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作妖的两人(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依依回头,努力将自己的视线落在皇上身上,忽略庞灵儿的在那里作妖的事。

耳畔传来凌轩冰冷而愠怒的声音:“你没有资格在本王面前自称‘妾身’!”

夏依依用余光便是瞧见了庞灵儿的脸色瞬间就变成了猪肝色,尴尬的站在了那里,手里捧着那个香囊,再送也不是,收起来也不是。

“王爷……”庞灵儿委屈的娇滴滴的唤了一声,那双眼睛里噙满了泪水,眼珠子滴溜溜的打着转,那泪水便也跟着眼珠子打着转,一副楚楚可怜惹人疼的模样。

凌轩冷哼一声,绕开了庞灵儿,走到了依依的身旁。

曹若燕满眼讥笑的看着还呆立着的庞灵儿,嘴角勾起,真是个蠢货,都还没有被抬进府,就自称“妾身”,也是个没脸没皮的,真不害臊。

皇后瞧着这一幕,没想到自己特意将庞灵儿安排进寿宴里,却是没有对夏依依起到半点作用?

说话间,太后就悠悠然的醒了过来,手指尖传来一阵痛,她抬头一看,竟然被扎了个洞,还流了血,太后微微皱眉,只以为是自己摔伤的。

皇后不动声色的将夏依依给挡在了太后的视线外,连忙就蹲了下去,掺扶着太后起身,哭喊道:“太后,你可醒来了,你刚刚可是吓了我一跳,你醒来了就好。”装出一副多么担心她,又有多大功劳一样。

夏依依撇了撇嘴,自己还不想领这个功劳呢,何必做出这副派头来,依依转身就朝着自己的座位上走去。

庞灵儿咬了咬牙,将自己的那个鸳鸯香囊收了起来,心里对夏依依的恨意更甚,走到了依依的身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一副深明大义的模样道:“王妃,你医术高明,既然能救得了太后,也能治得好月贵嫔和王爷,还能治得了疫症,想必是能救得了志王妃的胎儿了,还请王妃出手,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话一出,皇后立马就反应了过来,想起了一些事情,站起身来,怒视着夏依依,兴师问罪道:“夏依依,你明明医术高明,本宫还听说你是谷主的师父,刚刚志王妃胎像不稳,你为何不出手救她。”

夏依依淡淡的道:“臣妾的医术不如谷主,他不过是打赌没有赢了臣妾,愿赌服输才尊称臣妾一声师父。刚刚臣妾给太后医病,不过是扎了一下手指头,就被母妃痛斥臣妾对太后放肆了。如今志王妃身体金贵,臣妾有多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志王妃的身体上放肆。”

皇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没想到夏依依竟然敢将自己训斥她的话拿来当借口。

庞灵儿道:“王妃,你这就说差了,明明是志王妃的事情在前,太后的事情在后,你不给志王妃治病与皇后说的那句话有什么关系?”

“对,好你个夏依依,竟敢将帽子扣在本宫的身上。”皇后尖声尖气的怒斥道。

夏依依轻飘飘的看着庞灵儿道:“既然你这么能干,那麻烦你现在就去医治好志王妃吧。”

庞灵儿委屈着一张脸,眼眸里的泪水还没干,依旧在眼眶里打着转,哽咽的抽嗒着:“王妃,你明知我不会医术,为何要……”

“不会?果真是越没本事的就越会叫唤!既然不会,那麻烦你走开点!”

“你!”庞灵儿怒视着依依气得脸一阵通红,便是转身对皇后催促道:“皇后,志王妃的病情可不能再拖延了。”

太后在宫女的搀扶下站起了身子,看向夏依依,问道:“刚刚是你救了我?”

“是的,太后。”夏依依垂眸道。

“哀家刚刚下台阶的时候,感觉一阵头晕眼花,胸闷气短,怎会这样?”

“太后,若是臣妾直言不讳,还请太后不要见怪。”

“你但说无妨!”太后皱眉说道,既然要她不要怪罪,想来她要说的话怕是有些严重了。

夏依依连忙跪了下去,回禀道:“回太后,你的身体状况并不好,有些肥胖,应是吃了过多的甜食和油腻的食物,臣妾斗胆请问太后是不是经常口干舌燥,好像喝许多茶水都不解渴,又总是需要出恭,特别是夜间尤为严重?另外,你有没有感觉走路走一会儿就会觉得气喘、胸闷?或是蹲久了起来有些头晕?而且这些症状也越发的严重了?”

太后听闻她竟然能将自己的症状说得清清楚楚,心下更是相信了她的话,点点头道:“不错,哀家确实是有这样的症状,这两年就更是厉害了一些。哀家这是什么疾病?”

“臣妾怀疑太后得了糖尿病和高血压。”

太后身子微微颤抖:“这是什么病症?哀家从未听说过。”

“许是我说的名称你未曾听过,你们这儿可能有另外一个名称吧。太后若是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患上了糖尿病,倒是有个测验方法。”

“说来听听”

夏依依起身,凑到了太后的耳朵旁,低低的说道:“就是将尿液倒在外面的地上,若是能引来蚂蚁,就说明尿液中含糖量高了。普通人的尿液是不会引来蚂蚁的。太后尽可一试。”

提及尿液,太后的面色有些尴尬难堪,好在夏依依是凑在她耳边说的,也就自己身旁的贴身嬷嬷听到了,旁人也听不见,倒也没让她怎么丢脸。

太后点点头,道:“哀家这病可有得治?”

“无法根治,只能尽量控制,还有,以后不能再吃甜食,就连菜里头,都不能放糖了,也要少油盐。”

太后皱了皱眉,“无法根治?那不是很严重?再说这饭菜什么都不能放了,那还能有什么味道?吃都吃不下去。”

皇后见她们还要聊下去,连忙打断了说道:“太后,现在琼儿那边医治要紧,还是先让夏依依去医治琼儿吧。”

太后因为夏依依刚刚救了她,对她说话也客气了几分,道:“夏依依,你可能救得了上官琼?”

夏依依道:“太后,并不是臣妾不去救志王妃,而是整个宫里的太医都去了那里,都束手无策,想来志王妃的病情十分严重了,臣妾的心理也有些打笃,不敢确信臣妾能不能救好她,因此不敢主动请缨。另外,臣妾也有些私心的,毕竟这事关皇嗣的安危,若是因为我参与其中了,而没有保住胎儿的话,可能还会惹祸上身。再者说,我们一直和志王本就互相对立,若是我主动请缨去医治志王妃,而最后还是流产了,省不得会被别人胡乱指认,说我是故意主动去医治志王妃,趁机加害她的孩子。”

夏依依说着就跪了下去,恳切的说道:“太后,虽然臣妾这么想,是有私心,可是臣妾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所以,臣妾宁愿袖手旁观,也不愿成为众矢之的被人任意诬陷。”

太后微微点头,太后在后宫里呆了一辈子,什么样的阴谋阳谋没有见过?凌轩和凌志本就势同水火,若是胎儿流产了,夏依依又参与其中的话,一定会趁机将夏依依给拉下水的。

皇后见太后竟是站到了夏依依那一边去,连忙开口道:“太后,当务之急是保住胎儿啊,臣妾跟你保证,即便是万一没有保住胎儿,臣妾也绝对不会怪罪到夏依依的头上的,毕竟,整个宫里的太医本来就已经束手无策了,若是真的保不住,也只能听天由命了。可是现在,不是还有一线希望吗?太后,我们不能因为还没有发生诬陷之事,就放弃了保住胎儿的希望啊。那可是您嫡亲的玄孙啊!”

皇后颤抖着声音祈求道,跪在了太后的脚下,竟是开始抹起了眼泪来。

太后一听“玄孙”儿子,身子也抖了一下,虽然自己十分不喜欢上官琼,也恼怒皇后违背她的命令,私自去撮合上官琼跟志王,但是那孩子,却是有一半是志王的骨血,也是她嫡亲的玄孙啊,怎么能不救呢?

“夏依依,要不你尽管放心一试,兴许能保得住胎儿,你放心,有哀家在,就没人敢那这件事情来胡乱诬陷你。”太后有些恳切的看着夏依依说道。

夏依依抿了抿唇,太后放低了姿态这么恳求她,她若是不答应,只怕是太后也不好下台阶了。夏依依叹息了一声,道:“那臣妾就尽管一试,不过臣妾也不是大罗神仙,医术有限,若是实在无能为力,届时,若流传出什么流言出来,还请太后帮衬一二。”

“那是自然。”太后应允道。

话已至此,夏依依是必须得去的了,凌轩侧身,看向夏依依,道:“你只管放心,若是有人敢说三道四的,还有为夫在你背后给你撑腰。”

他这话,一半是说给夏依依听的,另一半,则是警告这殿内的人的。

夏依依一怔,心里一暖,露出了一个会心笑容,道:“好。”

夏依依对着太后微微福身,便是转身就朝外走去,皇后一见,为了加快时间,连忙命人抬了软轿,就将夏依依火速的抬往了东宫。

凌轩向来就不去东宫,此时,那里又是女人安胎的事情,而志王又不在东宫里,这东宫后院还有许多的姬妾,凌轩作为一个男人,也不好此时跟着夏依依去那东宫,便是只得坐回了自己的座椅顾自喝茶。

这闹了一场,这寿宴也举行不下去了,太后便是借口身子不舒服,命人抬了轿子就回了仁寿宫。只是吩咐了皇后要将这寿桃切了,分发给在座的宾客。

皇后一看这凌乱的大殿,连忙吩咐大家回座位坐好,便是喜滋滋的开启了话题,吩咐宫女拿了刀过来切寿桃,站在殿外候了许久的托着托盘的宫女,这才踩着细碎的脚步走进了大殿里。

“大家尽管吃,若是不够,让宫女再来添一次就是了。”皇后笑着对众人说道。

殿内的人附和得也十分的敷衍,皮笑肉不笑的。

凌轩全程都没有再抬过头,只是一个人在那里慢慢的饮着茶,对宫女呈上来的寿桃都没有动过一筷子。

曹若燕坐了一会儿,便是端了一杯酒,轻轻的走到了夏依依的那个位置上,端起了酒杯对凌轩道:“王爷,若燕敬你一杯。”

凌轩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语气冰冷:“今儿是太后的寿辰,又不是本王的寿辰,你要敬酒,也是给太后敬酒去。”

曹若燕端着酒杯的手尴尬的停在了半空中,面上依然带着笑意道:“太后这不是回寝宫了嘛,若燕不过是想跟王爷叙叙旧罢了。”

凌轩转回脸来,理都不想理她,独自饮着茶。

周围的人除了那些宫人,所有的宾客都是坐着的,曹若燕这么大剌剌的站在殿上,显得格外的刺眼,曹若燕的面色十分的尴尬,便是想着坐下来,也不至于这么引人耳目,而且,还可以趁机和王爷同坐一桌。

她的身子刚刚半曲下去,屁股都还没有坐上凳子,凌轩冷若冰霜的声音响起:“这不是你该坐的位置,这里可不是未央宫,你想坐哪儿就坐哪儿。”

曹若燕只感觉这个凳子上像是扎满了钉子一样,她的屁股乃至浑身都被扎得难受。她脸上的肌肉瞬间僵硬凝固住了,讪讪的直起来身子,回到了座位上。

庞灵儿斜眼轻瞟了一眼曹若燕端着满满的一杯酒原封不动的回来了,不禁暗笑一声,还以为王爷的三个妻妾里头,除了夏依依最受宠以外,她庞灵儿是最不受宠的一个,没想到,曹若燕作为王爷的亲表妹,竟然也备受冷落。

这么一想,自己被王爷拒收了香囊,也不算是太丢人了,毕竟,还有一个曹若燕陪着自己不是吗?

庞灵儿微微一笑,面上带着恭敬,给自己倒了满满的一杯酒,侧过脸,让自己摆出了最佳角度的侧颜,微微抬起下巴,让自己那颀长光滑的脖子显得更加修长,嘴唇一掀,笑起一抹甜蜜来:“曹小姐,灵儿敬你一杯,往后,入了王府,还请多多照拂。”

曹若燕恨恨的瞪了她一眼,随即笑道:“那倒是,等我入了王府,一定会好好布置,迎接妹妹入府。”

庞灵儿心下暗暗啐了一口:“呸,皇上赐婚的时候可没有说谁先入府,她就这么肯定她能比自己先入府了?说不定还是自己先入府了。竟是让她先占了个口头上的便宜,提早自称为姐姐了。”

庞灵儿抿嘴一笑,道:“那就多谢姐姐了。”端起酒杯,纤细雪白的左手拿着一方洁白的手绢捂住了樱桃小嘴儿,将那方手绢盖在了自己的右手上,连同酒杯也一起盖上,抬头将酒喝了下去,无人能看得见她喝酒的嘴唇姿态。

盖在手上的那一方洁白的手绢上,一朵盛开的并蒂莲娇艳欲滴。

曹若燕冷哼一声,这个庞灵儿,倒是惯会在这些女红上向王爷献媚的。举起酒杯,用左手宽大的衣袖挡住喝了下去。

皇上见这寿宴办得跟个难产的胎儿一样,卡在了那里,退又退不回去,出又出不来。不过是坐着吃了一会儿东西,就连之后本来都准备好的赏御花园的活动也一并取消了,便是自称乏了,回寝宫休息去了,让大家随意。

皇后见皇上一走,也不想陪着了,便是也借口要去东宫看看志王妃的情况,也离开了大殿。三个主角都走了,其余的人也就三三两两的离了去。

凌轩要等夏依依回来,便是坐在了大殿内,随意吃些东西。那两个侧妃见凌轩没走,她们也就坐在后面不走。

没多少功夫,整个大殿里头,除了宫人,就剩下了他们三个。

曹若燕和庞灵儿为了引起轩王的注意,二人便是在凌轩身后故意装作姐妹和睦,欢颜笑语的轻声交谈着。

凌轩微微皱眉,只觉得自己的耳朵听着有些难受,不耐烦的站起来,大步跨出了大殿。

凌轩这一走,那两个“和睦”的“姐妹”也不再交谈了,各自道一声乏累了,便是也离开了。曹若燕也没有直接出宫,转身就去了未央宫,私心想着,也许什么时候王爷还会回未央宫。而庞灵儿,则去了永舒宫找她的亲姐姐,庞珏儿。

夏依依在东宫的情况也不是很好,那些人对夏依依本就有些防备和成见,见到夏依依过来,就紧紧的跟着她,好几双眼睛同时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使什么阴招,若不是因为上官琼如今根本就没有人能救得了她的孩子,上官琼才不会让自己的死对头来给自己治病了。

夏依依看了看上官琼的情况,她喝了太医的中药,似乎已经稳住了一点点了,但是下身依旧流血不止。

上官琼看着夏依依过来,神情微微有些尴尬,半晌,说道:“如果你能保住我的胎儿,我就跟你冰释前嫌,以前你欺负我的事情,就一笔勾销。”

夏依依微微挑眉,道:“似乎不是我欺负你啊,好像我们在珍粹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可是你先惹上我的。”

上官琼咬了咬唇,道:“就算那次是我先惹你的,那到后面去宫里,你让我丢了那么大的丑。”

“那不是你想要我给你伴舞吗?说起来,我都不知道你为何要那么针对我,毕竟,我跟你,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还不是因为你以前……”上官琼本想说依依以前和志王有过一段情,但是话到嘴边,想起夏依依如今可是轩王妃的身份,而且跟轩王的感情很好,更何况,现在自己的胎儿的安危还掌握在夏依依的手上,自己还是不要说这些话来惹怒夏依依了。

上官琼及时的闭上了嘴巴,改口道:“你看看,能不能保住我的孩子?你一定要尽全力保住我的孩子,事成之后,我重重有赏。”

夏依依嗤笑了一声,眼眸一转,道:“如果我不要赏赐,也不要你的冰释前嫌,我只要交换一样东西如何?”

夏依依可不认为她和上官琼真的能做到冰释前嫌,即便是两人不再为了过去那点小纠纷耿耿于怀,可是她们两个作为王妃,就势必会因为各自的夫君是对立面,她们两个就必须要全力支持自己的夫君,与对方为敌的。

哪怕他们最后不再成对立面,也绝对走不到一条道上去。

上官琼心中已然猜到了夏依依想要的是什么东西,肯定是想要她南青国的百花虫毒的解药,上官琼微微叹息道:“轩王妃,可不是我不答应你,而是我真的没有那个解药,我也不瞒你,我们的人已经找了几个月了,一直没有找到解药。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只要你保住了我的胎儿,只要我找到了解药,就一定将解药给你。”

夏依依暗暗惊讶,没想到原本横冲直撞没什么头脑的上官琼这一结婚怀了孕,人反倒是变得聪明了起来,还能猜出她所求的是什么。

夏依依道:“既然如此,我便相信你一次。”

夏依依拿出了几粒安胎药让上官琼服下,上官琼的眼神微微一缩,有些躲闪,她身边的贴身丫鬟便是连忙将药给拿了过来,就要出去给太医验药。

夏依依抿嘴一笑,道:“你未免也太过小心了,我这药还能害了你不成,你尽管去验药好了,不过,可得尽快,你的小宝宝可等不得太长的时间。”

上官琼用审视的眼神仔细盯着夏依依,盯了两眼,见她脸上的神情坦坦荡荡的,半点都不像是奸诈之人,便是从丫鬟的手中拿过了药,一口吞了下去。

夏依依神情严肃的叮嘱道:“你若是不放心,这里还有一瓶药,你让太医拿去验一验,不过,我可是跟你说,你最近这两个月,可不能再出去劳累了,一定要多多卧床休息。你现在胎像不稳,可得小心一些,否则,很容易再次发生危险的。”

“我自然是知道的。”

不一会儿,一个宫女便是端了鹿茸汤过来,说是皇后娘娘特意吩咐熬了给上官琼补身子,上官琼端起来就要喝,夏依依见状,微微皱眉,上前劝道:“别喝了,你现在的身子可是虚不受补,你如今正是流血不止的时候,若是喝鹿茸汤,这可是活血的,只会加快血液流通,流血更快。不是说吃补品吃得越多就越好,你最近这些天吃些清淡的为好。”

“可是吃些清淡的,胎儿也会没有营养的啊。”上官琼担忧的说道。

依依冷笑了一声,“你也担忧太多了吧,他现在才多大一点点啊,只需要少量的营养就足够他发育的了,再说了,你如此锦衣玉食的,还担心他营养不够?”

皇后正好进屋,见夏依依将她命人熬的汤给放了下来,还说了一堆她听不懂的话。

皇后不悦的说道:“夏依依,本宫是要你来给她保住胎儿的,本宫给她熬一些补汤,有何不妥?”

夏依依一听,便是摊了摊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诺,汤还在那里,还没有凉,母后既然觉得臣妾说的不对,那母后就亲自劝志王妃喝下吧。我就先回去了。”

夏依依说罢,转身就要朝外走,皇后气得不轻,喝道:“夏依依,你给本宫站住。”

夏依依回头,脸上笑颜如花,说道:“母后还有何吩咐?”

皇后被她这么一问,顿时就不知道要跟她吩咐一些什么,自己不过是气恼罢了,夏依依这么一说,要她亲自劝上官琼喝掉,若是到时候真的因为喝了这个汤而保不住胎儿,夏依依倒是可以推脱得干干净净的了。而皇后,虽然不愿承认夏依依是对的,但是总觉得大夫的话还是要听的,夏依依这一摊手不管,让她们自己随意,皇后反倒是不敢让志王妃喝了。

皇后恨恨的看着夏依依,她就是看夏依依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不惯。

------题外话------

《诱柒有瘾:老婆亲一个》木子楠

金屋藏娇!陆亦欧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娇,强烈要求大白于世界:

“老婆,我们公开吧!好不好?”陆亦欧问。

“不好!”

“我们整个室内都试过了,要不然再试试露天?等你什么时候想公开了再说?”陆亦欧笑得十分阴险的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