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轩王是个大情种(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眼眸闪过一丝不屑,就赵熙这点点心思,凌轩只需瞟一眼就能看透,根本就不会上他的当,自然就不会转移阵地到城下去了,偏偏就在城墙上跟他耗着。

而赵熙的武功又比凌轩弱一些,根本就不能将凌轩逼出去,打了良久,凌轩依旧能攻守得宜,站在城墙上稳稳当当的阻挡着赵熙的一招一式,凌轩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不慌不忙,在凌轩看来,这单打独斗可还不够他热身的,要知道,平时他练武的时候,可是让夜影和天问以及那些副将齐齐的一起攻击他一个人的。

不过,赵熙的武功虽然没有凌轩高,却也不弱,每一招又极为狠历,速度又快,因此,凌轩也不敢掉以轻心,高手之间,输赢就在闪电之间,一个疏忽,就会将自己的致命点曝露于人前,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以赵熙的武功,凌轩要想快速解决他是不可能的,如今,凌轩的唯一目的就是拖住赵熙,尽量延缓时间,给自己的援兵争取时间赶到这里来。

城墙外,天问正奋力与北云国的副将搏杀,天问的武功明显没有对方高,天问抵挡得十分吃力,以天问的估算来看,对方的武功应该在夜影之下,只可惜夜影受伤了,不然以夜影出马的话,必定能帮衬轩王一二。

凌轩见天问已经被攻打得节节败退,微微皱眉,他如今手底下可没有多少人能用了,现在可不能让天问牺牲,凌轩急忙飞身向下,飞到城墙外,与天问一起攻打北云国副将。

赵熙一见,也就急了,这轩王和天问两个高手一起攻打他们的副将,只怕没十几个回合,副将就会惨死在轩王的手中,赵熙也连忙飞下了城墙,开展了一场四人的混战。

神仙打架,凡人不敢打扰。

城墙外那些北云国小士兵哪里敢上前来帮着攻打轩王和天问啊,即便是那些武功低等的参将,都不敢凑过来,他们若是敢凑过来,以轩王的武功,抽个空隙就能把他们给杀了。

凌轩和天问两人联手,二人合力在赵熙与那副将之上,凌轩担心城墙失守,连忙给天问使眼色,二人边打边退,退到城墙边,一边抵挡着赵熙和副将,一边阻挡着那些士兵爬上城墙。

如此一来,凌轩和天问分心不少,打了一炷香的时间,四人身上均不同程度的受了些轻伤,虽然凌轩阻挡得十分艰难,倒是也成功的拖延了时间,直到他们带的十多万士兵赶到,凌轩才松了一口气。

夏依依带着特战队赶到金科镇,北云国的人是在北城门攻打,而这南城门倒还没有开始打战,不过守城千总却是十分的小心翼翼,他可不认识轩王妃,更不认识她身后那些新兵了,而且他们有没有兵符,守门千总可不敢开门,生怕放进了北云国奸细。

夏依依一时就犯了难,只得高声喊道:“你去问问王爷,或者刚刚带了十几万兵马过来的那个参将,凡是从大本营区过来的人都认识我,你让他们来识别一下。”

那守城千总此时可不敢去打扰了王爷,王爷还在和赵熙激战了,便是只得派人去询问从大本营过来的参将。

夏依依等了小半柱香的时间,那守城千总和参将便亲自下来开门将夏依依迎了进去,夏依依对那参将说道:“快带我去前线,我们是过来帮着医治伤兵的。”

参将开始还以为王妃一个女人太黏着王爷了,王爷上哪里,她也要跟着上哪里,就是为了跟王爷腻歪。没想到王妃一个女人竟然亲自上战场来救治伤兵来了。

那参将便是有些高兴,这里正愁没有多少军医呢,那参将又不得不多言提醒了一句,“王妃,这战场上的情势可是有些凶猛,不比那大本营一派安宁,而且这些伤兵的状况都十分的惨烈,卑职怕你见着了会害怕。”

“无事,我刚刚在大本营诊疗帐篷里已经见识过他们从这里送过去的那些伤兵的情况了,我有心里准备。”夏依依镇静的说道。

“那好,你随卑职过来。”

越往北城门走,就越来越听得清楚那边的厮杀声,声音响彻天空,夏依依神色微沉,而身后的那些新兵则有些哆哆嗦嗦,有些畏惧,有些不敢往那边走。

到了北城门内,就见到时不时的从城门外抬进来一些伤兵,依依微微皱眉,只怕,现在凌轩已经打开了城门,让东朔的士兵冲出去与那些北云国的士兵厮杀了起来了吧。这一旦正面短兵交接,死伤率就会大大提高了。

夏依依立即带着特战队的人赶到了城门内不远处的诊疗帐篷,见到了负责金科镇诊治伤兵的主治军医,马大夫。

“马大夫,我带了一些医疗设备和药材过来,你们先用着,我带了一百个人过来,帮忙运送伤员,还会做一些最基础的急救措施。”

“那最好不过了,王妃,你也要来给他们医治吗?王爷可同意了?这里确实有些不太方便。”

马大夫有些为难,他也很想要王妃进来搭把手,只是这个诊疗帐篷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多伤兵,那些军医为了医治方便,根本就不会说给他们的衣服上只是敞开一个部位,而是把上衣全都给脱了,而有些伤兵伤在下身的话,就直接将裤子全给脱了,而有些伤得严重的士兵,身上都已经未着半缕了。

这若是被王爷知道王妃在一群全裸男当中干活的话,王爷怕是要气炸了吧,而且,还有可能会波及到他们这些军医,他们在王爷跟前怕是也要讨不了好处了。

夏依依只是快速的瞟了一眼诊疗帐篷内的情况,便是也明白了他们在担忧什么。

若是前世的话,夏依依可是脸不红心不跳,目不斜视的会在里面埋头工作了,只是如今,也不得不要多考虑一下,毕竟自己若是在里面工作的话,凌轩必定会生气的。毕竟自己都还没有见过凌轩的裸身,就去见了别的男人的裸身的话,凌轩怕是又要将她扔出去了。

夏依依便是对马大夫说道:“这样,我现在立马安扎一个新的帐篷,你们若是有诊治不好的严重伤兵就送到我的帐篷里来。王爷不会生气的。”

马大夫听罢,便是点点头,王妃自己一个单帐的话,就不会有裸男士兵了,她那个帐内的环境也会好很多,王爷应该就不会很生气了吧。

夏依依立即让几个士兵给她安扎新的帐篷,自己则带着那些特战队员扛着担架往城门外跑去,夏依依要亲自教教他们如何从战场上快速的将受伤士兵运回来,还要保证运送途中减少他们的二次伤害。

夏依依为了防止北云国的人看出来她是轩王妃,而特意要抓她做人质,到时候可能会影响凌轩的决策,甚至可能会影响这里的战局,夏依依便是换上了普通士兵的衣服,还特意在脸上抹上了泥土和鲜血,来将自己的容貌掩盖起来,这样,自己混在了人群里,那赵熙也不会特意去注意自己。

夏依依为了保护新进特战队的队员,便是每个担架分派四人,二个为原先的特战队员,二个为新特战队员,让他们其中两个新人负责抬担架,另两个则负责在担架旁边砍杀敌人,保证运送伤员的人的生命安全。

夏依依为了方便他们在城外厮杀的人群中迅速的找到他们自己这些负责运送伤员的特战队员,夏依依便是要他们每人都在胳膊上绑了一块白布,用伤兵的鲜血在白布上画了一个红色的十字架。

不一会儿,城门外就见到了一波臂膀上绑了画有红色十字架的白布条的士兵抬着担架快速的厮杀的人群中穿梭来穿梭去,他们每人都手持利剑,身手利落,但凡那些北云国的士兵想要来拦杀他们,都会被他们手起刀落,狠狠的将对方的人头砍下了。他们阴狠手辣的程度,绝不亚于那些老兵。

一时之间,那些东朔的士兵便是很快就明白了这些佩戴了红十字的士兵的作用,就是专门来救助伤兵的,便是有些士兵连忙将自己受伤的战友背着就往这些佩戴了红十字士兵跑去,好像看到了那些红十字,就看到了生的希望一样。

凌轩他们四人已经打了许久,他们从凌空打斗已经变成了骑马打斗。

凌轩和赵熙两人可都是人精,一边在打斗,还会一边留神注意战场上的局势,他们二人都已经看出了现在的战场上混进了一群不一样的士兵。

要知道,现在的社会,他们打战的时候,军医只负责诊治伤兵,却不负责上战场去运送伤兵下来,一来,是军医忙不开,二来,军医本就是战场上十分重要且稀有的人,保护他们都还来不及,又怎么舍得让他们上战场去运送伤兵?军医可没有武功,这一上战场,敌军自然会要先杀掉军医,让那些伤兵无医而亡。

因此,那些伤兵几乎都是他们身边的战友把他们给运送回去的,但是,很多时候他们连自己的生命都顾及不过来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去管那些受伤的士兵?所以,绝大部分的受伤士兵都是躺在战场上等死罢了,有幸的人会在战争结束后,清理战场的时候,再把他们运下来医治了。

所以,夏依依的这只护士队就变得非常的醒目,并且让人眼前一震。

赵熙只是在那些红十字士兵身上扫了一眼,并没有注意到里面还混了一个夏依依,赵熙便移开了视线,朝凌轩冷笑道:“轩王,没想到,你们东朔还会专门训练一批抢救伤兵的士兵?”

凌轩在看到这些红十字士兵的时候,发现他们只是在运送伤员,并不参与战斗,只是在运送途中会用剑自保罢了,凌轩第一感觉就是这些人肯定是夏依依培训出来的人,只有她,才会有这样不一样的思维。凌轩便是注意到了这些人竟然是猎豹特战队的人。

凌轩身子一凛,他记得自己过来打战的时候,并没有安排猎豹特战队的人过来,而他们现在却出现在战场上,难道是夏依依吩咐他们过来的?

凌轩便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便是看到了一个自己十分眼熟的娇小矫捷的身姿,那个小小的身影站在担架旁边,指挥着另几个红十字士兵给受伤的士兵抬到了担架上,并且开始迅速撤离,敌人扑过来的时候,她快速的斩落了对方的人头,身形好似一阵旋风一般,围绕着担架左侧,不停的移换位置,将聚拢过来的敌人全都给砍杀掉。她的眼中没有任何的畏惧,神色凛然,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英气,仿佛这周遭的一切都不能对她构成任何威胁一般,她所到之处,只有一颗颗敌人的头颅落下,给她身旁的担架清扫出了一条无障碍通道。

凌轩的眼里充满了担忧,更多的是欣赏。

他的女人果然是女中豪杰,凌轩不禁有些得意,虽然他们两个并没有照面,也没有说上一句话,可是,凌轩感觉,他们两个是在并肩作战。

赵熙看到轩王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便是顺着轩王的视线往那边看过去,他不禁眼眸微缩,虽然那个士兵脸上都抹得乱七八糟的看不出他原本的容貌来,但是赵熙却很明显的从她的身形上看得出来那个士兵是个女人,而能让轩王有担忧神色的女人,除了夏依依,还能是谁?

赵熙嘴唇勾起,心中顿时就起了一个计策,便是飞速的就往夏依依的那个方向飞去。

凌轩身子一震,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落在夏依依身上的视线着实有些久了,这才让赵熙起了疑心发现了夏依依的行踪。凌轩也知道自己不该看她那么久的,只是自己也不知道为何,自己的视线一旦落在她的身上之后,就会被她深深的吸引住,而很难将视线挪开了。

凌轩急急的追上了赵熙,拦住了赵熙的去路,为了保护夏依依,凌轩便是多使出了几分功力,赵熙被他打得连连后退,身上接连被划了好几道伤口。

赵熙眉头微皱,之前轩王跟他打斗的时候,都没有如此的狠历,自己尚且还能招架得住,现在,自己没接他一招,自己右手虎口都被剑气给震裂了,没想到,轩王这使出了真本事以后,自己竟是连一招也接不上了,就只剩下防守了,都没有办法进攻。

赵熙便是更加肯定,夏依依在轩王的心里占据多大的份量了,否则,轩王不会既要半夜深闯北云国的军营搭救夏依依,这个时候,又在这里努力保护夏依依,刚刚轩王的那份急切和深深的担忧绝对不会装出来的,没想到,轩王爱她竟然到这么深的地步,赵熙也有些搞不懂,夏依依有什么好的?轩王这样,值得吗?

赵熙咧开嘴,坏笑一声,冷嘲热讽道:“没想到堂堂的战神轩王竟然是个大情种。”

“哼,那也好过你这种无情无义之情。”

“世人都道轩王没有弱点,依我看,你可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赵熙眼眸中散发出阴狠的光芒,拿眼瞟向那个迅速朝城门口撤离的夏依依。

凌轩心里猛地揪得疼,自己越是在乎夏依依,他们就越是会拿夏依依来威胁自己,夏依依也就会越危险,凌轩脸上神情微变,他冷厉的看着赵熙,浑身散发出冰冷的气息,狠狠的说道:“你若敢动她一根毫毛,本王必定要将你的人头斩下。”

“哼,你有弱点,本太子可没有弱点,本太子才是不惧怕你这点威胁了。”赵熙看向凌轩,嘲讽的笑了一下,便是高声喊道:“轩王妃在下面,活抓了她,本太子重重有赏。”

那些士兵皆是一阵狐疑,这里可不是宴会场所,也不是喝茶赏花会,不是轩王妃这种女流之辈来的地方,这可是厮杀的战场,稍不注意,就会断送了性命,她一个女人回来这里?

接着赵熙便是对着那些人大声说出了夏依依的方位,那些北云国士兵便是立即停止了跟其他东朔士兵的纠缠,连忙就朝夏依依这边聚拢过来,纷纷举剑就朝夏依依砍去。

凌轩暗自咒骂了一声,脸上的肌肉也变得僵硬紧张了起来,心脏倏的紧张了起来,便是飞身就要去营救夏依依,赵熙嘴上泛起了一抹阴谋得逞的笑意,他就知道,夏依依是轩王的致命弱点,轩王竟然在这战场上分心了。

赵熙飞身过去与凌轩纠缠起来,那副将见状也立马赶了过来,一起阻挡着轩王。

凌轩被他们两个缠住了,一时脱不开身,十分的焦急,只得不时的看一眼远处奋力搏杀的夏依依。

北云人越来越多的聚拢了过来,一时之间,夏依依便是有些招架不住了,即便她现在两手拿剑,身形利落的砍下扑过来的士兵头颅,可是已经越来越吃力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凌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虽然夏依依是个女子,能拼杀了这么多人已经很了不起了,可是凌轩着实担心人一旦越来越多,夏依依肯定会被乱剑砍死。

凌轩知道,自己若是一定要抽来身去救夏依依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自己一定会受伤,而且天问留在后面帮他挡着赵熙和那副将的话,天问一定会被他们两个合力杀死。

凌轩权衡一下,也只得牺牲天问,保住夏依依了。

正当凌轩想抽身飞去救夏依依的时候,就听到了夏依依在原处大喊一声:“猎豹特战队,速速来救援!”

那些刚刚还在抬着伤兵的红十字士兵就纷纷抬着担架就往夏依依这边赶了过来,那些安排在担架两侧守护的人就冲了过来砍杀着那些北云士兵,势头十分猛,好似下山的猛虎一样,将北云士兵一个个砍倒。

不过顷刻间,那些想要聚拢过来砍杀夏依依的北云士兵竟然无法冲破那些红十字士兵的护卫。

他们一边护送着夏依依以及担架上的伤员,一边往城墙跑去。

“秃鹰,我们二人联手杀敌!”夏依依说道。

便和秃鹰离开了自己守护的担架,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二人背靠着背,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对方,只顾着拿刀砍杀自己身前的北云士兵即可,根本无需担心自己的身后会被北云人投资。

二人杀招异常凶猛,手起刀落之间,就已经砍落好几个士兵的头颅,他们二人的身边瞬间倒落了一大片的尸体。

他们不仅仅在砍杀着扑向自己的敌人,还会将对方没有顾及到的搞突袭的敌人给砍杀掉。互相给对方杀出了一片安全的区域。

两人就像心有灵犀一般,无需言语,就已经配合得相当的默契,夏依依所教的几乎都是一些近身搏杀,此时,他们二人将近身搏杀发挥到了最强,他们就好像一台合体的头颅收割机一样,那些北云士兵对他们两个望而生畏,根本就不敢靠近过来。

夏依依他们朝着城墙转移的速度也越来越来快,离城墙也越来越近,凌轩心下便是放心了下来,看来在这战场上,即便自己不去救她,她也能很好的保护好自己。

赵熙非常吃惊的看着刚刚发生的这一幕,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兵,竟然连一个女人和一个新兵都打不过,这么多人,连一个女人都活捉不了。眼看着夏依依就要进城门了,赵熙连忙高声喊道:“你们这些笨蛋,抓不了活的,就砍死,绝不能让她活着进城。”

刚刚还放下心来的凌轩一听见赵熙这么喊,恼羞成怒,便是恨恨的咬牙切齿道:“赵熙,你敢!”

“有何不敢的?本太子刚刚不是已经下了命令了吗?”赵熙毫无畏惧,奸笑着迎上了凌轩恼怒的目光,凌轩越恼怒,他就越开心。

“本王就先收拾了你!”凌轩挥剑而上,剑花耍得更是眼花缭乱。

赵熙此时却不敢跟轩王过多的对打了,他知道自己并不是轩王的对手,此时他的目的就是要拖住轩王,不能让他有精力去营救夏依依,赵熙便是边打边往后退,意图将轩王往远处带离。

凌轩看着那些士兵在得了赵熙杀死夏依依的命令之后,那些士兵下手更是毫无顾忌的狠历了起来,凌轩便是想脱身去救她,可恶的赵熙竟然对他紧咬着不放。

赵熙还不忘火上浇油一把,嘲笑道:“轩王啊轩王,你看看你多可悲啊,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居然让别的男人去保护她。你看看,轩王妃和她身边的那个男人多么的般配啊,二人合作得多么的默契,而且互相信任。在战场上,敢把自己的后背交给对方,这份信任可不是一般的信任啊。你说,他们二人是不是早就已经暗地里相好了啊?要不然,那个人怎么会这么拼死的保护轩王妃,而且轩王妃也拼命的保护着他?只怕轩王妃都没有这么保护过你吧?”

凌轩心里一阵恼怒,他再次拿眼瞟了一下远处,两个配合得十分默契,背靠着背,拼死杀敌的两个身影,凌轩心里一阵嫉妒,他多么的希望,此刻站在夏依依身边保护着她的那个人是他自己,而不是秃鹰。凌轩心里虽然有些吃醋,但是凌轩很清楚的知道,这不过就是赵熙的激将法罢了,夏依依怎么可能会和秃鹰有一腿呢?他们两个,不过是像战友一样,互相合作,杀出一条生路罢了。

凌轩便是对赵熙说道:“本王这么高的武功,哪里需要她来保护本王?”

“你就不怀疑她跟那人有什么吗?”

“哼,本王还需要担心什么?这世界上,还能有比本王更优秀的男人吗?除了本王,谁还能入得了她的眼?”凌轩冷哼一声,有些自恋的说道。

“哦?是吗?可是本太子怎么听说轩王妃以前未嫁给你之前可是志王的相好,跟你成亲之后,她又跟一个叫许睿的男人相好过?是不是你满足不了她,她才去找别的男人?哦对了,以前你残疾了,坐在轮椅上,确实不能满足她,也难怪她去找别的男人了。本太子也是奇怪了,像她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竟然像个宝似的宠着。哼,若是本太子娶了这样的女人,一定会将她杀死。”

赵熙的语气十分的不善,充满了嘲笑和鄙视,说起轩王妃水性杨花的时候,他看向凌轩的眼神里竟然还充满了可怜他的神情。

凌轩这辈子最听不得许睿这个名字了,赵熙提起志王和秃鹰,他都无所谓,他知道夏依依并不曾喜欢他们,可是夏依依却是以前喜欢过许睿的,许睿这个名字就好像一根刺一样,深深的扎进了凌轩的心窝,将凌轩的心给扎得鲜血淋漓,他以前并不在意她跟许睿在一起。可是当自己爱上她以后,他发觉爱是自私的,他根本就无法忍受夏依依的心里还爱恋过别的男人。他多么的希望,夏依依至始至终,都只是喜欢他一个人而已。

凌轩顿时额上的青筋暴起,愤怒的吼道:“赵熙,你找死!”,凌轩这一次,可不想再轻饶了赵熙,就连刺向他的剑,都充满了怒气。

赵熙闻言,眼底带笑,原来,凌轩除了在意夏依依以外,还会在意夏依依以前的姘头。看来,以后,可是要好好的利用许睿做做文章了。

夏依依那一头,虽然行进得有些慢,可好歹也算是一直在前进,不过一会儿,就已经到了城门下边,而城门下主要都是东朔的士兵,那些士兵齐齐的过来帮忙,夏依依十分顺利的进了城门。

进了城门,秃鹰就十分担心的说道:“血狐,卑职看,等会儿,你就别出去了,我们出去运送伤员就行了,我们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出去实在是太危险了,那些敌军可是已经盯上你了。”

夏依依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好,如果我出去的话,只会连累了你们,你们根本就无法顺利的运送伤兵了,我还是去急诊帐篷里发挥我的特长,给送来的重症士兵医治。不过,你们出去也要注意安全,一定要活着回来。”

秃鹰点点头,便是带着特战队员迅速返回了战场去运送伤员。

城外的赵熙被凌轩打得节节后退,身上都已经多了好几道深深的剑伤,涓涓的流着血,他瞟了一眼又回来继续运送伤员的红十字士兵,却没有见到轩王妃的身影,赵熙一边躲闪着凌轩恼怒的带着恨意的剑锋,一边继续嘲笑道:“轩王,你看看,你深爱着的轩王妃,居然是个缩头乌龟,被我们一打,就躲在城墙里不敢出来了,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