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撒一把狗粮,溺宠无边(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凝香缓了口气,便是端着那盛放着温热的药的盘子就要往里走,画眉担心她会不小心将那个勺子给放进药碗里,便是也连忙跟了进去,亲自端着托盘走了进去。

凝香不禁皱眉,疑惑的看了一眼殷勤的画眉,以往画眉可是不屑做这些伺候人的粗活,更不会抢着干这些活了,怎么这会儿竟然从她手上抢托盘了?

画眉将托盘放下,才对夏依依和凝香简单讲了一下那些人将毒药下在了这个勺子上的事情。

画眉讲话的时候,还不敢直视夏依依,因为此时的夏依依脸色泛着潮红,呼吸有些不均匀,衣服也稍显凌乱,脖子上都还有一些青紫的吻痕,一看就知道,他们刚刚在亲热,幸好自己刚刚拦住了那个士兵,不然这进来撞见了王爷和王妃的好事,自己还真的要被剥了一层皮了。

夏依依心里一紧,没有想到那些人竟然能想出这样的毒计,难怪刚刚那个士兵想要进来监督王爷把药喝下去。

“是不是上一次凌轩喝药的时候,那个士兵没有亲眼看着。”

画眉道:“是,他被我赶了出去。”

夏依依瞧了一眼这个勺子,只是军营伙房里一个普通的饭勺,没什么特别的,“凝香,你去我的帐内将我的那个跟这个一模一样的勺子拿过来。”

凝香不一会儿就拿了勺子过来,夏依依便是将那两个调换了一下,将那个沾了剧毒的勺子藏入了袖中。

过了一会儿,那个士兵便是带着严清过来验药,验药后,依依也没有赶那士兵走,就当着那士兵的面用勺子一勺一勺的给凌轩喂药。

严清心里一惊,这勺子上可是有剧毒的啊,正欲阻拦,却是收到了画眉的眼神暗示,严清不明所以,但是想起画眉可是原本知道勺子有毒的,她既是要阻止自己,就一定是有原因的,严清便是默不作声的静候一旁。

那个士兵满心欢喜的看着王妃给王爷用勺子喂了药,放下了心来。

夏依依喂完药,起身背对着士兵,俯身给凌轩轻轻地擦拭嘴角,随即用宽大的袖子一挡,右手迅速的从左手衣袖里换上了那把有毒的勺子,将勺子放置在还剩一点点药的碗里,将碗递给了凝香。

凝香将那碗放在了托盘上,也不催促那士兵,由着他在里面观察了一小会,那士兵便是拿着托盘下去了。

凌轩清亮的眸子瞬间睁开,坐起身来,问道:“严清,这种毒药若是吃下去,会有什么反应?”

“回王爷,若是大剂量的话,只在几个时辰内就会死。而像你这种沾在勺子上的这种剂量来说,如果正常人吃了,应该是五天以后开始精神失常,七天后陷入昏迷,十天后会死。”

“所以,本王按照原本说的会昏迷十天的说法,在本王喝下这些药以后,应该十天后还在昏迷,过不了几天就会死了?”

“应该如此,不过王爷,你为何要以身犯险,明知这勺子上沾了药,你还吃下去?”严清不禁有些担心,又说道:“你是不是想一边吃毒药迷惑他们,一边要我解毒?虽然我也能解毒,只是若是熬药的话,必定会被他们察觉的,而且,也对你的身体不好。”

“严清,我刚刚是拿这个勺子喂的药。”依依从袖内取出来一个勺子扬了扬。

严清这才恍然大悟,赞扬道:“王妃,你可真聪明!”

“聪明啥啊?你瞧瞧她刚刚的表情,云淡风轻的,都没有一点点担忧的神色,本王都‘昏迷’这么久了,作为王妃不应该紧张焦急吗?那别人还能相信本王的身体不好吗?”

依依不禁撅着嘴巴说道:“不是还没到紧张焦急的时候吗?因为之前就已经说过你会‘昏迷’十天,那现在你还在‘昏迷’之中,不是很正常的吗?有啥好担心给别人看的?”

凌轩瞬间就无语了,这夏依依怎么跟别的女人反应完全不一样?他的记忆中,父皇别说是昏迷了,就是哪天感冒了,那些后宫嫔妃都会一个一个的面带焦急神色,给皇上端去补汤嘘寒问暖的,一派焦虑的神情询问皇上的身体健康。哪有夏依依这样态度的嫔妃,若是有的话,也一定会被父皇给打入冷宫里去,亦或是给罚到皇觉寺里去。

“怎么?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夏依依扬眉,歪着头鼓着脸看着凌轩,一副我说的都是对的模样。

凌轩看着明眸皓齿、娇俏可爱的依依,不禁伸手,用自己粗糙的指腹轻轻的捏上了夏依依的粉嫩小脸,宠溺的说道:“对,爱妃说的都是对的。”

凌轩眼中含情脉脉,看向夏依依的眼神温柔且炙热,又猝不及防的给众人撒了一把狗粮。

夏依依有些羞怯,这旁边还大剌剌的站着三个大灯泡呢,凌轩居然就开始当众调起情来。依依发现,凌轩如今越发的没有以前那样的矜持了,以前即便是他想跟她卿卿我我,也一定会先回退左右,如今,他却是已经开始视他人为空气了。

他不要脸,夏依依还要脸呢。

夏依依连忙就往后退了一步,拍开了凌轩的手,羞恼的瞪了凌轩一眼,用眼神警告他要老实一点。

凝香十分有眼力见的连忙拉着画眉就往帐外走,严清一见,便是也赶紧跟在她们两个身后往外走。

“王妃一路风尘仆仆,需要沐浴更衣,另外,将帐外周围的士兵赶远一点。”

凝香刚刚走了几步,就听到了王爷十分轻快且温柔的声音,凝香脚步停顿了一下,从未听过王爷跟她说话都这么轻柔,连忙高兴的应“是”,便是立即出去准备热水。

凌轩说这话的时候,可是看着夏依依的那双美眸说的,因此语气才会那么温柔。

夏依依似乎看出了他等会儿想洗鸳鸯浴的想法,夏依依便是愤愤的瞪着他,昂头,傲娇不已:“我先洗,我洗完以后,你再洗。”

“众人都知道本王‘昏迷’了,只是可能会用小盆水擦拭身子,又怎么可能会用大盆水沐浴呢?可不能露馅了。”

“那我洗完之后,你用我洗过的水沐浴。”

“水可就冷了。”

“那你先洗,我再洗。”

“那还是你先洗吧”

不一会儿,凝香和画眉二人便是将水一桶一桶的拎了进来,凝香十分贴心的往水里洒满了花瓣,又将夏依依的衣服放在内间,还放了几块洁白的毛巾。王爷的衣服她们是不需要整理的,也不用备上王爷的衣服,因为她们根本就不知道王爷把衣服放在哪里了,也不敢去碰王爷的东西。

“王爷,水已经备好了。另外,奴婢已经将士兵都赶远了。”

“嗯,你们两个也站远一点,今夜,任何人都不得入内,你们两个若是连个人也拦不住,往后,也不必跟在王妃的身边了。”凌轩冷冷的说道。

凝香的头沉得更低,连忙说道:“奴婢遵命!”

夏依依听凌轩反反复复的叮嘱凝香把人赶走,便是知道他晚上要干什么了,不就是又想听她的叫声吗?夏依依的脸色顿时就有些微红,立马叫住了凝香道:“等会儿把我的帐篷收拾一下,我沐浴后要回去睡觉的。”

凝香哪里敢答应啊,低着头,战战兢兢的,拿眼偷偷望了一眼王爷,等着王爷给她指使。

凌轩说道:“你们回去把她的帐篷收拾一下。”

“啊?”凝香有些狐疑,王爷刚刚所做的一切,不就是想要跟王妃温存吗?怎么会让她们回去给王妃收拾帐篷啊?

“明儿就将王妃的东西全都搬到本王的帐内,把王妃的那个帐篷撤掉。”

凌轩笑颜逐开,看向夏依依,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夏依依顿时就反应了过来,连忙说道:“杜凌轩,你不可以将我的帐篷撤掉,我还要回去睡觉的。”

凝香得了王爷的话,便是立即就往外跑,她巴不得王妃和王爷二人早点好上呢,还是赶紧将王妃的帐篷撤掉,以免王妃想分居,惹得王爷不快,凝香对王妃在身后狂喊要她别撤帐篷的话充耳不闻,跟画眉跑得飞快。

“你们两个都聋了吗?”夏依依怒吼道,便是要追出去,却被凌轩一把抱起,说道:“你是本王的女人,还想跑不成?”

“凌轩,我还是回去一个人睡觉舒服。”

“你放心,有本王在,你会更舒服。”

凌轩对着夏依依的脖颈轻哈了一口气,充满磁性和性。感的声音萦绕在依依的耳畔,夏依依不禁对他的话羞得面红耳赤,怒道:“杜凌轩,你个臭流氓。”

“你说,刚刚在地道里,你舒不舒服?”

依依羞红着脸,都不敢去看凌轩那双热烈的眼眸,凌轩伸出修长的手指,捏住了依依的下巴,迫使她转过脸来看向他,再次问道:“你告诉我,你舒不舒服?”

依依被他看得更是羞怯,依依眼眸一转,便是想故意激怒他,依依微微摇了摇头,脸上还露出了些许不满意来。

凌轩不禁被她的态度给激得愤怒不已,凌轩捏住依依下巴的手就加重了力度,嘴角勾起,道:“一定是刚刚被中途打断了,所以你才不高兴了,是不是?放心,今夜,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了,本王一定会将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杜凌轩,你别乱来。”依依不禁有些害怕,看他脸上被激怒得脸色通红的样子,依依感觉自己似乎不应该那么开玩笑的,自己这不是打击了凌轩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了吗?他一定会用男人的方式来向她证明,他是可以将她弄得舒服的。

依依话音刚落,只听几声唰唰的撕碎声,她就已经未着片缕了,天啊,自己刚刚究竟是干了一件什么蠢事来,为何要激怒一个禁谷欠系老处侽?噗通一声,夏依依就已经被扔进了那个放满了花瓣的浴桶中,依依一个不妨,整个人都跌进了浴桶中,瞬间被水淹没,整个浴桶水面上只见着红红的玫瑰花瓣飘荡着。

夏依依刚刚因为事出突然,都没有来得及深吸一口气,这掉入了水中,便是连忙屏住了呼吸,只是不能支撑她太长时间,依依连忙扑腾着就要往水面上升起来,刚要出水面却被一个庞然大物给压了下去,将夏依依要出去换气的脑袋又按入了水中,夏依依不禁一阵恼怒,自己都快憋不住气了,一个薄薄的冰冷的嘴角贴上了她的一抹红,缓缓的输入了一口清香。

夏依依的脑袋整个都开始发懵了,为了氧气,她便是只得主动张开了贝齿,迎接着凌轩狂热的横扫,依依被凌轩抚得浑身发热,便是也抚上了凌轩,这才发现,他居然也是赤衤果的。依依十分惊叹凌轩的那口气居然可以撑这么长,过了许久,凌轩才托着她的脑袋出了水面,他的手却在给她“洗”着身子,洗得很重很洗,而且哪里都要给她洗,最后重点洗到了那个不可言说之处,到了那里,凌轩的动作便是轻柔了下来,好似在洗一个珍贵的艺术品一样。在那个音帝的地方,他快速的拨动着,依依不禁哼了一声,凌轩的脸上顿时就扬上了得意的神情。

依依不禁暗自羞恼了一下,自己怎么就这么没有出息了?

凌轩低沉着声音问道:“舒服吗?”,依依红着脸不肯答话。

“看来,你还是不满意啊?”凌轩挑了挑眉,深吸一口气,潜入了水中,噙住了那个音帝,随即,他的舍尖开始在那里转动,挑豆着,吸着芳香。依依不禁抖得更加厉害,声音越来越大,隐在水里的凌轩都听到了,他便是工作得更加勤劳了起来。感受到她的泉眼涓涓的冒出了温泉,凌轩才心里更是高兴不已。良久,凌轩才结束了勤劳的工作,浮出了水面,看着夏依依说道:“现在怎么样?”

依依羞怯的点点头,“还行”。

“什么?”凌轩顿时就不悦了。

“很好,很好。”

“快说你很满意。”

“我很满意。”依依慌忙的说道,生怕凌轩再整什么幺蛾子。

凌轩挑眉,说道:“现在该你伺候我,给我擦背了。”凌轩扔过来一块毛巾,夏依依便是老老实实的给他擦背。擦得特别的仔细,认真,不过,她是真的只是在给他擦背。

“你是怎么伺候人的?我的背都被你擦了那么多遍了,其他的地方都没有擦!”凌轩不悦的说道,要她擦背,她还真的就只是擦背了啊?

夏依依便是扁了扁嘴,只得给他全身都擦拭了一遍。最后擦到那里的时候,却是发现原本就有些大的地方,被她擦拭得越来越大了。夏依依害怕将他给刺激到,便是连忙松开了,给他擦拭别的地方,凌轩很显然的不满意,便是站起身来,双手按住了夏依依的头。夏依依的双眼瞬间就瞪大了,呜呜咽咽的想要呕吐,杜凌轩,你个怪物,居然有这样的喜好,依依想要挣扎开来,却是躲不开,整个嘴巴被塞得满满的,想要说话也说不出来,整个脑袋都被撞击得前后摇晃了起来。

凌轩工作得越来越勤奋,他开始发出低低的吼声,浑身血脉喷张,好像浑身的血液都集中到了那里去了,他十分激动,这种感觉是他前所未有尝试过的感觉,即便是之前在夏依依的手中,也没有这么畅快过,他低低的咆哮着,奋进着,最后,他似乎爆发了全部的力量,如数送给了夏依依。夏依依紧皱着眉头,被迫吃了一顿有史以来最难忘的晚餐。凌轩高兴不已,奖励了她一下,便是用坐在了浴桶中,洗去了一身的汗水,带着夏依依去了外间。

夏依依满是娇羞的跟着凌轩,凌轩还想再来,夏依依知道自己若是强力去抵抗,只怕更会引起他的反击,夏依依便是学会了服软,依依说道:“凌轩,我已经几天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我刚刚又赶了路,现在疲倦不已,我真的很想休息了。”

凌轩瞧见她眼眸里布满了血丝,便是心疼不已,便是只得压抑住自己内心的狂热,凌轩说道:“好,你好好休息,我们明天再来。”

“明天?明天能不能别啊?”

“为什么?”

“呵呵,明天你就知道了。”夏依依笑着说道,她有些困,是闭着眼睛说话的,不过瞬间,凌轩就听见了她轻浅的呼气声传来,凌轩微微一笑,有些心疼她,她果然是已经困到了极点了。

凌轩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依依原本有些防备的身子也变得有些软了下来,她有些安心了,在这里,应该是安全的,只要有凌轩的保护,她就可以放心的睡个好觉。

凌轩看着熟睡的依依,便是手指轻点,点了依依的睡穴,起身,穿上了夜行衣,从地道里偷偷的溜了出去。

急诊帐篷里,夜影依旧躺在那里,如今也不需要有大夫彻夜看守着夜影了,帐篷里只有天问一个人在保护他。既然有天问了,这帐外也就不需要士兵看守了。

凌轩踏着夜色前来,飞身躲进了帐内,夜影有些诧异,怎么王爷还赶过来了?王妃不是都已经回去了吗?怎么王爷还跑过来呢?

“奸细有没有抓到?”

凌轩冷冷的看了一眼夜影,见他身上那一身肌肉,凌轩不禁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回禀王爷,已经抓到了,属下按照王妃说的方法,设下陷阱,果然,那个奸细误以为属下已经想起来他的特征,便是跑过来刺杀我,所幸天问躲在帐内,抓住了那个奸细。”

夜影回答道,他对王爷那冰冷的声音并没有多想,王爷原本就一向都是冰冷冷的,并没有什么奇怪。

“很好”

“王爷,属下打听到那北云国已经和通天阁联系上了,似乎,通天阁已经和北云国达成了某种协议,两方准备联合对付我们,现在,我们可谓是腹背受敌。”天问上前来沉声说道。

“你继续派人去打探,不过本王可是想要将他们来一个重击,让他们歇了联合的心思,告诉他们,即便他们联合了,也打不垮本王。另外,过几天,本王就要假装中毒不醒,只怕要毒发身亡了,你们给皇上写信过去,看看那背后的人,还有什么动作。”

“王爷,这样,会不会太过冒险了?”

“兵行险着,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动起来,不然,他们就这么死拖下去,本王可耗不起。”

凌轩可是已经有些憋不住了,他必须要赶紧结束这边的战事,然后带着夏依依回王府,然后,给夏依依补办一个盛大的婚礼,获得她的芳心,不然,自己在夏依依面前总是吃瘪,憋久了,对身体有害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