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你居然敢耍我(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气呼呼的坐了一会儿,夏依依居然不理她,凌轩心里一阵失落,便是阴沉着脸说道:“过来”!可是又等了一会儿,竟然见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动静,凌轩就更是生气了,她不主动过来,自己叫她来也不来,凌轩便是只得走了过去,一看,不禁觉得好笑,她竟然已经睡着了,入睡这么快,想来是已经累到了极点了。

凌轩忍着身上剑伤的疼痛,将她轻轻的抱了起来,夏依依微微拱了拱身子,侧身窝在凌轩怀里,寻了个舒适点的位置,继续呼呼大睡。

凌轩疼得紧皱的眉头微微舒展开来,将夏依依抱到床上,便是轻轻的拥着她入睡。

夏依依睡得很是香甜,轻轻浅浅的呼吸,轻轻起伏的身子,在凌轩的怀里好似一只慵懒的小猫咪似得。凌轩轻轻的在夏依依的额头上落下一个甜蜜的印章,嘴上泛起笑容,抱着她也渐渐的睡入了梦乡。

北云国,赵熙静坐在床,他的身上缠满了纱布,左手背上还贴着一块创口贴,那是夏依依给他做手术时,给他输血输液时用来固定针头的。

赵熙看着那个创口贴有些失神,他易容成一个东朔的少爷故意去接近夏依依,夏依依对他并没有设防,还两次都救了他,他当时在急诊帐篷里,接近手术结束时,他就已经醒来了,他更清楚的感受到夏依依非常认真且负责任的给他治伤,他即便是已经醒了,却是不敢睁眼面对她,他有些害怕夏依依会询问他明明已经被北云国抓走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赵熙的手轻轻的抚上了那块创口贴,他的脑海里闪现出了夏依依在战场上奋力杀着他们北云国士兵的身影,那一刻,他是想杀了她为北云国士兵报仇的,可是在她给他医治的时候,她将他视为自己的病人,对他满怀关切,他又有些许感激她。

以赵熙的武功,在急诊帐篷里手术快结束时醒来后若是想杀掉夏依依易如反掌,只是杀了她以后,他身负重伤根本就逃不出金科镇了,只得在金科镇先医治好伤,才偷偷的溜走。

薛虎端了药进来,说道:“王爷,你伤还没有好,还是多躺床上休息,怎么坐起来了?”

赵熙回过神来,连忙将自己抚在创口贴上的手拿了下来,伸手接过薛虎的药,一口气将那苦涩的药喝了下去,严重的内伤惹得他剧烈的咳嗽了起来,连带着身上的伤口也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赵熙问道:“本太子这伤还要多久才能好?”

“军医说你只怕得休养半个月,这伤才能好,但是这内伤怕是还要再休息些时日了,另外,你的心疾没好,只怕是不适宜再上战场打战了。”薛虎顿了顿,说道:“司马贺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王爷何不让他出面攻打,你只要在背后指挥就是了!”

赵熙微微叹了一口气道:“本太子都打不过轩王,那司马贺连夜影都打不过,就更不是轩王的对手了。”

“话虽如此,可是这世上也没有谁能打的过轩王,但是我们若是多出一些人对付轩王,再用一些计谋,也不是不可能。若是属下和司马贺一起攻打轩王的话,还能有些胜算,若是再加上一个副将一起攻打他一个,胜算就更多了。”

“你们多派一些人,难道他就不会多派人了吗?”

“夜影和丁大力都受伤了,一时半会儿也上不了战场,这个时候,正是他们力量薄弱的时候,我们此时下手,才有胜算一些。”

赵熙凝眉深思,敛神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不过我们需要制定一个计划,我们要赢在巧上,不能这么与他们正面直打了。”

“不错,明日属下就将将领们集合起来,共同商讨一个良策出来。”薛虎沉声说道,随即拿着赵熙喝完的空碗退了出去。

夏依依两天没有睡觉,这一觉就睡到几近中午才醒来,夏依依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睁眼一看,咦?自己怎么会睡在床上?自己明明记得她是睡在凳子上的啊,怎么会换了地方?肯定是被凌轩抱过来睡的。

凌轩早已不在帐内了,想必是天还没亮,就已经起床忙活去了吧。

夏依依抓了自己的衣服闻了一下,除了药味以外,就是一股泛酸的酸臭味了,已经三天都没有洗澡了,呜呜,自己这么臭,凌轩还抱着她睡觉,凌轩会不会讨厌她啊?

夏依依顿时整个人就不好了,自己真的应该先沐浴再来睡觉的,可是这里哪里有沐浴的地方?连睡觉都要挤在凌轩的帐内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帐篷睡觉,更别提沐浴了。

夏依依一起身,凝香和画眉就进来伺候她起床,夏依依简单的吃了饭,就又出去医治病人去了。

夏依依走到伤兵帐篷里绕了一圈,也没有见到那个患有心疾的少爷,夏依依有些疑惑,所有的伤兵不是都只集中在这一块安置的吗?怎么会找不着他人呢?便是问道:“凝香,你可见到了前几天那个跟我们一起被北云国抓走的那个少爷?”

“奴婢见到了,他医治完了之后就跟我说了,他说他趁着北云国太子出来打战,他就偷偷的跑了出来,逃跑的时候被北云国的人给打伤了,还被射了一箭,幸好他跑得快,不然就要落在他们手中了。他就跑到这里来求医,因为这些军医只治疗士兵,不治疗普通百姓,他才穿着士兵衣服鱼目混珠过来求医,他说他已经治好伤了,要回自己老家去养伤,还要我给你说一声谢谢。”

“走了?”依依微微蹙眉,他的伤那么严重,即便是已经诊治了,但是后期还是需要好好喝药的,不然也会恶化的,依依问道,“他叫什么名字?”

“齐仁,家住三尧镇。”

“哦”,夏依依并没有在意,虽然她有些怀疑齐仁竟然能从守卫森严的北云国逃出来,早知道当初她能逃出来,可是有凌轩他们的救援,才能出去的。齐仁为何能独自一人跑出来?但是他身上那么严重的伤又十分符合他所说的被北云人追打。

夏依依也懒得去管齐仁的事,既然他已经回家了,就让他回去吧,自己这边还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做了,管不了那么多。

夏依依走进了急诊帐篷,又开始了接连几个时辰的医治。直到太阳落岭,华灯初上,夏依依才收拾了东西回去吃晚饭。

夏依依实在是没有帐篷可去了,只要凌轩能信守诺言,就像昨夜一样,什么事情都不发生的话,她是可以接受暂且与他共住几日,等这边的伤情稳定了之后,她就可以回大本营,独自一人睡觉了。

不一会儿,夏依依便是听见帐帘响起,她侧头看过去,凌轩高兴的端了几个饭菜进来,凝香跟在身后将菜放在桌上就连忙低着头退了出去,给他们留下二人世界。

夏依依一看那菜,就知道是凌轩亲手做的了,夏依依微微扬眉,自己可没有要求他做菜,他怎么主动去做了?难道他做菜上瘾了?

夏依依瞧着他身上的纱布浸出了血,血色已经氧化成暗红色了,夏依依微微蹙眉责怪道:“你都已经受伤了,还做什么菜?我又没要求你今天做给我吃,你这样子,伤口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凌轩微笑道:“因为你这几天没有吃上我做的菜,你都已经瘦了,昨夜我抱你的时候,你都轻了好多,你可得多吃一点,养好身子,以后才能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谁要给你生儿子?你真不要脸!”夏依依微怒道,双目圆睁,怒视着凌轩,用手打了一下凌轩。

咳咳,凌轩痛苦的咳了两声,微微皱眉,极力忍着痛。

夏依依打完才发现自己忘了他身上有伤,惊慌不已,连忙问道:“怎么样?你的伤口是不是被我打裂开了?”

“嗯!”凌轩有些委屈诉苦。

“啊?我看看。”夏依依说罢就要去剥凌轩的衣服,凌轩连忙攫住了她的手,说道:“先吃饭,吃完饭再给我看伤!”

夏依依顿觉被他刚刚给骗了,便是板着脸训斥道:“干嘛要骗我?明明没有裂开,你不要拿伤势来骗我!”

凌轩一怔,说道:“没骗你,哪里敢骗你?不过我的伤口有些痒,怕是发炎了,我们先吃饭,吃完饭你再给我医治。”

发炎了?依依微微皱眉,问道:“你是不是那天医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去找过大夫给你换药重新处理伤口?”

“嗯”

依依皱眉怒斥道:“你为什么不去啊?”

“他们救治那些新运过来的伤兵都忙不过来了,凡是医治过的士兵可都没有再去重新换药包扎了,本王也不想去麻烦他们,给那些士兵省点药。”

“你!唉。”依依叹了口气,他说的确实是实情,现在的药本就少,全都给那些新受伤的士兵了,医治过的士兵根本就没有药可以换了,不过以凌轩的身份,他若是想换药,那些军医必定会给他换药的。

凌轩轻轻拍了拍她的手道:“先吃饭,不然菜都凉了。”

依依点点头,凌轩加个菜到她的嘴里喂了一口后,就只是夹菜到她的碗里了。凌轩因为受了伤,便也只是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吃饭,并没有再撩拨她。

凌轩吃饭速度很快,夏依依微微皱眉,记得以前在王府和宫里的时候,他吃饭一直都是细嚼慢咽的,优雅而有风度,一顿饭吃得极为绅士,怎么这会儿,竟然是吃得狼吞虎咽了?

凌轩感受到夏依依那诧异的目光,便是回望了她一眼,沉声说道:“我等会还有事要忙,所以不能陪你好好吃顿饭,你照顾好你自己。”

凌轩三两下就扒完了碗里的饭,又给夏依依眼里夹满了菜,宠爱的拍了拍她的头,说道:“多吃点。”

“你刚刚不是还要我给你看伤的吗?”

“我先去忙,晚点回来再疗伤,你若是困了,你就先睡,不必等我。”凌轩看着依依的眸子里充满了爱意和暧昧。

依依不禁羞涩的撅着嘴巴侧过身子说道:“谁要等你啊?”

“自然是本王的爱妃了,呵呵!”

凌轩见她这羞红了脸,心情更加愉悦,便是上前将她搂在怀里,亲了亲脸颊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说道:“晚上我尽早回来,不会让你久等的。”

“呸!”夏依依娇嗔的啐了他一口,脸上已然飞满了红霞。

凌轩嘴唇带笑,再次亲了她一下才起身走了出去。

夏依依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只觉得自己被他亲过的地方,连温度都比别的地方温度高了起来。

夏依依面带幸福的将那一大碗满满当当的饭菜全都给吃了下去。

嗯,凌轩的厨艺真的越来越好了,没想到他那拿剑的手,拎起锅铲来也挺顺手啊。

夏依依吃完饭,就开始拾掇了一下药品,等会儿要给凌轩重新包扎伤口,也许有的地方还需要重新缝合了。

不一会儿,凝香和画眉两人抬了一个中号的浴桶过来,看起来还是新的,可算是能沐浴了啊,大热天的,又忙活,身上的衣服汗湿了又干了,干了又汗湿了,自己这一身可是都已经发臭了。

夏依依进了内间沐浴,所谓的内间,就是在床后面挂了个帘子,这样的话,在里头沐浴更衣的时候不至于因帐帘撩起,而被门外过往的人瞅到罢了,里面空间其实很小。

夏依依吩咐道:“你们把床单被套也换一套干净的,把帐内卫生打扫一下。”

凌轩这几天一直在忙,这帐内也没人收拾,虽然凌轩保持的很整齐,但是不免落了灰尘,那床单被子也被沾染上一股汗臭味。

待夏依依沐浴更衣后,这外间已经收拾好了。

凝香还特意给帐内摆上了鲜花,整个帐内顿时就香气四溢,清爽宜人了起来。

夏依依看着焕然一新的帐内,便是觉得有些开心,坐在床沿上等着凌轩回来,就像是新娘子布置好了新房等着新郎进来洞房一样。

夏依依等了许久都未见到凌轩回来,眼皮又有些打架,依依微微有些失落,算了不等他了,先睡觉吧。

凌轩忙到很晚,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刚刚撩开帐帘,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凌轩微微皱眉,他的帐内从不放花,难不成自己走错了帐?可是这帐门口不正是现在凝香她们吗?

凌轩走了进去,帐内整洁清新的气息让他顿觉浑身清爽。床上朝里侧身躺着的玲珑有致的身材,床单被套已经换过了,她似乎也已经沐浴过了,浑身都散发着一股香气。

凌轩的嘴角不禁勾起,她这是特意拾掇得干干净净的等着他吗?果然,自己屋里有了女人之后,整个帐内就变得不一样了。

凌轩便是悄悄走了过去,瞧了一眼夏依依,脸上平静安详,似乎是已经深睡了,只是那微微抖动的睫毛和有些紊乱的呼吸声出卖了她。

凌轩悄然一笑,宠溺的说道:“我回来了,你却不想见我?”

夏依依继续装睡,凌轩又道:“真不想见我?那我可走了哦!”

夏依依继续装睡,心道你要走就走好了,我还巴不得自己一个帐篷了,又宽敞又舒适。

“那我真走了哦!”凌轩扬眉,故意拔高了声音,说罢就大步跨了出去,还把帐帘重重的掀起、放下。

夏依依等了一会儿,还真的没动静了,心下有些恼怒,他居然哄都不哄一下自己就直接走了?夏依依气恼的转过身来,恨恨的看向帐门口,惊讶的发现凌轩竟然没有出去,只是站在帐门口,一双戏谑的双眸正含笑的看着自己。

丫的,又被他骗了,他刚刚一定只是故意将帐帘动了一下,人却没有走出去。

一个枕头带着怒意飞速的朝着凌轩飞了过去,帐内响起了夏依依暴怒的吼声:“杜凌轩,你丫的居然敢耍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