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保证后院只有你一个女人(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年轻士兵被老兵拉走了以后,才低低的问道:“王爷真是太奇怪了,怎么会在那里赏月啊?那里根本就看不到月亮。”

老士兵哂笑道:“我在这边疆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没有见过王爷有这个闲情逸致会去赏月,他呀,根本就不是在赏月。”

“那他是在做什么?”

“你刚刚不是听到一个女人叫声了吗?你看看那儿!”老士兵朝不远处的地上一个医疗诊箱努了努嘴,示意那个年轻士兵往那边看过去。

年轻士兵一看到王妃的那个诊箱,瞬间就明白了,惊讶的长大了嘴巴,低低的说道:“不会吧?他们,这可是营区的野外啊。”

“嘘,小声点,你自己清楚就行了,别到处乱嚼舌根,免得传得风风雨雨的,王爷怪罪于你。我们就在这守着,别让人下去扰了王爷。”

“嗯”,那个年轻士兵连声应道,对这个老兵言听计从。

小坡下头,凌轩拿开手,露出了夏依依被挡在下面的脸,夏依依的脸色有些微红和紧张,夏依依支支吾吾的羞怯的说道:“快起来,都被人发现了,还不走?”

“走?走不成了,我腿脚发软。”

“怎么就腿脚发软了?摔伤了?”依依皱眉,眼底蕴含有些许担忧。

凌轩微微一笑,眉眼弯起,低低的笑道:“因为我美人在怀,就走不动道了,整个身心都黏在你身上了。”

依依瞬间羞愤,四处张望道:“你就不能换个地方?”

这是谈情说爱的地方吗?人来人往的,万一等会儿又来一拨巡查的士兵可怎么办?

凌轩促狭着双眼戏谑的说道:“哦?原来爱妃喜欢换不同的地方啊,好,那下次我们再试试船上?高粱地?亦或是河里?其实以前那次马背上就很不错!”

夏依依几乎要被凌轩气炸,居然故意曲解她的意思,依依愤愤不已:“我是这个意思吗?我明明是说在外头不合适!”

“我觉得挺合适的,你看看这草地多软,这空气多新鲜,而且还比帐内凉爽!”凌轩拿眼扫了一眼依依的脸庞,抬起手在依依的脸上抚摸了一下,就要往她脸上凑。

依依连忙用手挡着他,说道:“等会万一来人了怎么办?”

“刚刚那士兵不是说了吗?会给我们守着的,你放心好了,没人敢来,而且,我的听力很灵敏,若是有人来了,我会提前收拾好的。”凌轩解释道,便是有些忍不住了,急急的拿开依依的手,就又凑上去。

“慢着,我还没有跟你算账了,你刚刚才把我给扔下来,现在还敢来占我便宜?”依依眼眸微缩,冷声道。

“我不是说了我会来接住你的?而且我是有把握能接住你才这么做的,你看你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我刚刚只是想吓吓你罢了,因为你实在是不听话。”

“哼!”依依气鼓鼓的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美目,腮帮子也气鼓鼓,嘟着嘴唇,一副可爱的娇嗔模样,根本就没有一点威胁力。

呵呵,凌轩低低的笑着,用手轻轻的戳了戳依依圆鼓鼓的腮帮子,低头,轻轻的捕获住那嘟着的红唇,温柔细腻甜美,好似那春雨,润物细无声。

依依的小手连忙就去推他,可是当自己的手触及到凌轩坚实的胸膛时,嘴上的那份甜美却让她不舍,仅仅只是轻轻的推了一下,柔弱无骨的双手就改为环上了他的背,缓缓闭上那双圆睁的美目,微张贝齿,欢迎着凌轩的探访,双舌交融,轻缓舒适,不疾不徐,悠久绵长。

黑暗的坡底,静谧不已,耳畔只有那一阵阵虫鸣声。

凌轩轻轻缓缓的仔细品味着她的芳香,感受到怀里的人儿史无前例的配合和享受着,还主动揽着他,凌轩的心儿就像盛夏的玫瑰花一样怒放开来,幸福的微笑在凌轩的脸上荡漾开来,他微微睁眼,眼眸含笑,很好,她已经不需要他的命令就早已闭眼享受了。

凌轩轻缓的品味着,左手轻轻的隐入依依的秀发,按摩着她的头皮,右手渐渐地开始各处游走,一阵柔捏,一手忙不过来的他,两个手齐上,搓柔挤捏。

沉浸在温润如玉的轻口勿中的,依依被他弄得浑身颤栗,胸前酥麻略痛,这才清醒过来他在做什么,依依不觉耳根发烧,脸通红,连忙将环在凌轩背上的手移到他的肩膀上去推他。

“不要”,依依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只是一边说不要,一边却依旧配合着,那双手推得也很不尽心。

凌轩微微皱眉,敢说“不要?”便是稍重的轻咬了一下依依的舌头,随即开展了猛烈的报复,好似龙卷风,来得又快又急又凶猛,不仅嘴上力度,就连手上的力度也加重了几倍。

“啊!”依依一阵惊呼,随即那声惊呼就被猛烈翻搅的舌头给捣碎在口腔内。

真是个报复心强的男人,依依皱眉暗想道。然而她却被凌轩这种猛烈的攻势给震得晕头转向,毫无招架之力,很快,依依就迷失在他的攻势之下,而且依依很不要脸的认为,自己很享受他的猛烈。

“嗯,啊”依依不禁时不时的发出哼声,声音悦耳动听,这让凌轩很受用,他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了,就更是卖力好好表现起来,那手也缓缓的探入了布料,冰凉的手触及温暖的肌肤,引得依依一阵皱眉,刚反抗凌轩这不要脸的行为时,却在遭到凌轩嘴上强势的惩罚后,依依便是放弃了反抗,而且她脸红的觉得这样更舒服。

凌轩狂风骇浪一样的深吻后,便是又开始细水长流的温柔,见怀里的人儿越发的沉迷在他的深吻和抚摸中,凌轩有些后悔,自己真的不应该在外面的,应该在帐内的,那样的话,自己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再继续下去了。

凌轩毕竟是个保守的古人,他可不愿意在这有人出没的营区里将夏依依剥光吃了,凌轩眼眸微微一缩,极力忍住内心的狂热,凌轩低吼了一声,轻轻的含住了依依的耳垂,在她的耳边低低的粗喘道:“我们回帐内好不好?”

“啊?”依依疑惑问道,这时她感觉到有个坚硬的东西抵着她时,她猛地清醒了过来,“不行啊,我不是还要去看伤兵帐篷的吗?”

“明天再去看!”凌轩有些忍受不住了,隔着布料动了两下,即便如此,也让他舒服了一些。

夏依依顿时就觉得有些危险了,若是跟他回帐内,那铁定被他吃干抹净,不行,绝对不行。

“哼,我不要,我又没有跟你拜堂成亲,我都没有喝过合卺酒,我还没有嫁给你当新娘子的那种感觉。”依依回想起当初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被迫嫁给凌轩时的那份屈辱,依依的情绪低落了下来,完全没有了刚刚的那份甜蜜了,她眼眶带泪,声音略微嘶哑,不禁吸了一下犯酸鼻子,委屈且略带愤怒的说道:“我是跟一只公鸡拜堂成亲的,我的夫君是一只公鸡,不是你!”

凌轩闻言一怔,眼眸一缩,松开了她的耳垂,正视看着她水雾迷蒙的眼,心痛的说道:“依依,对不起!”

凌轩轻轻的抚着依依的小脸蛋,轻柔的说道:“当时,我并不喜欢你,我憎恨志王和皇后、父皇将志王抛弃不要的女人硬塞给我,而且以前的那个夏依依心里是钟情于志王的,我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这份屈辱?所以才用极端的方式对付你的。我不知道,你不是原来的那个夏依依。”

“那我就活该承受那份屈辱了?”

依依有些难受,弥漫在眼里的泪水终是无声的划落。即便是当初嫁给他时,因为她无所谓,所以即便当初拜堂成亲受到屈辱时,她也不在乎,也不曾难受而哭。

可是如今,他们互相爱恋,她就十分在意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了,她希望自己是以最隆重的待遇被他亲自迎入王府拜堂成亲的,跟她拜堂的不应该是一只公鸡,而是凌轩本人。

凌轩看着无声哭泣的依依,心里十分难受,便是连忙起身坐着,将夏依依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拭去她的眼泪,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胸膛上,轻抚着说道:“对不起,依依,我尽全力补偿你,等这边战事结束,我就带你回王府,我重新把你从护国公府迎娶进王府,我一定亲自来王府接你,亲自和你拜堂,和你共饮合卺酒,最后,跟你新婚洞房花烛夜。”

“那你没有做到这一点前不许跟我洞房。”

凌轩有些为难的说道:“依依,咱们能不能把洞房花烛夜先提前?”

“不行。我要当全世界最漂亮的新娘子才能跟你洞房,不然,你先上船后买票的话,你一定会逃票的。我吃过一次亏,我可不能再吃第二次亏。”

“好”,凌轩微微皱眉,虽有些不甘,却是忍了下来,虽然要等一段时间,可是好歹夏依依算是明确了态度,会嫁给他,只是需要自己满足她的条件而已。

“我还有一个条件,你若是做不到就一切免谈。”

“什么条件?”凌轩不禁纳闷,都已经答应她会重新补办一次婚礼了,她还有什么要求?

依依坐直了身子,定定的看着凌轩,正色说道:“你这一辈子只能有我一个女人,若是你敢再纳别的女人的话,我会立马离开,给你的新女人让位。”

凌轩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条件,原来是这个,他自己本身就不喜女人近身,根本就不想娶妻纳妾,若不是遇到了夏依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这么迷恋上一个女人。

凌轩快速作答道:“这有何难?我答应你便是,我保证,我的后院只有你一个女人,咱们就像你前世一样,一夫一妻制,做对幸福的小鸳鸯。”

依依不禁迟疑了一刻,说道:“你不怕皇家反对?”

毕竟当初许睿就拗不过许氏宗亲的阻力,而凌轩的杜氏宗亲那可不是一般的宗亲,那是皇家啊,不说别的,就是掌握了众生生死的皇上,他们两个都无法抗拒皇上的权威啊。

凌轩有些不悦,知道依依在想许睿的事情,便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是那个怂包?哼,你也不是没有见过,父皇给我赏赐的那十个女人都被我打发走了,赐的两个侧妃我一个都不肯纳,我的后院至今为止,都只有你一个女人,你不愿的事情,父皇也那我没办法。你大可放心,从今以后,我只有你。”

依依有些感动,这还是依依第一次听见一个男人对自己做出这样郑重的承诺,别说是在这妻妾成群的古代,即便是在离婚率超高的现代,能得到一个男人这样的承诺,也是十分难得的。而且,以依依对凌轩的了解,他要么就不做承诺,要么,说出来了,就一定能做到,而且,以凌轩的脾气和能力,他一定能扛住皇家对他的阻压。

“嗯”,依依小鸟依人的窝在了凌轩的怀里,满怀喜悦。

凌轩轻缓的抚摸着依依,静静的抱着她,只是凌轩的眼底却闪过一丝焦虑。其他的,他都可以答应夏依依,只是,自己能不能给她一个长久的幸福,还是个未知数。他的解药,到现在都还没有着落,他派去找寻解药的人,虽然找到了一些线索,但是,那些线索却几乎都找到一半就断了。如今,他们依旧在南青国好似一只只无头苍蝇一般,四处找着。

也不知道那些线索是不是有人暗中将那些线索给掐断了,毕竟,现在各方势力都聚在南青国找百花虫毒的解药。大有全民寻宝的架势一般。

凌轩内心微微叹气,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他不想要她担心,也许夏依依可能已经忘了他还身重剧毒的事情了吧,不然,她怎么会愿意嫁给一个性命未卜的人。

抱了一会儿,夏依依便是撅着嘴巴,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头,眨着一双亮闪闪的眸子,道:“来,拉勾勾,一百年不许变,你若是做不到,你就是小狗狗。”

凌轩一怔,从刚刚失落的情绪中出来,看着怀里的小可爱,凌轩嘴唇泛起一抹笑意,有些爱怜的看着夏依依这略显幼稚的做法,便是微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只是,当自己的小手指伸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小手指比夏依依的大拇指还要粗。

依依轻巧的勾住了凌轩的小手指,用大拇指在凌轩的大拇指上盖了个指纹,又念了一遍自己那小咒语,凌轩含笑看着夏依依做完这一系列的神圣般的仪式,夏依依念完了咒语,就抬头望向他,道:“你也要念一遍。”

“啊?”凌轩惊讶的看着她,自己堂堂一个王爷,去做这种幼稚的行为?

夏依依见他不行动,立马冷下了脸,斜视着凌轩,冷哼一声,道:“我就知道你做不到。”说罢就要抽出自己的小手指。

凌轩连忙勾住了依依的手,也学着夏依依的模样,蹩脚的念了刚刚那个咒语,凌轩觉得,这么幼稚的咒语,简直比他念过的那么多的书更难念出口。

凌轩念完后,极为宠爱的在夏依依冷酷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呐,我都已经照做了,你还生气呢?”

“你又不是真心的,你是被我逼的。”夏依依撅着嘴巴不满意的说道。

凌轩顿时就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他怎么觉得女人的心思真的很难理解啊,还是跟男人打交道比较爽快啊。

凌轩微微皱眉,板着脸孔,语气稍硬,说道:“你瞎说,我就是真心的,要不你摸摸看,我的心是不是火辣辣的真心。”

凌轩便是抓着依依的手就往自己的衣襟探去,依依连忙往回缩,凌轩硬是抓着她的手抚摸上了自己的心脏位置,低沉的充满了魅惑的声音萦绕在夏依依的耳内,道:“你看看,我的心是不是火辣辣的?”

依依感受到凌轩温热的肌肤下,那颗扑通扑通跳跃着,坚实有力的扑通声,那颗火热的心似乎全都掌握在她的手心,连带着夏依依的手心也开始发烫了起来,夏依依娇羞的低头,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凌轩眉眼弯起,好听的朗笑声响起:“知道我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火辣辣吗?因为我的心里住了个火辣辣的会咬人的小辣椒。”

夏依依闻言,顿觉脸色羞红,这个杜凌轩,说起情话来,也是肉麻得紧,依依羞恼的在凌轩的心口上锤了一下,娇声骂道:“谁是会咬人的小辣椒啊?我可不是?”

“还不是?我胸口上,还有手上,都是你的牙印,你现在还锤我,难道还不是小辣椒?而且还是那种朝天椒。”凌轩低低的揶揄道,心口被夏依依这么锤了一下之后,他的心就跳跃得更加铿锵有力,渐渐的又开始紊乱了起来。

夏依依通红着脸怒道:“你还敢笑话我?看我不撕烂你的嘴,我让你笑我。”夏依依便是拿出自己的手来,双手就捏上了凌轩的脸,将他的嘴撕扯开来。

“哈哈哈哈…”凌轩爽朗的大笑了起来,笑声在这黑暗的夜空里回荡着,这一下,这附近的人可都听到了王爷的笑声,那站在不远处守卫的两个士兵互相对视了一眼,虽然无言,眼底闪出的神情却让对方都抿嘴一笑。

夏依依慌忙的松开了撕扯凌轩的手,便是急急的去捂凌轩的嘴巴,低低的咒骂道:“你想死啊?笑这么大声,他们可是都听见了,别又把人给招来了。”

“呵呵,你怕什么?不过若是能死在你怀里,也值得了。”凌轩说罢就又要去亲她。

夏依依连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屑,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我得去看看那些伤兵。”夏依依连忙就朝伤兵帐篷那边跑去,她可得赶紧跑,不然被凌轩逮住了,指不定他又要吃她了。

凌轩含笑看着那个落荒而逃的背影,便是起身,慢悠悠的走上了坡,去捡刚刚他飞身去接夏依依的时候,自己放在地上的那个诊箱,一上去,便见到之前那两个巡逻的士兵守着那个诊箱。凌轩沉着脸过去将诊箱拎着,轻飘飘的扫了他们两个一眼,眼中警告威胁的目光让那两个士兵不禁浑身一抖,连忙低下头去,权当自己今夜又聋又瞎,啥也没看见,啥也没有听见。

凌轩拎着诊箱,转身就大步向前走去,走了一段路,拐了个弯,躲开了那两个士兵的视线之后,这才运用轻功,急速向前掠去,快速的追上了向前跑着的夏依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