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天问力不从心之时,司马贺的剑就直直地朝着天问的心口刺了过去。天问又要应付薛虎,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眼瞧着那剑即将没入他的心口,“噌”!的一声响,司马贺的剑被人轻挑了开来。

司马贺抬头一看,不过就是一个新兵,还是一个脸上有伤,缠了纱布的新兵。

这司马贺与薛虎都未曾与轩王见过面,因此,竟是没有认出他来。

天问和那些个暗夜组织的人一见王爷来了,他们似乎都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也放下心来,更加卖力的攻打对方。

司马贺冷哼一声,横眉看着这个穿着新兵服的高个子士兵,怒道:“小子,你一个新兵竟然敢参与将领之间的打斗?你嫌命太长了?”

“嫌命太长的人是你!”凌轩冷冷的说道,脸上泛起了修罗王般的阴狠神情。

司马贺啐了一口,便是举剑就要教训教训这个“新兵”,不过他才打斗了几招就发现,自己在他的面前好似完全没有招架之力一样,他的剑术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自己几乎都要看不清他的剑挥过的痕迹。

这几招,打得司马贺节节败退,司马贺脸色大变,这样的身手,只怕是连太子赵熙都达不到,能拥有这样身手的人这世界上只有轩王一人。

“你是轩王?你没有中毒昏迷?”

司马贺惊讶得问道,薛虎也同样发现了不对劲来,他们可是趁着轩王中毒昏迷的大好时机来攻占三尧镇,如果轩王是假装的话,那他们岂不是已经落入了轩王的陷阱之中?

司马贺随即就恢复了自己内心的惶恐不安,说道:“即便你没有昏迷又如何?你的三十万兵马根本就不是我们五十万兵马的对手,更何况,我们还有毒攻。”

“是吗?你再仔细瞧瞧!”凌轩嘴角勾抹起一股玩笑意味。

司马贺往下面一看,不禁皱了皱眉,天啊,他看到了什么。

只见一个身着奇怪服饰的女子与一个头上戴着奇怪面具的参将正冲进了烟雾中砍杀那些身上背着毒药的士兵。

他们两个似乎并不会被毒药熏倒,难道那个奇怪面具竟然能防毒?而那女子是先吃过了解药才不会被毒气所伤?她哪来的解药?不过看了一会儿,司马贺就更惊讶的发现那个女子怎么刀枪不入?

那些剑根本就刺不进她的身上,看她外面那件衣服都已经破了洞了,难道里面还穿了一件盔甲?

她的身份,难道就是轩王妃?

司马贺转身再次看向轩王的时候,似乎在看一个怪物一样。

轩王竟然想到了解决毒攻的办法,只是,为何防毒面具只做了一个?难道是才想出来的办法而没有时间做?

司马贺笑道:“轩王,你那不过才两个人能进入毒气里,根本就没有办法应付那么多的士兵。你以为就这样,你就能打赢了吗?”

“赢不赢得了,只怕你是看不见结局了。”凌轩脸上扬起嗜血的神情,他直接劈剑过去,再次开始攻打司马贺。

这一次,凌轩没有手下留情,他必须要速战速决。

司马贺眼见就要打不过轩王,眼眸一转,便是连忙朝着城下那个还在奋力杀敌的轩王妃飞去。

凌轩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光芒,他居然敢去打夏依依的主意,那他就不能活。

夏依依正在跟那些士兵打斗,猛然感觉身后袭来一股阴狠的杀气,夏依依连忙转头,便是瞧见了司马贺的那一双阴狠的眸子,一道白光闪过,夏依依在这样的高手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招架能力,司马贺的剑就已然刺上了夏依依的胸膛,不过那剑尖刚刚碰到夏依依的身子时,那剑就已然失去了力度。

司马贺的胸膛已经被另一把锋利的剑给刺穿了,胸膛喷涌而出的鲜血喷了夏依依一身,司马贺吐出一口鲜血来,阴狠狠的瞪着夏依依,轰然倒地死去。他倒地的瞬间,身后的凌轩一脸焦急的冲过来,拉着夏依依仔细看了一下,确认她没有受伤,这才放下心来,随即他微微皱眉,急忙飞身离去,离开了这烟雾弥漫的毒气里。

那薛虎一瞧见司马贺死了,便是想赶紧撤退,不过却被凌轩拦住了去路。

薛虎被凌轩和天问围攻了才几招,就已经打不过了,他恼怒的将身上的毒气罐拿出来,就往地上摔去,凌轩冷哼一声,抬脚就将那个毒气罐往城外踢去,随即一剑削了他的脑袋。

“天问,关门打狗。”凌轩冷冷的说道。

天问微微颔首,跟那几个暗夜组织的人打了一个手势,几人深吸一口气,憋住了气飞身而下奔入了毒气中将城门关上。

只是带着数千士兵站在城门外等候的赵熙,瞧着城门一关,还以为是司马贺将城门关了,全力围杀那些东朔士兵呢,心中不禁一阵高兴。

凌轩带着暗夜组织的人,憋气冲入了毒气中,专杀那些背了毒气的士兵,杀一会儿,就飞开来吸几口新鲜空气。

然而,毒气阵以外,那些东朔士兵的情况却是很糟糕,他们打不过人数众多的北云国士兵,想跑都跑不掉,城门已然关闭,而且城门口毒气弥漫,他们没有吃过解药,根本就通不过那个毒气震。

所幸他们坚持了小半个时辰之后,丁大力就带着二十万士兵赶过来支援,又将做好的那一百来个防毒面具交给了暗夜组织的人。

丁大力大喊一声:“北云贼子,现在,就让你们尝尝我们的毒药。”

丁大力往那本就毒气弥漫的城门口扔过去几十个装了毒气的瓦罐,那些北云人只是吃了北云国的解药,却没有东朔毒药的解药,不过顷刻间,他们都受不了那些毒气,纷纷倒地死亡,一些士兵见状不妙,连忙闭气往毒气镇往外跑,却还没有来得及跑出去,就已经被带了防毒面具的暗夜组织高手通通杀掉。

不过一会儿,那毒气阵里就已然没有北云国的士兵了。

有了丁大力带过来的那二十万士兵,东朔的士兵人数瞬间就和北云国士兵人数相等了,北云国又没有将领了,那些北云国的士兵形同散沙,好似无头苍蝇一样在城内乱跑,他们想跑出去,可是每一个城门口都弥漫了东朔投下的毒药,而且还有戴着防毒面具的黑衣人站在毒气里等着他们的到来。

那些北云国士兵根本就逃不出城门,憋不住气的就会被毒死,憋得住气的人,还没有碰触到城门,就已经被暗夜组织的人杀死了。

他们就像是一条条丧家之犬一样,在城内逃窜着,哀嚎着,一个个不过转瞬间就成了刀下亡魂。

赵熙在城门外听着城内的动静,喊杀声已经渐渐的弱了下去,城内渐渐的变得安静了,赵熙高兴的大笑了起来,哈哈哈,此刻的三尧镇怕是已经变成了一座死城,那些东朔士兵全都被北云国的士兵杀死了吧。

城门缓缓开启,赵熙端坐在马背上,欣喜的打算迎接司马贺和郑彪的凯旋归来。

第一匹马缓缓的走了出来,端坐在马背上的人确实是司马贺,只是司马贺的模样似乎有些不对劲,他的身上全是鲜血,脑袋也是耷拉着的,整个人软趴趴的,毫无生气。

赵熙的脸色微微一变,难道司马贺受伤了?他朝着后面一看,司马贺的身后似乎还坐了一个人,那人脸上还缠着纱布,看不清容貌,不过,他手上拿的那一柄剑,他却是认得的。

那剑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剑,天潭宝剑,不就是大年夜的时候,轩王妃从西昌太子阿木古力的手中赢过来,然后送给了轩王的剑吗?上一次他和轩王对阵的时候,轩王就是拿的这一把剑。

他是轩王!他没有昏迷!

赵熙这才惊觉,司马贺已然死了。

啪,一个头颅快速的朝着赵熙飞了过来,赵熙伸手敏捷的一把抓住,眼眸一缩,那可是薛虎的头颅。

赵熙仰天长啸一声,原来,刚刚根本就不是北云国关门打狗,而是他们被当成狗打。自己那五十万兵马竟然全都折损在这三尧镇里。

“赵熙,我再给你看一个人。”

凌轩挥了一下手,几个人押着林分舵主走了出来,赵熙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败得这么一塌糊涂。

他不甘心的问道:“你们有多少兵马?”

“总共五十万”

“不可能,之前探子打探的时候,这三尧镇可是只有十万兵马。”赵熙眼眸通红,嘶声底里的吼着。

“不错,本来是只有十万,不过,你们在外头磨蹭了一个半时辰不敢进来,给了我们足够的时间赶到这里。”

凌轩带着得意的笑容,嘲讽的看着赵熙。

赵熙瞪大了眼眸问道:“你,你们之前大打开城门的时候,里面居然只有十万兵马?”

“不错,可惜,你们没有胆量进来,中了我们的计。”

“呵呵,轩王,你果真好计策!”赵熙恼恨的说道。

“本王告诉你,空城计这一招,可是出自本王爱妃之手。”凌轩骄傲的炫妻,随即说道:“可惜啊,你可不是输在本王的手中,而是输在了一个女人的手中,你说说,你还有什么脸面回北云国?不如,今天,就长留此处。”

“轩王妃?”赵熙脸上的闪过复杂的神色,他有些懊悔,自己怎么就不趁早杀了她?

“赵熙,纳命来。”

凌轩大喝一声,一把将司马贺的尸身朝赵熙扔了过去,便是举剑就要杀过去,此刻的赵熙,身上还有重伤,根本就不是凌轩的对手。

赵熙心里一阵害怕,连忙大喊一声:“放箭”,便是趁着凌轩用剑格挡着箭雨的时候,他连忙策马就逃。

凌轩眼眸一暗,退了回来,便是命令弓箭手朝着对方射箭,一炷香后,城门外的几千士兵便是被消灭殆尽,只是,再也找寻不到赵熙的身影了。

凌轩恼恨不已,这一次没有杀了赵熙,无疑就是放虎归山,他日,赵熙伤势好了以后,一定会卷土重来,不过,段时间之内,北云国是不敢再有什么动作了。他们这次损失了五十万兵马,又损失了一个将军,北云国只怕要很久才能恢复元气了。

凌轩策马回去,四处找了一下,没有见到夏依依的身影,心里顿时就紧张了起来,现在虽然已经胜利了,但是城内还是有一些残余敌人没有消灭掉,夏依依还是有危险的,凌轩慌张的找了起来,他在混乱的人群中找到了秃鹰的身影,连忙飞跑过去,沉声问道:“轩王妃在哪里?”

“她在急诊帐篷里”,秃鹰迷惑的看着王爷,他怎么那么焦急?

秃鹰话音刚落,凌轩就大步朝着急诊帐篷飞了过去,待他看到了夏依依那娇小的身影忙忙碌碌的时候,凌轩的心,瞬间安定了下来。

这一次,凌轩看着病床上躺着的裸着上身的士兵的时候,凌轩的表情淡淡的,已然没有上次在西疆初次见到夏依依这么给人治伤的时候的那种愤怒和吃醋。

凌轩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夏依依在忙着治伤,身旁的那个小士兵给夏依依打下手,似乎有些发懵,总是听不懂夏依依所说的那些指令。

凌轩微微蹙眉,一把将那个打下手的小士兵给拎了出去,一脸谄媚的跟夏依依说道:“我来给你打下手。”

夏依依微微抬眉,看了一眼凌轩,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这个醋坛子,等一下见到自己在别人身上摸来摸去的,他该不会又要生气吧。夏依依说道:“不用了,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你快去忙。”

“不,那些事情有丁大力和天问,就足够了。”

丁大力?夏依依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心里不禁紧了一下,夏依依瞟了一眼凌轩,冷哼一声,“怎么?丁大力现在可以出来见人了?”

凌轩笑了一声,知道夏依依是在恼怒他上一次误会她和丁大力的事情,凌轩说道:“事情都已经清楚明白了,哪还能让他背一辈子的锅呢?我已经在军中郑重申明了,还了丁大力的清白。”

“哼!”夏依依不悦的冷哼一声,便是扁了扁嘴,使唤道:“还愣着干嘛?赶紧把他流出来的血擦拭干净啊,这么血污污的,我都要看不见伤口了。”

凌轩一愣,连忙伸手抓了纱布过来,给那个士兵擦拭血液,凌轩笑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夏依依瞥了他一眼,嗤笑了一声,便是低头继续干活。

丁大力带着士兵全镇搜捕那些残余势力,刚刚已经变得有些安静的镇子,此刻又开始响起了尖锐的叫声,东一处,西一处的尖锐叫声想了起来。

夏依依充耳不闻,埋头认真的干这活。

一骑快马奔腾而来,一走到帐外就急急的禀告道:“王妃,不好了,大本营内出事了。”

“怎么了?”夏依依抬头问道。

“刚刚有人突袭了大本营,去袭击王爷的帐子,发现王爷不见了。”

那个士兵焦急的说道,他刚刚说完,就见到在王妃身旁,穿着一身新兵服,给王妃打下手的王爷,他震惊的说道:“王,王爷?”

王爷不是昏迷不醒,就快要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三尧镇?

凌轩皱眉问道:“怎么回事?有人袭击本王的帐子?”

“嗯,在王妃带着二十万士兵走了之后,便有几十个黑衣人趁着大本营内人员空虚,摸进了大本营,直接去袭击王爷的营帐,周边的士兵没有反映过来,凝香和画眉也挡不住那么多人,他们挥着刀就冲了进去往床上砍去,这才发现被子里只是一堆衣服。”

“那些人可抓住了?”

“杀了一些人,还有一些人跑了。就抓了一个活口,现在由凝香和画眉亲自看押着。”

“嗯,本王现在就回去。”凌轩看了一眼还在忙活的夏依依,说道:“我先回去处理事情,你在这里先忙着,我忙完了,就回来继续给你打下手。”

夏依依抬眼看了他一眼,他这是什么意思?已经开始支持她的医疗工作了?

夏依依朝凌轩微微点了点头,凌轩朝空中打了一个手势,红菱飞身下过来,恭敬的跪在了王爷的脚边。

“保护好王妃,寸步不离,她若是出了什么事,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凌轩的声音冰冷阴狠,他狠历的扫视了一眼红菱。

红菱脊背一寒,沉声说道:“是,王爷,卑职明白。”

凌轩带着一身寒气往外大步跨出,吹了一声口哨,唤来了闪电,飞身上去,便是带着一队人马快速的朝着大本营的方向跑去。

大本营里,凝香和画眉将那个黑衣人点了穴道,又将他的嘴掰开,从他的嘴里将藏着的那包毒药给拿了出来,以防止他自尽,两个人一起在王爷的帐内看守着他。帐外,她们已经布置了重兵把手,她们一定要在王爷回来之前,好好的保住这唯一的活口。

天色渐渐的亮了,太阳洒进了这个帐内,映照着她们有些紧张惶恐的脸上。

帐帘猛的掀开,洒进来一大束阳光,刺激得她们的眼微微眯了起来,凌轩那个颀长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一身杀气,大步跨了进来,死死的盯着那个黑衣人,阴狠的问道:“说,是谁派你来刺杀本王的?”

凝香快速的解了那个黑衣人的穴道,那个黑衣人冷哼一声,只是死死的盯着轩王,没有回话。

唰!

寒光一现,那个人的身上瞬间多了一条刀伤,涓涓的冒出了鲜血,凌轩手中的匕首上竟然没有见到任何一丝血色。

由此可见凌轩的速度有多块。

“说,谁派你来的?”

那人依旧不说话,身上再次多了一条刀伤。

不过一会儿,那人身上就已经密密麻麻的布满了上百条浅浅的刀伤,细细密密的流着血,身上疼痛不已,却是要不了他的命。

“把他身上抹些蜜,扔在草丛里。严加拷问。”

不一会儿,室外,就躺了一个浑身被蚂蚁包裹了的人,他的脸狰狞了起来,嘶吼着,那些蚂蚁啃食着他身上的刀伤,瘙痒疼痛不已,他想要将那些恼人的蚂蚁捏死,可是他却动不了,只能咬牙忍着。

太阳越发的毒辣,炙烤得他有些虚脱,嘴唇渐渐的没了血色,可是他依旧忍着,坚决不开口。

“怎么?还没有招供吗?”凌轩在帐内冷冷的看着凝香。

“还没有”

“把他扔到水蛭潭里去。另外,之前给本王送毒药的那个士兵可抓住了?”

“王爷,昨夜发生了袭击的事件后,我们就派人去抓那个士兵,已经抓着了,关在牢里,正等着王爷回来处置。”

“知道了,你下去吧,务必尽快撬开他的嘴巴。”凌轩冷哼一声,起身,便是朝军牢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