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厨艺进步了?/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依依歪着脑袋问道:“你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商量?”

“我看你训练出来的猎豹特战队真的很不错,我觉得现在才五十人太少了,我想再增加五十人,我会从其他新兵营里抽调一些尖子兵过来,如何?”

“嗯,可以啊,不过队长必须是秃鹰。”依依可不想换成其他人,万一换成别的营过来的人当队长,能不能听她的还是个问题呢。

“那是自然,而且我已经提拔他为百夫长了。”

凌轩见她答应了,便是高兴的说道。

依依的眼眸瞬间眯起,散发出危险的讯号,快速的射向了凌轩,凌轩不禁暗暗咬了一下自己说秃噜了嘴的舌头。

“百夫长?现在都还只五十人,他都不够格当百夫长,怎么,你是不是连要挑选加入的新兵都已经挑好了,全都已经弄好了,才来跟我说?”依依冷冷地说道,看向凌轩的时候,神情就又变得疏远了不少。

凌轩立马求饶的说道:“我这不是料事如神,早就料到了你会答应的吗?因为你今天一直在忙,你又不肯见我,所以我就先准备起来了。”

“是吗?”依依扬眉,提高了尾音,说道:“只可惜,我现在又不想答应了,猎豹特战队就五十人也挺好的,你把秃鹰的百夫长之位给撤了吧!”

凌轩苦巴着脸,自己这是自作自受,这才刚刚把她给哄好了,就又把她给惹毛了,自己哪里还能再去把秃鹰的职位给撤了,只怕这个时候,全军都已经传遍了,自己若是去撤掉,秃鹰就一定会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说服夏依依,多没有脸面啊。

凌轩便是委屈着可怜巴巴的说道:“现在全军都已经知道了,我若是去撤,我可没有一个正当理由啊,秃鹰又没有做错事。”

“怎么没有正当理由?人数不足啊。”

“依依,能不能通融通融?我都已经跟秃鹰说了会增加一倍的人,估计,这会儿,消息都已经传遍全军了,我可不好改口啊,不然,我以后可就在那些士兵面前没有威信可言了。”

依依耸耸肩,不以为然的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凌轩坐直了身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当时有关系啊,只有我在军中有了威信,他们才会怕我,才会怕你啊,不然,以后,我管不住北疆的军马,你也管不住五营和特战队了,你说是不是?所以,你同意我的话,就是为了我们俩好。”

凌轩一边说,一边抓起依依的手一阵搓,死皮赖脸的这个劲还真是无人可敌。

依依脸上绽放起一个无害的灿烂笑容:“啊,说起来,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跟你问明白了。”

凌轩心里一阵紧张,自己还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

夏依依伸出一只手,紧紧的揪住了凌轩的耳朵说道:“昨夜在北云军营的时候,那赵熙说你已经混在人群里看了许久的热闹,都不出来营救我?”

凌轩的耳朵被夏依依揪得生疼,疼得龇牙咧嘴的,连忙求饶道:“依依,你轻点,当心把我的耳朵给揪掉了。”

“那你招了,我就放了你。”

“好,我说。我其实也没有早到多久,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受苦嘛,我是在她们两个被打晕在地上以后,你给她们两个包扎伤口的时候赶到的。我这不是看你当时也没有生命危险,而且我若是当时出来的话,就阻碍你给她们两个包扎伤口了,我可是怕我打扰你医治她们,你又要生我的气,而且我也好静观其变,找到合适的时机再救你啊,你看,后来那个时机不是挺好的吗?”

凌轩舔着脸笑道。

依依怒气冲冲的爆吼道:“好什么好?你有没有时间观念?不是说好了子时三刻的吗?你超了三分钟没有出现,我还以为你不来了,我万念俱灰都已经做好了跟赵熙决一死战的心理准备了。”

凌轩一怔,自己当时只是想着自己如何能完美的将她救出去,可是根本就没有考虑自己超时不出现会对她的心理造成多大的压力和惊慌。

凌轩脸上聚起几分歉意,说道:“对不起,我没有考虑那么多,不过我确实是估摸着子时三刻到的,哪里能精确到正好是子时三刻啊?而且,你说的超了三分钟是多久?”

依依一愣,他们看时间可是看太阳和月亮的位置变化来估计的,确实只能是大概估个时间。自己这三分钟,估计他们估不出来吧。他们最多能计算到一炷香的时间,就是用燃香炉的方法,大约十五分钟。

这么说起来。他超了三分钟,还真的不能怪他了。

“三分钟就是五分之一柱香的时间。”

“你怎么知道超了这么点的时间?”

“我手上戴的这个手表就是计时间的。”

“给我看看。”凌轩便是想将夏依依揪着他耳朵的手给顺势拿下来。

夏依依看出了他的意图,倒是揪得更重了,说道:“你以后要是再敢私自做主,我绝不轻饶你。”

凌轩哎呦呦叫了两声,说道:“好,我以后都让你做主可好?”

“好,这次就放了你,哼。”依依傲娇的哼了一声,松开了手,凌轩的耳朵都已经被她给揪得通红了。

凌轩抓着依依的手,放到嘴边吹了一下气,那口气哈的夏依依整个人都酥了。凌轩含情脉脉的看着夏依依,嗔怪道:“你下次揪可要轻点,仔细手疼。”

切,依依翻了个白眼,脸上却是飞起了朵朵红霞来。便是害羞的微怒道:“要你管?”

凌轩微微一笑,拿着依依的手便是研究起夏依依手上的机械手表来。

“你还有没有这种手表?送我一块呗?”

“没有”

“那能不能给天问研究研究,让他仿制一块出来?”

依依连忙将手腕收回来,说道:“那可不行,这个表很精细的,被他动了以后,万一不转了,或者时间不准了,可怎么办?我才不要了。不过我可以把原理告诉他,让他自己琢磨去。”

“好,那也行,以后,我也有了手表,你说什么时间约会,我一定会一分一秒不差的到你的面前。”

“约会?约你个大头鬼啊?”依依不禁瞪眼骂道。

凌轩说道:“你都写情书给我了,还不是跟我约会啊?”

“我哪有写过情书给你啊?”

“不就是那个约我子时三刻见面的那个药方咯!”

“那是我写给秃鹰的,不是写给你的。”依依翻了个白眼,他还要不要点脸?竟然把她传递出来的消息当成自己写给他的情书。

“你其实是想写给我的对不对,毕竟,他们可是都没有猜出来药方里的意思,只有我猜出来了。我才是跟你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有你个大头鬼的灵犀啊!”依依切了一声,翻了一个白眼。

“呵呵,你翻白眼的时候,还真的挺可爱。”凌轩用自己那双宽大的手掌将依依的小脸蛋捧起,吧唧一下,在她的眼皮上亲了一下。

“要死了你,占我便宜!”依依心里有些甜,面上却微微愠怒嗔怪道。

“要不,你亲我一下,保回本?或者你亲两下,赚回去?要么亲个够,你就赚大了!”凌轩低低笑道,他的声音温柔好听,那双眸子微微弯起,眼底含笑,浓情蜜意从眼底满满的溢出来。

“我亲你?那我不是更亏了?”

凌轩微微皱眉,“你这是什么理论?我亲你,是你亏了,你亲我,怎么还是你亏了?那什么时候才是我亏了的时候?”

依依撇撇嘴,“什么时候都是你赚了好不好?”

凌轩把自己的脸伸了过去,道:“亲我一下好不好?你还没有主动亲过我了,就当是我做这一顿饭的奖励行不行?。”当然了,以前她神志不清的时候亲过他的不算,他要的是她在清醒意识下主动的亲他。

室内的气氛变得越发的甜蜜齁人,凌轩的脸上泛起了幸福的微笑,依依也被凌轩这微微有些露骨的调情给弄得脸色微红,心里扑通扑通的直跳。

依依看着凌轩的越来越凑得近的脸,便是用手大力的将他的脸推开,一脸嫌弃的扁嘴说道:“大花猫,你这个样子我怎么亲得下嘴啊?麻烦你照个镜子看看。”

凌轩不明所以,疑惑的问道:“我的脸怎么了?”

依依哈哈大笑了起来,从凌轩的腿上跳了下来,从梳妆台上拿了铜镜过来,站在凌轩的面前,自己亲自给他掌着铜镜,让他看看自己的丑样。

凌轩瞳孔瞬间睁大,这镜子里那个乞丐模样的人是他?

只见镜中那个人头发乱糟糟的,头顶上还顶着两片菜叶子,脸上更是油污污的,还有黑黑的灶灰,若是要她亲,还真的就无从下口了。

自己这副鬼样子刚刚还笑着跟她调情,还亲她,难怪她一副嫌弃的样子要推开他了。

凌轩的脸色变得红青紫灰白,又尴尬又恼怒,自己刚刚还在外头走了那么久了,难怪刚刚那些人偷偷的打量他,原来如此。他们也不提醒他一下,许是不敢提醒他吧。

看着依依在面前忍俊不禁的模样,凌轩便是起了捉弄她的心思,凌轩站起来,走了过去,说道:“那我就让你变成一只小花猫。”

说罢,凌轩用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油,就往夏依依的脸上抹去,夏依依连忙笑着躲了开来,凌轩便是佯装追不上她,围着帐内的家具转悠,追着她跑。

凌轩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帐篷确实是小了点,连玩个游戏都玩不开。看来,要早点把她搬到自己那个宽敞的帐篷里住去。

帐内响起了银铃般的清脆笑声,在这个死气沉沉的军营里显得格外的动听。不一会儿,那笑声便是变成了咯咯咯的怕挠痒痒的声音,最后就变成了低低的求饶声。

夏依依蜷曲着身子,她被禁锢在凌轩的怀里,她的背抵着凌轩的胸膛,她努力将自己怕痒的地方全都给隐藏起来,却依然不能阻挡被凌轩的一双大手轻巧的瘙痒着她的痒穴。

“求求你,饶了我吧。”依依喘着粗气,有些气息不均,她的身子因为怕痒而不断的扭动着。

“饶了你?谁叫你刚刚叫我大花猫的?”凌轩含笑问道,手上的动作不减。

“可是你已经将我给抹成了小花猫了,你已经报了仇了呀。”

“还不够,除非你亲我一下,我就放了你。”

“不亲”

“你亲不亲?”凌轩略略带着威胁的口气说道,同时挠他的动作也变得更加的重且密了起来,被禁锢在他怀里的人儿有些受不住这样的虐法,扭动得更加厉害,时不时响起哎呦哎呦的娇喘声,那娇柔的身子仿若无骨,拱得凌轩的胸膛一阵荡漾,她柔嫩的双手在他的身上一阵乱捣,捣得他心猿意马起来。

“不亲,哈哈!”

依依依旧拒绝着,放肆开怀的笑着,只是在她身上挠痒痒的那只手却已经开始不安分的由痒穴的位置变化到其他的位置了。

狡猾的凌轩一只手仍旧挠痒,另一只手却已经改为了抚摸,他的呼吸也渐渐的变得沉重急促了起来,喷出来的气息也变得粗重而温热,洋洋洒洒的喷洒在夏依依的耳后。

刚刚还努力抑制着瘙痒的夏依依猛然感觉到了不对劲,她低头一看,凌轩的大手正在柔上了那个小山,依依的笑声嘎然停止,慌忙的用手去拉开凌轩的手,低低的哀求道:“别闹了。”

“嗯?已经晚了,我停不下来了。”

凌轩紧紧的禁锢住她,手上的动作加重,保满的手感刺激着他的灵魂,激发着他的荷尔蒙,他声音低沉而充满谷欠望。

夏依依急急的喊道:“杜凌轩,现在可是大白天,万一等会儿有军情过来怎么办?”

“这不是还没有军情送过来吗?等有军情的时候再说。”

“帐门口可还站着两个守卫呢,我可不想让他们听见声音。”

“声音?什么声音?”凌轩充满戏谑和调戏的声音传来,同时凌轩加大了力气,说道:“要不,你现在叫一声给我听听?”

“你个臭流氓,现在真的不行啊。”

“那我让他们两个离远点,你就同意了?”

“也不是这个原因,现在是大白天的,你堂堂一个将军,居然在两个城镇还有战事的时候,躲在军帐里白日宣淫?你对得起那些正在前线浴血杀敌的战士吗?”夏依依“义正言辞”的说道。

凌轩的眸子缩了缩,想一想,夏依依说得确实对,若是传出去,只怕会引起前线战士的愤怒。

凌轩却佯装不听劝,说道:“可是你已经撩起我来了,除非你亲我一下,我才放手。”

依依为了逃脱他的魔掌,以免自己被他吃干抹净,连忙说道:“好吧。”

凌轩便是才松了手,夏依依转过身来面向他,凌轩便是将自己的脸再次伸了过去,夏依依仔细的瞅了一下他的脸,依旧嫌弃的撇撇嘴,道:“算了,你这脸,我实在是亲不下去,等下次吧。”

“嗯?你耍赖是不是?”凌轩的眼眸微缩,作势就要再去欺负她。

夏依依连忙说道:“好了,我怕了你了,那我亲手行不行?”

“亲脸啊”

“我又没有答应,我答应的是亲手。”

凌轩有些小失落,不是亲脸啊?不过亲手也可以,一步一步来嘛。

凌轩便将自己那双手伸了过去,还好,自己出伙房的时候洗了手,这手还算干净。

夏依依往后退了一步,做了一个屈膝的西洋礼节,上前一步,拉起凌轩的手,随即快速的亲了一下,亲得很响亮,只是夏依依的唇却不是落在凌轩的手上,而是用借位的方法,亲在了自己的手背上。这么一亲完,夏依依就连忙跑了开去,咯咯的笑了起来。

凌轩刚刚还有些懵,自己明明听到了她亲下去的声音,可是自己的手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感觉,随即在夏依依那得逞的笑得灿烂的脸上,自己才明白了过来,原来自己竟是上了这小狐狸的当了。

凌轩有些宠溺的看着那个在欢笑的人儿,说道:“你呀,可真是个小狐狸。”

夏依依一听他说起狐狸二字,便是想起来自己的代号是血狐,夏依依便连忙正色说道:“对了,你刚刚跟我说要增加一倍的人到特战队来的,我要去看看你都给我塞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要是我看不上的,我通通给你打回原营去。”

凌轩便是也收起了自己刚刚那副动情的浪荡公子模样,正色道:“你放心,我给你挑的自己都是最好的人,你只管去训练他们,若是你觉得谁不合适,就跟我说,我给你换一个合适的人。”

“好,我现在就去看看,毕竟现在战事紧急,还是早点将他们训练出来比较好。”依依便是开始动手收拾自己的东西,拿眼防备的看着凌轩,就开始赶人了:“你还不出去?我要换作训服了。”

凌轩却是死皮赖脸的站在那里不动,拿眼直勾勾的看着她,说道:“怎么还不让为夫看了?”

“不许看,你倒是想得美。”夏依依嗔怒的看了一眼凌轩,微娇的撅起了小嘴儿,将凌轩往外推。

凌轩用手轻轻地捏了捏依依的小脸蛋,宠溺的说道:“好,不看,不看,等晚上再给为夫看个够。”

依依不禁没好气的说道:“想得美!”

凌轩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看来要爬上她的床,还要下一番功夫啊。

赶走凌轩后,依依迅速换好了衣服,就赶到河对面去训练特战队。

秃鹰一见到夏依依,就高兴地跟夏依依说道:“小的多谢血狐栽培,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升了个军衔,若是家乡父老得知,定是会高兴的。”

“这也是你努力得来的,是用鲜血换来的,是你该得的。”

依依看向秃鹰,他脸上闪着自豪的光芒,依依不禁感慨,打赢了才有资格笑,若是打输了,可就成了泉下鬼了,留下的只是给家人无尽的悲伤。

“新增的人可都送来了?把他们都叫过来,现在就开始训练。”

“是”

不一会儿,那五十人就都集齐了,依依拿眼扫过去,看起来像是身体素质都还可以的样子,精神头也不错,似乎都是一些尖子兵。

不过光是看外表也看不出什么来,还得真刀真枪的练练才能知道究竟有多少水平。

回到训练场的依依又恢复了以前的那种斗志昂扬的精神风貌,每一项都亲自示范训练这新来的士兵。训练场上的她英姿卓卓,俊逸出尘。

那些士兵这才训练半天,就已经累得筋疲力竭,他们这才明白特战队和他们以前所在的营有多大的区别。

直到日落星辰,依依才回了帐篷,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那新做的几个连卖相都差劲的菜,不过看起来,已经比白天那顿要好许多了。

厨艺进步了?

------题外话------

二更在晚上九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