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敢把她扔出去/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这次可是特意在做完饭菜以后,洗好脸拾掇拾掇了才来依依帐内邀功要宠的。

依依看了一眼那些饭菜,都还没有动过筷,显然是特意为了要等她回来一起吃的。

凌轩一见依依进来,就连忙上前,拉着依依的手将她带到桌前,说道:“你看看,我又做了些菜,你尝尝,一定比上午那顿饭好吃。”

“嗯,好,不过我要先洗手洗脸后再来吃。”

凌轩便是眉毛一挑,调戏道:“你想的真周到,洗干净点,等下我好亲你。”

依依翻了个白眼,扁嘴道:“你真是想多了,我只是训练了这么久,身上太脏了,想洗手洗脸,这样吃饭也卫生一点,不容易生病。”

不一会儿,依依洗完脸就回来坐着吃饭,凌轩却是乐此不疲的偏偏要抱着她吃饭。

“你不是也要吃饭吗?你这么抱着我,我也不好吃,你也吃不好。”依依在他的怀里依旧有些扭捏。

“我们一天这么忙,难得有时间聚在一起,我以前都错过了跟你相处的时间,现在我要好好珍惜,抱着了就不能撒手了,不然你又跑了。”凌轩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用下巴摩挲着依依的头顶。

“我还能怎么跑?我连马都没有了,他们几个的马也都被北云国给扣了,我就算想跑,都没有马可以骑了。”依依撅着嘴巴嘟囔道。

凌轩微微皱眉,用手将她的下巴捏住,将她的头抬起来,定定的看着她,正色说道:“你还想着跑呢?不许跑,你若是再被北云国给抓走的话,可不会像这次这样容易逃出来的,他们必定会对你严加看守,你可切记不要再单独跑出去了。”

“哦”,依依低低的哦了一声,语气却一点也不真诚,她内心暗暗咒骂道,若不是你惹我,我也不会偷跑回去的,还不是你的错。

凌轩一见她那微微撅着的小嘴,就知道她的内心其实是不满的,便用手伸了过去,将她的两瓣小嘴捏了捏,说道:“撅着个嘴巴,还生气呢?我都已经说了,不会再怀疑你了。”

“哼,我才没有呢。”

“来,我们先吃饭,尝尝我亲手做的饭菜。”

凌轩夹了一筷子到依依的嘴里,依依一吃,还真的有进步呀。先不管味道如何,最起码都煮熟了,也不咸了。

凌轩见依依没有将菜吐出来,而是直接咽了下去,便是得意的说道:“你看为夫的厨艺是不是进步了许多?我是不是很有天赋?”

“对呀,你以后就算腿再次残了上不了战场,你就依靠你的厨艺天赋去酒楼里当厨子,也不会饿死你的。”

依依刚刚才说完,就被凌轩微怒的瞪了下下,责怪道:“你说什么残不残呢?多不吉利,再说了,即便我什么都不做,也饿不着,这王府都够我们吃几辈子的了。还有啊,我若是残疾了,你的性福生活可怎么办?我可舍不得我如花似玉的王妃守活寡呢。”

“呸,你臭不要脸。”夏依依被凌轩这么当面调情,他那双泛满爱心的桃花眼盯得依依浑身起鸡皮疙瘩。

“爱妃害羞起来真好看。”

凌轩笑道,低头亲吻了一下依依的脸颊。依依连忙侧开脸,岔开话题道:“我训练了一下午,我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我得赶紧先吃饭了。”说罢,夏依依就赶紧拿起碗筷自己夹了饭菜快速的往自己嘴巴里塞。

“好,先吃饭。”凌轩着重咬重了“先”字,等吃完饭再吃她。凌轩眉眼弯起,便也不再打扰怀里那个狼吞虎咽的姑娘,自己也安安静静的吃饭。

这顿饭倒是吃得很快,依依率先放下了碗筷就连忙从凌轩的怀里跳了下来,说道:“我去给夜影看看伤,换个药。”

“不是有鬼谷子吗?”凌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他可不想让夏依依再去触碰别的男人了。夏依依都不想碰他,可是去碰别的男人,她就这么积极了。

“你忘了鬼谷子今天一直在重伤兵帐篷里,给那些战场上送过来的伤兵医治吗?他哪里有空来给夜影看伤换药啊?”依依低着头收拾诊箱,完全没有见到凌轩阴沉的脸色,兀自一个人说着话。

凌轩有些郁闷,自己辛辛苦苦的做一顿饭给她吃了,啥好处没捞着,她就要去给别的男人服务。

呃,虽然这服务只是医病罢了。

可是凌轩依旧有些吃醋,便是跟在了依依身后一起走了过去。

依依回头纳闷的问道:“你来干什么?你不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去?”

“本王去探探病”,凌轩也不觉得脸红,自己明明是去监督去了,却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依依也没有多心,就随他跟着。

夜影伤在后背,因此,一直趴着,依依进来就去掀他身上的薄被,夜影一瞧见在依依背后站着的王爷,冷着脸看着他们,夜影就觉得自己寒毛倒竖,连忙将自己的被子裹紧,说道:“王妃,我已经好了,不用医治了。”

依依责怪道:“瞎说,昨夜才受的箭伤,哪里这么快就能好了?若是不好好医治,还会有后遗症的,你以为这么缝合了伤口抹了药就万事大吉了?”

夜影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的,只是这时候,他哪里敢掀开被子啊,他可是裸着上身呢,王爷必定会生气的。

依依看到夜影犹豫且畏惧的看向自己的身后,便是明白了问题所在。

依依快速的回头,便见到凌轩铁青着的脸瞬间就变得和煦了起来。

变脸挺快嘛,不去学川剧变脸真是可惜了他的天赋了。

依依拿眼瞧着凌轩,露出一脸笑容道:“夜影身上有伤,麻烦王爷帮个忙,把他被子掀开呗!”

凌轩脸色都有些僵硬了,极不情愿的跟夜影说道:“她给你医治,你就大方点给他看,扭扭捏捏的,哪像个男人?”

夜影抽了抽嘴角,自己就因为是个男人,王爷你才防得这么严实的好吧。夜影也不敢多言,既然王爷都已经开口了,那自己就让王妃医治吧,夜影不禁暗暗祈祷,等会儿王妃可千万别做出一些让王爷刺眼的动作出来啊。

依依解开了夜影背上的纱布,打开一看,那伤口周围有些红肿了,一些烂肉已经有些发白了。

依依微微皱眉,看了一眼这密闭的帐篷,即便现在已经是入夜了,可是依旧有些闷热,想来白天的时候,这帐内的温度更高,他居然还盖着被子,那不得捂出一身汗来,这伤口也发炎了。

依依责怪道:“天气炎热,就别捂着了,也别盖被子了,白天将这帐帘卷起来,透透风散散热,你看你的伤口都已经发炎了,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重新上药包扎,再给你配点消炎的药,好生养着,别又把伤口给恶化了。”

依依一边喋喋不休的嘱咐着,一边手上动作不停,快速的给夜影背上的伤口清创。依依瞟了一眼夜影的背,跟凌轩的背一样,也是布满了伤疤。

依依又说道:“你看看你以前的这些伤疤,要么是没来得及处理伤口,要么就是护理不好,这伤口边缘不平整,有些部位还有化脓扩大后的痕迹,所以这些伤疤才会变深变宽,你以后要注意了,术后护理也是十分重要的。”

夜影脑门都开始冒汗了,王妃啊王妃,你好好处理伤口就行了,你这到处看个什么呢?看就看了,还说出来,也不怕王爷生气吗?

依依见夜影没有答话,便是再次问道:“刚刚我说的话,你可听清楚了?”

夜影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嗯,听清楚了。”夜影偷觑了一眼王爷的脸色,自己吓得躺在这床上就好似躺在刑具上一样难受。

虽然依依带着橡胶手套,可是她的玉手在夜影的背上摸来摸去,凌轩的心里就难受得紧,脸上越来越难看,冷得将室内都快结了冰。

依依给夜影看完诊出来,竟然不回自己的帐篷,直接朝另一个方向走去。凌轩阴沉着脸跟在依依后头,见她还不回帐篷,便是连忙上前,拉住了她的手冷冷的道:“大晚上的,你不回帐篷,你到处瞎逛什么?”

依依微微皱眉,冷声道:“你又在怀疑什么?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是去跟男人约会,而且还是跟一大堆男人约会呢。”

凌轩的语气顿时就软了下来,眨巴着一双你冤枉我了的无辜双眼说道:“没有啊,我没有怀疑你,别生气啊,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诊箱也挺重的,我帮你拿。”

凌轩连忙将依依的诊箱拿了过来,紧紧的拉着她的手,一副讨好的样子,道:“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伤兵帐篷里瞧瞧,天气太炎热,我担心他们也会有不少人伤口发炎恶化的。”

“好,我陪你去。你不是没有马了吗?训练了一天也累了吧,来,我背你。”

依依立马拒绝道:“不要,我自己走就行了,这军营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凌轩眉眼微弯,微微一笑,眸子深情地注视着依依,低低的笑道:“你怕羞啊?被人看见了怎么了?我背我的爱妃,他们还敢说些什么不成?”

“谁是你爱妃?你别瞎说!”依依微红着脸说道。

凌轩一个弯腰,就将夏依依背在了自己宽大结实的背上,依依回神过来才发觉已经被他背起来了,依依连忙挣扎着要下来。

凌轩快速往前飞跑起来,说道:“别乱动,当心掉下来。”

“啊!要死了啊,跑这么快,简直比烈焰还快了,你慢点,我都要被你颠死了!”依依低低的叫道,连忙用手搂住了凌轩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

凌轩听见她又提烈焰,心中顿时一阵恼怒,重重的打了一下依依的屁股,警告道:“不许你提和他相关的任何东西。”

“哦”,依依委屈的揉揉被打得发麻的屁股,打得可真重啊。

“还敢揉,再打!”凌轩又在她另一半屁股是不轻不重的打了一下。

依依又羞又怒,第一次打,是真打,第二次打就是调戏了。依依羞愤地咬牙切齿在凌轩的耳朵旁说道:“别打了,让别人看见多不好。”

凌轩笑道:“放心,他们都已经回帐内睡了,这外头也就剩下些巡逻士兵,我清楚他们的路线,会避开他们的。”

依依这才四处瞭望了一下,自己周边可还真的没有人。

真没想到,这杜凌轩还是个心机boy呢!

依依低低的说道,“万一被人瞧见了呢?”

“瞧见了怎么了?你是我妻子。”凌轩霸道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还偷偷的用手捏了捏她那弹性极佳的丰臀。

依依羞赧的双手掐住了凌轩的脖子,说道:“你给我老实点,不然我掐死你!”

“就不老实!”凌轩又捏了一把。

“臭流氓”,依依双手用力,掐住了他,凌轩瞬间喘不过来气,憋红了脸,重重的咳了两声,粗着嗓子低沉的说道:“你掐死我了,你不心疼啊?”

“心疼你个大头鬼啊。”依依暴怒道,更加用力的掐着他。

凌轩嘴角含笑,忍着夏依依的魔爪,却是不去阻止她,由着她这么掐着自己,他敢肯定,夏依依绝对不会真的掐死他。

果然夏依依见他老老实实的背着她走路了,便也渐渐的松了手,双手软软的环着凌轩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

凌轩有些小刺猬的问道:“我的背,和夜影的背比起来,谁的背更结实?”

依依翻了个白眼,自己不过就是给夜影看个病,碰到了夜影的背而已,又没有跟他干什么事,他这就吃醋了?结实?这就是他们男人之间互相比较的标准?男人比肌肉,就像女人比胸一样?

依依趴在凌轩的背上暗暗发笑,渐渐的便是憋不住笑了,咯咯的笑了起来,身子开始剧烈的抖动。

凌轩板着脸,心里有些不悦,说道:“你笑什么?难道本王习武多年,还比不过夜影?”

依依笑得更是开怀,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谁的背更结实,这有什么好比的?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你快说,到底谁的结实?”

依依抿嘴笑着,就是不说,凌轩道:“不说是不是?不说我就又要打你屁。股了。”

夏依依连忙求饶,低低的道:“好了,我说,我说还不行吗?你的!”

凌轩自然是听到了夏依依这声低低的声音,他眼眸流淌过幸福的波纹,嘴上的弯角弧度更大,他的声音却依旧冷:“没听见,你说大点声。”

夏依依不禁嗤笑了一声,他明明就已经听到了,却非要这么让她再说一遍,依依眼眸一转,便是想作弄他,依依声音稍大,说道:“他的结实!”

凌轩刚刚还洋溢着笑容的脸瞬间就变得黑暗无比,他恼怒的咬牙切齿道:“夏依依,你说什么?你敢再说一遍试试!”

“我说他……啊!”

夏依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轩一把就往旁边的地上摔去,夏依依冷不防他会真的把她往地上摔,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被抛出去的球一样在半空中飞翔着,依依便是尖声惊叫了起来,依依为了怕自己会摔伤,便打算立即用打滚的方式往地上摔去,然而在自己即将着地的瞬间,凌轩迅速的飞来,一把将她抱住,顺势就往草坪的坡下滚去,两个相拥抱着的人如同一个圆木似的往坡下滚去。

一滚到坡下,凌轩在上,她在下。

夏依依恼恨的瞪着凌轩,十分的光火,自己不过就是跟他开个玩笑,他竟然直接将自己扔了出去,她眼眸闪烁着怒恨的眼神,气冲冲的吼道:“起开!”

“说,到底谁的结实?”凌轩恨恨的问道,重重的压着她,将自己全身的重量都压在她的身上,让她感受自己那结实的身材。

夏依依被他压得喘不过来气,说道:“我刚刚不是已经说了吗?”

“可是你两次说的不一样”

“你既然都已经听到了,那你还要我再说一遍?”依依的眸子里充满了狡黠。

凌轩脑袋轰了一下,原来,她就是故意激怒他的,凌轩却依旧不死心,“我现在要你再说一遍,到底谁的结实?”

“你起开,你刚刚敢把我扔下去,我就改变主意了,我就是觉得他的更结实一些。”夏依依睁着眼睛说瞎话道,说着违心的话,语气十分生硬,她实在是生气,他怎么可以把她给扔了?依依生气的撅着嘴巴,把脸侧向一边。

凌轩顿时哑笑,说道:“我哪里敢扔了你啊?我做事有分寸,我知道我把你扔出去之后,我还能再接住你,知道吗?”

凌轩用手去拨夏依依的脸,想将她的脸给摆正,可是夏依依却依旧怒气的用力跟他抗争,将脸侧向一边。凌轩微微皱眉,自己刚刚把她扔了,这是不是有些过火了?怎么把她又给惹生气了?

凌轩连忙笑着说道:“我刚刚真的有把握能接住你,才把你扔了,我不是真的要把你给扔了啊。”

“哼,万一你接不住呢?”

“怎么会接不住?我的武功那么高。”

“哼,万一你不接我呢?”依依嘟着嘴巴,怒气冲冲的说道。

不远处巡逻的士兵在听到刚刚那声女人尖叫之后,便迅速的各处找了起来,这时,便有人发现这个小斜坡下面有人躺着,连忙打着火把就要过来,高声问道:“谁在那边?”

凌轩微微皱眉,有些气恼,这些没有眼色见的士兵,就知道坏他的好事,凌轩用宽大的衣袖挡住了身下夏依依的那张脸,便是朝那些士兵怒道:“本王在这里,没什么事,你们还不赶快退下?”

一个年轻士兵见王爷一个人在下面,便是想下坡来搀扶,说道:“王爷,你是不是摔伤了?要不要小的来扶你?”

凌轩一阵气结,这些笨蛋士兵,是不是听不懂他的话啊?这个时候要他们来献什么殷勤,凌轩便是冷声道:“本王没有摔着,本王不过是在这里赏月罢了,你们还不快快退下?”

那个本想玲珑着点,去搀扶王爷,讨好点王爷,没想到这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自己献殷勤不成,反倒被怒斥一通,心里一阵纳闷。赏月?那个士兵抬头望了望天,月亮根本就不在这个方位啊,这坡下看不到月亮啊,而且,哪有赏月不是坐着或站着,虽然那下面有些看不清楚,但是却能从王爷的脑袋和地面的距离就能发现,王爷应该是趴着的。

另一个有眼力见的老士兵嘴角暗暗一笑,连忙拉住了那个年轻士兵,便是朝下面高声说道:“小的明白了,小的会派人在这附近看守,以防有人来打扰王爷赏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