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拦截花轿的伏杀(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苦逼的训练几乎将夏依依给累得瘦了几斤,好在被秦嬷嬷训练的日头也短,咬咬牙熬一熬就熬过去了。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成亲的日子,整个护国公府喧闹不已,沐浴更衣后,夏依依在一众奴婢和秦嬷嬷的伺候下,穿上了大红色的嫁衣,戴着金灿灿的头冠,秦嬷嬷给她戴上了红盖头,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她,可不能私自掀了盖头。

这一切,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初到这里的时候,她穿着嫁衣出嫁的那一天。而这一切,又是那么的不同,以前的她是不愿意的,现在的她,是满心欢喜的。以前,她孤零零一人嫁过去,现在还有两个丫鬟陪着,呃,还有鬼谷子这个跟屁虫。

吉时一到,夏依依在喜娘的搀扶下走出了护国公府,到了门口,夏依依看不见路,却听到了闪电熟悉的响鼻声。

凌轩高坐在马上,穿着同样颜色的大红喜服,胸前扎着一朵大红花,头上戴着一顶大红帽,帽子上还插了两根彩色的羽毛,神采奕奕的骑马而来,看着护国公府门口站着的身穿大红嫁衣的人儿,凌轩脸上扬起了幸福的笑容。他终于如愿以偿的娶到她了。

“吉时已到,新娘子上轿咯!”喜娘在旁边高声喊着,扶着夏依依坐上了花轿。

夏依依一上了花轿,便从喜帕下方打量这个花轿,只见这个花轿十分的宽敞,只怕是八抬大轿了。

“依依,你嫁到王府以后,可不能再任性了,跟王爷好好过日子,知道吗?”护国公眼见轿子快起了,连忙上前紧赶了几步,靠近了轿子叮嘱道。

“我知道了。”依依道。

“起轿!”喜娘高声道。那些轿夫缓缓抬起,抬得又平又稳,几乎没有什么颠簸。

凌轩调转马头,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精神抖索,喜气洋洋,身旁的仆人不停的往路旁的百姓当中撒喜糖,那些百姓喜滋滋的哄抢着。

马管家跟在王爷的马侧,高声对着那些百姓说道:“今天王爷大喜之日,各位父老乡亲,若是想去王府吃杯喜酒,就尽管去。”

人群中,有一些老百姓却是对那些喜似乎没有什么兴趣,貌似在抢糖,眼神却时不时的往轩王和那个花轿那儿瞟。

凌轩的余光瞟到了那些人,嘴角一勾冷笑一声,对天问道:“当心一些。”

天问点点头,便是连忙带着王府的护卫不动声色的拖慢了脚步,慢慢的移到了花轿周围守着。那些人一见王爷有所防范了,便是知道他们已经露馅了,连忙相互使了一下眼色,便齐齐的从那些人群里飞了出来,拿着剑就朝着凌轩飞了过去。屋顶上,一些黑衣人立即朝着那顶大红花轿唰唰的射箭。

“保护王妃”,天问大喊一声,拔剑就开始格挡那些箭,而那些王府护卫则立即将整个大红花轿给团团围住。抬花轿的人也是王府的护卫,此刻也都从拿下护卫手中拿过剑,准备拼死一搏。

“花轿不得落地。”凌轩远远的朝着这边喊道,新娘子的花轿可是不能中途落地,不然可就不吉利了。

“是”!那些护卫高声应道。

外头顿时就响起了兵刃和喊杀声,凌轩拔剑就对上了那些黑衣人,冷厉的喝道:“竟然敢来破坏本王的婚事,好大的胆子。”

“这么好的机会不动手,更待何时?”那黑衣人首领阴笑道,一挥手,后头又涌上了一大波的人。

那些百姓早就在那些人动手之时就已经赶紧逃命去了,顷刻间,原本热闹喧嚣拥挤的街道瞬间就变得空荡荡的,只剩下这两拨人兵刃相见。

夏依依的轿子稳稳当当的停着,依依有些焦急,她想出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秦嬷嬷在花轿旁似乎知道她要干什么,连忙说道:“王妃,你可别掀了盖头啊,不吉利,你好好的在里头呆着。”

夏依依悄悄的打开了储物空间,从里面拿了一把匕首揣在了衣袖里,如果万一轿子被攻破了,她还需要跟敌人厮杀的呢,当然,她更希望不需要她出手,凌轩就能将外面的事情解决好。

“依依,你不要怕,我会守在你的轿子旁,让你顺利完婚。”

轿子外头,响起了敏儿清脆沉稳的声音。

依依面上一喜,惊讶的说道:“敏儿,你怎么来了?”

“你结婚,我又不方便过来参加你的婚礼,但是我一直挤在人群里,远远的祝福你,见着出了事,我就跑过来保护你了。”敏儿道。

虽然夏依依想邀请敏儿参加自己的婚礼,但是因为敏儿暂时不想引起李氏的注意,便是一直隐藏在暗处,从来都没有去过护国公府找夏依依玩耍。而这一次,去王府参加婚宴的还有许多贵客,敏儿又不想让那些人猜测她和夏依依为何认识的事情,便是想低调一些。

夏依依道:“可是太危险了,你还是早点走吧,这里有他们保护我就行了。我们的武功太弱了,不是那些武功高强的黑衣人的对手。”

“好歹也能抵挡一二,多一个人保护你,你就多一份安全。”敏儿道,“依依,你是我唯一的闺蜜,你结婚,我怎么能让别人破坏你的婚礼呢?”

“谢谢”,依依有些哽咽,湿润了双眼。

“谢什么?你幸福才是我最高兴的事情。”

厮杀了一会儿,那些人依旧没能靠近这花轿半步,红菱带着凝香她们更是寸步不离的保护夏依依,那些黑衣人一时半刻竟是没有讨到半点好处。

不一会儿,护国公府和衙门都听到了消息,连忙带着人就往这边赶,那些黑衣人就更是打不过了,吹了一声口哨,就带着人后撤。

凌轩冷冷的看着他们,凉薄的嘴唇轻轻吐出三个冰凉的字:“杀无赦!”

“是”

那些黑衣人见势不妙,跑得更快了,然而天问和护国公、夏子英却是紧追不舍,势必要将这些人赶尽杀绝。

凌轩瞟了一眼满地的尸体,对闻讯赶来的府尹道:“即刻将这道路清除、用水冲洗干净,花轿需要赶紧通过,不能误了时辰。”

“是是是”,府尹连忙派人将那些尸体七手八脚的抬开,立即用水冲洗路面,不一会儿,就将道路清洗干净了。

花轿缓缓的抬过了这条街道,整个过程,这花轿上竟是没有沾到一丝血迹,因为那些黑衣人都被挡得离花轿太远了。

到了王府门口,凌轩下了马,在喜娘喊了一声“踢轿”之后,他轻轻的踢了一下轿子。

“压轿,新娘请下轿。”

凝香将轿帘打开,夏依依连忙起身,弯腰往外走,在喜娘的搀扶下轻缓的走了出来,喜娘将一个绑了一朵大红花的红绸子塞到了夏依依和凌轩的手中,依依紧跟着凌轩的脚步缓缓的往王府里走。

在跨完火盆以后,听着那喜娘一路十分有讲究的念念有词,一路又做了许多繁琐的礼节,本来走进花厅只需片刻,可是现在却是走了一刻钟都还没有走到。

好不容易到了花厅,开始拜堂成亲,这一次与上次不同,上次主位上一个人也没有,这一次,倒是坐了一个贤贵妃。拜完堂,又上前给贤贵妃敬茶,贤贵妃微微颔首,十分欣慰。

“送入洞房!”

凌轩喜笑颜开,有些着急的拉着那根红绸,就把夏依依往寝房里拉,脚步匆忙,夏依依险些就要跟不上他的步调了。

夏依依的心不禁有些紧张,难道这就要真的洞房了?拽着那个红绸的手不禁紧了紧。

入了房间,夏依依坐在了床沿上,心里扑通扑通的乱跳着。

该不会这就要开始了吧?拽着红绸的手明显颤抖起来,颤抖得抓着红绸另一端的凌轩都感受到了。

凌轩拽了拽红绸,手顺着红绸就摸到了依依的手,捏了捏,调笑道:“你别急,为夫还要出去应酬,晚上再回来陪你。”

夏依依顿时就急了:“呸,我才不急呢!最好你今天跟上次一样不来了,我就还是回我的听风苑去睡觉。”

凌轩的眉眼都笑开来,“我的爱妃在洞房里等我,我怎么可能不来呢?放心,我尽早些回来。”

凌轩起身,放开了红绸,走了几步,对凝香做了一个保护好王妃的动作,凝香的神色沉重了下来,怎么这个时候了,还没有结束那些黑衣人的阴谋?

凌轩离开了房间,走远了一些的时候,天问从屋檐下跳了下来,恭敬的禀告道:“王爷,那些黑衣人都已经被杀了,还活捉了两个,他们是冥日会的人。”

“你严加看守在洞房之外,只怕他们会悄悄的混进来,毕竟今天会有许多老百姓过来讨喜酒喝。”

“只怕今儿在街上遇到了伏杀,那些老百姓怕是也会害怕的,不会来多少人过来喝喜酒了。”

“也有些不怕的还是会来的,你派人暗中盯着那些老百姓,以防有人装成老百姓进来胡作非为。”凌轩的脸色有些阴沉。

“是”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朝着花厅而去,一去了花厅,就变成了一副稍带着喜悦的神色,与那些宾客颔首致意。

凌轩酒至半酣的时候,天问走了过来,附在他的耳边悄声道:“王爷,解决了五个。”

凌轩微微颔首,面上神色不变,依旧带着笑意跟那些宾客频频举杯,似乎天问过来说的不过就是一些小事罢了。

夏依依在房内坐着久了,便是有些困倦起来,接连打了好几声哈欠,便是想着先睡一会儿。凝香一见着夏依依有些想倒床上睡觉,就连忙制止道:“王妃,王爷交代了你不可以睡的。”

“他还要多久才来啊?这天都已经黑了啊,我坐得腰酸背痛的,又困又饿的,今天都没吃上一点点东西。”

“不能吃东西,免得出虚恭。”凝香道。

呃,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新娘子不能吃东西,新郎倒是在外头好吃好喝的,这个时候都还没有回来。依依摇了摇头,便是起身在屋里头走动了一下,醒了醒精神。

直到夜都很深了,那些宾客三三两两的退了之后,依依便是听到了房门外传来了一阵哄闹声。喜娘连忙将夏依依给重新拉到了床边坐下,道:“王妃,快点坐下,这就要过来闹洞房了。”

夏依依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问道:“闹洞房?怎么闹啊?”

“呵呵,可好玩了,你好好听我的配合好就行了。”

不一会儿,凌轩便是到了门外,他的身边,还围了不少的皇亲国戚的世子们,一个个哄叫着喊开门,凝香倒是个胆大的,竟然开口让王爷作诗赞扬一下王妃。

这可难不倒凌轩,张口成章,将夏依依夸得只有天上有而地上无的。凝香她们又吵闹了一阵,讨要了几个红包,正要将王爷给放进来的时候,依依却是张口就出了一个难题,让凌轩自己写一个九行九列一到九不重样的数独。

凌轩哪里有见过这样的方式,当即就命人拿了纸笔在门外写写画画了起来,写了许久,总是会有重复的数字,他的额头上都沁出了汗来,实在是熬不住了,只得开口让那些人帮着他做这道题。

那些人做了许久都做不出来,实在困得慌了,又做不出来,尴尬不已,便是纷纷告退回家了,很快,门外就剩下凌轩一个人还在写写画画,他的身后,已经有了好多张写废了的纸。

眼看着时间都快到了子时了,凝香不禁郁闷了,这过了子时就要变成明天了,王爷这洞房花烛夜可算是要泡汤了,凝香便是上前说道:“王妃,你这样是不是太过为难王爷了?”

“呃,这闹洞房不是你们这儿的风俗吗?我只是出了一个很简单的题目而已啊。”夏依依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凝香,这跟她有什么关系吗?凌轩进不来,只能说是他太笨了。

“这简单吗?”凝香欲哭无泪。

门外,凌轩听见了夏依依的话,更是气恼得想死啊,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哪个新郎会被新娘的题目给为难了几个时辰的。这么难的题目,夏依依居然还说简单?

“凌轩啊,你要是实在写不出来了,你今儿就去书房睡吧,我可不陪着你在这里瞎耗着了。”依依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的说道。

“你想得美!”凌轩咬牙切齿的说道,她想逃过今夜的侍寝?门都没有,他就不信,他还能做不出这个题目了。

马管家不禁叹了一口气,这王爷当得,也是没谁了,竟然到这个时候,都还没有进洞房。马管家只得连连摇头,去书房又取了一大沓的白纸过来,看来,王爷还是需要很多的纸才能完成王妃的任务啊。

子时过了之后,凌轩又写了小半个时辰,那些人都已经困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好似被浆糊糊住了一样,瞧着王爷一个人在那里算着题目。

突然,凌轩的神情越发的明朗了起来,他快速的写着剩余的那些空,他好似看到了希望,他很快就能完成这个任务了,不一会儿,凌轩就将写好的那张纸拿起来,仔细核对了一遍,便是从门缝里递进去,交给了凝香。

夏依依一看,倒是真被他写出来了,抿嘴一笑,道:“放他进来吧。”

凌轩可怜兮兮的走了进来,定定的看了夏依依几眼,苦苦的说道:“依依,你好狠的心啊。”自己想得那么美好的洞房花烛夜,愣是硬生生的被夏依依给磨蹭了半宿,如今就只剩下一半的时间了。

凌轩接下来为了节省时间,愣是让喜娘加快了礼仪的进程。喝了交杯酒以后,喜娘将那秤杆交给了凌轩,恭敬的说道:“王爷王妃早些休息。”

喜娘便是将那些人都给带了下去,关上了房门。

“都离远点,明早不得打扰我们。”凌轩吩咐了一句,便是喜滋滋的拿着秤挑开了夏依依的喜帕。

这一挑开,凌轩竟是惊呆了,深吸了一口气,喜帕下的夏依依巧笑倩兮,明眸皓齿,柳眉如烟,一双皎若秋月而灵动的黑眸里隐藏着些许娇羞和抚媚,樱桃小嘴的嘴角微微上翘,带上了几分笑意。宛若出水芙蓉一般娇嫩的脸庞微施粉泽,还透着几丝红晕。看向他时秋波一转,一笑百媚生,这般的琼姿花貌,只怕让那六宫粉黛都失了颜色。

“依依,你真美!”凌轩感叹道。

“那是!”夏依依娇嗔的扫了他一眼,脸皮十分厚的承认了他的夸赞。

凌轩单膝跪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了一样东西,依依仔细一看,居然是一颗硕大的钻石。

“依依,我要再次正式的用你们那里的方式跟你求婚,嫁给我,好吗?”

凌轩诚挚的看着依依,声音充满了磁性,十分好听。

依依惊讶的看着凌轩,问道:“你怎么知道是这样求婚的?这钻石又是哪儿来的?”

“自然是我特意去问方敏了。这钻石,说来也巧,就是上次你们救的那个矿工给的,他们本来就不知道这个东西有什么值钱的,都堆在那里不要,是方敏特意去跟那个矿工打探才得到了这种矿,然后,我就按照方敏的图纸让工匠做出来了。你喜欢吗?”

“嗯,我很喜欢。”依依哽咽的说道。

“你愿意嫁给我吗?”凌轩再次诚挚的问道,他的眼眸里装的全是夏依依。

“愿意,我愿意!”依依几乎都要哽咽出声,喜极而泣了。

凌轩将戒指戴在了依依的手上,大小正好合适,凌轩接下来大手一挥,用一股内气将那床帘给掀了下来,他一个跃身,就抱着依依跃上了床,依依惊呼一声,道:“你干嘛?”

“娘子,你刚刚已经搓磨了我许多时间了,现在必须要加紧时间干正事。”凌轩一边说着,一边凑上去亲她。

依依心下一抖,眼神里闪过一丝害怕,怎么办?今天是必定躲不过去了,都已经成亲了,若是再不让他满足,他只怕是要憋屈死了。可是自己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呀。依依的心跳得越来越厉害,速度快得惊人,若是用脉搏仪器量的话,依依都担心会爆表。

凌轩眼眸含笑的看着她一脸惊慌,笑道:“你放心,为夫会很温柔的,不痛的。”

“真的?”夏依依抬眼看向他。

“嗯,真的。”凌轩说道,抚摸着她的手极近温柔,似乎夏依依就像是一块容易破碎的豆腐一样,他极近温柔的呵护着。

“嗯”,依依红着脸点点头,揽上了他的肩膀,回应着他的吻。

二人的进程逐渐靠近了最终的目的,凌轩的呼吸越发的急促,夏依依也越发的紧张,浑身肌肉都开始紧绷了起来,甚至有些瑟瑟发抖了起来。

“放松一点,宝贝,我真的会很轻的。”凌轩安慰她道。

“嗯”,依依深吸了一口气,随即闭上了眼睛,跟上刑场一样,说道:“来吧,我做好准备了。”

噗哧,凌轩轻笑出声,捏了捏夏依依的脸蛋,道:“你这是做什么?弄得好像是你要上战场打战一样,别这么紧张。”

“可是我怎么觉得比我上战场打战更要恐怖啊?”依依的眼神有些躲闪畏惧。

“我比敌人更恐怖?”凌轩的眉头皱了皱。

“差不多”,依依认真的点头说道。

“等会儿,你会觉得我这个敌人很可爱。”凌轩说道,便是开始了最后的那个进程,缓缓的,轻轻的。

依依的眉头越发的皱的紧了,痛哼一声,道:“你骗人,明明说不痛的。赶紧退下。”凌轩已经沉迷其中,哪能这么轻易被她劝退,继续哄骗道:“等会儿就不痛了。”然而,夏依依却发现他真的是一个大骗子,哪里会不痛,分明是越来越痛了,痛得她浑身都快抽筋了。

“杜凌轩,你个大混蛋。”夏依依痛得面色有些惨白,咬牙切齿的骂道。

“宝贝儿,我爱你。”凌轩的声音有些颤抖,有些喘,他的身上已经冒出了汗来。他将自己的手放进了夏依依的口里,道:“如果你实在是痛,你就咬我。”

夏依依本不想咬他,可是下一刻,凌轩竟然加强了,痛得她几乎要晕了过去,她一口就狠狠的咬了上去,凌轩痛得眉头微皱,却是没有半点要轻缓下来的意思。“你个大骗子,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呜呜。”夏依依恨恨的说道。

良久,凌轩才爆发了洪荒之力,瘫软了下来,轻轻的拥着她,喃喃的说道:“依依,我会爱你一辈子,绝不会辜负你的。”他看着夏依依的脸色,有些苍白,便是有些心疼,再看向自己的手掌,已经被她咬出了一个很大的牙印了。他微微皱眉,问道:“你真的很痛?”

“你说呢?”夏依依颤抖着声音说道,她瞟了一眼自己与凌轩的境况,脸色倏的变得通红,真是糟糕,自己这一下子,就从一个少女变成了一个少妇。让凌轩占了一个大便宜去了。

“那我好好补偿你。”凌轩奖励了她一个亲亲,这一亲,又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躁动,又变成了之前那个迷失在密林里的人了。

一整夜,夏依依都不得安生,将凌轩的手上都咬出了十几个深深的牙印出来,每一个牙印,就代表着凌轩的每一次战斗,全都是夏依依给凌轩的每一个战斗佩戴的军功章。

翌日,两人都疲惫不堪,沉沉的睡了过去,整个帐内充斥着一股奇特的味道和血腥味,帐帘安安静静的垂着,遮挡着内里的一片狼藉。凝香她们昨夜真的躲得远远的,这早上了,也不敢过来伺候他们,不过见他们这么晚了还没有出来,众人都是互相对视一眼,嘴角露出了会心一笑来。

太阳高高挂起,快到了午时了,热辣的阳光将室内照得暖洋洋的,温度逐渐升高,开始热了起来,屋顶上的琉璃瓦被太阳照射得金光熠熠,将整个王府都映衬得富丽堂皇,温暖明亮。

马管家看着紧闭的房门,感叹了一声:“王府今后才是真真正正的要变了模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