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巧遇(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感觉到夏依依往他这边看过来的时候,就立马变了副脸孔,板着脸怒视着她。

依依转动了一下她的那个小小的脑袋,便是看到了凌轩的阴沉的脸,她的身子一震,连忙就往门外一缩,又躲了出去,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怎么他还没有睡啊?

怎么办?现在进去肯定要被他训斥的。依依拿眼询问凝香怎么办?

凝香拿眼往屋里瞟,示意夏依依进去。

夏依依一想到凌轩刚刚那张要吃人的脸,自己还不如就去方敏那儿挤一挤了。

依依刚往外走了几步,里头就传来了愠怒的声音:“这么晚了,你不进屋睡觉,你还要去哪儿?”

依依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进来,摸了摸鼻子,讪讪的说道:“我见你那么认真的看书,我害怕我会打扰了你,便是想着去敏儿那里挤一挤算了。”

睁眼说瞎话,凌轩板着脸招了招手:“过来”

“哦”,依依低沉着头走了过去,一副怕事的畏畏缩缩的模样。

“新婚才两天,你就抛下你的夫君,去陪着别人睡觉?”凌轩埋怨道,在她的腰间拧了一把。

“我又不是陪男人睡觉!敏儿是个女的。”依依嘟囔着嘴巴道。

“女的也不行,你只能陪我睡觉,记住了没有?”

依依被他拧得倒是不疼,反倒有些痒,连忙道:“记住了。”

“那就好,快去沐浴更衣。”

“哦”,夏依依乖乖的去沐浴更衣,完毕后便是乖乖的坐在了凌轩的身边饮茶。

凌轩挥退了下人,走了过来,轻轻的将夏依依打横抱起,放在了床上,脱了她的袜子,就给她按摩。

夏依依微微有些尴尬和小幸福,道:“你怎么给我按脚?”

凌轩作为一个王爷,可是不会给别人按脚这么卑微的活。

“我不是跟她们嘱咐过你的吗?要注意身子,你怎么还乱蹦哒,又想喝凉茶,又到处逛,逛得腿都难受了吧。”凌轩责怪道。

“我这还没有怀孕,你们不用这么紧张的伺候我。”

“不行,万一已经怀上了呢?我的身体好,一发即中!”凌轩自豪的说道。

“呸,不要脸。”夏依依有些羞怯,脸色也有些微红了起来。

凌轩微微挑眉:“我还会做不要脸的事情呢。”

凌轩说罢便是往她扑去,夏依依尖叫一声,顺势往里头一滚,防备的看着他说道:“凌轩,你不会每夜不停歇吧?那我的伤口还怎么好得了?”

“那明天?”

“嗯”

“好吧!”凌轩微微点头,老老实实的拥着她入眠。

然而,半夜的夏依依睡得很熟了,却感觉身上变重了,有个人不老实了起来,依依微微睁眼,便是看到了凌轩要打算进犯领地了,依依皱眉道:“你不是说了明天的吗?”

“我没有食言啊,现在已经过了子时,就是到了明天了呀。”凌轩一本正经的说道。

“杜凌轩,你这个时候倒是挺会锱铢必较了。”夏依依忿忿道。

凌轩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道:“我可不能亏待了自己,硬憋着很难受的。”

“……”

接着,那帷幔开始晃动起来,越来越晃动得快,连那帷幔都快得要跟不上里面人的速度了。木床咯吱咯吱的响着,伴随着女子的娇喊声,听得人脸色羞红。

在门外值守的下人连忙往外头挪了挪脚步,远离了这里的弥音。

翌日,夏依依起身去花厅吃饭,瞧了一眼,见没有敏儿的身影,问道:“敏儿起床了没有?”

马管家上前奴颜卑恭的道:“回王妃,方小姐一大早就已经起来了,她去了王爷的练武场练武,小的想拦,拦不住。”

马管家拿眼胆怯的忘了一眼坐在王妃身边的王爷,王府里的那个练武场一向是只有王爷和夜影、天问能用,旁人是不可以用的。不过,如今王妃正得宠,马管家也不敢得罪了王妃的朋友,从昨天的表现来看,王妃和那方敏的关系似乎比跟王爷的关系更要浓厚一些。

“拦什么?她既是喜欢练武,就让她去练武好了,反正,那么大个练武场,空着也是空着。”夏依依赶在了凌轩的前面开口道,堵了凌轩的话。

凌轩虽然有些不悦,但是夏依依开口了,他也就只得随她的意了。

“马管家,往后,你们怎么伺候我的,就怎么伺候方小姐,一切不必拘着拦着。”

“奴才明白了。”

二人吃了饭喝茶的时候,凌轩开口道:“后天就是太后的七十大寿,一应贺礼我已经准备好了,你届时和我一起入宫给太后贺寿。”

“贺寿?那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吗?”

“我已经替你准备好了,你只需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跟我一起入宫就好了,还有,后天,你收敛一些,别惹太后不高兴。”

夏依依不悦的撅起了嘴巴,哼了一声,道:“我入了宫,素来都是闷声吃饭就行了,哪一次不都是别人惹上我的?”

“我的爱妃自然是规规矩矩的了,不过明天,若是有人来惹你,你能打圆场就打圆场混过去,若是在太后大寿的日子里,惹了太后不高兴,对你没有好处。当然了,如果,你忍不了,就只管打回去,为夫替你担着。”

“我知道了,我尽量让自己成为一个小透明,不过,如果万一我忍不住了,惹了麻烦需要你来背黑锅的时候,你可别跑路啊。”依依绽放出了一个绝艳的笑容来,隐隐还带着一股小调皮。

凌轩浑身颤抖了一下,惊愕的看向她道:“你该不会真的要打算惹个麻烦吧?”

“看咯!”依依挑挑眉,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依依心想,前儿自己还没有惹上谁呢,就已经有人敢在她的洞房花烛夜里下黑手了,更别提去参加太后的寿宴了,那不是更好跟她下手了吗?而且还能惹得她将太后的寿宴给弄糟糕了,那人就更是称心如意了。

所以,后天的寿宴,绝对不会让她这么一帆风顺的回来的。

“随你!”凌轩不以为然,他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应对了。

敏儿一身汗的走了进来,只是跟凌轩点头致意算是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坐在了下面的座位上,丫鬟奉上了茶,敏儿端起来就喝光了,又招呼丫鬟再倒一杯,还不解渴,就直接将丫鬟手中的茶壶给放在了自己的桌上。

凌轩眉头微抖,若不是自己之前被夏依依给收拾好了,自己还真的无法忍受这样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这般行为做法。

敏儿瞧见夏依依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问道:“怎么了?”

“唉,后天就是太后的寿辰,可是我根本就不想去参加,繁琐复杂不说,还会有很多明枪暗箭跟你袭来,我都不想去参加,可是又不得不去。”依依摇摇头,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那是,那个人上次跟你下手没有得手,说不定这次她也在宫里参加寿宴,怕是会对你再次下手了,要不,我跟你一块去,帮着你点?”

“不用,能去参加寿宴的人都是皇亲贵胄,以你的身份,进不去,再说了,我一个人进去惹了麻烦,还不会怎么被惩罚,毕竟我是王妃的身份。可是你进去了,只怕会将你也卷进了麻烦,以你的身份,怕是更容易被她们对付,而且,你还不容易免责。”依依沉声道。

“那我若是以丫鬟的身份跟在你身边呢?”

“可是我担心到时候,会将你也卷进麻烦里,再说了,宫里规矩颇多,你又不知道有些什么规矩,万一惹了宫里的妃嫔,她们打罚一个丫鬟可是常识。算了,你还是在王府里呆着吧。我若是在宫里实在是解决不了,需要你帮忙,我再传信回来给你。”

敏儿思虑了一下,倒也是,她如今只是一个边疆的贫民,在这阶级特权的社会里,自己一个丫鬟身份进皇宫里,那岂不是随便是个人都能拿捏她了,说不定,自己帮不上依依什么忙,反倒还会给她惹上了麻烦事。

“行,我就在王府里等着,如果你需要我帮忙,你就传信给我。”

“好”

依依瞧了一眼敏儿那一身粗布衣服,便是道:“敏儿,等会儿我们一块儿出去逛街,我给你买一些合适的衣服。”

“不用,我觉得这么穿着也挺好的,舒服。”

“还是买一些衣服,毕竟这个社会是凭衣服看身份的,外头那些人,若是瞧着你一身平民打扮,就会欺负你。不同的场合,穿不同的衣服,有备无患嘛。”

“行,不过,我可跟你说,我没钱哦。”敏儿嬉笑道。

“你跟我谁跟谁啊?我买了送给你。对了,敏儿,我在京城里有一个商铺,还有一些良田,一并送给你,你手头上也方便一些。”

敏儿侧脸看了一眼王爷,说道:“不用了,依依,花钱给我买点衣服意思意思就行了,这商铺和良田可是王府的财产,我不能这么贪心,伸手就拿了去。”再说了,夏依依都没有跟王爷商量就将这么一大笔的财产送人,可不能为了她,引得他们夫妻两个闹矛盾了。

夏依依笑道:“无妨,那些都是我的嫁妆,我个人的财产,我如今也没有什么心思去打理那些了,倒不如就送给你去。想必,我送我的嫁妆给闺蜜,王爷应该不会这么小气才对,哦?”

“自然了,莫说是你的嫁妆了,就是这王府里的财产,爱妃也有权支配。”凌轩缓缓的喝了一口茶,轻缓的说道,给足了夏依依的面子。

夏依依轻笑一声,道:“你的东西,我想支配也支配不了啊,我都没有地契、房契的,如何支配?”

“马管家,把钥匙给王妃。”凌轩道。

“是”,马管家连忙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大串的钥匙出来,恭恭敬敬的递了上来,“王妃,这就是王府账房里的钥匙,房契、地契、和卖身契还有银票账簿都在里面保存着,所以,王妃可要好好保存好这串钥匙。”

“就这一套钥匙?”

“不,共三套,王爷和奴才这里各有一套。”

“走,看看去。”夏依依起身,拉着敏儿就往账房里走去。

马管家一看怎么王妃连敏儿都带着,那里头的东西,可都是王府里的机密啊,马管家便是焦急看向王爷,请示要不要拦着。

凌轩只管慢悠悠的喝茶,却并不关心夏依依带何人进账房。马管家只得忍下了拦人的话语,跟在了她们二人身后。

夏依依一见那一大沓的房契地契还有卖身契,不禁啧啧咂舌,这个杜凌轩,真是一个大土豪啊,居然有这么多的钱,还每次那么小气的不给鬼谷子药钱,真是个十足的守财奴啊。

夏依依从那一堆的卖身契里拿出了凝香和画眉的卖身契,将盒子锁好,跟马管家交待了一声自己拿了什么东西,要他登记造册,便是又回了花厅。

“凝香、画眉,这是你们的卖身契,我今儿就还给你们,你们拿着这个卖身契去衙门里脱了奴籍去吧。”

“奴婢多谢王妃,王妃的大恩大德,奴婢永世难忘。”

二人感激涕零,连忙跪了下去磕头,对夏依依感恩不尽,这么好的主子上哪儿找去。

凝香更是激动不已,她若是脱了奴籍,她就更有资格跟夜影在一起了,虽然以自己的身份,是不可能成为将军夫人的,但是,只要能跟夜影在一起,就算是为妾,她都愿意。

“起来吧,这是我以前答应过你们的,既然承诺了,就一定要办到。事不宜迟,你们今儿就去把奴籍撤了,我等会儿跟敏儿去逛街,你们不必跟着。”

“不行,王妃,我们要跟在你身边保护你。”

“无妨,不是还有红菱在暗中保护我吗?你们快去快回去街上找我就行了。”

凌轩道:“天问,你多派些人保护王妃。”

这算是允许了凝香和画眉请假去脱奴籍了,她们二人喜滋滋的连忙接了卖身契,又跪下一阵磕头,连忙赶去衙门去了。

依依看向凌轩,道:“你就留在王府里慢慢饮茶吧,我去逛街了。”

“嗯,你注意点安全。”

凌轩看着夏依依走出了王府,起身就跟天问出了王府办事情去了。

夏依依和方敏进了成衣店铺,就各自分头看衣服去了,没一会儿,就听见敏儿似乎有人争执的声音。

夏依依微微皱眉,走了过去,便是见到了敏儿和李氏在争执,夏依依眉头一跳,真是冤家路窄啊,想来她们两个互不认识,结果却在这里遇上了,还发生了矛盾,敏儿这不是把自己未来的婆婆给得罪了吗?

夏依依连忙走了过去,问道:“怎么回事?”

那李氏一见到夏依依过来,便是腰杆子也直起来了,对敏儿尖声道:“看到了没有,她可是轩王妃,是我们护国公府嫁出去的大小姐,你还不赶紧赔偿我的发钗?小心我们把你送到官府衙门去。”

夏依依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我在这里买衣服,她倒好,一个贫民,往这丝绸庄里跑什么?她就应该去小店里买麻衣。在我们这里挤来挤去的,还把我头上的发钗给挤掉了,都摔成了两截,要她赔偿,也不肯赔偿,估计也没钱赔偿。”李氏叉着腰,一双吊睛眼怒视着敏儿,盛气凌人。

“哪里是我把她的玉钗给碰掉的,明明是另一个小姐碰掉的,可是她却不去找那个小姐赔偿,倒是盯上了我了。”敏儿辩解道,这个妇人真是欺贫怕富。

“你说,是谁撞掉了我的发钗?”

“就是她。”敏儿指了指一个衣着光线的小姐。

夏依依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那个小姐正面带讥笑的站在一旁看热闹,从衣着上来说,绝对是一个大家千金,身穿一袭荷粉色衣裙,紧紧的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材,腰间用黄色丝绸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更显得腰不盈一握,裙子下摆的颜色渐变成大红色,逶迤拖地,脚上一双红色绣花鞋小巧精致,光是看这一双小脚,都能引起人的无限遐想。

头上梳着一个流云发髻,斜斜的插着一支金钗,又在发髻周边贴上了一圈细小的珍珠。皎白的面旁上,脸如凝脂,淡扫娥眉眼含春,尤其是那双波光粼粼的双眼,透露出几分抚媚,好一个绝美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即便是女人看了,都要生出几分怜惜来,更何况是男人见了,只怕是要走不动道了吧。

那个女子一见夏依依朝她看过去,她便连忙收敛了讥笑的神情,轻缓的走了过来,那双隐藏在裙摆下若隐若现的小脚,踩着轻盈的莲花步,每一步好似足下生花似得。夏依依的呼吸都不由得一窒,连忙移开了视线,不再盯着她的脚看。

过来盈盈一拜,朱唇轻启,“靖国侯府庞灵儿见过王妃。”

“起来吧,我问你,刚刚是你将她的发钗撞掉的吗?”夏依依沉声问道。

那女子没有起身,依旧微微曲着腿,抬头,那一双本就波光粼粼的双眼此刻竟是溢满了泪水,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眼眸微红,声音有些哽咽,委屈的说道:“回王妃,不是我撞掉的,若是我撞掉的,我赔偿她一根玉钗就是了,莫别说是一根玉钗了,就是一打玉钗,灵儿也赔偿得起。又怎么会不肯承认呢?王妃若是不信,大可以问问周边这些人,他们若是有一人瞧见了是灵儿撞坏的,灵儿赔偿就是。”

“没有见到是她撞坏的,王妃,庞小姐向来走路轻缓,又十分谨慎,怎么会将李侧夫人的发钗给撞坏了,以我看,肯定是那些行使莽撞没有教养的人撞坏的。”旁边一些贵妇搭腔道。

李侧夫人?

敏儿看向李氏的眼神微微一缩,难道,她就是夏子英的母亲?这般的嚣张跋扈的女人就是她未来婆婆?

敏儿只觉得自己的天都要塌了,怎么出来逛个街,还能跟自己的未来婆婆闹上了?

然而,敏儿也绝不会为了让李侧夫人出口气,自己就承认下这件事情,她说道:“不是我撞的,还有,虽然我是一个平民,但是我绝不是没有教养的人,不是我撞坏的,我也绝不替人背这个黑锅。当时她的身边就只有我们三个人,我听见那玉碎的声音时,转头一看,就见到庞小姐正好从李氏的身边走过去。”

庞灵儿连忙在夏依依的脚边跪了下去,眼泪哗啦啦的就掉了下来,“王妃,真的不是我撞掉的,我是从她的身边走过,可是我跟她留有空隙的,绝对不可能会撞到她的,应该是这个姑娘转身的时候碰掉的。”庞灵儿说罢就看向了敏儿,柔声道:“姑娘,我知道,你可能没有钱赔偿,你不要怕,你只需承认是你撞掉的就行了,你还了我的清白,我出钱替你赔钱给李侧夫人如何?”

------题外话------

一、推荐爱野的《豪门重生之宠妻在上》,请多多支持!

1。酒店走廊上,吃饱的谢安凉一直挽着薄野权烈的手臂,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好像依靠在了他身上。

她故意软软的说:“吃的好撑啊!亲爱的,怎么办?我又吃多了,让姚先生和妹妹都见笑了!”

“没关系,等下到我房间来消化消化,运动运动……”

2。

她拿出皮卷尺,准备去给他量尺寸。

他看了一眼皮卷尺:“小皮鞭?”

……

“第一次尺度不要这么大吧?你会受不了的……”

二、苏晓晨文《独家蜜爱之钻石婚约》

这是一个面瘫高冷总裁誓要将低调文静媳妇宠上天的励志故事。

“老婆…我已经睡了三天书房了…。”

“哦,继续”某女一咬牙,翻了个白眼

某男一个坏笑,拦腰横抱,“今个不想放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