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一家团圆(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当即就吓得脸色灰白,皇上竟然动了废后的心思?

皇后惊呼出声:“皇上!?”

皇上有些厌恶的盯了她一眼,阴狠恼怒的说道:“前段时间志王做了什么事,你不会不清楚,可你不仅不好好教导他认错就改,却还炖了补汤送给他,又送膏药的,帮他掩人耳目!你这样的母后,还能教出什么好儿子来?”

皇后扑通一声从座位上滑了下来,跪在了皇上的脚边,瑟瑟发抖,痛哭流涕道:“皇上,臣妾之前也不知道真相啊,被身边那些没用的宫人给骗了。皇上,求你饶了臣妾,臣妾真的是一时糊涂,无心之失啊!”

“哼,你清不清楚,你自己心里清楚。”皇上恼恨不已,嫌她哭得他心里烦躁,皇上便是起身,愤然而去。

凌轩淡淡的起身,拉着依依的手,对贤贵妃说道:“这成亲仪式之事,还请母妃多多费心了!”

贤贵妃因为皇后被厌弃,她的心情极好,便是笑着对凌轩说道:“母妃知道,立刻就会命钦天监给你们算个好日子。”

“越快越好!”凌轩提了个简短的要求。

贤贵妃微微抬眼,道:“行”。

宽敞的大马车,从宫里吱呦吱呦的往外走,今天皇上特意赏赐,赐予他们宫内乘马车的权利。

夏依依困极了,刚上马车就靠在墙壁上呼呼大睡,马车出了宫,车旁已经没有了宫里的宫人,只剩王府的人了。

夏依依便是感觉被人给摇醒了,微微皱眉,半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她重又闭上眼道:“还远着了,我先睡会儿。”

“不许睡”

“你干嘛呀?赶了两天多的路,都没怎么睡觉,这会儿好不容易能睡个觉,你干嘛不让我睡?”

“静苑的房契给我!”凌轩阴沉着脸说道。

夏依依睁开眼来,问道:“你要干嘛?”

“还给他,怎么,难道你还想回去住?”凌轩愤然的瞪着她。

依依轻哼了一声,扁扁嘴,从储物空间里将房契交给他。道:“可是我还有许多东西在静苑里。”

“我自会派人去处理,你从现在起,不许再踏入静苑半步。轩王府那么大,还不够你住的吗?你若是什么时候想住别院了,王府在京城里还有好多别院,你想住哪个就住哪个!”

“嗯”,夏依依微微点头,便又闭上眼睡觉。

“不许睡!”凌轩将夏依依的身子给掰正了道。

“还有什么事啊?”夏依依有些上了脾气,“有什么事能不能明天再说?我现在困。”

“我问你,你今天为什么要迟疑?”凌轩恼怒的问道,眸子微红,夏依依看到许睿时有些微晃的身子和稍显凌乱的心,让凌轩心里十分的不爽。

“我只是因为事出突然,被你吓一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罢了。”夏依依微微侧脸,将视线落在了车帘上。

“是吗?你难道不是因为他,你才不愿答应我的求婚?”凌轩的声音清冷而受伤。

“不是,你想多了。”

“你的神情什么时候能躲得过我的眼睛了?你在城门口的时候,你的一切反应都表明,你的心里还有他!”

“不,我没有,我只是有些不适应罢了,我原本不想看到他,再也不想看到他,我没有想到他会在那里。”

“夏依依,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还想着他?”

“神经病”,夏依依翻了一个白眼,正色道:“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我已经断了和他的念想了,你不要再来问我这个问题了,我真的被你问得很烦,你若是再执迷在这个问题里,那我奉劝你还是对我放手,这样,你也解脱,我也解脱了。”

“夏依依,你今天才答应了我的求婚,你现在居然跟我说你要放手?”凌轩恼恨的将夏依依的肩膀给抓得生疼。

“是你天天拿这件事情来烦我,我都被你给整的筋疲力尽的了,我倦怠了。”

夏依依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皱了皱眉,想将凌轩紧抓着她的手给掰开。

凌轩欺身上前,说道:“不是我想拿他来烦你,而是你今天的神情根本就不对,我是个男人,我怎么能忍受得了我的妻子在遇到别人时,心里还会悸动呢?”

“没有,你不要成天胡思乱想。”

“你就有”,凌轩的语气愤怒而急促,十个手指头都快要嵌入夏依依的胳膊里了。

夏依依深深的皱了一下眉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有些怒气的睁大眼睛说道:“是啊,我就是心里抖了一下,怎么了?这不过是人之常情罢了,我又没有出轨,怎么,你忍受不了啊?忍受不了就分。我就不想成天被你当成一个犯人一样审问来审问去的,烦不烦?我单身也挺好,没得人来烦我。”

“夏依依,你还要不要点脸?”

“对,我在你心里就是个不要脸的人,你趁早离开我,在皇上还没有给你重新举办婚礼之前,赶紧反悔,免得到时候真的成亲之后再反悔。”

凌轩微红的眸子瞬间就变得通红,咬牙切齿的警告道:“夏依依,你再跟我提分手试试?”

“那你再跟我提他试试?”夏依依也不示弱,凌轩真是跟个神经质一样,叨叨叨个没完。

凌轩恨恨的看着她,却是不敢再开口了提他了。

凌轩猛地将夏依依按在了马车墙壁上,就是一阵激吻,带着愤怒的情绪,他的牙齿撞击得夏依依的牙齿磕噌噌的响,夏依依有些恼意的想要推开他,却遭到了凌轩更为激烈的报复。

“啊!你属狗的啊?”夏依依费尽全力将杜凌轩给推了开来,一缕血丝顺着她的嘴角流了出来,她恼怒的瞪着凌轩,破口大骂了起来。

凌轩的唇上也沾了些许血迹,他的眸子通红,哼着粗气,同样恼怒的瞪着夏依依。

两人相视无言,半晌,凌轩见夏依依嘴角流出的血迹顺着嘴角都流到下巴上去了,微微皱眉,伸手去给她拭血,却被夏依依给一掌挡开了。

依依挪远了一点,侧过身去,心里憋着气,不想看他。

凌轩拨了一下她的肩膀,她也不转过身来,她倔强的看着那个晃动的窗帘,眼睛眨都不眨一下。

凌轩脸上愤怒的神情渐渐隐退下去,轻叹一声,屁股朝她移了过去,长臂一伸,将她抱在怀里。

夏依依赌气的一阵挣扎,胳膊肘直撞得凌轩胸口疼,凌轩低头,再次吻上了她,他轻舔着她唇角的血迹,舔舐干净,良久,才将怀里挣扎赌气的小姑娘给哄的安静了下来。

晃悠悠的马车渐渐的停稳了下来,马车旁的人都没有吱声,然而,一声尖锐的声音却是打破了这份安静。

“王爷、王妃回来啦,民妇在门口已经久候多时了,王爷、王妃快快进府里来。”

李氏站在护国公府门口翘首以盼了许久,刚刚远远的瞧见了马车过来,便是立即喜笑颜开的拉着夏娜娜就往马车那里迎了过去。

夏依依连忙推开了凌轩,有些恨意的看着凌轩。

凌轩轻轻的抚了一下她的脸庞,说道:“你好好的在护国公府里呆着,不要到处乱跑,等护国公回来,我就会跟他提亲,带上聘礼,迎娶你入门。”

夏依依恼恨的瞪着他,气呼呼的说道:“我不要”。

“等我迎娶你之后,断了你所有的念想,你就会一心一意的守在本王的身边了。”凌轩用粗糙的指腹轻轻的摩挲着依依的脸庞。

“哼,我怎么觉得嫁给你以后,我的苦日子就要开始了?现在还没有嫁给你,你就对我管得这么严,我若是成亲了,你岂不是要管得更加严了?”

凌轩道:“你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想要什么聘礼?我立即着人去给你准备。”

“我还没有想法。”

“那你快点想,我每天都会过来看你的,你随时想起来要什么,都可以随时来告诉我。”

“我知道了,真是麻烦。”

“麻烦?你要是嫌麻烦的话,那我们现在就调头直接回王府洞房,不用举办婚礼了。”凌轩含笑说道。

“想得美。”夏依依嗔怒的瞥了他一眼,便是掀开帘子就要出去。

凌轩抢先一步在她之前掀帘出去,凝香见状,连忙过来掀帘,凌轩下了马车,就伸手亲自扶着夏依依下了马车。

李氏在马车外等了一会,才见到他们两个人下来,这一见着凌轩竟然亲自扶着夏依依下来,李氏的脸色变了变,她没有想到,如今的夏依依竟然能得到如此的宠爱。

夏娜娜的眼眸里更是升腾起一股醋意来,志王从来都没有对她这么好过,这个夏依依,居然能得到夫君这般疼爱,她又如何不嫉妒?

李氏连忙堆满了笑容,上前说道:“王爷,早前马管家就来府上打过招呼了,民妇已经将王妃的房间收拾好了,民妇已经在花厅备下了茶点,给王爷和王妃接风洗尘。”

凌轩冷冷的瞟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她,径直拉着夏依依的手就进了护国公府,将李氏等人给晾在了府外。

李氏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随即讪讪的干笑了几下,便是连忙拉着夏娜娜的手进了护国公府。

两个姨娘瞧着李氏这般,不禁冷哼一声,也随即跟了进去。

凌轩命人将夏依依的东西搬进了护国公府后,他跟夏依依交代了几句,也不做多停留,就连忙回了王府。而鬼谷子则跟夏依依的尾巴一样,死皮赖脸的在护国公府住了下来。

“姐姐”

子墨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热切的喊了一声。

夏依依回头一看,看见子墨又长高了一些,夏依依哽咽了一下,拉着子墨的手上下打量了一下,眼神朝着李氏那里快速的瞟了一眼,依依道:“子墨,父亲和姐姐没有在府里的时候,你可受欺负了?”

“没有,两个姨娘将我和段峥照顾得很好。”子墨说道。

李氏的脸色拉下来了一点,她哪里还敢欺负子墨啊?自从夏依依和轩王去那里救出了护国公以后,后来,轩王的人又亲自来府上告知了消息,敲打了她们几句,她哪里还敢啊,万一护国公回来,不得狠狠的教训她啊。

夏依依便是将那些人都给遣散了,独留了子墨一人在屋里,听他细细的讲述着这些日子以来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凌轩回到了王府,就将静苑的房契交给了天问,又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捏在手上,他手指缩紧,一用力,便是听见了玉碎的声音,一并扔给了天问,说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属下明白”

天问拿着那张房契,转身出了门。

许府,虽然夜已经深了,有一个房间却依然还亮着灯,房内,许夫人一把泪一把鼻涕的哭着,对许睿一阵痛心的训斥着:“睿儿啊,你今天为何要去那里啊?难道你还放不下她吗?你与她绝无可能的。”

“睿儿,为父今日看轩王那举动似乎是针对你来的,你可莫要犯了糊涂,又去找轩王妃,以免惹祸上身啊。轩王妃,她碰不得。”许老爷语重心长的说道。

“孩儿知道我与她已经没有可能了,孩儿只是许久未见到她,便是想着远远的瞧上一眼,解了相思之苦而已。”许睿神情暗淡,他的脸已经没有以前那般圆润了,颧骨高高的凸显出来,面容消瘦憔悴了许多。

“睿儿,为父已经给你相好了一门亲事,就是林家二小姐林姀,她长相出众,人又饱读诗书,林家又是四大商行之一,与咱们家可谓是门当户对,你若是娶她,这才是天作之合的姻缘。”

“父亲,不可以,孩儿知道她,她心里喜欢的是白家公子白澈,上次在元宵灯会上,孩儿见过她,她一直帮着白澈对付瑶儿。孩儿不想娶她。”许睿摇了摇头。

“那就林家三小姐如何?虽然比不上林姀,但是也是个清白姑娘。”

“父亲,这是孩儿的婚事,又不是去菜场买菜,这个不行,就换下一个。你们不要再为孩儿操心了,孩儿的婚事,孩儿自己有打算。”

“你,你当真是要气死我们两个老的?”

“孩儿不敢”,许睿说道。

话音刚落,就有一支利箭呼啸而至,穿破了窗户纸,贴着许睿的面颊而过,直直的插在了屋里的屏风上。

许睿一惊,脸上还留下了一丝凉意,他的眸子缩了缩,走了过去,将那支箭取了下来,上面绑着东西,他拿下来一看,竟然是静苑的房契,还有一个小布包,打开来一看,竟然是他以前送给夏依依的那块玉佩的穗子,还有一堆细细的粉末,他仔细一看,竟然是那块玉佩,已经变成了粉末。

许睿心下一抖,面色变得惨白,他心里再明白不过了,这是王爷对他下了威胁了。

今儿,在凯旋门那里,他就已经感受到了王爷浓浓的杀意和警告,只怕,自己若是再敢靠近夏依依半步,王爷怕是会真的下手杀了他的。

许睿拿着那个布包的手有些抖,那粉末就纷纷扬扬的往下落,他张开手,想要将那些粉末接住,却是接不住,粉末从指缝间流失,反倒将整个布包给抖落了下去,撒了一地的粉末,许睿颓然的坐在了地上,将那根穗子给收了起来。

他颓然的站起身来,低落的说道:“孩儿的婚事全凭父亲做主。”

他一脚高一脚低的往外走去,原本穿在他身上很合身的那件白袍,如今却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宽大的袖袍里,那只消瘦的手紧紧的抓着那根穗子。他的身影显得那么的落魄颓废。

静苑,在一夜之间,竟然全都搬空了,不仅仅如此,还被特意用水冲洗了一遍,里面没有留下夏依依的任何痕迹,仿若这里头,从来都没有住过夏依依这么一个人一样。

“王爷,事情办妥了。”

天问恭敬的垂首说道。

凌轩依旧一身黑袍一脸肃穆的坐在书房里,不过与以前不同的是,书房里添了一只点燃着的蜡烛。

凌轩点点头,道:“派人严密监视着夏依依,以防她与他又藕断丝连。”

天问低头,没有立即答是,却为夏依依辩解了一句,“王爷,属下看,王妃是不会这么做的,王妃一向敢爱敢恨,既然放下了,就绝不会再去捡起来。”

凌轩冷哼一声,瞟了他一眼,道:“她确实是敢爱敢恨,但是她有一个弱点,就是太善良,心太软了。本王担心,如果许睿使苦肉计,去她面前博同情的话,只怕她又会动摇。你给本王去盯着,如果许睿敢有任何异动的话,格杀勿论。”

凌轩的眸子变得阴狠冷漠,他的手指收紧,紧紧的抓紧椅子的扶手。

天问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王爷,沉声道:“属下明白了。”

夏依依与子墨聊了小半个时辰的天,便是让子墨回去休息了,她也困得难受,都没有精力去沐浴了,直接躺倒在床上就睡了去。

夏依依在府里倒是安安稳稳的过了几天,如今,那李氏倒是消停了,夏娜娜也不敢到她的跟前来惹不痛快,整个护国公府俨然就变成了夏依依是女主人的态势,那些姨娘和下人都以夏依依的话为马首是瞻。夏依依在护国公府里很显然的都变成了除了护国公以外,第二个有权威的人了。

几天后,护国公和夏子英、肖潇风尘仆仆的骑马回了护国公府,因为他们回来既没有皇上和大臣兴师动众的迎接,也没有提早回府来报信,因此,全府的人都不知道他们竟然这么早就回来了,那些下人见他们回来了,才急急忙忙的各个院子去通知。

夏依依听闻消息,便是连忙赶到了花厅去见护国公。

夏依依瞥了一眼跟在护国公身旁的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容貌上看起来跟护国公倒是有些相像,想必就是夏子英了吧,她同父异母的哥哥。从面相上看,倒是继承了护国公的正气凛然,还好没有遗传李氏的奸诈。

“父亲”,夏依依对护国公行了一礼。

护国公上下瞧了夏依依几眼,老泪纵横,哽咽的说道:“依依,你瘦了,也变黑了。在北疆这么久,吃了不少苦头吧,听说你还亲自上前线杀敌,不畏敌人,又救死扶伤,还出计献策歼敌五十万,为父为你感到骄傲自豪。”

护国公纵然是驰骋沙场一辈子,却没有胆量,也想不到空城计这样的绝招,他真心的被夏依依的才华折服了。

夏依依正欲回话,身后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和哭哭啼啼女人的声音,夏依依不禁皱了皱眉,侧开身来,将那条通道让开来,以免李氏撞到了她。

下一刻,李氏就满头大汗的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越过了护国公,直直的跑到了夏子英的身前,一头就扎进了夏子英的怀里,痛哭了起来,哭得悲天动地的:“儿啊,你可算是活着回来了,你不知道,你不在家的这段日子里,为娘过得是什么苦日子啊,如今,娘亲都过得不如府里的下人了,呜呜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