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又着了她的道(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后脸色变了变,问道:“志王妃的胎儿如何了?”

依依道:“她的胎儿现在还小,已经有滑落的迹象了,需要卧床休养,最近这些日子不能起床,也不能坐立过久,否则就会流产了。其余情况,让太医进来把脉以后告诉你吧。”

皇后皱了皱眉,便是让太医进来把脉,太医这一把脉,不禁惊奇的说道:“刚刚的胎像还很紊乱,这一吃了轩王妃的安胎药,胎像已经平稳很多了。”

“既然已经平稳下来了,那么志王妃接下来的治疗就交给你们就可以了。”夏依依道。

那个太医连忙说道:“轩王妃,还是由你亲自治疗好一些,我们只怕是难以完成这个任务,毕竟现在志王妃的胎还不是很稳,还需要好生照料着。还是由轩王妃亲自看着点稳妥一些。”

“我又不是丫鬟、也不是太医,你别忘了,我可是轩王妃,我还得留下来干伺候人的活?”

夏依依冷哼一声,睥睨了那个太医一眼,自己都已经将上官琼的胎像给治得平稳下来了,他们这些太医还不满足,还想将上官琼的整个治疗任务全都交给她?自己能看在太后的面子上过来出手救上官琼的胎儿,可不代表她就能被这些比自己身份还要低的太医所拿捏。

那个太医哆嗦了一下,道:“不不,卑职没有让轩王妃伺候人的意思。”

“哼”,夏依依冷哼了一声,便是走了出去。

刚刚走出了内间,来到门外的时候,便是瞧见了被他们也一并给抬了回来的那个带着血的座椅,夏依依走了过去,仔细的看了一眼那个靠垫,见座椅上残留了一些白色的粉末,她皱着眉头轻轻的闻了两下,便是将那座椅上的几个靠垫都拿起来闻了一下,夏依依冷笑一声,让人将这座椅给抬到了上官琼的内间。

皇后不明所以,疑惑的问道:“夏依依,你把这个脏兮兮的座椅抬进来做什么?”

“这次的寿宴可是母妃亲自办的?”

“是”

“那志王妃的这个座椅也是你亲自弄的?”夏依依促狭着双眸问道。

皇后恼怒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会亲自弄,不过是吩咐宫人去弄的,特意交代了要给她弄些软垫,坐着舒服一些。”

“那母妃怕是得派人去查查了,这软垫都是谁碰过了。”

“怎么了?这软垫有问题?”上官琼看夏依依脸上的神情不对,又一直说这软垫的事情。心下有些狐疑,难道自己差点流产竟然不是意外,而是人为的?

“找个太医过来检验一下就知道了。”依依走至了桌前,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怡然自得的喝着茶。

稍刻,宫女便去了外间将太医宣了进来,那太医走进来拿起那几个软垫闻了闻,便又拿了剪刀将那几个软垫剪开,便见软垫的棉花里头参杂着一些白色的粉末,太医捻了捻那些粉末,又仔仔细细的闻了一下,惊慌的立马就在皇后的跟前跪了下来。

“皇后,这里面混了有麝香,夹竹桃,均是流产之物。”

“什么?”皇后怒气冲天,竟然有人敢害她的孙子。

上官琼一听,立马哭的凄凄惨惨,“母后,你可一定要替臣妾做主啊。这可是王爷第一个孩子,王爷可还没见到孩子出生,若是就这么被人害死了,王爷得多伤心啊?”

“琼儿,你放心,母后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查得水落石出,定然不会放过那个害你的人。”

皇后轻声宽慰道,转过脸来,对上官琼身边的宫女嬷嬷狰狞着脸,厉声呵斥道:“本宫千叮咛万嘱咐,要你们好生伺候着王妃,她吃的用的所有的东西都要仔细检查,为何没有发现软垫有问题?”

一屋子的宫人吓得一个激灵,立马就跪了下去,其中一个贴身伺候的宫女颤抖的说道:“回皇后娘娘,奴婢可是拿银针测过的,又闻了闻气味,可是银针没有变色,也没有闻出什么来。”

依依慢条斯理的说道:“因为这个是粉末,而且又裹在棉花里,银针上本就粘不了多少粉末,再拿出来时会被外层的布把银针上的粉末刮干净,所以才没有变色。另外你没有闻出气味,并不是它没有气味,而是被其它更浓烈的气味给掩盖住了。我记得殿內有两个大香炉,分布在大殿主位下头两侧,你们所在的位置正好离香炉比较近,会扰乱你的嗅觉,所以你就没有闻到这软垫里的味道。”

皇后冷哼一声,怒道:“不论如何,你们没有伺候好志王妃,差点流产,你们今天在大殿里伺候的人全都重责二十大板。”

“皇后娘娘饶命啊”,那些宫女吓得脸色惨白,连忙磕头求饶。

“本宫又没有下令杀了你,不过就是责打二十大板罢了。”皇后轻缓的说道。

“皇后娘娘……”那些宫女哭求着,虽然不是下令杀了她们,可是打二十大板也能要了她们半条命了。她们便是连忙跑到志王妃的床前磕头求情。

志王妃正是在气头上,现在胎儿还不稳了,又还没有查到下手之人,一肚子的气没有地方发泄,正好抓着她们这几个人出气,便是将她们训斥了一通,又道:“你们是不是嫌二十大板太少了?”

那些宫女连忙噤声,胆怯的缩了缩,拿眼渴望的求着夏依依,希望她能帮她们求求情,却是不敢再开口了,害怕被志王妃又加了板子。

夏依依看了一眼皇后盛怒的模样,又看了一眼上官琼愠怒的板着脸孔,终是住了口,虽然自己刚刚救了上官琼的孩子,但是这会儿,自己就要卖人情,着实不太妥当,便是只得侧过脸去,没有开口求情。

那些宫女一阵恐慌,被那些太监给拖了出去,外头顿时就响起了震天的哭喊声。夏依依微微屈膝跟皇后告辞道:“母后,臣妾这就退了,想来轩王还在宫里等着臣妾的,臣妾也不好让王爷久等。”

皇后一听他们夫妻情深的样子,心里就有些不痛快,道:“嗯,你下去吧。”

夏依依走了出来,外头已经打了五六板了,那些宫女疼得脸色惨白,一阵哭喊,屁。股都已经大厨血来了,夏依依一阵心疼,都是些可怜的孩子,依依便是对那管事太监说道:“也别往死里打,她们伤好了以后还要继续伺候志王妃的,志王妃身边可不能少了人伺候。”

那管事太监连忙躬身应是,挥了一下手,那责罚的太监下手便轻了几成。

那几个宫女连忙对夏依依感激的说道:“多谢轩王妃”。

夏依依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便是转身离去了。

走出了东宫,夏依依来到大殿上,便是见大殿里除了一些值守太监,早已经人去殿空了。夏依依微微撅了撅嘴,有些不满意,自己刚刚还在皇后面前说凌轩在等着自己呢,结果是自己自作多情,他根本就没有等着她,说不定他都已经先行回了王府了。

夏依依叹息了一声,便是往宫外走,走了没多远,便是有宫女过来,说月贵嫔有请。

夏依依点点头,跟着那人往映月宫走去,入了映月宫,映月宫里虽然没有以前那般富丽堂皇了,但是也没有后来那般的落魄脏污,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宫人也不多,稀稀疏疏的几个宫人散漫的在宫里做着事情。

依依叹息的摇了摇头,走了进去,便是听见了一阵欢声笑语,月贵嫔十分开心的逗着两个小公主玩儿。依依站在门口往里头瞧,月贵嫔已经换成了宫里的嫔妃装了,不过头上用帽子和布遮得严严实实的,想来是被踢了尼姑关头的头发还没有长长,便是这么遮着以防别人说笑她。她的脸上有些蜡黄,骨瘦如柴,但是精神头已经比起在皇觉寺的时候要好了许多,看向两个女儿的眼里充满了慈爱。

两个公主也已经长大了许多,几个月大了,正是充满好奇的时候,怔怔的看着她们觉得还有些陌生的母亲,咿呀咿呀的叫着,时不时的流下些口水来,又将小手放进进嘴巴里吸吮,沾满了口水的小手儿在月贵嫔的脸上轻轻的抓着,把月贵嫔的脸上都糊满了口水。

月贵嫔不但不嫌弃,反倒高兴不已,在女儿的脸上吧唧吧唧的亲个不停。

身旁伺候的宫女是夏依依不认识的人,已经没有了秋儿这个可爱的小虎牙妹妹了,那么可爱的小妹妹竟然活活被人打死,夏依依心里一阵疼痛。

那些宫女一见夏依依站在门口,连忙跪下恭迎。

月贵嫔侧过头来见到夏依依,连忙起身招呼夏依依进来坐下,等夏依依一坐下,月贵嫔便是连忙就跪了下来,满怀感激的说道:“月儿多谢轩王妃的救命之恩,若是没有你,我只怕会死在皇觉寺里头,一辈子再也见不到嘉琪嘉悦了。”

夏依依连忙将她扶了起来,道:“你别这么客气,快些起来吧。”

月贵嫔将宫女遣了出去,仔细的看了夏依依一眼,捂嘴笑道:“你好像比以前气色好了一些,是不是新婚燕尔的原因啊?”

夏依依嗔怪的瞥了她一眼,道:“你倒是也不正经起来了。”

二人聊了一会儿,月贵嫔就神秘兮兮低低的说道:“依依,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你可别跟别人说啊。”

“什么事情啊?”

“那天你回了京城跟皇上求情放了我,皇上就下旨将我从皇觉寺放了出来,又派人将两个公主送回带我身边,我第二天就特意带着小孩去玉佳宫跟明安公主道谢,想谢谢她这些日子一来对小公主的悉心照顾,我怎么觉得她似乎有怀孕的迹象啊,肚子有些微凸,不过她好像一直在故意遮掩,但是我是怀过的人,我一眼就看出来了。”

“她怀了?谁的孩子啊?”依依皱眉问道,明安公主可是一个寡妇,难不成她怀的是阿木古力的遗腹子?

“我也不知道,我不敢询问,也不敢跟别人说,我怕害了她。”

月贵嫔说道,她害怕自己若是将消息泄漏了出去的话,可能会给明安公主带来极大的麻烦,毕竟一个寡妇竟然怀孕了,若是普通人家的女人,就会被沉塘的。

若是这肚子越来越大了,可就瞒不住人了,到时候,不惩罚她也不行了。

毕竟明安公主对月贵嫔有恩,月贵嫔才替她保密的。

夏依依道:“她既然要故意隐瞒,你就当作是不知道罢了,想来她自己应该有主意怎么处理这件事情的,她若是想要找你帮忙,自然会找上门来的。”

“嗯,不过我终究还是有些担心她,毕竟,我如今一眼都能看得出来她怀孕了,再过些日子,她的肚子越发的大了起来后,愈发的瞒不住了。”月贵嫔道。

明安公主上次和阿木古力的通奸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太后和皇上为了将事情隐瞒下来,可是下了死命令的。明安公主才保住了一条命,没有受到惩罚。夏依依也不想将自己怀疑是阿木古力的遗腹子的事情告诉月贵嫔,她知道得越少越好。

依依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才从皇觉寺里头出来,你在宫里头又没有什么根基,你就不要去搀和明安公主的事情了,否则,到时候若是牵连了你,你怕是又要跟两个女儿分开了。你放心,以明安公主的受宠程度,太后是绝对不可能杀了她的,只怕是会将她的孩子打掉,然后将消息隐瞒起来。”

打掉?月贵嫔其实是有些不忍心的,打掉自己的骨肉,那得有多难受,不过那孩子是个野种,也没有办法留下来的,更何况,如今西昌国和东朔国是仇敌国家,更不可能会让明安公主将孩子生下来了。月贵嫔微微点头,道:“嗯”。

两人交谈了一会儿,便是有宫女进来寻找夏依依,说王爷在御花园里等她。依依道了一声知道了,便是挥退了宫女,她暗暗对自己之前的想法嗤笑了一声,自己还以为凌轩不等她了,原来凌轩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等她罢了,看来凌轩还是心里有她的。

夏依依又抱着两个小公主哄了一阵子,两个小公主笑得愈发的开心,月贵嫔的精神头也好了许多,笑着说道:“依依,你这么喜欢小孩,你也赶紧生个小世子,我们的孩子还能经常在一块儿玩。”

“哪能那么快就能怀得上的,这可是要讲究缘分的。”依依说道。

逗了一会而小孩,依依便是告辞去御花园找凌轩。

夏依依这头刚刚出了映月宫往那御花园走去,那墙角蹲守的小太监便是连忙就拔腿往外跑去报信。

夏依依走到御花园,一眼看去,可没有见到凌轩的声音,又往里头走了一会儿,便远远的见到河中央的凉亭里有两个人影,两个人影还挺熟悉,一个是凌轩,另一个是庞灵儿。

夏依依微微一怔,冷笑一声,好你个杜凌轩,难怪不在大殿里等她,原来是跑这御花园里跟侧妃约会来了,这里的景致确实是约会的好地方呀。

夏依依定定的看了几眼,心里倏的收缩了几下,恨恨的咬了咬牙,愤怒转身离去。

不远处的凌轩似乎感觉到这边传来一股极强的醋意和怒意,回转头来,便是看到夏依依快速离去的背影,凌轩心道不好,夏依依肯定误会他了。

凌轩脚下轻点,一个用力,就飞身从湖面上掠了过去,落在了夏依依的身前。

夏依依看都懒得看他一眼,转身从另一条小路上走去,凌轩连忙拦住了依依的去路,说道:“依依,你不要生气,我不过就是跟她说了两句话而已,她是刚刚才走到那里去的。”

“是吗?无论我什么时候过来,你都可以说她是刚刚才走到那里去的。哪有这么巧,正好赶在我前头去见你?”

“依依,她真的是刚刚才走到那里去的,我没有骗你。”凌轩拉着她的手,焦急的说道。

“是吗?那你们刚刚在说些什么?”夏依依扬起小脸,露出了一丝不齿的意味。

凌轩急急的说道:“我刚刚在凉亭那里等你,不料她走了过来,要送我礼物,我跟她说我不会接受她任何东西,更不会娶她,要她死了这条心。我才说完这些话,你就来了。我真的没有骗你啊。”

“真的?”夏依依偏着头,审视的看着凌轩,见他眼神里的焦虑和诚恳,想来是没有欺骗她了。“好吧,我相信你了,不过,你往后还是远离她们一些,不然走得近了,只怕你会产生情愫了。”

“你放心,我跟她们没有什么机会见面的,她们平时只能呆在府上,又不能常来宫里,哪里能见得上面呢?”

“我可是警告你啊,你若是敢纳侧妃,我就立马离家出走。”夏依依伸出手来,揪着凌轩的耳朵,恶狠狠的警告道。

凌轩疼得龇牙咧嘴的,面上却是带着笑意,抱着夏依依,将她的两只脚都抱离开了地面,在她的红唇上亲了一下,道:“我哪里敢啊?你若是离家出走,我还能不能活了?没有你揪我的耳朵,我的日子都要过得不快活了。”

“呸”,依依啐了他一口,道,“你个受虐狂。”

“嗯,要不今晚再来虐虐我?”

“你走开,流氓!”

“我若是敢这么说我是个流氓,那我可就要流氓到底了。”凌轩微微恼怒的在依依的身上捏了一把,就把她往假山那一块抱过去。

夏依依一阵扑腾,道:“杜凌轩,你别乱来啊,这里可是宫里头。”

“放心,本王的听力很好,有人来了,也会及早听得见。”凌轩笑道,脚上动作加快,很快就走到了假山那里,抱着依依就走进了里头的一个假山洞里头。

“凌轩,你可别乱来啊。”

“不乱来”

“好”,依依说着就要滑下来。

凌轩将她抱得更紧了,脑袋凑到了夏依依的耳朵旁,轻咬耳垂,语调柔和,又带了一些坏坏的气息:“不过,我喜欢来真的。”

“你别这样”,依依又羞又恼,想将在自己脖颈上亲吻的脑袋给掰开,这让依依回想起以前明安公主和阿木古力在假山里头的情形了。

“别哪样啊?”凌轩的声音有些粗缓的了,低低的喘着,热气喷洒在夏依依的脖颈尖。

“凌轩,这里不是地方。”

依依想推开他,却是推不动,怎么这么保守的凌轩竟然喜欢野了?

“我觉得这里是个好地方。”

凌轩说罢,吻上了依依的嘴唇,与她缠绕了起来,那双大手越发的不老实了,各处探着,引得夏依依全身一震颤栗。

夏依依极力忍着自己的声音,若是让别人听了去,那自己一定会成为这个宫里头除了明安公主以外,第二个风流成性的人了。

“别怕,没人会发现的。”凌轩宽慰道,右手将她的脑袋固定住,吻得更加用力。

夏依依哼了一声,心里也相信凌轩的听力很好,应该能发现靠近的人,她的身体便是放松了下来,回应着凌轩。

良久,凌轩才结束了这个吻,抚摸着依依的脑袋,声音沙哑低沉道:“我们赶紧回王府吧,我有些忍受不了了。”

夏依依摸着凌轩的脊背,也觉得他浑身有些发热了起来,没想到一个吻而已,就让他忍受不了了,看来他这个保守的人,还是做不出来在假山洞里头野的事情,更何况还是在御花园里的假山洞呢。

夏依依便是起了调戏他的意思,既然他刚刚要吓唬她,那现在自己就来吓唬吓唬他这个老古董。

依依娇声的哼唧了一声,趴在了凌轩的肩膀上咬了他一口,道:“凌轩,要不就在这里解决了吧,我也有些受不了了。”说着,便是去掀他的衣。

凌轩连忙攫住了她的手,有些紧张的说道,“不行,依依,你忍一会儿,我马上带你回王府,好不好。”

“我等不及了,现在就要。”依依的另一只手便是去解自己的。

凌轩连忙将她的另一只手也抓住,道:“不行,你可不能脱,在这外头,实在是不雅观,我立即带你回王府去。”

“回王府时间太长了,等回去,我都没有了兴致了。”依依不满的说道。

“那么我带你去未央宫?那里近”

“那不行,以母妃的脾气,又怎么同意我们白天就躲在房里做那个事情呢?只怕我又要被训斥一顿了。不行,我就要在这里。”依依娇声说道,扬起脸来,含住了凌轩的那个光滑的喉结。

凌轩不禁咽了一下口水,那个喉结滑溜了一下,躲开了依依的唇,再滑溜回来时,又贴回了依依唇上的原来位置。

凌轩眼眸里的光芒越发的混沌了起来,陷入了依依的这种爱抚之中,凌轩连连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他有些后悔,自己就不该在这外头招惹她,把两个人都给惹得陷了进去,还不能在这个地方解决。

凌轩慌乱的推开了夏依依,逃也似得跑开了两步,道:“依依,不行,这里真的不行,我现在就带你回王府。”

“我不要”

“乖”

“那有没有什么补偿给我?”

“我王府里的钥匙都给你了,你想要拿多少钱,你就尽管去拿好了。”

“我才不要补偿这个了,这样吧,我罚你给我洗十天脚如何?”依依笑道。

“这样不太好吧?”凌轩皱着眉头说道。

“不答应?那我现在就要。”依依挑了挑眉,就往凌轩扑去。

凌轩吓得立马跳了开来,连连摆手说道:“好好,我答应你,给你洗十天脚。”

凌轩瞧着夏依依露出了得逞的狡黠笑容,狂叹一声,自己又着了这个小丫头的道了,被她给阴了。

------题外话------

推荐:菜虫虫文《军爷有毒:姑娘,别乱来》

一朝穿越,她成为了一无所有的农家女。为了在古代站稳脚跟,她选择在两年赚够一万两黄金。本只是一心赚钱,但身边总有人让她忍不住想调戏。

====

他手臂被压得生疼,忍不住地轻“咝”一声,握紧了拳头,却不想,他这个动作让发呆的她老脸瞬间暴红,惊吼出声:“啊……流氓!”

他想着刚才的动作和触感,俊脸已经红得能滴出血。尴尬地咬牙切齿地揉着手臂道:“流氓?!是你压着我,你才是流氓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