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订婚(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敏儿低下了头,满脸羞红,声音有史以来最微弱,嗡嗡的响着:“你瞎说些什么!”

“我没有瞎说,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我想娶你。”

“可是你应该知道,我以前跟你说过。我要嫁的人就只能娶我一个,不能再有其他的女人。”敏儿抬起了头,定定的看着夏子英。

夏子英微微蹙眉,他心里有些打鼓,母亲绝对不可能会答应的,他说道:“为何今天轩王也来问我,说你有没有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他如何得知你会跟我提这样的要求?”

“那是因为依依跟轩王提过同样的要求,而且轩王还答应了。”

“轩王居然会答应?不太可能吧?”

“依依亲口告诉我的,你若是不相信,你可以自己去问她啊。”

“对了,敏儿,你什么时候认识依依的?听你们在医馆说话,好像你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秘密,你就不用再问了。”

敏儿连忙岔开话题,像是谈公事一样的道:“你自己考虑清楚,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那什么都好说,如果你不答应我的条件,那也就只能分道扬镳。”

夏子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分道扬镳?你说出这个话的时候,为何语气这么平静?”

“对啊,难不成你又要打算纳妾,我还要跟你继续浪费时间不成?”敏儿见到夏子英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她的心里其实是有一些不痛快的,但是考虑到这个社会上的男子没有接受过这样的前卫思想,她也只能忍着。

夏子英思虑了一下,似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心,蹙眉说道:“如果王爷能做的到,那我一定也能做得到。”

“怎么?如果王爷做不到,你就要纳妾不成?”

“敏儿,这个事情真的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那我应该给你多少时间做决定?”

“一年。”

“好。”

敏儿微微蹙眉,看向夏子英的神色有些复杂,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要求能不能让他真的改变自己内心的想法,而且敏儿的心里对夏依依和王爷的婚事也有些不那么看好,虽然现在王爷对夏依依很好,但是作为一个王爷不纳妾,确实不太正常。也很难办得到,需要面对的阻力比夏子英不纳妾面对的阻力更大。

第二日,天还没有亮,整个京城还笼罩在一层稀薄的薄雾里。护国公府那些下人就已经早早的起来开始工作,厨房里更是忙得热火朝天。夏依依一早就被人给拉了起来,仔仔细细的伺候她更衣、梳妆打扮。

“王妃,奴婢看到王爷他们正往这边来啦!”凝香兴冲冲的跑了进来,满脸喜悦的跟夏依依报道。

“来了就来了呗,我知道他今天要来。”夏依依淡淡的说道。

凝香被夏依依的态度惊讶到了,她怎么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冷静啊,不对,应该是比她们这些旁观者还要冷静,凝香撅着嘴巴问道:“王妃,你怎么这么淡定?今天可是你们定亲的日子。”

“又不是成亲,只是定亲,我今天又不用出去见他,有什么好激动的?”夏依依说道,又拿了口红纸,含在唇上抿了抿,殷红的樱桃小嘴十分惹人喜爱。

这定亲,只是父母之命罢了,他们之间谈事情,而新娘子却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还不能去参与了。

这古代,所以才会有很多的新郎和新娘一直要到新婚洞房之夜掀了盖头,才能看得到对方的长相了。

凝香扁了扁嘴,说道:“王妃,等会儿会有很多的夫人过来,你要去后院的花厅里跟她们会面。”

“嗯,我知道了。”

依依说道,她其实对于应对那些贵妇一点兴趣都没有,若不是必须要这么做,她都懒得去后院的花厅了。

凌轩骑着高头大马,今天的凌轩,倒是出乎意外的没有再穿着自己万年不变的黑色袍子了,穿了一件黑里带红的暗红色衣服,当然了,还是黑色居多。

他脸上带着喜庆,就跟百姓娶媳妇一样的高兴,他的嘴角弧度弯起,面对那些百姓的恭贺声,他频频点头致意,那些百姓都有些不可置信,轩王居然回应他们了。

凌轩的身后,清一色的王府护卫抬着聘礼,绵延了四里地,那些围观者不禁咂舌,上一次志王娶妃的时候,排场就已经够大的了,聘礼都有三里地,没有想到轩王的排场竟然更大,这轩王竟然将夏依依的身份看得比人家一个公主的身份还要高了。

凌轩赶到护国公府,护国公携众人到门口迎接轩王。

入了花厅,落座,一切都按照规矩一样一样的来,没有半分差池,更没有因为这只是补办婚礼而有所懈怠,护国公更是对轩王这个女婿满意了不少。

“公爷,这是母妃特意派过来的秦嬷嬷,这段时间内,她就留在府上教导依依的规矩。”凌轩拿眼瞟了一下秦嬷嬷。

那秦嬷嬷立即上前来,盈盈一拜,笑脸相迎道:“老奴见过护国公。”

“嗯,有劳嬷嬷了。”护国公说道,他的心里却是有些打笃的,夏依依似乎已经完全忘了那些个规矩了,若是在嬷嬷面前显得什么礼数都没有,难免会被秦嬷嬷宣扬出去。

护国公便是立即让管家给秦嬷嬷赏了一个大红包,好让她回了宫以后,在贤贵妃娘娘跟前多说一些好话。

一天下来,凌轩也累得不行,夏依依就更是筋疲力尽的,她私心觉得,跟这些贵夫人打交道,还不如上战场厮杀来得痛快了,这简直太费脑筋了,关键是太费笑容了,自己今天假笑了一整天,只觉得自己脸上的肌肉都已经变得僵硬了,像是被胶水给凝固住了一个干涩的笑容一样。

让夏依依更为头痛的事情还在后头,从第二天起,夏依依竟然卯时就被秦嬷嬷给叫了起来,拉着她学着沏茶,学着如何伺候人洗漱,更衣。如何给婆婆请安,总之,教的都是一个女子进了夫家以后,怎么相夫教子、伺候公婆,直把夏依依快逼疯了。

夏依依坚持了三天以后,全身都跟散了架一样,这日子,过得简直比她去训练场训练还要难受,她暗暗叫苦,自己为何要这么作,非要补办一个婚礼,结果,把自己给整进去了,凌轩倒是什么事都没有。

入夜,夏依依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了床上,让凝香给她按摩,夏依依疑惑的问道:“这些天,怎么就没有见到凌轩过来了?他以前不是天天都往护国公府跑的吗?”

“王妃,你这是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王爷这才三天没来,你就这么想他了?”凝香抿嘴偷笑一声,打趣道。

夏依依冷厉的瞥了她一眼,有气无力的骂道:“你个小蹄子,居然敢拿我来开玩笑,若不是我现在累得没有力气,我非得要起来剥了你的皮不可。”

画眉在一旁恭维的道:“王妃,不劳你动手,你一声令下,奴婢就帮你剥了她的皮。”

凝香气得恼怒的瞪了画眉一眼,道:“你倒是会添油加醋,趁火浇油。”

“你自找的”,画眉冷冷的说道。

凝香连忙对夏依依说道:“王妃,我再也不敢了。”

夏依依叹息了一声,“那你倒是说说看,他为何几天都不来见我了?”

“因为这是规矩,在你们成亲之前的这段日子里,你们两个不能见面的,一直要等到成亲那天才能见面了。”

“哦”,夏依依嘟囔了一声,又问道:“你们这儿有没有伴娘一说啊?”

“什么伴娘?”

“就是成亲那天,跟着新娘子一起去夫家的未出阁的闺女啊。”

凝香吓了一跳,得得索索的说道:“王妃,你这是要干吗?那个可是陪嫁了,跟着你一起嫁过去,就相当于给王爷送了一个小妾了,她也相当于跟王爷有过成亲仪式的,以后就是王爷的人了。王妃,你何苦呢?给自己带个陪嫁过去?”

夏依依连忙摇手,道:“那我就不要带伴娘了,简直太吓人了,一不小心就给自己弄了一个情敌。”

夏依依本来想着让敏儿当自己的伴娘,就像前世的婚俗一样,既然这里的习俗不一样,那自己还是不要这么整了。到时候,自己亲自给凌轩弄了一个小妾不说,还要误了敏儿的终身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