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两头被堵(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庞灵儿恨恨的看着王爷甩下她就跑去找夏依依,虽然隔得远,可是庞灵儿却能从他们二人的神态姿势中看得出来,王爷竟然在跟夏依依道歉,哄她开心。王爷在自己的面前那样的冷冰冰,竟然对夏依依柔情似水,好似换了一个人一样。

这还不是让庞灵儿吃醋的最主要原因,而是王爷居然在御花园里当众亲吻了夏依依一下,还将她抱着往假山里头走去了,想都不用想,王爷一定是有些按捺不住了,要去假山里头跟夏依依亲热。

庞灵儿此刻的脑子里头想着的都是王爷和夏依依在假山里头亲热的画面,说不定,他们两个还会在里边做房第之事吧。她恨恨的咬了咬唇,手里紧紧的拽着一个一方绣了花的蓝色手绢,这个原本应该送出去的礼物,他竟然连看都不看一眼。庞灵儿的眼眸里投射出了嫉妒、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通往假山的那个方向。

她恨恨的盯了一小会儿,便是转身离去,刚刚走出去不远,便是见到几个来参加寿宴,还没有回宫的几个贵女结伴来御花园里玩。庞灵儿计上心来,面上带着甜美的笑容迎了上去。

“几位小姐,这是上哪儿玩去呢?灵儿正巧没有一个伴玩,不如就跟着你们一块儿玩吧。”庞灵儿愉悦的说道,脸上的笑容不减。

那几个贵女便是捂嘴笑道:“庞小姐,你怎么会没有伴呢?我们这些人可是还没有被赐婚,也就只能找些姐妹们一块儿玩,你可是被赐婚给轩王的人,这么大好的机会,你怎么不去找王爷玩去?”

庞灵儿脸色一红,垂下眼眸捂嘴道:“姐妹们说笑了,我还没有嫁如王府,哪里好意思主动找王爷玩去?”

“我看,不是你不想找王爷玩,而是王爷没有空陪你玩吧?王爷是不是一直陪着轩王妃啊?”一个贵女好不客气的当场戳穿她的假面具,面带嘲讽的道。

“她是轩王妃,自然是要常陪在王爷的身边了。”

“王爷的身边又不是只能一个人的,你看哪个王爷身边不是好多人陪着了吗?”

庞灵儿苦涩的笑道:“王爷新婚燕尔的,自然是宠爱王妃多一些了。”

“这也能算是新婚燕尔?这不过是补办婚礼罢了,他们早就成过亲了。”一个贵女冷哼一声,耻笑道,她微微扁了扁嘴巴,对夏依依更是不齿,真是不害臊,居然成两次亲,虽然嫁得是同一个男人,可是这世界上哪有重办婚礼的事儿?

庞灵儿心里就更是五味陈杂了,别人不知道,可是她却知道得清清楚楚,他们虽然早就成过亲了,可是王爷却一直都没有碰过夏依依。

庞灵儿连忙笑着岔开了话题,道:“我们也别站在这里光聊天了,我们不如去那边看看海棠花吧,开得正是艳丽呢。”

“好啊。”

不过去看海棠花的地方,从假山那边走过去的话,要近一些,她们便是一路欢声笑语的朝着假山走去。庞灵儿跟着她们走进了假山,便是假装肚子疼,要去出恭,让她们先去,她随后就去海棠花的地方找她们。

那几个贵女也不疑心,挥了挥手,就让她离去了。

庞灵儿看着她们走进了假山,嘴角露出了一丝阴笑,绕了一个弯,从另一条路快速的跑去。庞灵儿在另一头又遇见了几个贵女,用同样的方法骗她们从假山那一头的门口往这边穿过去,去河上的凉亭玩耍。

凌轩跟夏依依正求饶着呢,微微皱眉,听到了几个女人的声音往假山里走,便是连忙拉着夏依依出了山洞就往假山的另一个出口走,这假山林也挺大的,走了一会儿,便是听到假山林那一头的门口同样传来了几个女人的声音,往假山里头传来。

凌轩微微皱眉,怎么今天到处都是人啊?拉着依依就往假山里头躲,依依嘲笑道:“你怕什么?我们就装成是路过不就行了?”

凌轩道:“人多口舌杂,能不惹是非就不要惹。”

凌轩拉着依依就往侧面跑去,到了墙边,抱着她一跃,就越过了围墙,跃上半空的凌轩视线宽阔,看到了远处的庞灵儿慌慌忙忙从假山这边往外快速跑动的身影,他的眼眸微微一缩,聚起了一股寒意。

凌轩抱着依依轻轻的落地,放她下来,说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依依微微皱眉:“你干什么去?”

“没什么,我再去一趟假山,看看我们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了。”凌轩平静的说道。

“你想得可真周到,那你快去快回。”

依依奖励性的赏了他一个香吻,还是让凌轩回去看看有没有东西落下吧,不然若是像以前一样,自己的耳坠落在了山洞里被人拾捡到了,又是一件麻烦事。

凌轩宠爱的拍了拍她的脑袋,纵身一跃,飞上了墙头,身形在假山里头沿着刚刚出来的路线快速的移动着,回到了刚刚呆过的山洞里头仔细检查了一遍,清理了一下痕迹,再次出来的时候,正好那两拨人在假山里头碰面了,凌轩便是躲在了一个假山里头,凝了内力,仔细听着她们的谈话。

“这么巧,竟然在这儿遇上了,你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们这是约着一起去赏海棠花呢。”

“我们刚刚从海棠花那儿看了出来,路上遇到了庞灵儿,说是要和我们一起去河边玩,我们这才往这边走呢。”

“庞灵儿?你确定是她?”其中一个心思还算玲珑的贵女问道。

“是啊,庞灵儿,轩王未过门的侧妃啊。”

那个贵女恨恨的说道:“这个庞灵儿在搞什么鬼?刚刚还河那边碰到我们了,说是要和我们一起赏海棠花去,结果刚刚走进这假山里头,她就说要出恭,先离开了。”

“你们什么时候遇见她的?”

“就在不久前,我们刚刚分开,我们就朝着假山里头走了,按理说,我们都还没有走到花圃那里去,没理由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走到那头跟你们说话的啊。除非,她跟我们离开以后,根本就没有去出恭,而是快速从另一条路跑到那边去找你们。用同样的方法骗你们。”那个贵女道,脸上的恨意更甚,她们居然被庞灵儿给耍了。

“这庞灵儿究竟搞什么?把我们给骗到这假山里头来做什么?”其中一个贵女恼怒的尖声骂道。

“诶,你们还记不记得翠湖园假山里的事情啊?”其中一个贵女放低了声音,低低的问道。

有两个胆小的贵女吓得连忙抚着胸脯,说道:“你可别吓我,这里头不会有尸体吧?”

这些贵女里有些人参加过上次皇家春游,知道阿木古力被人杀死在了假山洞里,可是她们知道的事情真相很少,并不知道阿木古力和明安公主偷。情的事情。

“不会吧,那这个庞灵儿也太缺德了吧,这里头该不会还藏了有凶手吧?我们赶紧一起走,离开这里。”这些人便是连忙结伴从最近的那个出口出去,一路往花圃那里去,找庞灵儿算账去。

待他们一走,凌轩从假山里走了出来,满脸冰冷如霜,午日毒辣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都不能将他脸上的冰霜融化掉。

夏依依在墙根脚下等了许久,才见到凌轩板着脸孔出来,夏依依微微皱眉,道:“怎么了?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啊?”

“没什么,我们走吧,回王府。”

凌轩上前,拉着依依的手,带着她往外走,夏依依站在原地不动,把手往回拉,撅着嘴巴说道:“不行,你必须要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你这脸色很明显的就不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脸色。你还不赶紧给我从实招来?”

“你不用知道了,就是一些小事,免得让你心烦。”

“是不是跟刚刚那两拨女人有关?她们来这假山里头并不是巧合,是不是?”

依依盯着凌轩的眼睛问道,她凭女人的第六感,就能感觉出来。

凌轩皱了皱眉,说道:“是”。

“怎么回事情?”

“是庞灵儿故意将她们两拨人骗到这假山里头来的。”

“哼,她一定是见到我们两个搂搂抱抱的走进这假山里头了,所以就急不可耐的去骗别人进来,如果撞破了我们两个在假山里头做房第之事,到时候,你是男人,到也没有什么,可我是个女人,在你们这个社会里,即便我是你的妻子,可是我在这野外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也是被人所不耻的荡。妇,只怕,轻一点的会被母妃责罚,重一点的,还会被强令休妻吧。”

夏依依冷哼一声,咬牙切齿的说道。

“依依,你放心,她这样心思歹毒的女人,我是不会纳她入府的。我不会让你受委屈。”凌轩说道,伸手就将夏依依给搂在怀里,轻声宽慰着她。

“可是你不把她纳入府里头来,她也会在外头时不时的搞这些小动作来害我,我可受不了。你能不能痛快点,直接跟她退婚,让她嫁别人家去,别来我们家霍霍我们啊?”依依不满意的扁了扁嘴吧,忿忿不已。

“等我什么时候找到她犯事的证据了,就有足够的理由拒绝皇上的这门指婚,也能让靖国侯府哑口无言,不得不接受退婚。”

“今天这件事情,难道还不够吗?”

“不够,不过是争宠的小手段罢了,这在后宫是常见的,到时候靖国侯府最多出面道个歉,惩罚她一下就行了,这婚事,怕是还毁不了。”

“那你最好尽快多找一些她犯事的证据了,你这一堆的侧妃,可真是扰得我心烦。”依依恼怒的推开了凌轩,径直往前走去。

“哪有一堆?不就两个吗?”凌轩哭笑不得。

“两个还不够多吗?你还嫌少了啊?是不是想佳丽三千啊?”依依回头,恼怒的跟他吼道。

凌轩追了上来,拉着依依的手,嬉笑着哄道:“我有你一个就足够了。”

“哼,就会耍嘴皮子哄人。”依依翻了一个白眼,嗔怒道。

“我记得,我的嘴皮子可不止会哄人,还有其他的功能呢。”

“哼”,依依冷哼一声,顾自不理他,往前走着。

出了假山,就往宫门外走去,走到了宫门口,便有一个大太监在宫门口候着,一见到夏依依,便是连忙走了过来,跪下来请安,请安完毕后道:“哎呦,轩王妃,你可让奴才好找啊,奴才都把宫里你常去的几个宫殿找遍了都没有找着你,我就只得来宫门口等着了。”

凌轩认得这个大太监是仁寿宫的崔公公,凌轩便是问道:“太后有何吩咐?”

“回王爷,太后娘娘身体有疾,这宫里的太医去看了诊,可是却也没有办法治愈太后的病,太后便是想请王妃过去看诊。” 崔公公恭敬的弯着腰谄媚的笑着。

依依耸耸肩,无奈的皱了皱眉心,道:“我今天在大殿里就已经跟太后说过了,这个病只能控制,不能治愈了。就算我去了,也没有用。”

“王妃,还请你移驾去一趟仁寿宫,太后可还等着您呢,她今天什么东西都不敢吃了,奴才们端上去的食物她都不敢吃了,害怕会增重了病情,她如今就相信你说的话了,还请王妃过去劝劝太后,让她吃一点东西吧。奴才看着太后粒米未进,着实心疼。” 崔公公一副忠心孝敬的模样,苦着一张脸乞求着。

凌轩不悦的皱了皱眉头,道:“王妃既然说了,她也没有办法治好太后的疾病,那就不用再去了,你且让开。”

崔公公重又跪了下去,哭道:“王爷,求求你救救太后,太后可是你的祖母啊,如今她饮食不思,奴才担心她的身体也会垮的,还请王爷和王妃去看看太后祖母。”

这崔公公便是打起了亲情牌来了,用孙子孙媳应该孝顺祖母的孝道来压他们。

依依冷哼了一声,记得以前第一次见太后的时候,太后的眼里哪里有凌轩这个孙子?分明只有志王这一个孙子嘛,口口声声的夸志儿孝顺,对凌轩则是爱理不理的,这会儿,生病了,需要求着他们了,就开始认孙子了?

此时的宫门口,还有一些来参加宴会的人正出宫去,听见这边的动静就纷纷往这边看过来,夏依依咬了咬唇,若是自己不去给太后看诊,一定会落人口实,授人以柄,让世人诟病轩王不孝顺,连祖母生病都不去看望一眼。

依依叹道:“虽然我也治愈不好太后的疾病,但是太后这么不吃饭也是不成的,行,我去看望一下太后。”

“哎,多谢王妃,王妃可真是孝顺。” 崔公公眯着双眼巴结的说道。

依依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便是跟着他往仁寿宫而去。

到了仁寿宫,便是听见太后在屋里头愠怒的将碗碟摔碎在地上的声音,怒吼道:“滚,通通给我滚,天天拿这些害人的玩意儿给哀家吃,把哀家的命都给吃没了。”

依依一走进房内,一个碟子就朝着她漂亮的脸蛋飞了过来,她淡定的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碟子快速的飞来,那碟子在她的意料之中的没有砸到她的脸上。

凌轩轻巧的接住了那个盘子,看了一眼满地的碎瓷片和饭菜,地上跪满了一屋子的宫人和太医,他们的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只怕是都被太后砸的吧。

屋里头,除了他们,皇上、皇后和贤贵妃、安王妃一家人也在,他们的脸色也很不好,显然,太后还迁怒到他们的头上来了。

太后一见到夏依依来了,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的朝着她走了过来,布料走了几步,这脚上踩着那一堆的杂物,一个不妨,就朝前跌了下去。

依依连忙就要去接住太后,凌轩皱了皱眉,按住了夏依依,极不情愿的飞身过去扶住了太后。

凌轩冷冷的瞪着满屋子跪着的人,道:“全都挤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将这里收拾了退出去?连个走路的地方都没有了。”

那些人连忙跪着收拾了东西退了出去,凌轩扶着太后坐下,便是走到门口扶着夏依依走了进来,还轻声提醒她地上有水,小心地滑,这小心呵护的场景让屋里的几个女人心里一阵吃醋。

她们怀孕的时候都没有受到夫君这般的小心呵护,更别提还没有怀孕的时候的待遇了。

太后哭着说道:“依依,哀家回来之后,按照你说的方法去做,果然引来了许多蚂蚁,而那些宫女的却不会引来蚂蚁。后来又宣了那些太医给哀家看诊,他们竟然说哀家身体虚空,熬不了几年了。今儿可是哀家的寿辰啊,竟然说哀家已经没有几年好活了。依依啊,哀家都还没有看见你的小世子出生,长大成。人呢,哀家心里放不下。你能不能将哀家的疾病治好啊?”

夏依依不禁翻了一个白眼,太后现在都已经有七十岁了,若是要等着依依的小世子长大成人,不就是要快到九十岁?只怕太后是想要长生不老吧,而且她就算是想长生不老,也别打着想看玄孙子的借口吧,这不是很恶心吗?她都不喜欢凌轩这个孙子了,还能喜欢凌轩的儿子?

夏依依淡淡的看了太后一眼,隐去了心里对太后的反感,尽量用一个平常人的心态去看她,毕竟,谁都不想死嘛。

依依只得劝慰道:“太后,你要好好保重身子,好好调养好,重要的是要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这样能尽量延长你的寿命。”

太后却是没有听得进去前面那些话,就只是听见了寿命二字,她睁大了眼睛问道:“你说实话,我还有多长时间?”

“太后,这个我不能确定。”

“你就是说个大概的时间。”太后咄咄逼人道。

“你等我一下,我先给你做个测试。”

夏依依给太后抽了一点血,测试了一下血糖,结果令她都惊呆了,这血糖含量这么高,怕是根本就不是什么糖尿病了,而是尿毒症,太后的肾脏怕是早就已经损坏了,除了换肾,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可是换肾却不像是给凌轩换眼膜那么简单的了,这肾源还必须得要匹配才行,即便是能匹配,也会有排斥的,还要吃药减少排斥。这个手术本来就很难,再者,如果太后一旦听说了能用换肾来治病,说不定,太后为了得到一个合适的肾,就会大开杀戒了。

依依咬了咬唇,躲闪开了太后灼灼的目光,低声道:“太医所言,不差。”

轰然一声,太后感觉自己好像被五雷轰顶一般,瞳孔瞬间睁大,之前那些太医所说,她还不太相信,如今,被夏依依这么一说,太后便是觉得好像自己被阎王爷的生死簿给画了个×一样。太后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太后,太后。”

屋里的人一阵惊呼,连忙扶着太后到床上躺着,要夏依依赶紧给太后救醒来。

夏依依看了一下太后,便是对他们道:“不用,她等会儿就会醒来了。”

“那你现在就把她弄醒来啊。”皇后道。

依依不以为然道:“现在就把她弄醒来做什么?她现在情绪太激动了,现在醒来还是会再次晕过去的。”

皇上微微皱眉,斥责道:“夏依依,你也不该跟她说实话,你就骗她说还能长命百岁。”

“能骗得了多久?她的身子日益差了以后,难道她自己会听不出来我们是在骗她吗?”

皇上问道:“太后这个病,你真的没有能力医治?”

依依叹息了一声:“真的没有,父皇,臣妾跟您说实话,太后的糖尿病早已经恶化成尿毒症了,她的双肾也早就已经损坏了,太后又没有节制,一直喜欢吃甜食和高油的食物,让她的病情更加恶化了。再过一段时间,太后就会日渐消瘦下去,最后骨瘦如柴,浑身无力,正如傍晚的夕阳,日渐西沉。”

皇后见机,连忙说道:“皇上,不如请鬼谷子入宫来给太后诊治一下。”

“鬼谷子没有来宫里?”皇上紧皱了一下眉头,十分的不悦。

“没有,李公公派人去就没有请到他,臣妾派人去,也没有请到他过来医治琼儿,今天若不是夏依依,只怕琼儿的胎儿都要保不住了。”皇后委屈的诉苦道。

皇上气得满脸通红,“鬼谷子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臣妾想着,鬼谷子可是夏依依的徒弟,如果让夏依依去请鬼谷子入宫来给太后治病,想必鬼谷子会答应的。”

夏依依暗暗啐了一声,对皇后这种过河拆桥的行为嗤之以鼻,自己刚刚才救了皇后的孙子,这会儿,她就开始算计起自己来了,若是鬼谷子没有请到宫里来,他们就一定会将责任推到自己的身上来。

“母后,臣妾都已经告诉过你了,鬼谷子只是因为赌输了,才叫了臣妾一声师父,他并不是臣妾真正的徒弟,而且鬼谷子向来都不听臣妾的话,他的脾气怪异,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臣妾如何能劝得动他?”

“可是你是除了严清以外,跟他关系最好的人了,否则,他为何一直跟着你住?你回护国公府,他就去护国公府,你回轩王府,他就去轩王府?”

“母后,那只是因为鬼谷子性情贪婪,喜欢占便宜罢了,他就想着混在我的身边混吃混喝的,又重来都不肯掏半分生活费,臣妾都苦恼死了,赶也不好赶走他,就是怕得罪了他。”依依苦逼着脸说道。

凌轩闻言,不禁挑了挑眉,夏依依这也装得挺像的嘛,他怎么就没有看出夏依依有过想要将鬼谷子赶走的想法啊?她有过想要跟鬼谷子要生活费吗?明明是夏依依总是从他的口袋里挖钱出来去贴补鬼谷子嘛,就好像出嫁的女儿贴补娘家人一样。

瞧瞧鬼谷子现在在王府里过得日子有多逍遥啊,简直就像是半个主人了,私藏了酒喝还不说,还经常跟厨房提要求要做好吃的,若不是王府根基大,普通百姓人家可养不起鬼谷子这样的贵客。

皇上下了一个命令,道:“不论你能不能将他求过来治病,总归是要回去试一试的,他可能看在你的面子上,就来宫里给太后医治了。”

话都说道这个份上了,夏依依若是再拒绝就显得故意了,夏依依只得点头应允回去劝劝鬼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