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要下水大家一起下(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傲娇的说道:“你求我”。

依依扬眉:“求你?你可想清楚了,等一下可是你得来求我了。”

“怎么说?”

“因为我打算就在这里赖一天的床,就不去见你的侄子,看看到时候,会传出什么来。”

凌轩淡淡的道:“本王不惧任何流言。”

“嗯,对,不过,你母妃听到消息之后,就会对我再训斥一通了。”

“那也是训斥你,又不是训斥我。”

“可是训斥了我以后,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对付你。”夏依依侧过脸来,眼里的笑意耐人寻味。

“嘶 ̄”

凌轩低头,那只小手儿只用食指和拇指的指甲掐着他胸膛上的一小点点肉,将他的那小块皮都快给掐下来了。

凌轩连忙将她的手给按住,连连求饶道:“小乖乖,我错了。”

“你还敢不敢拿捏我了?”依依扬眉,手下使劲更甚。

“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来,亲一个宝贝儿。”凌轩笑道,忍着疼痛,虽然疼,但是对于他一个武夫来说,这一点疼痛算不得什么,便是又抱着她啵啵的狠亲了几口,将她的脸上亲满了口水,才放开了她。

“起床,为夫亲自给你更衣。”凌轩率先起来快速穿上了衣服,将依依抱了下来,亲自给她穿上了衣服,这才开门招呼丫鬟们进来伺候依依,自己洗漱之后则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丫鬟们给依依梳妆。

室内的气氛安静而祥和。

凌轩瞧着镜中的人儿端庄美丽,正细细的画着妆容,凌轩便是上前拿过了凝香手中的眉笔,道:“为夫亲自给你画眉。”

便是按照依依平时惯常画的眉样来画,画好一只,再画另一只眉毛的时候,他仔仔细细左右端详着,将两只眉毛画得一模一样了,这才放下了眉笔,赞叹道:“爱妃有了本王亲自画的眉毛之后,就显得更加好看了。”

夏依依抬眸瞥了他一眼,微微娇嗔的啐了一声,便是起身往花厅去,凌轩连忙脚不沾地的跟了上去,生怕夏依依甩下他不理了。

凝香和画眉在后面对视了一眼,抿嘴一笑,踩着轻快的脚步跟在后面走着。

刚入花厅,启儿便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规规矩矩的给他们二人跪下行礼道:“启儿拜见皇叔、皇婶。”

夏依依赶紧上前两步,将启儿搀扶起来,心道这么小的一个孩子,都被教成这么老成的毕恭毕敬的小大人模样了,还是天真烂漫一些的好。

“快些起来吧,往后见到我,不必这么客气,就还像你以前见我的时候一样就行了。”依依笑道。

“不行的,我被父王和母妃训斥了,说我不懂规矩。”启儿扁了扁嘴巴,委屈的说道。

“哦”,依依耸耸肩,也不能当着人家小孩的面说他们的父母教得过于墨守成规吧。便是连忙岔开了话题道:“听说你特意给我带了江南的美食?拿出来我尝尝。”

“好啊。”启儿眨着眼睛说道,转过身,对他身旁的贴身小厮说道:“赶紧将我带的礼物呈进来。”

“是”

那个小厮连忙走到花厅外,带了几个人进来,将几个食盒和盒子拿了进来。

启儿将食盒一个一个的打开,全都呈上了桌子,并且一个一个的给她介绍,“皇婶,这是桂花糯米藕,香甜、清脆又糯软。这是芙蓉糕,松、软、甜、香。这是海棠酥,外酥内甜,松软滋润。这是…。”

启儿抑扬顿挫的介绍着这一碟碟的美食,那姿态活像那店里的小二认真的介绍菜名一样。

依依拿着其中一个甜点,吃了起来,啧啧称赞,不停的点头,嘴里包了一大口美食,含含糊糊的问道:“启儿,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因为我喜欢吃,父王经常带我去街上逛吃的。”启儿眼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一说到这,他又手舞足蹈的给夏依依绘声绘色的描绘着江南的小桥流水,那些小吃商铺都沿河而建,“皇婶,你什么时候去江南玩啊?我带你去那里吃小吃,特别是夜市,更好吃,刚出炉的那才叫新鲜呢。”

依依捂嘴笑道:“你真是个小吃货,你看看你,这么肥胖的身材可都是吃出来的,你就不怕他们责怪你贪吃啊?”

“只有母妃责怪我贪吃,父王则不会。”

“为什么?”

“因为父王比我还贪吃,我还要每天上学读功课,他就天天出去听戏曲,吃好吃的,也不带着我,吃得比我还要胖,我母妃还不敢说他。”启儿有些小遗憾的说道。

“呵呵,你呀!”依依慈爱的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启儿的额头。

“来,你们也尝尝。这可是启儿特意带过来的。”夏依依对着凌轩、凝香和画眉说道。

凌轩轻捻起一片糕点,坐回了桌前,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凝香和画眉则拿眼瞧了一眼启儿,启儿一副大人模样道:“皇婶赏你们了,你们就尽管吃好了。”

“奴婢谢小世子赏。”

她们二人屈膝道谢,便也各自拿了一片吃了起来,一会儿,敏儿听见这边的动静,便是也赶了过来吃点心。

一时之间花厅里一片欢声笑语,顷刻间,一个暴怒声犹如平地惊雷一般响起来:“丫头,你就知道背着老夫吃好吃的,这么大一桌子的食物也不叫老夫过来吃。这全府上下都在这里吃了,偏偏的就把老夫给落下了。”

夏依依往花厅外一看,鬼谷子正通红着脸鼓着腮帮子愤怒的往花厅里走进来,夏依依欲哭无泪,自己忘了叫他过来吃了,可是就要被鬼谷子给训斥一顿了。

依依连忙端着其中一个碟子走了过去,笑道:“哪里啊没有叫你啊,我这不是特意还给你留了的吗?我可是怕你老人家有起床气,这才不敢让人去叫你起床来吃。”

“哼,算你还有点良心。”

鬼谷子嘟囔着说道,伸手拿了一个糕点就往嘴巴里塞,吃得急了,竟是噎在了嗓子眼里,鼓着一双眼睛重重的咳喘了起来。

夏依依顿时就被他弄得苦笑不得,连忙就去端了一杯水过来给鬼谷子喝,鬼谷子赶紧接过来,顺着水将那个糕点给咽了下去。

依依嗔怪道:“鬼谷子,你慢点吃。”

“慢点吃?你们这屋里这么多的人都在吃,几下就能把这些糕点给吃完了,老夫还能吃得到什么啊?”

“你放心好了,他们不会吃完的,绝对会给你留着的。”依依笑道。

鬼谷子冷哼了一声,便是又换了一种口味的糕点吃,不一会儿,整个桌上,每一盘糕点都被他给吃了个遍。

凌轩微微抬眸,瞧了一眼鬼谷子的贪婪样,皱了皱眉头,却是没有说些什么,实在是自己堂堂一个王爷跟一个老头子为了一个吃食而教训他,着实有失他王爷的身份。

启儿见这屋里所有的人都只是吃了其中几样而已,而这个老头子竟是将所有的品种全都给吃了一遍,启儿便是猜测他也是一个吃货,上前作揖说道:“老夫子,这里头最有名的可是葛根茉莉糕。”

“老夫刚刚没有吃到这个啊,是不是你们给吃完了?”鬼谷子一听,立即跳脚说道。

“没有啊,这不是还有的吗?”启儿从桌上拿了一叠过来。

鬼谷子对吃食的记忆特别好,鬼谷子说道:“不可能,老夫刚刚吃得这个不含葛根,而是红高颗,虽然外形和葛根差不多,可是这价值却便宜了许多,分明就是李代桃僵,你被店家给骗了。”

“不可能吧,我经常和父王去吃的,那可是一家大店,生意很好的,不会做这种事情的。是不是你尝错了?”

“老夫岂能尝错?任何物种只要经由老夫的舌头尝过,就不会被尝过。小子,你是不是不认识老夫是谁?老夫可是名满天下的药王谷谷主。”鬼谷子怒气冲冲的说道,竟然敢质疑他的专业性?

依依不禁汗颜,这个鬼谷子,平时叫她丫头也就算了,毕竟他们两个关系好,可是这启儿怎么说也是王府的小世子,他不尊称人家世子也就算了,好歹也叫声名字,抑或是叫声小朋友也好,竟然叫人家小子。

启儿闻言,竟是没有生气,反倒深深的作了一揖,惶恐的说道:“原来是谷主,晚辈失敬了。”

“哼,谅你年纪小,就算了。”鬼谷子捋了捋花白的胡子道。

马管家急匆匆的赶了过来,道:“王爷、王妃,崔公公来了。”

“请他进来吧。”凌轩皱眉说道。

不一会,崔公公就在马管家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一进来就连忙朝着王爷等人跪了下去,先是一顿请安,接着就是一顿哭,“王爷,王妃,太后昨儿起夜的次数就越发的多了起来,又饮食不思,昨夜硬是没睡好,今天早晨竟是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说话也有气无力的。皇后娘娘和贤贵妃娘娘在仁寿宫侍疾一整夜,也是连个安稳觉也没有睡上。那些太医都束手无策,这才特令奴才来府里请王妃和谷主去给太后诊治,还请王爷应允。”

凌轩淡淡的说道:“本王也担忧太后的身体,不过这事,本王可做不了主,你还是亲自去问他们两个人吧。”

崔公公一愣,王妃且莫说了,妻以夫为纲,怎么也应该听王爷的。而这鬼谷子,既然是王爷的堂上客,更应该听王爷的才对啊,不然食人之禄,却不担人之忧。王爷又何必将他留在府上?王爷这莫不是想推脱吧?

“王爷,他们不听您的吗?”

凌轩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的答道:“嗯”。

崔公公抽了抽嘴角,也不知道王爷说的是真是假,可能他真的就是在推脱责任,崔公公怎么都不相信威名在外的战神竟然搞不定府上的一个女人和一个老头?

崔公公只得跪着改变了方向,去求王妃和谷主。

夏依依拿眼神瞅了一瞅凌轩,朝他使了使眼色,无声的问道:“我去不去啊?”

凌轩垂眸思虑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夏依依作为孙媳妇,若是不去侍疾,从孝道上来讲,也说不过去,而且还会被宫里的那一帮长辈给使劲的折磨她,只不过,一旦接手了给太后侍疾的事情,怕是就不好脱手了,凌轩只得让她先去,若是过些日子,太后还想拖着她侍疾,自己在想办法将她留在府上不去宫里了。

夏依依只得对崔公公说道:“我知道了,我这就跟你一起回宫。”

“那谷主,你也赶紧跟我们一起入宫吧。”崔公公趁热打铁道。

鬼谷子瞪了瞪眼睛,说道:“不去,不去,你转告太后,她这病,老夫也治不好,她还是好生休养,享受最后的这些日子吧。”

崔公公顿时就被鬼谷子给气得个半死,鬼谷子这话,可就相当于要他们好准备太后的身后事了。可是崔公公却是不敢得罪于他,说道:“谷主,你这都没有去把脉,又如何能肯定太后的疾病呢?还是早点去给太后把脉确诊一下。”

“老夫光是听夏依依描述太后的症状,就能知道太后是什么病了,老夫说了,她的病,谁也治不好。”鬼谷子梗着脖子道。

“王妃,你要不劝劝谷主吧。”崔公公便是赶紧跟王妃求助。

夏依依只得硬着头皮跟鬼谷子说道:“鬼谷子,要不你去看看?”

“不去”,鬼谷子冷哼一声。

夏依依便是摊了摊手,对崔公公道:“他不肯去,你今儿也瞧见了,鬼谷子的性情确实如此,谁的话都不听,连我们也没有办法劝动她。这样,我们还是先去宫里吧,免得太后他们等久了。”

崔公公只得点头,先回宫跟太后说明情况,到时候看他们想什么办法请鬼谷子入宫吧。

凌轩在夏依依跟着崔公公入了宫之后,便是派人将启儿送回了安王府,自己则是和天问出去办事去了。

夏依依到了仁寿宫,瞧了一眼皇后和贤贵妃,二人的精神果然不太好,黑眼圈很严重,想来昨夜给太后侍疾真的是累着了。

夏依依不禁微微皱眉,不过就是熬一夜罢了,也不会变得这般憔悴啊。

然而夏依依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太后就已经从床上翻过身来,看到了夏依依,立马就哭了起来,哭诉她的命有多么的不好,她瞧了一眼鬼谷子没有跟着来,脸色立即就变得十分难看,厉声喝道:“崔公公,哀家要你去请谷主入宫来给哀家看病,你怎么办事的?”

崔公公噗通一声跪了下去,说道:“太后,奴才已经跪下去求了谷主,可是谷主就是不肯答应过来,奴才还特意说明了是奉了太后和皇后的懿旨过去请他的,他非但不来,还口出厥词。”

“他说了什么?”

崔公公拿眼轻瞄了夏依依一眼,畏畏缩缩的说道:“他说他治不好太后,还让太后好生休养,享受最后的这些日子。”崔公公说话的声音越是到后头,就越是变成了嗡嗡作响一样,得仔细听才能听得见他说的什么。

“放肆,果然放肆!”

太后气得不轻,厉声呵斥道,右手重重拍了一下床沿,声音极大,不过有些沙哑,想来昨夜她确实是没有睡好了。

皇后大声问道:“那个鬼谷子连看诊都没有看诊,也没有把脉,为何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他说他根据王妃描述的病情,他就能知道太后的疾病情况了。”

皇后不悦的说道:“这病情描述得若是有些差池,就会影响他的判断,以我看,还是让他来把脉才是稳妥一些。”

“可是他不肯来,奴才也没有办法。”

“夏依依,你难道就不劝劝谷主过来给太后看诊?太后好歹也是你的祖母啊。”皇后立即将矛头指向了夏依依。

夏依依微微皱眉,她就知道,来宫里没有什么好事,这破事倒是有一大堆。依依挺直了脊背,道:“母后,你这可就冤枉臣妾了,臣妾怎么没有劝他?臣妾昨儿回去就劝过他了,刚刚又当着崔公公的面再次劝了他,可是他就是不肯来。崔公公可以作证的。”

皇后恨恨的道:“你定是没有好好劝,没有足够的诚意。”

夏依依冷笑一声,转身看向太后,说道:“太后,臣妾只是一个王妃罢了,想来是级别不够大,所以谷主才没有将臣妾看在眼里。若是皇后娘娘亲自去请谷主出山来给太后看病,若是皇后娘娘有足够的诚意,定能打动谷主,太后,您说是不是?”

太后此时可正是愁着没有办法让谷主来给她看病,夏依依这么一说,太后便是立马就采纳了,反正多一次相请就多一次机会嘛。

太后立即侧头看向皇后,道:“皇后,你身为一国之母,若是由你亲自出面,这面子给的已经足够大了,只要你够诚意,谷主一定会给哀家看诊的,你现在立即备上厚礼去王府请谷主来宫吧。”

皇后恨恨的瞪了一眼夏依依,她竟然这么快就将球给踢到了她这里来。

皇后叹息了一声,为难的说道:“太后,那谷主一向都不畏权势的,昨儿皇上亲自下旨请谷主来宫给志王妃保胎,谷主都不肯来,臣妾又有什么办法请他来呢?”

夏依依偏头看过来,天真的眨了眨那双美瞳,道:“母后,刚刚你都劝我要用诚意,你也应该用诚意和孝心去打动谷主才是啊。”

皇后还想要说什么,太后冷哼了一声,拉下脸来,怒意的看着皇后。

皇后咬咬牙,哼,自己不好再拒绝太后,可是自己被夏依依摆了一道,也不能让他们曹家的人好过。

皇后笑道:“太后,臣妾自然是会去的,不过臣妾为了显得更有诚意一些,想带着贤贵妃一起去,这样,我们两个人双管齐下,就更容易请到谷主了,对不对。”

太后连忙点头道:“嗯,贤贵妃,你也跟着皇后一起去轩王府,势必要将谷主给请进宫里来。”

贤贵妃内心聚了一股火气,上前低头应是,回头,便见到了皇后幸灾乐祸的神情。

“走吧,贤贵妃。”皇后由宫人扶着手起身,对着贤贵妃莞尔一笑说道。她心里一阵计谋,若是请到了鬼谷子,她便将功劳全都算在自己的头上,若是没有请到鬼谷子,就将责任推到贤贵妃的身上。

贤贵妃跟在了皇后的后头走了出去,她暗暗咬了咬牙,皇后以为她傻吗?她还能不知道皇后心里打得什么如意算盘吗?皇后想要拿她当背黑锅的,自己可不能让她这么如意了。

贤贵妃经过夏依依的时候,轻飘飘的瞥了依依一眼。

夏依依不禁抚额,她可不是故意将自己的婆婆给拉下水的,自己只是想整整皇后而已,是皇后拉贤贵妃下水的,跟她无关啊。依依无辜的朝天无声呐喊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