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被罚睡书房的王爷(一更)/战神王爷狂宠倾城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轩急急的飞身过来,一把将大门的门栓给重新拴上了,挡在了大门口警告道:“你给我听着,你哪儿都不去。”

“我不走?那我留在府里做什么?”依依抬眸问道,片刻后她冷笑了一声,道:“你是不是想按照你们这里的规矩,让我坐在花厅里,喝庞灵儿请的茶?”

“如果你想喝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凌轩看着她愠怒的脸色,不知怎么的,就还想再逗弄她,脑抽的回答了这么一句话,然而接下来,他就后悔不迭了,因为他已经彻底的惹怒了夏依依。

依依的眼眸微微一缩,聚起一道寒光来,下一刻,夏依依直接一个高抬腿,就踢在了他那里,旋即就是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凌轩的脸上,怒气冲冲的说道:“纳妾是不是?我让你这辈子纳了妾都只能看不能用!”

凌轩疼痛的弹跳开来,捂着那里,疼得眼睛都流出眼泪来了,“夏依依,你下脚真重,真的会把我给踢坏了的。”

“这么说还没有踢坏?”夏依依冷冷的说道,随即抬脚又朝他那儿踢了过去。

凌轩飞身开来,求饶道:“夏依依,别踢了,真的不能再踢了,这可是不能开玩笑的事。”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就是想!废!了!你!”

夏依依咬牙切齿的说道,追着凌轩就是一阵踢。

凌轩这才发觉自己是真的惹毛了夏依依,没想到这个女人恼怒起来真的会干出这样灭绝人性的事情来,全然不顾夫妻感情,竟然要废了他。

凌轩连忙求饶道:“依依,你别生气了,我不过就是跟你开玩笑,我没有想着要纳妾啊。”

“是吗?聘礼都已经装上了,你都要亲自出去迎接了,你还敢说你是开玩笑?你明明就是想要纳妾。”夏依依踢他踢不着,便又重新捡起剑来,朝着凌轩刺了过去,比之前恨意更深。

凌轩躲闪得飞快,天啦,他这是迎娶了一个什么母夜叉啊?

“依依,我真的是开玩笑的,你看看,我都没有换衣服,哪有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去迎亲的啊?谁叫你今天在外头瞎给我纳什么妾,你在外头装得那么宽容大度的,却苦了我了。”凌轩苦不堪言的说道。

“苦了你什么?”

“他们就会更加强烈的要求我纳妾啊,你也不替我考虑考虑,就对庞灵儿说那些话,让她以为她进府的希望很大。”

“呸,你知道个什么?那庞灵儿被我一说,她根本就不敢再嫁给你了。”

“为何?”

“因为我跟她说你就要死了,死了以后也没有一个陪葬的妾。”夏依依气呼呼的说道,“你没看见,她一听,她整个人都开始抖了起来,嘴唇都吓得发白了。”

凌轩停下了躲闪的步子,一个闪身快速上前一把抓住了依依的手,将她手中的剑轻而易举的夺了过来,扔得远远的,皱眉问道:“真的?”

依依都没有看得清他移动的身形,自己手中的剑就已经被扔得老远了,夏依依脸上顿时就布满了黑线,该死的杜凌轩,他既然有这么高的武功夺了她的剑,那他之前满院子的跑什么?猫逗老鼠玩呢?

“是呀,我还能骗你不成?不过真是可惜了,枉费你准备了这么隆重的聘礼,人家现在都不想嫁给你了,不过你放心,也耽误不了你纳妾,你有皇上的圣旨在手,她不敢不从命,定然会嫁给你的。你呀,现在就去换一身红色的喜服,赶紧迎亲去啊。”

“还迎什么亲啊?我都已经被踢成一个废人了。”凌轩满腹委屈的说道。

依依挑挑眉,“虽然干不了,可是暖暖被窝摸摸也好啊。”

凌轩不禁翻了一个白眼,这女人的脑子里都装了一些什么啊?

那花厅里头,鬼谷子和敏儿两个不怕死的趴在窗户里头往外偷看着,幸灾乐祸的看着王爷被夏依依追着打,鬼谷子低低的问道:“你说最后是谁先道歉?”

“那肯定是王爷了。”敏儿说道。

“你怎么知道?刚刚夏依依可是这么打王爷了,你难道不觉得王爷应该会将她给休了吗?”

鬼谷子自然是知道王爷不会休了依依的,鬼谷子跟他们熟悉了,知道他们相处的模式,可是敏儿又怎么会这么了解呢?

敏儿扬眉说道。“因为我还见过依依拿扫把打王爷,打完以后,王爷还主动道歉呢。”

看来敏儿跟依依应该早就认识了,而且关系很好,鬼谷子缩了缩瞳孔道:“你跟丫头一样是大夫?”

“是的”

“你们是同一个师父教的吗?”

敏儿皱了皱眉,看向鬼谷子,防备的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鬼谷子见她神情这么紧张,就知道敏儿肯定也跟夏依依一样是用同样的药物和器械救人了,他眼里瞬间就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你是不是跟丫头一样也有一个储物空间啊?”

鬼谷子话音刚落,下一刻,一把锋利的匕首就抵上了鬼谷子的脖子,寒气四起,敏儿的眸子里聚起了杀意,冷冷的说道:“你究竟知道一些什么?”

鬼谷子一点都没有惧怕敏儿的匕首,眯着眸子看向敏儿笑道:“你这么紧张做什么?当初老夫这么问丫头的时候,丫头的反应都没有你这么剧烈,而且丫头还同意我们用她的储物空间,我们走南闯北的,都把东西放在了她的储物空间里了,轻装上阵。”

“依依还让你们用她的储物空间?”

“是啊,话说,你们这个储物空间是不是你们的师父给你们的?你们师父究竟是谁啊?能不能给我引荐引荐,我也去跟他拜师,到时候,也好给我一个储物空间。”鬼谷子一副精明的模样道。

“我们师父已经死了,你想都别想。”敏儿冷哼一声,见鬼谷子并不知道她们是穿越过来的事情,便是将匕首收了起来。

“敏儿,我跟你谈谈,你这个储物空间卖不卖?我花钱跟你买啊。”

“不卖”

“那送给我用一天可好?”

敏儿瞪着眼珠子道:“送不了”,便是转身从花厅的后门走去。

“敏儿,好好考虑考虑,我花十两银子跟你买一天,行不行?”鬼谷子倒腾着短小的老腿,连忙跟在了敏儿身后跑去。

“没得谈”

院内,凌轩侧耳细听着花厅里的对话,转过头来看着依依委屈的说道:“依依,你这么打我,都被别人看到了,我在王府里是越来越没有地位了。”

“哼,你想要夫权的地位,你就去纳个小妾进来,在她的面前尽情的展示你的夫权夫尊。”依依甩开凌轩的手,顾自朝着门外走去。

凌轩一个大跨步,高大的身材如同一堵墙一样挡在了依依的面前,一副讨好的模样嬉皮笑脸的摇了摇依依的胳膊:“依依,我哪里敢纳小妾,我刚刚真的是在逗你玩的啊,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若不是我拦着你,你早就已经去了吧?我可真是后悔,我为何要拦着你,我就应该让你去。”依依凶狠的瞪了他一眼。

“你不拦我,我也不敢去的,我刚刚就是故意往外走,想试探试探你是什么反应罢了,嗯,你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我没有想到,我都跟你解释清楚了,你都还没有消气。”凌轩道

“哼,让开,我要出去,我说过,你若是敢纳妾,我就离开你。”依依用力推他。

“我这不是还没有纳妾吗?所以,你还不能离开我,你要是走了,我就追你追到天涯海角去。”

“麻烦你留着你的这些甜言蜜语跟你的小妾说去。”依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了蛮力去推开他。

凌轩微微皱眉,哄不好了啊?自己这个玩笑是不是真的开大了一点,让她真的信以为真了。

依依满腔怒火的用力推着他,凌轩一个大力,就直接将在他跟前闹腾的小女人给扛上了肩膀,径直朝着寝室走去。

依依在他的肩膀上扑腾着,用手使劲的捶打着凌轩的背:“杜凌轩,你丫的混蛋,快放我下来。”

“你原谅我了,我就放你下来。”凌轩淡淡的道。

“呸,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那你就在我的肩膀上趴一辈子吧。”凌轩冷酷的说道。

片刻后,凌轩便是将夏依依给扛进了寝室里,一把将她摔倒在床上,重重的身子压了上去,将她压得死死的,动弹不得。

依依手脚都动不了,恼怒的直接抬头往上一砸,狠狠的砸在了凌轩的下巴上,疼得凌轩的下巴几乎都要脱臼了,凌轩嘶了一声,揉了揉自己的下巴,不但不怒,嘴角反倒是弯起了一抹弧度:“呦,小辣椒,火气还挺大嘛!”

“你给我起开!”依依恼怒的说道,她的额头也被砸得生疼,疼得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凌轩瞧着她额头上被砸得红了一片,轻笑了一声,用宽大冰凉的手掌摩挲着依依的额头,心疼的嗔怪道:“你个傻瓜,用这么大的力气,把你自己也撞疼了吧。夫妻相残,何必呢?”

“我跟你才不是夫妻,我要跟你离婚,现在就离婚。”

“你再说离婚,我就生气了。”凌轩板着脸孔斥责道。

依依偏偏更加咬牙切齿的咬重了两个字道:“离!婚!”

“你!”凌轩被她气得额头上青筋暴怒,恼怒的瞪着依依,浑身散发出戾气来,依依也狠历的瞪着一双大眼睛回瞪着他,跟他僵持不下。

片刻后,凌轩发现自己发出来的寒意对夏依依一点用处都没有,凌轩只得认怂了,收起来自己的寒意和戾气,软趴趴的趴着,软软的道:“我就这么趴着,直到你原谅我为止。”

“起开”,她依旧这么愤怒。

凌轩微微皱眉,侧头,就吻上了依依的耳垂,这一接触到她柔软的耳垂,凌轩浑身就流过了一股电流,眼底流露出了柔情暖意来,微微闭眼,用舌尖轻舔着她的耳廓。

依依同样也浑身颤栗了一下,她使劲眨了眨眼睛,让自己努力恢复神智,不行,自己绝不能让他这么亲下去,否则,自己一定会沉溺在他的温柔攻势之下的。

凌轩感觉到身下的人儿刚刚还紧绷着的身体竟然渐渐的软了下来,似乎已经被他的方法给攻下了,凌轩眼底的笑意更甚,看来每次自己一用这种招式,夏依依都会被自己给拿下的,真是百试不爽啊。凌轩便是放下了戒备,也不再禁锢着依依的身子了,然而,就在他放下防备片刻之后,就被夏依依用尽全身的力气给踢了下去,下一刻,帷幔已经关闭,便是听到了依依在里头怒吼的声音:“去跟你的小老婆洞房去,别在我的跟前碍眼。”

“依依,我真的不会纳妾的。”

“滚!”

从里头凌厉的闪出来一道寒光,凌轩眼眸一缩,那道寒光立即就在凌轩的鼻尖前停顿了下来。

凌轩修长的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支小小的飞镖,凌轩皱了皱眉头,这样的“闺房之乐”,若不是他武功高强,谁能在她这样的妻子手底下存活下来啊?

“我不管,反正你今夜不许睡这个房间。”随着暴怒声,又飞出来一道寒光,凌轩的左手再次接住了那支飞镖。

“不行,我不睡在这个房间里的话,让他们知道了,会笑话我的,堂堂一个王爷被王妃给赶出寝室去了,本王的颜面都丢光了。”凌轩很干脆的拒绝道。

“我命令你立即出去,不然,我就离府。”

寒光唰唰的往外飞,顷刻之间,凌轩八个手指缝里全都夹满了飞镖。

依依怒气不减:“我数三声,三、二、一”

话音刚落,便是听到了一阵风声刮过,凌轩就已经飞速的逃离了这个房间,凌轩回头,望着紧闭着的房门,悻悻的扁了扁嘴巴,无声的呐喊了一声,便是朝着书房走去。

这一夜,凌轩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怀里没有她,可怎么睡得着啊,不干那个日常必须的运动,更是睡不着了。

唉,凌轩叹息了一声,侧过身去,却是睡不着。唉,再叹息了一声,翻转过来,依旧睡不着。辗转反侧了一晚,依旧睡不着。第二日他顶着一双略微发黑的眼眶发誓,一定要哄好夏依依,可不能再让他睡书房了。

璟阳宫,大太监匍匐在地上,低声禀告道:“皇后娘娘,奴才派过去打探的人回来说,这两日明安公主都在别院里只是养养花溜溜鸟儿,日子过得悠闲自得,看起来,像是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皇后皱了皱眉,怎么回事,明安公主竟然真的只是去别院里头避暑而已?难道自己感觉出错了?她没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

“你只管派人继续盯着就行了,若是一有异象,就立即禀告本宫。”皇后威严的说道。

“是”,太监躬身退了下去。

皇后取下了手指上那金光灿灿的又镶嵌了珠宝的护甲,拿过香粉往手上抹了抹,再放至鼻尖闻了闻,她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怎么觉得自从前日在太后宫里拿了恭桶倒了夜香之后,自己的手上无论抹多少香粉,都掩盖不住残留在手上的臭味呢。

皇后恼怒的将香粉扔回了桌上,斜靠在了椅背上,悠悠的问道:“今儿轩王妃可有去仁寿宫里侍疾?”

“回皇后娘娘,轩王妃今儿倒是来得比平常还早些了。除了皇后安排的两个妃嫔侍疾之外,那个庞小姐今儿依旧去了仁寿宫里。”

“哼,那个庞灵儿以为她在太后跟前哄好了太后,就能嫁入王府了不成?那轩王怕是不会听从太后的话吧。”皇后冷哼了一声,她对庞灵儿可是没有什么好感,一看到庞灵儿那张俏脸,再看她那双勾人的小脚,皇后就不由得想到了庞珏儿也拥有一双同样勾人的小脚儿,勾引的皇上时不时的宣庞珏儿侍寝,皇后的心里就没由的蹿起了一股火气。

钟嬷嬷低声冷笑了一声,顺着皇后的意思往下说道:“依嬷嬷看,那庞小姐惯是个会耍小手段的人,她这样的人,就更是入不了轩王的眼,她这般天天去太后跟前献殷勤,只怕还会更加引起轩王的厌恶,奴婢听说,昨儿轩王去了仁寿宫,根本就没有正眼瞧过她一眼。”

“哼,那个轩王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个钟情的人,不过男人嘛,都是喜新厌旧的人,他如今才是新婚,自然是对夏依依百般宠爱了,等过了这个新鲜劲,必定是会纳妾的。想当初,皇上不也钟情于曹若燕那个贱人吗?可如今你瞧瞧,这后宫中的莺莺燕燕已经不少了,却依旧每隔三年,还要选秀扩充后宫呢。”皇后一想起贤贵妃这个贱人,皇后就恨得牙痒痒,几十年了,贤贵妃竟然还在后宫屹立不倒。

钟嬷嬷浅笑一声,上前低声劝慰道:“皇后娘娘切莫为了她气坏了身子,她再受宠又如何?不过是个贵妃,这也就是称呼上好听一点,若是在民间,那她也就是一个妾,你才是正妻,这皇家宗祠里,记录的可是您的名字。如今,当务之急就是要保住志王妃的胎儿,皇上将来若是看着志王的小世子聪明伶俐,必定会满心欢喜,说不定,就会有将大统传位给小世子,若是要传位给小世子,就必定得先传位给志王。皇后,您说是不是?”

皇后一听,微微抬眼,看向钟嬷嬷,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有这般的计谋。”

虽然志王比不过轩王,但若是志王的儿子比轩王的儿子要聪明一些,皇上为了传位给志王的儿子,就必定得先传给志王,毕竟,传位可不能隔代相传,这玉玺,怎么也要先在儿子手中转一圈的。

皇后眼眸微垂,阴狠的道:“倘若轩王没有儿子,这样,志王的儿子胜算就更大一些了。那启儿,不足为患,以他的出身,皇上根本就不会让他继承皇位,再说了,启儿跟他爹一样笨,即便是坐上了皇位,也坐不稳。”

“皇后,你?”钟嬷嬷惊讶的看着面前国色天香的美丽女子,怎么她下手竟然这般的狠绝了起来,想要断了轩王的子孙根?

“派人去民间寻点偏方,看看男人喝了什么药,就会不孕不育。”皇后阴恻恻的说道。

钟嬷嬷颤声劝道:“皇后,这样会不会不太好?毕竟,前儿轩王妃才救了志王的骨肉啊。”

“哼,不下点狠手,怎么辅助志王当上皇位?你也不看看现如今朝廷中都是什么局势?轩王打了胜仗回来,皇上那样隆重的夹道迎接,又把志王给贬到了西疆去防守。如今,朝廷上一大半的人可是都支持轩王去了,现在的轩王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他若是再生一个儿子,皇上说不定就会立即将皇位传给他了。”

“轩王妃这不是还没有怀上吗?即便是怀上了,她的儿子也在志王妃的儿子之后。”

“谁能保证志王妃现在怀的就是一个儿子了?唯一永绝后患的就是让轩王没有一个后。”皇后嘴角的阴狠笑容越发的扩大,冷得钟嬷嬷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