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奇怪的探客(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羽一把揪起林分舵主,愤怒的说道:“你们是不是忘了这个单子的任务是杀了轩王,而不是别的什么人?”

林分舵主惶恐的说道:“属下没有忘,不过是觉得要想杀了轩王,就得先斩掉他的左膀右臂。”

“可是你杀谁都可以,为何要杀了他?你应该知道他是谁!”夜羽的眸子越发的通红,眸底还藏着隐隐作痛的痛楚。

林分舵主说道:“属下自然知道,夜影是你的哥哥,可是你们二人不是势同水火的吗?而且你从来都不愿承认他是你哥。”

“那是我与他之间的私人恩怨,虽然我们合不来,可我还没有那么狠心要将他杀掉,他毕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可是你从来未与我们说过不许动他,你若是说了,我们也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你觉得是我自己的错了?”

夜羽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林分舵主,他的眼眸渐渐缩紧,眼底寒意聚起。

林分舵主害怕的不敢看他的眼睛,连忙低下头去惶恐的说道:“属下不敢!”

夜羽铁钳一般的手倏地掐到了林分舵主的脖子上,将他甩了出去,冷冷的说道:“不敢?那还敢动手杀了他?”

林分舵主连忙说道:“属下再也不敢了!”

“哼,人都已经死了,还有下次?”夜羽的心中顿时怒火冲天,咆哮道。

“他现在应该还没死,夏依依和鬼谷子在抢救他。”

夜羽闻言,眉心一皱,定了一下心神,便是快速的出了门。

虽然夏依依已经将夜影的生命抢救了回来,可是夜影依然昏迷不醒,只怕是还要昏迷一天了,而且即便是夜影醒来,近几天也不能再下床,夏依依也不会再允许他在伤势还没有好的时候就出去打斗,他的这个身子可是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夏依依抢救结束后,才有精力询问天问关于那个被人救走的通天阁的人。

“王妃,你猜想的不错,他们确实是被北云人救走的,而且他们好像有谈了事,很快就有人出去给通天阁送信。”

“这几天,要多注意一些,只怕还会有异动。”

“嗯!”

夏依依出了帐篷,便是看见凝香还在外头无声的哭着,夏依依微微皱眉,拍了拍凝香的肩膀,说道:“他已经活过来了,不过这几天还是危险期,要时刻监护着,他应该会没事,你不用担心了。”

“真的?”凝香泪眼婆娑,抬眸看向她,眼底重又燃起了希望。

“凝香啊,你若是真的喜欢他,你就要早点告诉他,否则,错过了机会,后悔一辈子。”

“王妃?奴婢没有,没有。”凝香顿时就羞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道。

“还没有?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事情,你还装?”

凝香羞得低下头,低低的道:“那也不能我去跟他说啊,我哪能开得了这个口,而且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万一他拒绝了我,还辱骂我怎么办?”

哪能一个姑娘家主动去追一个男人?莫不要被人笑话了去。

依依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只有主动跨出去,才能让他明白你的心意啊,不然你闷声不作气的,他又是个榆木脑袋,看不出来你的心思,难不成你们要这么错过一辈子?还是要等到他有了意中人的时候,你再后悔莫及?”

“哦”,凝香低低的应了一声,仔细思考了一下王妃的话,只是她实在是有些做不出死皮赖脸贴到男人身上的事情来。

到了晚上,依依就要鬼谷子他们都回去休息,就她留在急诊帐篷里值守,监护着夜影的病情。

夏依依靠坐在椅子上闭眼打盹,每隔十分钟就查看一下夜影的伤势,到了后半夜,夜影竟是发起烧来了,夏依依连忙叫帐外的凝香打了一盆冷水进来,就让凝香再出去守着。

依依将浸了冷水的毛巾垫在夜影的额头上,就拿出听诊器凝神听诊。

帐帘掀起,走进了一个人,依依背对着帐门口,以为进来的人是凝香,便是说道:“给他额头上的毛巾重新换置一下,他的情况越发的恶化了。”

进来的那人皱了皱眉,伸手搭在了夜影的脉上,心里不禁一惊,怎么情况这么糟糕,不过好在他还活着。

夏依依见凝香没有按照她的吩咐做,便是转过身来,看向了凝香,这才惊讶的发现来的根本就不是凝香,而是一个蒙面人。

电光火石之间,夏依依头脑里迅速做出了反应,右手迅速拿起桌上的手术刀就往那个蒙面人的脖子上划去,动作敏捷,若是一般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就会被她划破喉咙了。

那个蒙面人见到夏依依竟然反应这么迅速,而且毫无惧色的就开始攻击他,冰冷的手术刀上还带着浓浓的杀意。

那人轻浅的一笑,快速抓住了依依的手,随即一把锋利的剑抵上了依依的脖子。他的速度极快,快得让人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动作。

依依不禁微微皱眉,这人武功极高,他若是想杀了她以及还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夜影的话,简直易如反掌,他可以在进门的刹那间就解决了他们两个,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即便是现在他用剑抵着她的脖子,却没有继续砍下去。

难道他不是来杀他们的?而是来看望受伤的夜影?

看望病人不应该拎个果篮带着满腔的诚挚的问候过来吗?居然大晚上的偷偷摸摸蒙脸过来?

夏依依想着他也许不会害了他们的性命,便是嘴角微微上扬,轻声说道:“阁下还是把剑拿开吧,我现在可没有空跟你玩闹,他的伤很重,我必须马上给他治疗,你也不希望他死吧?”

那人眯缝着双眼,定定的看着她,道:“我可是来杀你们的,为何还要让你救他?”

“你不是来杀我们的。”

“为何?”

“你没有杀气,而且你要杀早就杀了,还在这里废什么话?这里周边可是有巡逻士兵的,你多待一刻,就多一分危险。杀手就会立马杀了人就跑了,还就留在这里做甚?”依依迎上了他的目光,毫不胆怯。

那人冰冷的眸子瞬间带上了笑意,虽然看不见他嘴角的弧度,却是能从他含笑的眉眼知道,他笑得有些灿烂。

“轩王妃果真冰雪聪明,胆识过人啊。”他嗖的收回了剑,正色问道:“他还有没有救?”

依依扬眉说道:“本来还有希望救活他的,你要是再耽误我的时间,那可就没有办法保证了。”

“那你赶紧救他”

“你是他什么人?为何不敢光明正大的过来看望他?”

“这你不必知道。”

夏依依冷眼瞟了他一眼,便是弯腰去给夜影更换毛巾,又给他打退烧针,不停的给他测温度。

那人瞧着夏依依面容憔悴,眼里布满了红色的血丝,便是问道:“你一直守在这里没有离开过?”

“是啊,他现在是危险期,一个不慎,就会病情恶化控制不住,到时候,即便是我再来抢救他,也没有用了,所以,我还要再守两天,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

那人感激的看了依依一眼,突然,他眼眸一暗,身形一闪,快速的躲进了内间放药品的帘后躲藏了起来,急诊帐篷的帐帘瞬间就被猛地掀了起来,一个巡逻士兵冲冲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帐内夏依依还安然无恙,镇定的给夜将军疗伤,他微微迟疑的问道:“王妃,你这里没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啊,怎么了?”

“小的看见凝香在外头好像被人点了穴道似得,一动不动。还以为你这里面出了事了。”

夏依依笑道:“没什么事,就是她刚刚在外头哭得我心烦,我就把她给点了穴道,我等会给她解开穴道就行了,你忙去吧。”

“哦,没事就好。”

那个士兵点了点头,转身出去,经过凝香的时候仔细看了一眼凝香,见她脸上果然还有未干的眼泪,便是更加相信王妃的话了,就继续巡逻去了。

夏依依一阵庆幸,所幸那个士兵不会武功,既不会解穴,也不会用内力去感觉内间还藏了一个人。

“人都走了,还不出来?”

那人悠闲自在的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夏依依,冷冷警告道:“你不得跟任何人透露,我今天来过这里。”

依依挑挑眉,眼珠子朝夜影的方向转了一下,“就连他也不行吗?”

那人瞟了一眼昏迷的夜影,咬重了口音说道,“特别是他!”

那人一出去,就对凝香警告道:“若是不想要你家王妃死,你就最好别叫出声。”他快速的解了凝香的穴道,就飞速的影入了黑暗的夜空里,来无影去无踪,这身手,只怕与夜影不相上下吧。

凝香身子一缓过来,就连忙跑入了急诊帐篷,见到夏依依怡然自得的坐在椅子上,给夜影换着毛巾,凝香提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说道:“王妃,你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你怕是心里更担心夜将军会被人刺杀吧?”

夏依依看着凝香焦急的目光在夜影身上看,便是揶揄她道。

凝香脸色羞得通红,扁了扁嘴巴,道:“我主要是担心你,对他只是担心了一点点。”

“真的?”

“真的啊,我敢发誓。”

“行了,我可是怕你被天打雷劈,就不逼你发假的毒誓了,今晚来过的那个人,你就当作是没有看见,他没有恶意,只是来看看夜影的伤势罢了,谁都别告诉。也不能跟夜影说。”

凝香撇撇嘴,“哦,不过那人未免也太奇怪了,来看就来看呗,偷偷摸摸的干啥?”

“许是夜影相熟的人,但是又不方便在这露面吧,算了,不管他,应该对我们没有什么损害。”夏依依摆了摆头,就继续照顾夜影。

大本营里,另一个帐篷内,也同样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可怜的凌轩孤零零的躺在床上,他的爱妃此刻却在铁宁镇照顾着另一个男人。

凌轩晃晃悠悠的醒来,用手往床内习惯性的一探,却是没有探到那个柔软的身子,凌轩不悦的皱了皱眉头,两人不是已经同睡过一张床了吗?她怎么又不听话,自己回去单独睡一个帐篷去了?

凌轩猛地清醒了过来,感觉到帐内还有一个人,便是立即从腰间拿出飞镖就往那个人飞去。

画眉幸好武功高,也没有睡觉,当即就飞快的转身,躲开了飞镖,拔剑就迎上了快速朝她袭来的王爷,画眉连忙喊道:“王爷,我是画眉。”然而画眉却不是王爷的对手,即便王爷已经看清楚了她是画眉,却依旧狠命的攻击她,画眉才几招就打不过王爷,成了手下败将。

凌轩怒气冲冲的用剑抵着画眉的脖子,冷冷的说道:“你在本王的帐内做什么?”

画眉连忙说道:“王爷,你身中剧毒,已经昏迷了两天了,奴婢是留在帐内伺候你的。”

“你应该知道,本王帐内从来就不需要留人伺候,更不需要女人伺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