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来的人不应该是我?(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的声音充满了怒意和寒意,让画眉浑身激灵了一下,她有些后悔,自己就不应该被凝香的眼泪给欺骗了,居然答应跟她换班,否则,现在被王爷拿剑指着的人,就不是她,而是凝香了。

画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奴婢是奉王妃的命令在帐内保护王爷的安全的,奴婢知道王爷不喜女人伺候,所以贴身的事情都是叫士兵过来伺候的,奴婢不曾在王爷昏迷的时候碰过王爷。”

“王妃叫你来伺候本王?那她人呢?”凌轩一瞬间的对夏依依有些无语且气恼,这个女人,在他生病的时候不守在床边伺候他,竟然让别的女人来伺候他,她心里究竟有没有他啊?

“王妃她在铁宁镇给夜将军疗伤”

铁宁镇?怎么会在那里去了?凌轩蹙眉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王爷,你在求子观音寺里昏迷过去后,我们打退了黑衣人,就把你送回来给鬼谷子医治了,当天晚上,北云国就在铁宁镇发起了攻击,而那些袭击你的黑衣人伪装成士兵,从城内将城门打开,跟北云国的人里应外合,幸得王妃机智,才击退了北云人。昨夜,北云人过来劫狱救那些人,夜将军带伤去阻拦,结果受了重伤,被人用匕首从背后扎进了心脏,他的肚子上还被刺了一剑,生命垂危,王妃和鬼谷子已经给他医治了一天多了,他还没有醒过来。”

凌轩眼眸一暗,浑身散发出来了冰冷的戾气,将剑从画眉的脖子上收回来就往帐外走去。他现在必须要立马赶去铁宁镇瞧瞧情况。

画眉立马就跑到了王爷的身前,拦住了王爷的去路,说道:“王爷,你不能去,王妃说了,要你在床上装昏迷十天。”

凌轩停住了脚步,皱眉问道:“为什么?”

“王妃说了,要迷惑敌人,让他们以为我们现在没有人带兵对付他们,要将背后那些蠢蠢欲动的人给引出来一网打尽。”

凌轩皱了皱眉,站在原地,凝神想了一会儿,便是道:“本王知道了,你给她传个信,告诉她本王已经醒了。”

凌轩本想跟她说要夏依依得空了回来看望他一下,但是自己又说不出口,只得隐忍了下来。

“对了,那些黑衣人可有查出来是什么人?”

“通天阁,这个是王妃审问出来的。”画眉也不忘给王妃在王爷的面前记上一功。

通天阁?凌轩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究竟是什么人花钱买本王的命?”

“这个目前还没有查出来”

“嗯”,凌轩点点头,挥了挥手道:“你也不必在帐内守着了,去帐外守着就行了。”

凌轩这醒来了以后,可是再也无法跟一个女人共处一室呆着了,只觉得画眉在这屋里站着,他浑身不自在,干啥都别扭不已,更别提躺在床上安睡了。

画眉得了命令,也松了一口气,她觉得在帐内伺候王爷,简直如受刑一样的难受,还不如去帐外被蚊子叮呢。

凌轩转身回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却是睡不着了,这怀里没有夏依依那个娇小的身躯,还真是难以入眠了,翻来覆去良久,便是起身,穿了一身夜行衣,从帐篷内间的浴桶底下的地道里悄悄溜了出去。

夏依依听闻凌轩已经醒来,便是放下心来,不过她暂时还不能回去看望凌轩,毕竟现在夜影的伤势非常严重,还离不开她。

夏依依在帐内守着夜影,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总算是把夜影的高烧给退了下去,不过,还是有些低烧,夏依依仍旧不敢睡觉,时不时的,还要给夜影换一下毛巾,给他擦拭一下身子,降降温度。

凝香在帐外值守得有些困倦,便是干脆坐了下来,眼睛一眯一眯的,脑袋犹如小鸡啄米一般,一栽一栽的,那过往的巡逻士兵瞧见了凝香这么困顿的模样,也有些心疼,困成这样了还强撑着。

凝香在恍惚之间,梦见见到黑暗的夜空中好似有个黑衣人快速的朝这个帐篷里飞过来,凝香不禁疑惑,夜影有这么多的奇奇怪怪的好友吗?都喜欢用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来探病?然而,凝香也不敢确定那个人是敌是友,便是连忙就要起身去阻挡那个黑衣人。

然而,那个人好似一道黑色的闪电一般,不过眨眼间就已经飞到了凝香的跟前,凝香还未来的及站起来或者喊出来,就被那人点了穴道,那人正欲往里面走,瞧见凝香那圆睁着的大眼睛,便是微微蹙眉,干脆就点了她的睡穴,让她乖乖的闭上了眼睛。

那人走了进去,便是见到夏依依正背对着他,拿着毛巾给夜影擦拭上身,她的动作轻柔且认真,她小心翼翼,生怕将夜影给弄疼了一样,还将伤口上流出来的血迹也一并擦干净,一点都不嫌弃他脏。随即,她将毛巾放到水里去搓洗干净,又去给夜影擦拭身子,这一次,她的玉手碰到夜影的肌肤时,是没有带橡胶手套的,而是真的肌肤之亲。

那个黑衣人不禁深深的皱起了眉头,脸色阴沉,整个帐篷里顿时寒气十足。

夏依依之前听见帐帘响,还以为是凝香进来了,此时见来人一动不动,便是用余光瞥了一眼,只是看到了黑衣人的脚,夏依依的心跳猛的停了一拍,很快就想到了这人并没有杀她,夏依依便是以为之前走了的那个黑衣人又回来了。

夏依依便是说道:“刚刚你才走了,怎么又来了?你还不赶紧走?你就不怕被人发现?”

夏依依一边说,一边回头,待看到蒙面人露出来的那双充满怒意的眼睛时,夏依依的心跳猛地收缩了一下,结结巴巴的说道:“凌轩,你怎么来了?”

“怎么?来的人不应该是我?你刚刚口中说的人是谁?”凌轩的声音有些愠怒,语气冰冷。

本来夏依依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没有来照顾他,他就已经很生气了,但是想着夏依依是有事情走不开,那也就罢了,可哪曾想,夏依依治伤就治伤呗,他也不多说什么了,这给夜影擦拭身子这样的贴身伺候的粗活,是她一个女人该给一个不是她夫君的男人干的活吗?夏依依都没有给他擦拭过身子,居然在这里给别的男人擦拭身子,而且,擦拭身子这活交给谁做不可以?非得她亲自做?

她跟夜影这样,自己已经很恼怒了,怎么这还蹦出来第二个男人出来了呢?她究竟背着自己跟多少个男人接触了啊?

夏依依想起来之前那个人说过不能告诉任何人,夏依依便是眨着一双真诚的眼睛说道:“没有谁啊。”

凌轩缓缓的靠近夏依依,将他手上拿着的毛巾恼怒的扔在了夜影的身上,充满怒意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夏依依,语速缓缓的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还有谁偷偷来看过你?”

夏依依不禁往后退缩了一步,咽了咽口水,说道:“真的没有人来看过我。”

“夏依依,你竟敢瞒着我?你还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凌轩上前将夏依依的手腕抓住,怒意的狠狠瞪着她。

夏依依有些微缩的看着凌轩愤怒的眸子,扁扁嘴巴,说道:“怎么?你又误会我跟别的男人约会了?”

“那你就解释给我听啊,我这次认认真真的听你的解释。”

“可是我不能说”

“嗯?”凌轩怒意的尾音上扬,激得夏依依的眼神连忙躲闪了开来。

“你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夫君?我要你解释,你竟然都不解释?”

夏依依思忖了一下,皱眉说道:“好了,我跟你说,不过,你不能告诉别人。”

“哼,快说。”凌轩忍着耐性,盯着夏依依的眸子,看她说的话是不是谎话。

“是这样,今天来了一个蒙面人,他就是单纯的过来看了一下夜影的伤势,还问我能不能救他,他对我们没有恶意,但是他走的时候跟我说了,不能让别人知道他来过,而且还嘱咐我说特别不能让夜影知道他来过。”

凌轩眼眸微垂,片刻,说道:“那人是不是身材高瘦,与夜影的身材差不多,但是皮肤白皙,还画了眉毛?”

夏依依仔细回想了一下,那人虽然蒙着面,但是露在外面的眉眼,夏依依却是看得很清楚,那个人确实是画了眉毛,作为一个男人,画眉这种事情很少见啊。

夏依依便是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认识他?”

“那个人叫夜羽,是夜影的孪生弟弟,是通天阁副阁主,不过他们两个素来就合不来,势同水火。”

“什么?夜影的弟弟是通天阁副阁主?”

夏依依惊讶得瞪大了眼睛,满脸写着不可置信,随即又是感到了一阵后怕,浑身都不禁抖了一下,天啦,她刚刚是干了一件什么蠢事啊?她居然把他们一直想要抓住的通天阁的头领给放了。

哦,当然了,就凭她的武功,她也抓不住夜羽。不过,跟通天阁的人这么近距离的在一起,她真的安全吗?很有可能会被杀掉的。

她难以置信的是杀害夜影的人,居然是夜影的孪生弟弟,兄弟相残,夜影若是知道了该有多么的难过?可是让依依有些不明白的是,既然通天阁的人杀了夜影,那夜羽过来发现夜影还没有死,为什么刚刚不动手再补一刀?

“他既然派人来杀夜影,可是他刚刚来了为什么却又不杀了他?”

“通天阁只是收人钱财,替人办事罢了,他们收到的命令是杀我,而不是杀夜影。他们那些属下杀夜影应该只是为了逃命,才杀了阻拦他们的人罢了。夜影并不是他们通天阁的目标,所以,夜羽没必要杀了夜影,而且,夜羽虽然恨夜影,但是他还不至于想要杀了夜影。”

夏依依皱眉问道:“他们兄弟两个为什么会反目成仇呢?”

“这个以后我再慢慢告诉你,不过你先跟我说清楚,你刚刚为什么不肯告诉我?这么简单的一件小事,你都打算瞒着我?”

夏依依感受到凌轩的怒意,便是说道:“我答应过夜羽,不能告诉别人的嘛,我要做一个守诚信的人。”

“别人?我在你的眼里是别人吗?我可是你的夫君。你对他守诚信,你怎么就不对我守诚信呢?你答应过我什么?你说过,以后我们之间不能互相隐瞒的啊。”凌轩有些小受伤,夏依依竟然还没有将心完全交给他,还把他排斥在外头。

“不是的,我这不是想着这件事情反正也跟你无关嘛,这不是夜影的私事吗?”

“结果呢?这件事情跟我有没有关系?他可是暗害我的组织头目啊!”

依依低着头,嘟着嘴巴小声的说道:“可是,我又不知道。”

“所以,下次不管什么事情,你都要告诉我,知不知道?”凌轩用手捏住了夏依依的下巴,将她强行把头给抬了起来,十分强硬的跟她说道。

夏依依的眸子飞快的瞟了一眼他,说道:“哦”。便是转身既要去给夜影查看一下。体温。

依依的手刚刚往夜影那边伸过去,凌轩就恼怒的将她的手给一把攫住了,问道:“你要干嘛?”

“我给他查看体温啊。”

“查什么体温?你是不是又想着要伺候他擦拭身子?”凌轩看了一眼夜影胸肌发达的结实胸膛,夜影的身上同样没有多余的一块赘肉,肌肉紧实,腹部有着坚硬的六块腹肌,也能说得上是一个绝好的身材。凌轩不禁十分恼怒,他只想让夏依依看到他的那身肌肉,然后深深的迷恋他,崇拜他。

若是让夏依依见到别的男人也有这同样的好身材,便是也就不那么稀罕他的好身材了。

夏依依理直气壮的解释道:“怎么能这么说呢?护理也是医者的基本工作啊。”

“你记住,你的第一身份是轩王妃,其次,才是大夫,你怎么也要跟别的男人保持点距离行不行?像这种不是非你出手的活,你就交给凝香去做不行吗?”凌轩的话里充满了怒意,而且醋意十足。

凝香?

夏依依这才有些愚笨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道:“我这脑袋,我怎么就把凝香给忘了呢?这么绝好的表现机会,应该让凝香来给夜影擦拭身子呀。”

如果夜影醒来发现,是凝香在伺候她,夜影会不会心动呢?也许他和凝香两个人就能快速的升温了。

夏依依便是要转身出去唤凝香进来,凌轩一把抓住了她,生气的说道:“我也受伤了,我也需要护理。”

“呃!”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用得着这么快就开始争风吃醋吗?自己不过就是给夜影擦拭了一下身子,他就这么生气?整个帐篷里都充满了醋酸味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伺候他就那么殷勤了,怎么伺候你夫君你就开始躲避了?”凌轩的怒意不禁有添了几分。

夏依依只得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你等着,我去换一盆水过来。”

夏依依出去亲自换水,那些巡逻士兵不禁觉得有些狐疑,看了一眼在帐外睡着了的凝香,便是以为王妃不忍叫醒已经睡着了的凝香,这才自己亲自出来打水。众人也就不怀疑什么了。

夏依依将凌轩带至里面放置药品的内间,说道:“把上衣脱了,我给你擦拭一下。”

凌轩闭上眼,道:“我现在是个昏迷的病人,自己脱不了。”

夏依依不禁又翻了一个白眼,只得上前亲自干活,就像是伺候一个昏迷的病人一样。夏依依看到凌轩身上那新旧交错的伤痕,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给他擦拭身子,依依吸了吸鼻子,哽咽的说道:“凌轩,以后你就好好的呆在军营里就行了,别再单独出去了,外头太危险了。”

凌轩刚刚还在生她的气,此时见她这么说,便是有些动容,声音缓了下来,说道:“怎么可能一辈子龟缩在军营里呢?我是个男人,是男人就不能微缩,就要勇敢的出去面对那些危险。”

“可是你这样,我实在是担心,你不是每次都能这么幸运的逃脱的。”夏依依有些害怕,那天若不是她先用自己的血给凌轩解毒的话,凌轩根本就撑不到送回去给鬼谷子医治的时候。

凌轩见她这样,便是抿了抿唇,低低的笑道:“怎么?你心疼本王了?”

夏依依想了想,没有跟他抬杠,而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那天真的把我吓坏了,我当时都急死了,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都不知道我该怎么办。”

那一刻,夏依依是真的有些害怕凌轩会死,她会永远的失去他。

凌轩心里一震,便是将她紧紧的搂住,说道:“依依,我跟你保证,我以后一定会注意安全,不会再让你担心的。”

“嗯”,夏依依也将他轻轻的搂住,小心翼翼的不想碰到他的伤口。

“对了,我送给你的那个凝脂玉手镯为什么会在那些黑衣人手里?”

“我那天离开你之后,就去逛寺庙,然后就来了一个小沙弥跟我说,方丈需要我的一样东西去做法事,我就随手将那个手镯交给他了,怎么?我的手镯居然落到了黑衣人手里?”

“是,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法事要做,那个人一定是骗你的。他们用你的手镯当信物来欺骗我,说你被他们绑走了,把我骗到了设了陷阱的山洞里,还弄了一个易容成你的模样的女子来骗我,他们还说,你被他们那一群人给凌。辱了。依依,你知不知道,当时我以为那个人真的是你,我有多心痛?我的心真的很痛,好像被刀捅了一样。”

凌轩急切的说着,他的情绪好像又回到了那天在山洞里的情绪一样,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抱着夏依依的手也更紧了起来。

夏依依感觉到凌轩这愠怒且痛心疾首的情绪,害怕他再次受伤,便连忙轻抚着凌轩说道:“凌轩,我没有事,我什么事情都没有,你不要紧张。”

“嗯,但是,我真的害怕,以后那种事情会真的出现在你的身上,我害怕我会连累你,他们只是想杀我,却要对付你,是我连累了你。”凌轩有些自责。

“凌轩,不要这么说,我既然决定了跟你在一起,我就不怕被你连累,以后,不管什么事情,我都要与你共同面对,好不好。”

“不好,我要把你好好的藏起来,不让你受伤。”凌轩紧紧的箍着她,好像害怕夏依依一离开他的怀抱,就会受伤一样。

“凌轩”

依依有些动容,抬头,抚上了凌轩那心痛而担忧的面庞,主动吻上了凌轩的嘴唇。

凌轩身子一震,夏依依居然主动吻她了,凌轩整个身子都好像被甜蜜的电流袭过,他低头,与她交缠起来,渐渐的,凌轩刚刚紧张伤心的情绪也在依依细细的亲吻中得到了缓解。

北云国,司马贺收到了通天阁的回信,让他没有想到的是,通天阁居然拒绝了与他们合作,理由是原来那个买家只是买王爷的命罢了,给的钱本来就少。如果通天阁再做要攻破北疆的事情,他们可就亏本了。

“夜羽,你可真是给脸不要脸。”司马贺怒气冲冲的说道,将手指捏得咯咯的响,脸上青筋暴露,眸子微红。

赵熙闻言,却是眼眸微垂,低头,浅笑一声,缓缓的饮了一口茶,说道:“既然他们怕亏本,那我们就给他钱不就行了?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就都不是事情。”

司马贺怒意十足,说道:“那通天阁向来就是狮子大开口,我们若是跟他们合作,他们必定要问我们要许多钱,再说了,我们跟他们合作,他们也不是说就没有好处了,我们若是把北疆给攻破了,那他们想要杀掉轩王不是更简单了吗?”

赵熙微微抬眸,轻瞟了一眼沉不住气的司马贺,脸色微沉说道:“那能一样吗?轩王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就是一个人罢了。可是北疆若是攻破了,这可是关系到东朔的江山,他们势必要多做考虑了。你只管派人继续去跟他们商谈,看看他们要多少价钱。”

司马贺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说道:“好”。

夜羽收到了北云国的第二个消息的时候,他也有些做不了决定了,便是召集了几个分舵主一起开会。

夜羽将北云国的意图一说出来的时候,下头就立即出现了不同的声音。

“我们通天阁素来就是有钱给我们,我们就干活,根本就不用管出的钱是用来干什么的,只要北云国能给出足够的价钱,我们就可以干。”

“那不行,现在我们的总舵可是在东朔,如果我们去做侵害东朔江山的事情,难保不会触怒皇上,到时候,他一定会挥兵铲除我们的。”

“可是我们平日里也没少干侵害东朔江山的事情,也没见皇上敢动我们。”

“哼,那是我们还没有动摇他的社稷根本,所以他才忍到现在。副阁主,以属下之见,我们万万不能跟北云国合作。”

“应该合作,我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赚钱吗?”

这些人,可都是一些亡命之徒,根本就不会管什么江山社稷,他们只管自己能赚一票大的,然后吃吃喝喝的享乐。

郭分舵主思忖片刻,便是上来说道:“副阁主,既然这件事情大家都达不成一致,你也拿不定主意,倒不如去请阁主拿个主意吧。”

郭分舵主话音刚落,林分舵主就立即附和道:“对,副阁主,你就去问问阁主的意思吧。”

夜羽不禁皱了皱眉,思忖片刻,便是点了点头,为今之计,也只能去找阁主拿主意了。

夜羽便是拿出了信鸽,写了一封信塞进了信鸽腿上的小竹筒里,夜羽也不知道他的阁主究竟在哪里,每次要找他的时候,都是只能通过信鸽找到阁主,阁主一向神出鬼没的。不过,阁主以前偶尔会来一趟,但是都是带着面具来的,说话也是用腹语,夜羽每次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而阁主自从去年被轩王打伤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找过他了,一直闭关养伤。

今天,还是夜羽时隔这么久,第一次联系阁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