仙丹一样。

都没有人会相信,他们两个吃的是同一盘饭菜。

夏依依不禁深深的后悔起来了,自己作什么嘛?非得要吃他做的菜,现在可好了,把自己给作进去了。关键是这个可恨的杜凌轩竟然把之前美味的饭菜给撤了,现在还被逼着吃他做的这些饭菜。

一顿饭吃的夏依依吹嘴巴吸鼻子的,忙不迭的喝水来冲散口中怪异的味道。

依依这顿饭吃得异常煎熬,跟吃最后一顿断头饭似的,然而自己刚刚艰难的咽下去,那一头,凌轩就十分欢快的将筷子伸了过来,喂了她满满的一口菜。

凌轩还示范性的自己嚼了一大口菜,嚼吧嚼吧就咽了下去。

依依不禁翻了一个大白眼,真是个自恋狂,自己做得这么难吃,还好意思说好吃,还吃得津津有味。

不知道的人还要以为他以前是叫花子饿了十几年了,才会有一顿饭吃都觉得好吃。他可是吃御厨做的饭菜长大的孩子啊。

正当依依脑海中还在唧唧歪歪凌轩这个怪异的人的时候,凌轩满怀关爱的说道:“下次伙房做饭菜不好吃的时候,你想吃我做的菜的时候,你就跟我说,我做给你吃!”

自恋,超级自恋,变态自恋!

依依差点就要晕了过去,自己可没有自虐症,不想再吃他做的这么难吃的菜了。

当然了,如果他做菜的水平有进步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凌轩直接忽略了夏依依那好像要赴死一样的模样,眉眼微挑,内心说道:“能吃上我亲手做的饭菜可是你的福气,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凌轩见夏依依的心情已经好了起来,便轻咳了一声,用商量的语气跟她说道:“依依,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