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空城计(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是想着要将他们给引进来打吗?那就把门直接大打开,让我们的士兵躲藏起来。设下陷阱,等着他们进来自投罗网。”

“那他们不是会进来得更快吗?”天问不禁皱眉说道。

“司马贺这人是不是狂傲自大,性情多疑?”

“是啊。”

“对于他这种人,空城计应该合适得很。”夏依依说道,眼里闪烁着精光,她要将以前诸葛亮使用的计策用在这里,应该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凌轩微微皱眉,空城计?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计策,虽然自己想着要将他们给引进来打,但是还是想着要先将他们拦在城外消灭一部分人,若是直接将城门大打开的话,敌人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进来了?除非,对方越是面对这种大打开的城门,就越是害怕里面的陷阱。

以司马贺这样多疑的性子,空城计,可能真的就能将他给吓唬住,一时半刻的,还就不敢攻城了。

凌轩看着夏依依那闪烁着耀眼光芒的眼睛,她的小脸儿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希望获得自己的认可,凌轩这几天以来被夏依依冷淡的拒绝得有些伤心,如今,夏依依的神情让他又恢复了男人的自尊和自信。

凌轩点头说道:“不错,空城计对司马贺的确有用。天问,你即刻快马先去三尧镇将普通百姓都撤走,将所有的士兵撤离到城门内三里路以外隐藏起来,将城门大打开来。确保他们从城门外看不见城内有任何一个士兵。依依,我现在就将军令牌给你,你带着烈豹突击队,然后让何参将带领二十万兵马前去三尧镇,我跟在混在士兵里一起去,夜影那一边,我另外派人过去跟他们送信。”

“好”,依依点点头,接过了凌轩的令牌。

天问点点头,为了避免引人怀疑,还是从密道里悄悄的走了。凌轩随即也从密道出去,悄悄的混在了士兵里。

凌轩离去的背影异常的挺拔和坚定,成败在此一举,一定要在这个关头打倒他们,早点回京娶夏依依。

夏依依拿了令牌,将凝香和画眉叫进来,神情严肃的说道:“现在我和王爷就要去三尧镇打战了,你们在这里好好看着帐篷,不能让任何人进来,发现王爷不在帐内,明白吗?”

“可是,我们不在你的身边,你会很不安全的。”

“没事,王爷另外派了人跟在我身边保护我,红菱他们已经回来了。”夏依依目光凛凛,这,是她和凌轩再一次并肩作战。

凝香点点头,深沉的说道:“王妃,你放心去三尧镇,这里,我和画眉会守好帐篷的,不让任何人走进这个帐篷。”

“嗯”,夏依依将她们支出去,从储物空间里拿了仅剩的那个防毒面具,然后,又拿了一些能用的武器,背在身上,就出去找何参将和秃鹰。纠集了二十万兵马浩浩荡荡的往三尧镇赶去。

北疆的夜色有些凉,凉薄的月光撒在这片白天被太阳炙烤得有些开裂的焦黄的土地上,映照着那些士兵焦急坚硬的脸庞上。路旁的草丛里虫鸣阵阵,不过,这些虫鸣声很快就湮没在隆重的急行军脚步声中。

夏依依身着一身军绿色作战服,是她前世穿过的衣服,她觉得那种衣服穿着更方便打战。她娇弱的身子此刻显得那么挺拔,她那瘦弱的肩膀似乎能撑起这次战役。三千青丝已然挽起,头顶带着一顶钢盔貌,作战服里还穿着防弹衣。

凌轩隐藏在夏依依身后十几米处的士兵队伍里,他看着队伍前方的夏依依浑身散发出英伟的气势,带领着二十万兵马完全没有任何畏缩,此刻的她,似乎比旁边的那个何参将更有将领风范。凌轩的嘴角露出了赞赏的微笑,他的女人,就是不一般的出众。

凌轩穿着一身新兵服,他为了遮挡脸部,在脸上缠上了一些纱布,又沾上了一些血,伪装成一个面部受伤的士兵,这倒是并没有引起周围士兵的怀疑。不过他那高个子以及浑然天成的气势,即便只是穿着新兵服,也能让周边的人感受到他的不一样来。

凌轩感受到了异样的目光,连忙收敛了自己身上的气势,微微驼着背,低着头往前行走。

司马贺和薛虎带着几十万兵马急匆匆的赶往三尧镇,顿时就傻了眼,怎么回事?为什么三尧镇的城门是大敞开的,不仅仅是大门,就连侧门都是打开的,而且,望眼过去,城内似乎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城墙上也没有任何一个士兵。

“怎么回事?难道通天阁有这么大的本事?”司马贺有些疑惑的问向薛虎,他们和通天阁商议好的事情是他们在攻城的时候,通天阁的人从城内将门打开,即便是如此,也要死伤不少人的。

通天阁应该不会在他们还没过来之前动手,更何况,即便是动手了,这地上总会有尸体,有血迹的吧,怎么可能会像现在这样,这里干干净净的,根本就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倒像是东朔的人主动退城,将这个城池拱手相让了吧。

薛虎有些狐疑的往里面看了看,说道:“这倒是千古奇闻了,怎么连打都不打,就直接将城池拱手相让了?这可不是轩王的风格啊,即便轩王已经快死了,昏迷不醒,这守城的士兵也不可能会干出这样的事情,这若是让皇上知道他们弃城逃跑,可是会被砍头的。”

司马贺暗暗咬了咬牙,说道:“这肯定是他们的阴谋诡计,在城里埋伏了一个巨大的陷阱等着我们,有可能在里面埋伏了数十万兵马,就等着我们进去直接将我们包了饺子了。”

司马贺愤恼的盯着城门,若是往常一样,他现在就已经直接挥兵去攻城了,怎么可能还会在这里磨蹭了这么许久。

司马贺便是跟身旁的两个小士兵说道:“你们两个,快进去打探一下情况,这城里头究竟有什么?”

那两个士兵畏畏缩缩的看着那个空旷的城门,夜色太黑,他们又离得远,看不清城里头有些什么,但是他们总觉得那打开的城门就好像是一个怪物的庞然大嘴一样,他们一进去,就会被吃掉出不来。

“司马将军,就我们两个人去?会不会太少了一点?”

“那就十个人进去,探个路而已,用得着多少人?”司马贺怒道,随手指了一排士兵。

那些士兵有些害怕,但是又畏惧于司马贺的淫威,这十人只得拿着刀和盾牌,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城门口走,他们的眼神里闪烁着害怕,生怕那空荡的城墙上会突然射出一支冷箭来。

“走快点”

司马贺看他们那畏畏缩缩,磨磨蹭蹭的模样,顿时就有些生气,等他们走到城门,天都要亮了。

那些士兵只得加快了脚步,有惊无险的走到了城门口,就像乌龟一样,把头刚刚伸过去瞄了一眼,就连忙又缩了回来,看了好几眼,这才确认这城门口确实是没有士兵。

他们连忙跑了回去,禀告道:“司马将军,城门口真的没有人。”

“你们再去城里面找找,看看里面什么情况,再回来禀告。”

那些士兵这次比上一次就更是胆怯了,上一次只是在城门口张望了一下,这一次,却是要进城,互相胆怯的望了望,只得咬牙往里走。

城内的守城参将远远的看见城门口进来了十个东张西望的士兵,守城参将低声问道:“天问,现在该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发现我们的行踪?”

天问冷眼瞧着那是个畏畏缩缩的士兵,根本就没有将他们看在眼里,冷哼一声道:“等他们走近的时候,我过去解决他们,而且要没有任何声响的解决他们。”

如果让那些士兵去解决的话,必定会有打斗声和喊杀声,他现在要的是悄无声息,引起城外的人的恐慌,只有这样,才能让多疑的司马贺不敢贸然进来,才能给轩王和王妃争取时间过来。

那个守城参将额头上冷汗直冒,这三尧镇可是只有十万之众,刚刚探子回来禀告说北云国竟然派了有五十万,这一对五,必输无疑,即便是关门抵御他们,也抵挡不了半个时辰就会被攻破,根本就等不到援兵过来,而天问竟然直接命令他们将城门大打开,说这样反而能撑得住两个时辰。

守城参见怎么都有些不相信,这怎么可能啊,开门迎客?客人还不敢进来?但是守城参将也没有别的办法,这天问手上有军令令牌,自己也只能听他的。

天问见守城参将一副紧张不已的模样,便是说道:“这是王妃的计策,你应该要相信王妃有这个能力御敌。”

“这是王妃的计策?”那个守城参将就更是惊讶了,一个女人能想出这样的妙计,虽然这个妙计有些冒险,他现在都有点担心,这个妙计能不能行得通。如果行不通,他们只会死得更快,如果行得通,就真的能拖延两个时辰了。

“上一次在铁宁镇,用催泪弹退敌的计策就是王妃想出来的,你难道还信不过王妃的能力吗?”

“信得过,信得过。”

这个参将连忙点头,上次,他就听说了催泪弹的厉害,想来,王妃应该是有很大的把握,才会大胆使用这个计策的。

待那十个士兵越来越靠近的时候,天问悄悄的摸了过去,身形敏捷,好似一只伏击等待猎物的饿狼一样,他的眼神犀利的看着前方,一个飞身,一抹黑色的身影恍若一抹幻影一般,飞速的飞到了那些士兵的周边。

为了不留下血迹,他直接采用了点穴道的办法,那些不过是一些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天问的到来,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惊呼出声,就已经被天问给定在了原地。

顷刻之间,这十个士兵就已经全都被解决拖走。

司马贺在城外等了一炷香的时间,都没有见到那十个士兵回来,不禁有些害怕了起来,怎么这么久了都没有出来?司马贺便是又叫了二十个人进去。

一柱香后,这二十个人依旧没有任何音信。

司马贺瞬间就觉得汗毛直竖,那个大敞开的城门好似地狱之门一样,有去无回,阴森恐怖。

城墙内,一些通天阁的伪装士兵有些郁闷的跟随着别人躲藏在暗处,他们有些着急,本来想趁着城门口乱的时候,去把城门打开,可是却不知道这东朔究竟在搞什么鬼,居然直接就把门给打开了,这让他们惊讶得下巴都掉下来了,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打战方式。

他们想出去跟北云国的人报信,却是走不开,这些人都藏在这里,而城门口空荡荡的,若是自己朝城门口那边走过去,简直就像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

这不是活生生的要被天问给杀了吗?

通天阁的林分舵主并没有跟在那些小喽喽的队伍里,他隐藏在一个屋顶上,看清楚了这边的情况之后,稍加思索,便是明白了东朔在搞什么鬼了,他冷哼一声,便是飞快的往城外的方向跑去,他需要赶紧去跟北云国通风报信,让他们大胆的冲进来。

林分舵主刚刚跑了两步,十几个黑衣人就拦住了他的去路,林分舵主眼神一凛,说道:“阁下是何人?”

“林分舵主,我们素来井水不犯河水,不过,你们竟然敢暗害王爷,那就是与我们为敌。”黑衣人首领上前愤愤的说道。

“原来是暗夜组织,不过,你们也不应该来找我们算账,我们通天阁不过是收人钱财与人消灾罢了。”

“下手的人是你们,我们自然要找你们算账了。弟兄们,给我上。”

林分舵主连忙拔剑就与他们对上了,然而,他一个人却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而这次,出动的又是暗夜组织里的精英,很快,林分舵主就被他们下了武器绑了起来。

城外,司马贺派出去的人都犹如石沉大海一般,而通天阁又没有人过来跟他接头,司马贺在这城外都以及各耽搁了一个时辰不敢进去了,这个时候,便是只得派了人回去赶紧跟赵熙汇报情况。

司马贺在城门外一阵焦急,他胯。下的马也隐约感觉到主人的不安情绪,便是也用四个蹄子不安的在地上刨着,将灰尘高高的扬起。

薛虎皱着眉头,说道:“司马将军,要不卑职进去瞧瞧里面的情况?”

薛虎的武功要高一些,如果那些士兵遇到了埋伏,薛虎可能能从埋伏里跑出来。

司马贺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还是不要先进去了,以免白白牺牲了一条性命,以我看,通天阁的人只怕是都已经被东朔人给控制住了,不然,怎么会没有人出来跟我们报个信,里面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们且等着,看看太子殿下有什么指示。”

赵熙这次并没有在军营里休息,而是随军到了最近的一个镇子安扎营寨等候这边的战事,充当幕后军师,及时给司马贺指导战事。

赵熙闻言,微微一怔,怎么这东朔闹这么一出?

赵熙跨上马就往三尧镇跑去,他很想知道,这稀奇古怪的三尧镇到底在搞什么鬼。

“太子,你怎么来了?”薛虎见状,连忙策马迎了过去,他担忧的说道,太子的伤势还未痊愈,根本就不能上战场打战,不是说好了要他在远处指导战事的吗?怎么亲自跑出来了?

“本太子对那传信士兵的话有些不尽相信,哪有这样的作战方式?城门全打开?”

“太子,你看看就知道,这三尧镇却是是主动把门打开了,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看见,我们派进去几波人,连个叫声都没有,也没见着人回来,这里面,似乎水很深啊。”司马贺连忙上前说道,这可不是他胆小不敢进去,而是那里面谁也不知道设下了什么阴谋诡计,有什么陷阱?

赵熙策马往前走了一小段,朝城门里头瞄了一眼,果然这城门里头竟然是看不见半个人影,赵熙顿觉奇怪,如今,这五十万兵马竟然都站在这城门外不敢动弹。

“薛虎,你和司马贺两人带些人进去看看。”

“太子,这样会不会太冒险了?之前派进去的人,可是都没有回来。”司马贺有些担忧,他若是进去,说不定也会出不来。

赵熙不禁有些气,若是他没有受伤,他都宁愿自己亲自进去打探,也不愿看他们这个胆小窝囊的模样。

“既然你们害怕,那我们就直接派大军攻进去,他们若是有诈,我们这么多的士兵,还能怕他们不成?大不了就是殊死一战了。”赵熙剑眉直竖,怒瞪着司马贺。

司马贺脸色微红,自己堂堂一个大将军,竟然被赵熙嘲讽他害怕。

司马贺只得挥兵就往城门内冲过去。

城内,那个守城参将有些害怕,“怎么办?他们好像要冲进来了。”

天问看了看时辰,到现在才过了一个半时辰,算算时间,王爷和王妃还要再过半个时辰才能赶到这里来。

天问说道:“关城门,先挡着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挡半个时辰。”

既然空城计已经发挥了它的作用,拖延了一个半时辰,如果再不关城门,只怕北云人一冲进来,他们根本就不是北云人的对手了。

司马贺的人刚刚要冲到城门下,却见到城门突然关闭了,不禁在外头恼怒的叫嚣了起来。城墙上突然就冒出来一大堆的士兵,齐刷刷的往下射箭。司马贺只得带着兵马按照以前的方式进攻。

城内,混在士兵队伍里的那些通天阁的伪装士兵,不一会儿就开始按照原定计划在城内开始攻打开门,天问站在城墙上,看着城内一片混乱,跟身旁的一个黑衣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个黑衣人微微颔首,走了进去,不一会儿,就拎了林分舵主出来,将他的衣服给扒光了,用绳子绑起来挂在了城墙上。

天问喊道:“通天阁的人,你们给我听着,你们若是再不住手,我可就要杀了你们的林分舵主了。”

那些人这才发现,他们的头领都已经被抓起来了,而且他们都已经暴露了,他们四下一看,只见这城门口的士兵竟是比以往的士兵要多上许多,即便他们要从城门里头把门打开,只怕是难上加难,看来,这东朔,应该是早就有所防范了的。

那些通天阁的人便是只得束手就擒,草草的了结了城内的这一场闹剧。

城外,司马贺和薛虎攻打了许久,才攻打到城门上来,与城墙上的士兵厮杀了起来。

天问和那参将以及暗夜组织的人齐齐上前,迎上了司马贺和薛虎。

司马贺这一瞧见城内的情景,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最高的将领竟然只是一个参将,其余的就只有一些暗夜组织的高手在这里帮忙罢了,而士兵,也就只有十万之众。

司马贺顿时就恼羞成怒,这才惊觉,刚刚他们竟然是被天问给耍了,他们居然使诈。

司马贺差点被他们气得吐出一口血来,一边和他们纠缠在一起,一边跟外面的人汇报这里的情况。

赵熙得知情况后,更是被气得不轻,没想到他们在一个半时辰之前,那么好的攻城机会都没有把握住,若是那个时候就攻入城门,只怕现在这三尧镇都已经落入他们的口袋里了。

赵熙星眸骤然聚起了寒气,说道:“他们刚刚肯定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既然如此,我们就得给他们来点眼色瞧瞧。速速用毒攻,攻进城门内去,不要让他们有机会等到援兵过来了。”

“是”

后面的那些士兵便是连忙背着毒药就往城墙上冲,那些带着毒药爬上城墙的士兵,便是将装有毒药的瓦罐子直接朝城内的那些士兵堆里砸了进去,顷刻间,城内烟雾弥漫,不消一会儿,那些东朔士兵就一个个的口吐白沫,死了一大片,其余的人一见到这毒药扔下来,就连忙躲了开去。那些东朔士兵十分害怕这种毒气,纷纷逃窜开来,根本就不敢再靠近那些毒气了,不过一会儿,城墙内靠近城门口的士兵就变得少得可怜。

天问一见这种情况,便是连忙吩咐那些士兵先集中斩杀站在城墙上的那些背了毒药的士兵,只不过他们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那些背着毒药的士兵一见打不过他们,就是直接将毒药打开来,跟他们同归于尽。

夏依依就快要赶到三尧镇了,远远的就听见了三尧镇漫天的厮杀声,夏依依不禁赶紧加快了步伐。

虽然夏依依已经加快了行军步伐,然而,等他们赶到三尧镇的时候,北云国已经攻破了城门,进了城四处厮杀了起来,五十万对十万,毫无疑问,东朔士兵被打得节节败退。

夏依依有些担忧的看着前方那些厮杀的士兵,怎么办?她有些惊慌,即便是他们现在带过来的这二十万,加起来也才三十万啊,还是有些少。也不知道丁大力那边有没有及时带着兵赶过来。

夏依依咬了咬唇,有些茫然的朝后看去,便是看到了那一双看向她的灼灼黑眸。

“不用怕,有我在。”

夏依依读懂了凌轩的唇语,便是带着兵朝着城门口厮杀了过去。

司马贺一见到这边赶过来的二十万士兵,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之前为何要耽误了一个半时辰,他们居然等到了二十万援兵。虽然五十万对三十万,他们还是有胜算的希望的,不过,他们的损伤会更大罢了。

司马贺飞到了薛虎的身边,说道:“速战速决,你先助我将那个参将杀了,然后再集中杀天问,这样,会容易很多,不能再这样与他们混战了,要各个击破。”

如果不是因为有暗夜组织的协助,就凭天问和那参将,根本就不是司马贺与薛虎的对手。

薛虎点点头,便是立即改变了攻势,二人集中对付那个参将。那个参将很不幸的,在小片刻之后,就成了刀下亡魂。紧接着,他们又开始集中精力对付那些暗夜组织的人,照样是采取各个击破的攻势。

这一下,天问这边的人就逐渐减少,慢慢的就处于弱势了,几乎要攻打不过他们二人,开始节节败退,天问身上也平添了好几处伤势。

------题外话------

推荐好友林大小姐/文《空间美食之锦绣餐厅》她是腹黑鬼畜的萌萌哒食神继承人。

他是位高权重的冷冷哒国内最神秘第十八区行政长官。

她是吃货会做饭,睫毛长长,头发到腰。

他是低血糖厌食症患者。野狼般的双眼,细薄的黑发。

她被逼得惨死,抛尸荒郊野外,一昭重生,空间在手,发家致富,美味系统皆为我所有。?

他手里掌握z国命脉。行事作风,冷漠无情,杀伐果断。国家第一,理性第二。?

一次意外手下背叛遭遇受伤中枪,本以为会死于非命,但是居然被她带回家,悉心照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