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保护得像个熊猫(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两匹布以外,就是一些首饰,不过给的首饰少,比夏莉莉和夏雯雯两个妹妹的东西还要少一些。这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夏娜娜得罪过夏依依,只是这当中居然有两根红色的龙凤蜡烛。

一对蜡烛而已,又不值钱,而且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谁回门会给自家的姐妹送蜡烛的。

夏娜娜将那对蜡烛拿了出来,转手就重重的放在桌上,怒意横生,道:“夏依依,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你居然送我一对龙凤蜡烛?怎么?你是在嘲讽我嫁不出去吗?”

“放肆,你怎么可以直呼其名?你应该尊称一声姐姐,抑或是叫一声王妃。”护国公闻言,重重的拍了一下座椅旁边的茶几。

夏娜娜有些畏惧的看向护国公,道:“爹,你说说,姐姐给我送一对蜡烛是什么意思啊?”

夏依依放下茶杯,抚了抚绣着花边的衣袖,言谈温和道:“这是做姐姐的对你的一份心意,不过是想将好运传给你,让你能早日嫁一个如意郎君罢了,这有什么不妥的吗?你何必生这么大的气?”

护国公训斥道:“依依一片好心,你未免也太不知好歹了。”

李氏见状,连忙对娜娜呵斥道:“娜娜,姐姐送你礼物,你还不赶快跟姐姐道谢?”

夏娜娜暗暗咬了咬唇,只得忍下了这口气,起身,上前对着夏依依盈盈一拜,瓮声瓮气的道:“谢过姐姐。”

夏依依微抬眼眸,睥睨了她一眼,扬了扬手,示意她起身:“起来吧,不用谢。”

夏娜娜起身,回了自己的座位,余光扫视到那些礼物,她的心里不禁越发的憋得慌,待夏依依走了之后,她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丫鬟刚刚将那些礼物摆到了她的桌上,夏娜娜上前恼怒的一挥手,将那些东西全都给扫到了地上去,破口大骂道:“得意个什么劲啊?不就是嫁了个王爷吗?还是个短命王爷,有什么好回来显摆的?这些个破玩意,我才不稀罕了,等以后我嫁了个好夫婿,比你用的东西还要好得多。”

从外路过的李氏不禁停顿了一下,她微微叹息了一声,事到如今,她们母女俩要想再翻身超过夏依依是不太可能了,除非轩王死了,夏依依又没有子嗣,那她的日子才会比她们两个要惨。

马车里,凌轩侧头问道:“你怀疑她?”

夏依依点点头:“不错,我是怀疑她了,不过刚刚从她的反应来看,应该不是她。”

“她们以前陷害你,我已经割下了那个小混混的头颅警告过她们了,她们两个应该不敢再对你出手。”

“难道是钟家的人?我除了跟夏娜娜有过节之外,就是跟钟家的人有过过节了。”依依敛神道。

“你就不要多费神去想了,这件事情,有我去查就可以了,你只管在王府里安心养好身子就行了。”凌轩拉着依依的手,摩挲着。

依依点点头,靠在了凌轩宽厚的肩膀上,小手儿将凌轩乌黑的秀发绕在自己那只葱白一样的纤细玉指上玩弄着。

不一会儿,依依低声曼语的撒娇道:“凌轩,而我想将敏儿带进王府里来住,反正王府里有那么多间客房,也不差她一个人的吃食。你白天又要去上朝忙事情,我一个人在府里也没有个可以谈心的朋友,我想要敏儿来王府里陪陪我,这样,我也没有那么无聊。”

“好,如今你是王府里的女主人了,你想请哪位客人就请哪位客人进来住,不过,不能是男人。”

“男人?那鬼谷子和严清算不算?”依依哂笑了一声。

说起鬼谷子,凌轩就觉得头痛,鬼谷子绝对是他的克星,可是他偏偏又要看在夏依依的面子上,对鬼谷子留几分颜面,凌轩抚平了皱起的眉心道:“他们两个就算了,我都搞不定鬼谷子,不过,留他们在府上也还是有些好处的,不然,咱们这次的毒药都没有人能够发现得了。”

夏依依不禁有些责怪的捶了一下凌轩的胸膛,说道:“你这人啊,真是太过算计了,他们对你有用,你才留在府上,他们若是没有用,你是不是就要给赶出去了?”

“没用还留着干啥?”凌轩理所当然的说道。

“……”

到了王府门口,马车停了下来,两人还未下马车,凌轩道:“你先进去,我还要出去一趟。”

依依耸耸肩,无所谓的道:“行,你走吧,我一个人回去。”

“我说要走,你都不挽留我一下,你就这么舍得我走?”凌轩捏着她的下巴,火热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依依莞尔一笑,道:“你不过是出去办事几个时辰而已,今天还要回来的,有什么舍不得的?”

“你这个没良心的,就一点都不想我?可是我想你,舍不得离开你,我想时时刻刻都和你在一起。”凌轩甜腻的说着,便是往夏依依的身上靠去腻歪。

夏依依嫌弃的往旁边一躲,伸出了一根纤细的食指,轻点着他的胸膛,将他支远一点,那双好似一潭清澈湖水的双眸隐含媚意的瞥向她,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娇媚的笑意来:“诶,这位公子请自重。”

这一笑,直接将凌轩的半个魂儿都给勾走了,凌轩一把攫住了她那只戳着他胸膛的食指给拿了起来,含在自己的嘴巴里吸吮着,他的眼宛若白珍珠堆里有颗黑珍珠一样,深邃而炽热的看着她。

夏依依被他吮吸得酥麻酥麻,将手连忙往外抽,道:“做什么?赶紧下车去。”

“我不要,我等会儿在下车。”凌轩嬉皮笑脸道,便是欺身上前,将她压倒在了宽敞的马车座椅上,亲上了她的如豆腐般娇嫩的脸庞。

“不要,这可是大白天的,在车上呢。”依依惊慌不已。

“很快就会放了你的,你放心好了。”

凌轩细细的轻柔的亲吻着她的脸颊上的每一处皮肤,又将她的五官用嘴唇描摹了一番,随后在那樱桃小嘴上慢慢的啃食着。

少顷,凌轩才松开了她,将她扶起来,替她抚平了有些褶皱的衣服,轻轻的将她的几缕碎发给笼络到了耳后,他的眸子里有些隐忍着情欲的微红,再次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低沉:“你先回去,我不能跟你再呆下去了,否则我会控制不住了。”

“嗯”,依依的脸颊有些微红,娇羞的点了点头,由着凌轩牵着她的手走下了马车。凌轩送她进了王府门,这才转身离去。

夏依依站在府门口,怔怔的看着凌轩和天问骑马而去,良久,都未收回视线,凝香轻轻出声提醒道:“王妃,王爷已经走远了。”

“进去吧”,依依回过神来,快步往府内走去,凝香连忙上前来掺扶着依依的手,小心谨慎的扶着她走路,焦急的劝道:“王妃,你慢点走,小心摔着了。”

“王府里这么平坦的路,又不是郊外那坑坑洼洼泥泞的道路,怎么会摔着?”依依拨开了凝香搀扶着她的手。

“那也还是小心些为好。”凝香又将被拍掉的手凑了上来,稳稳的扶着夏依依。

夏依依停下了脚步,埋怨道:“你这么扶着我走路,我才是走得别扭不已,这样更容易摔跤了。”

“没事,扶得多了,你就习惯了。”

“……”,依依翻了一个白眼,问道:“是不是你家王爷吩咐你这么做的?”

凝香的脑袋好像捣蒜一样点头,脸上泛着高兴的光芒:“王妃,王爷对你是真的好啊,要我们多当心着点,如果我们没有照顾好你,若是万一摔着了,伤了小世子,可怎么办啊?”

夏依依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着凝香猛摇头,拨开了凝香的手,在她的额头上猛地弹了一个脑瓜蹦,声音清脆,手劲十足。

“小世子,小世子,你们一个个都魔症了吗?这都还没影的事儿,你们都这么紧张干嘛?把我弄得浑身不自在。走走走,你别跟我面前瞎晃了,快去客栈找方敏去,请她来王府住着。”

“哦”,凝香捂着有些疼痛的脑袋,扁了扁嘴,便是往府外走去。

鬼谷子拿着一壶酒,喝着美酒,暗黄色的皮肤上透着几分喝醉酒的绯红色,摇晃着脑袋往夏依依这边走过来,浑身的酒气,他看了夏依依一眼道:“丫头,你怎么学起老夫来了,给别人弹脑瓜蹦?”

依依回头,吸了吸鼻子,皱起眉头问道:“鬼谷子,你干嘛喝这么多的酒啊?一身的酒气。”

鬼谷子连忙对着夏依依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将依依身边的画眉给赶远了一点,“低声”的说道:“我跟你说,你别告诉王爷,我这是前天在王府喝喜酒的时候私藏起来了几坛酒,他这酒好,好喝,他在府上的时候,我都不敢拿出来喝,今儿你们出去了,我才开了一坛子酒喝。”

鬼谷子自以为他是低声说的,可是因为他喝醉了酒,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实则吼得满院子的人都听到了。

正走进院子里的马管家不禁脸色沉了一下,难怪那天清点酒坛子的数目有些不对,原来是被鬼谷子给偷了几坛酒。

不过一瞬间,马管家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满面带着春风一般眉开眼笑的朝着夏依依走了过来,道:“王妃,您回来啦,快进花厅里坐着,别搁这外头晒着了,如今这日头也越发的热了起来了,尤其是这正午,日头就更是毒辣了,画眉,赶紧掺着王妃进屋里头坐着。王妃,您要不要喝点解暑的凉茶啊?”

画眉冷冷的道:“马管家,王妃可不能喝凉性的食物。”

马管家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连忙躬身道歉道:“哎呦,瞧奴才这个猪脑子,怎么就将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王妃哪里能喝凉茶啊?奴才这就去给王妃准备温茶。”

夏依依觉得今天被这些人搞得自己翻白眼的频率都比平日里高了许多,依依苦笑着说道:“没必要那么小心翼翼的,就是喝凉茶也没事的。”

鬼谷子瞧了依依一眼,道:“你还是喝温茶吧,小心凉了肚子。”

马管家立即附和道:“王妃,您看看,连谷主都这么说了,您还是听谷主的,奴才这就去给您沏茶。”

夏依依走进了花厅坐下来,喝了一口茶道:“马管家,我有一个闺中密友,我想邀请她来府上做客,住上一段时间,你给她安排一个离我的寝室近一些的客房住着,再给她安排一些下人伺候,不用多,两三个就可以了。”

“不知是哪个府上的小姐?奴才也好按照她的喜好来布置房间。”马管家毕恭毕敬的问道。

依依微微蹙眉,只是道:“你只管按照我的喜好来布置房间就行了,房间里干净清爽一些就行了,不要弄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床单被套都用素色的。”

马管家点头应是,也不再开口询问是哪家的千金,反正人来了之后见着了就知道了。

夏依依喝了一盏茶,便是觉得有些困倦了,就回了房间小憩一下。

朦朦胧胧中,觉得自己的脸上有毛毛虫在爬一样,依依猛地弹跳了起来,惊慌的用衣袖去拂脸颊,这才看到了方敏一脸坏笑的看着她,手中拿着一根狗尾巴草,夏依依这才醒悟过来,根本就不是毛毛虫,而是她拿着狗尾巴草戳她的脸。

夏依依暴跳了起来,就去抢方敏手中的狗尾巴草,方敏一个闪身,就躲了开去。

“呦,夏依依,怎么成了亲,这武功弱了这么多?”方敏嘲笑的将那根狗尾巴草转着圈的摇晃着。

夏依依将衣袖给卷了起来,冷哼了一声,说道:“哼,我就不信我连你都抓不到了。”便是朝着方敏扑了过去。

凝香连忙惊叫着就去拦夏依依,吓得脸色都红了,狂喊道:“王妃,你别蹦了,小心身子。”

方敏皱着眉头朝夏依依的独自上瞟了一眼道:“怎么?你怀孕了?”

“没有,她们瞎担心,我前天才成亲,哪里这么快就会怀孕了?”夏依依微红着脸应道,随即侧过脸来,吩咐道:“你们两个赶紧出去,我和敏儿说会儿话。”

凝香又小心的嘱咐了一句:“王妃,你可当心着点,别乱跳了。不然王爷会生气的。”凝香为了自己的话更有说服力,便是加了后面那句话。

然而夏依依却是半点都没有被她的话给吓到,挥了挥手让她们出去将门关了起来,两人便是躲在了房内说起悄悄话来。

“依依,你们不是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吗?前天只是补办婚礼而已,你可别告诉我,以前王爷都没有上过弓哦!”方敏促狭着一双狡黠的眸子问道。

“没有啊,哼,得亏以前我忍住了,没有让他上弓,不然,前天的洞房花烛夜还不知道是谁的洞房花烛夜呢!”夏依依义愤填膺的说道,满眼都充满了愤怒的火花。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方敏收起了一副嬉皮笑脸的神情,皱着眉头,神色有些凝重。

“有人竟然将毒药混在了我新房里的那对龙凤蜡烛上,而凌轩中了毒,解药只有一种,就是跟处子之身的女子圆房才能解毒,否则,他就会死。”夏依依咬牙切齿的说的,她的拳头捏得紧紧的,即便是现在,她一提起这件事情,她的肩膀都气得有些微微发抖。

敏儿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毒,而且很明显的,那人就是想要破坏夏依依的婚礼,想要王爷在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跟别的女子圆房,这岂不是让夏依依极为难堪吗?这简直就是朝着夏依依的心窝里扎刀啊。

敏儿上前,拍了拍夏依依的肩膀,问道:“可查出了下毒之人是谁了吗?”

夏依依的肩膀松了下来,她叹了一口气,“没有查出来,凌轩还在查找,不过现在已经查出来了,是有人买通了制蜡的人,将毒药混进蜡烛里的,可是那个人已经被灭口了,线索也就此中断了。凌轩刚刚又出去了,想必是去查那件事情去了。”

方敏皱了皱眉头,神色有些担忧:“依依,这皇亲国戚的家里就是牵涉颇多,除了你的仇人以外,王爷的仇人就更是多了,难免那些人会为了报复王爷,连你也一起陷害进去。只怕以后,你要面对的危险会越来越多。”

“敏儿,我知道,其实以前,我和凌轩还没有和好的时候,那时候我就已经被他牵连了许多次了,光是伏杀,都已经好多次了。我知道,我跟他在一起,就无法避免要遇到那么多的阴谋,可是我爱他,哪怕是跟他在一起要经历很多的血雨腥风,刀光剑影,我都不会退缩,哪怕有一天,我会被牵连至死,我都不会后悔。”

依依抬起头来,正视着敏儿,她的脸上倔强而坚韧,一往无前,没有丝毫的惧意。

敏儿点头,道:“我明白,我能理解,我也是这样的。”

“你也是这样的?”夏依依疑惑的看了一眼敏儿,想起来那天在医馆的时候,夏子英听出敏儿的声音时,那种心情澎湃的激动神情,那绝对不是普通朋友见面的神情,更何况他们不是兄弟,那就只能是情侣了。

依依哂笑了一声,“你该不会是跟夏子英已经谈恋爱了吧?”

敏儿的神色暗了暗,情绪低落了下来,道:“是的,可是,我跟他提了要求,不许他再纳妾,可是他居然犹豫了,还说要等一年,如果王爷能做得到,他就能做得到。言外之意就是王爷都做不到了,那他也就做不到了。我的心里有些难受,如果这样的话,这样的爱情是不真的,这样的婚姻也是不平等的。”

夏依依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万恶的社会,他们从小就被灌输了男人三妻四妾的思想,若是要他们接受我们一夫一妻制的思想,着实是很难的。不过凌轩向来一诺千金,既然他答应过我,不会再纳妾,我就相信他能做到。你放心,为了你的幸福,我一定会让凌轩保持一年不纳妾。”

“怎么?难道一年以后你就不让他保持了?”

“不是啊,他若是纳妾,我就会走得远远的,不看他。”夏依依道。

敏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咬了咬唇,说道:“依依,你有没有想过回去啊?如果我们在这里找不到我们想要的爱情和婚姻,我们干脆逃离这里算了。”

“我想过,而且,跟凌轩吵架之后,我就会想离开这里,回到以前的地方,可是我想不到方法回去,而且,我们原来的肉身应该已经被火化了,想回去也没法回去了啊。”

依依的眉头皱的有些紧,她突然有些难以抉择,她既想回到以前的世界,又想跟凌轩在一起,如果,能带着凌轩一起回以前的世界,该有多好啊。

方敏咬了咬唇,挥了挥手不耐烦的道:“算了,算了,肯定已经回不去了,就不要瞎想了,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好好的活下去吧。日子还得继续过啊,依依,你现在打算怎么办?那些人已经在背后跟你动手了,你可不能坐以待毙啊,不然只会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敏儿,我在这里也没有一个知心朋友,唯一能聊得来的两个丫鬟,还是凌轩的人。你能不能留在我身边,帮我一起对付背地里的那些人啊?”夏依依诚挚的请求道。

“当然了,你是我的朋友嘛,再说了,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两个人这么有缘,从那里一起到这里,我们两个虽然不是亲人,却胜是亲人。我若是不帮你,谁还帮你啊,你说是不是?”方敏搭在依依的肩膀上,就像以前一样,是好姐妹,有难同当。

“谢谢”,夏依依沙哑的道谢道。

“谢什么?这有什么好谢的?不过,你这府邸未免也太大了点吧,我刚刚若不是有人带路,我都要迷路了。”方敏松开了夏依依的肩膀,在她的房里晃悠,这里摸摸那里看看,活似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

“王府嘛,自然是大了,你放心,你想在这里住一辈子都成。”

“住一辈子?我不用嫁人了?”

“护国公府也很大啊,你若是不想住护国公府,你就另外建个府邸好了。我呢,还是劝你不要住进护国公府去,你要是住进去了,天天面对李氏那个婆婆,啧啧,可没有你的好日子过。更何况,她若是知道你和我是闺蜜,只怕她会把对我的仇恨转移到你的身上来,甚至有可能都不会答应夏子英娶你了。”夏依依说道,说着说着,她就觉得这个是很现实的问题,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敏儿,你说,若是李氏不答应你们两个的婚事,可怎么办?这个夏子英虽然是个好人,可是性子还是软了一些,没有凌轩这么强硬敢跟自己的母亲叫板,只怕,你们的婚事有许多磨难了。”

“这些问题我都想过,所以,也是我以前迟迟不愿与子英在一起的原因,不过既然选择在一起,我还是会努力克服这些困难的,你们当初不也克服了许多困难吗?如今,你们两个不也甜甜蜜蜜和和美美了?”

“希望如此吧”,依依叹息道,随即便是拉着敏儿的手坐了下来,闲谈起来。

入夜时分,夏依依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已经过了晚饭时间了,凌轩都还没有回来,夏依依开了门,凝香走了进来,道:“王妃,饭菜都已经做好了,你是要先吃饭,还是等王爷回来一起吃?”

夏依依瞧了一眼敏儿,若是没有敏儿在,她自己等凌轩回来吃也无妨,可是自己为了夫君挨饿值得,总不能让敏儿也跟着挨饿吧。

依依道:“不等了,摆饭。谁也不知道他要到什么时候才回来了,若是到半夜才回来,岂不是要饿死了?你给王爷留些饭菜就是了。”

凝香福了福身子,退了下去安排。

“凝香,这个敏儿是哪个府上的小姐?”管家打量了一下敏儿,一点都不认识,只觉得敏儿的行为举止不像是个大家顾秀的样子,便是悄悄的将凝香拉到一边询问。

“王妃不让我们说,我们什么也不知道。”凝香说道。

“哦”,管家讪讪的说道。

夏依依和敏儿两个坐在一起吃饭,就根本不会管什么规矩,只管自己随意吃了。那些下人不禁有些感叹,那个敏儿跟王妃的关系得好到什么程度啊,竟然能跟王妃一起吃饭,还不用注意那么些礼节?

凌轩本以为回来的时候会看见一副夏依依在家里等着他回来共进晚餐的,他今天可是特意加快了速度,提前办完了事,早点回来,以免让夏依依久等,就为了回来跟她一起吃饭。

可是这一进门,竟然发现夏依依跟方敏两个人吃得兴致勃勃的,再看那一桌子饭菜,都已经吃得一片狼藉,所剩不多了。半点都没有给他要留一点剩余饭菜的意思,有些盘子里都已经空荡荡的了。

真能吃!

凌轩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早知道如此,自己就不应该答应夏依依让方敏进府里来陪她,这分明是给自己找了一个情敌来了嘛,完全就分享了自己在夏依依心中的份量了。

凌轩走了进来,酸溜溜的说道:“都吃完了?我都还空着肚子呢?”

“你回来啦?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你且稍等一会儿。”依依从旁边丫鬟手中的托盘里净手后吩咐道:“马管家,把这桌子收拾一下,把王爷的饭菜端出来。”

方敏反正也吃得差不多了,将碗里剩下的那点饭菜几口就扒进了肚子,看了一眼凌轩的脸色,便是说道:“今儿这府里的人可是把夏依依当成了一个熊猫似得宝贝着,生怕她摔着了,凉着了的。怎么这会儿,就不怕她饿着了?都已经等了这么许久了,她的肚子早就已经饿了。”

凌轩恨恨的瞪了方敏一眼,都是她,破坏了他和夏依依的二人世界。

马管家速度很快的将餐桌收拾好,命人重新摆上了饭菜,凌轩看来一眼这些饭菜,很明显的是单独留出来的。凌轩看向夏依依道:“怎么还给我留饭菜了?”

“当然了,这给你留了饭菜,只是没有等你吃饭,你都生气了。若是不给你留饭菜,还不知道你要生气成什么样子了。”夏依依撅着嘴巴说道。

凌轩看着一桌子的饭菜,皱了皱眉,道:“怎么给我留了这么多?你刚刚岂不是不够吃?”

“够,可是我刚刚看你的神情分明是嫌我吃多了的神情啊。”依依说道。

凌轩的脸色尴尬了一下,道:“我以为你把今天所有的饭菜都吃光了。”

“哼,德行。”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冷哼一声,径直拉着方敏的手就坐到了旁边的茶桌旁边喝茶去了。

“依依,我还没有逛过你的王府了,不如你带我去逛逛你的王府,也好饭后消消食。”

夏依依道:“好啊,正好我也没有逛过王府了。”

“呃,你也没有逛过啊?那你岂不是也会迷路了?”方敏额头上掉下了三条竖线。

“我以前只走了几个常去的地方,王府这么宽,我还真的没有都逛过了。不用担心,反正有丫鬟领路,不会迷路的。”夏依依起身,拉着方敏就往外走。

“咳咳”

正在吃饭的凌轩满脸阴沉的咳了两声,好像是吃饭噎住了,连忙端起了茶杯喝水,眼睛却看着正在往外走的夏依依。

夏依依听到了声音,转身道:“凌轩,你慢慢的吃,别着急,等我们逛完回来,你正好吃完饭。”

凌轩冷冷的道:“王府这么宽,又岂是这一时半会儿就能逛得完的?”

“又不是要一次把王府看完,就看一小部分,明天再继续看就是了。”夏依依转身就拉着方敏扬长而去。

在夏依依走后,凌轩气得将筷子重重的插在饭里头狠狠的戳了几下,夏依依,你竟然抛弃了你的夫君,选择你的闺蜜,看我今夜不好好收拾你一顿。

夏依依这带着方敏逛王府,不知不觉就走了好远,再往回走的时候,又走了小半个时辰,都走得极累了,便是将方敏送到了她的客房后,夏依依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往寝室走。

“哎呀,糟糕,怎么这么晚了?凌轩估计又要生气了。”夏依依连忙带着凝香就狂往自己的寝室方向跑。

凌轩已经沐浴好了以后,坐在寝室里的桌前看书,颀长的背影投射在地上,他的头发还有些湿,搭在了背后,他的脸色有些阴沉,这个夏依依,居然去了这么久都没有回来,将他一个人晾在屋里独守空房。从来都只有妻子等丈夫的,哪有丈夫在房里等妻子的,真是鸾凤颠倒了。

他显然也没有多少心思在看书了,仔细的听着屋外的动静,直到他听到了夏依依那急促狂奔过来的脚步声时,他那紧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份柔情来。

稍刻,那狂奔的脚步声便是缓慢了下来,到了窗外的时候,就更是悄无声息了,他用余光瞥了一眼门口,便是看到了夏依依好像做贼似得蹑手蹑脚,猫着腰从门外往里头走,那双眼睛四处瞟着寻找着他的踪迹。瞧她这副做错了事情,偷偷摸摸的模样,凌轩之前的生气和恼意便是一扫而空,紧抿着的唇角也露出了一抹向上的弧度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紫七完结文文~

《痞相狠勾人》书城名《妻奴来袭:相爷狂撩妻》

韩家忠烈,赫赫军功换来的却是家破人亡

韩家孤女顶着皇帝私生女的名头,才得以存活

从此,斗斗仇人,抓抓小人,气得皇帝吐吐血。

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人前,

他是腹黑狠厉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权相。

在她面前,

怎么是个撒娇求宠还爱耍流氓的妖孽?

她送他两个字:痞相!

他回她两个字:宠妻!

众渣渣告状:相爷,您的夫人太凶残了。

相爷傲娇:本相就是要宠得谁都受不了她那臭脾气!

某女不悦:说谁臭呢?

相爷怂包:宝贝乖,为夫说自己呢!

众人哗然:相爷,您的节操呢?

甜宠无虐、虐渣和撒狗粮两不误,欢迎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