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无形的屏障(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黑暗的山洞里,一个黑衣人得知派去的人全都无功而返,不禁怒骂道:“废物,真是一群废物,我下了这么好的一个棋局,你们竟然都杀不了他,这要我如何跟主子交代?”

“我们还有机会,我听说轩王他运功御毒走火入魔了,还要十天以后才能醒得过来。我相信北云国一定会趁机攻打东朔的,到时候,我们来个里应外合。一定能将北疆打的溃不成军,到时候要杀昏迷中的轩王还不是易如反掌。”

“好,我现在就去纠集人马,到时候打他个措手不及,不过,这一次,你们可别再让我失望了。”

东朔,依依坐在大军帐里,虽然夏依依并不是军官,但是自从夏依依将第五新兵营训练成了每一个项目都是第一之后,那些人都对她刮目相看。而且这一次在金科镇的时候,她带领着猎豹特战队做了这么大的贡献,那些将领对她就更是钦佩了,因此她一个女人坐在大军帐里议论军事,他们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了。

“夜将军,现在,王爷已经重病在床,如果北云国万一攻打起来,那可怎么办呢?”

“虽然我们的兵马是足够的,但是我们的主要将领都已经受伤了。他们若是派出司马贺,只怕没人能打的过他,目前我们这边的局势实在是处于下风啊。”

“夜将军,现在王爷成这样子了,我们要不要让皇上再派一些将领过来?”一些将领还被埋在鼓里,不知道王爷只用昏迷两天,还以为要昏迷十天,因此十分着急地提建议。

夏依依可不能让皇上再派人过来了,她现在就是要造成北疆没有人可以带领千军万马的假象。让那些在背后蠢蠢欲动的人直接冒出来。若是让皇上再派将领过来,岂不是让那些想有所动作的人又龟缩了回去?

依依便道:“不必了,王爷十天后就会醒来了,从京师那边再派人过来的话也要好几天。”

“可是这十天里,万一我们抵挡不住,可怎么办?北疆一旦溃败成军,北云国就会长驱直入,直捣京师。”

“可我们撑过十天就行啦。”

“可是万一撑不住呢?”一个小参将十分着急,他坚决不同意。这北疆这么大的事情,王妃毕竟是一个女人,即便她有些才能,可对这全局的掌控,以及战场上的分析能力还是不足的。王妃这么做,未免太过冒险。在他看来,一边等王爷醒过来,一边让皇上派人过来不是更好吗?

“对啊,我们不能冒险。”

“我们应该现在就派人去给皇上送信,要求增派将军!”

夜影见那些人齐齐的跟王妃发难,便是连忙出来说道:“不用让皇上派人过来,这里有我,我能处理好这些事情。”

“可是你受伤啦!”那些将领说道,如果说夜将军没有受伤,丁副将也没有受伤,那一切都好说,可是他们两个高手都受伤了。现在,他们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这明眼人都能看得清楚的事情,怎么他们这几个主要人物却是像看不清局势一样呢。难不成,他们太过骄傲了?

“行啦!不必再讨论了,这事情就这么决定,你们只管做好防御就行。”夜影安排了这些将领去守着他们各自的阵地,便挥退了他们。

依依本不想动自己那些武器,但是现在看来如果不动武器的话,打起来还真的很难打得过他们。

依依拿出了一个催泪弹。便是连忙去要天问和鬼谷子将这个催泪弹仿制一批出来,并要天问将以前制作好的那一批冷武器都拿出来。

依依走进了凌轩的床边,看着不省人事的凌轩,不禁微微皱眉,有些心疼。

依依跟鬼谷子说道:“这些天注意检查下凌轩的食物,不要让人将毒药混在食物中。”依依有些担心,万一那些人不想等这十天,而直接下药将他毒死呢。

“老夫知道了,老夫自然会注意点。丫头,你什么时候对他这么上心啦?”鬼谷子眯着眼睛问道,夏依依好像有些对凌轩空前的关心起来了。

“我对他才没有关心呢,我不过是怕他一死,这北疆的局势控制不住罢了。我这是为了北疆的百姓着想而已。”依依睁着眼睛说瞎话,就是不肯承认。

鬼谷子拿眼上下扫视着夏依依说道:“你们今天去观音寺求子去了,难道你们两个已经?……”

依依顿时就羞红了脸,将鬼谷子推了出去说道:“快点去研制那个催泪弹去。”

这天半夜,夜影有些坐不住,他预感到今夜就会发生战争,他有些没有信心,若是万一守不住,岂不是弄巧成拙了?

白澈打了个哈欠,说道:“你就别走来走去的了,该打战的时候,就会有战报传来的,你现在着急也没有用,你放心,今天我做的作战计划,很好!”

夜影翻了一个白眼,撇了撇嘴说道:“那是你做的作战计划吗?明明是王妃。”

白澈嬉皮笑脸的说道:“主要是她,但是我不也提了很多意见吗?”

“报~”

一声长长的战报声高高响起,划破了本就焦躁不安的东朔兵营的夜空。

夜影快步跨出大军帐,焦急的问道:“何处发生了战事?”

“铁宁镇!”

怎么是那里?夜影皱眉问道:“是何人领兵?”

“司马贺!”

难怪了,夜影冷笑一声,想必那司马贺是想在他当初输给他的地方再赢回来,司马贺这次绝对是冲着他来的。

夏依依与天问他们还在加紧做催泪弹,天问看了一眼忙忙碌碌的王妃,不禁感叹了一声,王妃是他见过最特别的王妃了,从未见过哪个王妃能在事业上这么帮衬自己的夫君,而且,天问总觉得王妃似乎并不只是单纯的想打赢战,而是还夹杂着帮王爷报仇的因素。

一个小兵急冲冲的跑过来禀告战况,说夜将军传唤他们去大军帐集合。

依依闻言,不慌不忙,反倒是淡定的一笑,很好,他们果然耐不住了,这么快就开始动手了。

依依到了军帐,就沉着冷静的说道:“夜影,你有伤在身,就别下去与司马贺单枪匹马的打斗了,你只管站在城墙上指挥兵马就行了,若是那司马贺打上来,就让天问和副将一起攻打他一个。”

夜影一听,夏依依竟然还关心他身上的伤,又叮嘱他不要去打斗,他不禁又想起那天夏依依给他医治的时候,她那双柔软的手拂过他的背时,刺激得他的背上流过一股电流。夜影神色微变,道:“好,若是到了万不得已,我再上。”夜影随即看着依依正色问道:“你确定你真的要跟着一起去?那里可不安全”

“不错,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还有猎豹特战队在我身边保护我呢。我知道我有几斤几两,我不会去跟那些武功高强的将领对打的。而且,打战,我更多靠的是脑子。”夏依依笑着用手指了指自己聪明的小脑袋瓜。

白澈不禁翻了个白眼,真是比他还要自恋。

夜影皱了皱眉,不再劝她,便是下令立刻进军赶往铁宁镇。

司马贺在城外攻城许久也未攻破,这时看到夜影站上了城门,不禁份外眼红。

司马贺怒道:“夜影,那日的仇,我今天一定要报了,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夜影淡定的睥睨了一眼城外的司马贺,说道:“上次你输了,今天,你照样输。”

司马贺听夜影的声音都还有些低沉,似乎不敢高声说话,容易引起伤口疼痛,想来夜影的伤应该很严重,连说话都困难了,还能打的过他不成?

司马贺冷笑了一声,便是立即指挥兵马继续攻城。

然而,司马贺攻了小半个时辰都没有攻破,司马贺急了,而城内有个人比他更着急。

城内,一伙黑衣人化装成普通士兵,就偷偷摸摸的混进了城门口,那个黑衣人首领一看,那大门口有一个参将亲自严守着,只怕是攻不破,不过旁边一个小的侧门那里却是没有多少士兵守着,只不过,打开了侧门的话,那北云人进来的速度会慢一些,而且,还很有可能冲不进来,就容易被东朔士兵阻拦住。

那些黑衣人首领便是想着若是打开两个侧门的话,就容易多了。

黑衣人首领立即吩咐了下去,将人分成了两拨,悄悄的朝着左右两个侧门走去。

隐在城门后面的一处宅子里,夏依依用望远镜观察着这边的一举一动,夏依依瞧见了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士兵,他们之间悄悄用手势打着暗语,夏依依看不懂那暗语,便是连忙提醒在她身旁站着,同样用望远镜看着城内情况的画眉。

画眉迅速调整望远镜,看向夏依依所指的地方,画眉边看边当同声翻译,“他们说要把左右两个侧门打开,让北云国的人冲进来,左右两个门各分配五十人,好像还安排了有人在城墙上头,只要他们这边一打开门,就让城墙上的人动手,趁着夜将军不备,将他杀了。”

“这么说,他们不是北云国的人?”

“不是”

依依笑道:“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依依从腰间取出来一个对讲机,对着里面就喊道:“秃鹰,我是血狐,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秃鹰穿着普通士兵的衣服,带着猎豹突击队的人各处隐藏着,此刻的秃鹰正在城墙上的小房子里趴在窗户上看着城外的战况,一听见自己腰间的对讲机响了起来,立即拿了起来,按照血狐之前教他的方法,拿起来说道:“血狐,我是秃鹰,收到请讲,收到请讲。”

依依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快去跟夜影说,城内有一百人是伪装的士兵,他们打算将左右两个侧门打开,来个里应外合,放北云人进城,另外,城墙上还有他们的人,打算趁乱将夜影杀死。你跟夜影说,让他将计就计,让他们把城门打开以后,看看城墙上有哪些人是他们的人。听到请复述一遍。”

依依的话清清楚楚的传了过去,秃鹰将话原原本本的复述了一遍之后,立即走到夜影的身边,将夏依依的话低声告诉了他。

夜影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他可是想在那些人还没有开城门的时候,就将那些伪装士兵杀了,免得那些北云国的人冲进来以后,就不好防御了。只是若是不让他们把城门打开,不乱起来的话,那城墙上伪装的那些士兵就是一个潜在的祸害,他们没有下手时机的话,就保不准他们什么时候会趁他不注意,将他给杀了。

夜影思虑了一下,对秃鹰说道:“我知道了,我会吩咐下去,按她的计划行事。”

不一会儿,那个在正门守着的参将将士将两个侧门的人撤了一大半,全都调到中间那个大门上去守着,城内那些伪装士兵一见,这个时候的侧门正是防守薄弱的时候,便是打了一个手势,齐齐的就朝着那两个侧门上守着的士兵砍了过去,那些守门士兵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怎么刚刚站在这附近的东朔士兵会突然对他们动手?连忙举起手中的刀就砍了回去。

只是这些士兵人数太少,不过顷刻之间,他们就守不住侧门,那些伪装士兵连忙就将侧门打了开来,城外正在拼命攻城门的士兵一脸蒙逼的看着城内的两股东朔士兵起了内讧,打了起来,还将侧门打开了。

那些北云国士兵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大打开着的侧门,竟是不敢冲进去,生怕里面是个什么陷阱,站在城门外一脸惊讶的看着城门口的东朔士兵还在互相厮杀着。

那些伪装士兵更是一脸无语了,自己把门都给他们打开了,这些北云国士兵竟然是不敢冲进来。

那个伪装士兵头领便是高声喊道:“快冲进来啊,我们是你们的内应。”

那些北云国士兵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朝着那两个狭小的侧门挤了进去。

城内一瞬间就响起了北云国士兵的厮杀声,城墙上的伪装士兵一见,时机已到,便是连忙互相使了个眼色,开始寻找机会接近夜影。

司马贺见自己的士兵竟然从两个侧门冲了进去,他一脸蒙蔽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们刚刚可是集中精力在攻大门,并没有去攻侧门,怎么侧门会打开来,里头的人还说是他们的内应?

那些士兵不清楚有没有内应,别人一说是他们的内应,他们也就信了,可是司马贺作为此次的带兵将军,他十分清楚的知道,这次他们并没有安排什么内应,这突然出现的内应究竟是不是东朔故意搞出来的事情还不一定呢。

司马贺连忙高声喊道:“那不是我们的内应,你们不要往里面冲了。”

那些已经冲进去的士兵一顿迷茫,他们不是要攻城吗?他们的目的不就是要冲进去吗?怎么这都冲进来了,司马将军还不让他们进去了?

那些士兵便是边打边往后退,意欲退出城门去。

城内那些伪装士兵顿时就觉得生无可恋,真是不怕神一样的敌人,就怕猪一样的对手啊,这些北云人怎么就拉都拉不进来了呢?

夜影在城墙上看着城门口的这一幕,不禁冷笑一声,便是对司马贺喊道:“司马贺,门都已经开了,你还不赶紧进来?”

“哼,谁知道你在搞什么鬼?”

夜影笑道:“你不进来?那我可就要关门了。”

夜影说罢,就下命令赶紧往侧门调集人马,那伪装士兵的头领一见聚拢来这么多的东朔士兵,若是自己没有北云人的保护的话,根本就打不过那么多的东朔士兵,那头领连忙朝着司马贺那边奔过去,边跑便喊:“司马将军,我们虽然不是你们的人,但是我们是轩王的敌人,我们刚刚帮你打开了两个城门,你快帮帮我们脱离险境。”

“我如何能相信你?”

那个伪装士兵头领咬咬牙,只得说道:“我们就是昨天在求子观音寺外重伤轩王的人。”

那司马贺一听,便是了然了,原来是他们,难怪回来帮他们开门了。司马贺一想,也是啊,夜影废了这么大的力气要守住城门,怎么可能会将城门故意打开让他更好攻打呢?司马贺便是连忙吩咐士兵立即往城门里头冲进去。

夜影一听,那些人竟然是昨天暗害王爷的人,当即气愤不已,连忙吩咐天问下去捉拿那伪装士兵头领。

那伪装士兵连忙就跑到了司马贺后面避难去了,司马贺想着留着他兴许还有些用处,便是挥剑上去帮他阻拦住天问。

夜影随即就在城墙上赶紧吩咐那些士兵往下面射箭,夜影又跑上跑下的亲自帮那些士兵搬运箭支,那些士兵一见,怎么堂堂将军居然在这里干普通士兵的苦力活?他不是应该下去打司马贺才是一个将军应该做的事情吗?

夜影笑着说道:“我受伤了,没办法下去攻打司马贺,我的伤现在连运功都没法运了,只好帮你们搬搬东西,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夜影笑得一脸真诚,这时,就有两个士兵连忙走了过来,帮着夜影抬那一筐箭支,说道:“夜将军,我们帮你抬。”

“好啊,好啊。”夜影满口答应着,却是在不经意间悄悄打量着他们两个神情。

那两人帮着夜影抬了几趟,在获得了夜影的信任之后,再一次从下面往上抬的时候,爬上城墙的楼梯时,  又有两个士兵经过,那两人便是故意像是抬得很累一样,喊那士兵帮忙,这一下,狭窄的楼梯上挤了五个人,夜影就连挪步都有些困难了。夜影眼眸微微一暗,做好了准备。

抬到拐角处时,其中一人假意摔着,另一人则撒开搬着箩筐的手去扶他,顷刻间,那一筐箭支就都撒了出来,他们连忙惊慌不已的跟夜影道歉,赶紧弯腰去捡散落的箭支。

夜影也急急的弯腰去捡,那四人换了个眼色,就猛地朝夜影弯着的背上狠狠的捅去,另一个人则立即在他的面前撒了一把迷药。

夜影屏气,侧身躲过那人的刀,那四人连忙合力攻打夜影一个,夜影在这狭窄的通道里也有些施展不开,夜影眼眸微沉,脚尖踩到一只箭上抬脚就将箭飞射过去,刺中了一个人,那人立马就一命呜呼了。

夜影对付三个显得轻松多了,不肖一会儿,就活捉了他们三个。

夜影将那三人拖到了城墙上的小房子里,让秃鹰看着。

秃鹰立马用对讲机跟夏依依报告情况,夏依依微微一笑,道:“既然已经活捉了,那就没必要再开城门了,准备一下,就可以用我亲手制作的催泪弹了。”

夜影有些好奇的看着秃鹰手中的对讲机,他没想到居然能通过这个东西传递声音,王妃居然能发明这么多东西?王妃真是一次一次的给他惊喜啊。

夏依依在那边放下了对讲机,就跟画眉道:“走,过去帮帮忙。”

画眉道:“王妃,你还是不要过去了,你就在这里指挥指挥就行了,我们躲在这里面挺好的,安全。”

夏依依道:“别怕,我是去城墙上,不是出城外打。”

画眉还想再劝阻,夏依依就已经打开门出去了,画眉只得苦着一张脸跟上,王妃真是太任性了,应该让王爷好好管管她。

夏依依走到了城门口,见那些北云士兵拼命的往里冲,势头十分猛,而东朔士兵过去一批就被杀了一批,那侧门根本就已经关不上了,而那些冲过来的北云士兵都已经开始去打大门了,那参将带着士兵拼死守护着大门,若是连大门都被打开的话,那就真的抵挡不住了。

夏依依脸上的笑容立马落了下去,自己不会玩过头了吧,就为了抓那几个奸细,就把整个城都送出去了?

夏依依连忙用对讲机跟秃鹰说道:“立即带着猎豹特战队去城门口,挡住他们,坚决不能让他们从里面把大门打开。”

“收到”

夏依依火速就往城墙上跑,现在关键是要将城外那些北云人挡住,不能再让他们往里面冲了。

夏依依一到城墙上,就见到天问和那副将已经打不过司马贺以及薛虎,而夜影不得不忍着伤痛飞下去攻打司马贺去了。

夏依依从背篓里拿出一个竹制的密封筒,里面灌输的就是鬼谷子仿制的催泪物。

夏依依之所以不让他们仿制威力极大的火药炸弹,只是催泪弹,夏依依不过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力罢了,不然他们一定也会开始制造火药炸弹。

即便是将来避免不了热武器,夏依依也是想尽量延迟热武器到来的时间。

夏依依含笑看着正在拼命往城内冲的北云国士兵,便是将手里的那个竹筒往下面重重的扔去,竹筒一摔到地上,瞬间破裂开来,里面的气体释放出来,将那些人的眼睛刺激得睁都睁不开了。更别提举刀攻打了,一个个的嚎叫着,用衣袖擦着眼泪。

夏依依笑着又往下面扔了好几十个竹筒,又命令城墙上的士兵往城外射箭。

这一下,那些士兵根本就不敢再往城门口凑,这一凑过来,就被那些刺激的气体挡在了外面,这里就像是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一样。他们眼睛都睁不开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挡城墙上射下来的箭,就只得往后撤。

司马贺在那里打着打着,便是发现了这边的异样,怎么他的士兵一个个的都往回跑,还不停的擦眼泪?

这没有后援士兵往里面冲的话,之前冲进城门的那一部分士兵就会很快被东朔士兵砍死的。

司马贺一阵疑虑,不过一会儿,他就见到城墙上一个身着新兵衣服的人往下面扔竹筒,司马贺眼眸微眯,定定的看着那个人,看了几眼,跟薛虎说道:“你看看那人,像不像一个女人?”

薛虎一看,便是说道:“应该就是轩王妃了,听太子说过,她上次就女扮男装,在金科镇打战。”

司马贺便是朝着夜影嘲笑道:“怎么,你们王爷上不了战场,竟是让女人上战场了?你们东朔的男人都死绝了?还是说,你们王妃就是喜欢出来抛头露面勾引男人?”

夜影恼怒不已,拿剑指着他说道:“你不要诋毁我们王妃!”

夜影这一开口说话,就不禁重重的咳了起来,上次的箭伤让他的胸腔疼痛不已。

司马贺冷笑一声,看了一眼夜影愤怒的样子,嘲笑道:“我又不是诋毁你的妻子,你着什么急?难不成你觊觎你们王妃?还是说你跟你们王妃有一腿?”

“放你的狗屁!”夜影微红着脸怒骂道,拔剑就朝司马贺劈了过去。

司马贺更是高兴不已,躲开了夜影的剑,狂笑了起来。以他的直觉,夜影绝对暗恋夏依依。

一旁冷冷应对着司马贺的污言秽语的天问见到夜影这么一副恼羞成怒的模样,天问的眉眼微微皱了一下,便是也拔剑上前帮忙。

夏依依听不见他们几个人的谈话,见夜影受了伤还在拼命的打斗,便是微微皱眉,想要他们尽早结束战斗。

依依侧头问向画眉道:“你的箭术那么好,若是在箭头上绑上这个竹筒后,你还能射中目标吗?”

“能”

“太好了,绑上,把这个射向他们几个。”依依掏出几个竹筒来,交给了画眉绑上,便是朝着夜影挥了挥手,喊道:“别打了,快回来!”

夜影闻言,虽不知为何她会喊他们回去,但是总觉得她说的肯定是有道理的,便是连忙就要撤退。

司马贺立即嘲笑道:“你倒是听她话得紧!”

夜影一阵气恼,却是不知该如何应答,只得怒意的瞪了他一眼,就连忙往城墙上飞去,天问也紧随其后。

司马贺哪里肯放他走,便是追上他,跟他纠缠起来。

夏依依挑挑眉,还不让人走了?便是对画眉说道:“放箭!”

司马贺看着一支箭快速的朝他飞过来,便是连忙用剑一挡,不料竟将绑在上面的竹筒给劈破了。

夜影和天问自是知道这东西的厉害,连忙的闭眼飞开,刚飞开,就听见身后的司马贺和薛虎的二人在后面咒骂的声音。

夜影和天问趁乱一把揪着那个伪装士兵头领,飞身回到城墙上,那副将没有意识到这个竹筒的厉害,便是也被刺激得泪流满面,慌乱的跟上了夜影的脚步,也匆匆逃回了城墙上。

夜影这一回到城墙上,便是发现两个侧门已然关上了,而那些北云士兵在夏依依的竹筒和箭支的攻势下,竟是冲不过来。夜影不禁惊叹,夏依依竟然能在他们没有空闲管顾这边的时候,就帮他们解决了后顾之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