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针对依依的毒计(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沐浴更衣后,秦嬷嬷就立马进来给夏依依梳头,梳的是王妃级别的发髻,不一会儿,一个高耸入云的发髻就梳好了,给插上了一支金步摇,全新的一支,比上次那一支更要好看。

梳妆完毕,凌轩站在夏依依的身后,双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着铜镜中的美人儿,夸赞道:“本王的爱妃就是漂亮。”

“油嘴滑舌!”夏依依拍打了一下凌轩的手,嗔怪的骂了他一句。

“你们说,王妃是不是很漂亮?”凌轩转头,看向那几个在抿嘴偷笑的丫鬟道。

凝香连忙点头,道:“王妃是最漂亮的人。”

“你看,连她们都这么说,足见我没有瞎说吧。”

“瞧你,一天比一天的没有一个正行了。”依依娇媚的瞟了他一眼。

鬼谷子从外头走了进来,扁着嘴巴说道:“丫头,他何止是没有正行?简直是丧心病狂,刚刚他居然抢了老夫的药,还不给钱。”

凌轩立即呵斥道:“鬼谷子,谁允许你进来的?这儿可是王妃的寝室,岂是你一个男人能进来的?”

鬼谷子四处看了一眼,这才发现,这个屋里头都是一些丫鬟嬷嬷,只有凌轩一个男人,鬼谷子想了下,自己却是是唐突了,可是嘴上却不肯认错,扁了扁嘴道:“我这不是特意等她起床穿好了以后才进来的吗?又没有瞧见什么不该瞧见的。”

“你现在立刻出去,否则,别怪本王把你扔出去了。”凌轩怒道。

“好好,我这就走,真是的,小气吧啦的。”鬼谷子不高兴的撅撅嘴,看了一眼夏依依,叹了一口气,酸溜溜的道:“你以前可是帮着老夫的,这嫁了人了,就开始帮着夫君了。”

夏依依被他噎得哭笑不得,只得道:“好,等会儿,我让凌轩把药钱给你。”

“好”。鬼谷子立即就高兴了起来,话刚刚说完,他就皱着眉头吸了吸气。

凌轩不悦的跟夏依依说道:“可不是我不给他药钱,实在是他狮子大张口,那么小的一瓶药,他居然要一百两银子。”

夏依依微微皱眉,道:“鬼谷子,你也太贪心了一些,哪里就要这么多钱啊?十两银子都已经顶天了。”

鬼谷子恼怒的瞪了她一眼,骂道:“你现在就知道帮着夫君跟老夫讲价了?跟老夫砍价钱。当初他跟我们买药的时候,你可是跟老夫一个战线,跟他抬价钱的。”

夏依依不禁哭笑不得,自己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摊上了这么一个徒弟,这吃醋的劲跟凌轩可有得一拼了。

凌轩黑着一张脸,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她是本王的王妃,跟本王站在一条战线上有什么不对?”

鬼谷子恨恨的瞪了凌轩一眼,便是在他的屋里头转悠,鼻子闻来闻去的,好似一条猎狗一样。凌轩的脸色就更是黑了,因为经过之前他和夏依依的温存,虽然已经被下人给清理了房间和床铺,可是这屋里还飘荡着情爱过后的味道,鬼谷子这么大肆的闻着这里头的味道,未免也太过放肆了。

夏依依的思想却没有凌轩那么龌龊,夏依依黛眉微拧,道:“鬼谷子,你是不是察觉到这屋里有什么不对劲?”

鬼谷子上前把了一下夏依依的脉,又把了一下凌轩的脉,眉头皱得更深,问道:“王爷,你看看你的背上,是不是有一大片红色的小疙瘩?”

“不知”,凌轩这个时候也看出来鬼谷子的神情是凝重的来了,他脸上的神色一凛,就带着鬼谷子去了内间看诊。

不一会儿,凌轩再次出来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就更是冰寒了。

“凝香,去将严清叫过来。”鬼谷子道。

凝香不明所以,但是感觉出事情严重性,便是连忙就往外头跑,依依不禁隐隐有些担忧,问道:“什么事?”

鬼谷子道:“老夫怀疑有人在这房里放了毒药,销魂毒,只对男子起作用,对女子是没有什么作用的。”

“这个毒有什么奇特之处吗?”

“男人若是中了这种毒,无毒可解,只能跟处子之身的女子结合才能解毒,否则,就是一死。”

夏依依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若不是自己是处子之身,只怕凌轩要么死,要么找个处子结合,无论是哪一种方式,夏依依都无法接受。

“可是我们昨天根本就没有发现凌轩有任何异样啊,难道这个毒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夏依依道。

“如果吸了这种毒半个时辰之后还没有与处子结合的话,男子就会浑身瘙痒难受,浑身都布满了细小的红色疙瘩,除非昨天王爷进入这个房间没有半个时辰,就已经与处子结合,才不会发生浑身瘙痒的症状,不过背后还是会有一些小红点,但是这也无碍,只需吃一点平常的解毒药就可以了。”

夏依依想起来,昨夜凌轩被她的题目一直拦在了外面,没有进到门里来,而后来好不容易进来后,他有些着急,就让喜娘加快了成亲的仪式,赶紧将她们给赶了出去,所以才在半个时辰之内与她结合了。

“那药是在哪里下的?难道是昨夜喝的那杯合卺酒?”依依问道。

“应该不会,如果是酒杯里的话,昨夜喝完了之后,那酒杯就被撤掉了,不可能会在满屋子都有这个气味,这都已经过了这么一天了,怎么可能会是酒杯里的。老夫怀疑,那毒药现在都还留在这屋里。”

“凌轩,你昨天在屋里吃了什么没有?”依依问道。

“没有,昨夜我只在这里喝了合卺酒,我连一口茶都没有喝。”凌轩仔细回想了一下,说道。

说话间,严清走了进来,鬼谷子三言两语将事情交代清楚,就要严清在屋里仔仔细细的查找,看看什么地方被下了毒药。

依依皱眉问道:“这会不会是冥日会的人下的手?”

凌轩微微皱眉,凝神思索,脸色阴沉,却没有应答。

鬼谷子冷哼了一声,翻了一个白眼,道:“冥日会那般杀人不眨眼的人会下这种毒?要下也是下直接让他死的毒,何必下这种风流的毒药?这个毒只要王爷找一个黄花大闺女结合,就不会死了,以我看,那个下毒之人根本就不是针对王爷来的,倒是针对王妃来的。”

“我?”

夏依依狐疑的看向了鬼谷子,她可没有跟人结怨啊,再说了,这毒药也不是下在她的身上的。

鬼谷子眼皮一翻,恼怒不已:“不是针对你来的,还是针对谁啊?你跟王爷在北疆同床共枕了那么久,世人都以为你们早已圆房,而你也不再是处子之身。那下毒之人很明显的,就是不愿意看到王爷如此宠爱你,还愿意给你重新举办了这么一场隆重的婚礼,那人就是想要王爷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因为中毒了,而迫不得已要跟别的黄花大闺女圆房。那这究竟是你的洞房之夜,还是别人的洞房之夜?那这大红喜床你怕是都要含泪让给别人了。你说说,这不是在给你添堵吗?”

夏依依的脸色瞬间变得异常的愤怒,鬼谷子说得极是,如果是想要杀凌轩的人,就绝对不会给凌轩下这种解毒方式很简单的毒药了,虽然这种解毒方式对于夏依依和凌轩来说,是很难接受的,但是为了保命,他们二人说不准迫不得已做出让自己难受的事情来。但是在冥日会看来,一个王爷绝对会将性命看在第一位的,王爷要想找一个黄花大闺女,可不是简单得很吗?

那么就一定是针对她来的,就是想让她添堵,就是不想看见王爷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所以费劲心机想了这么一个毒计来。

这个人,要么就是跟夏依依有恩怨,要么就是爱慕凌轩的女子了。

只不过,那个下毒之人千算万算,却是没有算到夏依依虽然与凌轩同床共枕了那么久,却依然还是一个处子之身。只怕,那个人要失望了吧。

夏依依一时愤慨,就立即在屋里头找线索,今儿,可是一定要将那个下毒之人给揪出来。不要以为她好欺负。

凌轩有些担忧的看着在屋里到处找线索的夏依依,凌轩也有些害怕,如果,夏依依以前就跟他圆房了,那昨夜他中毒的话,该怎么办?夏依依会如何选择,他又会如何选择?

夏依依几人找了一会儿,也没有发现哪里有放了毒药,夏依依干脆就坐了下来休息一会儿,她的视线落在了那个已经燃尽了,就只有烛台下流下的那一些烛泪了。

依依的神色一凛,难道这毒药是混在了蜡烛里,然后随着燃烧,飘散到空气中?燃了一夜,所以这室内才会残留有药味,才被鬼谷子给闻出来了?

心思果然毒辣,如果是下在了吃食里面,只怕凌轩会多心一些,要先验了之后才吃,而这些摆设的东西,凌轩自然是不会想到每一样东西都查一遍了。

“鬼谷子、严清,你们别找了,我已经知道毒药在哪里了。”

夏依依清冷的说道,她的嘴角微弯,带上一抹瘆人的笑意,没想到,自己刚刚嫁入王府,就已经遭到了别人的阴手了。

凌轩见她的视线落在了那对龙凤蜡烛上,凌轩的眸子不禁一缩,这新房的布置可是母妃命人布置的,这蜡烛也是母妃那边提供的,难不成母妃是想用这种方式来逼迫他纳妾?就因为他一直忤逆母妃不愿纳妾?

鬼谷子将残余蜡烛取了下来,仔细的闻了一下,果然,这里面的药味尤为浓重,看来,应该就是这里了。鬼谷子将蜡烛放在了桌上,道:“就是把毒药下在这里了。”

鬼谷子随即看向了凌轩,冷哼一声道:“王爷,丫头嫁给了你,可是你却让她受这样的委屈,这件事情,你必须要给丫头一个交代。”

“本王自然会给她一个交代。”凌轩吸了一口气,说道。

“以王爷的本事,老夫认为今天就能将下毒之人给抓到,是不是?”鬼谷子进一步逼问道。

凌轩本不想回答他,但是夏依依此刻很明显站在鬼谷子那一边,默认了鬼谷子当她的代言人,而此刻的夏依依,情绪有些激动,如果自己回避问题的话,只怕是会引起她的恼怒。

凌轩抿抿嘴唇,道:“本王立即着手调查,一定在今日就给依依一个交代。”

凌轩跨步走了出去,将马管家叫到了书房:“马华,本王问你,新房里那一对龙凤蜡烛是哪里来的?”

“王爷,新房里的一切都是娘娘派人过来弄的,那蜡烛也是她们弄的,这一次,负责布置新房的是张嬷嬷。王爷,怎么了?”马管家因为没有在那寝室,自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凌轩眸子里的寒意更重,起身,回了寝宫,将那一对龙凤蜡烛的残烛给拾捡了起来,就带着依依入宫去。

依依缩了缩手,道:“你不是说要查的吗?怎么这会儿,你倒是急着去给母妃请安了?你之前可是不想去的。”

凌轩沉声道:“我这是要去宫里查线索,这个新房,可是母妃派人布置的。”

屋里的一众人等都被王爷的话给吓了一跳,王爷这是怀疑贤贵妃娘娘?怎么可能?娘娘怎么可能会去害王妃呀。

鬼谷子冷哼一声,道:“那王爷可要早点查到,老夫还在府里等着消息呢。”

凌轩轻瞄了他一眼,没有回话,拉着依依的手就上了马车。

依依用审视的目光看了凌轩一眼,问道:“你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人选了?你猜到是谁下的手了?”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神色有些难过,道:“我也不知道我猜想的是不是正确的,母妃以前曾经多次跟我说过,要我纳侧妃、纳妾,但是都被我拒绝了,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这次有下手的机会了,就用这种方式来逼我纳女人。但是,我私心觉得,母妃应该知晓我的脾性,如果她在我的洞房花烛夜上搞鬼,我若是查出来是她,我绝对不会原谅她第二次的。上次,未央宫她给你下迷。药,我已经警告过她了,她应该不会故技重施才对。”

“可是你不是说了,这些东西,是你母妃派人布置的吗?除了她有这个下手动机以外,难道她身边的那些办事的宫人还能有下手动机对付我?我可从来没有得罪未央宫里的宫人。”

“依依,你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给你还一个公道。”

凌轩将依依拥入了怀中,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声音有些沙哑,他宽大的手掌抚了抚依依的手臂,将她拥紧了一些,自责道:“依依,对不起,我没有给你一个安全的避风港,你才嫁给我,就跟着我一起陷入了这些阴谋当中。”

依依微叹一声,哽咽凝噎,她抬眸,一双微红的眸子微微泛着秋水,问道:“凌轩,如果,我昨夜并不是处子之身,你又中了销魂毒,你要如何选择?”

“依依,这事情不是没有发生吗?”凌轩答非所问道。

“那假如下一次再发生呢?我可已经不再是处子之身,也救不了你。”

“依依,没有下一次,本王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第二次。”

“你为何要逃避我的问题,你回答我,你要如何选择?”依依挣开了他的怀抱,定定的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凌轩思考了一下,凝视着依依的眸子,郑重的说道:“我选择死亡,也不愿碰别的女人。”

夏依依咬了咬唇,虽然她不知道凌轩最终能不能做得到,但是能得到凌轩的这么一句话,夏依依觉得什么都值了,她感动不已,注视着凌轩,眼神有些受伤且为难的说道:“凌轩,如果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不希望你选择死。我不想你为了我,而失去你的生命,我无法接受是我间接害死了你。”

凌轩眸子一缩,‘间接害死了他?’这话怎么这么耳熟?这分明就是那个方丈跟他说过的话呀。

凌轩不再应话,他心思很重,一路上他的轩眉就没有松开过。

------题外话------

明天又要精品了,啦啦啦。

这几天多码点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