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容易吃醋的凌轩(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看着凌轩的情绪从之前的暴怒转变为无奈和低落、哀伤。

凌轩的如今没有像上次那样愤怒的想要打她,教训她,现在的凌轩并没有动手打她,即便如今夏依依被他点了穴道,不可能像上一次敏捷的躲过他的攻击,如果凌轩要打她,她也就只有挨打的份。

然而凌轩仅仅是一脸受伤的、静静的、愤怒的看着夏依依,他的眸子里有些通红,脸上的线条变得有些生硬,不言不语。

空气中的静默让夏依依有些害怕,她宁愿凌轩爆发出来,骂她一顿,也不愿凌轩将所有负面的情绪都憋在心里。

良久,依依沙哑的声音打破了寂静:“凌轩,你别这样,你这个样子让我害怕。”

凌轩依旧愤恨的盯着他,一阵苦笑,不言不语。

“凌轩,你别这样,求求你了。”依依有些害怕,凌轩这样的反应实在太反常了。

凌轩冷眼瞧着夏依依不断的恳求着他,他却无动于衷,良久,他嘴角泛出一丝苦涩的笑意,“呵呵,我可真是一个大傻瓜,居然对你付出了全部的真心,可是你却依旧惦念着你的旧情人。”

“不,我没有,我早就已经忘了他了。我现在喜欢的人是你,凌轩,这次真的只是我太粗心了,我没有将它扔掉。”

“我看是你没有及早将它很好的藏起来,以至于被我翻到了,是吧?难怪你之前想着要去内间偷偷的拿东西,不让我看见。”

“不,我刚刚只是不想让你看见那些武器罢了。凌轩,你若是不相信我,你可以再翻我的东西,我真的再也没有任何属于他的东西了。”夏依依连忙说道。

“是吗?不过我已经对你藏起他的东西不感兴趣了,我也已经不想找了。”凌轩将手中的玉佩放置在夏依依的手中,说道:“我给你自由,你去找她吧。”

“不,凌轩,我不会去找他的,我跟他已经没有可能了。”

“如果本王亲自去许府说一声,让他们接纳你,你们就有可能。你们最大的阻碍不就是许氏宗族不同意吗?就因为你是轩王妃,他们害怕会惹上皇族,如果本王亲自给他们许诺,不会找他们的麻烦,你们之间原本的障碍也就没有了,这样,你们两个依旧能破镜重圆,重修旧好,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凌轩说罢,就带上一脸嘲讽的说道:“这样,你应该是极为开心才对,何必要这副死鱼一样的表情呢?”

“即便如此,我也不愿意回头了,因为到头来,我发现,我爱的人其实是你,凌轩。”依依难受的哽咽着。

“我可承受不起。”凌轩冷哼一声。

帐外,凝香端着刚刚熬好的药,刚要进帐,就被画眉给迅速了拉开了,凝香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小声点,他们又吵架了。”

“为了什么事情?”

“王爷刚刚在王妃的储物空间里翻到了许睿送给王妃的定情信物。”画眉有些担心的说道。

凝香被画眉的话给吓了一跳,王妃怎么这么糊涂啊?怎么能私藏旧情人的定情信物呢?这不等于还是给王爷戴绿帽子吗?王爷哪里能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凝香担忧的说道:“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进去帮忙?万一王爷又像上次一样,想要打王妃可怎么办呢?”

画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王爷若是出手打王妃,事情怕是还有挽回的余地,可是,王爷竟是一点都没有要打她的意思,而是将玉佩还给了王妃,要王妃回去找许睿过日子,王爷还说他会去跟许家打声招呼,让许睿娶她。”

“天啦!”凝香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王爷居然会硬生生的把王妃往别的男人怀抱里送。

画眉说道:“你说,王妃都已经是王爷的人了,若是再嫁人,王妃颜面何存啊?”

“唉,刚刚严清告诉我,他说王妃还是个处,问我是不是王妃他们不会房事,要我回了京城以后,找贤贵妃派个嬷嬷去给王爷和王妃讲讲。”

画眉也微微皱了皱眉头,那次在金科镇,王爷床上遗留下来的东西,很明显的说明他们是亲热过的,难怪那次在床上没有看到血迹,原来,他们根本就没有圆房,画眉有些惊讶道:“他们该不会真的不知道怎么圆房吧?”

可是她们两个大姑娘可是不敢开口去教王爷和王妃怎么圆房,更何况,他们两个现在都已经在闹着分手了,还怎么圆房啊?

两人哀叹一声,只得站在帐外静静的等待着,内心里祈祷着他们两个能合好。

帐内,凌轩对夏依依的哀求和认错充耳不闻,一脸冰霜的看着他。

“走啊,你怎么还不去找他去?快带着他的这个定情信物找他去啊。”凌轩稍显愤怒的催促道,随即他皱眉的看了一眼夏依依,见她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这才想起来自己点了她的穴道。便是迅速的解开了她的穴道,再次催促道:“你快去找他去。”

夏依依想挪一下自己的脚,却是已经站得有些发麻了,依依只得继续站在原地,说道:“凌轩,我不会去找他的,如果你不想看见这块玉佩,那我就毁了它。”

哐!

清脆的一声响声,那块玉佩被夏依依狠狠的扔在了地上,顿时就四分五裂,好似她与许睿的一切过往也都破裂了一般。

夏依依砸得很是狠绝,不带任何不舍和心痛之情。她清冷的脸上,那双眸子定定的看着凌轩,异常的坚决。

凌轩身子一震,冷笑一声,道:“你以为你扔了它,就能洗脱了你还惦记着他的事实了?”

夏依依被他的脾气弄得有些倦意,叹了一口气,有些疲累的问道:“你究竟想要我怎么样?我刚刚已经解释过了,你就是不相信?”

“本王还能要你怎么样?本王过不过就是想要远离你罢了。”

依依微微闭上了眼,深呼吸了一下,随即缓缓睁开眼,说道:“不必劳烦你去跟许家说了,我已经不想跟他在一起了。你既然不想见我,我也不会缠着你。我自会走得远远的。”

依依动手将储物空间关闭,便是微微咬了一下唇,慢慢的挪动了自己已经有些发麻的腿脚,一步一步缓缓的往外走着。

突然安静下来,不再跟他解释,也不再跟他祈求原谅,只会独自一人静默的离开。

凌轩的心突然就收的很紧很紧,他很矛盾,他恼恨夏依依曾经喜欢过别人,还藏着别人送她的东西。自己刚刚一直想着要放手,不想再跟她在一起,即便是刚刚她一个劲的哀求着要他原谅她,他也将自己的心锁得紧紧的,冷眼看着她,将她往外推。

可是夏依依一步一步的远离他时,他的心却是那么的难受,即便自己被她伤得伤痕累累,自己也不愿意放手,好似宁愿自己继续受伤,也要跟她在一起一样。

凌轩的眼眸猛地一怔,他看见了随着夏依依走路的路径下,流淌了一地的猩红的鲜血。

凌轩突然想起来,夏依依此刻正是月事的时候,她的肚子正是疼痛,而且,她的身子因为上次的病情,还没有复原,如果这次她又被他给气伤了,伤了根本,有可能,她就真的会不孕不育了。不知为何,凌轩很害怕,害怕会真的伤了她。明明自己都已经打算让她走,以后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她不孕不育也跟他没有关系,但是在他的心底,他怎么还是觉得好像以后他和依依会没有小宝宝一样。

凌轩急急的冲过去,拦住了依依的去路。

依依顿时就停住了脚步,两人对立站着,四目相对,静默无言。

凌轩低头,看着还在往下滴滴答答流淌的鲜血,有些心疼,沙哑着声音说道:“你身子不舒服,处理一下,回床上躺着休息去。”

“就不劳烦王爷操心了。”依依生冷的回答道,她一口闷气上来,只觉得脑袋都有些发晕。

凌轩的心一阵揪着疼,他不喜欢看到夏依依这么冰冷的面孔,与他仿若陌生人一般的客气。

“你身体不好,别生气,伤了身体,以免以后真的会不孕不育。”

“与你无关”

凌轩皱了皱眉,叹了口气,还是决定自己放下面子来哄她:“与我有关啊,你不孕不育,我的小世子可就没了。”

“王爷怕是想岔了,我不孕不育,只会和别人家有关系。”依依抬头,有些生分疏离的看着他。

“你先别走,先养好身子。”

“不劳烦王爷操心”,夏依依说罢,就要侧身往外走。

“你都流着血,你还能怎么走?外头的人可就都瞧见了。”

“怎么?怕我丢了你的脸?”

“不是,我是真的担心你的身子,你好好的躺着休息。”

夏依依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是继续往外走。

“夏依依,本王叫你,你就是不听了,是不是?”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

夏依依充耳不闻,继续往外走,凌轩恼怒的一把将快要走到门口的夏依依一把就往回拽回来。脑袋本就有些晕晕沉沉的夏依依被凌轩这么生猛的一拽,脑袋猛地晃了一下,眼前就开始冒星星,身子直接就开始往后倒了去。

凌轩一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连忙抱起她就往床上跑去,随即就慌乱的跑到帐帘处唤了凝香进来。

凝香连忙端着已经冷了的药跑过来,一进帐,便是发现流了一地的血,王妃已经昏倒在床上了,顿时就吓得不轻。

“快去将严清叫过来。”凌轩急急的说道。

“是”,凝香连忙将药放置在桌上,便是赶紧跑了出去找严清。

夏依依在床上昏迷了大约两分钟,便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清醒了过来。一睁开眼,便是瞧见了凌轩那双担忧的黑瞳,他脸上的神情十分的紧张,看见夏依依醒来,便是缓了一口气。

夏依依想起身就走,凌轩连忙将她按在了床上,道:“躺着别动”。

“你现在在这里充当什么大好人?”夏依依没好气的讥讽道。

“我错了,我不应该惹你生气,又将你气坏了身子,我相信你了,我不生气了,不就是一个玉佩吗?你忘了扔也没有关系,我相信你的解释了。”

“是吗?我那里面可不仅仅只有一个玉佩。还有好多的东西了,只怕你要生气,可有得生气了。你还是趁让开,免得等一会儿又要说第二次赶我走。”

凌轩微微皱眉,“你里面还藏有东西?”

“是”

凌轩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气得额头上青筋暴起,若是说一个玉佩是她放在衣服兜里忘记了,那还有可能,若是那么多的东西都没有扔,那就不会是忘记,而是真的不想扔。

凌轩看着夏依依,良久,他忍下了心里想要爆发的小宇宙,气恼的咬牙切齿道:“夏依依,你现在将储物空间打开,这一次,本王限你在一炷香之内将所有不应该留的东西全都给扔出来,否则,你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我就不扔,你能拿我怎么样?跟你有什么关系?”夏依依倔强的说道。

凌轩气得阴沉着脸,恼怒不已,他想要发作,却是在看向夏依依那张脸色有些发白的脸庞时,他忍了下来,气呼呼的坐在了床沿上。

夏依依冷哼一声,翻了个身,朝向里面,不想再看他。这一翻身,夏依依才感觉出来,那里好像已经被他给擦拭干净了,换了新的卫生巾和裤子。他在之前看着她弄过一次,这就学会了?不过依依对于他这一举动并没有多心存感激。

不一会儿,凝香焦急的带着严清进来,严清把了一下脉,紧紧的皱了一下眉头,严清已经在路上听凝香说过王爷和王妃吵架的事情了,严清的脸色便是有些不好,说话语气也有些不善:“王爷,在下刚刚都已经说过了王妃的身子还没有复元,还需要好好休息,怎么如今又弄得这么严重?怎么又血崩了?若是经常这样,将来可是真的会不孕不育,即便是我师父,也医治不好她了。”

凌轩眼神一暗,并没有在意严清的语气不好,他有些自责的说道:“本王以后再也不会在她这个时候惹她生气了。”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说道:“你说过多少次不惹我生气?还不是照样惹我生气?相信你的话,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

“可是,每一次,不都是你起的头吗?我什么时候无缘无故的惹你生气了?”

“是,我是没有将玉佩扔掉,可是我不是跟你解释了吗?可你听了吗?你信了吗?”依依不禁恼怒的吼道,完全不管这旁边还站了两个人。

“依依,你设身处地想一下,要是本王还留有旧情人的东西,你做何感想?”凌轩不禁恨恨的问道。自己是没有旧情人,自己若是有旧情人,又留了东西,以夏依依这小心眼又脾气大的性子,指不定要闹成怎样了。

依依扁扁嘴说道:“我会听你的解释啊,我会相信你啊。而你呢,你从来都未曾相信过我,如果将来,别人再来陷害我一次,你依旧会像上次一样落入别人的圈套。”

“我不会,我说了,我会听你的解释的。不过这次不是别人的陷害,而是你自己留了东西。只是,你的解释在我看来多么的苍白无力。若是我,要想断得干净,我连静苑都会一把火烧得干净,而不会像你,还骑着他送的马到处招摇。”凌轩气呼呼的说道。

“杜凌轩,你给我滚,我不想看见你。”夏依依愤怒的说道,抓起床上的枕头就朝他扔了过去。

严清二人冷眼瞧着他们两个拌嘴,不禁抚额,说道:“王爷,你刚刚才说过不惹她生气的,你再这样,她的身子可就好不了了。”

凌轩一把抓住了那个枕头,听见严清的声音,凌轩好似这才发觉旁边还站了两个人,他不禁有些不自在起来,自己怎么会在外人面前失态了,他心里默默念叨着,刚刚跟夏依依吵架拌嘴的人一定不是他。他才不会在外人面人这么没有气质了。

凌轩轻咳了一声,说道:“严清,你给她开个方子。”

夏依依怒道:“开什么方子?吃药有个什么用?吃再多的药,好不容易快医治好了,被你一气,就又要气个半死。你给我走,我不想看见你。”

“夏依依”,凌轩气恼的说道,她居然当着别人的面赶他走。

“你走,还是我走,你自己选择。”夏依依麻利的抛出了一个选择题来。

凌轩气恼不已,愤愤的瞪着夏依依,片刻之后,他便是认输了,从桌上拿起夏依依刚刚拿出来的防毒面具,便是走入了内间离去。

凌轩需要赶紧让天问和鬼谷子二人合作,将这个防毒面具给仿制出来。

天问对于王妃能时不时的拿出一些新鲜的东西已经习惯了,便是立即带了下去研究去了。

凌轩办完了事情,就连忙往回赶,他轻手轻脚的从密道里出来,屏住了呼吸,不想让夏依依发现他,他走出了内间,站在帘侧偷偷的往帐内张望,这一望,他浑身一震,心里有些抽着疼。

半躺在床上的夏依依,满脸泪痕,无声的哭着,她的手里拿了一些东西,她一边看,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那些东西。她好像很悲伤,很委屈,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哭声,双眼已经哭得通红。

凌轩不禁暗想,自己这离开了有差不多四个时辰了,如今,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了,夏依依该不会是在这里哭了四个时辰,所以,双眼才会这么红吧。

只是,凌轩不禁暗暗皱眉,她究竟是看着些什么东西在哭?她手上的那些东西可不是自己送她的,难不成她在偷偷的拿着许睿送给她的东西在哭?而且还是趁着自己外出忙活去了?

凌轩心里不禁又腾的升起一股怒火和郁闷来,他飞速的飞到了床边,夏依依这才惊觉凌轩已经回来了,连忙就要将东西给藏起来,被凌轩一把就给抓住了手,凌轩恼怒的将那些东西给抢了过来。

这一看,凌轩惊呆了,这根本就不是许睿送她的东西,而是一张画像,是画像也不是画像,没有谁能将人物画得这么栩栩如生,这画上有三个人,应该是一家三口,他们的服装跟凌轩这个朝代的服装不一样,站在中间的那个女子穿着一袭轻薄的白纱裙,露出了性。感的锁骨和手臂,那裙子在膝盖之上,她那白皙修长的玉腿明晃晃的露在了外面,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青春、靓丽、性。感。

这分明就是以前夏依依提过的露胳膊露大腿,满大街都是明晃晃白花花大腿的年代啊。

这女子,凌轩不认识,不过眉眼间倒是和夏依依很像,难道,这个人就是夏依依的前世?这画像上的两个中年人,是她的父母?

凌轩看着被自己刚刚抓得有些发皱的画像,还没有来得及跟夏依依道歉,就已经被一声暴怒以及一记猛推,摔倒在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