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阴狠的陷阱,凌轩再中毒/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身手敏捷的接住了那个软绵绵的枕头,脸上的笑意更甚,缓步走了过去,看着那个盛怒的人。

凌轩走过去,坐了下来,伸手轻轻的去摸她的脸,被她恼怒的一手给挡开,夏依依瞪了他一眼,恼怒的说道:“你不是要走吗?你还不走?”

“不走,你这么舍不得我,我怎么可能会走呢?”

“哼,你走,我不要看见你,你这个骗子。”

凌轩笑道:“明明是你先骗我在先的,你还装睡!”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撅起了小嘴,傲娇的神情告诉着他,只有她能骗他,不能他骗她。

凌轩心里一阵发笑,再次抬手,去摸夏依依的脸,夏依依再次挡开了他,凌轩佯装生气的问道:“你真生气了?”

“嗯”

“那我可就真走了?”

“你走吧”

“唉,既然你不想看见我,那我可就走了,只是我这拿过来的东西也要一起拿走了。”凌轩哀叹了一声,便是起身准备走。

夏依依斜眼快速的瞟了他一眼,说道:“哪有什么东西?”

凌轩笑道:“你亲我一下,我就给你。”

凌轩含笑道:“刚刚我藏起来了。”

依依不禁白了他一眼,悠悠的道:“算了,你不给就算了,我还不想要了呢。好了,你可以带着你的东西一起走了。”

凌轩不禁被她气得七窍生烟,这个女人,可真是能将他给拿捏得服服帖帖的。

凌轩犹如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乖乖的起身,去桌后拿出一包珠宝,一看就知道是珍粹斋的东西,只有珍粹斋,才能做得这么精致。

凌轩拿出一个凝脂玉镯子就往夏依依的手腕上戴,将依依手上的原来戴着的镯子取下来看了一眼,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她的镯子是不是许睿送的,凌轩就直接揣自己怀里了。

“咦?你把我的东西拿走做什么?”夏依依说道,伸手就去抢那个镯子。

凌轩微微皱眉,抓住了她的手,霸道的说道:“你以前的首饰不好看,我要给你通通换掉,以后只能戴我给你买的东西!”

凌轩说罢又往她脖子上挂上了珍珠项链,又往头上戴钗,挂耳环。直接将夏依依打扮的珠光宝气的。

夏依依苦着脸说道:“凌轩,这可是北疆,这里才打战了,我这么穿金戴银的不合适吧,我戴这么多的东西,也不方便医治病人了。再说了,这晚上要睡觉了,戴着这么多东西也不舒服啊。”夏依依说着就要去将头上的珠钗给卸下来。

凌轩将她的手重重的拍了下来,板着脸训斥道:“别人收到珠宝都高兴不已,你倒好,好似收了一堆累赘一样。”

凌轩有些生气,自己特意花了重金派人从京城的珍粹斋买了这些珠宝首饰,又千里迢迢的送到了北疆,本以为,自己送给她这么多珍贵的珠宝,她会满怀喜悦的将自己送的东西往身上戴,不料,她竟是这般嫌弃。

不仅没有高兴的神情,反倒是急着将珠宝都卸下来。凌轩手上还拿着一个项链,本想再给她戴上,可是被夏依依这么一弄,就进退为难了,戴也不是,不戴也不是。

凌轩在那阴沉着脸生气,夏依依便是反应了过来,心知自己未免也太直言直语了,这可不就是伤了凌轩的心了?

夏依依便是立即满脸堆笑的说道:“我也很高兴啊,只是这不是戴的不是时候嘛,若是要入宫,我自然会十分乐意戴这些的。”

“怎么就不是时候了?你是本王的王妃,你就是穿金戴银的也没什么不妥的。除非你根本就不喜欢本王送的东西。”凌轩有些愠怒,语气也有些冲。

“喜欢啊,真的很喜欢啊。”夏依依眨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歪着头对着凌轩卖萌。

“哼,那你还一个劲的想摘下来?”凌轩冷哼一声,对夏依依卖萌视若无睹。

“那我现在就全都给戴起来好不好?”夏依依说道,就从那个包裹里将珠宝首饰全往自己身上戴,手上都戴了好几个镯子,脖子上也挂满了,脑袋上更是插得密密麻麻的。最后,夏依依拿着一个耳环,愣是要往已经挂了一对耳环的耳洞里挂,挂了几次都挂不进去。

凌轩一脸难看,赌气的看着夏依依拿着那些首饰全往自己身上戴,也不拦着,直到夏依依好像作死一样的非要在一个小小的耳洞里挂两个耳环的时候,凌轩才微微皱眉,抿嘴一笑。

凌轩伸手将夏依依还在努力挂耳环的手给拉了下来,轻斥道:“傻瓜!”

夏依依嘟着嘴说道:“我戴不进去了,你帮我戴进去?”

凌轩将夏依依身上的东西七手八脚的卸下来,说道:“那样不好看,我给你重新打扮一下。”凌轩再次给她戴好,捧着她的脸左右仔细看了看,说道:“现在才是像个美人了。”

夏依依内心不禁翻了个白眼,你高兴就好,夏依依道:“那是自然,戴了你送的首饰,自然会美上几分了。谢谢你送了我这么多首饰。”

“谢谢只是用口头上的?”凌轩扬声问道,一边将自己那半张俊脸微微侧过来。

夏依依的头微微往后一缩,拿眼瞧着凌轩那期待的神情,随即便是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凑了过去,快速的在凌轩的脸颊上轻轻的碰了一下。

虽然夏依依的丰唇只是稍微碰了一下,凌轩依旧觉得自己整张脸都像是被电流击过一样,甜蜜的幸福感瞬间遍布全身。凌轩又将另外半边脸侧过来。

夏依依微微皱眉,这厮还得寸进尺了啊。夏依依只得看在他花了这么多钱买首饰哄她开心的份上,就在凌轩右脸再次快速的触碰了一下。

凌轩显然还不知足,又微微昂头,将自己的嘴稍微撅起来。

夏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杜凌轩,你别得寸进尺了。”

杜凌轩微微皱眉,说道:“那是不是我再送你一包首饰你才能亲嘴啊?那我再给你买一包?”

“不用不用”,夏依依连忙摆手拒绝道。

凌轩见她有些惊慌便是好笑的道:“给你便宜占,你都不要。”

“不是啊,我是真的觉得我在这里不适合戴珠宝,买多了浪费。”

“没事,你白天不戴,只要晚上戴给我看就行了。”凌轩眼里充满了笑意。

“哦”,夏依依微微垂眸,她虽然不太喜欢戴珠宝,既然凌轩喜欢,那就戴给他看,就算是当珠宝模特一样,让他开心开心好了。免得他觉得他的钱白花了。

夏依依说道:“你不是还要我给你重新处理一下伤口的吗?来,我给你处理一下。”

“不急,我先沐浴。”凌轩已经几天都没有洗澡了,这时候,他身上的臭味比夏依依之前的臭味更浓。

依依微微皱眉,他身上的伤口最好别碰水,但是伤口上都已经被汗水感染了,那就干脆沐浴吧,等会儿自己给他全都处理一下伤口好了。

凌轩起身,唤人进来倒了沐浴水了之后,就拿着衣服进了内间。

床后面的帘子上倒映出凌轩高大颀长的身躯,他脱衣服的动作迅速,一点没有拖泥带水,随着衣服的褪下,他的完美结实的身材展露出来,即便只是看个影子,夏依依仍旧觉得脸色微红,血脉喷张,可是却挪不开视线,定定的看着凌轩的影子坐进浴桶。

内间传来哗哗的水声,柔水拍打着凌轩坚实的肌肤,翻起一个小浪花,又荡漾开去。

夏依依闻着那水声,看着凌轩修长的双手时不时的扬起,依依不禁耳根都红了。

凌轩这一次的沐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长,洗的特别仔细特别干净。

凌轩缓缓从浴桶里站起来,用毛巾擦擦水珠,穿了衣服走出来。夏依依连忙将视线挪到怀里那一包首饰上,玩弄着首饰,似乎一直都在看首饰,从未偷觑过凌轩一样。

凌轩唇角带笑,走了过去道:“我出来了,就不看我了?刚刚不是看得很开心的吗?”

“我可没看你!”依依昂头,振振有词的说道。这一抬头就看到凌轩沐浴后,整个人变得白净了许多,乌黑的长发及腰,披散在背后,一身黑袍,腰带只是松松垮垮的系着,衣领处敞开着,露出了结实的胸膛,夏依依不禁微微一怔,这随意松散的凌轩竟是比平时一丝不苟的凌轩更具有魅惑力。

凌轩眉眼弯起,瞧她看得入迷,就更是自豪了,好听的磁性男低音响起:“看珠宝能看得面红耳赤?”

“你?!”夏依依不禁一阵惊慌,羞愤不已!她突然想起来,凌轩武功那么高,自己不过才两三米远的地方偷看他,他自然是知道得清清楚楚了。而自己刚刚在他出来的时候还假装从未看过他。

夏依依不禁害臊得满脸通红,低着头不敢看他,她紧咬着自己的唇,暗暗自恼,真是丢人都丢到东南亚去了。  凌轩见她那样,他的心情就变得更好了,将双臂张开声音,低头,糯米一般黏性的说道:“宽衣!”

依依抬头,微皱着眉头,道:“干嘛?我又不是你的丫鬟,才不要伺候你了。”

“没把你当丫鬟使,我可不要丫鬟伺候。我伤口疼,你就帮帮我呗!”

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伤口疼脱不了?那刚刚他沐浴的时候不是还能自理的吗?

依依扁扁嘴,起身给他宽衣,内心不禁暗暗咒骂,他刚刚沐浴出来就不应该穿这么多。

依依发现他的伤口都有些深,身上好几条伤口,有些地方缝合的都已经断裂开了。伤口也有些发炎红肿。依依不禁皱眉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口都裂开了?”

“本来没有裂开的,昨夜你不听话睡椅子,我抱你的时候裂开的。”

依依一怔,嘟囔着嗔怪了他几句,就开始给他清创,重新缝合伤口。

依依满脸认真,凌轩好似不觉得疼似的,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依依拿眼瞥了一眼,微羞,低怪道:“你乱看个什么?”

凌轩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我的爱妃真好看!”

依依被他一夸,内心喜不自禁,面上却是佯装怒意道:“讨厌!”

“呵呵”,凌轩低低的笑着,十分宠溺的看着她。

夏依依给他医治完,收拾完东西,就有些不知所措了,凌轩拉着她就往床上走去,依依不禁有些胆怯,这在自己清醒的状态下要主动跟他睡一起,自己还真是有些扭捏了起来。依依挣扎着往后缩,凌轩停住了脚步,回头道:“我受伤了,不能再抱你过去了,乖。”

依依撇撇嘴,这是如何去床上的方式不对的问题吗?明明是要不要去的问题。

凌轩见她还不肯走,便是转身过来,弯腰就要抱起她,夏依依连忙说道:“不用抱了,免得又裂开了。”

凌轩长臂一夹,将夏依依紧紧的夹裹在自己的臂弯里。男性的气息扑鼻而来,夏依依一阵头晕目眩,晕乎乎的就跟着凌轩走了,直到被子都盖上了,凌轩开始亲她时,她才醒悟了过来。

她有些害羞,思想一阵挣扎,要不要和他睡一起?凌轩一把揽住她道:“你放心,就像昨夜一样相安无事,我答应过你,没有补办婚礼前,是不会和你圆房的。”

依依放下心来,嗯了一声,乖巧的缩在了凌轩的怀里,小心翼翼的不去碰触他的伤口。

凌轩低笑一声,低头亲上了依依的额头,眼睛鼻尖,最后温柔的捕捉到一抹红唇,细细品味着她的芳香。

依依拥揽着他的背,与他靠紧,陷入了甜蜜中。

渐渐的,凌轩内心的火焰开始燃烧了起来,加重了嘴上的力度,二人的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凌轩揽着她背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游移,最后极不老实隐在布料之下游移柔捏。

依依被他燎拨得越发的深陷其中,浑身发热,时不时的哼出声,自己的手也不禁在他的身上开始互动起来。

夏依依猛然感受到了什么,将凌轩往下探的手一把抓住,低低的咬牙切齿警告道:“老实点!”

凌轩微微皱眉,痛哼一声道:“你抓到我手上的伤口了,好疼!”

啊?夏依依连忙松开手,刚想问他还疼不疼,要不要紧,他的手就犹如泥鳅一般滑了下去,夏依依惊叫出声,刚要反抗,就被凌轩死死的禁锢住了。凌轩眼眸含笑,依依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她在自己的燎拨下那里都已经碧波弥漫了,渐渐的凌轩有些受不了,最终强拉着依依的手给他解决,连声唤着“宝贝儿”,低低的哀求着她。依依脸色通红,好像煮熟的虾一般,半推半就中擒住了不听话的帜热的它,凌轩低吼一声,将她禁锢得更紧了,帐内响起了低低起伏的弥音。

小半个时辰之后,凌轩一身汗水的软绵绵的侧卧着,夏依依心想总算是结束了,可以睡觉了,不过凌轩才休息了小半柱香,又跟她哀求着再来一次。结果整晚,夏依依都没法入眠了,双手酸痛不已,只怕明天连手术刀都要握不稳,要发抖了。

第二日,凝香和画眉进到帐内收拾的时候,看到床单被套上糊满了白色的东西,二人脸色一红,抿嘴一笑,看来小世子也快要有了。二人便是连忙给他们换了一套干净的。

凌轩拉着夏依依,神秘兮兮的要带她出去玩,夏依依便是只得暂且放弃了医治伤兵的工作,反正自己的手已经没办法再窝手术刀了。就跟着凌轩骑马出去玩去了。天问和凝香、画眉远远的跟着保护王爷王妃,

夏依依跟着凌轩一路骑到山脚下,将马匹拴在山下,带着她往山上走,夏依依疑惑的问道:“凌轩,你带着我究竟是要去哪里啊?”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凌轩故作神秘,带着夏依依只顾朝山顶上走,到了山顶,便是见到了一个小小的送子观音庙,庙前面有一泉活水,虽然金科镇才打了战,但是这送子观音庙里,倒是有不少的香客。只怕若是没有打战,这里的香火会更加旺盛吧。

依依一见到这个送子观音庙,就明白了凌轩带她来的意图,心下不禁砰砰乱跳,脸色重又泛起了潮红,依依瞧着凌轩那兴奋和期待的神情,依依有些恍惚,这个纯洁的纯新男孩该不会以为那样子,他就能有小世子了吧?依依想了想,还是决定跟这个保守的古代男人普及一下生理卫生知识。

依依拉着凌轩的手,低低的说道:“凌轩,昨夜那样子,你是不可能有小世子的,你来这里求也没有用啊。都没有播到土里去,哪能结出果实来?”

凌轩将嘴凑到夏依依的耳朵旁,吹出一口热气来,含笑问道:“那要怎样才能有小世子呢?”

夏依依抬眸,看到了凌轩那双促狭的长眸里流淌着的调戏意味,夏依依就知道,凌轩明明心里清楚得很。夏依依便是啐了他一口,红着脸快步往前逃去。

那些香客看见王爷和王妃竟然也来送子观音庙,便是更加觉得这个送子观音庙灵得很了。

寺庙里的方丈迎了出来,年约五十多岁,瘦瘦高高的,精神烁烁,一手捻着佛珠,一手放于胸前,说道:“阿弥托福,王爷和王妃前来,可有何事?”

“可本王和王妃先求子,喝一下你们这儿远近闻名的送子泉水,然后,再给本王和王妃算一卦。”

夏依依闻言,内心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他怎么变得这么迷信了?连这种唬人的把戏都会信?依依也就权当是过来玩耍,喝泉水解渴,听听卦象解解闷,图个乐趣罢了,就陪着凌轩玩玩呗。

凌轩拉着夏依依去送子观音前跪下祈福,夏依依一副满不在乎的休闲模样,跟着凌轩的祈福方式学样做着。夏依依闭眼祈福的途中,微微睁开左眼,偷觑了一眼左边的凌轩,只见他一副虔诚的模样,双眸紧闭,嘴唇微微一闭一合的小声默念着自己的祈福词语,只是他的声音非常小,夏依依即便是跪在他身旁也听不见。夏依依一时好奇,他究竟在祈福一些什么,便是将身子微微倾斜往凌轩那边靠,将耳朵尽量往凌轩那边凑过去听。

凌轩眉心微皱,用手肘捅了一下夏依依,依依连忙直直的跪着,重又闭眼,认真的祈福。

祈福完毕,方丈给凌轩递了三炷香,凌轩恭敬的用双手接了过来,鞠了三躬,缓步走到香炉前,将香插入香炉中,态度虔诚恭敬不已。

夏依依也跟着学样鞠躬插香,方丈递上两杯送子泉泉水,依依咕咚咕咚两口就将泉水喝完,正口渴呢,依依觉得这山泉水可真好喝,便是问道:“还有吗?”

方丈笑道:“王妃,这送子泉水每次过来只能饮一杯,这是流传下来的规矩。”

依依撇撇嘴,暗暗翻了个白眼,不过就是多喝杯水罢了,还不让人喝了。就喝这么一杯,根本就不解渴。

方丈将二人引入雅室,要他们二人将手伸出来,看了看手掌,方丈直皱眉,便是问道:“你们二人的生辰八字呢?”

凌轩沉声道:“璋朝四十五年七月初六”。

依依皱眉思索了一下,她可不知道原来的夏依依生辰是什么时候,凌轩便是轻声道:“你说你自己的生辰就行了。”

“十月初五”

方丈问道:“哪一年?”

夏依依可无法告诉他是哪一年的,便是说道:“我不知道。”

“什么时辰?”

“子时”

方丈狐疑的看了她一眼,也不多说什么,就开始卜卦算命,算了一遍之后,有些不敢相信,重又问了一次生辰,看了一次手相,再算了一次后便是重重的叹息了一声,说道:“王爷,能否借一步说话?”

凌轩微微皱眉,有什么话还不能让夏依依听见?

夏依依见状,连忙说道:“你们自己在这里聊吧,我在寺庙里转转,我呆在这里也准时无聊得紧。”

凌轩点点头,朝外头喊道:“天问,你们三人寸步不离的保护好王妃。”

“是”

夏依依打开门出去,这个寺庙着实小,跟皇觉寺简直没法比,正逛着呢,一个小沙弥便是急冲冲的跑了过来,说道:“王妃,方丈那儿需要你的一样东西去做法事。”

夏依依便是从手腕上取下了昨夜凌轩给她戴的凝脂玉手镯,交给了小沙弥。自己则继续逛寺庙,不过逛了一炷香的时间就逛完了。

依依走到寺庙前面,那里有一个送子泉水,依依便是要下去饮水,那看着泉水的小沙弥便是拦住了依依,道:“你不可以饮水,这里的水只能寺庙里供应给前来求子的香客。”

凝香暗暗一笑,王爷他们果真是来求子的,凝香便是大喝一声道:“她就是来求子的,有何喝不得?”

那小沙弥道:“那也是要方丈给你,你才能喝。”

依依便是有些不耐烦,道:“这山泉水这么多,我喝点也不会把你的泉水喝光,喝个水怎么就这么难么?我口渴了。凝香,抓住他,我先喝个水。”

凝香上前就将那小沙弥抓住,依依笑着就走到送子泉边,用手捧起泉水就喝了个水饱,随即才满意的扬长而去。

那小沙弥有些气恼,正想跟她理论,听见周围那些百姓有人认出她是王妃,小沙弥这才打消了跟她理论的念头。

另一厢,夏依依这边一走,方丈便是脸色大变,跟凌轩说道:“王爷,等会儿贫僧说些什么,你若是觉得吃惊,可别怪罪与我,贫僧不过是依照手相和卦象上来说的。”

凌轩的眉毛就皱得更紧了,沉声道:“你尽管说来,本王不怪罪你便是。”

方丈犹豫了片刻,便是说道:“轩王妃她似乎被鬼怪缠身,只怕是会祸害于你,你应该尽早将她除去!”

凌轩脸色一变,鬼怪缠身?这个他是知道的,毕竟夏依依说过,她是灵魂附体过来的,可是凌轩并不在意,可是他深信夏依依不会害他才对。

“方丈,如何说她会害本王?”

方丈有些纳闷,他怎么不问她鬼怪缠身之事?方丈只得回答他道:“卦象上说她是你的红颜劫,她应该不会害你,但是你却会因她遭劫,而且,你们二人将来只能活一个,她生则你死,她死则你生。”

凌轩浑身仿若被雷劈了一样,心脏猛地一缩,不敢置信:“她生我死,她死我生?”

“是的,王爷,因此,你为了你能活下去,就只能让她死。”方丈严肃的说道,这也就是他为何要避开王妃来说这件事。

凌轩不敢置信的摇摇头,说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王爷……”

“你出去吧,本王静一静”凌轩脸色有些难看,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他跟夏依依的感情才升温,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若是别人这么说,他可能会恼怒别人胡说八道了,但是方丈刚刚说的“鬼魂缠身”和“红颜劫”,可都是正确的。

红颜劫,以前他弱冠之礼时,父皇请了高僧给他算过一卦,也说他将来的王妃是他的红颜劫。但是并没有他生则她死的话。

当初,娶了她时,他嗤之以鼻,就她?能是他的红颜劫?自己根本就不爱她。可是如今,他发现自己不可能爱上的女孩,却已经深深的爱上了她。

难道事情真的如卦象上所说的在发展?这难道就是命?

凌轩有些颓然,如果真的到了最后那步,他要怎么办?

凌轩微垂的眸子猛地一缩,脸色瞬间变得冷厉,冷声道:“谁?”

从窗外飞进来一个东西,凌轩一把接住,浑身立即散发出冰冷的气息,他手上的正是昨夜自己给依依亲自戴上的凝脂玉手镯,她今天还一直戴在手上了。

凌轩立即飞出窗外,就见到一个黑影快速的闪过,他便连忙跟着黑影追了过去。那黑影轻功极好,跑得极快,跑了许久便是在凌轩快要追上他时,飞身躲进了一个山洞。

凌轩微微迟疑,他的直觉就是这山洞里绝对是一个陷阱,可是他若是不进去,可夏依依在他们的手中。凌轩不禁懊恼,自己就不该让夏依依离开他的视线的。

凌轩站在洞口,高声说道:“你们躲在里面当什么缩头乌龟?还不快快现身?”

“轩王,连个山洞都不敢进来了?怎么成了亲以后,你就变得这么胆小如鼠了?”洞内响了一个粗旷而阴狠的男声,在洞内回响着。

“你们是谁?你们究竟想怎样?”

“你不是很清楚我们想怎样吗?不然,你怎么会追到这儿来?”

仍旧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阴森恐怖的声音在空旷阴冷的山洞里回荡着。凌轩脸色更加阴冷,暴怒道:“你若是敢动她一根汗毛,本王一定将你剉骨扬灰!”

“哈哈哈,轩王,不让我动她一根汗毛?只可惜,你来晚了,我已经动了她,而且,她的滋味可真是销魂呐,难怪你会这么沉迷于她,不得不说,轩王妃可真是嫩啊,哈哈哈,你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好,还敢来跟我大放厥词?”

凌轩瞬间暴怒,拔剑就朝洞内飞进去,怒吼道,“混蛋,你究竟把她怎么了?”

“我把她上了!说得够清楚了吧!”

那个黑衣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狂笑着说道,抹了一下嘴巴,吧唧着淫笑道:“轩王妃的滋味真不错,皮肤可真水嫩。”

“混蛋,本王要杀了你!”

凌轩眼眸通红,举剑快速的朝那人飞过去,一剑就朝他劈过去,那人凌空一个翻身,躲了开来,跟凌轩打斗了起来,一时之间,这洞内便是响起了乒乓的兵器相撞的声音。

剑气所过,洞壁上划下了深深的划痕。洞顶纷纷往下掉落碎石。

那黑衣人打了十几招,便不是凌轩的对手,一直疲于防守,便是节节后退,速速往洞内跑去,在黑暗狭长的洞穴里奔跑。凌轩微微迟疑,终是追了过去,怒吼道:“她在哪里?”

“跟我来,我就让你看看她的惨状!”

凌轩内心升腾起一股不安和焦躁,隐约觉得里面有一个更大的陷阱,而且这个陷阱可能会要了他的命。

凌轩猛然想起了方丈的话,自己果真被夏依依间接的祸害了。

凌轩追到一个狭长的洞穴时,忽然从洞穴两头都朝着里头放了毒气,凌轩闭气就往洞穴那头冲,从那头又嗖嗖的往他这儿射箭,凌轩眼眸散发出狠厉的光芒,拔剑拼命的挡住飞来的箭,一边往前面艰难的前进着。

凌轩实在憋不住气了,只得用衣袖捂住口鼻,偷换了一口气,摒着劲冲了出去。一到了里头那个空阔的洞穴,凌轩才猛地喘了几口粗气,不过,刚刚在狭长洞穴中吸入了一点毒气,即便只是一点点,现在,他都感觉自己有些难受,头脑发晕,眼前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凌轩摇晃了一下脑袋,从怀里摸出了鬼谷子以前给他的解百毒丹,缓解了一下症状,但是依旧不能完全解毒。身上还开始变得奇痒无比,手上已经开始变黑,只是,他不能去抓,他知道,自己一旦去抓,只会使毒发得更加凶猛。

好狠毒的毒药!

凌轩的眸子变得更加狠厉,阴狠的看着对方,拿剑直指对方道:“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轩王妃在哪里?”

那人唇角勾起,狂笑一声道:“哈哈,你自身都难保了,你还想保住她?”

“她究竟在何处?”凌轩愤怒不已,几近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哼,你可真是心急啊,我这就成全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那人阴狠的说道,吹了一声口哨,洞那头瞬间闪出来一大群的黑衣人,他们中间抓着一个只穿着白色中衣,披散着头发的女人,那件中衣已然被撕得破破烂烂,她露出来的肌肤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好似刚刚遭受了莫大的凌辱一样,再看向那张被凌乱的头发遮掩着的脸,她的嘴巴被塞住了,可是即便从那半掩的脸,凌轩也能看得清楚,那个人就是夏依依。

凌轩的眸子瞬间缩紧,整个人呼吸一窒,他的心脏好似被尖锐的匕首捅了数万刀一样难受,他大声喊道:“依依,依依!”

“忘了告诉你了,我享用了之后,就将她赏给了我的兄弟们!”那个黑衣人首领淫笑着说道,整个脸上都洋溢着好似还沉浸在之前的快活里一样。

“你们混蛋!本王要杀了你们!”

他立即就朝押着夏依依的那群黑衣人飞了过去,剑锋凌厉,横扫过去。这剑气带着冰寒狠厉的怒气狂啸着,剑气所至,尸体横陈。

不过顷刻间,那一群黑衣人就已经被杀了十几个。

黑衣人首领眼眸微眯,这发怒后的轩王好似一头猛兽一般,竟然能扛住体内已经扩散了的毒性,使出这么高的武功。

只是,他越是用功,毒素扩散得越快。不消一刻钟,他必定会浑身疲软无力,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易如反掌?

黑衣人首领嘴角含笑,提剑飞了过去,与轩王打斗了起来,他明显的感觉到,现在的轩王比他们之前在外间那个洞穴打斗的时候要狠厉凶猛得多,剑剑都朝着他的致命之处袭来,充满了杀意。

黑衣人首领一阵害怕,他可不是轩王的对手,越来越招架不住了。

凌轩看着夏依依那副惨样,心疼得紧,十分后悔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再看向那黑衣人首领时,想起他说过他侵占了依依的话,怒从心中来,下手更是狠厉,集中精力对付他一人。

暴怒的凌轩是极为可怕的,他的爆发力极强,不过五六招,就一剑穿心,尤不解恨,再狠狠的一剐,将黑衣人首领的心给挖了出来,挑到了黑衣人嘴里喂他自己吃下。

凌轩的速度极快,即便是心脏已经挖出来了,那人的脑袋还活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挖出来,再一口吞下去。随即他在惊恐万状的恐惧中轰然倒地死去。

凌轩立马将剑尖指向了那一群黑衣人,顷刻间,十几个黑衣人纷纷倒地。

那些黑衣人一见头领都死了,他们更是打不过了,连忙互相使了一个眼色,将手中抓着的夏依依奋力往洞穴中间的那一潭投了蚀尸毒药的潭水中扔去。

凌轩一见,看那潭水嗤嗤的冒着毒气,心里一惊,连忙飞身过去,在潭水上空接住了夏依依,心痛的说道:“依依,对不起,我来晚了。”

此时怀里那个和夏依依一模一样的女人猛地抽出匕首就往凌轩的心口上扎去,还死命的拖着他往投了蚀尸毒药的潭水中往下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