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输了你赢了全世界又如何(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画眉快速进了帐,恭敬的说道:“王妃”。

“你让那士兵把药拿回去热一下,然后你把帐内收拾一下,伺候王爷洗漱,等凝香将严清带过来的时候,就让那个士兵进来。”

画眉瞧了一眼屋内的情况,便是了然了,画眉端了水进来,便是不敢伺候王爷洗漱的,低着头给夏依依收拾床上的被褥和衣物,收拾完就匆匆忙忙的就退了出去,在帐外守着。

凌轩独自洗漱完后,见夏依依坐在椅子上休息,便是连忙拉着夏依依要她去床上躺着休息,“宝贝儿,你快些躺着休息,别累坏了身子,我们以后可是还要小宝宝的。”

夏依依道:“不了,等会儿那个士兵送药过来,我可不能在床上躺着啊,我得在你的床边伺候你喝药啊。”

“让严清喂我喝药就行了。”

依依正色道:“不行,我中途要换勺子的,我怕严清换不来,万一将有毒的勺子喂你吃,那可就坏事了,我还是自己亲自喂你吃药放心一些。”

凌轩微微叹了一口气,拉着依依的手,神情落寞道:“依依,对不起,我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还让你跟我一起在这北疆受苦。”

依依握了握他的手,轻声劝慰道:“没事,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夫妻就是要同甘共苦的,我不怕吃苦。”

“依依,等我这边结束,我就带你回王府,再也不让你在危险中生活了。”

依依道:“嗯”。

帐外响起了脚步声,凌轩连忙躺到床上装睡,凝香先行进来通报了之后,才叫他们几人走了进来,依依照例用障眼法骗过了那个士兵,等那个士兵端着托盘退出去以后,画眉立即出了帐外看守着。

凌轩连忙起身,将床让给了夏依依,扶着依依半躺在床上,跟严清说道:“严清,你快点给王妃把个脉。”

严清微微纳闷,王妃身体不是好得很吗?活蹦乱跳的,把什么脉啊?看王爷那么紧张的神情,小心翼翼的服侍夏依依,就连夏依依坐到床上都是王爷亲自动手将王妃的腿搬到床上去的,都不让王妃用力劳累。严清开始怀疑王妃是不是有喜了啊?

夏依依有些小尴尬且惊讶的看着凌轩在他们面前竟然亲自伺候她。他竟然愿意放下他高贵的面子?

凝香连忙在夏依依的手腕上垫了一块手绢,严清把了一下脉,吃惊的发现王妃根本就没有怀孕,而仅仅只是来了癸水罢了。没想到女人最平常不过的月事,王爷竟然会这么小心翼翼的伺候她。

然而更让严清惊讶的是,王妃居然还是个处!

“王妃的身子可有恙?”凌轩急急的问道。

严清松开了把脉的手,说道:“回王爷,王妃应是上次生病,这身子还没有恢复,这段时间又没有休息好,积劳成疾。依旧有些宫寒,疼痛。”

“那严不严重?会不会影响生育?”

“不严重,也不会影响生育,只不过会疼痛一些,盗汗。”

“那你赶紧给她治疗”

“在下给她开一副药,能缓解一下她的疼痛。”

严清一边说一边写药方。

“凝香,赶紧去给王妃炖个乌骨鸡人参补汤,再熬一碗鹿茸羹。”凌轩吩咐完毕,又坐在床沿上,拉着依依的手,说道:“这军中没有什么好东西,我晚上偷偷出去给你打一些野味回来,好好补补身子。”

“王爷,万万不可啊,王妃现在只能吃一点温补的食材,不能大补,否则会导致血崩的。”

严清连忙阻止道,按照王爷现在狂宠的节奏,只怕会一天要给夏依依吃好多补品,夏依依哪能受得了啊?

凌轩道:“即便不能大补,那也要小补的。我晚上出去给你打些野味回来吃,少吃点,对身体好。”

夏依依有些感动,将头靠在了凌轩的胸膛上,说道:“凌轩,不要出去打猎了,你出去不安全,万一露馅了,可就不好了,不要因小失大。”

“没事,我会小心的。”

“不行,不能因为我一时贪嘴,而坏了你的大忌。我让秃鹰去打一些野味好了,他原本就是一个猎户,打猎在行得很。”

凌轩稍加思索道,“那好,我让他去打猎,不过,过段时间,等我能露面了,我亲自去打猎,我打的野味必定比他打的野味要珍贵,更能补身子。”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他就这么急着要跟她身边的任何一个男人攀比,努力表现出他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

“怎么?你不相信?”凌轩稍显不悦。

依依只得顺着他道:“信,当然相信了,堂堂战神王爷要想打一个野味,那不是小菜一碟的事情吗?”

“那是!”凌轩骄傲的说道。

“王妃,这几天不能吃生冷辛辣的食物,当心着凉。”严清叮嘱道,将药方交给了凝香,带着凝香出去配药煎药,室内就只剩依依和凌轩了。

依依躺了一会儿,便是要起身来,凌轩连忙按住她道:“你要做什么?你跟我说,我帮你做,你是不是要喝水?”

依依本来不想喝水,见他这么殷勤的要伺候她,便是干脆使唤起他来,依依点点头,凌轩连忙就去桌上倒水,他微微皱眉,刚刚严清才吩咐说不能吃生冷的食物,这水可是冷水啊。

这个时候,凝香已经走了,帐外就画眉一个人,也不好让画眉离开帐外去换热水进来,凌轩便是倒了一杯水,双手捧着那杯水,凝聚了内力,将那杯水给捂得温热了,才端给依依喝。

“凌轩,也不必如此小心翼翼,这么热的天,喝点凉水也没什么。”

“那可不行,万一伤了身子,往后不能生小宝宝,可怎么办?”凌轩紧张的说道。

依依微微抬眉,讥笑道:“你这脑子里成天就想着生小宝宝。”

“其实,我想着的是如何造出小宝宝。”凌轩嬉皮笑脸的凑了过来,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兵痞味道。

“整天都没个正行。”依依翻了个白眼,嗔怪道,放下水杯,就要起身。

“咦?我刚刚才让你不要下床来,你怎么就不听话啊?”凌轩拦住了依依。

“哪能一直躺着啊?也需要适当的运动,才能促进血液循环啊,再说了,都已经吸满了,也需要换一片卫生巾了。”

“哦,那你小心一点,动作不要太大了。”凌轩小心翼翼的扶着依依下床来,又亲自给她穿上鞋子。

依依看着凌轩这小心伺候的劲头,倒像是自己怀孕了一样,依依顿时就哭笑不得:“我这又不是怀孕,不用这么小心翼翼的。”

“这只是你来月事的待遇,你若是怀孕了,那我就要叫上一屋子的嬷嬷丫鬟,好生伺候着你了,你十个月都不让你下床来,给我好好养胎,哪还能让你这么蹦达?”凌轩一脸严肃。

依依翻了个白眼道:“噗,躺十个月?不成植物人也得变瘫痪。我跟你说,怀孕了,就更要适当运动了,不然,胎儿在肚子里面就不会转过来,到时候,头上脚下的蜷缩在肚子里,是会难产的。”

凌轩脸色一变,皱眉道:“会这么严重啊?那你现在就跟我多讲讲知识,我以后就好好的伺候你,扶着你走路,免得她们扶不住你那么笨重的大肚子身子。”

依依欲哭无泪,“现在宝宝都没有一个影,你着什么急啊?以后有了喜,我再慢慢教你也不迟啊。”

“好”,凌轩点头道,他看着依依换好了东西,便是拉着她坐在了椅子上,凌轩一人慢慢饮着茶,独自思虑着北疆的事情。

依依见他一人垂眼思考着事情,便是也不打扰他,只是坐在那里慢慢饮着凌轩给她特意焐热了的茶水。

夏依依等了一炷香的时间,见凌轩的眉头皱得越发的紧了,难不成是遇到了什么难题了?依依开口道:“凌轩,你有什么难题不能解决吗?不如说出来,兴许我能帮上你的忙。”

凌轩轻轻的拉着依依的手,握了握,“没什么事,你安心养身子就行了,别操心那么多的事。”

依依顿时就拉下脸来,“我刚刚不是才说过了要同甘共苦的吗?怎么你就想着独自扛着?你这样子,我只会觉得被你排斥在外了。”

凌轩连忙揉了揉她的脸,将她板着脸的线条给揉得温和了,这才说道:“好,我告诉你,你帮我想想办法,不过,你若是想不出,也别有太大的心理压力,免得伤了身子。”

“嗯,你说。”

“如今北云国已经跟通天阁谈好合作了,想要一起攻打东朔,而且北云国因为上次吃了你制造的催泪弹的亏,便是也想着下一次用毒攻来对付我们。我对于他们两个合作并不害怕,我已经调了一些暗夜组织的人前来对付通天阁的人。另外,我想着放他们进来,来个瓮中捉鳖,关门打狗,直接将他们消灭掉,让他们不敢再犯,这样,我就能早点带你回王府了。不过,这个方法就是风险有些大,万一没有将他们给消灭掉,我们就会白白损失了一座城池。目前,夜影和天问他们持保守态度,不太同意我用这种方法。主要的原因是他们担心,我们如果不能应对他们的毒攻的话,根本就没有赢的胜算。”

依依微微思索道:“我之前也听天问说过毒攻的事情,我倒是有个防毒的办法,只是,这个防毒的东西制作起来比较麻烦,而且,短时间之内根本就制造不出那么多来,根本就供应不了几十万士兵啊。”

“既是有办法,总比没有办法好,那我们可以制造出少部分来,让主要将领用就可以了。一个将领能抵得上百来个普通士兵啊。”

“好,我去拿给你看。”

依依说罢,就要起身去后面的内间偷偷的启动军医系统拿东西,凌轩不悦的将她拽住,道:“你那个储物空间我上次在地下室里就已经见过了,你又何必再防着我呢?如今,你都是我的人了,你身上我哪里没有看过?你还把这个储物空间藏着不让我看?”

依依听他说看过她身上所有的地方,顿时就有些脸红,说道:“大白天的,你瞎说什么呢?也不怕被人听见了笑话?”

“不怕,谁敢笑话?本王剥了他的皮。”凌轩阴沉着脸说道,随即拉着依依的手,腆着笑脸道:“宝贝儿,快给我看看,我上次都没有看仔细了。”

依依皱眉看着凌轩,只得吸了一口气,算了,就给他看吧。依依便是将自己的手放在了手臂上,那下面隐藏了一个小小的芯片,只是瞬间,便是显现出来一个虚拟的储物空间,夏依依从里面将一个防毒面具拿了出来,正要关上,却被凌轩挡住了。

“你怎么这么小气?我都还没有看够呢。”

凌轩已经被夏依依那个储物空间里那一大堆了奇奇怪怪的武器给吸引了,虽然不知道那些武器有些什么作用,但是观看外表就已经觉得很酷了,只怕它们的威力十分大。作为一个王者,他对这些武器有着莫名的狂热追捧的感觉。

夏依依看着凌轩两眼泛着精光,满脸的兴奋,夏依依顿时就有些慌张了,他若是真的看中了这些武器,而想着要将这些武器拿出来对付北云国的人的话,那不就惨了?夏依依连忙警告道:“不行,凌轩,你现在不能动这些武器,虽然用这些武器,能暂时打退他们,但是,我这里头的武器十分有限,用用就没有了,下次你再想用这些武器对付他们也不成了。可是这些东西一旦露出来,就会引起全世界的恐惧,也会引起他们想要抢夺这批武器的心思。甚至,他们会努力去研制炸弹,到时候,若是有任何一方研制出来了,必定会想要称霸世界,只怕,会生灵涂炭,谁也阻挡不了了。”

凌轩回过神来,说道:“我知道了,我不会动用这里面的武器的,我只是觉得新奇,看看罢了。”

凌轩便是将视线给转到了另一侧,去翻看着夏依依其他的东西,夏依依连忙就要去阻拦,凌轩长臂一伸,就将夏依依给挡在了自己的身体之后。

夏依依一看,他要翻得那么仔细,生怕他会翻出来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来,连忙焦急的喊道:“喂,杜凌轩,我只是让你见识一下我的东西,我可没有让你去这么翻查我的东西啊,你给我住手。”

“我就不住手,你神情这么紧张,你是不是还藏着一些不能让我看的东西?”

凌轩本来只是好奇,想看看夏依依前世使用过的东西罢了,结果见夏依依这么神情紧张,便是顿时就有些恼怒,凌轩总觉得夏依依是不是将许睿送给她的东西给偷偷的藏在这里面了?自己可是已经警告过她了,不能再用许睿送的任何东西了,她居然敢阳奉阴违?

表面上自己没有许睿的任何东西了,暗地里,却还依旧保留着许睿的东西?

一股强大的醋意和怒意从凌轩的心里升起,他挡着夏依依的手臂就更是用力,仿若一根坚硬的铁棒一样横在了夏依依的身前,夏依依怎么都掰不开凌轩的手臂,一着急,就一弯身,从凌轩的胳肢窝下往里钻。

凌轩紧蹙的眉头就皱得更加紧了,一把将夏依依抱起,抱离了那个储物空间,依依狂叫道:“杜凌轩,你知不知道,不经过别人的允许,就私自翻看别人的东西,是犯法的?我要告你侵犯我的隐私权。”

凌轩瞬间有些恼怒,便是点了她的穴道,让她好好安静安静,还隐私权?她的身体上的隐私都被他看过了,她还想着藏着什么隐私不让他看?凌轩的心里就更是肯定了,夏依依绝对藏了一些什么东西。

凌轩气得脸色铁青,恼怒的瞪了夏依依一眼,狠狠的说道:“你最好祈祷,不要让我翻到什么不该藏起来的东西。”

凌轩转身就走到那个储物空间开始翻找起来,不一会儿,就在夏依依的一堆衣服里找到了一个洁白精致的玉佩来,上面还挂了穗子,一看这玉佩,就是男人所带之物。

凌轩的眸子顿时就气得通红,紧紧的握着那块玉佩,走了出来,只是解开了依依的哑穴,凌轩暴怒的吼道:“你给我好好解释解释,为何还要藏着他送你的玉佩?我不是跟你说过,以后不许用他的任何东西?你若是缺首饰,不管你喜欢的首饰有多昂贵,我都会通通买来送给你。我上次给你买了那么多的首饰,你居然嫌弃不肯戴,你倒是将他送给你的首饰给收得好好的?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是不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你的心是不是还在他身上?啊?!”

凌轩暴怒的吼了一声,依依往外看了一眼,提醒道:“你小点声,不能让别人听见你的声音。”

“本王现在不管那些,他们听到就听到,那又如何?本王即便是打了胜仗,赢了全世界又能怎样?本王却输了你!本王输给了他!”凌轩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通红着眸子,眼神有些受伤,他的心里好像揪着疼一样,愤怒的说道:“本王若是输了你,赢了全世界又如何?”

依依身子一震,看着受伤的凌轩,咬了咬嘴唇,说道:“凌轩,你别激动,那个玉佩,我是放在了那个衣服的兜里,后来我都已经忘了这回事了,也没有去特意翻找出来扔掉。那件衣服我已经很久没有穿过了,我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玉佩。真的,我不是故意将这个玉佩藏起来的。”

“你骗人,这是不是他给你的定情信物?你就特意留着了?”

“不是,凌轩,你不要误会,我没有特意留着。”

凌轩苦笑一声,眸子里流淌出受伤来,沙哑着声音哽咽道,“你不肯回答第一个问题,这么说,这个就是他送给你的定情信物了?”

“凌轩,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必耿耿于怀。”依依低声的劝慰道,有些不敢直视凌轩那双通红受伤的眸子。似乎,许睿真的已经成了凌轩心里的那根刺,每次只要一触及到和许睿有关的事情,凌轩都会控制不住自己,他总是会觉得自己的心里没有他,只有许睿。

“过去的事情?我看你不想将那件事情变成过去吧?不然,你为何不断得干干净净,干干脆脆的,为何还要保留着他送的东西?”凌轩有些嘲讽的问道。

“我说了,真不是我特意保留的,确实是忘记了有这个玉佩的存在了。你要相信我,上次你说过,你以后都会相信我的。”夏依依急急的解释道,她害怕凌轩真的会钻牛角尖出不来。

“是,我是说过,我会相信你,可是,这次,可不是别人栽赃陷害,而是确确实实的被我搜出来了他的东西来。”

“我说过,我是真的忘了衣服里还放着这个玉佩呀。”

“是吗?那我刚刚去翻你的东西,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凌轩受伤的苦笑一声,摇了摇头,嘴角斜斜的勾起一抹恼怒的恨意,恨恨的盯着夏依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