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安王的身份(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一会儿,太后便是醒了过来,看了一眼屋里的众人,视线再次落到夏依依的身上时,太后便是又想起了自己活不长久了,又是一阵哭天抢地的哀嚎声。

一屋子的人又是劝慰又是哄的,全都哄不住,反倒被太后指着鼻子一个个的骂了一通。他们忍着一肚子的气,脸色阴沉的退了下来,全都拿眼盯着夏依依。

夏依依不禁抽了抽嘴角,这都是些什么人啊,这个时候想让她顶上去受太后的气?依依耸耸肩,无可奈何道:“我去小厨房吩咐他们给太后做膳食。”便是连忙开溜了,皇上也趁机借口国事繁忙开溜了。

在仁寿宫里陪着太后折腾了许久,才让太后喝下了一碗粥,这天色也暗了下来,

夏依依和凌轩跟太后告退,志王一家人也连忙跟太后告退,就剩下皇后和贤贵妃两个媳妇苦逼的在太后跟前伺疾。

出了仁寿宫,安王王满脸羡慕的恭贺道:“为兄恭贺皇弟凯旋归来和良缘之喜,皇弟可真是令人羡慕啊,得胜归来,父皇和母后以及贵妃、满朝文武还有全城百姓夹道迎接,父皇又赏赐了那么多,皇弟这待遇可真是空前绝后啊。为兄真心为皇弟感到高兴。”

安王虽是笑着说的,诚心恭贺着他,可是他拿着扇子的手指却是紧了紧。他在南边虽然没有打战,可是也起到了震慑南青国的作用,他这次回京给太后贺寿,竟是没有半个人来迎接,莫说朝臣了,就是连个太监的影子都没有,他们一家人乘着马车静悄悄的回了自己的王府。

同样是皇上的儿子,怎么待遇犹如云泥?就因为他的生母出身低贱?

凌轩淡淡的回道:“若是皇兄在南疆歼敌五十万,父皇定会率队亲自迎接的。”

安王的后槽牙咬了咬,面上带着笑意道:“皇弟说笑了,为兄哪有皇弟这般的才能,能歼敌五十万?再说了,皇弟还有如此有才干的王妃助阵,轩王妃的才干堪比一个军师啊。皇弟可真是有福气。”

安王的那本就是一双狭缝一般的眼睛,眯缝一来聚焦朝着夏依依的身上看过去,那双小眼睛就几乎看不见缝了。安王妃瞧着安王看着夏依依有片刻都挪不开目光,安王妃心里冷哼了一声:“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

凌轩虽然心知夏依依绝无可能看上安王,但是被别的男人这么盯着自己的妻子看,凌轩的心里有些许不悦,侧身看向夏依依,眼眸里全是浓情蜜意,他轻挽起依依的手,自豪的夸奖道:“本王的爱妃自然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子,不然,本王怎么会倾心呵护呢?”

夏依依被凌轩的电眼给电得脸色有些微红,便是稍稍侧过脸去,躲开了凌轩的视线,微微低下了眼眸,长长的微翘的睫毛扑闪的落下,美得让人窒息。

安王浑身激灵了一下,连忙将视线移到了凌轩的身上,道:“皇弟和弟媳这般的鹣鲽情深,可真是羡煞旁人啊。”

“皇兄和皇嫂举案齐眉,更是整个东朔百姓学习的典范。”

“呵呵”,安王但笑不语,举案齐眉不过是互相尊重罢了,他的心底明白得很,他长相这么丑陋,他的王妃压根就看不上他,甚至觉得嫁给他简直就是一种耻辱。嫁给他也不过是迫于权势压力罢了,对他是很尊重,做足了妻子的本分,可是根本就不爱他。自己向来都有自知之明,像他这样丑陋的容貌,连个小孩见着都要被吓得做恶梦,他从来都不奢求有哪个女子能爱上他。

安王讪讪的说道:“为兄就不在这里妨碍你们夫妻二人甜蜜相处了,先行告退。”

凌轩淡淡的点了点头,侧开身来,让出了一条道。

安王点点头,向前走去,安王妃则微微屈膝行礼跟他们二人告辞,身后的启儿则走上前来,朝他们二人深深的作了一个揖,临走前对夏依依高兴的道:“王妃婶婶,启儿这次回京,特意给你带了一些江南的甜点,我回府后就派人给你送过来。”

安王妃一听,连忙捂住了启儿的嘴巴,低低的警告道:“你往后可切莫在宫里提及”甜点“二字。”

启儿抬头,看向他母妃,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却是听话的点了点头。

依依笑道:“启儿真乖,我就在府里等着你派人送过来了。”

安王妃抱歉的跟夏依依笑了一下,好看的脸上那梨涡深陷,笑容甜美:“也不知道给你带些什么礼物,只不过是启儿喜欢吃什么,他就觉得你也会喜欢吃那些,就都按照他喜好的东西带了。”

“没事,我不挑食,他能想着给我带礼物,我就已经很开心了。”依依笑道。

安王妃再次点头致意,拉着启儿告辞了。

依依看着他们一家三口往前离去的背影,依依眉心皱了皱,这一家三口,可真是不般配。

出了宫,上了马车之后,依依低声的问道:“凌轩,为何从来都没有见过志王的母妃?她的母妃离世了?”

“没有,不过是被父皇关起来了。”凌轩淡淡的说道。

关起来了?皇上关后宫妃嫔的地方要么就是冷宫,要么就是皇觉寺,一想到这,夏依依猛然想起了自己在皇觉寺里闲逛的时候,偶遇的那个相貌无比丑陋的驼背妇人,当时还觉得她像巴黎圣母怨里的阿西莫多了,如今想来,那个妇人和安王还真的很像。

“她是不是被关在皇觉寺的一个单独的小院子里?”

“怎么,你见过?”

“嗯,我在皇觉寺的时候,在里面逛了一下,走到了一个锁着门的院子前,从门缝里见到了一个驼着背的十分丑陋的老妪,那个老妪的声音也极为难听,我都被她吓了一跳,跟她说了才两句话,就被皇觉寺的住持给打断了,那个老妪就连忙跑进房里去了。我当时也不知道她竟然就是志王的母妃。凌轩,她为何会被关起来?还有,她这样丑陋,父皇绝不可能会喜欢她,又怎么会跟她生下了安王?父皇能下得了手?”

依依缩着脖子问道,想象着皇上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是怎么亲得下嘴的?又怎么跟她圆房的啊?皇上的眼光不至于如此差吧。“难道是被人下了迷。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这么作弄皇上啊?”

“太后”

“太后?不太可能吧?怎么会对自己的儿子这么狠?给他送这么一个丑女?”夏依依惊讶道,随即又嘲讽道:“没想到,你们皇室里的母亲都喜欢给自己的儿子下迷。药,逼迫他和不喜欢的女子圆房啊?”

凌轩咧开嘴笑道:“可是我的母妃是给我喜欢的女子撮合啊。”

依依阴沉着脸,冷哼一声,“可是当时母妃给我们下迷。药的时候,你并不喜欢我。”

“瞎说,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呸”,依依啐了他一口,继续问道:“你快说说安王的事啊。”

“那时候,父皇还不是皇上,不过只是一个亲王,当时,父皇喜欢的是我的母妃,但是太后想要将自己的侄女钟倩琳嫁给父皇,所以,太后有一次特意将侄女接到王府里住几天,便是下药给父皇,想着等他们两个生米煮成了熟饭以后,就逼迫父皇娶钟倩琳为王妃。结果父皇当天喝酒喝多了,酒坛子都喝光了,端着个空酒坛子出去说要重新灌点酒来,没想到走到茅厕那去了,正好遇到了负责倒夜香的丑陋女人,结果父皇因为喝醉了酒,迷。药又发作了,失了心志,竟是在茅厕那里强行上了那个女人。后来府里的下人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了,太后当即就将那个女人给赶走了,不料后来那个女人竟然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回王府里求父皇让婴儿认祖归宗。”

凌轩表情平淡的叙述着以前过往的事情,脸上没有半丝波澜,而夏依依则听得起劲得很,见凌轩停顿下来了,连忙说道:“你快点讲,后面怎么样了?”

“嗯,我累了,不想讲了。”

“讲个故事而已,有这么累吗?快点讲,我想听。”依依摇了摇凌轩的肩膀说道。

凌轩顺势依靠,就将自己的肩膀懒懒的靠在了夏依依软软的胸膛前腻歪着,声音糯糯的哼唧一声:“给我按摩按摩,我再讲。”

依依恨恨的瞪了一眼,冷哼一声,那双小手捏上了凌轩的肩膀,使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捏着,咬牙切齿的说道:“还不快讲?”

“你这是要把我的肩膀给卸下来?”凌轩不满的皱眉道。

“你要是再不讲,我就真的把你的肩胛骨给卸下来。”依依狠狠的警告道。

凌轩挑挑眉,“刚刚安王还说我有福气呢,你看看现在,本王这是受的什么气?”

“既然是受气,那就换个人进来受我的这份气吧。”依依幽幽道。

“那可不行,即便是受气,本王也要独享。”凌轩抬起手,轻轻的捏了捏依依的脸颊。

依依拍落了他的手,催促道:“讨厌,你快点说。”

凌轩缓了一口气,继续娓娓道来:“当时太后和父皇本不想认下这个婴儿,但是那时候太上皇还在位,此事被太上皇知道了,太上皇将太后和父皇训斥了一顿,因为这个婴儿是太上皇的第一个孙子,虽然长得丑,出身又不好,太上皇依旧很高兴,让他认祖归宗了。就是如今的安王,而他的母亲,则是在当天就被父皇关进了皇觉寺里,一来二十多年,都未曾从皇觉寺里出来过,更没有再与安王见过面。后来太上皇去世,父皇继位,父皇从来都不待见安王,更是没有心思去栽培他,而安王也明白他绝无可能继承大统,素来就不上进,贪图响了,混吃等死罢了,成年后,父皇便给他娶了一门亲事,将他分配江南去当了一个封地王爷,离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哦,难怪了,我说怎么父皇后宫里的妃嫔都是极为漂亮的,怎么会生下那么丑陋的儿子来。”

“父皇第二天清醒了之后,知道自己跟一个倒夜香的丑陋女子在茅厕里苟合,他十分恼怒,当即就命人将府里所有的女子全都换成年轻漂亮的,这样,即便他再次醉酒,临幸的也都是漂亮的女子了。”

依依轻笑了一声,道:“所以,现在皇宫里,就连倒夜香的宫女,怕也得是漂亮的宫女吧。”

“嗯。”

“那怎么安王去了江南之后,没有把他的生母接到江南去养老呢?”

“那个女人是一个禁忌,没有人敢在父皇面前提及,安王也不敢,再说了,安王还是襁褓婴儿的时候,就和他的母亲分开了,他对他的母亲没有半点记忆和感情,甚至连他母亲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而且,我能感觉到,他甚至有些憎恨他的母亲。”

“为何?”

“他一直很羡慕我和志王的母亲出身高贵,如果他的母亲出身高贵,长得又漂亮的话,他就不会是现如今这样被父皇冷落了。”

“也对,同样是父皇的儿子,他却备受冷落。不过好像你的待遇也不过是比他好上一点罢了,我觉得你父皇也不喜欢你。”夏依依道。

“我小时候,父皇很喜欢我的,但是长大以后,就不喜欢我了。”凌轩抖眉道。

“是不是被你的这个臭脾气给气得?哈哈!”依依大笑了起来,笑声冲破了马车传了出去。

凌轩不禁满头的黑线,捏了她的大腿一把,警告道:“我可告诉你啊,你不许在他们面前提及安王的母亲,更别想着去将她从皇觉寺里揪出来。”

依依扁了扁嘴道:“我有那么喜欢多管闲事吗?我救月贵嫔出来,仅仅是因为月贵嫔和我是好朋友而已。”

凌轩扬眉,“难道不是吗?”

切,依依哼了一声,抬手就将靠在自己身上的凌轩给推了开去,凌轩不悦的说道:“还没有按摩结束了。”

“可是我已经听完故事了,我就不必再付出劳动力了。”

“那我再讲一点故事给你听?”

“我不感兴趣了,你就别想着用那些来骗我给你按摩了,我休息一会儿。”依依揉了揉自己的手,懒懒的靠在了马车上闭目眼神。

“狡猾鬼”,凌轩轻点了一下依依的鼻尖,将她拥揽过来,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睡觉。

回了王府,鬼谷子和敏儿立即围了过来,询问今天宫里的事情。

依依简短的将宫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然后问道:“鬼谷子,今天皇上下旨让你去给志王妃保胎,你为何不去啊?”

鬼谷子撅着嘴巴,道:“哼,那志王害你还害得不够多吗?老夫离他们远远的都还来不及,为何要去救他们?”

“可是他们没有害过你啊。”依依眨巴着说道。

鬼谷子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依依哂笑了一声:“得了吧,你是什么人我还能不知道吗?你自己不想去,还非得说是因为我的原因才不想去。”

“老夫真的是因为你才不去的。”

“鬼谷子,刚刚皇上他们让我回来请你出山,去给太后治病,你去不去?”

“不去,不去。”鬼谷子连连摇头,头摆得像是一个拨浪鼓一样,“太后这个人惜命得很,她肯定要老夫给她炼制长生不老药的,老夫可没有这个能耐给她炼制出来。你也说了,她这个病治不好的,那叫老夫去能有什么用?还不是照样治不好?”

依依淡淡的说道:“随便你,你想去就去,不想去我也不管,反正我已经完成了回来传达旨意的任务了。”

“马管家,赶紧着人给我做些饭菜,我饿了一天了。”依依吩咐道。

“得了,奴才这就去。”

吃了饭回了房,依依就让凝香打了一盆洗脚水进来,扬言要自己洗脚,却是将她们全都给赶了出去,依依坐在床沿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凌轩,说道:“开始实现你的诺言吧。”

凌轩一脸为难的道:“依依,真的要这样吗?我可以给你按摩,但是能不能不洗脚啊?洗脚这活实在是太低贱了。”

依依认真的看着他,问道:“凌轩,加入我跟你困在了一个荒凉的地方,就只有我们两个,我又受了伤,没有办法自理,你会不会帮我洗脚照顾我呢?”

“会”,凌轩理所当然的快速应答道。

“对啊,既然那个情况下你能想得通,为什么这个时候你却不愿意了呢?”

“那种情况之下,我也就只能事急从权了。再说了,这不是有丫鬟伺候吗?”凌轩为难的道。

“堂堂王爷竟然反悔?那你就别奢望我以后也会信守承诺了。”

凌轩瞧着夏依依板着一张小脸,斜着眼睛阴沉的看着他,他立马就变怂了。爱妃大人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凌轩连忙满脸堆笑,谄媚的说道:“哪能不信守承诺呢?洗,当然要洗了。”凌轩又正色道,“不过,我给你洗脚之事,只能我们两个人知道,若是让第三人知道了,可就容易传到母妃的耳朵里去,到时候,你被处罚,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行,我知道了。”依依见他答应了,便是收起了板着的脸孔,笑得一脸得意。

凌轩深吸了一口气,就知道她是装生气的。完了,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被夏依依吃得死死的了。凌轩闭上了眼,猛然睁开,下了很大的决心,便是蹲了下去,给夏依依脱了鞋袜,给她洗脚。

夏依依的脚很漂亮,洁白光滑,纤细,依依抬起了左脚,抵在了凌轩的下巴上,调戏的说道:“真是帅,抬起头来,给爷看看。”

凌轩眉头微蹙,看着坐在床沿上笑得灿烂的人儿,他伸出右手,将依依的脚拿了下来,他的手掌大,将依依的小脚握在手心里的时候,依依的脚就只是露出来那五个像贝壳一样整齐光亮的指甲。

凌轩瞳孔一缩,腹内一热,自己竟然被夏依依的脚给诱惑了,真是太没有自制力了吧。

将她的脚往下放入水盆轻轻的洗,就连脚趾缝都给她清洗干净了,凌轩见她那副享受的模样,微微抖眉,便是用手指轻挠了一下她的脚底板,夏依依怕痒,连忙就往上抬脚。

凌轩好像是找到她的死穴一样,连忙将她的脚给按住了,使劲的挠她的脚底心,夏依依使劲蹬脚,却是蹬不开凌轩的禁锢,她恼怒的说道:“凌轩,你干嘛?放开我。”

“我没干吗啊,不就是在帮你洗脚吗?”

“不要你洗脚心了,洗脚面吧。”

“我就要洗脚心。”

“啊,我受不了了,太痒了,杜凌轩,你一定是故意的。”夏依依使劲的瞪着她的脚,想要从凌轩的手中逃脱出,可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凌轩的力气大,痒了一会儿,夏依依羞恼成怒,骂道:“杜凌轩,我命令你现在就放手,不然我今天就让你睡小塌去。”

呃,凌轩一听睡小塌,连忙就松手了,自己可是不想睡小塌了,不仅太窄了,关键是没有美人了。

夏依依的脚还在用力蹬着,这一被他松开,一时猝不及防,没有刹住车,竟然直接就往前蹬了过去,重重的踢在了他的那个位置。依依仿佛听到了蛋碎的声音,她抬头,便是看到了凌轩整张脸都痛成了猪肝色。她连忙缩回了脚,尴尬的说道:“我不是故意的啊,谁叫你松手那么突然,也不先跟我打声招呼。”

看似在道歉,可是她的眼底却隐忍着好笑的意味。

“夏依依!你谋杀亲夫啊!”凌轩咬牙切齿,眸底都充满了怒意。

“呃,你应该不会死,只不过最多就是谋杀了你的子孙。”

“夏依依!”

凌轩瞬间暴怒,这个女人,谋杀了他的子孙,还敢说“只不过”?这是一件很轻松平常的小事吗?

夏依依见凌轩真的生气了,连忙宽慰道:“没事的,应该还能用。”

“能不能用,也要试过了才知道。”

凌轩上前,一把就将坐在床沿上的她给掀翻在了床上,一个飞身就越了上去,长臂一挥,帷幔就已经放了下来。

帷幔内响起了夏依依惊慌失措的声音:“杜凌轩,你干嘛这么猴急?”

“不急?我的小世子都没有,你就把它踢坏了,你让我怎么办?我必须要现在就试试它还能不能用。”凌轩的声音暴怒而急切。

“若是坏了,你现在试也没有用了。”

“不试怎么知道有没有用?”

凌轩话音刚落,便响起了夏依依“啊啊”的叫声,帷幔剧烈的晃动着,“杜凌轩,既然试了知道还能用,那就可以不用再试了。”

“只是试了能用,但是用了能不能有效还不知道呢。”凌轩喘着气,卖力的工作着。“这都是你自己惹我的,你要付出代价。”

“……”

夏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他能不能不要给自己的行为找一个借口,推到她的头上来啊?

“你还敢翻白眼?看来惩罚力度还不够啊。”凌轩通红着眸子训斥道,一用力,夏依依尖声叫了起来,凌轩满足的笑道:“这样的反应才乖。”

“……”

翌日,夏依依再次浑身青紫,床都爬不起来了,他还敢说不能用?明明像是被她踢了一脚之后,功能越来越厉害了。

夏依依嗔怒的瞪了凌轩一眼,怒道:“你个变态,竟然这么粗暴。”

“可是你很喜欢我的粗暴”,凌轩露出痞子的笑意。

“神经!”夏依依翻了一个大白眼给他。

“你再敢翻白眼?是不是惩罚得还不够啊?”凌轩沉声哼了一声。

“呃,够了够了。”夏依依连连求饶道。

“哼!”凌轩傲娇的撅了一下嘴,看我还收拾不了你了?“不过,还是需要再惩罚你一下,不然,你不长记性。”

凌轩说罢就朝她扑了过去,夏依依连忙想躲,却是躲不开。

门外响起了凝香清脆的声音,“王妃,安王府世子过来看望你来了。”

“启儿来了?”

“是”

“你先请他去花厅坐着喝茶,吃些点心,好生招待这,我马上就来。”夏依依怒瞪着凌轩道:“还不起开?你侄子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