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媳妇对婆婆的让步(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嬷嬷早早的就已经起来了,本来是想去叫王妃早早的起来沏茶伺候王爷,可是却被凝香她们给拦住了。

“王爷吩咐了,任何人不得打扰。”凝香俨然就如同一个门神一样,将秦嬷嬷给支得远远的。

秦嬷嬷微微皱眉,说道:“凝香,今儿可是要一早就得去给贤贵妃斟茶的,这会儿可是已经晚了。”

“不让进就是不让进,有什么事情,自然有王爷担着。”凝香道。

说话间,外头张嬷嬷进了府,有些怒意的看向秦嬷嬷,道:“你怎么办事的?让你来这儿照顾王爷和王妃,怎么你连规矩都忘了?贵妃娘娘已经在宫里等了许久了,王爷和王妃怎么就还没有入宫斟茶?娘娘特意要我过来催一催。”

张嬷嬷是秦嬷嬷的顶头上司,秦嬷嬷立即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张嬷嬷,老奴可是已经来门口催了,可是她们拦着不让我进去叫醒王爷啊,我也没有办法,如果我直接去叫醒他们,只怕王爷会迁怒与我吧。”

张嬷嬷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那紧闭的房门,便是走了过去,问道:“凝香,王爷王妃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啊?贵妃娘娘可是已经等得太久了,这都快要到下午了。”

凝香笑道:“张嬷嬷,您老就别担心了,王爷是个有主意的人,他到时候自会去娘娘面前解释清楚的。昨儿王爷都已经特意交代了,不让我们今儿去打扰他们,我们还是不要去惹得王爷不痛快了。”

“张嬷嬷,今儿王爷高兴,你就别惹他生气了,您老先去花厅喝茶吧。”画眉说道。

张嬷嬷叹了一口气,她也有些怂了,王爷的脾气素来就大,以前,她给王爷下迷魂药那事,被王爷狠狠的教训警告了一番,这一次,她可不敢再在王爷洞房的这天再惹了那个王爷了。张嬷嬷便是只得退至花厅喝茶,又千叮咛万嘱咐的等王爷起床后,要凝香早点来告知她。

凌轩早早的醒来了,他昨夜过了销魂的一夜,这睡了一觉,此刻正是神清气爽的时候,浑身又充满了元气,看着怀里熟睡的美人儿,他的剑眉也变得柔和了起来,嘴角扬起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夏依依睡了许久,才悠悠的醒了过来,她微微睁开了眼眸,便是看到了凌轩那双含笑的黑眸正傻傻的看着她,夏依依微微垂眸,侧过脸去,不敢与他正视,此刻凌轩的笑容简直太魅惑了,直看得夏依依满脸通红,内心一阵悸动。

夏依依这一侧脸,凌轩便是瞧见了她露在被子外面的脖颈和肩胛处青紫的痕迹,凌轩眼里的笑意更甚,那双手便是在被子里不老实了起来。夏依依微微蹙眉,道:“凌轩,这都已经晌午了,别闹了。”

“叫我夫君,你说过的,补办了婚礼,你就要叫我夫君的。”凌轩露出了痞子一般的笑容。

依依有些羞怯,道:“能不能让我缓几天,我适应适应以后再叫你夫君?”

“不行,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还不愿意叫我夫君?”凌轩剑眉拧巴了起来,手上的力度惩罚性的加大了。

“缓几天嘛”,依依带着祈求的娇气,摇了摇凌轩的手臂。

“这个事情可是不能妥协的了,你若是再不叫我,我现在就要好好的惩罚惩罚你。”凌轩翻身而上,重又开始了新一场战斗。

夏依依吓得连连称呼:“夫君,夫君,我错了,不要惩罚我了。”

凌轩笑道:“这才乖嘛,叫夫君多好听啊。既然你乖了,那我就奖励你了。”凌轩说罢,便是亲了她一下,渐渐的与她温存了起来,使出了一个枪法,将夏依依痛得浑身颤抖了一下。依依抖着声音问道:“你的奖励和惩罚都是指同一个意思吗?”

“回答正确,你真聪明。”凌轩笑道。

“骗子,我又被你给骗了。”依依愤愤的说道。

“可是我怎么觉得你被我骗了,你也乐享其中啊?”凌轩道,“怎么还这么紧!”凌轩浅笑的微微皱眉,行进得有些吃力。轻缓的抚着她,让她渐渐的放松下来。

夏依依一阵喘,紧咬着唇,隐忍着那一阵一阵的冲击,凌轩道:“宝贝儿,你要像昨天一样的叫出来啊,这么隐忍着多难受啊。”

“现在是大白天啊,让她们听见了多不好。”夏依依满脸羞红的说道。

“听不见的,她们都给我赶远了。”凌轩哄骗道,一阵发力,夏依依终是忍不住,喊叫了出来。那帷幔一阵激烈的晃动,连帷幔都晃得累得几乎要出汗了,好长一阵子,帷幔才停了下来。不过一会儿,内里一阵惊叫声再次响起,帷幔又剧烈的开始晃动了起来。如此反复数次,才停歇了下来。

夏依依浑身都冒着汗,脖子间的头发都汗涔涔的黏在了皮肤上,那锁骨随着呼吸而轻缓的起伏着,凌轩瞳孔一缩,又蹿起一股旺火来。夏依依连连摇头:“轩,不行了,我浑身痛得跟散了架似的,那里就更是痛得难受,你怎么精力这么旺盛啊?”

凌轩翻身下来,骄傲的说道:“怎么样?为夫的身体是不是特别好?”

“嗯,好得我都快受不了了。”夏依依极累,重又闭上了厚重的眼皮昏睡了过去。有一半是真的被他给整昏迷了。

凌轩见她面色有些虚弱和苍白,微微皱眉,把被子一掀,这一看,凌轩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铺着的那洁白的喜帕上已经有一大摊的血迹了,她那儿更是已经破裂,红肿凌乱不堪了,自己真的是用力过猛又索求过多,她还是初次,怎么能经得起自己这般的摧残?难怪会痛得浑身都痛。凌轩心里一阵心痛得紧,他看向自己手上被咬的痕迹,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以她忍痛的坚韧度,若不是极痛,她绝不会将自己咬成这个样子。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将她盖好,轻轻起身,擦拭了自己的身子之后穿上衣服就走了出去。

凝香见他出来了,便是忙着要进去伺候王妃起床,凌轩道:“不要进去打扰她。”

张嬷嬷一见王爷出来了,便是连忙走了过来,说道:“王爷,时候不早了,该早些入宫去给贵妃娘娘请茶了。”

“王妃身子不舒服,明儿我们再去宫里给母妃请安。”凌轩冷冷的道。

“王爷,这不符合规矩啊,可得是第二天就的去请安的。”

“本王说明儿就是明儿。”凌轩有些恼怒的瞪了张嬷嬷一眼,便是转身就去偏院找鬼谷子。

张嬷嬷见他去找鬼谷子,便是问道:“王妃生病了?”

“多嘴!”

一股寒意席卷而来,张嬷嬷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哆哆嗦嗦的站在那里不动,看着王爷朝偏殿走去,心下思量了一番,还是等会儿跟鬼谷子打探打探情况吧。

凌轩进了鬼谷子的房间,将门外的下人都给挥退了,神秘兮兮的关上了门,有些难为情的看着鬼谷子,半天,才微红着脸问道:“有没有治伤的药?”

鬼谷子抬头,仰视着他,微眯的眼睛,眼眸一转,故意问道:“什么伤药?剑伤?你昨天被黑衣人伤着了?”

“不是剑伤”

“刀伤?”

凌轩轻咳了一声,面上有些不自然,侧过脸去,“是依依的伤”。

“她什么伤啊?”鬼谷子努力将眼睛睁大了问道。

“鬼谷子,你别跟本王装糊涂,你快点,老实点把药拿出来。”凌轩瞬间暴怒,这个鬼谷子,拿他开涮呢?促狭的长眸里蕴含着怒意。

鬼谷子冷哼了一声,道:“你倒是快活了,也不把丫头当个人了?”

“本王哪里没有把她当个人了?不过是一时没有把握住分寸罢了。”

“哼”,鬼谷子冷哼了一声,便是去自己的瓶瓶罐罐里一阵倒腾,一会儿功夫就拿出了一大瓶药膏,伸出了手,道:“一百两银子”。

“怎么这么贵?”凌轩蹙眉道

“贵?那你就不要用了,老夫收起来。”

凌轩冷哼一声,道:“你可别忘了,你现在可是住在本王的府上,你又没有给本王看诊,凭什么住在本王的王府里白吃白住的啊?这药膏就抵你这几天的伙食费了。过些日子,本王会让管家来跟你收伙食费的。”

凌轩上前轻轻松松的就从鬼谷子的手中将药膏给抢了过来,鬼谷子还想上来抢,凌轩飞身而出,鬼谷子想追都追不上了。

夏依依睡了小半个时辰,便是才悠悠然的醒了过来,转头一看,身侧已经没有人了,夏依依微微皱眉,便是挣扎着要起来。凌轩正坐在桌边喝茶,听见了她的动静,连忙撩开帷幔,道:“别动,我让她们打水伺候你沐浴,沐浴完后,我给你上药。”

“上什么药?”依依问道。

“你那里被我弄伤了,疼痛得厉害,我就跟鬼谷子要了一些药,涂上去以后,舒服一些,也能恢复得好一些。”

夏依依不禁脸色十分的尴尬:“你怎么连这个也去跟他说?多尴尬啊。”

“无妨,这乃人之常情啊。”凌轩轻轻的抚着她的脸,给她披了一件外套,就去外间叫人进来服侍。

凝香和画眉一入室内,就已经看到了床上的一片狼藉,当下就脸一红,连忙就窜入内间忙活起来。

鬼谷子因为凌轩不给他药钱,因此,在张嬷嬷过来跟她打探情况的时候,鬼谷子就将凌轩要的什么药膏一股脑的全都告知了张嬷嬷,张嬷嬷心下一阵疑惑,怎么王爷和王妃在北疆那么久了,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如今还要什么药膏?

张嬷嬷一回来,就连忙跟着凝香她们进了内间,一看到床上殷红的喜帕,张嬷嬷瞬间就惊呆了,怎么,昨夜竟然是王妃的第一次?那上次在未央宫里的那个带血的喜帕又是怎么回事?不过张嬷嬷却是不会这么傻傻的张口就问,还是回去禀告了娘娘,让娘娘去问吧。

张嬷嬷连忙上前,将那块喜帕给揣了起来,夏依依脸色一红,道:“嬷嬷怎么藏起来做什么?还不快拿出来?”

张嬷嬷恭敬的垂首道:“王妃,这个是规矩,喜帕是要交给娘娘看的。”

夏依依可不知道还有这么奇葩的规矩,婆婆竟然要查看媳妇新婚夜的落红?夏依依拿眼给凌轩使眼色,凌轩淡淡的颔首,似乎对于这个很是泰然处之。这样也好,让母妃知道,夏依依从来就不是像外界传的那样是被人染指了的,夏依依可一直都是个清白之身。

夏依依也只得皱了皱眉头,由着张嬷嬷收了那块喜帕,夏依依不禁微微有些尴尬,便是想着赶紧逃离这里,跑到内间去沐浴。

张嬷嬷连忙道:“王妃,今儿还得去宫里给娘娘请安的。”

凌轩立即冷厉的说道:“张嬷嬷,本王刚刚不是已经说了,今儿不去了,明天才去吗?”

张嬷嬷吓得噗通一声跪了下去,道:“王爷,老奴若是没有将你们请回去,老奴若是回了宫,也没法跟娘娘交待了啊,娘娘肯定会打老奴的板子的。”

“可是你竟敢违抗本王的命令,本王可是也会打你板子的。”凌轩冷冷的说道。

“王爷饶命”,张嬷嬷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夏依依转身看了一眼,微微叹了一口气,张嬷嬷好歹可是凌轩的奶娘啊,吃着张嬷嬷的奶长大的,凌轩怎么就这么狠心啊?张嬷嬷这么大把年纪了,有没有犯什么事,就挨板子,这把老骨头哪里吃得消啊?

“凌轩,一点小事而已,用不着这么生气。张嬷嬷,你且稍后,我先沐浴更衣,吃一些点心,就随你入宫请安。”

张嬷嬷好像找到了救星一样,跪着调转了方向,朝着夏依依猛磕头,说道:“老奴多谢王妃仁慈。”

凌轩有些不悦的瞪了张嬷嬷一眼,起身,走到了依依的身旁,心疼的呵斥道:“你这是做什么?你身子疼痛不已,何必要去宫里折腾,让自己受苦?”

夏依依看着凌轩,宽慰道:“凌轩,新婚夫妻今日给婆婆请安,可不止是宫里的规矩,就是普通百姓家也有这样的规矩,咱们若是不去,就是落了母妃的脸面了,你让母妃在后宫妃嫔中如何抬头,岂不是要被那些人背后嚼舌根笑话了母妃?咱们又如何能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这么做呢?今儿是大事,咱们按照规矩办好了这件事,往后,也没有这么多的规矩要遵守了。”

虽然夏依依也不想去宫里折腾,可是自己往后还要跟贤贵妃打交道的,也不好在这个当口就得罪了她,免得自己以后日子不好过。

张嬷嬷一听,连忙上前特头道谢道:“王妃贤良淑德,又知书达理,又孝顺娘娘,娘娘知道,定会欣慰的。”

凌轩深深的看了一眼夏依依,便是叹息了一声,知道她是为了他们两个的日子才有所隐忍,心疼的道:“好,我们等会一起去,你先沐浴更衣吧。”

张嬷嬷面色一喜,连忙磕头道:“那老奴就先行回宫跟娘娘禀告一声。”

凌轩冷冷的背对着他,没有说道,夏依依则是对张嬷嬷微微颔首,道了一声:“嬷嬷辛苦了。凝香,替我送送张嬷嬷。”

依依给凝香使了一个眼色,凝香点点头,送张嬷嬷出了门,便是拿出了一张十两的银票来,交给了张嬷嬷,道:“王妃新婚大喜,这是请嬷嬷喝茶用的。”

“哎呦,这怎么使得啊?使不得使不得。”张嬷嬷连连摆手道。

“使得使得,这往后啊,还请张嬷嬷在娘娘面前美言几句,王妃和王爷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是不是?”

“那是那是,王爷和王妃鹣鲽情深,可是一桩天造地设的美好姻缘。我这就回去了。”张嬷嬷喜滋滋的接过了凝香的银票,便是连忙朝着宫里报信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