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床太小了,你睡小塌去(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将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内间,让夏依依去内间处理,自己独自坐着饮茶。

透过帘子,他隐隐约约瞧见夏依依的身影,即便只是个影子,依旧能看得出来她那火爆的身材,火爆得让凌轩的喉结情不自禁的滑溜了一下。

夏依依处理完毕,走出来的时候,凌轩慌乱的将自己的视线移开,好像刚刚他偷窥的是别人的媳妇似的慌张。

夏依依可没打算要跟凌轩说话,既然凌轩坐了椅子,依依就不愿意坐过去,独自坐在了床沿上。室内的气氛尴尬且安静。

少倾,凝香端了熬好的补汤过来,在王爷的眼神暗示下,凝香偷偷的瞥了一眼王妃,就低着头退了出去。

凌轩走了过去,想要坐在夏依依的身旁,却被夏依依直接用眼神给瞪得那屁。股也不敢往下坐了,只得悻悻的站在一旁。

“快,吃早餐去,别饿坏了。”凌轩讨好的说道,便是去拉她的手,“乖,生气归生气,可别饿坏了身子。”

夏依依甩开了他的手,满含怒意的瞪了他一眼,径直起床去吃早餐。

凌轩狗腿一样的跟在了后面,给她拉开了凳子,夏依依却没有坐他特意给她拉开的凳子,而是往旁边的一条凳子上坐了过去,随即,埋头开始吃饭。

凌轩讪讪的坐在了自己刚刚拉开的那条凳子上,随后将那碗补汤往夏依依的面前送,说道:“趁热喝了,早上刚刚熬的,很好喝。”

夏依依冷哼了一声,瞟了他一眼,便是将那补汤拿过来用勺子浅尝了一口,嗯,果然很好喝。便是端起汤碗,几下就给喝完了。

凌轩满眼含笑的看着夏依依将那碗汤给喝完了,看来,今夜,自己还需要再出去打次猎了,让她能吃上最新鲜的补汤。

凌轩等夏依依吃完了早饭,才开口打破室内的安静:“那个画像上的人是你和你的父母?”

“是啊,我手上就那一张全家福,你却把它给弄坏了。”

凌轩微微自责道:“你放心,等我回京城以后,我会找人帮你把那个画像给修复好的。”

依依瞪了他一眼:“修复?难道你想让别人知道,我的前世今生?那个相片上的服饰跟现在的服饰完全不同,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的。”

“依依,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它已经坏了。”夏依依气呼呼的说道,随即又问道:“你昨天发的什么疯?为什么要突然冲过来抢走我的相片?”

“依依,我以为你又在看他送给你的东西,你还哭得那么伤心,我以为你睹物思人,只是我把你思的对象给弄错了。”

“哼,你就是喜欢无中生有。”

“我以后不会这么冲动了。”

“信你?你跟我保证过多少次了?我已经不相信你了,跟你谈恋爱可真是累得慌。”

“我以后真的不会再这么冲动了,我保证。”凌轩举起手,用诚挚的眼睛看着夏依依,跟她发誓。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冷哼道:“我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都不愿意相信男人这张嘴。”

凌轩笑道:“我身边就有一个鬼”。

夏依依闻言,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有些惊恐的看着凌轩,自己怎么就忘了,自己可是穿越过来的啊,自己在他的眼中,竟然是一个鬼?真是太阴森可怕了。

凌轩见夏依依有些害怕,连忙说道:“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不会去想你的身份的事情,我的眼里,你是正常的,一个活生生的人。”

夏依依的脸色依旧不太好看,可是她也不想自己是这么一个恐怖的身份来着啊,她也想自己是土生土长的东朔人,而不是来自异世的一屡孤魂。

凌轩连忙说道:“你不要介怀,在我的眼里,我从来就没有对你的身世多虑。”

“没什么,你若是介意,我也没有关系,我走就是了。”

“不,我不介意,真的不介意。”凌轩连连摆手说道,随即笑道:“你这么美丽的一个姑娘,我怎么舍得让你走呢?”

夏依依侧首,审视的盯着他,问道:“你喜欢的是这具皮相?”

“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无论是现在的你,还是以前的你。而且,以前的你也很漂亮。”

“那,是现在的我漂亮,还是以前的我漂亮?”

夏依依波光流转,抛给了凌轩一个难题。

凌轩眨了眨那双无知的眸子,怔怔的看着夏依依,凌轩不禁微微皱眉,抚额,天啦,这个难题简直比历史上最难回答的老妈和老婆同时掉进河里先救谁的问题还要难。凌轩有些后悔,自己就不该在刚刚夸赞她以前也漂亮,结果给自己惹上了一个麻烦。

凌轩想了想,还是夸赞以前的她漂亮吧,毕竟,以前那个才是真是的她。“自然是以前的你漂亮了。”

依依突然脸上带上轻浅的笑意,缓缓问道:“那你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有一种跟别的女人偷。情的感觉?”

凌轩浑身一怔,欲哭无泪道:“依依,我从来就没想过那样的问题,你别胡思乱想了,好不好?”

“瞧把你紧张的,你就是真的跟别的女人去偷。情,好像也没有人能把你怎样嘛,毕竟,你可是王爷啊。”

“别人不能把我怎样,但是你能把我怎样,我可不敢出去沾花惹草,我要为你守身如玉。”

“哼!”夏依依冷哼一声,轻瞟了他一眼,问道:“守身如玉?我问你啊,你究竟是不是一个处?”

“是啊,你还不相信我吗?我都没有碰过别的女人。”

“那你的那些技术是从哪儿学来的?”

“我们皇室里的皇子,在弱冠之礼那天,就会有嬷嬷教这些知识,会放春宫图在屋里,还会在当夜安排一个处子宫女当通房丫鬟送到房里来,皇子会在这一天破了处,当然了,像志王那种风流成性的人,在弱冠之礼之前,就已经有了不少通房丫鬟了。”

夏依依顿时气得脸色通红,猛的跳了起来,指着凌轩的鼻子骂道:“好啊,杜凌轩,原来你早就已经……你个混蛋,骗子。”

凌轩抬眸,轻抖了一下眉头,“怎么?吃醋了?”

夏依依冷哼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凌轩连忙拉住了夏依依的手,说道:“怎么这就要走了?”

“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给你的通房丫鬟让床啊。”夏依依没好气的说道,脸上的神情已经冰冷难看至极,帐内升腾起一股浓烈的醋味来。

凌轩遗憾的耸耸肩,“她离得太远了。”

夏依依不禁咬牙切齿起来,狠狠的啐了他一口,“那你就再找些通房丫鬟去啊,全国各地,每个地方都找一些,这样,你以后去哪里都有人来伺候你,不是很好吗?”

凌轩饶有兴趣的点点头,“嗯,这个主意不错。”

“松手”!夏依依狠狠的甩了甩被他抓着的手,恼怒的说道。

“你应该大度一点,那毕竟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不必如此耿耿于怀。”

夏依依闻言一震,她怎么觉得这句话这么耳熟?好似她昨天跟凌轩说过的话。夏依依梗着脖子说道:“那能一样吗?你都已经有通房丫鬟了。”

“你吃醋了,是不是?”凌轩双目含着戏弄的神情,满面笑容的看着依依。

“我有什么好吃醋的?你要娶多少个女人跟我有什么关系?”依依冷哼一声,想要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她的心里却隐隐作痛,痛得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凌轩轻轻的摸了一下夏依依的脸,说道:“你说说你啊,明明就是吃醋了,还死不肯承认。我告诉你,我那天根本就没有碰她,因为,那一天我根本就没有回房间。”

“就像当初我与你的新婚之夜的时候,你也没有去我的房间一样?”依依抬头,心里似乎有些开心。

“是啊”

“那你怎么学会的?”

“本王这么聪明还用学?”凌轩有些得意的扬眉,随即,他低下头来,喷洒了一口温热的气息在夏依依的脸上,有些调戏意味的说道:“你既然认为我曾经学过,是不是说明你很认可我的技术?”

“杜!凌!轩!”夏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告诉你,其实,我是因为之前跟你亲热的时候,根据你的反应,会明白哪里是你的敏感地带。”凌轩的嘴角弯起了一抹迷人的好看的弧度,他十分高兴的看着夏依依的脸色瞬间变得通红,他的心情就十分的好。

“杜凌轩,你!说话真是越来越露骨了,我不要理你了。”夏依依羞恼的说道。

“我只对你说这些露骨的话。”

夏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不想与他再说话,再说下去,他指不定要说出什么来了。

凌轩含笑瞧了一眼夏依依的神情,看她这般的娇羞,又想跟她亲热,但是,夏依依如今身子不便,到最后,自己忍不住自己的火热,憋得还不是自己。凌轩便只得按捺下自己心里的悸动。

凌轩便是连忙岔开话题问道:“依依,你是不是想家了?”

当然,这个家,指的是她以前的那个家,不是现在的这个护国公府。

夏依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神情黯然了下来,她点了点头,说道:“凌轩,我真的很想我的爸妈,我想回去看看他们。”

凌轩当即吓得不行,以为夏依依有办法可以回去,他瞪大了眼睛,焦急的问道:“怎么?你有办法回去?”

如果夏依依有办法回去的话,这可就麻烦了,自己若是惹她生气了,她一气之下,就直接回到她以前的那个世界,自己不就再也找不到她了吗?那自己岂不是永远都不能跟她在一起了?

不过,接下来依依的话倒是让凌轩放心下来了。

“我没有办法回去了,我当时是在战场上,跟我的一个战友敏儿一起抬着担架救治受伤的战友,结果被炸弹给袭击了,只怕,我原来的那具肉体已经损坏了,我可能再也回不去了。而且,过了这么久,只怕,都已经火化了。”

夏依依说着说着就十分的伤感,自己死了,那他的父母可就老来无女了,成了失独老人。夏依依顿时就又流下了眼泪来,“我一死,我的父母一定很伤心,我真的好想回去告诉他们,虽然我没有在那个世界了,但是我已经重生了,用另一种方式好好的活着了。可是我没有办法回去。”

凌轩其实是羡慕夏依依有这样的父母的,不像他,如果他死在这个战场上,父皇根本就不会太伤心,他伤心的不是他的儿子死了,而是没有人能帮他守着北疆了,他们在乎的是自己的利用价值。而母妃,应该会伤心一阵子,不过,她应该更在乎的是自己没有了儿子以后,将来老来无依,在宫里的日子会难过罢了。

凌轩便是突然明白了,为何昨天夏依依与自己吵架之后,会那么伤心的看着她父母的照片哭,想来是她觉得她在这个世界没有一个爱她的人,她就会十分想念原来那个世界上爱她的人。

夏依依不同于别人,别人在这个世界上有家人的疼爱,而夏依依没有,她的所有,只有自己一人,如果自己都不疼爱她,那她真的会觉得生无可恋了。

凌轩心下一疼,将依依揽入怀中,说道:“依依,你放心,在这个世界里,我会代替你的父母好好爱你,代替他们好好保护你。”

依依一怔,有些感动,点头,“嗯”。

不过片刻,夏依依就回过神来,一把将凌轩推开来,说道:“你别想着又花言巧语的哄骗我。”

凌轩欲哭无泪,怎么夏依依就这么难哄了啊?好不容易自己寻着了一个突破口,把她给说得动了心,她怎么就又想起来之前的气还没有生完啊?

“依依,你还要生多久的气啊?”

“哼,这一辈子都气不完了。”

“好,你若是一辈子都能生我的气,我也满足了。至少,我能在你的心里呆一辈子不是?”凌轩笑道。随后拉着夏依依到桌前坐下,道:“来,跟我说说你以前的趣事,我很想听。”

“你想听啊?”夏依依泛着狡黠的目光。

“对啊,想听。”

“想听也不是不可以,去,先将我刚刚换下来的衣服给洗了,我就讲给你听。”

夏依依扬眉,他以前不是说了,他堂堂一个大男人怎么能给一个女人洗衣服吗?他不是说他要慢慢的改吗?男女平等嘛,那就开始改起来啊。

凌轩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夏依依,居然还记得以前的那件小事,果然,女人在记仇这方面的记性极好。

“你不愿意啊?”

凌轩静默了半刻钟,咬了咬嘴唇,加了一个附加条件:“我洗完衣服,你就不能生气了,好不好。”

“不好,你记住,现在的你,根本就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夏依依学着凌轩以前惯用的语气和表情,冷冷的说道,不过,她只有凌轩的一半气势。

凌轩呆滞了一会,报应啊,真的是报应啊,现在自己要将以前给她的所有刁难都一一还在了自己的身上,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算你狠!”

凌轩站起身来,闭了闭眼睛,好似去断头台一样,脚步显得十分的沉重,一步一步的往内间挪,他的内心是十分拒绝的,要知道,夏依依刚刚换下来的衣服,可是带血了的。

凌轩走到了内间,自己为自己叫了声委屈,便是开始洗衣服。

夏依依听到了内间洗衣服的水声,顿时就乐得翘起了二郎腿,脚尖还有节奏的跟随着水声摇摆了起来,哼,杜凌轩,我还治不了你了是不是?看我怎么把你一个傲娇的王爷给治得服服贴贴的。让你以前欺负我,现在通通都还给你。

夏依依怡然自得的饮着茶,只觉得今天的这个茶的味道都比以前好喝许多。

两柱香后,凌轩一脸委屈的扁着嘴巴走了出来,他满脸是汗,洗个衣服比他练武都要累。

凌轩坐到了夏依依的身旁,说道:“我已经洗完了,你可以讲了。”

“好,你刚刚洗了两柱香的时间,那我就给你讲两柱香的时间。”

“不是吧,依依,不能这么算的啊。”

“为何不可?我的故事,我做主。你若是想听,下次洗完衣服再听。”依依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凌轩哀怨的看着夏依依,两柱香的时间,哪能讲多少故事?如果自己要将夏依依的故事听完,只怕要给她洗一辈子的衣服了。

“那我要听我想听的。”凌轩道,时间有限啊,必须要先听自己感兴趣的故事。

“好,我现在开始计时。”依依很爽快的说道。

“你以前有没有结过婚?有没有相好的男人?”凌轩一脸紧张的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最关键的问题。

夏依依早就料到他会问这些了,夏依依悠悠的说道:“这个啊,我跟你说,我们那里也有习俗,在弱冠之礼的当天,女孩就会送到一个宗教寺庙里去,送给老住持享用一晚。”

凌轩顿时就觉得自己的额头上青筋突突的跳了起来,他紧紧的攥紧了拳头,都快将后槽牙都给咬碎了,“那个该死的老住持!本王要杀了他。”

“你又杀不到他,你都去不了我以前的那个地方。”

凌轩气恼的浑身戾气十分重,他看着夏依依嘴角有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他猛然想起来,夏依依与他亲热的时候,很明显是个很青涩的黄花大闺女,不可能会被人享用一晚。

凌轩冷静下来才发现,夏依依说的话,似乎是在套用刚刚自己说通房丫鬟的模式,这才惊觉自己上了夏依依的当了,凌轩恼怒的说道:“你开这种玩笑做什么?”

“逗你玩啊,你刚刚不是跟我开玩笑开得很开心的吗?怎么?现在,我开玩笑,你就不乐意了?”夏依依那似有似无的笑意逐渐变成了开怀的嘲笑。

凌轩板着脸孔,阴沉着脸,训斥道:“往后,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你快点老老实实的给我交代,你以前,究竟有没有?”

“没有”,依依认真的回答道,接着她语气一转,“不过呢,倒是有很多人追我啊,不过,我都没有看上,哈哈。”

凌轩有些吃醋,说道:“有多少人?”

“一双手都数不过来呢。”

“哼,往后你想都不要想,他们追不来这边。”

夏依依轻瞟了他一眼,暗笑了一声,便是给他讲了一些以前的趣事。

凌轩这一天都极近可能的哄着她,伺候着她,本以为,这一天应该能哄好夏依依了,然而,到了晚上,却依旧被夏依依给踢下了床。

凌轩一脸受伤的看着得意的一个人霸占着那么大一个床的夏依依,哀求道:“依依,你能不能让我上床上睡觉啊,这外头没有床帘,我都被蚊子叮了好多个包了。”

“那我跟你换,你睡床,我睡桌子去。”

“就不能两个人都睡床吗?”

“不行,这床太窄了。”

“哪里窄了?足够我们两个人睡的了。”

夏依依瞪着双眼说道:“我说窄了就是窄了。”

凌轩这一夜,十分郁闷的又睡在了桌子上,在接连三天都没有成功的挤上夏依依的床后,凌轩再也无法忍受睡桌子了,他要雄起。

呃,也没有多雄起,仅仅是让凝香在帐内多放了一张小塌,第四夜,他终于不用睡桌子了,小塌比桌子舒服多了。

凌轩暗暗发誓,下次,把夏依依哄好了以后,可不能再惹她生气了,他能忍受夏依依打他骂他,却无法忍受独自一人睡觉。

凌轩这段时间里,可也没有闲着,更没有总是窝在帐内与夏依依卿卿我我,他一到了晚上,就会偷偷的从地道出去忙活。

关于轩王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灵的消息,早已经从北疆传到了各地,皇上也已经收到了夜影递过去的消息。

皇上十分焦急的将所有的太医都集中了起来,将鬼谷子写的凌轩的病症给他们看,那些太医一个个的都摇头,鬼谷子都治不好的病,解不了的毒,他们哪里有什么办法?

“皇上,鬼谷子所说的这个脉象和病症,我们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根本就没法对症下药啊。”

“皇上,卑职实在是没有办法解毒。”

那些太医都摇着头,皇上一时也没了主意,只得大骂了他们一通之后,将他们都给撵了出去。

志王得知了消息,不禁高兴得饮起了小酒,本来以为自己还要再忍受凌轩一段时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快就得到了轩王病重的消息,据说,还是被人下了毒,这一下,真是天助我也啊。相信过不了多久,他就是太子了。

志王正饮着酒,身边的太监就连忙来报,说是皇上身边的李公公来了。

志王修长的手指转动了一下酒杯,嘴角一勾,冷哼一声道:“父皇自从轩王站起来以后,就对本王冷落不已,如今,怎么又想起了本王来了?”

那个太监弓着身子,不敢回话,他的眼睛落在了自己的脚尖处,不敢催促志王。

“哼,去告诉李公公,刚刚今天练武扭伤了腰,现在卧床不起。”

“王爷,这怕是不妥吧。”那个太监小心翼翼的说道,这欺君罔上可是大罪啊。

“有何不可?以前,轩王早就已经被夏依依给治好了残疾,他不也在轮椅上装残疾装了好长一段时间吗?”

志王嘲弄的冷哼道,如今,也要让父皇知道知道,自己也不是一无是处,看父皇在缺人的时候,如果轩王和自己都不能用了,他还能用谁去,难不成用安王那个一无是处的闲散王爷不成?

那个太监只得低声回答道:“奴才遵命。”躬身退了出去。

“去,请一个太医过来。”志王对屋里另一个太监说道,便是神情自若的走到了床上躺着装病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