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蛇蝎美人(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马贺过了良久,才缓过劲来,看着城墙上笑魇如花的人,心中一阵恼怒,拿剑就朝城墙上飞来,城墙上的几人唰唰的就朝着司马贺射箭。

司马贺不停地劈开飞来的箭,使劲往城墙上冲。

夏依依拿出一把精良的弓弩,对着司马贺就射过去,这弓弩的箭极小,速度又快,而且还是连发的,司马贺挡开他们射过来的大支的箭后,才反应过来挡这小支的箭。却是只能挡开一两只射向心口的箭,另外几支就快速的没入了他的身体。

司马贺腹内翻腾起一阵绞痛,他连忙退了下去,捂着涓涓流血的肚子,充满恨意的看向城墙上那个笑得一脸灿烂的女人。

“还没有死啊?再补几箭!”

依依嘟囔着说道,一脸遗憾,便是又装上小箭对着司马贺再射了过去。

司马贺连忙飞身躲开这波小箭,不敢再用剑去挡,怕他自己挡不住。

司马贺狼狈的策马跑远,一双眼愤怒的看着那个女人,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志在必得的胜利,竟然会败在一个女人手下。

司马贺看着城外冲不过的士兵,冲都冲不过去,又能怎么攻城呢?便是只得退兵。

夏依依看着那些北云士兵都已经开始撤退了,便收起了弓弩,看向身上旧伤流血,又添新伤的夜影说道:“走吧,我给你医治。”

夜影因为之前被司马贺说了的那些话,此刻他就有些扭捏了起来,跟夏依依多出了几分生疏。

夜影说道:“不必了,卑职找那些军医治疗就可以了。”

“那些军医忙着救治那些受伤士兵,我这不是正好有空吗?我给你医治,你放心,我的医术比他们好。”

“不用了,不用了,我去找军医医治。”夜影连连拒绝道,便是快速的下了城墙,仓皇跑走。

依依疑惑的看着夜影的背影,微微皱了皱眉头,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算了,你不要我医治就算了,我去给那些士兵医治去。”

画眉便也跟着夏依依一道走了,天问则押着那个伪装士兵也下了城墙,城墙上就剩下那还在流着眼泪的副将留在后面善后,处理战事。

赵熙坐在军帐中一脸自信的等着捷报,结果却等来了败仗的消息。

“怎么回事?怎么会吃了败仗?”他惊讶不已,现如今轩王重病在床,昏迷不醒,夜影和丁大力又受伤,这东朔正是没人的时候,还有什么能力跟他们抗衡?

薛虎垂眸,愧疚不已,说道:“本来已经攻破了两个侧门,但是后来我们败在了轩王妃的手上,她还将司马贺射伤了。”

“轩王妃?她没啥武功,她有什么本事可以将司马贺射伤?又能将已经攻破了侧门的局势逆转?”赵熙疑虑的说道,他见识过夏依依在金科镇杀敌,她那点武功根本就不是司马贺的对手,司马贺一只手都能将她捏死了。

“她用了一只精良的弓弩将司马贺射伤,而她往城下扔毒药又射箭,阻挡了士兵进城,导致之前冲入的士兵没有后援部队,就都被砍死了。”

“什么毒药?”

“不知,倒是不会致命,只是刺激得眼睛疼,流泪不止,眼睛都睁不开,根本就没法挡箭攻城了。”

赵熙蹙眉道:“还有这种毒药?你可带了毒药回来?”

“没有,那就是一种装在竹筒里的气体,竹筒一摔开,气体就全都散了,我们也没法拿回来。”

“吃一堑长一智,你们赶紧想个应对方法,然后再去攻城。”

“是”,薛虎随即又说道,“今天还有一件事,今天那两个侧门是一帮伪装士兵从里面打开的,还说他们就是昨天在送子观音寺外袭击轩王的人。”

“倒是帮了些忙,不过浪费了一次机会,你派人去联系一下他们,我们要跟他们合作。”赵熙嘴角勾起一抹阴笑,光靠自己怎么能成呢?有外力可以合作不是更好吗?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铁宁镇的地牢里,关着那些伪装士兵,惨叫声不绝于耳,地牢里充斥着烧焦的肉味,呲呲作响。天问已经审问了多时,可是他们就是不肯说出幕后主使之人。

天问只得去跟夜影汇报,夜影已经治好了伤躺在帐内休息,夜影道:“我听说鬼谷子有催眠药,能让他们开口说实话,你不如去找他要一些药过来。”

“是”

夏依依忙忙碌碌的医治伤兵,彻夜未眠,天都已经大亮了,她忙得身上有些出汗,将后背都浸湿了,却是没有时间去换一件,依旧忙着手上的活。

天问撩帘进来,说道:“王妃,我从鬼谷子那里拿了一些催眠药来,他说他没空过来,要照顾王爷,他说你会催眠术,让我来找你去审问那些人。”

“好,我忙完了手头上的这一个伤患,我就去,你稍等小半柱香。”依依头也不抬,冷静的说着,手头上的动作不减,麻利的穿针引线。

“是”,天问颔首,退到了帐篷外面等着。

依依忙完了活,就信步跟着天问到了地牢,那些伪装士兵见着夏依依,瞪向她的眼眸好像要喷出怒火一般,若不是这个女人,他们就不会败了,他们也就不会被活捉了。

夏依依轻飘飘的扫视了他们一眼,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看着他们身上遍体鳞伤,竟是没有半点同情怜悯之心,也没有半点害怕之意。

其中一个被刑罚得最惨的一个人,见到夏依依走过来之后,嘶吼着就朝她咆哮着咒骂了起来,天问一听他开始骂侮辱夏依依污言秽语的话时,就连忙上前塞了一块脏兮兮的布在他的嘴里。

夏依依的嘴角逐渐扩大,绽放出一个绝艳的笑容来,那个人一时竟是看呆了,果真是绝色倾城啊。不过瞬间,他就听到了这个绝色美人说出的慵懒洋洋的话:“我有些乏味了,给我寻点乐趣,把他的十根脚指甲连根拔起。”

那人愤怒的看着面前这个蛇蝎美人,她怎么能干得出这么血腥的事情来?

夏依依环顾了一下四周,连条凳子都没有,便道:“给我搬条凳子过来,站着看戏太累了。”

天问连忙吩咐小兵去搬了一条靠背椅子,夏依依缓步走了过去,轻轻缓缓的坐了下去,慵懒的背靠着椅子,十根纤纤玉指轻轻的拨弄着手里素白的手绢,微微垂眸,只顾着看手中的手绢,酥酥的女声在这阴暗的地牢中响起:“记住,要连根拔起!”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轻缓,那么的悦耳动听,她的神情是那么的充满了魅惑,好似刚刚说的话只是说着一些日常的话罢了,但是整个地牢里的人都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个轩王妃,阴狠程度怕是跟轩王有得一拼啊。

夏依依看像那人,说道:“接下来,我总共会问你十个问题,若是你回答真话,我就不拔,若是你不回答或是回答假话,我就拔。”

夏依依跟天问使了一个眼色,拔掉了他嘴里的布,夏依依含笑问道:“第一个问题,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阴狠的看着夏依依,咬牙切齿的呸了一声,骂道:“臭婊。子。”

“拔”,夏依依轻飘飘的说道,冷眼瞧着天问拿着老虎钳去拔他的脚指甲。

那人紧紧的咬住了牙关,忍着,不敢去看自己的脚,却是转移注意力去狠狠的瞪着夏依依。

唰,天问快速利落的将他的大拇指指甲连根拔起,飙起了一小片鲜血。

嘶 ̄

那人冷哼一声,没有痛呼出来,脸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再松弛下来的时候,脸色已经泛红,他狂笑一声道:“就这么一点点技俩,根本就不痛,还不够给老子挠痒的。”

夏依依又问了第二个问题,那人仍是继续咒骂着夏依依。依依微微扬眉,说道:“这次就别拔得那么利落了,换一把钝一些的老虎钳来。”

那人脸上的肌肉瞬间就变得极为难看,他愤怒的咒骂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简直是太可怕了。

这一次,夏依依如愿以偿的听到了那个男人再也忍不了剧痛,开始痛呼出声的声音,她满意的点了点头。接下来,便是让天问去询问,这人倒是回答了一些问题,也不知他回答得是真的还是假的。

十个问题回答完毕,夏依依这才开始将催眠药拿出来给那人喂下,天问不禁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夏依依,她刚刚绝对是故意整那人的,她完全可以跳过刚刚刑罚的戏码,直接给他喂药吃的。

一喂下药以后,夏依依就开始实施催眠术,不过一会儿,那人就已经深深的沉睡了过去,任由夏依依问什么问题,他都老老实实的招供了,待夏依依该问的都问清楚了,夏依依才让人将他泼醒。

夏依依一脸得意的看着他,道:“我们来玩个游戏如何?我再将刚刚问你的那十个问题再问一遍,你若是回答的真话,我就不拔,你若是回答假话,我就拔你的十根手指头。”

这拔手指甲的痛楚可比拔脚趾甲要痛上十倍,那人着实忍不住,就说了一个真话,想试探试探夏依依究竟能不能分辨出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夏依依闻言,跟他在催眠状态下说的话一模一样,夏依依缓缓的露出了一个轻浅的笑,说道:“你早这么听话,你不就能保住你的这些指甲了吗?又何必死扛着呢?”

那人眸子一缩,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

“我自有办法知道,我该知道的,我也早就知道了,刚刚不过是为了测试你是不是实诚罢了。”

噗,那人气恼不已,心中一阵郁闷,吐出一口老血来。再次看向眼前笑得一脸明亮的漂亮女人,他气得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夏依依耸耸肩,撅了一下小嘴,露出了一个我不是故意的神情,便是将手绢收起来,缓缓起身,轻飘飘的从天问的脸上扫过,声音清冷:“我还有事要忙,接下来就不用我教你了吧?总之,不能让他们活得这么自在。”

室内温度似乎骤降,天问脊背一寒,头顶上好似有一阵寒风吹过,吹得他汗毛倒立,他的脸色一凛,他怎么有一种王爷在跟他说话的错觉啊?

“是”

天问看着踏着轻快的步伐往外走去的夏依依,天问微微皱眉,他怎么觉得王妃今天似乎比以前变得阴狠了许多?她以前可不这样啊,难道是因为王爷被他们暗害了,王妃才变得这么阴狠,想要给王爷报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