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来,给夫君笑一个(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见夏依依竟然真的要走,顿时气恼不已,气得脸色铁青,连忙弹跳起来,站在原地恨恨的看着夏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夏依依,你敢走出去试试?”

夏依依停顿了一下,嘴角一笑,便是继续抬脚往外走。

“夏!依!依!”

低低的狂啸声传来,若不是凌轩要保持帐内安静,让别人听不见里面有他的声音,估计他就要暴怒的狂吼了。

夏依依眉梢上扬,小傲娇的翘起了小嘴,便是继续掀帘,她就不信了,自己还治不了他了。

自己不过就是在帐外聊了一会儿天,他还敢跟她耍脾气?若是不治治他,他又要变回以前那个暴虐的王爷的。

凌轩顿时被她气得七窍生烟,怎么如今,连自己这么带着愠怒的声音去吓唬她,都不起作用了?如果她一走,自己可又不能冲出去找她。

凌轩便是只得自己冲过去,一把将夏依依掀帘的手给拉了回来,将她拉到里侧去,叉着腰,脸色阴沉,低声的教训道:“夏依依,我刚刚叫你,你为何不听?”

“我没有听见啊,一定是你说话的声音太小了。”

夏依依眨着一双无辜的双眼,水灵灵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多单纯多无害呀。

“你怎么可能没有听见?没听见你还停顿了一下?”

“我是听见了一点点声音,我还以为是外面的人说话呢,因为你不是昏迷着的嘛,怎么可能会说话呢?”夏依依干脆就装傻到底,谁叫他要装的。

凌轩更是恼怒的问道:“既然你觉得我是昏迷了,为什么不给我医治?”

夏依依耸了耸肩,无奈的摊手说道:“我又不会解毒,你昏着我也没有办法啊。”

凌轩的脸色瞬间就变得更加阴沉,“那你好歹也看一看啊,瞧都不瞧一眼就走了。”

“你反正是昏着的嘛,我看与不看,又没有什么区别。”

凌轩被她气得整个人的心脏都跳得激动了起来,本来身子就没有复元,此时更是被他气得胸口闷闷的。他觉得自己再与她争辩下去,自己也不会赢的。

果然跟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凌轩板着脸,松开了夏依依的手,走到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冷冷的问道:“你不在铁宁镇医治夜影,回来做什么?”

夏依依顿时气愤不已,瞪了他一眼道:“你以为我想回来啊?一路上骑马都颠得我屁。股疼,我呆在铁宁镇挺好的,还不是天问说你亲口跟他交代要我回来看看你,说你想我了,我才回来的。要不然我才不回来呢,哼。”

“我可没有那么说过,我像是说那种话的人吗?”凌轩仰头,冷哼一声,死不承认。

“不是吗?那昨夜又是谁偷偷的跑那里去跟我说想我了?”

“那是昨夜,今天的我已经不想你了。”凌轩冷冷的说道。

“既然如此,我还是回铁宁镇去吧。哼!谁稀罕回来看你似得,你还以为你有多重要似得。”

夏依依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轻缓的说道,便是转身就要走,只是自己的衣服却是被人给拽住了。夏依依冷眼瞧着那人,“你做什么?”

“你要走可以,把我的东西留下。”凌轩冷冷的说道。

夏依依本来只是跟他开开玩笑罢了,只要他开口留她,哄她两下就好了,没想到凌轩竟然要她还东西,夏依依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轻咬了一下自己的嘴,问道:“你说什么?”

“你没有听清楚吗?你走可以,把属于我的东西留下!”

凌轩的声音依旧冰冷无情,冷得让夏依依整个人好似被冰封了一样。

夏依依呆愣在了原地,片刻后,她不言不语,紧抿着双唇,眼眸有些受伤的微垂,随即,她开始将自己身上戴的并不多的首饰一件一件的取下来,轻轻的放在了桌上,直到她身上没有任何一件是上次凌轩从珍粹斋买的首饰之后,夏依依便是转身离去。

只是才走了一步,她依旧被凌轩拽着衣服。

“我身上已经没有你送的任何东西了,你可以放手了。”

她的声音清冷、决绝、疏离,隐隐约约略带着一些痛楚。

凌轩闻言微微一震,开口道:“还有一样东西没有给我。”

“什么?”

“我的心。”

啪,一把锋利的小匕首被依依扔到了桌上,依依转过身来,指了指自己的心脏位置,说道:“动手吧,剐出来。”

凌轩差点被她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怎么回事?书上说的伎俩不行啊?怎么不是按照剧情走?男人跟女人说“把我的心还给我”的时候,女人不是应该感动得痛哭流涕的吗?

她为何会直接这么暴力的扔出一把匕首来,让他把她的心给挖出来?

凌轩顿时哑然,这夏依依突如其来的脑洞,让凌轩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招。

滴答、滴答、滴答

空气静默,只有夏依依手腕上那个机械表的声音轻缓的响着。

凌轩呆愣的看着眼前这个不按套路来的女人,动了动嘴唇,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夏依依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道:“动不了手?好,我自己动手,还给你。”

依依动作迅速的将桌上的小匕首拿起来,便是往自己的心口上扎去,果断、坚决。

呆愣的凌轩瞬间被夏依依疯狂的举动给吓到了,脸色霎那间惨白,连忙将夏依依的匕首给夺了过来,扔得老远,狠狠的抓着夏依依的手腕,急急的训斥道:“你疯了?”

夏依依本就因为没有休息好而布满血丝的双眸,此刻就更是红彤彤的,依依盯着凌轩的眼睛说道:“你不是说要我将心还给你吗?”

凌轩气结,说道:“我那是开玩笑”。

“那要我还首饰呢?”

“也是开玩笑”

“你还说你又不想我,我跑回来做什么?”

“那也是开玩笑”

“你觉得是开玩笑,我觉得不像,你的语气那么冰冷,你的脸色那么难看。我就是不要脸,眼巴巴的跑回来看你做什么?我简直就是热脸贴冷屁。股。”依依侧过脸,气呼呼的说道。

“瞧你说的,我怎么可能会不想你呢?”凌轩将手轻轻将依依的脸掰回来,慢慢的摩挲着。

“你自己说的,你只是昨天想我,今天不想我了。”

凌轩重重的捏了一下依依的脸蛋,着急的说道:“你是不是傻?我刚刚就是在气你,谁叫你回来也不先进来看我,还在外面聊那么久。接着,你又不哄我,还气我。我是被你给气坏的。”

“我开始是觉得你在开玩笑,可是后来,我觉得你就是在说真!”

“我没有,你不要生气了,来,为夫给你戴上。”

凌轩轻声哄着她,从桌上拿起一个镯子就往夏依依的手上戴,夏依依连忙抽回来手,倔强的摇了摇头,满腹委屈,“我不要!都还给你!”

“还给我做什么?我又不戴这些东西!”凌轩便是又去拉她的手过来。

“你送给别的女人去!”

“我哪有别的女人!”

“以后就会有了!”

“以后也没有,今生就你一个。”

“那可说不准,以后的事谁知道?”

“我一诺千金,既然答应过你,就不会出尔反尔。”凌轩抓着依依的手,硬是往她手上套,夏依依则干脆捏紧了拳头,镯子便是套不进去,凌轩又不想动用蛮力以免弄伤她的手,便是只得将镯子放在桌上。

凌轩瞧着依依还鼓着腮帮子生气,便是要去亲她的脸颊,夏依依连忙侧脸躲了开来。凌轩微微皱眉,将她箍在了怀里,轻声哄道:“这些既然你不喜欢了,那我下次再给你买一批新的。”

“哼,我不稀罕,我都不要,我也要不起,免得以后哪天你不高兴了,又要我还给你!”依依挣扎着,想从他的怀抱里出来。

因为激动,依依说话的声音也越发的大了起来。

凝香二人站在帐门口,隐约听到了他们二人的声音,不禁微微皱眉,怎么好端端的吵起来了?她们不禁暗暗想着,要不要进去提醒一下王爷王妃?免得声音太大了,会让周围的士兵知道王爷已经醒来了。

不过帐内的声音却是突然没了,安静了下来。

激动的夏依依已经被凌轩点了穴道,凌轩看着安静下来了依依,捧着她的脸亲了一下,又往她身上戴那些首饰,全都给她戴上。

凌轩满意的说道:“现在的你多听话啊,要是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每次都不听话,我看你就是欠打了。”

凌轩说着就朝着夏依依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气得夏依依怒目瞪着他,却是啥也做不了。

“还敢瞪我是不是?再打!”凌轩便是在她的另一半打了一下,打完之后,手却不肯松开了。

夏依依看着凌轩在她的身上为非作歹,十分生气,但是却反抗不了,又发不出任何声音。

依依虽然被他点了穴道,虽然不能动弹,可是感觉神经还是有的,被他捏得浑身发酥的,前面那两个软包更是被柔揑得发痛,还变得更加饣包满,夏依依不禁有些羞恼自己的反应,真是该死,自己刚刚明明是在跟他生气,怎么就忍受不住他的挑拨呢?

凌轩感觉到了依依的身体变化,再瞧着依依羞恼的模样,凌轩便是有些得意自己的成绩,看来哄女人不能光靠嘴巴哄,还要靠手啊。

凌轩笑着将夏依依抱紧在自己的怀里,那手就探入了布料之下,上下其手,渐渐的,凌轩的手上便是沾满了粘黏的氵夜体,凌轩得意的将手拿出来,当着夏依依的面,将手放在自己的嘴里。凌轩嘴上的弧度弯起,凑到了依依的耳朵旁,低低的呢喃:“真甜!”

真是太恶心了,他居然吃下去了。

夏依依愤怒的瞪着凌轩,他这个不要脸的货,真是太不要脸了啊,啊啊啊啊,自己可怎么见人啊。

凌轩得意的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凌轩快速的解了依依的穴道,依依瞬间就暴怒的要破口大骂,凌轩一见,连忙就又点了她的穴道。

凌轩道:“你怎么就又不乖了?看来,还需要我好好的哄哄你。”

凌轩又继续用自己特殊的方式“哄”她,凌轩看着被他定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的依依,凌轩微微有些不满意,这种没有反应的互动,是不爽快的。只是,他们的帐内可不能发出声音啊。凌轩眼眸一转,便是将夏依依扛进了内间,搬开浴桶,将夏依依带入了地下室,走了一段距离以后,到了一个相对较为宽阔一点地方,凌轩便是停了下来,解了依依的穴道。

夏依依一被解开了穴道,便是愤怒的破口大骂了起来,“杜凌轩,你个臭不要脸的,你居然吃了。”

“你要不要也尝尝?真的挺好吃。”凌轩笑道。

“我不要!”依依立即拒绝道。

“哦,那你吃我的,这样就扯平了。”凌轩坏笑道,依依羞恼的朝着凌轩的背上打去,凌轩笑着躲闪了开来,轻咳了两声,说道:“你可别打我,我受伤了,还没有好,再打我,我的伤口就要裂开了。”

“裂开?我看,打死你都活该。”夏依依怒吼道,便是抬脚就要去踢他。凌轩快速的再躲闪开来,说道:“你若是打死了我,你可就没有夫君了。”

“呸,就你?”

凌轩阴沉着脸,说道:“怎么?我还不够资格?”

凌轩一把将夏依依给抓了过来,禁锢在怀,说道:“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够不够格。”便是霸道的口勿了上去,依依一阵挣扎,却是逃不开他的禁锢,开始还咒骂的声音渐渐的被肆虐的霸道给击碎,转而变成了呜呜咽咽,最后,就只得默默的顺从了。

凌轩感觉到怀里的人乖巧了下来,这才放轻了动作,一炷香后,凌轩才结束了这个口勿。凌轩爱怜的轻抚着依依的秀发,说道:“以后不要再惹我生气,知道吗?”

“究竟是谁惹谁生气啊?你讲讲道理好不好?”依依怒视着凌轩,不满的说道。

“好,你说是我的错,那就是我的错,只要你高兴就好。”

凌轩瞬间就变得好似一只狗一样乖顺,捏了捏依依的脸蛋,说道:“来,给夫君笑一个。”

依依冷哼了一声,白了凌轩一眼。

凌轩板着脸,嗯?了一声,道:“再不笑,我可就要点你笑穴了。”

“呵呵”,夏依依扯出了一不乐意的笑意。

“真是一点也不听话了”,凌轩皱着眉,宠溺的在她的脑袋上轻拍了一下,道:“那我就驯服得你听话为止。”凌轩将自己的外套铺在了地上,就一把将夏依依给掀倒在地,覆了上去。“不要”,依依说道。“嗯?不要也不行。”凌轩低低的声音响起。

“你答应过我的,要补办婚礼的。”依依不悦的说道,凌轩该不会将这个给忘到脑后去了吧?

“会补办的”,凌轩含含糊糊的说道,为什么含糊呢?因为他的含了半个包子。密闭的空间里渐渐的响起了低低的声音,他一路探求,最后他的头停在了那里。“不要”,依依拒绝道,用手去拨开他的头,却是拨不开,那里被婖得一阵麻,她浑身颤抖了起来,低低的啊啊的叫了起来。

“大点声,宝贝,这里很安全,他们听不见。”凌轩抽空说道,有些满意她的表现。

夏依依脸上不禁红了起来,想忍住,却是忍受不住,再一次颤/栗,她的叫声越来越大,弥漫了一地的水。良久,凌轩抬起头来,觜上还挂着晶莹,对着她露出了幸福满足的笑容。他凑到依依的耳边,低低的乞求道:“依依,我想要。”

“不行”

“就一次好不好?”

“不好”

“可是我难受啊。”凌轩低低的压抑着声音,他的身上有些热,便想不经她的同意,直接将她给办了。夏依依连忙将他给推开来,警告道:“你可是说过,你一诺千金的。”

凌轩暗暗咬了一下自己,真是的,自己干嘛要答应她,结果让自己这么苦逼的难受着,如果时间倒流,他一定不会答应她的。凌轩只得郁闷的说道:“那你就用上次的方法给我解决吧。”

“好吧”,依依看他那肿起来也着实难受,只得点头答应,柔嫩的小手儿与帜热的接触,轻轻缓缓、渐渐加su,最后,越发的猛烈,凌轩在她的行动下,低低的哼出了声音,最后沉闷的低吼了一声,释放了自己,粘黏的东西洒在了依依粉粉的身上,他奖励了她一个口勿,道:“真乖”!依依不禁又一阵脸红。

凌轩不过一会儿,就又恢复了元气,还想着再来,依依皱眉说道:“不行啊,我的手好酸啊。”

“乖,待会儿,我给你按按就好了,好不好?”凌轩低低的乞求着,夏依依禁不住,便是答应了。不过,凌轩却是没有了反应,他皱了皱眉头,侧耳细细的听了一会儿,神色一凛,说道:“有情况,我先走,你快些跟上。”

依依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身上一轻,顿时就少了一个体重,凌轩已经在电光火石之间穿上飞速的跑了回去。

凌轩的帐外,几个人吵吵嚷嚷的,那个送药的士兵再次端来了凌轩晚上要吃的药,然而,却被画眉和凝香拦在了外面。

“你把药给我,我拿进去就是了。”凝香说道。

“我要看着王爷喝下去,我才放心。”

唰,一柄长剑便是架在了那个士兵的脖子上,画眉冷冷的说道:“若是你还想要留着你这颗脑袋,就最好不要多话。”

“可是王爷还没有喝药,我不放心。”

“哼,放心?你放的什么心?你是王爷的什么人?要你来操这份心?你以为你是谁啊?里面有王妃在伺候王爷,还用你来操心?”凝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滚!”

画眉可才懒得像凝香那样跟他多费什么话,便是直接恼怒的瞪了那个士兵一眼,手中的剑又往前面送了送。

那个士兵有些畏缩的看了一眼画眉,还是有些害怕画眉手中的这把剑,他往后缩了缩脖子,眼神有些害怕的闪躲了一下,他便是只得站在帐篷外,说道:“那我等在这里,等会儿,你把空碗拿给我。”

“站远点!”画眉用剑将那个士兵给支远了,她有些害怕被这个士兵听到帐篷内有王爷的声音。

“凝香,你们怎么送个药也这么磨磨蹭蹭的?还不赶紧送进来?让那个士兵赶紧去将严大夫请过来验药,再磨蹭,药都凉了,仔细我剥了你们的皮!”

帐内响起了夏依依暴怒的声音,凝香连忙说道:“好,马上送进来。”随即,凝香便是瞪了那个士兵一眼,道:“你还不赶紧去请严大夫?”

那个士兵连忙应是,拔腿就往严大夫的帐篷跑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