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当众求婚(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黑衣人一见轩王竟然出动了暗夜阻止,便是连忙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想着必须要速战速决,便是将攻击方向转向了在轩王身边的轩王妃。

夏依依好似一个宝贝一样,被众人围在了中间守护着,那些黑衣人竟是连她的身都靠不进来,凌轩挡在了她的身前,一人对付着十几个黑衣人,只见他剑眉横行,眼神凌厉,但凡想要越过他去伤害夏依依的人,都被他一剑挡开,在夏依依的面前形成了一道无不厉害的屏障。

夏依依拿着剑,竟是一点用武之地都没有,根本就没有一个敌人可以让她试手的。

在凌轩的眼里,就连战功赫赫的赵熙,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些武功二流的黑衣人,更是不在他的眼里了,就连陪他练武的资格都没有。不过顷刻间,凌轩的面前就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许多黑衣人的尸体,就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凌轩微微皱眉,似乎是嫌弃那些黑衣人的尸体有些脏一般,便是凌空飞在半空中,利剑一扫,直接将面前的黑衣人给扫倒了一大片。

那个黑衣人首领飞上了空中,让其他的黑衣人挡着轩王,他便是飞身开来,离开了轩王的身前,绕到了身后,取出箭来,命人往轩王妃那里射箭。

那些人连忙转过身,格挡着箭,不过,那个黑衣人的箭速非常快,就连红菱都一时顾不过来,有一支箭冲破了她们格挡的屏障,直直的朝着夏依依射了过去。

凌轩余光瞟到了那支箭,急忙转身飞去夏依依的身后帮她挡箭,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那支箭射在了夏依依的身上,凌轩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颜色。

噌!

响起了金属碰撞的声音,箭支却没有射入她的身躯,而是扎在了那件防弹衣上,夏依依微微皱眉,撅了一下小嘴,将那支箭给拿了出来,扔在了地上,有些鄙视的看向那个黑衣人。

那个黑衣人心里不禁疑惑了一下,以他射箭的力度,这一扎进去,肯定能贯穿她的心脏,轩王妃必定会当场死亡,怎么会射不透她?甚至连一点血都没有流。可是见她身子如此的灵活,并没有穿着笨重的厚厚的盔甲,难道她有什么类似金缕衣一样的衣服?轻薄而又刀枪不入?

凌轩看着夏依依安然无恙,放下心来,没想到夏依依的那件衣服竟然质量这么好,能挡住力度这么大的箭,转身阴狠的看了一眼那个放箭的黑衣人头目,便是对天问说道:“你来替我保护王妃。”

凌轩随即飞身而去,重点去攻击那个黑衣人头目,凌轩招招狠历,他既然敢对夏依依下死手,自己就得对他付出十倍的死手。

不过十几招,那个黑衣人头目就惨死在了凌轩的手上,这个头目一死,其余的黑衣人就没有了之前那样的气势了,不过一会儿,就被杀了个干净,虽然凌轩想着要抓一点活口,那些人竟然直接咬破了嘴里的毒药,自杀了。

肃杀声喧闹的树林顷刻间安静了下来,地上只是躺着一群再也不会呐喊的尚还温热的尸体,凌轩的剑尖滴答滴答的往下滴着鲜血,他的身上沾满了血迹,凌轩大步朝着夏依依跨了过来,拉着她左右仔细看了看,见她安然无恙,这才放下心来。

自此一战后,那些黑衣人倒像是安稳了下来了,这一路上,倒也不再出来寻他们的麻烦了。

依依有些疑惑的问道:“凌轩,为何之前开打的时候,没有让天问他们出来啊?”

“我就是先让对方摸不清我们究竟有多少人,他们若是想要对我们下手,就要先估算一下需要派多少人手,结果他们发现我们暗中还跟了人,又不清楚暗中有多少人,他们才会害怕,不敢轻易派人过来伏击我们。”

“明白了”,依依点点头,跟在凌轩的身旁,似乎有他在,一切危险都不再是危险了。

两天后,在日落时分,他们终于赶到了京城。

“报!禀告皇上,轩王已经回来了,大约还有半个时辰就要到凯旋门了。”

小太监脸上泛着兴奋的神情,兴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跪在了殿内。

皇上高兴的挥退了那个小太监,随即,对着那些文武百官说道:“轩王前几天大获全胜,歼敌五十万,守护了东朔的疆土,捍卫了东朔的尊严,是我们东朔的大英雄,我们就应该出去迎接他。”

话音刚落,殿内的大臣神色各异,轩王一派的大臣自然是十分的高兴,连忙应承道:“不错,轩王是我们东朔的大功臣,理应受到这样的待遇,应该去迎接他,以示皇上对功臣的重视,才不会让北疆的那些还在驻守边疆的壮士心寒。”

众大臣纷纷说着好话,志王一派的人便是皮笑肉不笑的敷衍的应付着。志王,他没有站在这个朝堂上,虽然他的腰痛是假装的,已经被皇上以及一些朝廷重臣知晓,但是他只得厚着脸皮继续装下去,请了病假,没有上朝。他也着实没有脸面来朝堂上面对皇上以及大臣了。

皇上起身,便是命令礼部的人先行去凯旋门安排,他回寝宫换了一身衣服,又带上了皇后和贤贵妃亲自前往凯旋门迎接轩王。

虽然皇上并不想带皇后出面,但是,那些百姓却是不知道志王最近犯下的浑事,他们只知道皇后的身份尊贵显赫,如果皇后也亲自出迎的话,自己就是在百姓的面前给了凌轩莫大的面子。

夏依依和凌轩快要接近凯旋门的时候,依依远远的就瞧见了凯旋门口人潮拥挤,最前面,两抹明黄色的身影显得尤为两眼,夏依依微微有些紧张,皇上,那个几次想要杀她的人,这会儿竟然亲自跑到门口来迎接她?

当然,主要是为了迎接凌轩,而她,只是沾了凌轩的光罢了。

夏依依抚着自己上次被皇上杖责而打烂过的屁。股,有些紧张的看向凌轩,她很想说,她能不能从其他的小路先回去,她着实不想再要与皇宫里的人有任何牵连。

凌轩侧过脸来,隔着两匹马之间的距离,拉住了夏依依的手,说道:“不用怕,有我在,父皇不会为难你的,而且,这次你功不可没,父皇还会奖赏你。”

“哦”,夏依依点了点头,便是想要从凌轩的手中将自己的手给缩回来,却是缩不回来了。

凌轩嘴角一勾,说道:“你看看,那围观的百姓有多少?”

夏依依朝那边一看,大概得有十万人了吧,只怕半个京城的人都来了。

“很多啊”

“我就是要让他们都知道,你夏依依,是我的人。谁也不许打你的主意。”凌轩坏坏的笑道,那笑容里,还隐含了半分危险和警告的意味。

夏依依有些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微微蹙眉,却是没有反驳。

“可是,让皇上看到,我们在他们的面前牵着手,怕是不好吧?”

“我牵的是我的妻子,有什么不可以?”凌轩拉着她的手,一副任性娇纵的样子。

夏依依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是有些小甜蜜,凌轩这么高调的在众人面前秀恩爱,夏依依有些感动又甜蜜,微低着头,跟着凌轩的步调往前走。

凌轩一到凯旋门,礼部的人便是连忙燃放起了震天响的鞭炮,好不热闹。

凌轩先行下马来,随即走到了夏依依的马旁,双手一伸,便将夏依依亲自抱了下来,他的动作极近轻柔,而他的手,至始至终都没有松开,好似被胶水黏在了一起一样。

凌轩拉着夏依依,步履沉稳的走向三丈之远的皇上等人,他们那气势,仿若是新皇拉着新后的手一起登基一样。

被挤得水泄不通的街道此刻却是十分的安静,所有人的眼睛都齐刷刷的看向他们两个,那些人看着轩王的眼神充满的崇敬之神。

在那些人群中,有一个身穿白色暗纹锦袍的人,他看着夏依依和轩王紧紧的粘连在一起的手时,他的眼眸缩了缩,流露出无比的心痛来。

“轩儿”,贤贵妃神情激动,几乎颤抖的喊出了她儿子的名字来,前阵子凌轩中毒的消息让她担惊受怕,不过才几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皇上已经在她的宫里连着宿了几天了,她的恩宠似乎又恢复到了以前她年轻时候的宠冠后宫,而轩王,在朝廷上获得了绝大多数朝臣的支持。这一切,都与轩王在边疆拼死搏杀有着莫大的关系。

这些荣耀和恩宠,可都是轩王用命换来的。

凌轩淡淡的瞧了一眼他的母妃,只是微微朝她点点头,便是拉着夏依依走到了皇上的面前,恭敬的跪下,道:“父皇,儿臣没有让您失望,将司马贺的人头带回来了。”

话音刚落,身后的天问便是立即上前,捧着一个小木盒过来,上面用红布遮盖着,走到了皇上的跟前,轻轻掀开了那个红布。

皇后和贤贵妃连忙侧过脸去,不敢看,皇上则是朝里头看了几眼,虽然他并不认识司马贺,也不知道这里头的人头是不是司马贺本人的,但是凌轩绝不会骗他。

皇上满意的点了点头,天问则赶紧将木盒拿了下去,皇上上前一步,轻轻的扶起凌轩,见凌轩还拉着夏依依的手,皇上脸色微微闪过一丝不悦,不过转瞬即逝,他就伸手又亲自将夏依依给扶了起来。

照理说,夏依依不过是一个儿媳,根本就没有资格让他搀扶,不过自己看在凌轩的面子上,又因为夏依依却是有些功劳,自己才赏了她这个脸面。

皇上神情激动的哽咽的对凌轩说道:“轩儿,辛苦你了,你是我们东朔的英雄。”

“轩王千岁千千岁!”

曹相爷见状,连忙在皇上身后对着轩王跪了下去,大声呼喊道。

他这一呼喊,做了表率,那些大臣便是连忙跟风跪了下去,呼喊了起来,那周边的百姓见状,也跪了下去,呼喊王爷千岁,一声高过一声,振聋发聩,人群中,那个白袍男子稍一迟疑,便也跟着众人跪了下去。

他离凌轩和夏依依比较近,周边的人都跪了下去,而他却是呆愣了半拍,所以他在半蹲着身子的时候,在那些已经跪下去的人群中,他就无疑显得鹤立鸡群了。

夏依依的余光往那里瞟了一下,便是见到了她已经两个月都未曾见到的那个温润如玉的许睿,他的腰间,还挂着那个之前送给她的那个一模一样的成配对的白色玉佩。夏依依的心骤然一缩,呼吸一窒,面色有些不自然,她的手一瞬间,就想从凌轩的手中抽回来。

凌轩的眼神有些凌厉的从许睿那里收回来,感觉到身旁的人有些不对劲,他有些恼怒的将那只想要缩回去的手给狠狠的拽紧,手指关节都有些泛白,抓的夏依依的手疼痛不已。

夏依依吃痛,便是从许睿那里收回眼神,她自知自己被凌轩给当场抓住了把柄,便是不敢去看凌轩那恼怒的眼神,低着头,小手微微晃了一下,提醒凌轩不要抓得太紧了。

凌轩心中十分恼恨,却是将她的手拽得更紧了。

皇上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个人暗暗的较劲,余光往四处看了一下,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因为此时的许睿已经跪了下去,隐藏在那一堆的百姓当中。

皇上隐下心里的疑惑,面上带着笑容,声音洪亮而威严,“来人,赏!”

话音刚落,身后一流水的的太监立马就端着一大堆的盘子,有的还是挑着担子走了过来,里面全都是一些稀奇珍宝,皇上从最前面的那个太监的托盘里取出了一个宛若盘子一般大小的隐含着血丝一样的白色镂空玉佩,交给凌轩说道:“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血玉,价值连城,朕将这个赏赐给你。”

凌轩拉着夏依依再次跪下,恭敬的说道:“儿臣多谢父皇赏赐。”

凌轩再次拉着夏依依起身之后,却当着众人的面在夏依依的面前跪了下去,将那个血玉高高举过头顶,眼睛神情而又有些醋意满满的看着夏依依,说道:“依依,嫁给我,这个血玉就当是定情信物,这可是世界上最好的玉佩了。”

他的这一举动,在众人看来是疯狂而且丧失理智的,众人都被吓了一跳,目瞪口呆的看着轩王,堂堂一个王爷,怎么可以跟一个女人下跪呢?

皇上微微蹙眉,有些不悦,自己赏赐给凌轩的玉佩,却在转眼间,就被凌轩拿去哄女人开心,他根本就没有重视自己送给他的赏赐,皇上的脸色瞬间降到了冰点,有些难看的瞪着轩王,不悦的提醒道:“轩王,这个玉佩……”

“依依,嫁给我!”

凌轩对皇上的警告声置若罔闻,眼睛都没有看皇上一眼,一直定定的看着夏依依,他的眼神灼灼,火热而期盼。

夏依依浑身一怔,她的脑海里还回想着凌轩说的“这是世界上最好的玉佩。”夏依依心下有些发紧,凌轩这话,明明是在针对许睿之前送过夏依依的那个白色的小玉佩而言的。

凌轩的话,一半是对夏依依说的,一半是对许睿说的。

夏依依微微迟疑了一下,她的脸上神色有些复杂,凌轩这次的求婚一半是真诚,一半是为了赌气。

空气突然的静默,让那些百姓有些害怕,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王爷当众放下面子做出这么浪漫的事情,王妃竟然犹豫了,她居然不答应?

不过他们更加疑惑的是,王爷和王妃都已经成亲几个月了,怎么王爷还求婚?

凌轩见夏依依有些犹豫,他浑身寒气四起,他的眸子里,之前的温柔神色渐渐退了下去,渐而生气愤怒的火气。

夏依依迟疑了一下后,便是轻咬了一下嘴唇,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点点头,从凌轩的手中接过了那个血玉。

轻声道:“我答应你。”

“大点声”,凌轩很不满的说道。

依依憋足了力气,狂喊一声:“我答应你的求婚。”

凌轩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下来,在依依的掺扶下起身,凌轩上前拥抱着夏依依,凑近在依依的耳朵旁,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恨恨的低声说道:“你犹豫什么?回去之后,我再跟你算账。”

夏依依眉头微微一皱,什么都没有说,她知道,刚刚自己那一瞬间的迟疑,已经彻底惹怒了凌轩,他应该是希望自己在第一时间毫不迟疑的答应他。

凌轩松开了依依的怀抱,转身,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之前的戾气了,他面带温和的微笑,面对整个街道挤满了的百姓大声说道:“本王今日喜得佳人,回头算好了良辰吉日,本王将亲自迎娶夏依依为妃,届时,大摆三日宴席,所有百姓,皆可来喝本王的喜酒,无需请柬,今日本王的话就是请柬。”

“恭喜王爷。”那些百姓高兴的说道,他们可不知道王爷这么做会有什么不好的后果,他们只知道,他们这些普通百姓,竟然能去参加王爷的婚宴,这是莫大的荣耀,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识过王爷婚宴是什么样子,这一次,就可以大开眼界了。

皇上之前都冷眼瞧着凌轩搞这么一出怪异的举动来,他都任他胡作非为。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可是他没有想到,凌轩竟然当着众人的面说要再次迎娶夏依依?

凌轩这是什么意思?是不认可他这个父皇几个月前给他赐的婚?

皇上在众人面前也不好跟凌轩当众起冲突,毕竟现在的凌轩很得难民心。

皇上脸上的神情不禁变了变。

他的身旁,贤贵妃有些忍不住气了,低低的斥责道:“凌轩,慎言。”

凌轩淡淡的看了贤贵妃一眼,说道:“儿臣知道我在做什么!”

皇后之前一直在忍着一口气,这会儿,见凌轩越来越没有规矩,惹怒了皇上,皇后的嘴角扬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嘲笑。

皇上隐下了心里的忿忿,面上却带着笑意,直接躲开了凌轩关于婚宴的话题。

“轩儿一路奔波,辛苦了,父皇已经在宫中设宴,给你接风洗尘。”

凌轩微微一笑,道:“儿臣多谢父皇款待。”

说罢,凌轩就拉着夏依依的手,一起跨上了马,跟在皇上的身后往宫里而去。

在人群中跪着的许睿,在轩王就过他身边的时候,许睿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杀气朝他直直的射过来,许睿浑身一震,脊背一寒,脑门都快出冷汗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男公子的宠文《腹黑世子:撩妃成瘾》

初见时,他道:

“你,过来替本世子更衣。”

“哦,抱歉,本小姐不会。”韩沐雪面无表情地回答。

司华羽咬牙:“你是本世子的世子妃,服侍我是你的本分!”

“哦,”韩沐雪随手拿起一个茶杯泼了司空羽满脸,“你看,我违反了七出,快休了我吧。”

他满脸的茶水,茶叶糊在眼上,却还是恶狠狠地回答:“你休想,总有一天要叫你心甘情愿服侍本世子!”

后来……

“司华羽,过来服侍我穿衣。”

“哎,来了媳妇大人。”

“司华羽,我饿了,给我做饭去。”

“哎,遵命媳妇大人。”

“司华羽,隔壁家的小王欺负我。”

“什么?本世子这就去剁了他。”

一众奴婢们扶额:世子的节操是彻底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