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跟夫君约会还偷偷摸摸(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羽转身往回走去,迎面就碰上了林分舵主,夜羽的眸子暗了暗,有些恼恨林分舵主,交给他去做刺杀轩王的任务,他不仅没有完成任务,反倒是将夜影的重伤了。

“何事?”夜羽阴沉着脸问道。

“副阁主,我们留在军营里的眼线查看了一下,轩王这些日子都十分的谨慎。”

“他的帐内有人日夜值守,我们的人没法下手,而且他的所有入口的东西都会经过检查,也没法下毒。”

夜羽不满的说道:“吃的东西没法下毒,就不能从其他的地方下毒吗?”

“什么地方?”

夜羽不禁微微皱眉,怎么觉得他脑子这么笨呢?“他们就只想着去查碗里的食物了,他还能想到去查勺子吗?”

“属下明白了,这就下去准备。”

“以后办事情,多动动脑子!”夜羽愠怒的斥责道。

“是”,林分舵主神色一凛,低头应道。

还沉浸在甜蜜中的凌轩好似感觉到这边的阴谋诡计一般,猛地觉得自己的脊背一寒,他的眸子不禁暗了暗,嘴上的动作也停顿了一下。

依依感觉到他的异常,便是松了开来,问道:“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我出来久了可不行,必须马上回去了,不然天亮了容易露馅。”

依依还有些不愿,自己都还没有享受够呢,内心有些小遗憾,面上却挂着通情达理的笑意:“嗯,你快回去吧,路上当心点,别被那些人遇上了。”

凌轩不悦的说道:“怎么?我这要走了,你就这么欢喜了?你是不是不想我留在这里?妨碍了你跟他独处?”

依依佯装怒意道:“瞎说什么?我跟他啥都没有,我这不是担心你路上会有危险吗?”

“你两天没见我,就不想我?”

凌轩挑眉,含笑的看着依依。

依依微红了脸,好似蚊子叫声一般低低的嗡嗡道:“想”。

“那你想我哪里?是那里?”凌轩好听的声音低低的朗笑着,看向夏依依的眸子就更是充满了调戏意味。

夏依依嗔怒的瞪了一眼凌轩,说道:“不正经。”

“怎么就不正经了?我说道是你想我的唇,你以为是哪里?”眼眸内闪烁着戏弄,看着夏依依的脸变得更加红,凌轩的心就更是融化了。

依依羞恼的轻轻的锤了一下凌轩的胸膛,微怒的抬眸瞪了他一眼,撅着小嘴道:“讨厌!”

“呵呵”,凌轩笑着抓住依依白皙的小手,说道:“我不方便出来,你若是这边忙完了,就记得回去找我,我想你了,特别是想你的这双折磨人的小手。”

凌轩抓着夏依依的的手就放在自己的嘴巴上吻了一下,夏依依闻言,想起那天他的那个帜热的大东西被她的小手给驯服的软趴趴的,夏依依的耳根都红了,夏依依翻了个白眼,啐了他一口,骂道:“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凌轩板起脸,说道:“你再说我不要脸,我现在就在这里办了你。”

依依慌张的往在外头躺着的夜影那边看了一眼,说道:“你疯了?万一他醒来了呢?”

“不会醒来的,你不是说他病得很重吗?”

“不行,这里真的不行。”

凌轩有些吃醋的捏着她的小脸,说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怕被他知道我们两个相好?还是说你在乎他的感受?”

依依恼怒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嫣然一笑,道:“怕?我怕什么?你若是不怕被他听了墙角,我还不怕被人看了去呢?要不要我们现在就去帐外,当着大家的面办事啊?走,我带你去。”

夏依依一边拉着凌轩往外走,一边就开始脱外套,大有一副要当众办事的架势。

凌轩连忙就怂了,别说他现在不宜露面,就算是能露面,他也不了那个在外头那种地方让夏依依裸给别人看啊。凌轩连忙就拽着夏依依的手说道:“好了好了,我错了,好不好?我不应该乱说你的。”

“那你还怀疑我跟夜影有什么?”依依恼怒的问道。

“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怀疑你呢?我知道你救他仅仅是因为他是我的部下,你只是想救他的命罢了,对他没有情感,但是我就是不想看见你去碰别的男人嘛,而且,你还给他擦拭身子,我不要。”

凌轩微微板着脸,撅着嘴,一副吃醋生气的小气模样,又跟夏依依求宠。

夏依依眉梢微扬:“怎么?你吃醋了?我怎么觉得这帐篷内有这么大一股醋味呢?”

“对啊,我吃醋了,所以,以后你要注意了,一定要跟别人保持距离,不然,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你敢?”夏依依威胁的瞪着他道。

凌轩嘴唇勾起,轻轻的捏了捏夏依依气鼓鼓的脸蛋,笑道:“我怎么舍得对你怎么样呢?但是我会把我身边的所有男人都变成太监。”

夏依依差点被他气得喷血,把他身边的人都变成太监?那这几十万士兵不得造反啊?

“好,我怕了你了,我以后会注意点,除了医伤,这些贴身伺候的活就交给别人,好不好?”

“这才乖嘛!”凌轩捧着依依的脸,啵了一口,说道:“你记得要回来找我哦,不然我现在就得要。”

凌轩说着就紧抱着夏依依,双手就开始乱摸起来,夏依依一阵惊慌,连忙答应道:“好,我等夜影一醒来,我就回去找你。”

“嗯,不过走之前,我还要亲个够。”

凌轩刚刚本来打算要走了,不过自己的手在依依的身上一阵摸了以后,就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悸动,就捏得更是大力了,直接捏得夏依依一阵销魂又羞怯。

夏依依被他弄得浑身火热,便是由着他一阵捏,两人站着开始又一次拥吻起来,凌轩的大手就从未停过,燎拨得夏依依不禁吟出声来,凌轩更是将夏依依的手也往他身上探,他也一阵低吟。

外面巡逻的士兵经过的时候,听到原本一片安静的帐内竟然响起了男女声音,便是大喝一声,“谁在里面?”

夏依依一惊,便是连忙从内间跑了出去,跑到外间,那两个巡逻士兵正好撩开帘子走进来,看了一眼还昏迷着的夜影,又看了一眼脸色潮红,衣服有些凌乱的王妃。

其中一个士兵便是要往内间走,夏依依连忙就拦住了那个士兵,此时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凌轩已经醒来了。

“做什么?里面可都是一些重要的药品,你可别进去把我的药给打翻了。”

那个士兵恭敬的说道:“刚刚我在外头听见这里头有男人的声音,担心王妃的安全,所以要进去看看。”

“刚刚不过是夜将军在昏迷当中因为疼痛哼了几声,这有什么奇怪的?”

那个士兵看了一眼昏迷的夜将军,皱了皱眉,不禁有些怀疑,难道刚刚是王妃和夜将军在里头亲热?现在夜将军在他进来的时候,就继续装作昏迷?

那个士兵看向夏依依的眼神就充满了鄙视,冷哼一声道:“王妃,你莫不是以为我耳朵不好使了不成?刚刚我明明听到你和一个男人亲热的声音,现在王爷可是在大本营那边昏迷着,绝无可能出现在这里,而这帐内就只有你和夜将军,你这样做对得起王爷吗?”

夏依依不禁一阵恼怒,都怪那个杜凌轩,现在搞得她百口莫辩了。夏依依说道:“你还真的听错了,夜将军他一直昏迷着,又还发着高烧,怎么可能会醒来跟我亲热?”

“以我看,他是装昏迷吧。”

“你自己看”,依依便是示意那个士兵去查看夜影的伤势,那个士兵把了一下脉搏,夜影的脉搏确实很虚弱,再摸了一下他的额头,也烫得厉害,心下一阵狐疑,难道夜将军真的一直在昏迷着?

另一个士兵则趁着夏依依在盯着那个士兵的时候,就一溜烟的跑进了内间,夏依依一惊,连忙就跟了进去,想去阻拦他,却是惊讶的发现内间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影。

夏依依狐疑的看了看内间,那个士兵则是有些不死心,就去打开那些装药箱子。

夏依依没有去拦他,因为夏依依知道,那些箱子里都装满了药,凌轩不可能在这一瞬间就将那些药都给搬走,然后自己躺进去,再说了,这些药箱也不大,根本就装不下凌轩那么庞大的身躯。

那个士兵检查了一番,微微皱了皱眉,都开始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幻听了。

夏依依冷哼了一声,出去拿起夹在夜影腋下的温度计一看,天啦,怎么自己刚刚耽搁了这么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夜影就又发高烧了。

夏依依心里一阵害怕,这高烧若是退不下去,只怕就会很麻烦了。

夏依依当即就拿出气势来,怒吼道:“我刚想进去拿药出来给夜将军医治,你们却来这里阻碍我医治,还敢怀疑我对王爷不贞?你们可知错?现在夜将军都已经病入膏肓了,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再不治疗就要死了,他还能起来跟我亲热?亲热你妹啊?你们的脑袋是不是整日里想着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情,幻听了啊?还不快滚去找鬼谷子过来?”

一个士兵一惊,连忙低头认错道:“王妃,在下刚刚误会你了。对不起。”

其中一个士兵心下却是还有些不信,便是使了个眼色让另一个士兵去找鬼谷子,自己依旧守在帐内,夏依依就冷眼瞧着他。

不一会儿,鬼谷子便是跑了进来,一把凌轩的脉,便是焦急的斥责道:“丫头,你怎么搞的啊?夜影都已经病得这么严重了,你也不早点来叫老夫过来医治?若是再拖下去,只怕夜影就药石无灵了。”

依依恼怒的瞪着那两个士兵,说道:“我刚刚在这里都急的团团转,忙里忙外的,急的满脸通红了,就自言自语了几句,夜影又疼得哼了几声,这两个人,在账外什么都没有看见,就听见了里面有男女的声音,就进来胡言乱语,说我和夜影两个人在帐内厮混亲热,还说我做了对不起王爷的事情。刚刚又去内间找奸夫,结果也没有找到。鬼谷子,我都没有脸活了。”

夏依依一边说着,一边就往鬼谷子那边走过去,一边开始拭泪。一副真的被人冤枉了的样子。

鬼谷子闻言,瞬间暴怒,一巴掌就打在了一个士兵的脸上,臭骂道:“放你娘的狗屁,夜影眼皮都睁不开了,还能厮混啊?都给老夫滚,你们出去要是敢对王妃胡言乱语,老夫剥了你的皮,你若是坏了王妃的名声,看等王爷醒来,不杀了你们。”

那两个士兵不禁吓得脸色有些白,连连认罪,仓惶跑了出去。

待他们一走,夏依依就暗自纳闷,刚刚凌轩到底跑哪里去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