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给你小老婆让房间(二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太后果然并没有打算要放过夏依依,一大早就派人过来催促夏依依进宫侍疾,凌轩的眉头微微皱起,脸上的气色有些难看。

崔公公弓着身子,讪讪的说道:“王爷,太后如今跟轩王妃是最亲近的了,每日里最记挂的人就是轩王妃了。”

凌轩冷哼一声,犀利的扫了一眼崔公公,道:“你可仔细小心一些伺候着王妃,若是让王妃有了半点闪失,本王要了你的狗命。”

崔公公脊背一寒,连忙低头说道:“奴才省得的。”

“我送你去”,凌轩起身,拉着夏依依一道往宫里去,夏奕抬头望了望他,凌轩紧了紧拉着依依的手,语气坚定:“若是我去了那儿,太后还想着折磨你,我就立即带你回王府。”

依依心里一暖,点点头,小鸟依人一般的跟在凌轩的身侧上了马车。

皇后可狡猾得很,虽然太后是她的亲姑姑,她才不会去太后跟前那么殷勤的表示孝心,受太后的折磨了。她便是排了侍疾的名单,今儿,就是安排了别的妃嫔去侍疾,她则是躲在璟阳宫里自称累着了,需要休息。

依依一进了仁寿宫,便是见着了两个自己并不认识的妃嫔,然而,还有一个人,是夏依依想都想不到会遇着的人。

庞灵儿今日穿得花枝招展的,此刻正殷切的给太后按摩着双腿,一边轻言轻语的给太后讲笑话,逗太后开心。

依依不禁皱了皱眉,太后生病了,最多就是要媳妇、孙媳和女儿来侍疾,关庞灵儿一个侯府嫡女什么事,虽说庞灵儿被赐给轩王为侧妃,可到底是没有过门,太后也绝无可能会下令让她来侍疾啊。看庞灵儿那殷勤侍疾的模样,更像是庞灵儿主动请缨,真心实意的过来伺奉太后的。

瞧着庞灵儿这一身的衣服,穿得那叫一个艳丽,脸上又画了精致的妆容,哪像是来探病的,更像是来相亲的。

屋里的几个人见着凌轩和夏依依过来,便是连忙过来请安。

庞灵儿回过头来,瞧见了凌轩,满面顿时就羞得通红,雪白的肌肤白里透着红,好似那三月的桃花一般,粉嫩粉嫩的。

她连忙转回了脸,却又用余光偷觑了一眼凌轩,快速垂下眼眸,隐去了眼底那过于明显的羞涩之意。低头继续默默的给太后按摩。

“灵儿”,其中一个妃嫔低声唤道,有些责怪的说道:“还不快过来给王爷、王妃请安?”

庞灵儿听话的站起身来,那长裙垂直下来,将她那十分具有诱惑里的双脚给遮掩了一个脚面,轻盈的上前走了两步,小脚儿好似能将人的魂都能勾走一般,看得屋里的太监都起了凡心。

庞灵儿动作轻盈跪在了地上,薄唇轻启,柔声细语道:“灵儿给王爷、王妃请安。”

依依眉头一抖,只觉得自己的脑瓜子疼,怎么到哪儿都能遇上这个白莲花,依依翻了一个白眼,侧过脸去,懒得看她。

凌轩的视线直接越过了她的头顶,往前看着床上的太后,仅仅是鼻孔出气道:“嗯”。

庞灵儿见他们两个人并没有给她一个好脸色,当即委屈得满眼泛着泪花儿,咬了咬唇,抽了一口气啜泣道:“王妃,今儿灵儿只是来宫里见我的姐姐珏贵人,正巧皇后娘娘下了懿旨让珏贵人来给太后侍疾,灵儿心里又挂念着太后的凤体,便是斗胆跟着珏贵人来仁寿宫。灵儿并不是故意要来这儿见王爷的。”

依依不禁冷哼一声,是不是故意的,她自己心里清楚。即便是今天凌轩不过来,庞灵儿今日这般做法就是想博得太后的眼缘,好让太后亲自开口让凌轩纳她。

之前唤灵儿的那个贵人连忙上前说道:“对啊,王妃,你不要误会,灵儿真的是来宫里看望我的,不过是跟着我一起来仁寿宫给太后侍疾,我们已经来了小半个时辰了,并不曾想着王爷也会来这儿,毕竟王爷昨儿并没有来过仁寿宫。”

夏依依淡淡的看了一眼珏贵人,跟她妹妹一样长得水灵灵的,又怪会装可怜装委屈。依依不禁冷笑一声,这姐妹两人可真是有趣,一个伺候老子,一个伺候儿子。

夏依依冷冷的说道:“我都还未曾说什么了,你们二人倒是在太后面前哭诉起委屈来了,倒是让他人还以为我把你们姐妹两怎么了呢。”刚刚说完这句话,依依就托着腮帮子问了一声,“刚刚灵儿喊你做姐姐,是不是辈分搞错了?”

她们姐妹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尴尬,这时,坐在床上看戏的太后便是冷着脸出声了,“这有什么?自古以来,姐妹二人同侍一君,或是分侍父子,多得是,倒是凌轩啊,庞姑娘心灵手巧,关键是孝顺,这样好的侧妃,你若是纳进府里去,可是你的福气,你应该尽早将她纳入王府去。”

太后说“关键是孝顺”几个字的时候,眼神快速的往夏依依的身上瞟了一眼,不过她的这个眼神显然都被屋里的几个人给瞧见了。

夏依依一听,便是干脆就顺势助了一把力,融化了自己脸上的寒意,捂嘴笑道:“王爷,臣妾看庞小姐长得这般琼姿花貌,秀外慧中,而如今你的后院着实空虚,也该早点将庞小姐纳入王府才是。”

凌轩侧头看向依依,虽然她脸上笑得十分灿烂,可是看向他的眼神里明明充满了十足的警告意味。

凌轩回头,看向太后冷冷的说了三个字:“她不配”。

庞灵儿浑身颤抖了一下,紧咬了下唇,满含泪水的眼睛却是像一汪湖水一样,委屈的问道:“为何?”

太后盛怒的朝着凌轩斥责道:“她如何不配?堂堂靖国侯府嫡女嫁入王府为侧妃,哪里不配?依哀家看,般配得很。”

“品行有亏”

凌轩道,语气冰冷,好似腊月寒风拂过了庞灵儿的连忙一样,她有些惊慌的往后倒退了两步,难道王爷已经查到了什么吗?隐在袖子里的手竟然开始冒出冷汗来,将那方手绢都给浸湿了。

“你为何有此一说?”太后问道。

“那日在布庄里头,明明是她撞掉了护国公府李侧夫人的发簪,她却不肯承认,还污蔑到旁人身上,这样德行的女子,本王不要。”凌轩凌厉的说道。

庞灵儿暗暗松了一口气,原来王爷并没有查到那件事,他说的竟然是发簪一事。灵儿连忙跪在了太后的跟前,说道:“太后,那日布庄里人头攒动,灵儿都不知道是不是灵儿将那李侧夫人的发簪给碰掉了,可是灵儿最后说了,无论是谁将李侧夫人的发簪给碰掉了,灵儿都愿意出钱赔偿给李侧夫人。太后,你要为灵儿做主啊。”

太后恼怒的瞪着凌轩,为灵儿辩解道:“这不过就是一件小事罢了,人那么多,也说不清是谁撞掉的,怎么能怪罪到灵儿的身上呢,再说了,灵儿最后都出钱赔偿了,这也说不上是德行有亏。总之,你尽早将庞灵儿纳入府上,刚刚轩王妃都已经同意了,你还不趁早?”

“哼,你这么喜欢她,你自己纳她好了。”凌轩愤愤的怼了太后一句 ,甩袖离去,离去前,有些怒意和不解的瞪了一眼夏依依,自己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蠢货王妃,竟然这么起劲的给他纳侧妃?

太后被凌轩气得个半死,指着凌轩愤然离去的背影疾言厉色的怒吼道:“大胆,忤逆,忤逆啊。”

一屋子的人都被吓得扑通的往地上过去,独留了夏依依一个人大剌剌的站在了屋子中央。

太后立马就将没有发泄到凌轩身上的怒火转发到夏依依的身上来,怒道:“你们夫妻俩都是一个德行,不孝、忤逆。”

依依耸耸肩,不以为然道:“太后,既然我们不孝,你怎么不将你认为孝顺的人叫到跟前来伺候你呢?”

“哼,志儿他在西疆,如何回得来?”

依依不禁翻了个白眼,好的都是志王的,坏的都是轩王的。

夏依依抚了抚额头,笑着对庞灵儿说道:“庞小姐,你也别恨王爷,王爷他不肯纳你,可是为了你好,想必你也知道,王爷他中了剧毒,活不了多久了,你若是嫁过去,怕是要早早的守寡,这还是好的,若是王爷届时写一份遗书,让你陪葬,那你可就英年早逝了不是?”

庞灵儿一听,整个人不禁颤抖了一下,脸色瞬间惨白,有些惊恐的看着夏依依,如果王爷真的死了的话,夏依依是个王妃,还能免于殉葬,可是她们这些侧妃和侍妾,是极为可能被殉葬的。

就像以前太上皇驾崩的时候,除了太后和有子嗣的妃嫔,以及二品以上的妃位,才免于殉葬,其他的妃嫔可都是被殉葬了的,其中大部分可都是才十几二十几岁的年轻女子啊,难道自己也要成为那样的一个牺牲品吗?

依依上前拉着庞灵儿的手,笑得十分的亲和:“灵儿啊,王爷他不懂你的心思,可是我懂啊,我是个女人,早就看出来你十分喜欢王爷。我经常劝王爷,要她纳你,可是王爷偏偏不听啊。刚刚你也看到了,我刚刚又劝了他,可是他连我也一起迁怒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再劝劝王爷的,争取在这个月里头就让你们成了好事,毕竟,时日不多了,还是早些办些为好。”

庞灵儿只觉得夏依依脸上的笑容带着来自地狱里的阴森气息,她的手心不禁再次冒出了冷汗来,夏依依这哪是想给王爷纳妾啊,她分明是想给王爷找一个殉葬的女子。

庞灵儿脸色变得更加惨白僵硬,哆哆嗦嗦的说道:“灵儿多谢王妃。”

“你放心,你入了王府,我不会亏待你的。”依依脸上的笑意更甚,庞灵儿的魂魄都快被夏依依的笑容给吓得丢掉了一半。

接下来的这一天里,庞灵儿原本想着要在太后跟前好好表现,得了太后的帮助,自己就能顺利嫁入王府了,可是现在,灵儿十分的后悔,她不想再嫁给王爷了,她宁愿王爷悔婚休了她,她也不要几个月后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

灵儿浑浑噩噩的听着太后的使唤,形似木偶一样的干着活,她此刻的脑子里,全是想着该怎么摆脱这个会剥夺她生命的婚姻了。

有了灵儿在仁寿宫里包办了太后的所有使唤,夏依依乐得清闲的躲在一旁喝茶,一天结束后,要出仁寿宫的时候,夏依依满心欢悦的再次拉着灵儿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手背道:“灵儿啊,今儿和你相处一天,我更是觉得你是个好女子了,我觉得和你挺合得来,不如,明天你再来仁寿宫里,我们也好再聚聚。”

庞灵儿此刻觉得自己浑身都跟散了架似得,看向夏依依那深情款款的相邀,庞灵儿只觉得自己头皮一阵发麻,庞灵儿十分后悔自己今日为何要去仁寿宫,结果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太后也连忙说道:“对啊,灵儿,哀家也十分喜欢你,明儿你再来给哀家讲笑话听啊。”

“嗯,好,好啊。”庞灵儿十分不情愿的点头答应道,哪里是叫她来讲笑话听啊,分明是叫她过来当婢女的。

夏依依今天心情极好,哼着小曲儿走进了轩王府的花厅,一进去便是瞧见了凌轩一脸阴森还带着怒意的瞪着她。

呃,夏依依停顿了一下,闭上了哼着小曲儿的嘴巴,对站在王爷身旁伺候的马管家说道:“马管家,赶紧下去着人给我做些饭菜吃,我今儿胃口好,给我多做一点。”

马管家连忙应允,退了出去,他早就不想呆在王爷的身边了,王爷今天的气色明显不对,自己都不敢靠近王爷了。

夏依依走到了最末尾的一个座位,离凌轩远远的坐了下去,接过凝香递上来的茶,顾自低头饮茶,也不理他。

凌轩十分恼怒的盯了她许久,怒道:“过来坐。”

“不来”

“过来”

“你这样子,像是一头吃人的老虎,谁敢过来啊?”夏依依躲闪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凌轩隐忍着怒意,对着屋里的下人挥了下手,凝香她们连忙躬身退了出去,又关紧了花厅的门,她们有些疑惑,今天王爷主动当护花使者,送王妃入宫,怎么好好的,王妃又惹王爷生气了?

“过来”,凌轩再次开口说道。

“我就不!”夏依依很干脆的拒绝,废话,现在过去,可不是白白的送给他削一顿吗?

夏依依想着,我就不去,你能拿我怎么办?有本事,你自己放下脸面自己过来啊。然而,就在下一刻,夏依依的腰上就被凌轩甩过来的一根绳子给绑住了,依依连忙放下自己手中的茶杯,就去解绳子,紧接着,夏依依尖声叫了起来,自己整个人就被凌轩一用力甩绳,她就凌空飞了起来。

尖叫声还没有结束,她整个人就已经跌落在了凌轩的怀抱里了,凌轩右手恨恨的禁锢着依依的腰,左手捏住了依依的下巴骨,恼怒的道:“我以前就警告过你,不要给我身边塞女人,你怎么就不听?今天为何要在太后面前,让我纳庞灵儿?”

依依垂下眼眸,不去看他,扁了扁嘴巴,略带无奈的说道:“那你要我怎么说?说我不允许你纳侧室?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家的家规,还有那一堆的女则女戒,你是想让太后趁机抓住我的一个把柄,将我狠狠的惩罚一顿?”

“那你可以不出声啊,也好过你主动说上那一番话。”

“你若是不想纳她,你不纳就是了嘛。”依依有些心虚的将眼神落在了凌轩喝过的那一杯茶上,岔开了话题道:“我口渴了,我刚刚都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茶,就被你给卷过来了。”

凌轩立即就看出了她的小心思,冷哼一声,道:“别给我转移话题。夏依依,你既然这么喜欢在外头替本王纳妾,那你现在就张罗起来,立即派人去将庞灵儿给抬进王府里。”

“现在?会不会太仓促了一点?人家好歹是嫁女儿,怎么也得给人家一点准备采办嫁妆的时间吧,再说了,现在就去抬她入府,你这成亲仪式还有好多环节都不弄了?”依依眨着眼睛问道。

凌轩加重了捏着她下巴的手,咬牙切齿的说道:“夏依依,麻烦你关注一下我说话的重点好不好?你为何不拦着我纳侧室,反倒是替人家担忧这成亲太过仓促?”

“呃,因为我知道你就是吓唬我的啊,你不会真的纳她的。”依依捏了捏凌轩阴沉着的脸,裂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了一排洁白的牙齿。

凌轩眸子缩了缩,她以为她就这么吃定他了?看来不来点真的,她就不知道着急是不是?若是不给她来点下马威,她下次就绝对还会再去别的女人面前劝他纳了别人。

凌轩勾起嘴角,弯起了一抹笑容,抚摸着依依的脸蛋道:“爱妃既然这么宽宏大量,竟然主动给为夫纳侧室,为夫又怎么能让爱妃的一番好意付之流水呢?”

“杜凌轩,你要干嘛?”

凌轩放开了手,松了捆在依依腰间的绳子,一挥手,用内力打开了关着的但是没有上锁的大门,朝外喝了一声,“来人,笔墨伺候。”

下人连忙端上了笔墨,夏依依站在一旁冷眼看着凌轩写下了一堆的礼单,依依冷着脸问道:“你这是要干嘛?”

凌轩轻轻的瞟了她一眼,并未答话,洋洋洒洒写了许久,写了十几页礼单,朝外招呼了一声,唤来了马管家,将那礼单递给了马管家,道:“按照这个礼单准备好聘礼,立即去办,今夜就将庞灵儿抬进府上来。”

马管家接聘礼单的手哆嗦了一下,聘礼单滑落在地,马管家连忙蹲下去捡,顺势就跪了下去,低着头闷声问道:“王爷,奴才没有听错吧。”

“没听错,本王今夜就要纳庞灵儿为侧妃,本王有喜,你们所有的下人这个月都可以额外领一个月的赏钱。”

马管家低着头,斗胆再问道:“王妃,这……”

“王妃已经在太后面前同意了这桩婚事,你尽管去办就好了,对了,为了节省时间,也不必再出府购买了,府上就有这些东西,直接抬了去就是了。”

凌轩赶在了夏依依的前头抢话答道,马管家抬起头来,有些害怕的看了一眼王妃。

夏依依恨恨的瞪了一眼凌轩,随即便是轻松一笑,坐了下来,轻缓平静的说道:“王爷吩咐你办事,你还不快去?”

马管家疑惑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连忙去忙活,不一会儿,就装了满满几大马车的聘礼,进来问道:“王爷,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走吧,本王亲自去靖国公府迎接。”

马管家连忙阻拦道:“王爷,这于理不合,今天是纳妾,不是娶妃,你不用亲自去迎娶的。”

“为了显示本王足够的诚意和爱慕之心,本王决定要亲自过去迎接。”凌轩放下了茶盏,起身,便是跟着马管家往外走。

夏依依原本带着笑意的脸慢慢阴沉了下来,这个杜凌轩什么意思?他该不会是真的想要去纳侧妃吧,他刚刚不是故意逗着自己玩儿?

眼看着杜凌轩走出了花厅,夏依依冷冷的问道:“杜凌轩,你这是要干什么去?”

凌轩回过头来,问道:“怎么了?不是你同意了给我纳侧妃的吗?我这就去纳呀。”

“你真的要去?不是开玩笑的?”夏依依走了出来,定定的看着他问道。

“真的,若不是真的,我弄这聘礼做什么?我现在就去纳侧妃,还得劳烦我宽厚大度能容人的爱妃给我布置一下新房。”

依依狠狠的道:“你敢跨出轩王府半步试试。”

“怎么了?你不同意啊?”凌轩歪着头看向她。

依依咬了咬后槽牙,变了变脸色,带着云淡风轻的笑意道:“我同意了,你敢纳吗?”

“敢啊,本王天不怕地不怕的,还能不敢纳个妾?”凌轩冷哼一声,便是带着马管家和那一众小厮拉着几车聘礼就往外走。

杜凌轩前脚刚刚跨出半步,身后便传来了凌厉的呼啸声,他灵活的侧身开来,躲开了夏依依刺过来的剑,下一刻,夏依依立即将剑耍了一个弧度,又再次刺向了他,凌轩便是再次躲闪开来,可是依依越攻越猛,带着浓浓的恨意和恼意,打得凌轩不停的闪躲,没有半点手下留情的意思。

马管家连忙将王府大门给关了起来,这若是让外人看见王妃这么打王爷,那还得了啊。

顷刻间,那些下人便是全都躲藏了起来,连带着将几车聘礼的马也给拉了下去,硕大的前院,除了一个女人拿剑拼命的追打着,就剩下一个灵活躲闪着的男人了,再无第三个会呼吸的生命了。

“杜凌轩,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依依怒气冲冲的吼道,举着剑朝着凌轩疯狂的砍杀过去,前院响彻着孤独的喊杀声。

夏依依带着怒气打了一会儿,竟是连凌轩的半根汗毛都碰不到,夏依依走到了大门口,说道:“我就守着这门,我看你怎么出得了这个门去纳妾。”

凌轩泰然自若道:“我可以走侧门的,既然是纳妾,都是走侧门的,王府这么多的侧门,你守住这个,我就从那个出去。”说罢,抚了抚因为奔跑而稍显凌乱的衣服,抬脚就往侧门走去。

嗖!

一只细小的袖箭射了出来,凌轩一个翻身越了过去,直到夏依依手中的袖箭都射光了,都没有伤到凌轩一丝一毫。

凌轩看向夏依依,扬眉道:“还有招吗?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你拦不住我。”

依依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的弓弩朝着凌轩扔了过去,恼怒的骂道:“杜凌轩,你去死吧。”

依依转身就朝大门走去,唰的一下抽开了门栓,凌轩皱眉问道:“你去哪儿?”

“离婚,给你的小老婆让房间。”

依依怒气冲冲的甩下了一句话,拉开门就往外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