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堂堂王爷 被踢下床(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呆愣的在地上躺了三秒钟,夏依依疯了一样俯身从他的手上将相片抢了过来,这一看,夏依依几乎要崩溃了。

因为凌轩刚刚极为用力,他的手劲又大,相片不仅皱皱巴巴,还在她父母的面庞上撕了一小条裂缝,依依顿时就着急的用手去抚平那张相片,这是她带在身边唯一的一张全家福,也是她在想家的时候,唯一的精神寄托,如今却是已经被弄坏了,怎么都抚不平那张相片了。

夏依依的顿时就哭得撕心裂肺了起来,好似撕碎的不仅仅是一张相片,而是她的家庭。

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滴答滴答的低落下来,滴落在那张照片上,依依连忙用手将照片上的泪珠擦干,生怕再次弄坏了相片。

泪水慢慢的奔涌而出,像决堤的洪水,瞬间淋湿了衣襟和被子。她的肩膀剧烈的颤抖了起来,泣不成声。

凌轩站起身来,看着伤心欲绝的依依,凌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的脸上露出了心痛和自责,他有些悔恨自己,为何一次又一次的不相信她,又一次一次的伤害她。

凌轩的心也跟着夏依依的一声声嚎哭,而一阵一阵的抽着疼。

凌轩走到床边,想要安慰正在痛哭的夏依依,他伸出一只手来,想要去轻轻的擦拭她脸上的泪珠。只是手还没碰到她的脸,夏依依猛地转过脸来,一脸愤慨,眼眸通红的看着他。

啪!

一个清脆而响亮的耳光快准狠的落在了凌轩那古铜色肌肤的脸庞上。

夏依依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挥出了这一耳光,凌轩又猝不及防,竟是被她给打偏了头。

凌轩的脑袋瞬间就懵了,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狠狠的结结实实的打了一个耳光。

虽然以前他为了哄夏依依开心,曾经抓着她的手打自己耳光,但是那不是夏依依自愿的,而是凌轩自愿的。

今天,却是夏依依主动甩出了这么一个愤怒的耳光。凌轩的头保持原位置,呆愣了片刻,才转回脸庞,正视着夏依依。

“滚!”

夏依依凶狠的瞪着他,愤怒的吼道。

凌轩被夏依依这愤怒的情绪所震动,他忍下了那个结实的耳光,看着几近崩溃的夏依依,他抿了抿嘴唇,低低的道歉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画像对你那么重要。”

“滚!”

夏依依似乎不想与他说过多的言语,只想要他消失,消失得远远的,自己眼不见为净。

“依依,你不要生气,现在你的身子重要,稳住情绪,不然又要血崩了。”

“滚”

“宝贝儿,对不起。你不要生气,你若是想出气,你就再打我,好不好?”

“我不想看见你,你走,要么我走。”

夏依依说罢就要下床来,凌轩连忙拦住她,道:“别,那还是我走。”

凌轩正欲要从地道走出去,外面凝香急急的在帐外禀告道:“王妃,那个送药的士兵往这边走过来了。”

凌轩心中不禁一阵恼怒,这个时候,过来添什么乱?

“让他滚!”

凌轩走到帐帘处,低低的怒吼道。

凝香有些担忧的问道:“王爷,会不会露陷啊?”

“露陷就露馅,本王现在管不了那么许多。”凌轩说道,现在他哄夏依依都哄不住了,哪里还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那些事情?

似乎,哄夏依依的事情,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凝香,让那士兵进来。”夏依依沙哑的声音传来。凌轩不禁转身看了一眼,夏依依已经收拾了东西下了床,她已然擦干了泪水。只是脸上的神情依旧有些悲痛,她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激动情绪。

凌轩有些惊讶,她不用自己哄了?自己就调节好情绪了?

“你还不赶紧脱了夜行衣,躺床上装昏?”

夏依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语气不善。

凌轩有些错愕。

“还不赶紧?”夏依依恼怒的说道。

凌轩连忙就脱了夜行衣躺在床上装昏,夏依依便是让凝香将士兵带了进来,那个士兵见王妃哭得眼睛都肿了,一看就是刚刚痛哭过,根本就不像是装的。

夏依依有些慌张的对那个士兵说道:“你快去找严大夫过来,怎么今天王爷的脉象越发的虚弱了,病情好像越来越严重了。”夏依依的神情是紧张的,好似真的很担心王爷的身体一样。

“哦,好。”那个士兵连忙就往外跑,似乎,用勺子下药这个办法挺奏效。

凌轩缓缓睁开眼睛来,看着夏依依,心里有些愧疚和感动。她即便是在自己情绪极为糟糕的时候,在遇到大是大非的面前,她依旧能很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以大事为重。

“依依,你不要生气,我跟你道歉。”凌轩当着凝香的面,在夏依依的面前舍弃了他的尊严。

凝香微垂着眼眸,努力将自己当成一个透明人,她的心里有些羡慕王妃,王妃竟然能得到王爷这般的宠爱。

夏依依看都不想看他一眼,完全没有刚刚在那个士兵面前假装很关心王爷的神情了。

“你不要以为我已经原谅你了,我只是不想让这个计策失败,不想让这次战事失败,让那些百姓无辜送命罢了。”

依依冷冷的说道,凌轩的脸上的神情瞬间又低落了下去,她,并没有打算要原谅他。

待那个士兵再次回来时,夏依依又再一次演了一场戏,直把那士兵完完全全的给骗住了。凝香有些惊叹夏依依的演技,若不是凝香早就知道这是王妃装的,连凝香都要被王妃给骗了去。

待那个士兵和严清都走了,夏依依便是要跟着凝香出去,凝香道:“王妃,你去哪儿?”

“回我的帐篷”

“王妃,你的帐篷都已经撤掉了。”

“那我的东西呢?”

“除了之前搬过来的一点点,剩下的东西暂时都放在了奴婢的帐内,奴婢现在就去把你的东西全都搬过来。”

“不必了,我今夜就去睡你帐篷就行了,反正你又不睡帐篷,要在王爷的帐外值夜。”

“凝香,还不赶紧将王妃的东西全都搬过来?”

凌轩走过来,拿眼快速的扫了一眼凝香,直接将凝香吓得打了一个激灵,立马跑了出去。

“你想做什么?”夏依依冷冷的问道。

“哪有本王昏迷在床,王妃却睡在别的帐篷,不近身伺候的?可不是要被人看出破绽来?”凌轩扬眉说道,既然夏依依她拥有大义的襟怀,那就从大局着手,跟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兴许会为了北疆的战事,而有所让步。

“哼!”夏依依冷哼一声,却是没有走出去。

凝香很快就将东西搬了进来,夏依依的东西本就不多,很多东西都放在了储物空间了,原来放在帐篷里的东西都是一些日常用品罢了,凝香不过才跑了三趟,就将东西全都搬过来了。

凝香低着头,不敢去看王妃,她恭敬的对王爷说道:“王爷,所有东西都已经搬过来了。”

凌轩有些满意,这会儿,东西都已经搬过来了,夏依依总不能再跑吧,凌轩挥了挥手,凝香连忙轻声退了出去。

夏依依再次冷哼了一声,抬脚就朝床上走去,上了床,气呼呼的将床帘放了下来。

凌轩嘴角微微一勾,她主动去床上了,只要自己在床上哄好了她,不就一切都解决了吗?

凌轩轻轻的往床上走去,动作轻巧,根本就听不见任何声音。凌轩走到了床边,伸手去撩床帘。

唰,一柄明晃晃的匕首从床帘内伸了出来,朝他刺了过来,凌轩下意识的就要用手去挡开那把匕首,待他看清拿匕首的人是夏依依的时候,他的手竟是放了下来,由着夏依依拿着匕首来刺他。

冰冷的匕首抵在了凌轩的脖子上,不过没有继续刺下去。

凌轩笑道:“我困了,我要睡觉。”

“睡桌子去”,依依冷冷的说道。

凌轩不禁咽了咽口水,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被王妃赶走去睡桌子?

凌轩挺直了脊梁,努力捍卫着自己作为一个王爷和一个男人的尊严,瞪大了眼睛说道:“本王堂堂一个王爷,怎么能睡桌子呢?”

凌轩说罢,就拨开了匕首,直接往床上倒去,下一刻,却是被夏依依一脚给踹了下去,夏依依猛地将床帘再次关上,怒吼道:“你若是再敢掀我的床帘,我砍了你的手。”

凌轩恼怒的看着那个还在晃荡的床帘,却是不敢去再去掀开那个床帘,虽然,他相信,夏依依不会真的砍了他的手,但是他却相信,夏依依一定会生气,只怕,自己真的就哄不好他了。

“我没有枕头和被子”,凌轩可怜巴巴的说道。

床内,没有任何声音回应他。

凌轩看着那个已经静止下来的床帘,叹了一口气,低着头,转身,将桌上的茶具给清开,便是将椅子搭了一下,躺在了桌子上,脚就搭在了椅子上,这么睡着,着实是不舒服,不过,好在凌轩是习武之人,这么一点点小困难还是能轻易的克服的。

凌轩凝神感知了一下床内,夏依依似乎并没有睡着,她好像又拿出了那个画像,无声的抹着眼泪。

她想家了?

凌轩微微皱眉,自己真的不太应该,可能是今天惹得她不高兴,她在这个世界活得不快乐,才这么想家。

凌轩呆呆的躺了一会儿,便是起身,悄悄的从地道里又走了出去,直到半夜,他才悄悄的回了帐篷,他的身上似乎带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聚神感知了一下,夏依依似乎已经睡着了,凌轩微微皱眉,想偷偷上床去睡觉,手刚刚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算了,让她安稳的睡个好觉,免得又惹她心烦。

第二天早晨,凌轩从桌上起身,他的身子有些难受,他活动了一下筋骨,他有些哀怨的看着那个紧闭的床帘,自己一定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王妃踹下床被罚睡桌子的王爷了。

凌轩心道,未免下次再睡桌子,还是要在帐内放置一个小榻,不仅仅在这个帐内,还要在王府的房内放小塌。

很久以后,凌轩不禁暗暗后悔,自己为何要在房间内放小塌,导致他经常被夏依依踢下床去睡小塌。

夏依依睡了一觉,心情也平复了许多,只是,当她看着自己那张褶皱破裂的相片时,夏依依心头的火气又重新蹿了上来,该死的杜凌轩。

凌轩感知到夏依依已经醒来了,却还赖在床上不起来。

凌轩便是连忙唤凝香打了水进来,挥手让凝香下去,凌轩走到了床边,轻声哄道:“小懒虫,快起床啦,为夫伺候你起床。”

帐内,没有任何声音,夏依依翻了一个白眼,暗自冷哼一声,他昨天跟发了疯一样,现在,却在这里讨巧卖乖做什么?弄褶皱的照片,还能再修复不成?

凌轩轻叹了一声,道:“我跟你道歉,依依,我会想办法把你的画像修复好的。”

帐内依旧没有声音。

“宝贝,你别生气了,你不是还要起来洗一洗吗?还要重新换卫生巾的啊。”

“你走开,我再起床。”依依终于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