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遇见前世的闺蜜(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伸手接了过来,他翻看了一下,又递了回去,道:“立即去办,若是少了一样,仔细你的皮。”

马管家打了一个激灵,连忙捧着那本厚厚的清单,跪下道:“王爷放心,小的一定将差事办好,所有的东西都买最好的。”

“嗯”

马管家一退下,凌轩就提笔又开始拟了一份新的厚厚的清单,交给天问:“这份是补充的聘礼,你交给马管家去,让他一并采办了。”

天问一看,皱了皱眉头,说道:“王爷,这怕是不妥吧,娶王妃的聘礼可是有规制的,只怕,你这聘礼要超出了志王当初娶上官琼的聘礼数量了。”

凌轩冷哼一声道:“哼,他们能跟夏依依比吗?本王的王妃当得起这么厚重的聘礼。你只管去办,若是有人敢来本王面前说事,本王自会应对。”

天问颔首,退了出去。

第二日,夏依依刚起床,赵氏就赶过来道:“王妃,今儿我可是特意安排了好几辆马车了,你尽管买,我让他们中途送东西回府就行了。”

夏依依轻叹一声,便是跟着她外出继续疯狂购物,那些老百姓不禁隔得远远的观望着,纷纷咂舌,这轩王妃成亲,真是比那志王妃还要隆重得多。

夏依依正要跨进珍粹斋,便见里面的小厮一盒一盒的往外搬东西,搬到了外面的马车上,这出手阔绰的,怕是谁家也在采办嫁妆吧,买这么多,好似首饰不要钱似得。夏依依不禁感叹,这京中财大气粗的人可真不少。

珍粹斋的老板这两天可是笑得合不拢嘴,一看见轩王妃在外头,连忙就出来迎接,“王妃里头请。”

夏依依看了一眼还在往外搬首饰盒子的小厮,问道:“老板,这是谁家有喜,采办这么多的嫁妆啊?”

老板还未开口,马管家连忙走了出来,恭敬的说道:“小的参见王妃,小的这是奉王爷的命令,出来采办聘礼的。”

夏依依瞧了一眼整个珍粹斋都已经快被搬空了,吓了一跳,凌轩疯了吗?买这么多?难怪那老板笑得嘴巴都咧到天边去了。

夏依依咂了咂舌,还是决定不再买首饰了,赶紧就带着赵氏等人离开了珍粹斋。这么多首饰,她一辈子也戴不完了。

行至一家医馆附近,一个妇人急急的冲了过来,挡在了夏依依这群人的面前,夏子英一惊,正要拔剑将那个妇人挡开,那妇人却噗通一下就跪倒在了鬼谷子的跟前,苦苦的哀求道:“谷主,求求你,救救我家相公,我家相公快要死了。”

“不救,老夫忙着给王妃采办嫁妆,没空。”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忙着给她买嫁妆?明明是忙着占便宜,顺边捞点好东西。

夏依依问道:“你家相公怎么了?”

“他是采矿工,今儿矿里发生了坍塌,他被砸伤了。”

“他在哪儿?”

“就在这个医馆里,不过那些大夫都不敢接手救他,刚刚一个路过的小大夫说他去救我家相公,也不让人进去看,我担心那个小大夫救不好,这一看见谷主来了,便是想着求谷主救救我家相公。”

依依道:“快带我过去看看”

“好,好”

那个妇人带着夏依依走进了医馆,一个小小的诊室,大门紧闭。

“小大夫,你开开门啊,我把药王谷谷主请来了,你快开门让他进来给我家相公医治。”那个妇人焦急的敲了敲门。

“你再等一个时辰才能进来。”里面响起了沉稳的声音。

夏依依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药味,这药味,就是和她医疗系统里的药味一模一样,再听那手术器械放入托盘里响起的清脆的乒乓声,这一切,好像是夏依依本人在用储物空间里的东西在救人一样。

与她以前救人一样,紧关着房门,谁都不许进去看。夏依依心下一抖,难道,在这里还能遇上前世的人?

她身旁的夏子英却是浑身一震,显得比她还要激动。

“敏儿,你快开门,我是子英啊。”夏子英听到那熟悉的声音,不禁激动得声音都有些颤抖。

夏依依听力很好,明显的听到了里面的人手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显然,里面那个人和夏子英是熟悉的。

夏依依的眸子猛地睁大,慢着,她刚刚好像听到夏子英叫里面那个人“敏儿”?

“敏儿”?

夏依依一阵激动,想不到敏儿也穿越过来了,这就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里面的药味和手术器械都和医疗系统里的一样了,夏依依激动的上前拍了拍门,说道:“敏儿,你开门啊,我是依依,我是夏依依啊。”

在房里正在救人的敏儿一听夏依依的名字,手抖了一下,在那个伤患身上划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她将东西一放,连忙跑到了门口,一把将门打开一条缝,映入眼前的是一张她不认识的脸,她不禁有些失落。

夏依依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夏依依微微皱眉,随即定定的看着她,试探的说了一句:“把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

“依依,你真的是依依!”敏儿激动不已,一把将夏依依给抱在了怀里,二人相拥而泣,一阵痛哭流涕。

“你还好吗?”依依问道。

“我很好,很好。”敏儿抽抽搭搭的说道。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见面会给惊讶得呆愣了一下,傻傻的看着眼前哭成一团的一幕,夏子英就更是狐疑了,敏儿可是土生土长的西疆人,她们应该不会见过啊,难道夏依依在西疆的时候,见过敏儿?

一旁的凝香见王妃抱着一个男子,心下一紧,这若是让王爷知道,可怎么得了?连忙上前说道:“王妃,你快松手。”

“王妃?”敏儿狐疑的问道。

夏依依害怕敏儿在激动情绪之下会说出她们的秘密,让别人起疑,夏依依便是连忙将敏儿往屋里推,道:“我们赶紧去抢救那个病人,有什么话,进去再说。”一进去,就急急的将门给反锁了。

让凝香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暗中盯梢的暗卫跑了回去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王爷,凌轩一听夏依依居然在医馆里跟一个男子搂搂抱抱的,还痛哭流涕,还关门进去了许久至今未出来?

好你个夏依依,本王才给你解决了一个许睿,你这又是上哪儿又招惹了一个小情夫?凌轩气得饭都吃不下了。

“去,继续监视着,查查那个敏儿究竟是何许人也。”怎么他从未听说过,也从未见凝香她们跟他汇报过这个名字?

夏依依担心医馆人多眼杂,也不敢多说什么,就简单的讲了一下她现在的身份,敏儿惊讶的说道:“我在西疆的时候,就听说过轩王妃的才干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轩王妃竟然是你啊。我若是早知道你和夏子英是兄妹,我就应该早些去北疆找你的。我以前听说轩王妃来了西疆,我居然傻傻的没有去找你,我应该多想想的,能在西疆干出那么一番大动静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夏子英凝聚了内力听着里面的对话,听得更是狐疑了,怎么她们两个不是在西疆认识的?她们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夏依依医治完后,就要带敏儿去护国公府上去住,敏儿连连拒绝道:“我就不去了,我住客栈也挺好的。”

“那不行,你住客栈多不方便,我们又见不着面,也说不上话,你住我家去,和我睡一张床好了。”夏依依道,她这话一出口,趴在屋顶上偷听的暗卫不禁打了一个激灵,王妃居然还要跟那个男子睡一张床?他这一抖,那瓦片便是咯哒的脆响了一声。

“谁?”夏依依一个箭步就冲了出来,打算跑出去查看,夏子英连忙拦住了她,说道:“别追了,那是王爷的人。”

夏依依愤愤的哼了一声,好你个杜凌轩,居然还敢派人暗中跟踪我。

“王爷,王妃想邀那个男子去护国公府住,还说要睡一张床。”那个暗卫哆哆嗦嗦的说道。

暗卫的话才出口,就感觉身边一股冷气飘过,再一看,室内已经没有了王爷的身影了。

夏依依将赵氏等人支开,让她自己去采办嫁妆去,依依便是跟着敏儿去了客栈,关上了房门,与敏儿相谈甚欢。

嘭的一声,木门被踹开,凌轩恼羞成怒的冲了进来,看着夏依依言笑晏晏的跟那个男子坐在桌前款款而谈,夏依依的脸上泛着兴奋的神情,她的手紧紧的拉着那个人。

夏依依听到了巨响,猛地回头,看到了凌轩,便是暴怒的吼道:“杜凌轩,你还有脸来捉奸是不是?”

夏子英之前被夏依依赶得远远的守着,没有来得及防住凌轩,这时便是连忙冲了进来,看着王爷愤怒通红的眸子,便是知道王爷误会了。

“王爷,你误会了。”夏子英说道。

凌轩转头,狠狠的瞪了一眼夏子英,道:“你倒是会帮她把门望风。”

凝香和画眉之前就听夏子英说了敏儿的身份,这才放心让王妃跟敏儿独处的,凝香急急的冲了进来,看着王爷通红的眸子,微微一抖,胆怯的说道:“王爷,她是个女的。”

女的?凌轩这才转头再次看向那人,穿着一身男装,他之前没有注意看,也没发现她是女扮男装,这个时候,才发现她是个女人。

凌轩立马就知道自己又闯祸了,那该死的暗卫,居然一口一个“男人”的来报信,那个暗卫真是害苦了他了,回去了可得狠狠的处罚他一顿。

凌轩连忙变了脸色,看向盛怒中的夏依依,他带上了笑容,深情的喊道:“依依”。

“捉奸是不是?你眼瞎了啊?我让你捉奸,让你捉奸。”夏依依暴怒的弹跳了起来,抄起屋内的一个扫把,就狠狠的朝着凌轩的身上招呼去,夏子英吓了一跳,夏依依这么殴打王爷,可是会被王爷休了的,如今满大街的人都看见她在采办嫁妆了,若是被王爷休了,嫁不成了,岂不是被人家笑掉大牙?

夏子英连忙想要去阻拦夏依依,却被凝香和画眉使了眼色,强拉着他出去了,他想要喊敏儿一起出去,却被凝香给点了穴道,以防他乱喊。

敏儿坐在那里笑吟吟的看着夏依依把凌轩打得满屋子的跑,敏儿一点都不觉得这个画面有什么不妥之处,男人做错了事,就该狠狠的罚。

凌轩边抱着头跑,一边求饶,他的余光瞧到了屋里还有一个女人,竟然笑嘻嘻的看着他被女人收拾,凌轩顿时就觉得自己颜面无存了。

凌轩连忙站住了,一把将夏依依手中的扫把给夺了过来,求她道:“依依,有人看着呢,别闹。”

夏依依又去抢他手中的扫把,却是抢不到了,便是朝着敏儿做了一个手势,敏儿轻轻扬眉,莞尔一笑,立即从自己的床边拿出一把剑来,抛给了夏依依,夏依依拿着剑就朝凌轩挥了过去。

凌轩连忙躲了开来,他额头上都不禁下来三条黑线,夏依依这是交的什么朋友?明明刚刚从他们几个对他的称呼里就能听出他是王爷的身份了,居然还敢给夏依依递剑来伤害他?

凌轩躲了一阵,连声求饶,大呼自己错了,把责任全都推给了那个报错误消息的暗卫身上。

夏依依冷哼一声,怒道:“你凭什么还派人来监视我?”

“我这不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吗?我可是怕冥日会的人会对付你,所以就多安排一些人暗中保护你呀。”

夏依依在屋里追着凌轩刺剑,跑得累死了,却连他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碰到,凌轩一点累的迹象都没有,夏依依却是已经累得有些喘气了。夏依依将剑往桌上一扔,气呼呼的坐了下来,倒了一杯水就满口喝了下去。

凌轩离她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看向敏儿,说道:“你是何人?”

“我叫方敏,是依依的朋友。”方敏没有一点畏缩的直接迎上了凌轩的视线,大大方方的说道。

凌轩想起之前暗卫说方敏和夏依依关在房门里给别人医治,这么说来,这个方敏也是大夫,甚至可能和夏依依一样用那些奇怪的医疗器械救人,所以才要把门给关起来,凌轩见方敏的行为举止倒是和夏依依颇有相似之处,又不畏惧与他,凌轩微微皱眉,试探的问道:“你是她以前的战友?”

方敏身子一震,狐疑的看向了夏依依,用眼神询问她,该不会已经把自己的身世给告诉了凌轩吧?

夏依依答道:“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闺蜜,我们一起扛着担架的那个女孩。没想到她跟我一样,也来到了这里,我们今天才见到面。”

方敏走了过去,对夏依依说道:“你怎么连这个都告诉他了?”

“因为他以前硬逼着我嫁给他,我不肯,我就说我不是与他有婚约的那个人。结果他死皮赖脸的还非得娶我。”夏依依冷哼了一声,对凌轩翻了一个白眼。

凌轩的态度立马就变得好了起来,也坐了下来,说道:“原来你是她以前的朋友,难怪了。也好,你多陪陪她,她很想家,有你在这儿,她就会安心一些了。”

“你还好意思坐在这儿?还不快走?妨碍我们叙旧。我警告你,你下次若是再敢这么怒气冲冲的来抓奸,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你,我也不会再嫁给你。”

“别啊,我肯定不会再这样了,你可不能反悔不嫁给我,我先去忙,你们慢慢聊啊。”凌轩连忙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有些狼狈的衣服,走到了门口,深吸了一口气,恢复成英明神武的样子,闲庭信步的走了出去。

夏子英瞧着王爷出来了,嘴角居然还带着一丝笑意,他有一瞬间的疑惑,怎么王爷被追着打了还这么高兴?

入夜时分,护国公府却忙活得热火朝天的,一些下人喜笑颜开的各处张灯结彩,准备明儿一早,王爷上门来提亲,直到很晚,护国公府才安静了下来,各自都回房间睡觉去了。

一个黑衣人迅速的从屋里蹿了出去,飞上了屋顶,在屋顶上,还没有走出护国公府,从外面飞身过来一个黑衣人,两人一见到对方,眉头一皱,便是立即上前动手攻打对方。

才打了几招,其中一个黑衣人便是看出了对方的招式,惊呼出声:“王爷?是你?”

“夏子英?你这么晚了穿个夜行衣去哪里?”凌轩冷冷的问道。

“卑职没有想去哪里?”

“你最好说实话。”凌轩的声音带着一丝狠历,如果夏子英跟冥日会或是什么人勾结对夏依依不利的话,那他们同处一个屋檐下,未免也太容易了一些。

夏子英的身子顿了顿,被怀疑与坏人勾结,还不如被王爷笑话他夜会女子,反正王爷不也是半夜偷偷摸摸的来夜会女人吗?虽然夏依依是他的王妃,可是这么偷偷摸摸的总归是被人所不耻的。相信王爷为了守住自己的秘密,也不会将他的秘密给抖露出来的。

“卑职是想去见方敏。”

“她有没有跟你说过她要嫁的人只能娶她一个,还不许纳妾的事情?”

“有”

“哈哈,兄弟,你多多保重了。”凌轩顿觉心情很好,看来这个世界上,不仅仅他一个人被女人给吃定了,这下有志同道合的受难兄弟了,看来,夏依依的闺蜜跟夏依依一个习性啊。

凌轩翻身越了下去,翻入了一个窗户,不一会儿,室内就响起了低低的嗔骂声,紧接着就是一阵舒服的吟叹声。

夏子英有些狐疑的看着王爷突然的开怀大笑,他更加狐疑的是,王爷怎么会问起方敏有没有说过那样的话,难不成夏依依还敢对王爷说过那样的话?夏子英转身就朝着客栈飞去,他想要去问问清楚,为什么方敏会认识夏依依,而且还从来都没有跟他说过。

方敏有些睡不着,今日见到夏依依,她感慨颇多,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她起身开了门。

“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方敏微微蹙眉,嗔怪道,心里却是有些高兴。

“我上次要你跟我一起回来,你没有答应,我还以为你在西疆了,没有想到今天会遇上你,你怎么会来的?”

“我是从来没有来过京城,就想着来京城看看,顺便看看你家。”

“原来你是来明察暗访来的,难怪之前不肯跟我一起来,查了结果如何?是不是结果很满意啊?”夏子英眼眸含笑的问道。

方敏微微一笑,娇羞的翻了个白眼道:“什么满意不满意的?你家如何,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过是好奇罢了。”

“敏儿,当然有关系了,你若是满意了,你才会放心的跟着我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方敏侧过脸去,将视线落在了那个扫把上,想起夏依依殴打凌轩的模样,她的脸上便是扬起了开心的笑意。

夏子英见她笑了,还以为她是在因为他说的话开心,他将敏儿的身子摆正,正视着她的眼眸说道:“敏儿,我这些天离开你,一个人回来,心里就十分的想念你,我之前一直不敢开口跟你表白,我今天鼓足了勇气想跟你说,敏儿,我喜欢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