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抢救夜影(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从地牢出去以后,就直接回了急诊帐篷继续医治伤兵,画眉不禁皱了皱眉,暗暗担忧,王妃这么忙活,总是睡眠不足,若是万一前夜她和王爷在一起睡的那天,她就中了标已经怀孕了,可怎么办?王妃这么累,会不会把小宝宝都给累得流产啊?

画眉便是上前跟夏依依劝道:“王妃,你可小心点身子,若是损伤了身子或是小世子,王爷可是会心疼的。”

夏依依抬头,看向画眉,依依暗自抚额,一阵头疼,哪来的小世子啊?他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圆房,一定是画眉他们收拾床铺的时候,看到凌轩前夜留下的那种液体,她们两个误会了。夏依依的脸微微有些红,有丫鬟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自己真是一点秘密都没有了。

夏依依轻咳了一声,说道:“你放心,我会注意身体的,不会累垮的。”

“可是你如今应当多休息,不能劳累的。”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我又没有怀孕,无碍的。”

“这个可说不准的,虽然现在把脉是把不出来的,但是有可能已经有了。”

“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清楚。”依依瞥了她一眼,便是不再听她的劝告了。

天问审完了那些伪装士兵,便是回去禀告道:“夜将军,他们都招了,他们说他们是通天阁的人,他们只是听从林分舵主的吩咐办事,至于是谁花钱跟通天阁买轩王的命,他们都不知道。”

“通天阁,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什么买卖都敢接。”

夜影眸子微眯,这通天阁阁主自从去年跟轩王比试了一场,输了以后,又中了毒,一直闭关不出以后,这通天阁的副舵主夜羽就一直与轩王过不去。

而一提起夜羽,夜影就觉得脑瓜子疼,他这个孪生弟弟素来就放荡不羁,自从小时候夜羽被通天阁主收留了之后,夜羽的性子就变得越发的怪癖,居然酷爱红妆,每天描眉涂唇的,打扮妖娆,夜影见到他一次,就想抽他一次。

而夜羽则是根本就不把他当哥哥看,两个人几乎势同水火,道不同不相为谋。

如果通天阁还想继续杀害王爷的话,夜影也不得不去找一找他这个孪生弟弟谈谈了。

夜影微微皱眉,“我知道了,等王爷醒来,我会跟王爷说的,你派人跟踪下去,看看究竟是谁去跟通天阁买王爷的命。”

待天问走后,夜影微微叹了一口气,虽说当初他被王爷收留,而夜羽则继续饥不裹府腹的继续飘零,可是那也不能怪他啊,当初他是有跟王爷求情将夜羽一起收留,可是王爷却不愿意,只愿收留他一个,即便夜影说跟夜羽换一下,让王爷收留夜羽,可是王爷也不同意。而夜羽又十分的傲气,即便是夜影开口让王爷收留夜羽,夜羽也傲气的一口回绝,扭头就走了。

不过在街上飘零了半个月后,夜羽就被通天阁阁主带走了,从此走上了一条杀人掠货的不归路。

虽然夜影在暗夜组织里也经常干一些杀人的事情,但是,夜影却觉得王爷是正义的,而通天阁则是邪义的。夜影有劝过夜羽不要留在通天阁里,可是夜羽却嘲讽他,处处讥笑他,兄弟二人自从十年前的那次命运的分离之后,再也回不去以前惺惺相惜,抱团取暖的兄弟情谊了。

夏依依忙活到半夜的时候,在画眉的软硬兼施之下才回去休息,不过才睡了没多久,就被一阵打斗声吵醒来了。画眉一个健步冲了进来,寸步不离的守在了依依的身旁。

“外头怎么了?”依依皱眉问道,快速的起身穿了衣服。

“好像是地牢遭劫了。”

依依的眉头皱得更深了,那几个人可是意图杀害凌轩的人,这是人证,留着他们还是有些用处的,这么快就有人来劫狱,难不成是通天阁的人过来抢人?

稍刻,打斗声渐渐远去,良久,天问就懊恼的回来了。

“怎么样?”

“那个头领被人救走了,我们只是留住了剩下的那几个小喽喽。”

“是什么人劫走的?”

“全都蒙着脸,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不过,他们之间暗语不通,我可以肯定他们不是一伙人。”

依依神色微微变得有些紧张,道:“可能是北云国的人,也许是想跟他们合作一起对付我们,这样的话,只怕是越来越难了。你立即派人去北云国军营附近等着,应该能等到那些人带人进军营。”

“好”

天问刚走,那些军医便是抬着几近昏迷的夜影跑过来找夏依依,夏依依眉心直皱,怎么回事?他竟是伤得这么严重?白天的那一场打斗,虽然他的旧伤裂开了,身上又多了几条剑伤,但都是皮外伤,经过军医的诊治之后,伤势已经稳定了下来。

难道夜影刚刚竟然没有好好的养伤,而是参与打斗去了?他究竟有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伤患啊?

“王妃,你快救救夜将军,我们实在是束手无策了。”

那些军医抬着夜影,十分焦急的跟夏依依求助,夜影的背后竟然直直的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那把匕首直插心脏,突突的往外冒血,脸色都已经变得惨白了,已经失血过多。若是再拖延下去,夜影一定会没命的。

依依一见着夜影伤势这么重,急急的吩咐道:“快,快,抬到急诊帐篷里去。画眉,赶紧点了他的穴道,防止他流血过多。”

画眉十分冷静的上前,玉手一点,在夜影的心脏附近点了一下穴位,夜影胸口上的流血立马就变小了,那些军医连忙抬着夜影就往急诊帐篷跑去。

依依一边跑,一边快速的将自己披散着的头发给绾了起来,到了急诊帐篷,她迅速的洗净了双手,带上手套,就开始给夜影输血医治。

依依动作快速的用剪刀将夜影被匕首插着的地方的衣服剪破,然后就让军医帮忙把整个上身都脱掉,这才注意到,除了心脏被匕首插着这个严重的伤以外,他的肚子上竟然还被一剑刺穿。

依依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重的伤,自己都没有把握能将他完全治好,这个手术很难成功,只怕,夜影就要一命呜呼了。

依依挥掉了自己内心繁杂的思绪,立即对画眉说道:“画眉,你即刻带着猎豹特战队的人去大本营将鬼谷子请到这里来给夜影治伤。”

“可是王爷那边怎么办?”

“先让严清看着,夜影这伤太严重了,必须要鬼谷子来给他针灸续命。”

夏依依急急的说道,额头上已经急出了豆大的汗珠,她一边说,一边准备一大堆急救的药品出来,看着夜影渐渐变弱的呼吸声,她有些急了,如果夜影一死,凌轩又昏迷,这北疆就真的变成了群龙无首了,现在看来,那两股势力已经融合在一起,对北疆将是大大的不利,他们可就真的难以控制住北疆的局势了。

画眉沉声道:“是”,便立即出去带着秃鹰他们就赶紧往大本营跑去。

依依便是咬了咬唇,让自己猛的疼痛了一下,迫使自己不要慌张,沉着冷静应对,依依跟几个军医简单的讲了一下自己等会儿医治的步骤和要点,便是立即要他们将夜影背上的匕首拔出来。这一拔出来,鲜血立即飙了出来,喷了夏依依一脸。

夏依依没有空闲去擦脸,便是立即开始止血,对着那几个军医喊道:“擦脸!”

啊?那些军医有些迟疑,自己是个男人,亲自给王妃擦脸着实不合规矩。

“听见没有?擦脸,血都快滴我眼睛里去了。”依依怒吼道,他们这几个笨蛋,根本就不适合当助手。

那些军医中,便有一个年纪稍大的便是拿起毛巾在夏依依的脸上胡乱的擦了一把。

“再擦!”

那个军医只得再次擦了一下,他有些害怕,自己这应该不能算是轻薄王妃吧。那个军医随后看了一眼夜影打着赤膊,那军医便是稍稍安定了下来,如果自己给王妃擦脸就算轻薄的话,把夜影这可就比轻薄的罪名更大一些了。

夏依依紧接着就给夜影被刺破的心脏开始缝合,缝合到一半的时候,夜影的血压就迅速下降,那些军医把了把夜影的脉搏,连连摇头,根本就已经把不到脉搏了。

那个年老的军医便是哀叹了一声,即便是医术高明的王妃也挽救不了夜影了,那个军医便是小声的提醒道:“王妃,你就别忙活了,夜将军已经死了,没有脉搏了。”

夏依依翻了一下夜影的眼睑,查看了一下他的瞳孔,说道:“还有救,快,注射强心针。”

“什么强心针?”

夏依依不禁抚额,总不能事事都要她来做吧,夏依依十分想念鬼谷子给她打下手的日子,自己只需招呼一声,鬼谷子就能将事情办得妥妥的了。依依只得一边缝合伤口,一边详细的解说着强心针的药在哪里,应该怎么用药。

所幸这些军医之前经过自己的培训后,倒是知道怎么注射。

这一注射了以后,那军医再去把脉搏,竟然是发现又开始有微弱的脉搏了,那军医不禁十分惊奇,说道:“王妃,这么好的药,怎么之前给我们分配药的时候,没有给这种药啊?不然,很多士兵就可以被救活了。”

夏依依微微叹气道:“这种药就只有一点点了,不够了。”虽然自己给了鬼谷子许多药,可他也不是能将所有的药都能炼得出来的,毕竟条件有限啊。

手术进行到一个半时辰的时候,夜影的血压再次降了下去,那军医一摸不到脉搏,就连忙再给他打了一针强心针,可是这一次,连强心针都没有用了。依依牙一咬,就只得跑回去将心脏起搏器和移动电源拿出来,看着移动电源里所剩不多的电,依依一阵叹息,只怕用不了两三次就要没有电可用了。

一次又一次的电击,夜影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夏依依个子有点矮,站着弄实在是不太好弄,就干脆爬上了木板床,蹲在了夜影旁边使劲的用起搏器按压夜影的胸腔。

帐内的那些军医一脸惊讶的看着夏依依的做法,不过依稀了解她想要将夜影的心脏给复苏,他们看着夏依依,只得再次开口劝慰道:“王妃,他已经死了,你就别再白费力气了。”

帐帘猛的掀了开来,凝香眼眸通红的冲了进来,看着躺在床上没有任何气息的夜影,凝香这才相信自己刚刚在帐外的时候听到的那句话是真的,夜影他真的死了。

鬼谷子随后也跟了进来,看着夏依依在做着心脏复苏,便是皱了皱眉,上前把了一下脉,脸上瞬间就变得极为严肃,连忙拿出银针在夜影身上又快又准的插入穴道。

夏依依疑惑的问道:“凝香,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要你贴身保护王爷的吗?”

凝香看了一眼浑身是伤,已经死去的夜影,心里一阵揪着疼,眼底含泪,说道:“画眉在那里保护王爷,我过来保护你。”

依依瞧她一脸心痛的模样,微微扬眉,她这是来保护自己呢?还是特意过来看望夜影的伤势啊?

凝香颤抖着手过去摸了一下夜影的脉搏,果真没有了脉搏,凝香心下一凉,哽咽的说道:“王妃,奴婢去外头值守。”

凝香一跑出去,眼泪就止不住的往下滑,她都还没有来得及跟夜影表白,夜影竟然就已经死了,这个消息实在是太突然了,让她着实难以接受。

天问办事回来,就见到凝香在帐外哭,微微皱眉,轻声问道:“怎么了?”

凝香抹了一把眼泪,抽抽泣泣的说道:“夜将军他死了。”

“死了?怎么会?”

天问大吃一惊,之前他们在打斗的时候,夜影还好好的,后来夜影与他分开去追一个黑衣人,他思忖着,以夜影的功力,应该能打得过那个黑衣人才是啊。即便是打不过,逃命总能逃得掉的,怎么会死了?

天问立即撩帘进去,便是看见王妃和鬼谷子在抢救夜影,夜影的身上有两处致命的伤,天问皱了皱眉头,把了一下脉搏,天问的心下顿时一凉,夜影还真的已经死了。

天问看着还在奋力抢救夜影的夏依依,夏依依额上的汗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掉,她脸上神情肃穆且焦急,天问有些不忍,说道:“王妃,别忙了,他已经走了。”

“他还有救。”依依简短坚定的回答道,便是又投入到紧张的抢救当中。

天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便是不再劝她,让她去抢救吧,也许这样,即便最后,夜影死了,她心里可能也就没有那么自责了。

有了鬼谷子的帮助,夏依依一下一下的坚持着,她猛地感受到了夜影的胸膛有微微的颤动,便是立即又加紧了搏击。

一下、两下、三下……

夏依依搏击得认真专注,整个帐内的人都被夏依依这种坚持不懈的精神所鼓舞,都不再劝她停手,仿佛有夏依依这种专注以后,夜影就真的能醒来一样。

稍刻,夏依依便是明显的感觉到夜影的心脏重又跳动了起来,越来越有力量,夏依依喜极而泣,连忙对鬼谷子说道:“他又活过来了。”

鬼谷子连忙把了一下夜影的脉搏,眼眸一亮,夜影还真的又活了过来。

“鬼谷子,你把他的心脉护住,我继续给他医治。”夏依依从木板床上跳了下来,对着鬼谷子说道。

“好,天问,你用内力注入他的体内,促进他的血液流通。”鬼谷子一边说,一边变换着针灸的穴位。

天问点点头,便是运了功,缓缓的注入夜影的体内,夜影惨白的脸色也开始带上了一些血色。

北云国军营里,那个伪装士兵被薛虎带至了司马贺的面前,他都已经被折磨得没有力气站起来了,他虚弱的朝司马贺点头说道:“在下多谢司马将军救命之恩。”

他之所以不抱拳,实在是他的十根手指头太痛了。

司马贺打量了一下那人浑身的伤,面上带上感同身受的仇恨和心痛来,说道:“那夜影也着实可恨,竟然将你折磨成这样,连指甲都给拔了,啧啧,真是太阴狠了。”

那人咬牙切齿的说道:“哼,他绝对活不过今晚了。不过,我手上这伤,可是拜那夏依依所赐。”

“夏依依?她怎么还管起审问的事情来了?她一个女人,管得未免也太多了一些。”

“他们可能男人都没什么用了,才让女人来出面。只要过了今晚,他们东朔,就更是没有男人了。”

司马贺微微皱眉,问道:“此话怎讲?”

“呵呵,我们安插在军营里的人,刚刚捅了夜影的心窝一刀,而且扎得很准,他死定了。”那个人脸上带起了阴狠得意的笑容,他今天遭受了那么大的刑罚,他一定要狠狠的还回去,有夜影这条命抵给他,他赚大了。

司马贺长眸轻轻的睥睨了一眼那人,嘴角轻扬,“哦?你们还在军营里安插了谁?”

那人沉声道:“这个,我们可就得保密了。”

“保密?阁下莫不是忘了你的命可是我们救的?”

“你救我,就为了打听这个?”

司马贺摇了摇头,“不,打听只是顺带的事情罢了,我们只是想跟你们合作,一起将北疆给攻破罢了。”

“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我必须要回去汇报。”

“你可不能回去,我们可以派人帮你回去汇报。”

“你?!”

“怎么?汇报这种事情又不难,通天阁的分舵可是遍布世界各地,我们要想让你的上级知道你的事情,可是一点也不难啊。”司马贺悠悠的说道,冷冷的看着他。

那人浑身猛地一震,惊愕的看向司马贺,犹如见鬼一样,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通天阁的人?”

“我们要想知道什么,还能没有办法知道不成?”司马贺嘲讽的说道,故意诈他。

其实他们之前也不知道他们是通天阁的人,不过薛虎说他们今夜装扮成黑衣人去救他们的时候,他们一见到有人来救他们,就以为是他们的同伴了,他们最初说的那些暗语,便是暴露了他们是通天阁的人。

那人冷笑了一声,便是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写一封信,你们派人带给通天阁去。”

“很好,薛虎,给他安排一间独立的帐篷好生养着伤,多派点人伺候着,不要亏待了我们的贵客。”

薛虎点点头,说是派人伺候,实则就是派人软禁着他了。

通天阁,林分舵主一脸恭敬的站在下面,看着前面坐着的那个妖娆的男人,沉声说道:“任务失败,没能杀了轩王,不过他中了毒,要十天才能醒过来。我们还有机会杀了他。”

上首,那个金碧辉煌的椅子上,一个身着妖艳红衣的男人,画着精致的妆容,如峰棱一样的眉毛却在眉尾向上画,微微翘起,薄薄的嘴唇,画了妖艳的朱红色,他的脸上还抹上了粉,那红唇竟是显得有些魅惑。他的坐姿也是有些慵懒,双手纤细,轻轻的将红色的腰带挂在右手食指上萦绕着玩儿,十分的惬意。

若不是看见他雪白肌肤的脖子上有一个凸起的喉结,别人还要误以为他是个女人了。

这个人,就是让夜影一直头疼的夜羽。

夜羽眼眸轻飘飘的扫过了林分舵主的头顶,却好似有一阵寒风从他头顶吹过一样,林分舵主不禁抖了几下。

“怎么?毒药,再加上一个假王妃,你们那么多人居然还拿不下一个中了毒的人?”声音轻缓而冰冷。

“副阁主,本来是可以杀了他的,但是他吃了鬼谷子给的解百毒丹,暂时减轻了一些毒性,所以,他才撑得久了些,这才让他逃了出去。”

“为何假王妃都没有能杀得了他?”

“我们也没有想到他的反应竟然那么快,直接将我们的棋子给杀死扔到了噬尸毒水中。”

夜羽冷笑一声,“那轩王可也真的下得了手,那假王妃易容得这么像,他就不怕失守认错人,将真的夏依依给扔进噬尸毒水中吗?”

只是夜羽不知道的是,凌轩对夏依依那么熟悉,夏依依的双眼那么的清澈纯洁,凌轩有多喜欢她的眼睛,之前隔得远,那个假夏依依的眼睛又被凌乱的头发给遮挡住了,他一时没有看得清楚,但是抱在怀里时,隔得那么近,他又怎么可能分辨不出那双眼睛不是夏依依呢?

易容,再怎么易容,也只能贴上一张相似的人皮面具,却改变不了那一双眸子。

“副阁主,我们很快就能得手了,如今,轩王昏迷,而夜影,只怕也活不过今晚了,只要夜影一死,北疆就会军心大乱,到时候,要杀轩王可是更简单了。”

夜羽闻言,浑身一震,拔高了声音问道:“夜影活不过今晚?什么意思?”

“夜影今天杀了我们的人,还活捉了几个,关在地牢中折磨,后来北云国的人过来营救他们的时候,他们让我们藏在军营里的棋子动手了,匕首直接从后背扎进了夜影的心脏。他当场就已经晕了过去,血流不止,他一定会死。”

林分舵主的话音刚落,就见到眼前飞速的闪过一抹红色,一股千年寒冰一般的气息扑卷而来,下一刻,林分舵主的身子就被踹得飞了出去,他“噗”的猛吐了一口鲜红的血来,疑惑的看向那个愠怒的红衣美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