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冒牌东朔士兵(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恼怒的说道:“赵熙,本王看你是嫌命太长了。”赵熙真是太大胆了,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拿夏依依来激怒他。

凌轩剑下更狠,几乎使出了十成的力道,全力朝赵熙击了一掌,赵熙眼神微凛,连忙稳住心神,也击出了一掌,两股掌风在中间相会。

赵熙便是感觉出来轩王的内力真的十分的雄厚,若是不这大半年里,他残疾后没有练武,否则,他的内力只怕是会更加深厚吧。渐渐的,赵熙就有些抵挡不住凌轩的内力,紧紧的包住了嘴巴,凝聚自己的内力抵挡着。

二人持续了小半柱香的时间,赵熙的内力就已经渐渐的消耗没了,根本无法跟轩王比拼长久的内力。赵熙的嘴角已经开始流下鲜血,凌轩屏气凝聚内力,加重了几分,重重的击了一掌出去。

赵熙便是被凌轩的内力震得连连后退了数十步才稳定了身形,他趔趔趄趄的站稳,五脏六腑就好似被震裂一样,狂吐了一口鲜血,他喘气不止,他隐隐感觉自己的心脏好似有些绞痛,赵熙内心一惊,只怕自己的心疾又要复发了。赵熙连忙策马就跑,只怕再打下去,自己一定会死在轩王的手中。

凌轩一见赵熙要跑,便是策马就奔了过去,那个副将连忙拦住了凌轩,跟凌轩纠缠了起来,凌轩不禁恼怒,反身就跟副将打了起来,打了十几招,便是与天问联手将这碍手碍脚的副将头颅砍了下来。

待凌轩再去看赵熙的时候,已经跑出去很远了,凌轩策马追了过去,只是越追,那边的北云士兵就越多,那些人不停的朝着凌轩射箭,凌轩又要挥剑格开飞来的箭雨,便是前进极缓,凌轩恼怒不已,搭弓就朝赵熙射了过去。

赵熙此时心绞痛得越来越厉害,这耳边本就有许多射向凌轩的箭雨声,因此,凌轩那支箭飞过来的时候,赵熙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直到那支箭离赵熙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响,赵熙这才发现,才明白这支箭是朝他飞过来的。

赵熙连忙躲闪,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只是躲开了一点点,那支箭直直的贴着他的心脏边缘射入了身体。赵熙感觉胸腔一阵剧烈的疼痛,他的心脏猛的收缩得厉害,扑通扑通的乱跳着,他歪倒在马背上,连忙从怀里摸出了一粒小小的救心丸,吃了下去。

凌轩虽然隔得远,但是箭术和眼神极好的他,清楚的知道赵熙躲开了一点,那支箭射偏了。凌轩有些懊悔,竟然没能将他直接给杀死。

那些北云士兵见到他们的副将已经被杀死了,而太子又负伤逃跑了,直到现在,他们都没能攻进城,一直被东朔士兵阻挡在城门外,北云的参将只得连忙鸣金收兵,仓惶离去。

凌轩带着东朔士兵,乘胜追击,那些东朔士兵士气大涨,呐喊着追了上去一阵砍杀,那些跑得慢了一些的北云士兵落在了后头,便就只是剩下死路一条了。直接追出去十里地,砍杀了一万余逃兵,凌轩这才带着东朔士兵打道回府。

凌轩往回走的途中,便是见到秃鹰他们正在快速的运送伤员,现在没有了北云士兵,秃鹰他们也就不必要再拿剑防守了,便是两个人负责一个担架,也有时间做急救了,当即就在原地给受伤士兵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用绷带和小木棍紧紧的巴扎住呼呼流血的伤口,防止流血过多失血而亡。将人抬上担架以后,两人就迅速的朝城内跑去了。

他们的动作娴熟利落并且专业,凌轩不禁感慨,夏依依果然调。教有方。

凌轩夹了一下马腹,赶上了秃鹰,问道:“王妃呢?”

秃鹰抬头,看着身上也有不少伤的王爷,皱眉说道:“血狐她在急诊帐篷给士兵医治,王爷,你要不要过去让她给你治伤?卑职现在就带你过去。”

凌轩高冷的没有回答,他抽了一下马屁。股,就撇下秃鹰他们在后面用两条腿走路,自己则骑马快速的进了城门找夏依依。

凌轩看见那些红十字士兵不停地将伤兵运到一个大帐篷里去,凌轩便是也跟着走了进去,一进去就发现,这里面的士兵几乎都被军医为了方便治疗把衣服全给脱了,凌轩不禁一阵恼怒,夏依依怎么能在这群裸男当中医治呢?

凌轩皱眉在大帐篷里扫视,看看夏依依在哪里,她若是敢在这里给某个裸男治病的话,他一定会疯了一样将夏依依给扔出去的。

马大夫一见到王爷阴沉着脸在大帐篷里找什么,便是立即就明白了,王爷在这里找轩王妃呢。看王爷的脸色就知道,若是王妃真的在这里的话,只怕后果会十分严重。

马大夫十分庆幸自己今天不让王妃在这个帐篷里忙活,不然现在,他可就要倒霉催的被王爷揍了。马大夫连忙过去说道:“王爷,王妃她在旁边不远处的那个小帐篷里,那个帐篷上面画了个红色的十字,很好找。”

凌轩一听,便是沉着脸走了出去,一出去,便见到不远处,果真有一个稍小的帐篷,帐篷顶上贴了一块白色的布,上面画了一个红色的十字。凌轩大步跨了过去,走到帐外,正想大力掀开帐帘冲进去看看里面有多少个裸男。凌轩猛地想起来在西疆军营里发生的那一幕,自己就因为冲进去扰了夏依依医治病人,她就大发雷霆了。

不行,冲动是魔鬼,凌轩便是忍了下来,轻轻的用手掀开帐帘,便是见到木板上躺着一个胸口被捅了两三刀的重伤患士兵,夏依依正全神贯注的给那个士兵医治,还好,那个士兵还穿着裤子,凌轩暗暗松了一口气。

在给夏依依打下手的一个特战队队员,看到王爷走进来,连忙低声提醒夏依依说道:“血狐,王爷来了。”

夏依依抬头,见到身上有好几条剑伤,还在涓涓冒着血,不过看起来,应该只是皮外伤罢了。

虽然只是轻伤,夏依依仍旧很心疼,连忙说道:“凌轩,你是不是要治伤啊?”

凌轩苦着一张脸,略略有些委屈的说道:“当然是来治伤的。”凌轩的眼睛不禁朝夏依依眨了眨,用眼神告诉她,其实更多的是想来看看她。

夏依依说道:“你估计得等小半个时辰了,我这里还没有忙完,要不,你就先去那边的帐篷里,让那些军医给你医治?”

凌轩不悦的扁了扁嘴巴,她怎么能给别的男人医治,却不给他医治呢?凌轩阴沉着脸,说道:“无妨,本王这伤还能再等小半个时辰。”

夏依依瞥了一眼凌轩那略微有些委屈,却又因为有别人在场,自己却又不敢大肆跟她表露自己的委屈,憋了一肚子气的像个受气包一样坐在那里。夏依依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轻抿了一下嘴唇,浅笑一声,继续埋头干活。

凌轩冷眼瞧着夏依依给那个士兵治伤,即便是血肉模糊,她也不曾皱过一下眉头,脸上波澜无惊,手上动作飞速,时不时的要那个打下手的士兵给她递一些工具,又要他给那受伤士兵输血。

此时已经凌晨,凌轩刚刚又打了一场战有些困顿,便是坐在椅子上就睡着了,任由那些伤口还流着血。

帐帘掀开,两个士兵抬了一个重伤士兵过来,问道:“王妃,你这边还要多久才有空?”

“一炷香的时间。”依依不假思索的说道。

凌轩闻言,微微有些不悦,夏依依这是不打算给他治疗了?凌轩沉声对外头那士兵说道:“排队。”

那两个士兵一见王爷还在里面排队,顿时就有些惶恐,若是以前,王爷下了战场都能第一时间得到治疗,哪里用得着排队啊?只有普通的士兵才需要排队了,王妃居然敢让王爷也排队,王妃的架子好像有些大啊。

夏依依瞟了一眼外头那个重伤士兵,便是有些为难的跟凌轩说道:“凌轩,他的病情很严重,怕是等不及我给你医治以后再给他医治了,你能不能让他插个队啊?”

“医治他需要多久?”凌轩阴着脸问道。

“一个半时辰”,夏依依有些小心翼翼的偷觑了一眼凌轩的脸色,她也着实不忍心让王爷这么流着血等着啊,可是不给那个士兵治疗的话,那个士兵肯定会死的。夏依依忙又补充道:“要不,你去那些军医那里治疗?”

“那可以让他去军医那里治疗的啊。”凌轩有些不悦,她竟然宁愿选择救一个陌生士兵,也不愿意给他医治。

“凌轩,你别生气啊,抬到我这里来的士兵都是那些军医都治不好的士兵,所以,即便是把他抬回去,那些军医也没办法治好他,他也就只有死路一条。但是那些军医能处理好你身上的伤。我也是不得已,只是为了资源最优分配而已。”夏依依谨慎的解释道,虽然觉得自己从公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自己的安排合情合理,可是凌轩很明显的希望自己的心里更看重他。

凌轩瞟了一眼外头那个出气比进气多的士兵,眉头微皱,便是大步跨出了帐篷。

外头抬担架的士兵不禁有些害怕,王妃把王爷赶了出来,王爷不会将怒气撒到他们身上吧,一个个的都缩着脑袋等着王爷的怒斥。结果王爷看都不看他们一眼,就从他们身边经过,走进那边大帐篷里去了,他们皆惊讶的不敢相信,王爷居然听从了王妃的安排?王爷他居然这么听一个女人的话?简直是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了。

那些军医见王爷居然去而折返,再看王爷身上的伤,王妃居然没有给他医治,转念一想,他们便是想明白了,王妃怕是在给别的士兵医治而脱不开手吧。他们心里不禁对王爷和王妃这种舍己为人的精神感动了一番,连忙放下手里的轻伤士兵,先给王爷医治。

医治好了之后,凌轩回到夏依依的帐内看了一眼,便又急忙去部署士兵组织防御,忙了一通之后,凌轩才回到自己的帐内休息。

北云国,赵熙已经晕厥,那些北云国的军医全都束手无策,赵熙的护卫薛虎,今天并没有跟着赵熙一起去战场上,而是留在了军营里保卫后方的安全。

薛虎急急的问道:“不就是拔个箭吗?你们怎么就不敢拔箭了?”

“薛虎,太子身上除了表面上的这些剑伤,和这支箭,他还遭受了严重的内伤,而且太子他又犯了心疾,虽然他自己吃了药,暂时无碍,但是这支箭离心脏极近,一旦拔箭,弄不好会勾破心脏或者血管,只怕会再次引起他的心疾,而且,他还会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亡。这个手术实在风险太大了,我们没有把握啊。”

那些军医都战战兢兢的,他们哪里敢给太子医治,以他们的医术,只怕太子八九成要死在他们手上了,太子一死,皇上肯定会迁怒于他们的。

薛虎怒道:“你们这帮废物,你们不能医治,难道就让太子这么流血而死吗?”

一个军医说道:“如今,能救好太子的,这世界上只有两个人。”

“谁?”

“鬼谷子和轩王妃”

他们两个?薛虎倒是知道鬼谷子的医术确实很高明,只是鬼谷子在东朔的大本营里,那里看守严密,他们根本就进不去,难道去找轩王妃?现在金科镇刚刚打了一场战役,里面的情况还非常混乱,若是现在浑水摸鱼,混进去,装扮成受伤的东朔士兵,送到夏依依的急诊帐篷里也不是不可以啊。

夏依依刚刚医治好那个将凌轩挤走的那个重伤士兵,外头又有人抬了一个严重受伤的士兵进来,背上还插了一支箭,待夏依依看清楚他的容貌之后,夏依依不禁惊讶了一下,是他?这不是自己前天跑出军营后,在路上遇见的那个患有心疾的少爷吗?他不是和她一起被北云国抓走了吗?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变成了东朔士兵了?他又是怎么从北云国逃出来的?

夏依依虽然疑惑,但是暂且压下自己心里的疑问,看他受伤很严重,还是先将他的伤医好吧。

夏依依一量血压,他的已经失血过多了,当即就给他验了血型,输血输液,打了麻醉剂之后,就立马开始动手术。

夏依依就更是疑惑了,他的身上布满了那么多的剑伤,背上还有一支箭,身体还受了严重的内伤,虽然夏依依不懂武功,却也能根据内脏损害的程度来估算,伤害他的人,内力应该很雄厚,而他居然能承受的住?

夏依依不过是疑惑了一刻,当她全身心的投入到医治当中后,就会摒弃这些纷乱的思绪。忙活了将近一个多时辰,夏依依才将他的箭伤处理好,至于他身上表面的那些剑伤,夏依依可没有时间给他医治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普通军医也能处理好的伤,而且他身上的剑伤太多,缝合起来也颇费时间,夏依依便让红十字士兵将他抬到大帐篷外面排队等着去。

此时,太阳都已经出来了,夏依依又接着埋头给新抬进来的重伤士兵医治,忙得脚不沾地。

凌轩起床后,远远的朝夏依依那个紧闭着的帐篷瞧了一眼,见到夏依依帐外还有好多重伤士兵等着医治,凌轩微微皱眉,心下对那些士兵有些不忍,虽然心疼夏依依太劳累,也只得让她先忙着,抢救伤员要紧。凌轩便是转身离开,没有进去打扰她。

北云国被凌轩打得落花流水的跑回去之后,倒是消停了,不敢再来攻打金科镇了,就连三尧镇和银泽镇也跟着消停了,北云国攻打了几天也没有攻进来,就干脆退兵回去休养生息去了。

接下来两天,夏依依都在急诊帐篷里,吃喝也在那里解决了,凌轩则是在三个镇子之间忙活着,两人几乎见不着面。

凝香和画眉在夏依依来金科镇的第二天就知道夏依依居然跑到金科镇来了,她们两个心里一惊,还好王妃没有出事,不然,她们这两个贴身丫鬟可就要被王爷打死了。她们二人天亮之后,就连忙跑过来伺候夏依依了。

夏依依直到两天后的晚上,那些受重伤的士兵都已经被诊完了,而剩下的那些伤兵,那些军医就已经能自己医治了,夏依依这才得了空,便是要去休息。

因为这急诊帐篷里医疗设备齐全,夏依依便是将急诊帐篷让给了马大夫使用,自己则想找个帐篷休息。走出了急诊帐篷后的夏依依,这才发现,这里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空帐篷给她睡觉了,全都用来安置士兵了。

夏依依找到了参将,问道:“有没有闲置的地方给我?我需要休息,睡个觉。”

参将眨巴着眼睛疑惑的说道:“王妃,这里根本就没有闲置的地方了,也没有多余的帐篷了。不过你要是睡觉的话,不是有王爷的帐篷吗?”

夏依依的嘴角抽了抽,去凌轩的帐篷啊?这不是将自己白白的送给他吗?只是自己总不能跟他说,他们两个根本就还没有圆房吧。

可是这里也着实没有多余的帐篷了,而且,现在都已经快到后半夜了,自己已经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也实在是折腾不起了,干脆去凌轩的帐内睡觉算了,大不了,自己就睡在他的桌子上,总比在这帐外睡着要好。

夏依依走到了凌轩的那个帐篷,这个帐篷有些小,也就只有夏依依在大本营的那个帐篷差不多大,跟凌轩在大本营的那个豪华帐篷比起来,这个帐篷就显得有些寒酸了。行军在外,哪里还能那么享受呢?

凝香和画眉见王妃走进王爷的帐内休息去了,便是高兴不已,连忙将帐帘放好,站在帐外给他们两个守好帐门,哼,这个时候,谁都不许进去打扰王爷和王妃。

夏依依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瞟了一眼床上静卧的凌轩一眼,果真是个美男子啊,只是他身上还缠着许多纱布,夏依依略略有些心疼,便是不想吵醒他。在帐内走路也轻轻的,瞄了一眼帐内的家具,本想上桌上睡觉的,可是凌轩的桌上照例堆满了军事文件,根本就没法睡觉,夏依依便是轻轻的走到了那个小小的餐桌前,坐在了凳子上,趴在了桌上睡觉。

凌轩在夏依依进帐就已经知道了,内心一喜,他还以为夏依依想通了,愿意跟他一起睡了,便是等着夏依依过来找他,和他共眠。没想到夏依依居然宁愿睡椅子,也不要来陪他睡觉,凌轩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神情立马就落了下去,气呼呼的板着一张脸掀开被子就坐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