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神秘的通天阁阁主(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感觉到有人在拽她的裤腿,依依低头一看,便是看见了一双狡黠的乌黑双眼正含笑看着自己,敢这么光明正大的用眼神调戏她的人除了凌轩还能有谁?

他竟然躲在了夜影躺着在床底下,这个木板床很小,只够一个人躺着,而且只是一个简单在木板架子,四个脚是中空的,明眼人能一眼就看到那木板床下面是空的,并没有人,凌轩却是整个人都倒挂在在床底下的木板上,整个人紧贴在了那个木板上,难怪之前没有发现床底下有人。

夏依依脸色顿时就阴沉了下来,愠怒声音低低的响起:“还笑?刚刚我都被人误会成淫妇了,你还笑得出来?”

凌轩脚一勾,从床底下轻巧的跃出来,笑道:“你刚刚不是把他们解决得很好嘛?”

鬼谷子一见到凌轩从床底下出来,便是明白了,刚刚那些士兵根本就没有误会夏依依,刚刚他们两个就是在帐篷内亲热,还被别人听见了。结果自己却被夏依依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给欺骗了,还帮她撑腰辱骂了那两个士兵。

鬼谷子顿觉自己被夏依依给利用了,便是恼怒的瞪着夏依依,用手指头狠狠的弹了一下夏依依,将夏依依的脑袋给弹得嘣的一声脆响。愤怒的说道:“你下次惹了风流事,别来找老夫给你解围,老夫嫌臊得慌。”

“呜呜 ̄”夏依依捂着自己的脑袋,十分委屈的看了一眼鬼谷子,又恼恨的看了一眼凌轩,瞪了他一眼,还不是他惹出来的事?结果他倒是躲得快,就让自己顶上去。

凌轩爱怜的将她拉了过来,轻轻的帮夏依依揉了一下脑袋,板着脸对鬼谷子说道:“本王都舍不得打她,你倒是打得挺重的,以后不许打她。”

鬼谷子翘了翘胡子,瞪着双眼道:“哼,你们两个再这么当众卿卿我我,老夫可就走了,眼不见为净,不过,夜影要是再不治疗,可是要病死了。”

夏依依猛地回过神来,连忙就去给夜影用冷水毛巾擦拭,凌轩一把就将毛巾给扔了出去,恼怒的说道:“你这么快就忘了答应过我什么了?”

“哦,我急忘了,我这就去将凝香叫进来。”夏依依撇了撇嘴,真是个小心眼,用得着防范得这么紧吗?

凌轩把了一下夜影的脉搏很虚弱,探了探他的额头,果然烫得很,凌轩不禁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竭尽全力救治好他,我先回去。”

凌轩走了出去,将凝香拎了进来,解了她的穴道就快速的飞出了帐篷。

凝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一看到王妃时,就连忙想要跟她说刚刚有个蒙面人来过。

夏依依连忙止住了她的话,道:“刚刚是王爷来了,你不要泄露秘密,现在先给夜影降温。”

哦哦,凝香连连点头,便是按照夏依依吩咐的方法给夜影用冷水毛巾擦拭身子。

这还是凝香头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夜影,也是第一次这么伺候夜影,她摸着夜影的身子,她的手都有些微微颤抖,只觉得自己的手都不是自己的手了,整个手的温度似乎被夜影的高烧给感染了一样,她的手温也快速的上升,接着温度传送到了全身,凝香擦着擦着,不禁脸色微红。

夏依依瞧着凝香那羞赧的模样,心中不禁一乐。

一个戴着纯金面具的蒙面人在夜色中踩着树尖,快速的朝着山顶掠去,他的呼吸平缓,拔山越岭却好似如履平地一般,他稳健的身手无不显示他的武功几乎是登峰造极了。

蒙面人轻缓的落了下来,站立在夜羽的面前,一言未发,却不怒自威。

夜羽立即恭敬的跪了下去,说道:“阁主!”

“怎么?这么急着把本座叫出来,可有什么急事?”

通天阁阁主用腹语说着,即便是腹语,可他的腹语竟然已经运用得能让人听出他的语气来,冰冷而威严。

夜羽低沉着脸,将杀轩王的任务以及北云国要和他们合作的事情一并说了。

“杀轩王的买主是谁?”

“是一个蒙面人,武功高强,没有露面。不过属下认为,他应该也不是正主,只是正主的属下罢了。”夜羽沉声说道。

“怎么?本座不在的这段时间,你竟是将通天阁弄得这般境地了?连买主是谁都摸不清楚?”

通天阁主的声音不大,却带着愠怒,他那双眸子通过面具上眼孔上的网纱凌厉的扫向了夜羽。

夜羽看不清网纱后的那双眸子,却是浑身抖了一下,在他的面前整个人都战战兢兢的,再也没有他在通天阁里的那份恣意张狂和娇柔魅惑的模样了。

夜羽连忙低头,躲开了阁主的视线,卑微的说道:“属下知错了,即刻就亲自去查。”

“嗯”,阁主睥睨了他一眼,说道:“要想杀轩王,可没那么容易,你可有什么办法?”

阁主好似提到轩王之时,情绪就有些激动,他猛地闷咳了几声,似乎受了伤一样,他一咳起来,就用手捂住了胸口。

夜羽皱了皱眉头,问道:“阁主,你的伤还没有好吗?属下上次掳了护国公去跟轩王威胁,要他拿解药给你,可是属下打不过他,被他救走了护国公,还要属下去找百花虫毒的解药跟他交换你的解药。但是属下根本就找不到百花虫毒的解药。”

“难为你还去帮本座找解药,不过,没有轩王的解药的也无妨,本座可以找鬼谷子解毒,或是自己慢慢运功疗毒也能将毒逼出去,不过是时间要久一些罢了。”

“属下会想办法请到鬼谷子来给阁主治病的。至于那轩王,属下已经吩咐下去,让他们在轩王用的勺子上抹药,他们应该不会注意到这里去。”

“此法甚好。至于北云国那边,我们倒是可以再捞一笔钱,不过我们只跟他们合作一次,再帮他们打开一次城门,若是我们把城门都帮他们打开了,他们还赢不了的话,那我们也没必要再跟那些蠢货合作了。”

“属下明白了。”夜羽恭敬的说道。

阁主扫视了他一眼,便是一扫衣袖,转身快速的飞离,他的起身,带起了一阵小旋风,将落叶卷起,纷纷扬扬,夜羽瞬间就被包裹在那些飘舞的落叶当中,夜羽神色一凛,便也刮起一阵小旋风,飞身从相反的方向离去。

东朔大本营里,天色一亮,那些士兵又开始忙忙碌碌了起来,一个士兵将熬好的药端了过来,送到凌轩的帐篷里面,瞧了一眼躺在床上“昏迷”着的王爷,等着严清验药。

严清验了一下那碗药,便是点头说道:“这药没有问题,可以放心的喝了。”

画眉扫了一眼,平时都直接端个药碗过来,勺子也直接放在药碗里的,今日倒是专门弄了一个托盘,那勺子也放在了托盘上。

画眉瞟了一眼那个士兵,说道:“你退下吧,这药还有些热,等药凉了,我让严大夫给王爷喂药就行了。”

那士兵嘟囔道:“怎么会热呢?我可是特意等药放温了才送过来的。”

画眉冷眉怒视道:“你废什么话?我说热了就是热了,还不快滚?”

那士兵便是只得咽了下口水,抑制住了与画眉争辩的冲动,画眉可不比凝香,画眉的脾气要暴躁许多,他可惹不起,连忙就退出去,还特意嘱咐道:“药要赶紧喝,若是放凉了,就拿出来让我再去热一下。”

画眉待他一走,便是将那个勺子拿起来左右看了一眼,交给了严清,说道:“验一下!”

严清狐疑的看了一眼画眉,心道她未免也太小心谨慎了点吧。但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起身去桌上倒了一杯水,将勺子放入了水中,再去验的时候,那水中果然已经含有剧毒了。虽然这毒药这一下子还不至于要了凌轩的命,但是只要喝个三五次,凌轩就会死。

严清神色立即就变得有些紧张起来,说道:“这勺子上果然沾有毒药,没想到那些人现在下毒的方式竟然变得这么歹毒,只怕是要防不胜防了。”

凌轩倏的睁开了一双阴狠的眼睛,冷声说道:“那可未必,只要让他们相信,他们用的这个办法奏效了,他们就不会去想新的办法了。”

凌轩坐起来,拿着那个药碗,直接一口气将药给喝了下去,便是特意留了少许药,将那个勺子放在那个剩下的药里面沾了沾,假造成是用这个勺子吃了饭菜的样子。

凌轩吃完就继续躺下装病,画眉将那个药碗拿了出去,那个士兵瞧了一眼那个药碗,不动声色的接了过去。

北云国,司马贺得到了通天阁开的价格以及合作条件,不禁气恼不已,这通天阁仅仅是答应他们帮着将城门打开,却不帮着他们攻打北疆,就这么一点点功劳,他们就狮子大开口,要五万两。

司马贺气恼的说道:“我们也不必要跟他们合作,不就是开个城门吗?我们自己攻进去就是了,凭什么要花那么大的价钱,让他们占了便宜?”

赵熙冷眼瞟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说道:“是吗?那怎么上次就仅仅是给你开了两个侧门,没有把大门打开,你们都已经有了这么一个优势了,都还不能攻进去,你还有脸说你自己攻进去?”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夜影都已经躺在了床上了,而且上次,他们用的那些毒气,我们如今也已经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了,只要我们将眼睛蒙住,就不会被那些气体给熏得睁不开眼睛。”

赵熙像是看智障的眼神一样同情的看了一眼司马贺,说道:“把眼睛蒙住?气体是挡住了,可他们拿什么看清敌人和对方砍过来的刀啊?”

“我们试过了,用琉璃做了一个罩子,罩在眼睛上,就不会被毒气熏到眼睛了。”

“琉璃?你知道那个东西有多贵吗?那么多的士兵,哪里能每个人都佩戴一个?”

“我就做一百个,给一些武功高强的人戴着,让他们先去攻城,把东朔投掷毒药的人拿下,另外,我们自己也以毒攻毒,朝他们东朔喷洒毒药。”

“是吗?毒药怎么投过去?他们在城墙上,往城下投投毒药简单,我们在城外,上面怎么投?”

司马贺恨恨的说道:“这个好办,上次他们将毒药的那个竹筒绑在了箭上朝我射过来,我就中招了,如今,我们以牙还牙,也用箭支绑上毒药射过去。”

“可想到了什么毒药?”

如果是那种一闻到就致人死亡的毒药,都是比较难炼制的,而且,量还少,根本就不适合应对大规模的士兵,如果把那么一点点毒药投过去,他们最多就是死一批人,对后面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的,前赴后继,那毒药也没起什么作用,他们可就没有什么优势。

“哼,属下这就下去跟军医商量一下,用什么毒药对付他们。”

“那你可要快一些想办法,不然,等那夜影醒来了,可就不好办了。”

司马贺得意的说道:“他醒来了也不足以为惧,他根本就上不了战场了。”

“可是有他在,士气就不会弱。我们一定要在他们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攻打他们。”

“是,属下明白了,属下这就去和通天阁商量作战计划。”

司马贺起身,大步跨出了帐篷,一出了帐篷,他便是回头恨恨的看了一眼帐篷,暗暗啐了一口,心里说道:“居然敢处处小瞧我,我打不过夜影,你不是也照样打不过轩王?被轩王打得重伤在床躺了这么多天也下不来床。哼,等我攻下一个城来,让你看看,我司马贺可还是当初北云国那个名噪一时的司马将军。”

夏依依自从昨夜一时疏忽,将夜影的病情弄得恶化了以后,就再也不敢大意了,一直守在夜影的身边,给他检查伤病的速度也变得快了起来。

一直在夜影身边守了一整夜,直到大中午了,还强睁着眼睛在那里守着,眼睛里的血丝比起昨夜,又多了许多,血色也更加深。

凝香有些心疼夏依依,便是劝夏依依去睡一会儿,夏依依最后耐不住被凝香软磨硬泡的哀求,夏依依便是让一个军医进来看着夜影的伤势,自己则是回帐内休息,还千叮万嘱的要军医一有任何动静,就要过来告诉她,让她去医治。

天问一从北云国那里的眼线处得到了消息,就火急火燎的赶去了大本营通知王爷。

天问到了王爷的帐外,还装模作样的先询问了一下值守的士兵,“王爷有没有醒来?”

“还没有”

“怎么还没有醒来啊?我进去瞧瞧。”天问皱了皱眉头,一脸凝重和担忧,脚步有些沉重的往帐内走去。

不远处一个士兵,他的嘴角轻缓的勾起,哼,还盼着王爷醒来?只怕过不了几天,他就再也醒不来了。

天问一跨入帐篷,整个人的脸色瞬间就变得轻松淡定了起来走到了王爷的床边,低低的说道:“王爷,那北云国好像在研制毒药,也想学王妃那一招,用毒药来攻击我们。”

“他们研制的是什么毒药?”

“这个我们的人没有打探到,好像现在还没有研制出来,他们那里一直封闭的,没人能进去打探得了消息。属下担心,如果他们用了毒药,我们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能应对他们,只怕会损失惨重啊。”

素来投毒容易,解毒难。这中了毒,可就没有那么好解毒的了,这要想防守,只怕就难了。

天问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了一起,他们那些将领在铁宁镇商量了许久,都未曾商量出一个好的应对方法,他也就只能回来找王爷了。

凌轩也一时犯了难,他自己都没有办法应对毒药,不然他也就不会因为中毒而躺在这里了。凌轩对画眉说道:“去将严清请过来,问问他可有应对之策?”

天问便是立即补充道:“我们在铁宁镇的时候,询问过鬼谷子,他也没有办法,他说若要解毒,也就只能一个个的喝药,不可能在当时就把毒全给解了,对方若是要投毒,我们也就只有损伤的份了。”

画眉顿在了原处,连鬼谷子都没有办法应对,作为他的徒弟,严清就更是没有办法应对了,还有必要去请严清过来吗?

凌轩轻飘飘的看了一眼顿在原地没有动的画眉,画眉脊背一寒,连忙就飞快的往帐外跑去。

凌轩不满的说道:“这两个丫鬟,真是被夏依依带得越发了喜欢自作主张了。”

若不是看在夏依依的份上,他才不要将画眉留在帐内了。

天问闻言,眉眼微微下弯,抿嘴轻笑了一声。

凌轩轻抬眼皮,没好气的瞟了一眼天问,说道:“你笑个什么?”

“还不是王爷太宠王妃了,所以王妃才能保持她的那个个性,两个丫鬟才近朱者赤。”

“本王看是近墨者黑。”凌轩冷哼一声道。

“不尽然啊,属下看,王爷就很喜欢王妃的那个个性。”

凌轩哼了一声,他是喜欢夏依依那个个性,可是也仅限于夏依依能拥有那个个性,夏依依可以不听他的话,自作主张。但是她的丫鬟则不能,丫鬟的属性就应该是听从主子的命令。

少顷,画眉就带着严清过来了,严清一听见天问所说的问题,严清的神色就暗了下来,说道:“王爷,这个很难解决,在下实在是无能为力。”

凌轩的神色也变得暗了起来,自己目前还不能露面出去应对敌人,自己还要继续留在帐内当诱饵,还要将留在军营里的通天阁的眼线给拔除掉。

“我们上次用的那种方法,朝他们投那个毒药,他们可有想到应付我们的办法?我们也可以照搬他们的办法。”

天问道:“这个倒是打探了出来,他们打算用琉璃做一个罩子,把眼睛蒙住,不过做得少,就让那些武功高强的人带上,来应付我们投毒的人。不过,我们上次的那些毒药只是能将他们的眼睛刺激流泪罢了,不会伤他们性命。也不会从口鼻影响他们,倘若他们这次用的毒药能从口鼻吸入的话,那我们即便是用琉璃做一个罩子,也没有用啊,总不能完全密封起来不呼吸吧。”

画眉思考了一下,问道:“王妃总是能想出很多奇怪的办法来,天问,你在铁宁镇就没有问问王妃有没有办法吗?”

“王妃她累了几天了,刚刚才睡下了,我们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她,更何况,这个事情,我们这么多人都没有想到办法,王妃她只是一个女子,哪里能帮我们解决这战场上这么多的事情啊?所以,我们也就没有去问问她了。”

“她多久没有睡了?”凌轩皱眉问道。

天问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凌轩,低声说道:“自从观音寺回来,总共也就睡了两个时辰罢了。”

凌轩不禁有些怒意,这么几天了,她才睡两个时辰?这是要成仙啊?这么修炼自己?

“若是夜影病情稳定了,你立即让王妃回来伺候本王。”凌轩说道,自己一定要亲自监督她,让她好好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