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未过门的侧妃(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庞灵儿脸的委屈和请求,轻抿着嘴唇,脸色有些微红,似乎都不想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因为这件事情而被人误会的可怜娇柔模样。

周边的那些贵妇和小姐们自然是更愿意帮贵女的忙了,连忙帮腔说道:“这位姑娘,你可算是遇着好心人了,既然庞小姐愿意出钱替你赔偿,你便是只需低头认错,承认是你撞坏的就行了,这不过就是不小心撞掉的,又不是故意撞掉的,想来你开口认错了,庞小姐又替你赔了钱,这李侧夫人也不会为难你的。”

李氏昂着头,颐指气使的道:“哼,本不想让你这么轻松的躲过去的,既然各位夫人小姐替你说话,你就跟我磕头认错,这事就这么算了。”李氏随即又对还跪着的庞小姐道:“你快些起来吧,一根玉钗而已,哪能值多少钱,我不用你替她赔偿了,反正我的首饰多得是,回头正好可以戴新的发钗。”

敏儿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合着这二人现在一个是大好人,一个是大度容人了?就她一个是穷酸又没有素质的人?

敏儿冷哼一声道:“我说了,不是我撞坏的,你若是想赔她的玉钗,你就赔好了,本来就是你撞掉的,也该由你赔偿。”

庞灵儿哗啦一声,哭得稀里糊涂的,跪在了夏依依的面前,肩膀颤抖着,一边拭泪,一边颤声道:“王妃,灵儿绝对不可能撞掉李侧夫人的玉钗的,求王妃给灵儿一个公道。”

夏依依皱了皱眉,看向敏儿,道:“可是我相信敏儿不会说谎。”

“王妃,你认识她?”庞灵儿转头,快速的瞄了一眼一身布衣的敏儿,又开口道:“她是王妃的婢女吗?”

“她是我朋友。”

庞灵儿轻咬了一下嘴唇,道:“王妃,虽然她是你的朋友,可是王妃也应该公正处理此事。”

庞灵儿就这么轻巧的将事件的矛头引向了夏依依,现在,似乎无论敏儿是不是清白的,好似都落实了夏依依作为一个王妃,用权势和淫威压人,包庇朋友。她庞灵儿无论是不是把玉钗撞掉过,最终也会被他人误以为是迫于王妃的淫威之下妥协了而已。

依依愣了一下,脸上便是扬起了一个轻浅的笑容,伸手轻轻的拉起了庞灵儿道:“我怎么可能会不公正处理呢?我现在就要公正处理了。”

夏依依从自己头上取下了一个钗子,交给了李氏,道:“李氏,麻烦你按照你之前的玉钗方式戴上。”

李氏便将钗子戴上了,夏依依看了一眼,随即就对庞灵儿道:“她这支钗子的位置正好跟你发髻上被挑乱了一撮的位置正好吻合,这,你可有何解释?”

众人便是往庞灵儿的发髻上看来过去,果然,庞灵儿的头发是梳得十分整齐的,唯独发髻右下角有被东西戳开的痕迹,高矮的位置正好和李氏的位置相同,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庞灵儿的发髻将李氏的发钗给刮落下来的。

庞灵儿这才用手去抚摸那个发髻,果然摸到了那一块头发有些凌乱,灵儿咬咬牙道:“许是丫鬟粗手粗脚的,没有给我梳好头发。”

夏依依捂嘴笑道:“我之前见你的装束和发型、妆容都十分的精致,还羡慕你有一个心灵手巧的丫鬟了,没想到,竟然连这么大的一撮头发乱掉了都没有梳好,你可要好好惩罚惩罚你的丫鬟了。”

夏依依的脸色随即就变得有些阴沉,道:“李氏,你开口就说别人撞掉你的发钗,可有人证物证?而你的发钗在脑后,想来,发钗被撞掉的瞬间,你应该是看不见谁撞的你,不过,等你转过身来的时候,你的身后就只有她们两个人,而你却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敏儿将你的发钗给撞掉的,这不过是你因为看着她穿着一身布衣,看人不公罢了。”

依依转向店内的其他人道:“你们可有亲眼见到谁将李氏的发钗撞掉?”

那些贵妇见王妃的脸色有些愠怒,刚刚又见庞小姐的那撮乱发,心里便是明白了一二,只怕是庞小姐将发钗给碰掉的,而李氏又不敢得罪庞小姐,便是抓了敏儿顶包,她们便是连连摇头道:“那倒是没有。”

夏依依对李氏道:“既然你没有人证物证,你又怎能任意污蔑人呢?”

李氏顿时被夏依依给说得哑口无言,她还以为夏依依会帮着她对付别人,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夏依依的朋友,李氏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夏依依还有这么一个贫民朋友,李氏对夏依依从心里嘲讽一下,别人都努力和贵人打交道,她倒是跟那些下贱的贫民做朋友。

依依轻咳了一声,拍了拍手,道:“既然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了,我们就先走了。至于你,你既然那么阔绰的要帮人付钱赔偿,想来也无论是谁撞掉的,你都会赔钱给李氏的吧?”夏依依一脸期待的看着庞灵儿。

庞灵儿的脸色都变成了猪肝色,咬了咬嘴唇,对身边的丫鬟怒道:“你个笨手笨脚的,还不赶紧将钱给李侧夫人?”说完就气哼哼的先行离去了,那丫鬟拿出一锭银子出来,交给了李氏,便是也连忙跑了出去了。

夏依依呵呵一笑,便是拉着敏儿走出了这个店铺,换一家店去买衣服。

夏依依逛了半天,带着敏儿去酒楼吃饭,这一路上,总觉得路上的人对她指指点点,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怪异,夏依依微微皱了皱眉,便是对敏儿道:“你去给我打听打听,究竟怎么了,为什么那些人看我的神色都有些不正常?我先上楼,去雅间里等你。”

敏儿点点头,转身离开,夏依依独自上了雅间,点了一些菜,独自斟茶喝,不一会儿,敏儿就回来了,脸色有些不好看。

“外头是什么情况?”

“你知道刚刚那个庞灵儿是什么人吗?”敏儿一脸抑郁的问道。

“我不认识她,不过,她刚刚不是说她是靖国侯府的小姐吗?”依依不以为然的道,这京城里,随便一抓,就是一个贵胄,即便是遇着了一个侯府小姐,那也没什么啊。

“你真的不知道她还有另一个身份?”敏儿微微皱眉,夏依依这个王妃未免当得也太粗枝大叶了吧。

“另一个身份?”依依摇摇头,迷茫的看着敏儿。

“她是皇上亲自册封的轩王侧妃。刚刚外头的人都在盛传人家庞小姐还没有过门,就遭到王妃在外头当众管教了,还说王妃你定然是不喜王爷纳侧妃,才对庞小姐颇多为难。”敏儿气呼呼的说道,又狠狠的啐了一口,怒骂道:“那个庞灵儿可真是个白莲花,我刚刚看她就不爽,想来,这些话应该是她传出去的?”

夏依依眉心皱起,她知道以前皇上给凌轩赐了两个侧妃,依依当时也不关心是谁家姑娘,不过是瞟了一眼那个圣旨,看到一个姓曹的,便是猜测是贤贵妃的娘家人,而另一个人名,夏依依更是没有仔细看了,后来也没有再刻意去打听过是谁家的姑娘了。

没想到,如今回了京城,这一大堆的麻烦事也就接踵而来了。

“那可说不准了,想来这话一传开了以后,怕是会有有心人要去跟皇上提议早些让凌轩纳侧妃了。”依依微微叹息了一声,将手中的茶放置了一边。

敏儿落坐下来,忿忿的道:“这个破社会,还包办婚姻,简直是气人,那个皇上也是的,闲着没事干了,就喜欢给人瞎赐妻妾。”

依依快速的瞟了一眼敏儿,轻声道:“小心隔墙有耳。”这侮辱皇上可是大罪,可不是以前那个言论自由的社会。

敏儿眸子暗了暗,有些不痛快的哼唧道:“真是搓气得很!算了,我们先吃饭,回府上再说。”

依依点点头,二人不言不语的吃着饭,不一会儿,凝香和画眉已经去衙门脱了奴籍回来了,一进雅间,她们二人的脸色有些难看。她们看着夏依依神色淡定的和敏儿一起吃着饭,好似什么事儿都没有一样,她们话到嘴边便是咽了下去,还是不要说出来让王妃烦心了。

依依瞧了她们二人一眼,笑道:“来,坐下来吃饭,我给你们庆祝庆祝获得自由之身。快,去叫个小二过来,我们再点些菜,你们想吃什么就点什么。”

凝香连连摇头,道:“不用了,王妃,你已经给了我们自由之身,我们已经满足了,怎么能再让王妃破费请我们吃饭呢?”

“那有什么呢?不过就是一顿饭而已,又费不了不少钱,倒是你们,今天可是个重要的日子,我怎么也要给你庆祝庆祝,纪念一下,敏儿,你说对不对?”

敏儿坏笑道:“对啊,除了吃饭以外,还要点个酒,我们痛痛快快的饮一次,来,你们两个快些过来坐下吃,我去下面叫小二上来。”敏儿连忙起身就下去叫了小二,让她们两个点了一大堆的菜,又点了几坛酒,敏儿便是一杯一杯的给她们两个灌酒,不过一会儿,凝香和画眉就有些晕晕沉沉了起来,满脸通红,那眸子也变得有些混沌了起来。

夏依依本来就有些心事,这时打着给凝香她们庆祝的幌子,自己喝得更是起劲得很,她迷迷糊糊的晃着脑袋,小脸儿通红,敏儿酒量比她们三人要好一些,把她们都灌醉了,自己倒是还清醒得很,敏儿这一转头,便是瞧见了她们三个都已经在桌上趴着疯言疯语起来了,敏儿不禁哂笑一声,摇摇头,便是招手让暗处护卫夏依依的人出来,将她们给抬上了马车。

凌轩昨夜就没有赶上夏依依等他吃晚饭,因此,今日凌轩就特意早一些回来,太阳还没有落岭就回了王府,这一进王府,便是先找寻夏依依的身影。

入了寝室,凌轩微微皱眉,怎么闻着一股浓烈的酒味?他走到了床边,用分手摸了摸依依的脸颊,有些红得发烫,额头上更是有些微烫。

凌轩走了出来,便是想找凝香她们问话,竟然发现这两个丫鬟也喝醉了酒,在她们自己房里睡觉,凌轩脸上的怒意更重。凌轩便是吩咐天问道:“去将鬼谷子叫过来。”

少顷,鬼谷子便是走了过来,同样有些微醺,显然是又偷偷的喝了王府的酒了。

鬼谷子半睁着眼睛,把了一下依依的脉,抱怨道:“又没有什么大事,就把老夫给叫过来,不就是喝醉了酒嘛,给她喝碗醒酒汤就行了。”

凌轩有些不悦,自己好好叮嘱过夏依依要保养身子的,怎么能喝醉酒呢?凌轩板着脸问道:“鬼谷子,她这样喝醉了酒,会不会影响胎儿?”

“她才成亲几天啊?哪来的胎儿?”

“若是过段时间她怀孕了的话,会不会影响?”凌轩紧张不已。

鬼谷子扁了扁嘴巴,道:“可能性很小,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这三天,还是分开睡为好。若是想要生养,可不能再醉酒了。”

“嗯,明白了,麻烦你给她开一副醒酒汤。”凌轩微微颔首。

凌轩亲自给夏依依喂了醒酒汤,给她盖上了被子,走了出去,挥手招来了红菱,问道:“今天究竟出了什么事情?王妃为何会醉酒,怎么那两个丫鬟也跟着一起醉酒了?”

红菱就将今日的事情说了一遍,末了补充道:“王妃怕是心里不痛快,就借着给她们两个庆祝,自己倒是狂饮了不少酒。”

“嗯,本王知道了,下一次,王妃若是再这么饮酒,你就把她立即带回王府来。”

“是”

夏依依睡到半夜,悠悠然转醒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凌轩那双睁开的眸子,眸子内隐隐还含有一些担忧。

依依长呼了一口浊气,沙哑着声音问道:“你怎么还没有睡啊?”

“我怕你喝醉酒了出事,所以看着你点。你饿了吧,还没吃晚饭的,我叫人传膳过来。”凌轩试了试夏依依脸颊上的温度,还好,温度已经没有之前那么高了。

“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依依撑起了身子,半坐了起来。

凌轩连忙扶着她坐了起来,起身去桌上给她端了一杯水给她喝,凌轩轻声道:“你下次有什么心事,你就跟我说,不要憋在心里,更不要自己喝酒浇愁,对身体不好。”

“你知道了?”依依抬头,看向凌轩。

“嗯,你放心,我是不会纳她们两个为侧妃的。”

“可是她们两个是父皇下旨赐的。”

“本王不愿,父皇又能如何?你只管安心养好身子,其他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就都交给我去处理就行了。”凌轩说道。

“嗯”,夏依依微微点头,面上答应了,可是心里还是堵得慌,她厌烦了这个社会三妻四妾的制度。

凌轩传了饭菜过来,又亲自给她布菜,小心呵护着,见夏依依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下来,便是小心翼翼的全解道:“依依,你可不能再醉酒了,若是你坏了胎儿,醉酒可是对胎儿不好的。”

夏依依拿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停顿了半秒钟,说道:“我知道了,下次我不会了。”依依也明白,若是醉酒的情况下怀孕,胎儿畸形的概率会大大增加的。

“乖啊。”凌轩宠溺的捏了捏她的脸蛋。

“凌轩,蜡烛里投毒的幕后之人是谁,可查出来了?”

夏依依抬头问道,今天的事情,倒是扩宽了她的思路,既然不是夏娜娜动的手,那会不会是凌轩未过门的侧妃搞出来的事情?毕竟她们可是自己的情敌,这不就是后院女人争风吃醋使得手段?

凌轩的神色暗了下来,道:“快查到了,我们有找到了证人,曾经见过那个制蜡的人在一个荒凉的街角从一个人的手中拿了一大笔的银票,只要找到那个人,就能顺藤摸瓜了。”

“凌轩,你说,那个庞灵儿会不会就是幕后之人?今日我见过她,她绝对不是那种柔柔弱弱、老实本分的人,她看起来惯是会使些小手段,背后耍阴招的人。我怀疑她会不会嫉妒我得宠,而你又迟迟不肯纳她入王府,她便使出那样的阴招来,毕竟,如果你中了销魂毒的话,非要找除了我以外的处子之身的女子,那么她们两个未入门的侧妃可是最佳的人选,直接命人抬进王府里和你洞房就成了。”

依依的声音里有些愤怒和悲伤,她抿了抿唇,低下了头。如果自己不是处子,只怕真的会走到那一步吧。

凌轩抚了抚她的肩膀,开口道:“我知道了,我会着重从她们两个的身上着手调查的。”

“嗯”,依依点点头,便是继续往嘴巴里扒饭吃,却是食之无味,心事重重。

第二日,夏依依过得也是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完全都没有精神,敏儿看得连连摇头,这才只是开始,夏依依就已经被这些事情给刺激得有些吃不消,若是以后轩王真的纳妾了,夏依依只怕是更要精神不好了。

第三日,夏依依一脸苦大情深的看着凌轩,问道:“那个庞灵儿会不会也参加太后的寿宴。”

凌轩微微皱眉,道:“本来是没有在名单里的,可是昨儿却突然出现在了太后的邀请名单里了。”

依依冷笑一声,没想到前天那件事情这么快就传到了宫里去,而且宫里的有些人,还颇为乐意看到她们两个在宴会上碰面掐架的样子。夏依依冷冷的说道:“那曹家那个呢?”

“她叫曹若燕,是我舅舅曹亮的女儿,最早就已经在那个名单里了,是母妃提上的名字。”

夏依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冷哼道:“这个我倒是能想得到的,毕竟你母妃并不喜我,曹若燕既然是她的亲外甥女,自然更喜欢曹若燕一些,她跟太后提曹若燕的名字,给你们两个制造相处的机会。只怕你们两个的位置都会安排得十分近了。”

“依依,这些只是母妃和那些人的想法,并不是我的想法,你不要生气,随她们折腾去。”凌轩宽慰道。

“我能不能不去啊?免得去了那里看见你左拥右抱的心烦。”

“什么左拥右抱?我连碰都不会碰她们。”凌轩蹙眉道,“你还是要去的,哪有太后寿宴,你这个孙媳妇却不出面?”

“唉!”依依长吁短叹了一声,只得跟着凌轩入了宫。

今天是太后的寿宴,因此,没人敢迟到,都早早的赶到了宫里,凌轩带着依依先去未央宫给贤贵妃请安。

还未进未央宫的正殿,便是听见了里头传来了欢声笑语来,夏依依微微蹙眉,她见过贤贵妃许多次,都未曾听到过贤贵妃这么开怀的笑声,也从未见过她高兴的模样,每次都是冷着脸看着她,有时候情况好一些的,莫过于就是面无表情了。

凌轩拉着依依的手紧了紧,将她娇柔的小手往自己的身边拉了拉,将她整个人都往自己的身边拉了过来,两人靠得更近了。对她微微点头,让她放心,一切有他。

依依刚刚出现在了门口,殿内的欢声笑语立即戛然而止,贤贵妃脸上的笑意顿时就落了下去,视线落在了他们二人紧拉着的手上,贤贵妃的神色更加难看,冷哼了一声,便是端起茶杯来喝水,垂着眼眸,都不愿意再正眼瞧她。

夏依依恭敬的给贤贵妃请安,贤贵妃只是懒洋洋的挥了挥手,并没有对她说上半句话,只是指了指右手边下首第一个座位,对凌轩笑脸道:“轩儿,你来啦,快过来坐下。”

夏依依在凌轩的搀扶下起身,往座位那儿一看,第一个座位倒是空着的,可是第二个本该是夏依依坐的位置上却是早已经坐了一个妙龄女子。

依依用脚指头都能猜得出来,那个女子就是凌轩的另一个未过门的侧妃,曹若燕。

贤贵妃这般安排座位,这不是想让凌轩和曹若燕坐在一起,把自己支开吗?一个侧妃竟然越过了正妃?贤贵妃可真是用心良苦啊,这么给凌轩搭桥牵线,踩低自己。

依依拿眼轻蔑的上下扫视了一下曹若燕,她身着一身浅紫色云裳裙,身形珠圆玉润,却是不显得胖,感觉她身上的肉多一两嫌胖,少一两嫌瘦,此刻是正正好。一头乌黑油量的秀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头上戴着一支孔雀开屏的金丝镂刻的金钗,与那美人髻互相映衬,显得更加高贵典雅。黛眉杏眼,两片朱唇不点而红,整个人灵气而富贵。神色上看,倒是和贤贵妃有些神似。

又是一个美人坯子,比起那庞灵儿来,这曹若燕更是美上了几分,而且,要比那庞灵儿更有头脑,绝不是庞灵儿那种让人一眼就能看得穿看得透的人,这曹若燕的城府之深,怕是起码得有贤贵妃的几成吧。

夏依依不禁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两个侧妃,就已经美得各有千秋了,若是往后皇上再给凌轩赏赐一些个姬妾,那么多的莺莺燕燕,凌轩看多了也会迷花了眼,心猿意马了吧。

曹若燕起身,却没有离开座位躲远,只是往前走了一小步,紧紧的守着她的那个位置。

看向凌轩,一双美眸柔情似水,娇羞的躲开视线,微微低头,朝着凌轩盈盈一拜,红唇一掀,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齿如瓠犀,洁白光亮,像是在上面撒了白糖一样洁白,脸颊上更是陷进去了两个深深的梨涡,笑起来煞是迷人。

“若燕见过王爷、王妃。”声音清脆婉转,好似那圈养的金丝鸟儿唱歌一样动听。

凌轩冷冷的瞟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不耐烦的挥了下手,便将视线转移到夏依依那儿去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和神情,跟贤贵妃刚刚对待夏依依的冷淡神态更要清冷一些。

曹若燕心下凉了半截,隐在袖子里的手紧紧的攥紧了雪白的手绢,将那手绢都抓得皱巴巴的,后槽牙隐在口腔里狠狠的咬了一下,眸子里闪过一丝妒意。

抬头,面上却依旧带着笑意,她立在了那里,等着王爷先行落座,她恪守着女子的规矩,夫君还未落座,妻妾不得落座。她希望自己端庄淑慧的形象能映入王爷的心,获得他的垂怜。

凌轩却是拉着夏依依到了左边那一排座位上坐着,将曹若燕一个人孤零零的晾在了右边第二个座位前站着。

她不是喜欢那个座位吗?那就让她尽情享用好了。

贤贵妃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下来,当即就对夏依依发难道:“夏依依,太后大寿,你可有为太后准备贺礼?”

“回母妃,自然是准备了的。”依依恭敬的说道。

“那你说说看,都准备了一些什么贺礼,母妃听听,看看你准备的可拿得出手?”贤贵妃眼眸微敛,快速的睥睨了夏依依一眼。

依依顿时卡了壳,她哪里知道准备了一些什么啊?一应贺礼可都是凌轩准备的,夏依依连看都未曾看过,这两天,夏依依又被庞灵儿的事情给气着了,更是没有心思去跟凌轩打听那贺礼的事情了。

“回母妃,准备的贺礼都已经给王爷过目了,王爷甚是满意,王爷,你说呢?”依依侧过脸去,含笑的看着凌轩,将问题顺势一抛,就扔给了他。

凌轩暗暗发笑,这么快就招架不住母妃的攻势了,来跟他求救来了?凌轩侧眼注视了她片刻,微微一笑,露出了一个你回去要补偿我的意味的神情,转过头去,说道:“回母妃,依依准备的都是太后喜爱的,有太后最喜欢的苏绣,还有江南的糕点,以及一对如意。其余的,便是儿臣准备的了。”

贤贵妃却是极不满意的说道:“你准备的这些未免也太大众化了,没什么新意,那苏绣和糕点就留下来别送了,从母妃这里挑几样东西送过去就是了。”

凌轩微微颔首,淡淡的说道:“全凭母妃做主就是了。”

“嗯”,贤贵妃说道,附在了张嬷嬷的耳朵旁低声耳语了一阵子,张嬷嬷便是退身出去。

不一会儿,就命人带了几个托盘上来,夏依依一眼望过去,心里冷哼一声,嫌弃她准备的东西没有新意,这贤贵妃拿出来的东西才更是没有新意了,不过就是一些珠宝罢了,还嫌凌轩准备的珠宝不过多吗?

夏依依心下更是清楚的明白,贤贵妃不就是怕自己准备的东西合了太后的心意,抢了曹若燕的风头嘛,她这是逼着自己在众人的面前显得愚笨了,没有曹若燕会做人?

夏依依却也懒得跟她计较这些,反正自己也没有打算要在太后跟前露脸争什么风采,她们喜欢去太后跟前凑热闹抢眼缘就让他们去好了。

依依起身,朝着贤贵妃微微福身,道:“妾身多谢母妃。”

“嗯”,贤贵妃计策得宠,便是给了她一点好脸色,微微点头,示意她坐下。

接下来,贤贵妃和曹若燕便是开心的聊了起来,又时不时的跟凌轩搭个话茬,凌轩碍于母妃的面子,也不得不跟她们说上一两句,而夏依依,则全程就跟个透明人一样晾在了那里。被人忽视得彻彻底底的,夏依依只得独自饮茶,顾自想着心事。

喝了两盏茶的功夫,门外就有一个小太监过来催促了,委婉的提醒贤贵妃时辰差不多了,该去参加寿宴了。

------题外话------

推荐轻轻子衿的文《相府千金难为妃》

她是丞相府的二小姐,生性淡薄,不在乎世事,一心只想窝在丞相府,喝喝小茶,听听小曲儿,当个大家闺秀。

他是凌王应飞声,威名在外,凶名远播,对世人都不屑一顾,却独独对她百般刁难。

因为一纸婚约,让两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有了联系。

他设计退婚,她坦然接受。

他教唆陷害,她见招拆招。

他视她如祸害,她视他如灾星。

从此黎清清的人生,便多了一项活动,斗前未婚夫!

可是老天,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

应飞声发现,年少时结缘,他一心想要娶得女子,竟然是被他退婚的她?!

这可怎么破,退掉的婚事,他可不可以反悔?

黎清清小脸一甩,“你想反悔?问过我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