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傲娇不起来的王爷(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严清,你们先制作一批狠历一点的毒药,如果他们敢用阴狠的毒药,我们也就没有必要给他们留情了,上次投的毒药,还是有些轻了。”

“王爷,越是阴狠的药,就越难练,上次用的那种毒药,还是很好炼制的。”

“先弄一小批吧,以作急时之需。”

“是”

凌轩说道:“这样,天问,这一次,我们倒不如就不防着他们,直接将他们引进来,关门打狗。”

“关门打狗?王爷,可是万一把他们引进来以后,我们控制不住怎么办?”

“万一控制不住,本王就现身出来。”

凝香和那军医一直守在夜影的床边,凝香按照夏依依的吩咐,一直给夜影观测体温,片刻都不敢松懈。

傍晚时分,夜影晃悠悠的苏醒过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凝香那张焦急的圆嘟嘟的脸蛋,夜影黑色的眸子四下转动看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夏依依,只有一个军医。

他不禁微微皱眉,怎么自己在昏迷当中的时候,明明听到有王妃的声音啊,难不成是自己昏迷状态下听错了?

夜影便是试探性的对那军医说道:“大夫,谢谢你医治好我的伤,我还要多久才能复元?”

那个军医哪里敢居功,便是连连摆手道:“不是我治好你的,你的伤那么严重,我哪里能救得好你啊,你的伤是王妃和谷主救的。”

夜影心里一暖,他就知道,肯定是夏依依救的他。

夜影的面色突然变得凝重了起来,看着凝香道:“我是被军营里的奸细重伤的,你快去将消息告诉丁大力,要他去查。”

凝香皱眉问道:“夜将军,你是被奸细所伤?难道你没有看清是谁吗?”

“没有,当时我在跟那些黑衣人攻打的时候,我身后有一些士兵也在攻打那些黑衣人,我全心都在那些黑衣人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那些士兵里都有哪些人,而且军队里这么多的士兵,我并不全认识,我被黑衣人捅了一剑在腹部以后,就连忙后撤,当时有一个士兵过来扶我,结果他居然从背后往我的心口扎了一刀进去,趁乱混进了那一堆士兵里面,我没撑多久就晕了过去。”

凝香不禁深深的皱紧眉毛,脸上神情越发的凝重,如果那人还留在军营里没有拔除掉的话,以后很有可能还会再次趁乱伤害夜影。

天问一回到铁宁镇,就见整个铁宁镇的军队好像都有些紧张似得,他神色微变,便是走进了军帐里去问问怎么回事。

“什么?夜将军是被奸细所伤?”天问大惊失色,行军打仗,最怕的不是正面的敌人,而是躲藏在自己身后的“战友”。

只是要找那个奸细也太难了一些,那一夜,出来打斗的士兵可是混杂了许多人,并不是哪一个营的人而已,说不定会有其他的哪个营里的人的奸细会特意赶到这边来杀人,如果要查的话,就要查整个军队了。而且,还不一定能查得出来。

“丁副将呢?”天问看军帐中没有丁副将的影子,便是问另一个副将。

“丁副将他派人去各个营区严加盘查去了。”

“嗯,我去看看夜将军。”

天问来到夜影的帐内,夜影的精神已经好了许多,原本苍白的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些血色,也能独自进食了。

天问将北云国那边的情况跟夜影说了一遍,又告诉他王爷已经醒来了,但是王爷现在也没有想到办法应对北云国接下来要采取的毒攻,但是王爷想要将北云人引入城内关门打狗,然而,天问却担心万一打狗不成反被狗咬。

“除非有办法应对北云国的那个毒攻,我们才有把握用关门打狗这一招,否则,只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天问说道。

夜影点点头,凝神思索了一会儿,说道:“王妃一向主意多,不如请王妃商议一下,看看有些什么办法。”

“我说我怎么睡觉也睡不好,一直打喷嚏,原来是有人背地里议论我啊。”

帐外响起了夏依依清脆的声音,语气轻快,就像是朋友之间的调侃一样。

夜影脸色微红,自己这背地里刚刚说到王妃,还被她正好听了去,夜影顿觉自己像是背地里偷偷议论王妃似得,虽然自己说的不过是一句再正常的话罢了,夜影却有些担心王妃会不会以为他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她啊?

夏依依的话音刚落,便是撩帘进来了,整个人虽然有些倦意,眼里也还布满了血丝,但是精神头却比之前要好了许多。夏依依脸上带着春风般温暖的笑容,甜甜的,直接甜到了夜影的心里去。

整个帐内,也因为夏依依的到来,而一扫之前宛若秋冬的沉重气氛,变得好似春天一般的春意盎然。

清凉、舒爽、惬意。

夜影不禁微微一怔,将夏依依的笑容映在了脑海里,随即,夜影便是连忙挪开了视线,说道:“卑职多谢王妃的救命之恩。”夜影看她眼里布满了那么多的红色血丝,就知道她一定熬夜给他医治了,心里满怀感激。

“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不过就是举手之劳,却能挽救你的生命,于我来说,也是功德一件呐。对了,你们刚刚说问我有什么好办法,究竟是什么事啊?”

夜影所知不多,便是让天问详细说了一遍,依依思索片刻道:“抓奸细这事,我倒是有个主意,不过夜影可能就会有些危险罢了,至于北云国毒攻那事,我还要再想想办法。”

夜影一听王妃果然有办法,脸上便是微微扬起了一丝崇敬来,“快说来听听。”

“我们只要说你刚刚又想起来了一些杀手的特征来,只不过话还没有说完,你的病情加重,又昏迷了过去。那个杀手一定会心慌,到时候,我们若是故意给你这里留个空隙,那个杀手一定会再次过来杀了你,以免曝露了他的身份。”夏依依淡定的娓娓道来。

凝香连连摆手,焦急的说道:“不行,王妃,这个法子可是不行啊,万一那个人真的将夜影杀了,那可怎么办啊?”

依依瞧着凝香这般的心疼夜影,心里一乐,便是故意在夜影的面前揶揄凝香道:“那夜影的身家性命可就只能放在你的手上了,你一定要全力救他,不然到时候有得你哭了。”

凝香不禁脸色一红,慌张的反驳道:“王妃,你在说一些什么啊?谁要哭?我才不哭。”

夏依依脸色突然一变,定定的看着凝香,指了指她的脸,说道:“你这里的泪都还没有擦干。”

凝香闻言,连忙就去擦,脸上什么都没有,待看到夏依依笑得灿烂的时候,凝香才反应了过来,夜影都已经醒来这么久了,自己也早就没有哭了,就算之前哭过,泪水也早就干了,王妃这是在戏弄她呢。

凝香脸色变得通红,娇羞得哼了一声,便是捂着通红的脸,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帐内立即响起了夏依依灿烂如花的爽笑声。

夜影心下一沉,若是到了这般明显的境地,他还不明白的话,他就是一个傻子。

原来凝香竟然喜欢他,可是这并不打紧,夜影似乎更在意的是,夏依依怎么会知道凝香喜欢他?夜影随即暗暗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头,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为何要在乎夏依依知道有别的女人喜欢他?有没有女人喜欢自己,原本跟王妃并没有任何关系的啊。

夜影心里一惊,连忙按压下自己心里的慌张,不行,自己不能喜欢夏依依,她是王妃,她是王爷的女人,自己不能背叛王爷,更不能觊觎王爷的女人。

在一旁站着的天问冷眼瞧着这帐内的一切,心里便是看清了夜影的慌张与不自在,他面色微沉,开口道:“王妃,今日属下去大本营看望王爷,他说等夜影病情稳定了,就要你回去伺候他,王爷他想你了。”

凌轩在外人面人那么高冷,怎么可能会说他想她的话?这一定是天问擅自添加的,夏依依白了天问一眼,说道:“他要是会说他想我了,才是见了鬼了。”

天问脸色微微一变,说道:“王爷是没有说,不过属下看得出来,王爷他是想你的。”

夜影心里有些微痛,便是带上了笑意说道:“王妃,卑职的病情已经好了,你就回去看看王爷去吧,这里有谷主给我看诊就可以了。”

“行,那我就回去一趟,不过,我把凝香留下来保护你吧。”

夏依依带着欢乐的笑意,说是要凝香保护他,其实是在给他们两个制造独处的机会。

夜影连忙拒绝道:“不必了,属下不喜欢女人在身边伺候。让她留在你身边保护你吧,属下有天问保护就可以了。”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不喜欢女人伺候?当初凌轩也是这般说的,可是呢?现在却巴不得自己回去伺候他。

夏依依也不急,感情这事,也不能让他们两个立即谈上恋爱,来日方长嘛。以后再给他们制造机会就是了。

“也行,那我就带她先回大本营去,天问,你们就按照我的计划行事,先把奸细抓住,然后夜影就继续装昏迷,这样,北云国就不会急着这两天攻打我们,我们就有时间想办法应对了,我先回去跟凌轩商讨一下,想想办法。还有,天问,你可以试试躲藏在夜影的床板下面倒挂着,杀手进来看不见你的。”

天问弯腰查看了一下床下,确实是个藏身的好去处,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

夏依依面色微红,她总不能跟他们说,是凌轩为了躲避被士兵“抓奸”,曾经躲过床底下吧。夏依依十分不要脸的说道:“因为我聪明啊!”说完,便是带着有些慌意的撩帘出去。

夜影脸色一怔,有些狐疑夏依依刚刚的反应,他总觉得在他昏迷的期间,夏依依肯定发生了某些事。

夏依依带着凝香和猎豹特战队悄悄回到了大本营,如今猎豹特战队已然成了夏依依的贴身护卫队了。

夏依依回到了大本营,天色都已经黑了,见到画眉在帐外候着,夏依依走了过去,问道:“我不是让你留在里面伺候王爷的吗?你怎么在这外头站着?”

“王爷他不让奴婢在帐内,说他不喜女人在身边伺候。”画眉低低的说道,生怕别人听见。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怎么跟夜影一样啊,夏依依扁了扁嘴吧,切了一口,说道:“装”。

凝香连忙说道:“不是的,王爷没有装,王爷这十几年来一直如此,从来不让女人近身,若是装的话,哪能装十几年啊?”

夏依依闻言,侧脸看向凝香,眉眼弯起,盯得凝香一阵发毛,结结巴巴的说道:“王妃,奴婢可没有说错啊。”

“你是没有说错,不过,你知道吗?刚刚你跑出了夜影的帐子之后,夜影也说了同样的话,说他不喜女人在身边伺候,我也觉得他装,你觉得呢?”

凝香脸色通红,咬了咬唇,低下眼来,她自是知道,夜影的性子跟王爷有些相似,同样是身边没有一个女人的,只是她在心里却是期盼着,自己能像王妃一样,能成为那个特例,能成为接近夜影的唯一的女人,就像王爷也只和王妃一个人亲热一样。

“夜将军他一向洁身自好。”凝香如此说道。

“那你可要加把劲了。”依依挑眉说道。

夏依依在帐外与两个丫鬟聊得火热,帐内的凌轩听得清清楚楚,等了良久,都未曾听到夏依依要进来意思,还在那里跟丫鬟聊天,还聊得挺开心,凌轩心里顿时就不爽了起来。

“有什么好聊的?”凌轩不悦的冷哼道,等那个女人进来,看自己不好好收拾她一顿,回来了,居然不想着赶紧先进来见他,她就一点点都不想他吗?还磨磨蹭蹭的。

越是等待,就越是心里刺挠得紧,凌轩的心也等得不禁有些烦躁了起来。

总算是听到了夏依依撩帘进来的声音,凌轩顿时就变得傲娇了起来,假装闭上了眼睛,装晕了起来。

哼,当初夏依依装睡骗他,那现在他也要骗回去,才能保回本。

听着夏依依渐渐走进的脚步声,凌轩的心跳也渐渐的开始加速了,这个女人,终于知道回来看他了?

夏依依走到了床边,看了一眼凌轩紧闭着的眼睛,虽然凌轩要装昏,就一定会装的很好,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破绽来,夏依依自然也看不出来他究竟是真的昏迷,还是假的昏迷。

不过,凌轩既然昨夜都已经醒来了,就不可能再次昏迷过去,就算昏迷过去了,刚刚画眉也一定会将他的病情告诉她的。

夏依依眼角带笑,就知道凌轩一定是在套用她以前用过的那一招,想让自己哄他?

夏依依浅笑一声,便是理也不理他,连在他身边都呆不了一刻,甚至都不伸手触碰他一下,便是转身就往外走。

凌轩内心不禁开始暗暗皱眉,她怎么连查都不查看一下他的伤,就直接走了?凌轩还没有来得及想更多,就听到夏依依已经快走到帐外了,响起了夏依依的声音,“凝香,把我帐篷打扫一下卫生,我要回自己帐内睡觉,以免扰了王爷养伤。”

凌轩不禁有些恼怒,这个女人,该不会真的要回自己的帐内睡觉吧,自己之前在金科镇的时候,因为夏依依没有自己的帐篷,所以他才占了两天便宜,跟夏依依睡在了一起。现在这大本营里,可是有夏依依自己的单独帐篷的,她居然就要回去自己睡,那自己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凌轩不禁有些后悔,自己就应该把她的帐篷给撤掉的,让她没有地方可以去。

夏依依脸上带着笑意,心里默默的数着倒数,“三、二

一……”

就在夏依依数到一的时候,她开始掀帐帘,就听到了床上那没有任何动静装睡的人倏的从床上弹跳了起来,夏依依嘴上的弧度就变得更加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