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买嫁妆(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子英眉头微皱,轻轻的将趴在他怀里哭的李氏给推开来,看见自己身上那糊着的眼泪鼻涕,他的眉头就锁得更加深了。

“母亲,你这是做什么?”夏子英有些不悦的问道。

夏子英素来都知道李氏行为乖张,在府里欺压弱小,又惯会使些小计俩,夏子英对李氏的做法向来不耻,只不过是碍于她是自己的母亲,夏子英也不好教训她,毕竟,应该由父亲来管教李氏。

“儿啊,你瞧瞧,如今母亲已经不是夫人了,只是侧夫人,你的身份也由嫡子变成了庶子,母亲在府里怎么受苦都无所谓,母亲着实是担心你的婚事啊,你一个庶子的身份,哪能娶到什么好人家的嫡女?”

李氏说道,虽然她对自己和夏娜娜现在的生活并不满意,但是为了能说服夏子英站在她这一边,她便是努力装作是为夏子英的幸福来考虑。

“儿啊,你不知道,为娘与京城里的那些夫人那里探探口风,想给你寻思一门好亲事,可是那些人,居然给我介绍的全是一些庶女,还是一些不受宠的庶女,为娘怎么能咽得下这口气?你可是东朔堂堂的将军,又是护国公府的长子,娶一个贵门嫡女,完全足够,怎么能用一个庶女来侮辱你呢?”

夏子英虽然没有在家里,可是也从护国公的口中得知了以前发生的事情,知道李氏为何会被贬为侧夫人,夏子英有些愠怒的说道:“你还好意思哭诉?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父亲对你的处罚已经是留了情面的了,你以后莫要再提起这件事。”

李氏闻言,身子一怔,往后倒退了几步,怔怔的看着夏子英,脸色有些难堪,喃喃的说道:“子英,你说些什么?”

“母亲,你在府里还是安分一些的好。”夏子英皱了皱眉,看向李氏的神情有些讨厌,若不是看在她是母亲的份上,他都懒得跟她这种人搭腔。

李氏浑身好似被晴天霹雳击中了一样,双眸睁得越发的大了起来,她有些疑惑,子英以前对她还算客气的儿子,怎么如今对她竟是有些厌恶了?

夏依依冷眼旁观着这一切,这时,她微微抬眼,快速的扫了一眼夏子英,心里暗暗点了点头,这个夏子英,倒是颇有些护国公的影子。

护国公恼怒的训斥道:“瞧瞧你这副鬼样子,莫要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赶紧滚回后院去?”

夏依依上前说道:“父亲,你这刚刚回来,切莫气坏了身子,我这就让两个姨娘安排下去给你接风洗尘。说起来,这些日子,我们都没有在府里,两个姨娘倒是贤良淑德,将家里打理得妥妥当当的,又将子墨和段峥以及几个女儿也照顾得很好,以我看,姨娘身份倒是委屈她们了。”

刚刚赶到花厅的姨娘等人正好听见了这句话,子墨便是连忙跟风说道:“对啊,父亲,姨娘们对我很好。”

护国公看了夏依依一眼,便是转身对两个姨娘说道:“你们能谨守本分,照料家里,今日,我便抬你们为侧夫人。”

两个姨娘高兴不已,对夏依依更是心存感激,连忙走到护国公前面来跪下,说道:“妾身谢过老爷,谢过王妃。”

一屋子的喜气,唯独李氏和夏娜娜两个气得暗暗咬牙,脸上气得都快滴出墨来,手里的手绢都快被撕扯破了。

这边,护国公才沐浴后吃了饭,在花厅里喝茶,与夏依依等人拉着家常,门口的小厮就立即飞奔来报,说是看到王爷骑马从街头那边正往这边来了。

护国公连忙起身,带着阖府众人,就往门口去迎接,刚刚走出花厅,凌轩就已经快马赶到了,他纵身一跃,胯。下马来,整个护国公府,除了有公爷之身又是轩王的岳父身份的护国公只是抱拳鞠躬以外,其余人等则都跪了下去,夏依依则是大剌剌的站着,眉眼含笑的看着凌轩。

凌轩走到身前,对护国公说道:“公爷,往后不必如此客气,本王这些日子常来府上看望夏依依,不必每次都这么出来迎接,本王来去也自在一些。”

夏依依轻扬眉,冷哼道:“你倒是不客气起来了,把护国公府当你自己的家了?”

护国公轻声斥责道:“依依,你怎么对王爷这么说话?”

夏依依的苦巴着脸,扁了扁嘴巴,闷闷不吭声。护国公这个迂腐的老人家,又要开始给自己灌输女则的思想了吗?

凌轩眉头一挑,便也板着脸说道:“公爷,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她,她这时在你的面前,她还算收敛的了,你不在跟前的时候,她说的话更是没了规矩。”

护国公闻言,便是转身就对夏依依厉声呵斥道:“夏依依,你怎么学的规矩?你现在就给我回房抄写家规和女则去。”

夏依依把嘴巴撅得更加高了,侧头望向凌轩,对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即对护国公说道:“父亲,家规现在就拿出来吧,我慢慢‘抄’,抄不完就不出房门了,等我学会了家规和女则,不会给父亲丢脸了再出阁嫁人。”

凌轩立马就怂了,连忙就说道:“不必抄了,夏依依挺好,挺好。”

“哼!”夏依依傲娇的对他翻了一个白眼,转身就往花厅里走去,凌轩则是像个跟屁虫一样立马跟在了夏依依的身后。

护国公的眉头微皱,见轩王这般的反应,随即爽朗的哈哈一笑,就走进了花厅。

护国公和轩王二人坐在主位上,夏依依和夏子英坐在侧首第一个位置,其余人等则一次在下首坐下。

“公爷一路奔波,辛苦了。”凌轩说道。

“不辛苦,倒是王爷,在北疆辛苦了,若不是王爷打败了北云国,那西昌国也不会退兵了,我们能回来休养,还要多亏了王爷。”护国公沉声说道。

他们二人客客气气的寒暄,说着那些朝廷之事,夏依依无精打采的坐着,也懒得去听,不一会儿,便是走了神,眼睛定定的盯着前方的地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凌轩轻瞄了夏依依一眼,轻咳了一声,她居然不时时刻刻关注着自己,却失神了?

坐在夏依依侧身的赵姨娘一见,便是想出声提醒一下夏依依,她眼瞧着门外的丫鬟端了托盘进来,便是连忙起身,去将托盘接了过来,端到了夏依依的身前,示意夏依依亲自去给王爷奉茶。

夏依依正走着神呢,见到一个托盘过来,上面有两盏茶,她也没有多想,就随手拿起一杯就喝了一口。

赵姨娘哭笑不得,只得连忙说道:“王妃,这是要你去奉给王爷和老爷的茶。”

“哦”,夏依依连忙接过了托盘,就往上座端了过去,赵姨娘急得不行,还想着要换一杯茶,可是夏依依都已经走了过去了。

夏依依将那杯新茶放在护国公那一侧的桌上,将自己喝过一口的茶往凌轩那边的桌上放去,护国公正想斥责夏依依,却见凌轩满眼含笑的在半空中接那杯茶,还趁机摸了她的手一把,护国公忙侧脸移开了视线,害怕长了针眼。当众卿卿我我,着实有伤风化,护国公可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凌轩重重的捏了一下夏依依,递了一个警告的眼神,不许她再走神。

接过那杯茶,凌轩放在嘴边,轻抿了一口茶,赞道:“好茶”。

赵姨娘在那坐立不安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王爷竟然没有嫌弃王妃喝过的茶,似乎还很高兴的样子?当真是极为宠爱王妃。

被夏依依这么一打断了节奏,凌轩也不再继续之前朝廷的话题,话锋一转,说道:“公爷,本王这次回京来,主要是为了给依依重办一次婚礼,上一次的那个婚礼本王对不住依依和护国公府,还请公爷原谅则个。”

护国公满怀感激,凌轩能宠爱依依,他就已经很满足了,若是能再办一次婚礼,以示对依依的尊重,轩王可是要说服皇上等人的,压力自然不小,轩王能做到这一点,护国公哪里还敢对王爷有微词啊?

“小女能得王爷厚爱,是小女之幸,也是护国公府之幸。”

“母妃已经命钦天监算好了时日,十日之后就是个好日子,那一天,本王会亲自过来迎娶依依。后日,本王会亲自过来下聘礼。护国公可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本王一一办到就是了。”

护国公本想不提要求,但是为了凸显依依的身份,还是要提一些要求,才能显得夏依依的珍贵来。“老夫稍后就会拟一个清单,送到王府去。”

“好”,凌轩闲聊了一会儿,便是起身告辞,回府去安排婚事的一应事务去了。

王爷这刚走,赵姨娘,如今的赵侧夫人就高兴的说道:“老爷,王爷对王妃可是真的宠爱,王妃可有福气,找到这样好的夫婿。老爷,咱们可得给王妃好好筹备筹备。”

护国公点点头,便吩咐道:“命人将王府打扫一下,挂上红绸,老夫去拟一个聘礼单,再拟一个宾客名单,后日会有一个小的喜宴,还有,你带着依依去珍粹斋买些首饰、衣服嫁妆,从护国公府的账房里支钱就是了。”

夏依依连忙道:“父亲,府上的钱,你留着养老就行了,我自己有钱,我自己花钱买嫁妆就行了。”

护国公板着脸说道:“你瞎说什么?哪有姑娘家自己出钱买嫁妆的?这一次,为父要风风光光的把你嫁出去。”

“依依,你喜欢什么,就尽管买。子英,你跟着一起去,守护她的安全。”护国公安排道,有堂堂一个将军当护卫,一定能守护住她的安全。

“是,父亲”,夏子英垂首道,李氏则有些愤愤,夏依依嫁妆,却要她的儿子堂堂一个将军当护卫,

夏依依起身,收拾了一通,就带着凝香她们出去逛街买假装,那鬼谷子则是厚脸皮的一起跟着,就想着夏依依买东西的时候,顺便给他也买一些。

逛了大半天,逛得脚都疼,买了许多的东西了,可是赵氏却一直说还不够,讲了许多许多的规矩和忌讳,哪些东西是必须要买的,哪些东西是不能买的,夏依依又不懂,只能全程都听赵氏的,身后,护国公府的下人,拎着抱着,扛着一大堆的东西,最后实在是扛不动了,只得雇了几辆马车,跟在了夏依依身后。到了傍晚才回了护国公府,赵氏提醒夏依依明儿要早些出门,现在时间仓促,买的东西又多,要抓紧些时间。

夏依依揉了揉自己发酸的腿,这古代成亲,未免也太麻烦了吧,依依嘟囔着抱怨道:“怎么会这么麻烦?”

赵氏笑道:“越麻烦才越显得你的身份尊贵,这可是王爷娶正妃,自然规矩要繁琐一些。你应该高兴才对。你看看我,当初就是一辆马车的嫁妆半夜从侧门走进护国公府的,越是简单,这身份就越是低微。”

夏依依抿抿嘴,看来赵氏也是对自己的成亲仪式有所介怀的,天下所有的女人可不都想着要一个盛大的婚礼?

“你今儿辛苦了,早些回去歇息吧,明儿还要劳烦你了。”依依说道。

“不辛苦,给你置办嫁妆,我高兴。”赵氏笑着说道,她今儿自然是高兴的了,夏依依置办嫁妆的时候,可也给她们这些随行的人买了不少好东西,她也跟着占了些便宜,早就笑得合不拢嘴了,讨好王妃比什么强,这不,只要依依一句话,自己的身份立马就抬为侧夫人了。

夏子英回了王府,都还没有来得及歇息,就被李氏叫到了房里去。李氏之前看着夏依依搬了那么多的嫁妆回来,心里已经不痛快了,不过她不敢去细翻那些盒子里装得什么东西。

“子英,那夏依依今天买了些什么东西?花了多少钱?”李氏着急的问道。一想到夏依依买的那些东西,可都是花的护国公府的钱,李氏就一阵肉痛。

夏子英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冷冷的道:“不知道”。

“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你可是全程都跟着的啊。”

“我只管负责她的安全,其他的一概不管,也没有去看。你就不要问我了。”夏子英虽然清楚夏依依买了什么,但是懒得回答她,他一向都不想参与这后宅争斗之事。

“你”,李氏被他怼了回去,心里一阵气恼,果然儿子是不会跟母亲贴心的。

“她出嫁,你倒是保护她保护得这么尽心了。她嫁了个好夫家,却把你害得连个好女子都娶不成了。你如今一个庶子身份,谁都看不上你。”李氏怒气的瞪着他说道,随即又道:“你常年在西疆,倒是把你的婚事给耽搁了,现在难得回来一趟,过几天,我就去给你打探打探,给你寻个好妻子。”

夏子英急急的说道:“我不要娶妻。”

“不娶妻怎么能行?你如今都十七岁了,还没有成亲,家里的那几个表弟都已经成亲生子了,就你还单着,你若是再拖下去,就更是没有好人家了。”

“我说了我不要,我不喜欢她们。你不要去给我相看了。”夏子英的语气十分的焦急,隐隐还带着一些警告的意味。

李氏眉头皱了一下,试探着问道:“子英,你是不是已经有心上人了?是哪家的姑娘?你常年在边疆,难不成是看上边疆那边的姑娘了?”

“没有”

“子英啊,西疆那穷乡僻壤的地方,都是一些乡下野丫头,你若是喜欢,纳妾就行了,堂堂将军夫人可不能是那些个野丫头,还得是京城里的贵女。”

“她不是野丫头。”夏子英焦急的吼道,对李氏的这一称呼十分的不满。

李氏的眸子就更是黑暗了,“她?你真的有心上人了?”

“你别管”

“她是不是西疆那边的?若是个清白人家的姑娘,那就抬进府里当个姨娘。”李氏道,随即又正色的补充道:“但是妻子必须得是京城贵女,这样才能在你的仕途上帮上你的忙。”

夏子英略带警告的意味冷冷的道:“你不要想着私自给我安排一门亲事,否则,我会跑得远远的,躲在西疆一辈子都不回来。”

夏子英甩下这么一句话后,就愤然离去。

“你?!”李氏气得牙痒痒,在背后狠狠的跺了几脚,就出门连忙找护国公去了。

“老爷,子英在西疆的心上人是什么人?你回来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这个事情?”李氏有些生气的问道。

“一个女大夫,叫敏儿,当初夏子英被西昌国的人打伤,两次都是她救了子英,子英的命是她救回来的。”护国公沉声道。

说起那个敏儿,护国公的心情也有些复杂,他去查过,敏儿是木寻镇的一个孤儿,独自一人住在山上的破庙里,以往性子木讷,怎么后来竟是有了武功,又会医术,看她的行为处事的作风,倒是与夏依依有些相似。虽然自己有些不喜这样没有规矩的女孩,但是她毕竟救了子英的命,护国公对她也算是客气和感激。

敏儿在军中呆了一段时间,治好了夏子英后,便离开了军营,回到了小镇上,夏子英经常跑出军营去见她,护国公倒也没说什么,只是敲打了子英几句。

这次回来,子英似乎有去求她一起回京,她好像没有同意,因此,子英一路上都有些郁郁寡欢的。似乎他们两个还没有正式敞开心扉,仅仅是互相爱慕而已。

李氏听闻子英的命是敏儿救的,脸色便是好看了一些,道:“既然她对子英有救命之恩,那便让子英娶她做侧夫人,我也不会亏待了她。”

“只是子英怕是想娶他为妻。”

“那可不行,一个身份低微的人,怎么可以当将军夫人呢?这件事情,可不能由着子英的性子来,老爷,我看,你还是尽早给子英说一门亲事,给他收收心。”

“你暂且不用操心,让他自己去,子英如今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护国公道。

“哪能让他自己想娶谁就娶谁?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不是父母说了算?”李氏不悦的说道。

护国公淡淡的瞥了她一眼,冷哼一声说道:“老夫过了这一辈子,也想开了,这娶妻,还是娶一个趁自己心意的人,否则娶回来在跟前闹心。”

李氏不禁咽了咽口水,将自己想要再说的话也一并给吞了下去,护国公的话,就好似在嫌弃她就是一只惹人厌烦的苍蝇一样。李氏悻悻的哼了一声,便是转身而去。

轩王府,马管家捧着一本厚厚的聘礼单走进了书房,恭敬的说道:“王爷,护国公府派人送了清单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