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试一试小榻上的滋味?(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投毒的士兵一脸惊恐的看着王爷活生生的走到了他的面前,他惊慌的喊道:“不可能,你怎么会活着呢?我明明看着王妃亲手用勺子给你喂了药,而且我们检测过,你吃剩的药里含有毒的。”

“不错,你们确实很聪明,居然想到了将药下在勺子上。不过王妃更聪明,给本王喂药的时候,悄悄的换了一把勺子,只是你没有发现罢了。”

那个士兵不禁睁大了眼睛,连连摇头,不可置信,他可是全程紧盯着王妃喂药的,还以为他们的计划天衣无缝,没有想到,竟然被他们将计就计。

“你的身份,本王已然知道了,你是通天阁的人,本王也不怕告诉你,本王刚刚才从三尧镇回来了,活捉了林分舵主,你们的计划全都已经土崩瓦解了,很遗憾的告诉你,你们的任务失败了。”

“既然你都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那个士兵梗着脖子,怒视着轩王。

“本王想知道的是,昨夜袭击本王营帐的人,是不是你们通天阁的人?”

“不是,我既然已经相信你喝下了我们的毒药,就相信你已经药石无灵,过几天就会死了,既然能悄悄的将你毒死,又何必多此一举派人来刺杀你?这个锅,我们通天阁可不背。”

凌轩定定的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道:“你说的,倒是也有些道理。那你可知道,那些人是哪里的人?”

“不知道”

凌轩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不像是说谎的样子,继而又问道:“你在军营里的同伙是谁?”

“我没有同伙”

“药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

接下来,无论凌轩怎么折磨他,怎么问他,他都一律说不知道。

“倒是个硬骨头”,凌轩恨恨的说道,转身,吩咐道:“将他和三尧镇那些活捉的通天阁的人关一处去。”

凌轩回到了帐篷,凝香走了进来,禀告道:“王爷,那些人已经招了,他们是冥日会的人,说他们只是一个小喽喽,并不知道是何人买通了冥日会来杀王爷。”

“哼,冥日会!”凌轩冷哼一声,眸子暗了暗,他挥了挥手,让凝香下去了。

这冥日会和通天阁还不一样,通天阁更多的只是做情报工作,买卖消息,顺带做一些杀人掠货的事情,因为通天阁的人更喜欢用头脑做事,花少量的代价,获得高报酬的回报,但是通天阁阁主一向治下严明,绝不允许属下干一些奸淫、欺压良家妇女的恶劣行为。

而冥日会,则是一帮被官府通缉的一帮亡命之徒,杀人犯之类的,他们一帮乌合之众聚合在一起,专门干一些杀人的勾当,甚至还会奸淫掳掠,无恶不作。

通天阁可是明明正正的有一个总舵在一座山上,要是想找通天阁,还能找得到通天阁的老巢。可是冥日会则像是活在阴暗地洞里的老鼠一般,无人知道他们的老巢在哪里。

相比通天阁,世人更憎恶冥日会。

凌轩不禁有些忧虑,若是有人跟冥日会买他的命,他要想去查找冥日会那边的线索,怕是会有些难处。倒不如让冥日会的死对头通天阁去找线索。

通天阁,夜羽收到了来自轩王的一封信,夜羽瞬间就气炸了,没想到,自己的两个任务在轩王这里都被粉碎了。还将他派出去的人一网打尽,全都活捉了,就连他一向还算看中的林分舵主都被轩王活捉了去。

轩王的要求很简单,通天阁若是想要林分舵主他们活命的话,通天阁就必须停止刺杀他的那个任务,而且,还要帮他去查究竟是谁让冥日会刺杀他的。

当然,若是只是林分舵主他们的性命,还不足以让夜羽动心,让夜羽动摇的更大的一个原因是,轩王答应给通天阁主半颗解药。还说若是想要另一半解药的话,就得帮他继续查找百花虫毒的解药。

夜羽不禁有些恼怒,这还是他们通天阁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完成雇主的任务,反倒被自己刺杀的目标人物给要挟了。

但是为了给阁主解药,夜羽只得吞下这口气,答应了轩王。

当然,通天阁损失惨重,他毁约停止了刺杀轩王,就务必要赔偿给买主一大笔金银。

这边的事情还没有让他恢复头痛,北云国那边又给送来了一封信。

赵熙因为打了败仗,心里一阵恼火,对他的联盟者通天阁也颇有怨怼,这损失了五十万兵马,通天阁又岂是赔偿一笔金额就能了结的?然而,赵熙不仅没有收到通天阁的道歉和赔偿金,那夜羽却是十分脸皮厚的说他们的契约上是说帮他们把门打开,然而那天他们来攻打的时候,门确确实实的是开着的,不管是不是通天阁打开的。通天阁只管最终结果,那就是城门确确实实已经打开了。所以,不赔偿。

赵熙气得吐了一口老血,他都开始怀疑这通天阁是不是和轩王早就合谋好了,一起讹他们北云国的银子。

北云国的皇帝一听说五十万兵马竟然被轩王给包了饺子,而且,这空城计竟然还是出自轩王妃之手,北云国皇帝一阵怒急攻心,竟是晕倒在了大殿上,整个大殿的人都慌乱不已,连忙将皇帝抬到了寝宫,请了太医医治,那皇帝一阵痛哭流涕,连忙下令,要赵熙只管守住国土,不要再去攻打东朔,那轩王和轩王妃,他们可惹不起。

北疆胜利的消息传到了东朔皇宫,杜傲天高兴不已,原来之前轩王中毒昏迷不醒,仅仅是用来诈敌的假消息,收到战报的杜傲天十分兴奋,他已经许久都未曾如此扬眉吐气过了,轩王果然是他最为得力的儿子。不过,让他更加惊讶的是,那轩王妃的才能已经远远超乎了他的想象,要知道,这一次轩王能一举将北云国打得龟缩在国内不敢出来,可是有很大一部分是轩王妃的功劳。

皇上本来想让轩王再趁胜追击,然而,轩王除了给他送了一封战报以外,还送了一份奏章,大意是说他想要回来去找百花虫毒的解药,将北疆的事务暂时交给葛青云等人,反正现在北云国还不敢攻打北疆。

皇上本不想同意,但是转念一想,轩王如今所剩时间不多,即便是去打北云国,也攻打不了几个月,倒不如,让他回来,先找解药,等他解了毒,以后才能一辈子帮他守护江山,便是满口答应了下来。

未央宫,贤贵妃之前听闻轩王中毒昏迷的消息,彻夜的在未央宫哭泣,这泪痕还未干,就有宫人进来禀告了轩王大获全胜的消息,要贤贵妃准备准备,今夜皇上会过来就寝。

贤贵妃喜极而泣,连忙命人收拾未央宫,让嬷嬷给她沐浴更衣,画了精致的妆容。贤贵妃心里一阵哀叹,这后宫女子的恩宠,可不是都和儿子的功劳息息相关。再瞧瞧那皇后,自从前几天志王装病骗皇上,然后又在东宫宠幸侧妃的事情露馅了以后,志王都没脸出东宫的门了,皇上就更是没有给皇后好脸色了,好几天都未曾和皇后照面了。

“娘娘,老奴听说,这次王爷能获胜,可是多亏了王妃献计,那个空城计可真是绝妙啊,足足将北云国攻打的时间拖延了一个半时辰呢。不然,还真拖不到援兵过来。王妃可真是王爷的贤内助呢。”

张嬷嬷脸上带着喜庆的笑容,她瞧着贤贵妃今儿心情极好,便是一边给她梳头,一边给王妃说着好话。她知道,上次贤贵妃要给王爷纳曹若燕为侧妃,王爷一生气就顶撞了贤贵妃几句之后,贤贵妃对轩王妃就更是不喜了。因此,张嬷嬷便是想着给轩王妃说上几句好话,改善一下贤贵妃和王妃的关系,毕竟,如今王爷和王妃的感情好着呢。

贤贵妃淡淡的瞥了一眼张嬷嬷,挥退了众宫人,低声说道:“本宫也知道,那轩王妃是个有才干的人,只是她的性子太傲,光是得罪皇上都已经好几回,更别提她在本宫这里,对本宫阳奉阴违的了。她这样的性子,可不适合在宫里,倒是适合在那军营里。本宫担心,她回来之后,又要闹得宫里鸡飞狗跳的了。”

张嬷嬷便是笑着说道:“她能来这宫里几回呢?她这次回来,必定会呆在王府里好好伺候王爷,又怎么会闹得这宫里鸡飞狗跳的呢?”

贤贵妃轻叹了一口气,道:“她若是能给轩儿生下一个麟儿,本宫倒是会给她在宫里照拂一二。另外,也希望她能收收心,专心致志的相夫教子。”

“娘娘,老奴瞧着,他们二人在北疆怕是已经鹣鲽情深了,不然,又怎么会去送子观音寺祈福呢?想来是已经将子嗣之事挂在心上了,这小世子怕是也快了。娘娘就只管等着含饴弄孙为乐了。”

贤贵妃嘴唇轻抿,脸上带上笑意,道:“若是真的如此,本宫自会重重赏赐她。”

北疆,一派欢乐喜庆的样子,王爷赢了胜仗,便是犒赏将士三天三夜,有肉有酒,还对有功的士兵升了军衔。那秃鹰更是已经由百夫长升为了千夫长,这么快的升军衔的速度,可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得上的了。

那些将士对轩王妃有了空前的尊重,他们将对王爷的那份崇敬,也分了一部分到了王妃的身上,毕竟,若是没有王妃的计策,他们根本就很难获得胜利,甚至可能还会输。

那些将士看王爷那么高兴,还以为王爷是因为赢了胜仗才会这么高兴的,但是聪明的凝香却是知道,王爷这么高兴是因为他要带着王妃回王府了。

凝香和画眉喜滋滋的收拾着东西,夏依依侧卧在小榻上,惬意的吃着水果,冷眼瞧着她们二人在帐内收拾她的东西。

凝香将东西都收拾好了,便是出声提醒道:“王妃,奴婢不敢动王爷的东西,你就起来把王爷的东西收拾一下吧,我们明天天一亮就要赶路了。”

“你也说了,是明天才走,今天着什么急啊?再说了,他的东西,他自己收拾去,我才不收拾呢,我刚刚才从三尧镇回来,医治了几天的病人,我现在累得慌,才不想干活呢。”夏依依懒懒的说道,又捻了一个水果,张开了嘴巴吃了下去。

凝香苦着一张脸说道:“王妃,那等你休息好了再给王爷收拾吧,毕竟收拾东西这活,总不能让王爷收拾。”凝香就差点说给王爷收拾东西,是王妃的份内之事了。

“以前我不在北疆的时候,王爷的东西都是谁收拾的?”夏依依问道。

“夜将军收拾的,但是现在夜将军不是受重伤了吗?”

“那就等王爷回来,让他自己收拾。”夏依依理所当然的说道,完全对凝香的规劝毫不为意。

夏依依话音刚落,鬼谷子和严清便是走了进来,鬼谷子拖着一大堆的东西走了进来,“丫头,我们的东西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们已经收拾好了,借你的储物空间装一下。”

夏依依睁开眼,瞥见了严清还在从外面的马车上搬东西进来,依依吓了一跳,从小榻上腾跳了起来,说道:“鬼谷子,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多的东西啊,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东西啊?”

“这不是老夫在这北疆这么久,一有空就开始炼药吗?炼了好多药,不过很多药都给那些受伤的战士用掉了,但是还有很多药暂时用不上,老夫就要都带走,带回去一定能卖个好价钱。”鬼谷子兴奋的说道。

“不行,你这些药都得留在这里,给那些军医以作不时之需。”夏依依说道。

“那可不行,这是老夫花了好多的精力炼制出来的药,怎么能这么送给他们呢?”

“放心,我会跟王爷说的,让他给你药钱,这样可行?”

鬼谷子嘴巴一撇,说道:“哼,他那个小气鬼,还给老夫药钱,之前那么多的药都拿去医治伤兵了,他给的药钱都只够老夫的本钱,根本就没有盈利。老夫要带回去,回去卖大价钱。”

“不行,我那个储物空间是有限的,根本就塞不进你这么多的东西,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的东西要带了,除非,你这些东西别放进我的储物空间里,你自己用马车运回去吧。”

鬼谷子连忙摇头,道:“那可不行,老夫有好几车药了,万一路上再像上次一样,遭遇了伏击,被抓走了,老夫的药会全都被人抢了去的,还是放在你的储物空间里安全。”

“不行,几车药,根本就放不进去,你自己用马车带回去。”

“丫头,枉费老夫平时对你那么好,你就这么对老夫啊?”鬼谷子通红着脸,气呼呼的说道。

凌轩跟葛青云交接了军中事务,忙活了一天,带着疲倦的身子往回自己的帐篷走。

夕阳西下,红色、黄色的彩霞布满了蔚蓝的天空,红色的光晕投在了凌轩那张线条分明的脸上,他脸上却是没有倦意,反而透露出了一抹高兴的红晕出来。

他脚步轻快的走向自己的帐篷,他终于结束了这北疆的战事,他要回去成亲了,要结束他单身的日子了。

凌轩走进帐篷,便是听见自己帐内吵吵嚷嚷的声音,他不禁微微蹙眉,自己的帐内一向都安静不已,怎么今天倒像是菜市场一样,人声鼎沸?

帐篷外面还堆了许多的瓶瓶罐罐,凌轩几乎都没有下脚之地了,十分艰难的跨过那些瓶瓶罐罐,走到了里面,他脸色阴沉的看着鬼谷子说道:“谷主,你把这些东西都搬到本王的帐内做什么?”

刚刚还吵吵嚷嚷的人,见到王爷回来了,立马就噤了声,鬼谷子有些不悦的扁了扁嘴巴,说道:“老夫不过是想要丫头帮我把这些东西放储物空间里,结果她却不答应。怎么来的时候,她能帮老夫装东西,这要回去了,却不肯帮老夫装?越来越小气了,真是近墨者黑。”

夏依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近墨者黑?鬼谷子竟然敢拐弯抹角的说凌轩小气?

凌轩的脸都快垮到地上去了,冷冷的说道:“本王限你在半柱香之内,将这些东西都给搬出去。”

鬼谷子气得腮帮子鼓鼓的,他奈何不了轩王,便是转身看着夏依依,说道:“丫头,你不会真的对老夫这么绝情吧?”

夏依依道:“鬼谷子,真不是我不肯帮你,你上次也见过了,我那储物空间真的很小,装不下你这几马车的东西,这样吧,你挑拣一下,将一些你想带走的药就带上,那些士兵能用得上的药就留在这里,王爷会给你足够的药钱的,是吧,王爷?”

夏依依后面那句问话是问像凌轩的,她微微侧头,一双美目带笑的看向凌轩。

凌轩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温柔的看向夏依依说道:“嗯,就按爱妃说的办。”

“那老夫以前的药钱呢?太少了。”鬼谷子趁势打铁的说道。

凌轩的脸色顿时又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瞪着鬼谷子说道:“你不要得寸进尺!不要以为王妃帮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鬼谷子抖了一下,随即看向夏依依,说道:“丫头,要不你跟老夫一起回药王谷算了,你上次不是还说等这边的事情忙完了,就跟老夫去药王谷养老的吗?”

凌轩顿觉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跳,鬼谷子居然敢将他的新娘子拐走?凌轩瞬间暴怒,一把拎着鬼谷子就往外走,恶狠狠的警告道:“你个老头,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顷刻间,帐外就响起了鬼谷子咒骂的声音,凌轩转头,看向帐内的凝香和画眉,冷冷的道:“看着他,不许他再进来。”

她们二人连忙低头应是,退了出去,严清则悲催的又将东西老老实实的给搬了出去,搬了好久,才搬完。

凌轩恼怒的看着坐在小榻上悠闲的吃着水果的夏依依,看她这么悠闲自得的享受着,顿时又生气不起来了,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搞得?怎么总是帮着他?你居然要我多拿点药钱给他?”

夏依依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他炼药也不容易,要给人家一些钱,你占一个老人家的便宜多不厚道啊。”

凌轩不禁撅起了嘴巴卖萌道:“你对他倒是善解人意,怎么就不想想为夫赚钱也很不容易啊?”

夏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他赚钱很难吗?那么多的田庄、商铺,每年的租金都不少了,更别说还有皇室里头的俸禄,暗夜组织里的收入,他堂堂一个王爷,竟然跟一个七十多岁的孤寡老人比?

凌轩一见自己卖萌没有成功,便是从盘子里拿了一颗葡萄,亲自去喂她吃,说道:“好吃吗?”

“好吃”

“你想想啊,我若是给他多一点钱,那你不就少吃多少好吃的,少穿戴多少首饰,你说是不是?我们可以把省下来的钱给你花啊,我的钱就是你的钱啊,这样想,你是不是就觉得不应该给他那么多了?”凌轩旁敲侧击道,凌轩就是不愿意看到夏依依对别人比对他还要好。

“是吗?既然你连我都养不起了,那还是别养了吧。”

依依面带微怒的瞥了他一眼,悠悠的说道,便是将凌轩再来喂她吃的葡萄给放回了盘子里,说道:“得,我还是省点口粮,免得把你的钱袋子都给吃空了。”

凌轩顿时就认怂了,只得说道:“好,我给他钱,多给点。来,你吃,你要是能把我的钱袋子都吃空了,也算你有本事了。”

夏依依紧闭着嘴巴,就是不肯再吃了,凌轩又劝了几句,还是不吃,凌轩板着脸说道:“你若是再不吃,可就别怪我动手了。”

“你动什么手?”

“你说呢?”凌轩眼里闪过一抹调戏的精光,便是直接将夏依依给扑倒在了小榻上,将那葡萄含在了自己的嘴里,随即低头,喂给了她吃。

夏依依扑腾了几下,眼睛睁得老大,恨恨的瞪着他,杜凌轩,你丫的又占我便宜。

夏依依皱着眉头,只得将那颗混着他口水的葡萄给吞了下去。吞下去之后便是想将凌轩给推开来,凌轩哪里肯再起来,贴上的嘴可没那么容易松开了,乘势而入,加重了那个吻,已经这么多天都没有跟她亲近的凌轩,好似一匹饿狼一样,啃得凶猛而急促,将她的唇都几乎要啃得发麻肿痛。

凌轩一边吻着,一边抚摸着她,夏依依开始还挣扎,不过一会儿,就沉沦在了凌轩的爱河当中,片刻之后,感觉到他冰凉的手在游走,夏依依微微皱眉,睁开了眼,头往旁边一侧,躲开了他的吻,依依说道:“杜凌轩,你快起来,我可没有答应你上我的床。”

凌轩眼角含笑说道:“我哪里有上你的床?明明是你来我的榻上了。”

“那你让开,我自己回床上去,你睡你的榻好了。”

“不行,要回去,我也要跟你一起回去。你不知道,我这些天睡这个小榻,都睡得我浑身骨头都难受。”凌轩苦巴着脸,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跟夏依依乞求着。

“你休想。”夏依依怒视着他。

“是吗?那你也休想再回床上去,今夜,我们就一起睡这个小榻如何?”凌轩无赖的说道。

依依皱眉道:“这么小的榻,睡一个人都不好翻身,哪里还能睡两个人?”

“可以啊,你在下,我在上,重叠起来就能睡得下了,你看现在这姿势不是也挺好的吗?”凌轩嘴角一勾,泛起了笑意,用修长的手指将夏依依的下巴捏住,定定的看着他,说道:“你想不想试一试小榻上的滋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